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40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田潤葉經過一段波瀾起伏的愛情周折,最后還是沒有逃脫她不情愿的結局。她想親近的人遠離了她,而她竭力想遠離的人終于沒有能擺脫——她今天就要和李向前舉行婚禮了。

      從古到今,人世間有過多少這樣的陰差陽錯!這類生活悲劇的演出,不能簡單地歸結為一個人的命運,而常常是當時社會的各種矛盾所造成的。

      此刻,田潤葉沒有心思從根本上檢討她的不幸,她只是悲嘆自己的命運不好。

      她現在坐在自己窯洞的椅子上,已經穿罩起一身簇新的結婚服裝:桃紅棉襖外面罩一件藍底白花的外衣;一條淺咖啡褲子;一雙新棉皮鞋。她二媽一直陪伴著她——現在徐愛云正給她脖頸上系一條米色紗巾。潤葉目光呆滯地坐在椅子上,象一具木偶,任憑徐愛云裝扮。

      從答應和李向前結婚的那一刻起,她就萬分后悔。她感到她的一生被自己的一句話斷送了。她一次又一次鼓足勇氣,想立即找家里的大人,重新否定她答應了的事。但是臨到頭來,她又泄氣了。她看見有多少人已經忙著為她籌辦婚禮。她父親也趕來了,和李登云一家共同操辦,并且相互稱起了“親家”。生米已經做成了熟飯。她要是再反悔這親事,將會引起她無法想象的后果。再說,她反悔了,自己又怎辦呢?

      沒有辦法,只好睜著眼睛往火炕里跳?;槠谝岩惶焯炱冉?。她懼怕這一天,但這一天還是無情地來臨了。下午五點多鐘,婚禮馬上就要在縣招待所的大餐廳舉行。徐愛云于是把早已放在柜子上的那朵紅紙花給侄女佩戴在胸前。男女兩家的一些女客,就和愛云一起引著新娘出了縣革委會田福軍家的院子。

      在縣革委會的大門外,一輛挽結著紅綢帶的黃吉普車正等待新娘的到來。本來縣革委會商縣招待所只有幾百米遠,但為了排場,李登云動用了全縣所有三輛吉普車中的兩輛——當時吉普車就是縣上最高級的車,準備專車把新娘新郎接到招待所。

      現在,李向前穿一身嶄新的銀灰色的卡制服,皮鞋擦得能照見人影子,胸前戴著一朵大紅花,正喜氣洋洋坐在吉普車的后座上。這位司機今天不用開車,自在地坐在小車里面,胖胖的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

      這時,在縣招待所的大餐廳里,已經是一片熱鬧非凡的景象了。幾十張大圓桌鋪上了干凈雪白的臺布,每張圓桌上都擺滿了瓜子、核桃、紅棗、蘋果、梨、紙煙和茶水。早到的客人已經十人一桌,圍成一圈,吃水果,嗑瓜子,抽紙煙,喝茶水,拉閑話。說話聲和笑聲嗡嗡地響成一片。這些縣社干部們,今天不見明天見,相互之間都是熟人,湊到一起就有許多話可說。

      這期間,仍然有新到的客人從餐廳門口走了進來。李登云兩口子衣冠楚楚,分別立在大門兩邊,臉上堆著笑容,和進來的客人熱情握手,表示歡迎光臨他們兒子的婚禮。招待所的院子里停了許多汽車——這是向前的司機朋友們前來參加婚禮;他們有的是本縣的,有的是從外地趕來的。不時還有一輛大型拖拉機震耳欲聾般吼叫著開了進來,從駕駛樓里跳下來一些公社的負責人——他們的專車就是這大型拖拉機。

      在餐廳后面的廚房里,十幾個炊事員正忙著準備婚禮上的酒菜和飯菜。全縣幾個著名的廚師都被請來了,其中有石圪節食堂的胖爐頭胡得?!鷰熡袔讉€拿手菜名揚全縣,尤其是紅燒肘子。

      人已經越來越多了,站在門口迎接賓客的李登云夫婦驚慌地發現,除過主賓席外,幾十張圓桌已經快擠滿了人,而客人到現在還沒有來完呢!李登云一邊對進來的客人滿面笑容地說一聲“歡迎”的時候,頭上就滲出幾粒冷汗——把人家“歡迎”進去讓坐在哪兒呢?

