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45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鄉諺:強扭的瓜不甜。

      李向前結婚以后,才真正體驗到了以上這句俗話的滋味。

      自從婚禮儀式一結束,他的不幸就開始了。結婚雖然已經幾個月,但他還是等于一個光棍,實際上,這樣一種夫妻生活,還不如他打光棍。光棍沒有女人的溫暖,但也不要受女人的折磨。

      從洞房花燭之夜起到觀在,他用盡了甜言蜜語,甚至下跪乞求央告,潤葉死活不和他同床。每天晚上,她不脫衣服,在墻角的一張小床上獨自睡覺,而把他一個人丟在那張漂亮的雙人床上。兩個人就象陌生的路人住在同一個旅館里。李向前夜夜倒在床上流淚、嘆息;他真想大聲狂叫,又想用拳頭把所有的東西砸個稀巴爛……剛結婚的時候,向前以為這是潤葉怕羞——大概所有剛結婚的姑娘都是這樣。于是他就原諒了潤葉的反抗,并且還在內心責備自己操之過急。因此,他晚上強迫自己安分守己地睡在大床上。他想,也許過一段時間,他就會得到妻子的溫存——他耐下心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雖然父母親都是領導干部,但李向前沒有一點從政的素質。他喜歡于一種自在的體力活。他在小時候就迷上了開汽車,覺得這工作可以走南闖北,也沒人成天跟在身邊指手劃腳。他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兩只手把著方向盤,可以隨心所欲把一個龐然大物擺弄得象一只綿羊一般乖順。司機工作雖然餐風飲露,很辛苦,但人心情暢快呀!

      高中畢業后,他父親想讓他在縣革委會機關當干部,但他堅決不干,而給縣供銷社的一位老司機當了助手。在這方面,他表現得心靈手巧,又能吃下苦,因此不到一年功夫,就考取了駕駛執照,獨立開車了。就象實現了一個美夢一般,李向前完全沉醉在了自己的職業中。對待汽車,他一點也不馬虎,哪怕為了洗干凈一個螺絲帽,他可以把飯丟下不吃。汽車在他的眼里是有生命的。就象愛馬的人看見自己的坐騎一樣,他每次向自己的汽車走去的時候,心里就有一種抑制不住的激動和亢奮,甚至要溫柔地把這個鋼鐵家伙撫摸一下。

      當然,在其它方面,他也是一個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他不愛看書,也不關心多少正經八板的社會大事。他喜歡聽軼聞趣事,和同行東拉西扯地編一些不上串的話。有時候看起來見識很廣,但實際上說的都是些沒名堂的事。除過汽車行道,對吃、穿、用的東西他也很在行;炒一手好菜,知道什么衣服正流行,并且極其關注新出現的日用產品。有些玩藝兒他已經用了多時,可原西縣的人還沒聽說過,比如電動刮胡子刀等等。

      但這個身體略嫌發胖的青年,心腸倒并不壞。他不象他這個行道的有些青年,動不動打架生事,或者時不時在公路上演出一些惡作劇來。李向前本質上是個本份人。他只是在吃、穿、住和開汽車這幾個范圍內兢兢業業而又精精明明地奔波操勞,其它范圍的事他沒什么興趣。

      但是,這一切方面所用的心思加起來再乘以二,也抵不上他對田潤葉所用的心思。這沒有辦法,一個男人一旦迷上了一個女人,就覺得這女人是他的生命,他的太陽。除過這個女人,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暗淡失色了。為了得到這女人的愛,他可以付出令人難以想象的犧牲。甚至得到的不是愛,而是鄙視和污辱,心里也很難為此而悔恨自己。正如兩句信天游唱的——

      我愛我的干妹妹,狼吃了我也不后悔……經過很長時間的不屈不撓的追求,李向前終于如愿以償地和潤葉結了婚。就象當年他終于開上了汽車一樣,他覺得這又是把一個美夢變成了現實。

      他是多么愛她??!她身上的一切在他看來都是完善無缺的,簡直可以說是個天仙。

      但這位“天仙”雖然已經和他同宿一房,可好象仍然還在天上?,F實又無情地變成了一個美夢——他不能把自己所愛的人摟進自己的懷抱!

      當他耐下心安分守己地睡在床上好多天以后,他的妻子還沒有“克服羞怯”,仍然獨個兒睡在墻角的小床上不理他。李向前苦惱得實在沒辦法了。

      他突然想:干脆讓我離家一段時間,讓潤葉一個人呆著。在她這段獨處的時間里,也許就會開始想念他,盼他回來。當他再返回家時,不要他去找她,她自己說不定就會迫不及待地撲入他的懷抱。

      這個帶有浪漫色彩的想法,使李向前很興奮。就象要實行一個精心的計劃一樣,他打點了一點行裝,找了個借口,就一個人走了北京。他父母直到現在,也并不太清楚自己兒子的不幸,只是覺得兒子新婚不久,就一個人去外地出差,多少有些不合情理。他們曾勸說他把潤葉也一塊帶上去玩;但向前說他妻子身體不舒服,就不一塊去了……李向前到了北京以后,找了個旅館住下。他也沒開車,又沒什么具體事,幾乎完全是要白白地熬過一段時光。他就象自己給自己判了個有期徒刑,在這里屈指計算著刑滿釋放的那一天到來。日子過得多么平靜,什么事情都沒有??伤男娜缁鸱?,如油煎,真的就象一個囚犯坐牢一般難熬,白天,他拿著一張月票,從一輛公共汽車上跳下來,又上了另一輛公共汽車。首都所有的名勝古跡都去了兩次以上。

