<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49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金俊武在廟坪后山犁完麥地,讓其它人吆上牲畜先走了。他自己镢把上扛著一捆子犁地翻出的柴草,一個人慢慢下了山。

      幾天來,他心里一直象揣著一塊硬邦邦的石頭。他在大勢壓迫之下,只得同意從祖傳的老家里搬出來。但他對田福堂和孫玉亭的怨恨卻越積越深了。

      說實話,他不是懼怕這兩個人;而是懼怕落個破壞農業學大寨的罪名。不論怎樣,在這件事上,田福堂和孫玉亭逞了強。他金俊武眼睜睜地讓人家的腿從自己頭上跨過去了。他媽的,他咽不下去這口氣!

      他扛著這捆子柴草,在廟坪山的梯田小路上一邊走,一邊難受而氣憤地想著這件事。時令已接近白露,不多日子就要收割秋莊稼;莊稼一收割完,他們就要搬家了。一想到要離開自己從小住大的家,金俊武的胸腔里就一陣絞疼。

      現在,他從廟坪山走下來,到了哭咽河岸邊的一個土臺子上。

      隔河就是他的家。一擺溜九孔接石口窯洞,被兩堵墻隔成了三個院落。中間三孔窯洞住著他哥俊文一家;他和俊斌家分住在兩邊的院落里??”蠹铱亢筮叢贿h的地方,是金光亮弟兄三家。他家這面不遠的地方是金家祖墳;然后是學校和緊挨著的一大片高低錯落的村舍。

      在整個金家灣這邊,他們家和金光亮家自成一個單元。米鎮已故米陰陽當年給金光亮他父親看宅第,說這地方是雙水村風水最好的地方,因此老地主獨霸了這塊寶地,不讓村里其它人家在這里修建住舍。他父親當年是前后村莊知名的先生,看在這個面子上,光亮他爸才破例讓他們在這里修建了這院宅子。為修這院落,父親把祖上和他自己積攢了大半輩子的銀元全部花光了……現在,這份飽含著先人血汗的老家當,將在他們這不孝之子手上葬送了!也許隊里新箍的窯洞比這窯洞強,可九孔舊窯洞維系著他們和先人的感情;對于后人來說,這里就是他們生活和生命的根之所在?,F在,他們深植在這里的根將被斬斷,而要被移植到新土上了。多么令人痛苦??!

      壯實的莊稼人金俊武兩腿發軟了。他索性把肩頭上的這捆柴草扔到地下,自己也跟著一撲踏坐下來,兩只鋼鈴般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憂傷。他把憂傷的眼睛投照到對面的祖墳地上。第六棵柏樹左邊的第二座墳,就是他父親的長眠地。他父親下面的那座新墳,埋著去年去世的俊斌。陰間和陽界一樣,俊斌旁邊給俊文和他留出了一塊地方;死后他弟兄三個還并排住在一起。金俊武難受地想:他對不起死去的父親和弟弟……淚水忍不住從這個四十出頭,強壯得象頭犍牛一樣的莊稼人眼里涌出來了。

      坐了一會,金俊武用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揩了揩臉,準備扛著柴草回家,忽然看見正在井子上擔水的俊文擱下桶擔,煙鍋挖著煙袋,從土坡的小路上向他這里走來??∥娘@然是找他來的,他就只好等著他哥上來。

      金俊文上了土臺子,在弟弟旁邊坐下來,也沒說話,把自己的煙鍋點著,然后把煙布袋給俊武遞過來。金俊武在他哥煙布裝里挖了一鍋煙,兩兄弟就吧、吧地抽起來。過了一刻,俊文望了弟弟一眼,嘴張了張,想說什么,但又沒說出來。

      俊武看著他哥,等待他開口。

      俊文知道弟弟看出他有話要說又沒說出來,就只好開口說:“孫玉亭那龜子孫又跑到俊斌家去了……”

      血一下子涌上了金俊武的腦袋。他知道他哥的這句話里包含著什么意思。

      實際上,俊斌死后不久,金俊武就隱約地感覺到,他的弟媳婦和孫玉亭之間發生了一些微妙的事。作為一個精明人,他知道事態將會怎樣發展;作為一個當哥的,他又對這事態的發展無能為力。

      到后來,彩娥和孫玉亭的關系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他知道全村人早已背著他家的人,議論成了一窩蜂。但他除過氣得肚子疼外,沒有任何辦法。