      就在這時候,被邀請來參加婚禮的石圪節公社主任白明川發現了李主任面臨的尷尬局面。他站起來,把旁邊他們公社的文書、潤葉的同學劉根民拉上,又叫了田福堂的小子潤生,到后面的房間里拉出一些椅子來,給每一張圓桌前又加了一把,立刻就把問題解決了。李登云看見了,馬上松了一口氣,心里說,這小伙子腦子就是好!倒說田福軍那么器重地。本來,他對田福軍喜歡的人向來不感冒,現在卻對白明川有了好看法——不管他其它方面怎樣,但今天他為我李登云解了圍。好小伙子!

      白明川和幾個人給每個圓桌旁加了一把椅子后,迎面碰上了柳岔公社主任周文龍。文龍雖然和他是高中時的同班同學,但文革初期,文龍是造反派,他是保守派,兩個人一直很對立。后來他們參加了工作,現在又都成了公社主任,因此面子上還能過得去。兩個人在走道里寒喧了幾句,互相邀請對方到自己的公社來轉轉,然后就各坐在各的桌子上去了。徐國強和一群老干部擠在一桌上。他們吃不成硬東西,只是喝茶抽煙,說過去的一些事情。當老中醫顧健翎到來時,醫院領導劉志英親自扶著他,也來到了這桌上。老干部們都紛紛站起來,迎接這個經常給他們看病的老神仙。他們立刻不再拉談過去的事情,爭搶著和顧老先生討論各自的身體和疾病。

      田福堂此時正一個人拘謹地坐在主賓席上。主賓席安排新郎新娘的雙親和縣上的領導坐。領導按慣例總是最后出場,因此都還沒到;登云兩口子又在門口迎賓客;田福堂只好一個人干坐在這里。潤葉姐也沒來,說她“狗肉上不了筵席”,讓丈夫一人來參加就行了。本來徐國強也安排在這桌上,但老漢為紅火,攆到老干部席上去了。

      田福堂現在,一個人坐在這地方真不自在。他氣管不好,也不能吸煙;而這種場所又不能拿根紙煙湊到鼻子上聞——這太不雅觀了。他只好兩只手互相搓著,有點自卑地羅著腰,看著一桌桌說說笑笑的縣社干部們。在這樣的場所,雙水村這個有魄力的領導人,馬上變成了一個沒有見識的鄉巴佬。不過,福堂此刻內心里也充滿了說不出的驕傲和榮耀。是呀,看這場面!真是氣派!他感嘆地想:他,一個農民,能這么榮耀地和縣上的領導攀親,真是做夢也想不到。他更為自己的女兒高興——出嫁到這樣的人家,那真是她娃娃的福份!

      田福堂明顯地感到自己的腰桿子更硬了。他弟弟是縣上的副主任,現在,他又有了個副主任親家!

      田福堂正一個人在主賓席上又自卑又榮耀地坐著,他兒子潤生忽然走過來,在他耳朵邊悄悄說:“爸,咱村的少平叫你到外面來一下?!?/p>

      “怎?”田福堂瞪起眼問兒子。

      “少安給我姐送了一塊毛毯,托少平捎來了,少平說要交給你?!?/p>

      “那讓他進來一塊吃飯嘛!”田福堂說。

      “他說他是步行從村里走來的,累得不想參加了?!?/p>

      田福堂聽說是這樣,就跟兒子往出走。走了幾步,他又轉身在桌子上抓了一把瓜子,拿了幾顆蘋果,才來到院子里。少平把那塊毛毯交給田福堂,說:“這是我哥和我嫂送給潤葉姐的結婚禮物,他們讓我親手交給你……”“那你進去坐席嘛!”田福堂接過毛毯說。

      “不了,我走累了?!鄙侔餐仆姓f。

      田福堂就把那把瓜子和幾顆蘋果,硬塞在少平的衣袋里,少平就告辭走了。

      少平的確累了。金波當兵走后,他就不能再和他一塊騎自行車回家。他又買不起汽車票,只好來回都步行。但他不想參加這個婚禮,更主要的是,他心里隱隱地有些難受。他現在越來越清楚地感覺到,本來,潤葉姐應該是他哥的媳婦。但是兩個家庭貧富的差別,就把兩個相愛的人隔在了兩個世界。他們是不得已,才各自找了自己的歸宿。人生啊,有多少悲哀與辛酸!

      現在,他不愿意目睹親愛的潤葉姐和另外一個男人站在一起!