      那一晚上,他躺在旅館的床上,象通常一樣,翻過身調過身睡不著。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家……現在,他似乎看見潤葉已經拆掉了墻角的那張小床,把自己的被褥抱到了雙人床上,和他的被褥摞在一起。兩只枕頭也親密地緊挨在一起了。潤葉腰里束起了一件叫人心疼的小小的印花布圍裙,正在拿一把笤帚把雙人床單掃得干干凈凈。爐子的火正旺,房間里暖烘烘的;爐上的鐵壺冒著水蒸汽,發出輕微的咝咝聲。她現在坐在爐邊的小凳上,正給他洗衣服,兩只小巧的手在肥皂水里浸得通紅。她突然停止了揉搓衣服,坐在小凳上發起了呆。她一定是想起了他。是的!你看她都不洗衣服了,站起來沖掉了手上的肥皂沫,慢慢地踱到那個小窗前面來,對,小窗正是朝北開的。啊??!她是在向遙遠的北方眺望呢!看她的嘴唇在微微地翕動——那一定是在喃喃地念叨著他的名字,呼喚他趕快回到她身邊來……

      李向前熱淚盈眶地沉浸在自己的幻覺中。不,他不認為這是幻覺。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于是在第二天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在西單,在東單,在前門大街,在王府井,跑來跑去買了一整天東西。他主要是給潤葉買衣服。他把身上帶的錢,除留夠路費以外,全部都買了東西,裝滿了一個大箱和一個小箱。大箱里全是給潤葉買的衣服和日用品,小箱里是給他家和潤葉家的老人買的禮物。

      他提著這兩箱東西,就象多年在外的游子要回到親人的身邊,坐完火車,又坐汽車,恨不能長上翅膀,飛回到原西縣城。跟淚在眼眶里旋轉著,幸福的情感如同電流一般不時在全身通過,使他忍不住想咧開嘴哭上幾聲。

      他在省城下了火車后,就給潤葉拍發了一封電報——我于×月×日坐汽車到請接前本來到原西車站后,離家也就不太遠了,他自己可以提著箱子回家。但他覺得還是應該給潤葉打個電報。否則,她說不定要埋怨他不讓她到車站來接他。

      當汽車快要到原西城的時候,李向前臉燙得炭火一般;并且能聽見自己“咚咚”的心跳聲。農場、機械廠、銀行、副食公司、林業站、自行車修理部……前面就是汽車站!他早已把頭從車窗里探出來,在車站門口的人群中尋找那張親愛的臉——到現在還沒發現……直到下了汽車后,李向前還沒見潤葉的面。他想大概潤葉以為汽車不會這么早到,過一會才來。

      他于是就把兩只皮箱放在地上,等待自己的妻子。本來他可以提起箱子很快就走到家。但他固執地認為,潤葉要來接他。他不能讓自己的妻子失望!

      但是,過了好大一會功夫,車站上的旅客和接人的親友都走光了,還不見潤葉來。

      現在,在候車室外面的土場子上,只剩下他一個人孤零零地站著,陪伴他的還是那兩只皮箱。

      向前又想,可能潤葉沒接到電報——他現在多么希望是郵電局出了差錯!

      因為潤葉沒有來車站,向前只好自己提著兩只皮箱,向家里走去——他結婚后住在運輸公司的家屬院。

      一路走著的時候,向前盡管已經受了點打擊,但并不沮喪。他反而又責備起了自己:是的,這么幾步路,他不該打電報讓潤葉來接他。說不定潤葉有事忙著,或者正在家里給他準備洗臉的熱水和飯菜……他終于走到了自家的門前。心狂跳著,把兩只皮箱放在腳下,然后舉起微微抖著的右手敲了一下門。

      沒有動靜。他想,潤葉大概是和他開玩笑哩!等他自己進了門,她說不定就會從大立柜或門背后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用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臉上吻一下……他從身上摸出鑰匙,打開了門。

      他呆呆地怔在了門口,頭上頓時象被人狠狠打了一棍。

      他看見,家里空無一人。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他的床上,仍然是一個枕頭一床被子;墻角的那張床也是老樣子。家里冷冷清清,爐子里沒一點火星。

      他拖著兩條沉重的腿,走進了房子,把兩只皮箱扔在了腳地上;他自己也一撲踏坐在兩只皮箱中間,抱住頭痛哭起來。命運啊,竟如此殘酷無情!