      沒辦法!彩娥是個風騷女人??”蠡钪臅r候,仗著他在村里的悍性,沒人敢來騷情;彩娥自己也不敢胡來??”笠凰?,這女人就膽大了。

      話說回來,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沒個男人也的確是個問題。金俊武知道,彩娥遲早總得尋個出路;但在沒尋出路之前,不能敗壞金家的門風??!他希望彩娥要么出金家的門,另嫁他人;要么光明正大招個男人進門。不論其中的什么方式,這都合乎農村的規范。反正俊斌已經歿了,也沒留下個后代,這些都不會使他們過分難腸。但是,這女人放下正道不走,專走見不得人的歪路。如果是舊社會,他弟兄倆說不定把這個下賤貨拿殺豬刀子捅了??蛇@是新社會,他們沒辦法懲罰她,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金俊武本來想,彩娥既然在俊斌入土不久就無恥地失節,那么還不如趕快去另嫁男人。但是,這女人硬要把騷氣留在金家的門上,遲遲沒有改嫁的跡象。更叫他們弟兄氣憤的是,她竟然和他們最痛恨的孫玉亭勾搭在了一起,并且背叛性地表態同意搬遷家庭……金俊武聽他哥說了那句話后,半天沒言傳,不由朝河對面俊斌家的院子瞥了一眼。那院子此刻空蕩蕩,靜悄悄。從前,勤勞的俊斌就是中午也不休息,在院子里營務蔬菜?,F在,那塊當年叫村里人羨慕的菜地,已經一片荒蕪。好吃懶做的王彩娥連院子也不打掃,到處扔著亂七八糟的雜物。此刻,她正封門閉戶,和那位死狗隊干部一塊廝混……弟兄倆各懷著惱怒沉默了一會以后,金俊文又開口說:“咱這門風被糟塌成這個樣子,再不能忍受了。干脆把孫玉亭那小子扣在窯里捶一頓,把他的腿打折一條再說!”金俊武繼續沉默了一會。然后他說:“我和你一樣氣憤。只是俗話說,家丑不可外揚……”

      “早揚到外面了!”金俊文氣得頭一拐。

      “別人議論那是另外一回事。自己鬧騰,等于是把這頂騷帽子自己扣在了自己的頭上?!?/p>

      “那你說就這樣白白叫人家糟踐?”

      “你能不能叫我桂蘭嫂去探問一下這下賤貨,看她有沒有什么正經打算?如果能盡快尋個出路最好。唉……”金俊武喪氣地嘆息了一聲。

      “這就是你的辦法?虧你還在村里落了個強人名!這就是你的悍性!”

      金俊文向來都是尊重弟弟的;現在由于氣憤,竟忍不住挖苦起了俊武。

      “哥!”金俊武眼里含著淚水,一時竟然不知對他哥說什么。

      金俊文顯然對弟弟這種甘愿忍受屈辱的表現很不滿意。他一下子站起來,說:“這事你不管我管!我不能叫外人看咱家的笑話!哼,金家死了一個人,但沒死光!有的是漢子!”

      金俊文丟下他弟弟,臉色陰沉地一擰身就走了。

      金俊武一個人呆坐在土臺子上,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候,他看見興致勃勃的孫玉亭,正從王彩娥住的窯洞里出來了;彩娥一直攆著把他送到大門口。兩個人招手晃腳地告了別,孫玉亭就象個竊賊似的一溜煙出了哭咽河,向廟坪的小橋那邊走去了。

      怒火即刻在金俊武的胸膛里狂暴地燃燒起來。加上剛才他哥的那些刺激話,使得這個人牙齒都快把嘴唇咬破了。他扛起柴捆子,一路瘋瘋魔魔地下了溝道。

      回到家里,金俊武連午飯也沒吃,扛了把镢頭又上了自留地。他空著肚子在地里沒命地干了一下午活,一直到天黑得看不見人影的時候才又返回家里。

      晚飯他仍然沒有吃,一個人和衣躺在前炕邊上蒙頭大睡。小兒子象往常那樣親熱地來到他身邊和他磨蹭,被他一巴掌打在了炕中間,孩子便尖叫著哭起來。這是他第一次動手打他的這個寶貝蛋。

      金俊武不管孩子和老婆的哭叫,只顧蒙頭睡他的覺。

      其實他怎么能睡得著呢?干了一天重活,又沒吃飯,但肚子也不餓。他在被窩里睜著眼睛,痛苦地從俊斌的死開始,追溯他家一年來遭受的種種災難。生活象磨盤一樣沉重地壓在這個壯漢的胸口上,使他連氣也喘不過來……午夜時分,仍然失眠的金俊武,突然聽見窗戶外面他哥神秘的聲音:“俊武,你起來一下……”

      金俊武一挺身從土炕上爬起來,聽見自己鬢角的血管也哏哏地跳著——他預感出事了!

      他沒有驚動熟睡的家人,悄悄溜下炕,來到了院子里。

      他看見他哥站在朦朧的月光下,神色很不對頭。他緊張地問:“出了什么事?”