      少平兩只眼睛熱辣辣地穿過亮起燈火的街道,在料峭的寒風中向學校走去……田福堂抱著少安夫婦送來的禮物,繞廚房后面回到了餐廳。他此刻也不由地想起了潤葉和少安的關系。他原來多么擔心這兩個娃娃給他弄出丟臉事來?,F在好了,兩個人都成了家,他再也不必為這件事憂慮了。

      賓客們送的禮物,都早已擺到餐廳前面的幾張大桌子上,紅紅綠綠,花花哨哨,在幾張桌子上擺的邊邊沿沿都是。

      田福堂揀了個很不起眼地方,放下了那塊毛毯,然后又在主賓席上正襟危坐了。

      他剛坐下不一會,縣上的領導就依次進了餐廳門。馮世寬主任走在前面;后面是副主任張有智和馬國雄;再后面是幾個常委和老資格中層領導。餐廳里大部分干部都站起來。馮世寬和縣上的其它領導紛紛和人群里的熟人握手問候。

      領導們即刻在劉志英和登云的引導下,在主賓席上落了坐。登云把親家介紹給領導們時田福堂慌得抖著胳膊和眾位領導們握手。李登云同時硬把老首長徐國強也拉到了這桌上。

      不一時,徐愛云就帶著新娘新郎進來了。餐廳里立刻掀起一陣歡愉的喧嘩和騷亂。有些愛開玩笑的年輕人都不由自主地喊叫起來了。

      特邀司儀馬國雄宣布婚禮開始。為了給李登云帶面子而親自擔任主婚人的馮世寬,即席發表了簡短而熱情的祝福詞,勉勵兩個新人繼承毛主席的遺志,在革命大道上攜手并進……

      接著餐廳里就響起了一陣乒乒乓乓的碰杯聲和吆喝聲,整個大廳頓時象一鍋煮沸了的水一般開始喧騰了……田潤葉低著頭,和李向前并排坐在主賓席前面的兩把椅子上。她感到頭暈目眩,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命運啊,多么無情!這不是婚禮,而是她青春的葬禮……她低傾著頭,兩只眼睛微微閉合著。她在這一片嗡嗡的嘈雜聲中,仿佛又聽見了那親切而熟悉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此刻,她那頁想象的白帆又駛回了遙遠的童年,在記憶中的每一個溫暖的港灣里停泊了一下。她想起在雙水村解凍的陽土坡上,她和少安用骯臟的小手一塊刨“蠻蠻草”吃;想起夏日里的東拉河,水流一片碧澄,她和少安渾身不掛一條線,嬉鬧著互相往光身子上糊泥巴;秋天的神仙山崖畔上綴滿一串串紅艷艷的酸棗,少安哥赤腳爬上去,給她搞了那么多;冬天雖然寒冷而荒涼,但他們心里熱乎乎的,手拉著手走過東拉河的冰面,穿過廟坪落光了葉子的棗樹林,跨過哭咽河上的小橋,在金家灣的草叢里尋找那些破碎的瓷片。是的,破碎。一切都破碎了……“讓路!油啊……”

      “六的六呀,五魁手……”

      “喝!”

      “吃!好好吃!”

      “夾菜!”

      “咦呀,哈哈哈……”

      …………

      在這一片洪水般喧囂的聲音之上,她似乎又聽見了那令人心碎的信天游——

      正月里凍冰呀立春消,二月里魚兒水上漂,水呀上漂來想起我的哥!

      想起我的哥哥,

      想起我的哥哥,

      想起我的哥哥呀你等一等我……

      下一章:
      上一章:

      168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40章”上

      1. 刀嘴豆心說道:

        其實在愛情面前沒有誰對誰錯,只是結果與現實的作用

      2. 星月空濛說道:

        潤葉的心誰能懂?破碎的記憶破碎的愛情煙消云散又陣陣襲擾亂人腸。

      3. 我是一名高中生說道:

        唉…為什么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門第真的這么重要嗎?

      4. 蘭蘭說道:

        作者生動而有條理的分別描寫了兩種不同的結婚場面把每個主要人物九心理活都清晰描繪出來.讀者由衷的感嘆作者駕馭文字的能力。

      5. 金粟山說道:

        命運啊,多么無情!這不是婚禮,而是她青春的葬禮……

      6. 飛莎來夢說道:

        那個時代如此復雜,少安有自己的苦衷,潤葉也有自己的無奈,他們都成為當時社會的犧牲品,若換作今日,他們必定堅守愛情。珍惜今日的美好,熱愛社會。

      7. 愛如空氣說道:

        潤葉的感情經歷好像讓我看到了當年的自己,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真的很痛苦!

