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38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現在,讓我們抽出一點空隙,來說說孫玉厚家的蘭香。

      我們已經知道,這孩子正在石圪節公社上初中。

      象任何窮家薄業的農家子女一樣,這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懂事了。她剛四歲的時候,就纏磨著讓父親給她編了一個小筐筐,整天挽在胳膊上,開始在院子外邊的土坡下蹣跚著拾柴禾;拾滿了一筐筐,她就提回來倒在灶火圪嶗里,然后又跑出拾。盡管她一天拾的柴禾只夠她媽燒兩灶火,但她心里挺高興——因為這兩灶柴是她拾回來的。農民家的孩子啊,他們的第一堂功課就是勞動!

      當蘭香跟著姐姐和母親在村里光景好的人家串過幾回門以后,就知道她的家是個可憐的窮家。她那幼小的心靈懂得,她不能象其他人家的孩子一樣,想要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要穿什么就穿什么。因此,不管她多么餓,穿的多么破爛,從來都不向大人開口。只要大人沒有注意到她的需要,她就能一直忍受著。

      有時候,村里來了工作干部輪上他們管飯,家里總要把少得可憐的白面拿出來一點,給公家人做一頓好吃的??腿瞬粫汲酝?,最后總要剩那么一兩碗。這樣的時候,家里人就找不見蘭香,她早已經找借口躲出去了,她知道,剩下的這點好飯,應該讓奶奶吃。就是奶奶不吃,也應該讓爸爸和哥哥吃——他們出山勞動,活苦重。她心疼家里所有的大人,隨時留心著看能為他們幫點什么忙。父親和哥哥從山里回來,她就趕快給他們掃身上的土。早晨,她幫助母親疊鋪蓋,或者雙手抱把大掃帚,把腳地掃得干干凈凈。奶奶害眼病,家里又買不起眼藥,夏天一大早,她就和二哥一起跑出去摘帶露水的草葉,回來給奶奶淋在眼睛上……這個看起來平平常常的孩子,頭腦倒特別聰穎,尤其有一種能閃電般穿越復雜“方程式”網絡而迅速得出結論的天賦。在她以后上學的時候,有一次數學老師出了一道非常復雜的方程式讓大家計算。當這位老師把這道題滿滿寫了一黑板,剛把那個等號劃完時,蘭香就站起來說:“等于零?!毙量嗟貙懥税胩斓睦蠋熣驹谥v臺上,張開嘴巴震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蘭香很小的時候,他們家還住在金波家的院子里,因此她和金波的妹妹金秀成了好朋友。以后,兩個同歲的孩子又一同上了村中的小學。

      金秀她爸是汽車司機,家里光景當然要好得多。無論吃和穿,金秀都要比她強。但她學習比金秀好。小學時,兩個人坐一張課桌,象當年潤葉對少安一樣,金秀常拿干糧給她吃;她也在學習上幫助這個好朋友。

      兩個孩子眼看著長大了。在他們十三歲的時候,雙雙進了石圪節公社中學。與此同時,她們的哥哥少平和金波剛從這學校畢業,到原西縣城上高中去了。

      就在這一年,蘭香扯開了身條,象一棵小白楊一般端莊和苗條;盡管穿戴破爛,面有菜色,但一看就知道能出挑成個漂亮姑娘。

      她的好朋友金秀比她矮了半個頭,但象她哥金波一樣,圓圓的臉盤又白又光潔,撲閃著一對會說話的大花眼,穿著漂亮的時新衣裳,一搭眼就知道這是工作人家的女兒。到石圪節后,本來金秀完全有條件在學校上灶,不必起早貪黑,每天在雙水村和石圪節之間跑來跑去。但因為蘭香上不起灶,她也就不上灶了,陪伴著蘭香跑回家吃飯、睡覺?,F在,她們已經十四歲,在石圪節中學上二年級。本來,她們應該在明年元月就畢業,但最近縣上突然發了個文件,說要從明年開始,在全縣中小學恢復實行秋季招生制度,將要畢業的初中學生,還要增加半年課程,延長到明年夏天才能畢業。

      孫蘭香聽到這個消息后,心里很著急。這樣說來,她還得要上半年學才能畢業。她知道,這半年還要花費家里不少錢。她自己不能給家里幫忙,還要家里給她負擔,這使她心里非常難過。她也知道,他們家往后的日子會越來越困難。祖母半癱在炕上,父母親一年年老了,大哥結婚除借帳不說,要是生了孩子,加上大嫂,全家就又要增加上幾個人。就是二哥高中畢業回來增加一個勞力,但過不了幾年他也要娶媳婦,到時還得借帳債——哪里有那么多不要財禮的媳婦呢?