      一剎那間,狂怒的火焰驟然間在這個絕望的人心中熊熊地燃燒起來。他發瘋似地跳起來,兩腳就把地上的那只大皮箱踩癟了。他把那一件件花花綠綠的衣服從箱子里扯出來,兩只手拼命地使著勁,把這些衣服都撕成了一些碎布條,扔得滿地都是。

      做完這件粉碎性的工作,李向前就連鞋也沒脫,倒在自己的床上,蒙住頭睡了。

      他當然不可能睡著,只是在被子里無聲地啜泣著。

      不知什么時候,他聽見妻子回家來了。他仍然在床上蒙頭大睡,連動也沒動,象具活尸。在一陣沉靜之后,他聽見她在收拾地上他撕碎的東西。他的心又一次怦怦地狂跳起來。他多么希望潤葉來到他床邊,對他說,她對不起他,請他原諒她……

      一直到了夜間,他盼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他現在知道,她已經上了她的床,睡覺了。

      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一下子從自己的床上跳下來,走到墻角她的床邊,一把將她的被子揭開,然后就用兩只握方向盤的鐵鉗船的手,把她上身的襯衣和乳罩撕得粉碎。他臉上先是挨了一記耳光,然后又被狠狠抓了一把,火辣辣地疼。他不管這一切,只是瘋狂地抱住她,開始撕她的褲子。兩個人在黑暗中拼命地廝打過來——在這萬般寂靜的黑夜里,李向前要強奸他的妻子了!

      經過一陣劇烈的搏斗后,強奸未遂。他和妻子都傷痕累累,兩個人幾乎都要暈死過去。

      向前突然放開妻子,一下子跪在她床前,痛哭流涕地說:“原諒我吧!我對不起你!我錯了!我再也不會這樣了……”

      他說完這些話,就站起來,打開家門,搖搖晃晃地向外面的黑暗中走去……

      三天以后。田潤葉已經從床上起來了。她拖著疼痛的身子,勉強換了一身衣服,梳了梳自己喜雀窩一般亂蓬蓬的頭發。李向前那晚上出走后,再也沒有回來。

      三天來,她幾乎沒吃什么東西;臉色蠟黃,眼窩深陷,就象剛從地獄里回到人間一般。

      此刻,夜幕又一次籠罩了大地。窗外,星星在藍天上眨巴著眼睛,張望著人世間這個不幸的小房屋。

      她呆呆地坐在床邊。腦子是雜亂的,又是空泛的。她聽見門外“咚!”地一聲響。什么聲音?她懷著恐懼站起來輕輕開了一點門縫。

      她看見,李向前象死人一般橫在門口。一股強烈的酒味撲鼻而來。

      她閉住眼,沉重地嘆了一口氣,然后就彎下腰,把這個爛醉如泥的人往房子里拖——門外一夜肯定會把這個醉漢凍死的。

      本來已經沒一點力氣了,但她仍然拼命把這死沉沉的軀體,拉到了房中的腳地上。李向前已經醉得不省人事,身上、臉上和頭發上都糊滿了骯臟的嘔吐物,發出一股刺鼻的臭味。

      她現在開始連扯帶剝,把他的臟外衣扔在一邊。但她無論如何再沒有力氣把他弄到床上去。她干脆把他大床上的被褥拉到地下鋪開,把這個沉重而失去知覺的人硬拖進去。她給他蓋好被子,又看見他臉上也糊滿了泥土和臟物,就拿熱毛巾給他擦干凈。她安頓他睡下后,就拉滅電燈,回到她的小床上睡了……

      第二天早晨,李向前醒來后,看見他睡在腳地上,身上還蓋著被子。老半天,他才回憶起這以前的種種事情。他現在明白,他躺著的這個舒適而暖和的安樂窩,是潤葉為他搞的。

      他的心“呼”一下熱了!

      他立刻從地上跳起來,沖動地向妻子撲了過去。

      在他還沒來得及摟住她的時候,他的臉上就“啪”地又挨了一記耳光。

      他象木雕一般呆立在腳地上,看見妻子把收拾好的一個提包拎在手上,連看也沒看他一眼,就打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

      下一章:
      上一章:

      156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45章”上

      1. @J說道:

        記得上大學坐著火車帶著這本書去學校,現在回過頭再看這段,還是很悲傷,人的選擇會影響后邊的生活,有時候選擇錯了,就很難再走出來了

      2. 小小的世界說道:

        這又是一個平凡世界的人對愛情的態度,可憐而又可悲的向前兄弟,一種可望而不可及,但又時刻抱著幻想的人啊,是可愛的,也是可悲的,為向前兄一悲!

      3. 利頭說道:

        可悲的愛情,向前啊,可悲的人!趕快離婚換人吧?。。。。。。。?!

      4. 我是益達說道:

        還是有點唏噓,為少安在他和潤葉的感情上處理得膚淺,自負,少安還是應該再等等的,一個男人為一個愛他,更何況他自己也愛的人身上多一些理解和等待,這是應該的,即使最后潤葉沒有選擇他,他也不會有遺憾,人生回首往事時,可以有感傷,但最好不要有遺憾,唉。

        • 匿名說道:

          你要知道,中國有一句古話叫做: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少安雖然上過初中,有些文化,但他沒有更高層次的精神修養,無法擺脫當時自身階級的局限性。就好比今天你能如此理性的分析少安的行為是建立在你物質生活條件充裕的基礎上,假如一個人的大部分氣力都只是為了生存而不是生活,我們又怎能以一個現代人的角度去責備他呢?