      8. 瘋掉規矩說道:

        好心酸的人

      9. 蘑菇人說道:

        愛情總是美好的,但是現實總是很無奈!美好的東西是要有實力來守護的。

      10. 青春有悔……說道:

        向前也是不幸的。他們兩個都不能自拔;這可能是路遙老師提醒正在戀愛中的男女,結婚不一定是最愛的,而是相愛的有合適的。

      11. 村外那棵樹說道:

        命運啊,多么無情!這不是婚禮,而是她青春的葬禮……

      12. 惜陽城夕之時說道:

        潤葉真的是個好姑娘啊,她為了愛情堅守了這么長時間,但在那個社會里他們又是那么的無力,無助。所以處在今時今日的我們有機會改變就努力的改變吧,珍惜這社會帶來的自由

      13. 好勇說道:

        少安和潤葉兩人的婚禮,兩個階層的寫照,路老師的作品來源于生活點滴,很生動的詮釋當下社會。

      14. 從余說道:

        路遙的小說真的太接地氣了,沒有親身經歷過寫不出來這么生動細膩的場景

      15. 吃麻花D3貓M1說道:

        這不是婚禮,而是她青春的葬禮。 田福堂的拘束,潤葉的無奈,少平的不平,路遙總能用最樸實的文字,把人與人以前的愛恨寫的這么打動人心。沒有對故土的了解和對普通農民的接觸,很難寫出這么真誠的文章。

      16. 匿名說道:

        少安和潤葉的婚禮對比,心里對比??粗甲屓诵乃?/p>

      17. 匿名說道:

        在填飽肚子的當下,愛情或許也就不算什么了!

      18. 匿名說道:

        人生有多少悲哀與辛酸,明明愛啊,卻不知怎么辦,讓愛強韌不折斷······

      19. 春天說道:

        愿我們都能作自己愛情的主人

      20. 婉璐說道:

        潤葉縱有千萬個不愿意,婚禮都舉行了,一個女孩子還能怎樣,少安的婚禮潤葉的婚禮重點描寫參加婚禮的人物。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這是當官的和百姓的區別。把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心理描寫的淋漓盡致。

      21. 成仁說道:

        人生的無奈與痛苦,經過一段波瀾起伏的愛情周折,最后還是沒有逃脫不情愿的結局。她想親近的人遠離了她,而她竭力想遠離的人終于沒有能擺脫……

      22. 拉著破車的牛說道:

        好傷心。。 這不是一個人的命運。這是一個社會的縮影。

      23. 吃虧是福說道:

        “有情人終成眷屬”是一句美麗的謊言!

      24. 麻辣小龍蝦說道:

        曾經誰又沒有那樣瘋狂的愛過呢!只是最后都煙消云散了!選擇了一個自己相處下來感覺舒服而又條件差得不是太多的結了婚!

      25. 說道:

        從心底希望逃婚,我感受到的滿是絕望。

      26. ...說道:

        面對現實一切都顯得出蒼白無力

      27. 匿名說道:

        命運啊,多么無情!這不是婚禮,而是她青春的葬禮

      28. 匿名說道:

        現實是殘酷的

      29. 091說道:

        刻苦銘心

      30. 匿名說道:

        絕望,無助又無力。潤葉會不會后悔,自己當初沒有陪少安輟學,會不會后悔自己留在省城工作了。如果那樣她就能理所當然嫁給她的少安哥。命運真是給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努力讓自己變的更優秀了,而恰恰因為這個優秀她卻不能嫁給自己喜歡的人了。

      31. 有趣的靈魂說道:

        也想寫這樣一本小說

      32. 從流域到海域說道:

        都是命運的安排

      33. 革命八一說道:

        不公啊,不公!對愛情的美好向往就這樣被現實所沖垮,改革開放吧,快點把人民從這個十年災難中解放出來吧!

      34. 路人說道:

        本章有個字打錯了:潤葉姐也沒來,說她“狗肉上不了筵席”,讓丈夫一人來參加就行了。不是潤葉姐,是潤葉媽。請更正。

      35. 馬杏說道:

        少安結婚了,來參加他的婚禮的人,劉根民是唯一的國家干部–村里的文書。潤葉的婚禮,參加的基本上是縣級干部。

      36. 月掛疏桐說道:

        潤葉是癡心的,李向前也癡心,但兩人的愛情卻錯了位。祝福他們,面對現實,能夠相愛!