      本來蘭香已經慶幸自己終于上完了初中。至于高中,她原來就沒準備去上——原西城不象石圪節,花銷更大!可是這初中,又要延長半年!

      怎么辦?她要不要繼續上這半年學?要是不上,她連一張初中畢業證也拿不上!

      但她又想:多上這半年學無非也就是能拿這畢業證書,如果命里注定一輩子當農民,那么,要這張紙片又頂什么用呢?而要是她早回去半年,除省了家里的費用,她還能掙不少工分,里外的錢不知能買多少張這樣的紙片呢!

      是啊,她上了這么多年學就已經不錯了,不要象母親和姐姐一樣,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丶胰グ?!出山勞動掙工分,還得學點針線活——將來長大出嫁,一個農村婦女要會做的活計她都得學會……孫蘭香于是就在心里決定:她不再繼續上那半年學了;歪好把現在這半年上完,她就回家勞動去呀!

      當她把這意思先給她的好朋友金秀說了以后,金秀馬上難過得眼圈都紅了,說:“你一定不能退學!如果你們家供不起你上學,我就哭著央求我爸我媽,讓我們家供你!”蘭香笑了,說:“你憨了,秀!怎能讓你們家供我呢?再說,這上學也不頂事,將來還得勞動,遲回去不如早回去。你和我不一樣,你爸在門外工作,高中畢業了,說不定還能在黃原給你尋個工作……”

      金秀不聽她的話,流著眼淚讓她千萬不能退學。

      但蘭香是個有主意的孩子,她一旦周密考慮過的事,就不打算再改變。她想:我現在就應該給家里的大人說一下自己的打算……

      這天回家吃完晚飯后,她父親到院子里乘涼抽煙,她就從窯里攆出來,給父親一個人把她的想法說了。她父親聽她說完,憂愁地說:“你說的也是實情。但爸爸不愿意你退學。將來上不上高中先不說,但初中既然已經上了,你要念到畢業。延長半年就延長半年吧……”

      這時候,她大哥吃完飯,也到院子里來了,父親就對少安說:“蘭香說她不想上學了,要回家來勞動呀,說人家上面規定,初中還要延長半年哩!”

      少安馬上走過來,說:“怎么能不上學呢!”他用手在妹妹頭上親切地撫摸了一下,“延長半年怕什么!你好不容易把初中都快上完了,怎么能中途退學呢?初中畢業后,你還要到原西去上高中呢!到時,你二哥也畢業回來了,我和爸爸,你二哥,三個人勞動,還供不起你一個人?再不要胡盤算了,好好念你的書!咱們家常就這么個窮,又不在你那點花費上!你不念書咱照樣就是這么個爛攤場……你千萬不要再胡思量了!我聽石圪節中學的老師一再說,你的腦子靈醒,將來說不定能有大發展哩!你放心念你的書!只要你能把書念成,咱們就是把家當賣完,也要把你供到頭!”

      她聽著大哥這些深切而厚愛的話,忍不住鼻子一酸,嚶嚶地啜泣起來。

      大哥用他硬殼殼的手又在她頭上拍了拍,說:“哭什么哩!你要給咱家爭一口氣,一定把書念成個樣子!我十三歲從學校跑回來勞動,就是為了和爸爸一起,供你和你二哥上學……”

      這時,在地上躚蹴著的老父親,突然把頭垂在胸前,哽咽著說:“都怨爸爸沒本事啊……”

      少安又對父親說:“爸爸,你不要難受。你為這個家已經把力氣出盡了!早年間,你就供我二爸上學,后來又供我。你除拉扯老老少少這么一群人不算,還要給二爸和我娶媳婦。你一輩子比我們任何人都苦!”