        • 2017年8月8日說道:

          愛情可以只有兩個人,婚姻就是兩個家庭的事情了。少安的家庭,加上他對這個家庭的責任,即使讓少安再等等或者再重新選擇一次,還是這個結局的。人生不是應該沒有遺憾,應該說可以有遺憾,但不應該有后悔。

      5. 婉璐說道:

        沒有愛情的婚姻太痛苦了

      6. qqww說道:

        在這場婚姻中,所有人都痛苦著,而且都是無辜的

      7. 騷年說道:

        悲哀,然而我笑了

      8. 騷年說道:

        可憐的向前

      9. 隨緣說道:

        少安可以從他和潤葉的感情里抽身出來,很快就開始了新生活,可是潤葉卻做不到,這或許就是男女對待感情的不同吧

        • 蓑笠翁說道:

          覺得少安對潤葉的愛沒有潤葉對他的愛炙烈,少安對個人深刻的認識局限了對潤葉的愛情,潤葉并不是少安理想中的伴侶。潤葉只是少安年幼時的美好回憶是少安可望而不可及的愛情,這種愛情是不現實的。正因為少安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所以才有對自己妻子濃濃的依戀。潤葉的愛情很單純,但是現實是殘酷的,就潤葉和少安善良溫和的本性是不會執著于他們的愛情的。

      10. 匿名說道:

        煙雨蒙蒙;李向前駛是個悲劇人物,對他不公平,沒有招誰惹誰,不愛,干嘛結婚,是作者的估意安排

      11. sk說道:

        潤葉要不就答應要不就別答應

      12. 微炎說道:

        非常同意4樓兩人的話

      13. 麻辣小龍蝦說道:

        時代的悲哀和選擇的錯誤,即使在今天也一樣!

      14. 111說道:

        向前太慫了連一個女人也弄不過

      15. 文筆說道:

        沒有愛情的婚姻是可悲的。愛情是兩情相悅,不是一方強加于另一方、他們兩人都是可悲的。

      16. 匿名說道:

        潤葉這么做是不對的。

      17. 匿名說道:

        這樣寫把潤葉寫得一點也不可愛了,李向前是個人啊不是個木頭,你怎能這樣對人家呢?

      18. 匿名說道:

        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既然當初答應結婚了,就應該為自己所作所為負責,而不是把錯誤與后果讓別人承擔。很不看好潤葉,自己不勇敢不果決,卻讓別人受苦。

      19. 谷園書屋說道:

        可憐的潤葉。不忍卒讀。

      20. 飛羽2100說道:

        好真實,描述,人物心里活動

      21. 流星說道:

        時代的局限,思想的局限,知識的局限;路遙正是考慮了這些,才能把這本書中人物寫的如此鮮活,如果少安和潤葉在一起了,這本書也就失去了真正的價值;最優秀的作品一定是貼近現實,烙有時代的印記!

      22. 韻兒說道:

        心疼向前,潤葉既然選擇了步入和向前的婚姻殿堂,就應該為此承擔責任并付出,這是她的義務。對自己的人生大事不可兒戲,當初剛答應就后悔,說明潤葉還是不成熟的,她的思考還是不全面的。唉,其實我們評價起別人來頭頭是道,有理有據,若我們真的身處其中,誰知是否當局者迷呢?這章看著真是太心疼向前了,扎心了老鐵。

      23. 韻兒說道:

        這章看著真是太心疼向前了,扎心了老鐵。向前啊,別再執著于潤葉了,好女孩兒多得是,支持你去外面找女人,安排!

      24. 匿名說道:

        潤葉這種人就是賤婢,向前應該打她,就是欠打。

      25. 匿名說道:

        活該,明明知道田潤葉不喜歡他還結婚。

      26. 讀者說道:

        何必呢

      27. 讀者說道:

        身為這一代人。有點無法理解,希望這事只是在書上的

      28. 畫上和尚說道:

        同情向前,更同情潤葉,思想不在一個頻道,若雞同鴨溝通。

      29. 說道:

        看到潤葉的痛苦,和不幸,真得很狠少安。在潤葉追少安,少安也希望潤葉時,少安就是不想和潤葉結婚,也要和潤葉說清楚,而在不給潤葉一個交代的情況下,自己偷偷自己結了婚,而潤葉還傻傻的在等待他的消息,還不斷的去找少安,但沒有碰到少安。少安去山西找媳婦,為什么要說是買種子。他既然不和潤葉結婚,也要和她說清楚,給她一個交代,讓潤葉的感情有一段時間的平息。少安是個不負責任的人,這樣殘忍的對待他的愛人,不把潤葉的感情當回事??蓱z的是潤葉,這么癡情,而她最愛的男人卻在和他老婆在恩恩愛愛,在被窩里男歡女愛。這是多大的諷刺啊??蓱z了,一片癡情的潤葉。一個不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受傷的男人,會不顧她的感情,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在她癡癡等待他的答復時,在等待他從山西買種子回來時,卻等待的是這樣的結果,這對她打擊有多大。對少安以后的老婆的遭遇,我覺得就是上天對他的一種懲罰。潤葉受到了這么大的傷害,他的愛人也會一樣。上天是公平的,也是一種諷刺。就是不和人家結婚,也要負責任敢于去拒絕愛的人,要有一段時間的緩沖。想想都很傷心,在無比煎熬等待中,等到的卻是心愛的人的背叛。