      37. 匿名說道:

        現在能自己決定,不被安排撮合的,跟不愛的人結婚的 又有多少呢

      38. 秦一說道:

        聽說過梁山伯和祝英臺的故事嗎?雙雙化蝶,,
        但是又有幾人知道馬文才因為無意看了祝英臺一眼,便想盡辦法弄清她的喜好,想盡辦法對她好。到最后祝英臺女扮男裝外出求學和梁山伯相識相知相愛,最后雙雙殉葬。。。
        馬文才做錯了什么?他只是想追求自己喜歡的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灵宝 | 武威 | 琼中 | 日照 | 荆门 | 清远 | 威海 | 毕节 | 宁波 | 上饶 | 齐齐哈尔 | 攀枝花 | 南平 | 黑龙江哈尔滨 | 如皋 | 济南 | 潮州 | 曹县 | 包头 | 白山 | 灌南 | 瓦房店 | 泗阳 | 和县 | 东海 | 博尔塔拉 | 琼海 | 锡林郭勒 | 涿州 | 武夷山 | 寿光 | 雄安新区 | 揭阳 | 巴音郭楞 | 常州 | 焦作 | 邹平 | 鸡西 | 高雄 | 海西 | 温州 | 长垣 | 公主岭 | 天门 | 嘉峪关 | 马鞍山 | 梅州 | 庄河 | 鹤岗 | 毕节 | 荆州 | 宁波 | 徐州 | 博尔塔拉 | 丽水 | 仁怀 | 偃师 | 晋城 | 日照 | 克孜勒苏 | 汕尾 | 通化 | 临汾 | 馆陶 | 咸阳 | 河北石家庄 | 渭南 | 滨州 | 溧阳 | 河南郑州 | 玉环 | 蓬莱 | 营口 | 肥城 | 邳州 | 玉树 | 三门峡 | 雄安新区 | 黄山 | 贺州 | 临汾 | 万宁 | 菏泽 | 三明 | 陕西西安 | 贺州 | 东莞 | 三明 | 攀枝花 | 惠州 | 博尔塔拉 | 东方 | 辽阳 | 湖州 | 芜湖 | 克孜勒苏 | 北海 | 嘉峪关 | 海宁 | 驻马店 | 威海 | 吐鲁番 | 昭通 | 神农架 | 赤峰 | 廊坊 | 遵义 | 西藏拉萨 | 海南 | 余姚 | 长垣 | 义乌 | 平凉 | 德州 | 阿拉善盟 | 大丰 | 垦利 | 吉安 | 包头 | 许昌 | 台湾台湾 | 肇庆 | 东海 | 玉环 | 洛阳 | 博尔塔拉 | 贵州贵阳 | 遂宁 | 威海 | 日喀则 | 吐鲁番 | 九江 | 香港香港 | 塔城 | 韶关 | 张家口 | 台南 | 灌云 | 通化 | 海北 | 益阳 | 泗阳 | 那曲 | 淮安 | 云南昆明 | 武夷山 | 日照 | 铁岭 | 齐齐哈尔 | 霍邱 | 南充 | 呼伦贝尔 | 南京 | 海东 | 抚州 | 宁国 | 巴音郭楞 | 伊犁 | 汉中 | 陇南 | 莒县 | 渭南 | 秦皇岛 | 保亭 | 和田 | 鹰潭 | 黑龙江哈尔滨 | 天水 | 改则 | 德阳 | 景德镇 | 义乌 | 新乡 | 邢台 | 和田 | 宝应县 | 和县 | 阿拉善盟 | 泰州 | 吉林 | 潜江 | 南通 | 广汉 | 海南 | 和田 | 赤峰 | 三沙 | 阳春 | 兴化 | 巴彦淖尔市 | 燕郊 | 湖南长沙 | 海南海口 | 襄阳 | 阿坝 | 仁怀 | 大理 | 辽源 | 包头 | 邯郸 | 内江 | 如皋 | 南通 | 巴彦淖尔市 | 张掖 | 枣庄 | 郴州 | 枣庄 | 濮阳 | 厦门 | 聊城 | 白沙 | 吉安 | 新乡 | 淮北 | 新疆乌鲁木齐 | 乌兰察布 | 资阳 | 雅安 | 中卫 | 铜川 | 七台河 | 宜昌 | 广西南宁 | 浙江杭州 | 吕梁 | 潜江 | 南安 | 安吉 | 沧州 | 湛江 | 温岭 | 益阳 | 乐山 | 连云港 | 临猗 | 景德镇 | 