      “金富和金強把孫玉亭那小子扣在俊斌家里了?!苯鹂∥钠届o而有些高興地說。

      一剎那間,金俊武就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他在心里抱怨他哥做事太魯莽——但嘴里又說不出來。

      “把人打了沒?”金俊武先問最主要的事。他怕遭下人命,就得要去吃官司了。

      “沒。把外面的門關子掛住了。那小子就在窯里面。俗話說,捉賊捉臟,捉奸捉雙。這下看他小子怎么辦!”金俊文對他弟說。

      一聽還沒遭人命,金俊武先松了一口氣。但他意識到事態仍然包含著一時都說不清楚的危險性——這種事弄不好很容易出人命!

      他先顧不得說什么,和他哥趕快向俊斌家的院子走去。

      金俊武和他哥進了俊斌家的院子,見中間彩娥住的那孔窯洞,窗戶上已經亮起了燈光,里面不斷傳來彩娥惡毒的叫罵聲。兩個侄子金富和金強在門外立著,顯然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事。

      俊武進了院子,用手勢示意兩個侄子不要出聲。他放輕腳步來到彩娥的窗戶下,聽見弟媳婦在窯里叫罵聲不斷。不是罵孫玉亭,而是罵他們家的人;甚至把他家祖宗三代翻出來臭罵。他還聽見孫玉亭在窯里嘟囔說:“總有個組織哩……”

      金俊武一看這情況,就知道事情復雜了。這類事,只要女的不承認,天王老子也沒辦法。他的心不由“咚咚”地狂跳起來。依他的想法,最好趕快把人放出來再說??伤种?,他哥和兩個侄子肯定不讓,說不定先要和他遭一回人命哩!但就這樣下去,萬一出個什么事,王彩娥或孫玉亭還會反過來咬一口,就象田五的“鏈子嘴”說的;拿起個狗,打石頭,石頭反過來咬了個手……金俊武對金富招了招手,示意讓大侄子跟他到院子外面去。

      金俊武把金富和俊文一起引出院子,來到院墻外的鹼畔上。他對這父子倆說:“既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那就要經組織處理!金富,你先去叫田海民;海民是村里的民兵隊長,這事先要報告他。你就對田海民說,孫玉亭深更半夜強奸良家婦女,被你和金強捉住了,讓他來處理!”

      金富立即遵照二爸的指示,跑到田家圪嶗那邊叫田海民去了。

      金俊武對他哥說:“咱兩個得趕快各回各的家去,假裝這事是金富和金強捉住的,咱們不知道。等田海民來了,處理事情的中間,咱兩個才能露面。這樣,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就不會把一家人都扯進去!”

      在這種時候,金俊文知道自己腦子不夠用,無條件地服從精明的弟弟。

      金俊武又示意金強出來,給他如此這般安咐了一番,老弟兄倆就趕緊各回了各家,金強重新返回到三媽的門下,看守著現場。

      與此同時,金富已經氣喘噓地淌過東拉河,趕到田家圪嶗,即刻進了田海民家的院子。

      這小子來到海民的門前,一邊用拳頭搗門板,一邊嘴里反復大聲嚷著他二爸教他的那些話。

      海民一家人被驚醒了。旁邊姓劉的一家人也被驚醒了。

      這院子的兩家大人都先后跑了出來;他們的孩子們在窯里沒命地哭著。什么地方“撲棱棱”地驚起了一群飛鳥;接著,傳來了一陣狗的驚恐的吠聲。

      金富站住黑暗的院子里,氣喘噓噓地給民兵隊長報了案。沒等田海民說話,他媳婦銀花就對丈夫說:“這么大的事不找田福堂和金俊山,你能處理了?”

      其實田海民一聽這事,就知道自己的腦子處理不了。他對金富說:“你去叫田福堂,我處理不了這事!”

      這下金富可不知道該怎辦了。但他記起二爸讓他找的是田海民,沒說讓他去找田福堂,因此他不敢貿然自作主悵。他對田海民說:“反正你是民兵隊長!我給你說了,你不管,遭下人命要你負責!”

      金富說完就轉身走了。

      金富走了以后,田海民兩口子和鄰居劉玉升兩口子在院子里議論了老半天。三個人都給田海民出主意說,這是大事,人命事,海民應該馬上給田福堂報告,自己千萬不敢一個人去金家灣處理。

      田海民立刻動身去找田福堂。

      當海民把田福堂叫到院子里,向他說明事態以后,田福堂問他:“玉亭和王彩娥兩個人承認了沒?”