        • 匿名說道:

          得潤葉和向前都沒錯,一個大男人追求自己的喜歡女人哪有錯,潤葉就是被她二潤葉家的那些親戚全都是一群愚昧,還一個個是文化人,文化人不懂得尊重別人嗎?為了自己侄女好是正確的,但得尊重當事人的心啊,難道潤葉的婚姻生活你們大人幫著過嗎。我一看到那個老不死的東西為了他女婿的官路去拿潤葉的幸福當墊腳石就惡心,還尼瑪的領導呢,還尼瑪的文化人。這下好了,毀了兩個無辜年輕人。潤葉就算不嫁給少平,她也還是可以選自己的路,誰也不知道以后會遇見誰。生活本來就是不完美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接受不完美,然后盡力的更好的活下去,少安娶了秀蓮也很幸福啊,潤葉其實也應該會幸福的。氣死我了。

      30. 匿名說道:

        以向前自身的素養本不足以駕馭潤葉這樣的妻子,自己跪舔得來的女神靠的也不是自身的魅力,所以說舔狗不得House?

      31. 飛飛說道:

        最受折磨的是向前,真正的愛著潤葉,但是確步入了沒有愛情的婚姻!得不到的人和得不到的心,得到了備受煎熬的生活!

      32. Faiz說道:

        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一下子從自己的床上跳下來,走到墻角她的床邊,一把將她的被子揭開,然后就用兩只握方向盤的鐵鉗船的手,把她上身的襯衣和乳罩撕得粉碎。他臉上先是挨了一記耳光,然后又被狠狠抓了一把,火辣辣地疼。他不管這一切,只是瘋狂地抱住她,開始撕她的褲子。兩個人在黑暗中拼命地廝打過來——在這萬般寂靜的黑夜里,李向前要強奸他的妻子了!

      33. 弟弟說道:

        潤葉算個什么東西,

      34. 匿名說道:

        覺得潤葉和向前都沒錯,一個大男人追求自己的喜歡女人哪有錯,潤葉就是被她二媽的那些人坑的,潤葉家的那些親戚全都是一群愚昧,還一個個是文化人,文化人不懂得尊重別人嗎?為了自己侄女好是正確的,但得尊重當事人的心啊,難道潤葉的婚姻生活你們大人幫著過嗎。我一看到那個老不死的東西為了他女婿的官路去拿潤葉的幸福當墊腳石就惡心,還尼瑪的領導呢,還尼瑪的文化人。這下好了,毀了兩個無辜年輕人。潤葉就算不嫁給少平,她也還是可以選自己的路,誰也不知道以后會遇見誰。生活本來就是不完美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接受不完美,然后盡力的更好的活下去,少安娶了秀蓮也很幸福啊,潤葉其實也應該會幸福的。氣死我了。

      35. 匿名說道:

        可憐的潤葉!活該的李向前!

      36. 月掛疏桐說道:

        可憐的潤葉!可悲的李向前!兩個不同層次的人,不能交流。缺乏愛情基礎的婚姻,沉浸在各自的不幸中,沒有去為對方考慮。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巢湖 | 河北石家庄 | 吉安 | 南安 | 安吉 | 曹县 | 毕节 | 莆田 | 江门 | 安吉 | 仁怀 | 海拉尔 | 日照 | 邵阳 | 吉林长春 | 乌兰察布 | 荣成 | 廊坊 | 诸暨 | 昭通 | 儋州 | 益阳 | 三明 | 涿州 | 石嘴山 | 赵县 | 新余 | 湖北武汉 | 咸阳 | 聊城 | 克拉玛依 | 通辽 | 滁州 | 佳木斯 | 贺州 | 包头 | 三门峡 | 简阳 | 泗阳 | 黔南 | 攀枝花 | 张掖 | 温州 | 巢湖 | 阿克苏 | 迪庆 | 阜新 | 四川成都 | 禹州 | 荣成 | 济源 | 吴忠 | 安庆 | 淮北 | 阿拉善盟 | 泰州 | 哈密 | 榆林 | 景德镇 | 三门峡 | 海东 | 三河 | 白山 | 济南 | 湖州 | 儋州 | 周口 | 兴安盟 | 大理 | 台湾台湾 | 怒江 | 鄢陵 | 玉树 | 黑龙江哈尔滨 | 安庆 | 玉树 | 辽宁沈阳 | 赵县 | 无锡 | 陇南 | 庆阳 | 淮北 | 铁岭 | 浙江杭州 | 乌兰察布 | 临汾 | 本溪 | 公主岭 | 余姚 | 安顺 | 黑河 | 昆山 | 株洲 | 醴陵 | 莒县 | 盘锦 | 南通 | 铜仁 | 公主岭 | 玉溪 | 丹阳 | 芜湖 | 濮阳 | 湘潭 | 迪庆 | 酒泉 | 泗洪 | 无锡 | 南京 | 伊犁 | 姜堰 | 肥城 | 三亚 | 兴安盟 | 龙岩 | 马鞍山 | 孝感 | 武安 | 鹰潭 | 乌兰察布 | 长垣 | 霍邱 | 燕郊 | 琼中 | 临汾 | 阿拉善盟 | 瑞安 | 枣庄 | 平顶山 | 高雄 | 泰兴 | 慈溪 | 百色 | 龙岩 | 襄阳 | 汝州 | 肥城 | 广元 | 遵义 | 蚌埠 | 昌吉 | 霍邱 | 池州 | 杞县 | 江苏苏州 | 包头 | 泗洪 | 齐齐哈尔 | 大理 | 红河 | 海西 | 黄石 | 甘南 | 泗阳 | 莱州 | 鹰潭 | 包头 | 莆田 | 阳江 | 兴安盟 | 和田 | 台湾台湾 | 安吉 | 九江 | 南阳 | 攀枝花 | 兴化 | 潜江 | 日照 | 株洲 | 贵州贵阳 | 伊春 | 榆林 | 黄山 | 玉树 | 伊犁 | 日土 | 姜堰 | 嘉峪关 | 赣州 | 灌南 | 宝应县 | 铜陵 | 阿克苏 | 湘西 | 简阳 | 承德 | 绵阳 | 伊犁 | 垦利 | 云南昆明 | 龙口 | 芜湖 | 六安 | 琼海 | 台北 | 滁州 | 克孜勒苏 | 台北 | 湖州 | 六安 | 泗阳 | 东营 | 德清 | 榆林 | 保定 | 聊城 | 五指山 | 濮阳 | 阜新 | 淮南 | 张掖 | 台湾台湾 | 荆门 | 随州 | 甘南 | 江门 | 达州 | 肇庆 | 焦作 | 如皋 | 包头 | 湖北武汉 | 山西太原 | 三亚 | 平潭 | 菏泽 | 临沧 | 吉林 | 巴彦淖尔市 | 平顶山 | 白城 | 吉林 | 张家口 | 库尔勒 | 那曲 | 丽水 | 任丘 | 郴州 | 燕郊 | 简阳 | 忻州 | 邢台 | 潜江 | 普洱 | 菏泽 | 上饶 | 通辽 | 惠东 | 鸡西 | 四川成都 | 达州 | 建湖 | 葫芦岛 | 宁波 | 山南 | 咸宁 | 天门 | 如东 | 博尔塔拉 | 绵阳 | 项城 | 咸阳 | 阿里 | 乌兰察布 | 乐平 | 漯河 | 辽源 | 桐城 | 深圳 | 海北 | 安阳 | 宜昌 | 平顶山 | 甘肃兰州 | 济宁 | 塔城 | 如皋 | 肥城 | 宜昌 | 石河子 | 抚顺 | 辽阳 | 遵义 | 淮南 | 常德 | 高密 | 中山 | 邯郸 | 丽江 | 资阳 | 江苏苏州 | 大庆 | 乐山 | 吉林 | 景德镇 | 东方 | 玉林 | 景德镇 | 株洲 | 那曲 | 邹城 | 白银 | 晋江 | 醴陵 | 安徽合肥 | 三亚 | 辽源 | 平凉 | 四平 | 玉溪 | 茂名 | 泸州 | 保亭 | 滁州 | 连云港 | 长葛 | 湘西 | 黄南 | 赤峰 | 肇庆 | 运城 | 阿里 | 甘孜 | 吴忠 | 怀化 | 河北石家庄 | 长治 | 武威 | 宝应县 | 醴陵 | 唐山 | 阿拉尔 | 南京 | 南充 | 常州 | 通辽 | 廊坊 | 河南郑州 | 甘肃兰州 | 吐鲁番 | 阿里 | 桐城 | 武安 | 瓦房店 | 丹阳 | 宝鸡 | 保山 | 茂名 | 溧阳 | 吕梁 | 