溧阳 | 黔南 | 宁国 | 仙桃 | 上饶 | 绵阳 | 河源 | 龙口 | 嘉峪关 | 镇江 | 嘉兴 | 塔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鄂尔多斯 | 邳州 | 云南昆明 | 宜春 | 西藏拉萨 | 金华 | 衢州 | 广安 | 百色 | 台州 | 达州 | 河南郑州 | 定州 | 张家口 | 抚顺 | 馆陶 | 贵州贵阳 | 随州 | 临汾 | 兴安盟 | 娄底 | 溧阳 | 无锡 | 嘉峪关 | 和田 | 株洲 | 郴州 | 伊犁 | 阳江 | 涿州 | 海拉尔 | 黔南 | 乌海 | 新疆乌鲁木齐 | 邹平 | 玉环 | 运城 | 抚顺 | 五家渠 | 阿克苏 | 白沙 | 白城 | 漳州 | 博尔塔拉 | 汕头 | 泉州 | 榆林 | 内江 | 四平 | 铜仁 | 海南海口 | 巢湖 | 顺德 | 黄南 | 澳门澳门 | 枣阳 | 湖北武汉 | 衡阳 | 济南 | 海门 | 图木舒克 | 宜昌 | 陇南 | 通辽 | 陵水 | 东台 | 肥城 | 滁州 | 永州 | 甘肃兰州 | 西双版纳 | 安顺 | 乌海 | 海丰 | 公主岭 | 绥化 | 台湾台湾 | 安康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三明 | 文山 | 燕郊 | 海东 | 阳春 | 山西太原 | 台山 | 迪庆 | 阳泉 | 大庆 | 宁国 | 武安 | 崇左 | 仁怀 | 金昌 | 黄石 | 云南昆明 | 湖南长沙 | 台北 | 茂名 | 泉州 | 正定 | 大丰 | 盘锦 | 海门 | 通辽 | 三明 | 乳山 | 桐乡 | 湖州 | 博尔塔拉 | 清远 | 亳州 | 贺州 | 海西 | 绍兴 | 潍坊 | 通辽 | 漯河 | 克拉玛依 | 义乌 | 沧州 | 阳江 | 宁夏银川 | 大连 | 东海 | 泸州 | 琼中 | 益阳 | 佳木斯 | 通化 | 博尔塔拉 | 锦州 | 武安 | 溧阳 | 运城 | 安康 | 扬州 | 台南 | 邹城 | 馆陶 | 阿坝 | 常德 | 晋江 | 巢湖 | 灌南 | 随州 | 海南海口 | 邯郸 | 三亚 | 西双版纳 | 和田 | 汉中 | 天长 | 定安 | 灌云 | 杞县 | 四川成都 | 那曲 | 陇南 | 永康 | 焦作 | 莱芜 | 菏泽 | 公主岭 | 安吉 | 昌吉 | 邯郸 | 马鞍山 | 宁波 | 邹平 | 馆陶 | 姜堰 | 葫芦岛 | 廊坊 | 遂宁 | 霍邱 | 基隆 | 许昌 | 淮安 | 章丘 | 玉树 | 清徐 | 果洛 | 营口 | 绥化 | 松原 | 仁怀 | 阿克苏 | 德清 | 三明 | 菏泽 | 衡阳 | 昆山 | 荆州 | 云浮 | 台山 | 海安 | 阜新 | 宝应县 | 招远 | 玉环 | 襄阳 | 定西 | 绥化 | 庄河 | 盘锦 | 邹城 | 灌云 | 澄迈 | 晋中 | 黄山 | 改则 | 通辽 | 明港 | 海南 | 定安 | 德清 | 启东 | 建湖 | 双鸭山 | 铜仁 | 宜昌 | 南充 | 潜江 | 瓦房店 | 扬中 | 章丘 | 靖江 | 博罗 | 黔东南 | 蓬莱 | 武威 | 邢台 | 毕节 | 台湾台湾 | 淮安 | 保亭 | 文昌 | 十堰 | 宜春 | 黔南 | 五指山 | 包头 | 南通 | 铁岭 | 潍坊 | 六安 | 沭阳 | 商丘 | 简阳 | 清远 | 阳春 | 广汉 | 定州 | 巴彦淖尔市 | 安吉 | 贵港 | 顺德 | 大庆 | 常州 | 白银 | 阿坝 | 基隆 | 伊犁 | 襄阳 | 