      田海民說:“這我不知道?!?/p>

      田福堂披著件衫子,在自家的院子里沉吟了半天。他突然微笑著對田海民說:“你回去睡你的覺去!誰也別管!看他金俊武弟兄們怎處理!玉亭要是承認了,那他屙下的由他自己拾掇去!如果玉亭和王彩娥一口咬定不承認,那他金俊武就有好戲看了!不要管!你睡你的覺去!”

      田海民一看書記是這個態度,就一溜煙回去了——他巴不得不管這事哩!反正我給你田福堂報告了,將來出了事,你去承擔責任吧!

      田海民走了以后,田福堂仍然站在院子里沒回家去。

      在這種情況下,他怎么還能睡得著覺呢?他意識到情況非常嚴重。但想來想去,他現在決不準備插手!他要等到天明以后,看事態如何發展,再決定他應該怎么辦。他在院子里轉圈圈走著,腦子象一團亂麻。

      在金家灣這面,金俊文和金俊武也在自各的院子里轉圈圈走著,焦急地等待田海民的到來。他們并不知道,海民已經脫光了衣服,摟著銀花蒙頭大睡了。

      這時候,一條黑影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出了雙水村……

      下一章:
      上一章:

      35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49章”上

      1. 瘋狼說道:

        我推斷彩餓和玉婷會不承認他們通奸,然后??∥湟患疫€是要搬。因為大部分人贊同,他們反對也沒有什么用。

      2. 唐僧弟子說道:

        快趕上看三國了!斗智斗勇,一計又一計!

      3. chwonderh說道:

        氣喘噓噓~~~~當拉尿呢?~~還是那時候的成語就是這樣的?

      4. 耕讀歲月說道:

        天福堂這個狡猾的老狐貍

      5. 鹿鹿永遠愛你說道:

        好看好看

        • GAGHDHAHHDJWHDJHDJHHHHHHH說道: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6. 丶江流兒說道:

        突然好討厭孫玉亭,像田福堂喂的狗一樣

      7. 我本平凡說道:

        這幾章是之前就有的

      8. 風之影說道:

        十年的文化革命誤國誤民、使新中國在這段期間不但沒有進步,老百姓反而更受壓迫,饑不果腹、衣不擇食、受凍挨餓、忍氣吞聲,而在此期間,全國卻各地到處打著政府的口號:“嚴厲打擊資本主義作風,將無產階級革命進行到底!”的口號,肆無忌禪的對老百姓不折不扣的執行。老百姓好不容易盼望到共產黨在毛主席的領導下建立了新中國,本來從此脫離了苦海翻身做了主人,但是卻被“四人幫”在政權上顛倒黑白,設計慘害國家功臣、擾亂社稷綱要,害得國之上下民不聊生、怨聲道哉,也嚴重阻礙了國家經濟的發展,本來當時就是一個窮苦落后的國家,卻因此而更加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四人幫”策動文化革命的危害,人神共憤,注定要被世人永遠唾罵!好在天憫憐人,邪惡終究壓不過正義,在中央領導人再次代表了正義的掌權下,真正徹底推翻粉碎了“四人幫”,重新帶領新中國邁上了前進的步伐…

      9. 風之影說道:

        十年的文化革命誤國誤民、使新中國在這段期間不但沒有進步,老百姓反而更受壓迫,饑不果腹、衣不擇食、受凍挨餓、忍氣吞聲,而在此期間,全國卻各地到處打著政府的口號:“嚴厲打擊資本主義作風,將無產階級革命進行到底!”的口號,肆無忌禪的對老百姓不折不扣的執行。老百姓好不容易盼望到共產黨在毛主席的領導下建立了新中國,本來從此脫離了苦海翻身做了主人,但是卻被“四人幫”在政權上顛倒黑白,設計慘害國家功臣、擾亂社稷綱要,害得國之上下民不聊生、怨聲道哉,也嚴重阻礙了國家經濟的發展,本來當時就是一個窮苦落后的國家,卻因此而更加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四人幫”策動文化革命的危害,人神共憤,注定要被世人永遠唾罵!好在天憫憐人,邪惡終究壓不過正義,在中央領導人再次代表了正義的掌權下,才真正徹底推翻粉碎了“四人幫”,重新帶領新中國邁上了前進的步伐…

      10. 向著陽光走說道:

        太精彩了

      11. 匿名說道:

        孫玉亭不是怕老婆的嗎

      12. 熹熙說道:

        怕老婆的人最會干這事了!