铁岭 | 齐齐哈尔 | 灌南 | 莒县 | 义乌 | 贵州贵阳 | 乐清 | 湖南长沙 | 乌海 | 阳泉 | 吐鲁番 | 丽江 | 潮州 | 白城 | 肇庆 | 漯河 | 万宁 | 德清 | 开封 | 嘉善 | 呼伦贝尔 | 固原 | 燕郊 | 廊坊 | 连云港 | 宜昌 | 石狮 | 遵义 | 漯河 | 吉安 | 嘉善 | 常州 | 山东青岛 | 河南郑州 | 正定 | 南平 | 阳江 | 吐鲁番 | 昌吉 | 玉溪 | 广安 | 扬中 | 林芝 | 锦州 | 定州 | 丹阳 | 咸宁 | 莒县 | 湖州 | 乐平 | 阜新 | 汝州 | 云南昆明 | 三亚 | 驻马店 | 台湾台湾 | 朝阳 | 保定 | 池州 | 任丘 | 五家渠 | 黄冈 | 随州 | 泸州 | 阜阳 | 防城港 | 吐鲁番 | 平凉 | 莱州 | 济源 | 丽江 | 大庆 | 潜江 | 辽宁沈阳 | 海南海口 | 伊春 | 吴忠 | 那曲 | 玉林 | 湘西 | 金华 | 象山 | 营口 | 青海西宁 | 株洲 | 亳州 | 迁安市 | 馆陶 | 新沂 | 龙口 | 佳木斯 | 甘孜 | 宿迁 | 湛江 | 台山 | 基隆 | 莆田 | 乐平 | 揭阳 | 荆州 | 宁国 | 宜昌 | 惠州 | 庆阳 | 大庆 | 攀枝花 | 桐乡 | 齐齐哈尔 | 库尔勒 | 博罗 | 屯昌 | 临沂 | 齐齐哈尔 | 阿里 | 三亚 | 济源 | 三亚 | 海拉尔 | 肥城 | 宁国 | 朔州 | 邢台 | 长治 | 百色 | 保定 | 连云港 | 阿勒泰 | 三亚 | 那曲 | 赣州 | 安顺 | 安顺 | 咸阳 | 铜陵 | 广元 | 牡丹江 | 迪庆 | 南京 | 芜湖 | 山南 | 临沧 | 怀化 | 黔南 | 和田 | 金坛 | 惠东 | 聊城 | 宝鸡 | 营口 | 海西 | 许昌 | 廊坊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吉林长春 | 焦作 | 扬州 | 荆州 | 忻州 | 澳门澳门 | 哈密 | 梧州 | 新乡 | 定安 | 枣阳 | 台湾台湾 | 抚州 | 衡水 | 醴陵 | 鸡西 | 廊坊 | 广安 | 临猗 | 大连 | 伊春 | 马鞍山 | 莒县 | 辽源 | 龙岩 | 鹤岗 | 汉川 | 连云港 | 连云港 | 单县 | 沭阳 | 广安 | 上饶 | 随州 | 台北 | 吐鲁番 | 长兴 | 荆州 | 武安 | 河源 | 锡林郭勒 | 高雄 | 江门 | 绵阳 | 南充 | 浙江杭州 | 石河子 | 攀枝花 | 安顺 | 廊坊 | 澳门澳门 | 延安 | 巴中 | 库尔勒 | 保亭 | 抚顺 | 桐城 | 江苏苏州 | 许昌 | 湛江 | 常德 | 甘南 | 宿州 | 陇南 | 河源 | 庄河 | 鹰潭 | 东海 | 阿勒泰 | 洛阳 | 开封 | 高雄 | 海南海口 | 兴安盟 | 昌吉 | 大兴安岭 | 吕梁 | 乌兰察布 | 甘肃兰州 | 鄢陵 | 巴中 | 余姚 | 南京 | 淮南 | 株洲 | 白城 | 馆陶 | 慈溪 | 基隆 | 广元 | 泸州 | 汕头 | 白银 | 石狮 | 伊犁 | 乌海 | 阿克苏 | 简阳 | 荆门 | 安岳 | 通辽 | 汉中 | 吉林 | 诸城 | 山西太原 | 泰兴 | 海丰 | 广州 | 阿克苏 | 开封 | 白银 | 安顺 | 吉安 | 蓬莱 | 馆陶 | 宜昌 | 杞县 | 秦皇岛 | 张北 | 榆林 | 赣州 | 台湾台湾 | 甘孜 | 遵义 | 延边 | 保山 | 广元 | 启东 | 青海西宁 | 五家渠 | 石河子 | 宁国 | 塔城 | 恩施 | 图木舒克 | 安吉 | 莱芜 | 莱州 | 包头 | 兴安盟 | 宜昌 | 武夷山 | 吴忠 | 廊坊 | 东莞 | 连云港 | 荆门 | 南安 | 燕郊 | 文昌 | 平顶山 | 寿光 | 遂宁 | 泸州 | 茂名 | 金昌 | 张家界 | 仁寿 | 邵阳 | 南安 | 山西太原 | 沧州 | 潜江 | 永康 | 岳阳 | 西藏拉萨 | 佳木斯 | 益阳 | 烟台 | 沛县 | 青海西宁 | 万宁 | 雅安 | 德清 | 兴化 | 义乌 | 齐齐哈尔 | 景德镇 | 南安 | 衡阳 | 台中 | 永新 | 临夏 | 永康 | 神木 | 黄山 | 邢台 | 保定 | 舟山 | 东营 | 济宁 | 延安 | 白沙 | 阳江 | 东阳 | 河北石家庄 | 邵阳 | 宁波 | 亳州 | 安徽合肥 | 乳山 | 阜新 | 临夏 | 云南昆明 | 德清 | 株洲 | 亳州 | 五指山 | 定安 | 金昌 | 呼伦贝尔 | 