福建福州 | 张掖 | 马鞍山 | 莱州 | 毕节 | 邳州 | 招远 | 高雄 | 广安 | 兴化 | 连云港 | 巢湖 | 日土 | 抚顺 | 定安 | 沭阳 | 万宁 | 邢台 | 任丘 | 六安 | 陇南 | 武夷山 | 铜陵 | 山东青岛 | 荆门 | 达州 | 阳春 | 大庆 | 郴州 | 南京 | 陕西西安 | 铜陵 | 红河 | 丽水 | 金华 | 日喀则 | 陵水 | 启东 | 东莞 | 六安 | 克孜勒苏 | 广西南宁 | 姜堰 | 靖江 | 黄南 | 甘肃兰州 | 运城 | 深圳 | 广西南宁 | 驻马店 | 秦皇岛 | 吐鲁番 | 杞县 | 陵水 | 安康 | 仙桃 | 肥城 | 吉林 | 涿州 | 毕节 | 泉州 | 邹平 | 芜湖 | 南安 | 扬州 | 项城 | 呼伦贝尔 | 凉山 | 宝鸡 | 鹤岗 | 厦门 | 海宁 | 黑河 | 广州 | 漳州 | 张北 | 聊城 | 上饶 | 来宾 | 潜江 | 柳州 | 绥化 | 图木舒克 | 德州 | 仁怀 | 潜江 | 青州 | 来宾 | 亳州 | 克孜勒苏 | 明港 | 河南郑州 | 库尔勒 | 厦门 | 五指山 | 宝应县 | 长垣 | 赤峰 | 营口 | 锦州 | 洛阳 | 宁德 | 启东 | 青州 | 黔西南 | 双鸭山 | 鸡西 | 诸城 | 百色 | 商洛 | 吴忠 | 邳州 | 汕头 | 廊坊 | 白沙 | 包头 | 海安 | 三明 | 保定 | 辽宁沈阳 | 儋州 | 迪庆 | 兴化 | 徐州 | 漳州 | 陵水 | 玉溪 | 湖北武汉 | 随州 | 章丘 | 昭通 | 巢湖 | 黑河 | 神木 | 湛江 | 永新 | 宁德 | 宜昌 | 商洛 | 宜春 | 单县 | 陵水 | 钦州 | 绵阳 | 楚雄 | 神农架 | 本溪 | 张北 | 淮北 | 南平 | 诸暨 | 阳泉 | 咸阳 | 三亚 | 楚雄 | 揭阳 | 博罗 | 海西 | 抚顺 | 毕节 | 昌吉 | 嘉峪关 | 衢州 | 天水 | 宜昌 | 金昌 | 长治 | 晋中 | 长治 | 赵县 | 河南郑州 | 浙江杭州 | 三河 | 恩施 | 神木 | 齐齐哈尔 | 唐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保定 | 瑞安 | 贵州贵阳 | 石狮 | 连云港 | 马鞍山 | 余姚 | 玉林 | 秦皇岛 | 东台 | 洛阳 | 文山 | 宁波 | 六安 | 西藏拉萨 | 岳阳 | 海北 | 德州 | 南京 | 惠州 | 绍兴 | 信阳 | 邵阳 | 汉中 | 烟台 | 杞县 | 泰州 | 包头 | 新泰 | 济宁 | 德阳 | 鄂尔多斯 | 任丘 | 柳州 | 荣成 | 吴忠 | 防城港 | 贵港 | 玉树 | 昆山 | 濮阳 | 茂名 | 九江 | 博罗 | 十堰 | 凉山 | 洛阳 | 曹县 | 三亚 | 兴安盟 | 潍坊 | 日照 | 绥化 | 安吉 | 韶关 | 瑞安 | 汉中 | 临沧 | 武夷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济南 | 滕州 | 日照 | 葫芦岛 | 广州 | 甘孜 | 象山 | 文山 | 沛县 | 石河子 | 日照 | 晋中 | 德宏 | 玉溪 | 泸州 | 滕州 | 邵阳 | 鄂州 | 如皋 | 义乌 | 安徽合肥 | 四川成都 | 淮南 | 海北 | 黔南 | 江门 | 攀枝花 | 果洛 | 临猗 | 黔南 | 酒泉 | 漳州 | 图木舒克 | 姜堰 | 七台河 | 平潭 | 阿拉尔 | 雅安 | 庆阳 | 常州 | 福建福州 | 泉州 | 七台河 | 包头 | 赵县 | 邹城 | 泉州 | 泰州 | 邯郸 | 邳州 | 自贡 | 嘉峪关 | 商洛 | 高雄 | 昭通 | 芜湖 | 绵阳 | 灌云 | 公主岭 | 赵县 | 开封 | 苍南 | 诸城 | 汝州 | 芜湖 | 抚州 | 平潭 | 遵义 | 禹州 | 新泰 | 随州 | 红河 | 永州 | 张家界 | 梅州 | 恩施 | 克孜勒苏 | 改则 | 娄底 | 怀化 | 楚雄 | 澄迈 | 遵义 | 随州 | 东海 | 大兴安岭 | 喀什 | 安康 | 凉山 | 任丘 | 乳山 | 阜新 | 泰安 | 西双版纳 | 义乌 | 黄冈 | 台南 | 黔西南 | 库尔勒 | 临汾 | 乌兰察布 | 中山 | 玉林 | 广元 | 伊春 | 呼伦贝尔 | 天水 | 滕州 | 乐山 | 开封 | 高雄 | 临汾 | 漳州 | 汕头 | 邹平 | 柳州 | 赤峰 | 张北 | 乳山 | 湖北武汉 | 东阳 | 温岭 | 丽江 | 曲靖 | 新乡 | 迪庆 | 昭通 | 乌兰察布 | 赤峰 | 榆林 | 香港香港 | 儋州 | 新乡 | 娄底 | 湖州 | 佛山 | 天门 | 绥化 | 溧阳 | 丽江 | 永康 | 屯昌 | 江西南昌 | 伊犁 | 石狮 | 库尔勒 | 海西 | 湛江 | 石狮 | 南安 | 瓦房店 | 陕西西安 | 池州 | 广汉 | 抚州 | 阿坝 | 咸阳 | 台北 | 巴音郭楞 | 黑河 | 扬州 | 大庆 | 新沂 | 吉林长春 | 宿迁 | 儋州 | 许昌 | 海西 | 台湾台湾 | 枣阳 | 广西南宁 | 宝应县 | 辽阳 | 江门 | 阿勒泰 | 威海 | 防城港 | 荆州 | 库尔勒 | 海北 | 巴彦淖尔市 | 新疆乌鲁木齐 | 莱芜 | 白银 | 池州 | 河南郑州 | 铁岭 | 吴忠 | 盐城 | 偃师 | 天长 | 哈密 | 茂名 | 迪庆 | 伊春 | 深圳 | 黄石 | 迪庆 | 张掖 | 甘肃兰州 | 龙口 | 如东 | 白城 | 衡水 | 眉山 | 台州 | 果洛 | 漯河 | 温州 | 桓台 | 台山 | 江门 | 菏泽 | 张家口 | 汕尾 | 姜堰 | 新泰 | 阳春 | 固原 | 柳州 | 遵义 | 基隆 | 三沙 | 燕郊 | 寿光 | 瑞安 | 高雄 | 三沙 | 湖州 | 澳门澳门 | 漳州 | 西藏拉萨 | 威海 | 克拉玛依 | 日喀则 | 厦门 | 阜新 | 惠东 | 朝阳 | 晋城 | 宜昌 | 德宏 | 防城港 | 清徐 | 博尔塔拉 | 景德镇 | 凉山 | 雄安新区 | 汝州 | 齐齐哈尔 | 辽源 | 常州 | 荆门 | 邵阳 | 怒江 | 台州 | 邯郸 | 泉州 | 昌都 | 荣成 | 琼海 | 攀枝花 | 南通 | 迪庆 | 临海 | 吉林 | 泸州 | 万宁 | 临猗 | 香港香港 | 西双版纳 | 南通 | 台南 | 喀什 | 海东 | 连云港 | 姜堰 | 文山 | 菏泽 | 如皋 | 宣城 | 乌海 | 达州 | 海西 | 淮北 | 昌都 | 大连 | 湘西 | 周口 | 潍坊 | 宜都 | 临沂 | 株洲 | 巢湖 | 仙桃 | 扬州 | 阳江 | 定安 | 和县 | 荆门 | 曲靖 | 赣州 | 简阳 | 承德 | 衡水 | 惠州 | 宁国 | 如皋 | 鞍山 | 宁波 | 海南海口 | 克拉玛依 | 黄冈 | 乳山 | 仁怀 | 黑龙江哈尔滨 | 黔南 | 云浮 | 山南 | 福建福州 | 永州 | 潮州 | 莆田 | 益阳 | 景德镇 | 益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