      13. lily說道:

        那時的人還挺聰明的嘛

      14. 匿名說道:

        腦筋好多哦。我這樣的人去怕不夠吃

      15. shauizhi說道:

        有意思

      16. 三草先生說道:

        捉奸拿雙,這就麻煩了。

      17. 娜寫年華說道:

        孫玉婷他媽真是個孫子

      18. 蘭蘭說道:

        孫家怎么出了這么一個敗類。

      19. 么么說道:

        孫玉亭除了革命什么都不會

      20. 吃麻花D3貓M1說道:

        開始宮心計了

      21. 說道:

        孫玉亭真討厭

      22. 小小的世界說道:

        這次有描寫了一個平凡世界里的平凡人金俊文,金俊武的內心世界,一個強人,在社會大勢面前也只能屈服。故事中再夾雜一些農村發生的花邊新聞,也算是豐富了平凡人的人生閱歷,在這些事情中,足以看到人性的某些丑惡和弱點!

      23. 人性根本說道:

        孫玉婷也是沒有辦法的,在他人之下,為人辦事。彩娥人的生理需要。

      24. 婉璐說道:

        孫玉厚一家人實在厚道,孫玉亭?

      25. 匿名說道:

        難怪王彩娥不孕,私生活不檢點的報應

      26. 匿名說道:

        天福堂做書記真是有道理的,老謀深算啊

      27. 都是假象說道:

        奸詐的老狐貍!
        金家要是有個照相機拍下來,就好了。恰不逢時啊。

      28. 文牟吟484灑說道:

        這個孫嫗蝏原來是這樣的人!虧得玉厚待他那么好。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辽源 | 咸阳 | 文昌 | 百色 | 泸州 | 怒江 | 高雄 | 伊犁 | 余姚 | 通化 | 昆山 | 兴安盟 | 湖州 | 普洱 | 芜湖 | 任丘 | 寿光 | 十堰 | 乌兰察布 | 海北 | 临汾 | 开封 | 醴陵 | 邹城 | 定安 | 姜堰 | 灵宝 | 济南 | 铜川 | 临沧 | 庆阳 | 固原 | 瓦房店 | 阜新 | 沛县 | 乌兰察布 | 定州 | 东莞 | 吴忠 | 锡林郭勒 | 广西南宁 | 枣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吉 | 嘉兴 | 淮北 | 吐鲁番 | 济源 | 伊春 | 白山 | 台北 | 石狮 | 新疆乌鲁木齐 | 任丘 | 阳泉 | 衢州 | 高密 | 新疆乌鲁木齐 | 宜宾 | 溧阳 | 万宁 | 四平 | 洛阳 | 蓬莱 | 昭通 | 莒县 | 塔城 | 石狮 | 宁波 | 新余 | 大庆 | 百色 | 景德镇 | 南京 | 乐平 | 高密 | 忻州 | 迁安市 | 铜陵 | 博尔塔拉 | 三门峡 | 桂林 | 博罗 | 鄢陵 | 醴陵 | 宜宾 | 绍兴 | 佳木斯 | 哈密 | 怒江 | 包头 | 达州 | 乌兰察布 | 驻马店 | 亳州 | 池州 | 深圳 | 铁岭 | 琼海 | 桂林 | 果洛 | 白银 | 潮州 | 咸宁 | 邯郸 | 梧州 | 灵宝 | 乌兰察布 | 泰州 | 开封 | 娄底 | 金昌 | 衡阳 | 景德镇 | 日喀则 | 遵义 | 张家界 | 新乡 | 自贡 | 咸宁 | 海丰 | 毕节 | 怀化 | 淮南 | 保定 | 台北 | 双鸭山 | 宝鸡 | 吴忠 | 淮北 | 芜湖 | 鄂尔多斯 | 孝感 | 蓬莱 | 廊坊 | 温州 | 迪庆 | 大理 | 通辽 | 珠海 | 余姚 | 晋中 | 甘肃兰州 | 迁安市 | 灌南 | 黄山 | 内江 | 大庆 | 宿迁 | 嘉峪关 | 长治 | 台中 | 石狮 | 呼伦贝尔 | 江苏苏州 | 沧州 | 霍邱 | 永新 | 莆田 | 淄博 | 秦皇岛 | 毕节 | 日照 | 海门 | 景德镇 | 温岭 | 济宁 | 涿州 | 盐城 | 辽源 | 巴彦淖尔市 | 阜阳 | 燕郊 | 中山 | 阜阳 | 阿克苏 | 台山 | 厦门 | 五指山 | 漯河 | 黄南 | 伊犁 | 淄博 | 湘西 | 辽宁沈阳 | 崇左 | 玉树 | 石河子 | 洛阳 | 湖南长沙 | 湘潭 | 扬州 | 海东 | 孝感 | 兴安盟 | 台山 | 广安 | 阿拉尔 | 铜川 | 高密 | 黑龙江哈尔滨 | 资阳 | 黄冈 | 宜春 | 龙口 | 山南 | 儋州 | 包头 | 香港香港 | 和县 | 阿里 | 安吉 | 和田 | 慈溪 | 自贡 | 寿光 | 楚雄 | 济南 | 宜昌 | 玉环 | 永康 | 包头 | 四川成都 | 辽阳 | 辽阳 | 莱芜 | 常德 | 铁岭 | 顺德 | 新沂 | 西藏拉萨 | 项城 | 桐乡 | 定安 | 万宁 | 和县 | 海安 | 三亚 | 马鞍山 | 柳州 | 锡林郭勒 | 泗阳 | 公主岭 | 克孜勒苏 | 遂宁 | 黄山 | 琼海 | 吴忠 | 高密 | 泰兴 | 百色 | 顺德 | 牡丹江 | 义乌 | 莒县 | 泗洪 | 三门峡 | 黔南 | 东海 | 滕州 | 灌云 | 蚌埠 | 德州 | 武安 | 宁德 | 锡林郭勒 | 石河子 | 东莞 | 图木舒克 | 鄂尔多斯 | 杞县 | 丽水 | 昆山 | 呼伦贝尔 | 宜春 | 聊城 | 郴州 | 景德镇 | 绵阳 | 庄河 | 临沂 | 宁波 | 博罗 | 仁怀 | 桐城 | 抚顺 | 扬中 | 菏泽 | 沛县 | 崇左 | 铜仁 | 雅安 | 佳木斯 | 白银 | 海西 | 漯河 | 齐齐哈尔 | 岳阳 | 三河 | 宜春 | 资阳 | 滨州 | 西藏拉萨 | 甘孜 | 安阳 | 盘锦 | 佛山 | 益阳 | 邹平 | 阿拉善盟 | 四平 | 蚌埠 | 滁州 | 张掖 | 清远 | 如东 | 寿光 | 无锡 | 铜陵 | 铜陵 | 黄山 | 灵宝 | 长垣 | 果洛 | 酒泉 | 曹县 | 天门 | 宜宾 | 普洱 | 常德 | 定安 | 石狮 | 霍邱 | 黔南 | 临沂 | 金坛 | 临猗 | 衡水 | 扬中 | 汉中 | 如皋 | 嘉兴 | 赣州 | 襄阳 | 山南 | 石狮 | 贵州贵阳 | 阿坝 | 烟台 | 洛阳 | 黄冈 | 呼伦贝尔 | 潜江 | 泰兴 | 钦州 | 玉林 | 包头 | 青海西宁 | 齐齐哈尔 | 瓦房店 | 泉州 | 吴忠 | 丹东 | 安阳 | 襄阳 | 桐乡 | 乐清 | 山南 | 连云港 | 鞍山 | 余姚 | 哈密 | 儋州 | 遵义 | 宝鸡 | 咸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涿州 | 丽江 | 昌吉 | 大同 | 昌都 | 宿迁 | 吉林 | 博尔塔拉 | 抚顺 | 鞍山 | 西藏拉萨 | 香港香港 | 安顺 | 安岳 | 邢台 | 黔南 | 万宁 | 邹平 | 榆林 | 安阳 | 运城 | 赣州 | 雄安新区 | 保山 | 垦利 | 醴陵 | 如东 | 蓬莱 | 鄂尔多斯 | 白银 | 淄博 | 来宾 | 灌南 | 泗洪 | 柳州 | 南充 | 忻州 | 本溪 | 贺州 | 信阳 | 垦利 | 公主岭 | 漳州 | 海东 | 新余 | 嘉峪关 | 辽源 | 雄安新区 | 运城 | 甘孜 | 黑龙江哈尔滨 | 庄河 | 钦州 | 安康 | 焦作 | 海西 | 辽阳 | 金坛 | 五家渠 | 阳江 | 漯河 | 任丘 | 安顺 | 温州 | 宝鸡 | 济宁 | 潮州 | 兴安盟 | 鄂尔多斯 | 五家渠 | 运城 | 任丘 | 宜宾 | 克拉玛依 | 运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甘肃兰州 | 台中 | 牡丹江 | 大兴安岭 | 怒江 | 深圳 | 鄂尔多斯 | 定州 | 玉溪 | 天长 | 唐山 | 南充 | 天水 | 贵港 | 金坛 | 乐山 | 衡水 | 钦州 | 咸阳 | 包头 | 潮州 | 防城港 | 五指山 | 长兴 | 莱州 | 霍邱 | 孝感 | 博尔塔拉 | 达州 | 朝阳 | 林芝 | 瓦房店 | 厦门 | 榆林 | 海安 | 朝阳 | 抚顺 | 新余 | 渭南 | 海丰 | 吉林 | 嘉善 | 儋州 | 聊城 | 海西 | 如东 | 衡水 | 菏泽 | 慈溪 | 西藏拉萨 | 红河 | 新疆乌鲁木齐 | 吕梁 | 库尔勒 | 平潭 | 博罗 | 台中 | 兴化 | 丹东 | 玉溪 | 牡丹江 | 甘南 | 启东 | 大连 | 清远 | 赤峰 | 招远 | 海南 | 中山 | 牡丹江 | 简阳 | 南京 | 嘉兴 | 抚州 | 台北 | 唐山 | 辽源 | 茂名 | 丹阳 | 溧阳 | 莒县 | 韶关 | 唐山 | 三明 | 阳春 | 西双版纳 | 济宁 | 枣庄 | 海拉尔 | 随州 | 阿拉尔 | 莱州 | 柳州 | 四川成都 | 雄安新区 | 顺德 | 单县 | 凉山 | 宝应县 | 邹平 | 三亚 | 潍坊 | 湘西 | 广安 | 安阳 | 海东 | 台北 | 肥城 | 巴彦淖尔市 | 屯昌 | 宿迁 | 乌海 | 迪庆 | 汕尾 | 运城 | 顺德 | 安岳 | 石狮 | 眉山 | 石嘴山 | 常德 | 郴州 | 吉安 | 玉树 | 通辽 | 石狮 | 南安 | 随州 | 燕郊 | 三河 | 林芝 | 靖江 | 贺州 | 海门 | 喀什 | 泗阳 | 肥城 | 商丘 | 玉环 | 桓台 | 来宾 | 启东 | 普洱 | 顺德 | 迁安市 | 昌吉 | 顺德 | 果洛 | 涿州 | 永州 | 南充 | 澄迈 | 商洛 | 延边 | 红河 | 东阳 | 河南郑州 | 台湾台湾 | 自贡 | 乌兰察布 | 资阳 | 铜仁 | 肥城 | 齐齐哈尔 | 灵宝 | 张家口 | 林芝 | 泸州 | 抚顺 | 包头 | 宁德 | 青海西宁 | 渭南 | 大理 | 琼海 | 中山 | 毕节 | 梅州 | 宣城 | 锦州 | 扬州 | 晋江 | 温岭 | 日喀则 | 玉溪 | 乐平 | 芜湖 | 阿坝 | 孝感 | 临猗 | 广安 | 萍乡 | 潍坊 | 嘉峪关 | 濮阳 | 海拉尔 | 绥化 | 蓬莱 | 商洛 | 泗洪 | 中山 | 亳州 | 徐州 | 象山 | 垦利 | 宁波 | 宜昌 | 赣州 | 澳门澳门 | 象山 | 靖江 | 阿克苏 | 武威 | 资阳 | 宁国 | 图木舒克 | 宜昌 | 五家渠 | 武安 | 漯河 | 池州 | 云浮 | 甘肃兰州 | 新泰 | 松原 | 云南昆明 | 汉中 | 襄阳 | 天长 | 呼伦贝尔 | 台北 | 宜宾 | 曲靖 | 衢州 | 安岳 | 广饶 | 德宏 | 甘孜 | 咸阳 | 阿坝 | 甘肃兰州 | 铜仁 | 顺德 | 南充 | 安康 | 毕节 | 石狮 | 灵宝 | 海丰 | 甘南 | 渭南 | 安徽合肥 | 运城 | 阿勒泰 | 琼中 | 白银 | 哈密 | 兴安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定西 | 任丘 | 来宾 | 六安 | 庆阳 | 沧州 | 馆陶 | 大丰 | 四川成都 | 清远 | 松原 | 鄂尔多斯 | 燕郊 | 松原 | 溧阳 | 湛江 | 衡水 | 怀化 | 唐山 | 香港香港 | 东台 | 潜江 | 安吉 | 南京 | 聊城 | 赣州 | 新沂 | 中山 | 公主岭 | 甘南 | 乐清 | 汝州 | 云浮 | 吴忠 | 黄南 | 衢州 | 沧州 | 茂名 | 河池 | 毕节 | 乳山 | 招远 | 扬中 | 图木舒克 | 塔城 | 平凉 | 昭通 | 九江 | 南京 | 三门峡 | 沧州 | 吴忠 | 江苏苏州 | 阿拉善盟 | 仙桃 | 海门 | 镇江 | 甘肃兰州 | 丹阳 | 桂林 | 广汉 | 本溪 | 桐城 | 诸城 | 运城 | 陵水 | 长葛 | 文昌 | 咸阳 | 揭阳 | 阿勒泰 | 德阳 | 益阳 | 淮安 | 锦州 | 焦作 | 楚雄 | 嘉善 | 吉林 | 南充 | 眉山 | 阜新 | 铜仁 | 肥城 | 陕西西安 | 定西 | 昌吉 | 杞县 | 德宏 | 雅安 | 兴安盟 | 章丘 | 万宁 | 长垣 | 西双版纳 | 周口 | 玉树 | 甘孜 | 香港香港 | 燕郊 | 沧州 | 阳泉 | 金坛 | 贵港 | 石嘴山 | 内江 | 亳州 | 阳江 | 玉溪 | 七台河 | 靖江 | 黔西南 | 大同 | 许昌 | 益阳 | 马鞍山 | 保山 | 怒江 | 珠海 | 汝州 | 和县 | 景德镇 | 如皋 | 肇庆 | 抚州 | 宜春 | 咸阳 | 乌海 | 五指山 | 博尔塔拉 | 临夏 | 明港 | 开封 | 南安 | 安康 | 六盘水 | 屯昌 | 乳山 | 神农架 | 桐城 | 益阳 | 张家口 | 龙口 | 十堰 | 改则 | 新乡 | 驻马店 | 济南 | 溧阳 | 宜都 | 肥城 | 张北 | 河南郑州 | 锡林郭勒 | 龙口 | 牡丹江 | 宜昌 | 项城 | 黄南 | 荆州 | 大兴安岭 | 汕头 | 连云港 | 临夏 | 佳木斯 | 中卫 | 衢州 | 自贡 | 正定 | 酒泉 | 崇左 | 玉林 | 偃师 | 甘肃兰州 | 潜江 | 烟台 | 宜都 | 济南 | 台湾台湾 | 庄河 | 海北 | 平潭 | 德宏 | 武安 | 漯河 | 双鸭山 | 威海 | 辽源 | 义乌 | 仁寿 | 乐平 | 三沙 | 陵水 | 广安 | 安顺 | 铜陵 | 延安 | 深圳 | 绍兴 | 东海 | 茂名 | 临海 | 双鸭山 | 连云港 | 馆陶 | 吉安 | 邵阳 | 宜都 | 揭阳 | 济南 | 海安 | 东海 | 山东青岛 | 黔东南 | 万宁 | 湘西 | 泰兴 | 鸡西 | 南阳 | 南京 | 广西南宁 | 台湾台湾 | 随州 | 澳门澳门 | 武夷山 | 六安 | 鹤壁 | 定州 | 赵县 | 巴彦淖尔市 | 南京 | 甘肃兰州 | 莒县 | 东阳 | 惠州 | 巢湖 | 宣城 | 德宏 | 赣州 | 龙口 | 来宾 | 和田 | 烟台 | 楚雄 | 阳春 | 延边 | 巴音郭楞 | 鹤壁 | 东营 | 伊犁 | 余姚 | 石河子 | 果洛 | 库尔勒 | 四川成都 | 文山 | 山西太原 | 曹县 | 招远 | 辽源 | 文山 | 永新 | 昌都 | 泰州 | 晋城 | 建湖 | 淮北 | 临沧 | 黄石 | 正定 | 锦州 | 三沙 | 和田 | 启东 | 肇庆 | 宁德 | 邹平 | 十堰 | 滕州 | 慈溪 | 海安 | 安徽合肥 | 林芝 | 通化 | 抚顺 | 神木 | 漯河 | 吐鲁番 | 金昌 | 库尔勒 | 如皋 | 大理 | 大丰 | 毕节 | 山西太原 | 阜新 | 杞县 | 东营 | 驻马店 | 三明 | 澳门澳门 | 阳江 | 巴彦淖尔市 | 高密 | 东莞 | 定州 | 乐平 | 鄂尔多斯 | 兴化 | 泰兴 | 河源 | 琼海 | 南充 | 日喀则 | 林芝 | 天门 | 三河 | 汝州 | 嘉善 | 塔城 | 河池 | 洛阳 | 黄南 | 余姚 | 嘉兴 | 宿迁 | 阿拉善盟 | 万宁 | 亳州 | 雄安新区 | 石嘴山 | 丹东 | 渭南 | 锦州 | 江苏苏州 | 宁波 | 岳阳 | 长葛 | 三明 | 毕节 | 鸡西 | 潍坊 | 南阳 | 泸州 | 沛县 | 资阳 | 靖江 | 寿光 | 灌南 | 保定 | 廊坊 | 马鞍山 | 吴忠 | 攀枝花 | 株洲 | 五指山 | 吉林 | 佛山 | 崇左 | 南安 | 汝州 | 枣阳 | 遵义 | 石河子 | 禹州 | 许昌 | 仁怀 | 长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