海安 | 宜春 | 黑河 | 乐平 | 梅州 | 延边 | 巴彦淖尔市 | 象山 | 陕西西安 | 温岭 | 台北 | 鄢陵 | 深圳 | 张掖 | 宿州 | 图木舒克 | 阿里 | 临猗 | 五指山 | 大丰 | 邯郸 | 菏泽 | 七台河 | 赣州 | 锦州 | 白银 | 吉林 | 南京 | 嘉峪关 | 红河 | 阿克苏 | 公主岭 | 济南 | 清远 | 东台 | 深圳 | 平顶山 | 象山 | 沧州 | 徐州 | 景德镇 | 任丘 | 清远 | 松原 | 白城 | 晋中 | 四平 | 湛江 | 嘉善 | 台中 | 延安 | 鹤壁 | 株洲 | 玉林 | 果洛 | 甘肃兰州 | 惠东 | 荆州 | 瓦房店 | 滨州 | 承德 | 海安 | 临汾 | 大庆 | 如皋 | 瑞安 | 肇庆 | 潜江 | 绥化 | 任丘 | 库尔勒 | 张家口 | 白山 | 漯河 | 宁夏银川 | 喀什 | 济宁 | 屯昌 | 湖州 | 衢州 | 株洲 | 蚌埠 | 五家渠 | 汉川 | 天门 | 鄂州 | 大连 | 襄阳 | 昆山 | 儋州 | 潮州 | 泰安 | 福建福州 | 毕节 | 盘锦 | 海东 | 宿州 | 呼伦贝尔 | 山东青岛 | 资阳 | 临海 | 凉山 | 绵阳 | 益阳 | 莱州 | 抚顺 | 枣阳 | 双鸭山 | 白城 | 防城港 | 滕州 | 宁波 | 辽阳 | 阿勒泰 | 鸡西 | 荣成 | 山西太原 | 乐平 | 鄂尔多斯 | 绵阳 | 吉林长春 | 包头 | 厦门 | 徐州 | 邵阳 | 葫芦岛 | 顺德 | 涿州 | 大兴安岭 | 荣成 | 玉溪 | 晋城 | 海宁 | 濮阳 | 玉林 | 鸡西 | 潜江 | 榆林 | 阜阳 | 萍乡 | 日土 | 泰安 | 建湖 | 渭南 | 鞍山 | 开封 | 渭南 | 黄石 | 阳江 | 章丘 | 安顺 | 张掖 | 宁国 | 邹城 | 临海 | 威海 | 五指山 | 开封 | 遂宁 | 兴安盟 | 曹县 | 葫芦岛 | 海丰 | 白山 | 永康 | 湖北武汉 | 盐城 | 阜新 | 燕郊 | 连云港 | 丹阳 | 盘锦 | 嘉善 | 阳春 | 和县 | 云南昆明 | 玉环 | 宝应县 | 赤峰 | 崇左 | 潍坊 | 辽源 | 高雄 | 西藏拉萨 | 台湾台湾 | 林芝 | 吴忠 | 张家口 | 东海 | 琼中 | 东台 | 文山 | 楚雄 | 南通 | 九江 | 廊坊 | 济源 | 台北 | 咸阳 | 毕节 | 泰兴 | 山南 | 沭阳 | 广汉 | 黔南 | 百色 | 烟台 | 吴忠 | 百色 | 海西 | 湘潭 | 吉林长春 | 徐州 | 潜江 | 昌吉 | 巴彦淖尔市 | 延安 | 琼海 | 河北石家庄 | 博尔塔拉 | 瓦房店 | 吉林 | 芜湖 | 六盘水 | 鹤岗 | 喀什 | 淄博 | 山南 | 南阳 | 东营 | 云南昆明 | 五家渠 | 黑龙江哈尔滨 | 泗阳 | 衡水 | 桐乡 | 瑞安 | 绍兴 | 南平 | 广汉 | 漯河 | 泰兴 | 四川成都 | 泗洪 | 阿拉善盟 | 宜宾 | 衡水 | 周口 | 吐鲁番 | 南通 | 日土 | 大同 | 海安 | 馆陶 | 百色 | 昭通 | 南充 | 宜都 | 禹州 | 泉州 | 乌兰察布 | 娄底 | 铜川 | 浙江杭州 | 广安 | 海拉尔 | 淮安 | 蓬莱 | 金昌 | 新余 | 昌吉 | 商洛 | 莱州 | 诸暨 | 毕节 | 遵义 | 屯昌 | 河源 | 揭阳 | 淮安 | 安庆 | 平顶山 | 绵阳 | 绥化 | 曲靖 | 海南 | 阿勒泰 | 德州 | 安顺 | 河南郑州 | 秦皇岛 | 吕梁 | 明港 | 甘南 | 开封 | 高密 | 哈密 | 万宁 | 曹县 | 昆山 | 大兴安岭 | 朔州 | 齐齐哈尔 | 泗阳 | 长垣 | 北海 | 商丘 | 贺州 | 塔城 | 龙口 | 资阳 | 澄迈 | 日土 | 诸暨 | 澳门澳门 | 铜陵 | 阳春 | 桂林 | 阿克苏 | 沧州 | 陵水 | 江门 | 铜陵 | 贵港 | 蓬莱 | 章丘 | 汕头 | 信阳 | 苍南 | 大理 | 迪庆 | 盘锦 | 温岭 | 海南海口 | 六安 | 抚州 | 包头 | 日土 | 烟台 | 迁安市 | 清徐 | 岳阳 | 象山 | 长兴 | 喀什 | 临海 | 绵阳 | 阿克苏 | 辽宁沈阳 | 长垣 | 伊犁 | 定西 | 保定 | 衢州 | 燕郊 | 洛阳 | 泰安 | 盐城 | 安庆 | 林芝 | 邹平 | 保定 | 东阳 | 泸州 | 娄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