      孫玉厚好一陣才抬起頭。他對小女兒說:“那你聽你大哥的話,好好念書……”

      再還有什么可說的呢?蘭香一顆年少的心沉浸在無比的溫暖之中。她在心里悄悄說:“爸爸,大哥,你們放心!我一定不會給你們丟臉的……孫蘭香放棄了回家勞動的打算,又重新開始專心學習了。她是個有毅力的姑娘,決心要象大哥說的那樣,學成個樣子來。她不愛參加學校的任何活動,更不愛玩。只要有空子,就往數、理、化老師的房子里跑。這些老師也很喜歡這個天賦很高的女學生。盡管學校不安排多少上課時間,但老師們都熱心地輔導她的功課。這些老師都驚訝地發現,她在數、理、化方面的程度,幾乎快達到文化革命前高中生的水平了!由于蘭香不再打算退學,把好朋友金秀高興得笑逐顏開。她平時買什么學習用具,都是兩份,她自己的一份,蘭香的一份。她還把母親給她的零用錢,硬給蘭香口袋里塞一點。而蘭香又帶動她在學習上長進……九月初,突然從縣城傳回來消息,說金秀她哥金波要去參軍了。據說今年本來不召在校的高中生,但有特殊專長的例外。金波哥因為笛子吹得好,唱歌也不錯,因此被征兵的人看上了,想叫他到部隊文工團當文藝兵,金波哥很高興,報名應征了。

      消息傳來的第二天,金波和少平就相跟著到石圪節中學來了。他們是從縣城回家路過這里專門告訴金秀和蘭香的。兩個孩子高興地看見,金波哥已經換上了軍裝,只是還沒戴上領章帽徽。

      她們兩個便很快給學校請了假,和哥哥們相跟著回了雙水村。下午,接到長途電話的金波他爸,也開著汽車從黃原回來了。

      第二天,蘭香、少平和金波一家人,坐著金俊海的汽車去縣城為金波送行。

      蘭香是第一次到縣城來。她第一次目睹“大城市”的風光,感到無比新鮮。她心想,明年下半年,她也要到這里來上學了!

      她和金秀相跟著,興奮地在原西街上串了大半天。蘭香心里突然想到,金波哥當兵出遠門,她應該送個紀念品給他。

      她想起自己身上還裝著兩塊錢——這是金秀塞給她的。走到縣第二百貨門市部前面,蘭香讓金秀在外面等一會,設她媽讓她買幾苗針,便進了門市部。

      她走到柜臺前轉了一下看上了一個綠皮筆記本,就問售貨員多少錢?

      這時,她聽見柜臺后面有個人說:“這不是蘭香嗎?你怎么來了?”

      蘭香一看,這是他們村的金光明,就說:“我和金秀來送她哥當兵……我想買這個筆記本?!彼噶酥腹裰械哪莻€綠皮本,“多少錢一本?”

      金光明馬上取出來遞給她說:“一本八毛二分錢?!?/p>

      蘭香隨即買了這個筆記本,就返身出了門市部。

      金秀這才發現蘭香哄她。不過,她心里很高興她的好朋友給她哥送個紀念品。金秀自己也很快進去買了一本紅皮子的筆記本。兩個人回到縣武裝部,給扉頁上寫了“贈給金波哥”幾個字。

      金波接了兩個妹妹的禮物,大受感動,立刻跑到街上給她們一人買了一支鋼筆……送走金波后,蘭香和金秀返回學校的第二天,中國突然發生了驚天動地的事情——毛主席逝世了!

      悲痛與驚慌頓時籠罩了全中國……九月十八日。毛主席的追悼會在***廣場舉行。

      同一時刻,全國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所在地肅立。除過各種汽笛聲在大地喧鳴,中國沉默了一分鐘。在這一分鐘,全國人民靜靜地啼聽祖國的心臟在怎樣搏動……石圪節公社追悼會的中心會場設在中學的操場上。公社所有單位的人和各村來的代表,都沉痛地低著頭肅立在這里。

      孫蘭香站在這悲傷的人群中哭著。她想起奶奶和爸爸常給她說的,是毛主席把他們這樣的窮人從舊社會的苦海中救了出來。從她記事開始,要是哪一年有了災害,他們家都要吃國家的救濟糧。奶奶和爸爸說,這都是毛主席老人家給他們的!要是舊社會,遇到年饉,不知要餓死多少人呢!他們全家都深深熱愛大救星毛主席。每年過春節,窮得哪怕什么也不買,但總要買一張毛主席像貼在墻壁上?,F在,沒有了毛主席,以后可怎么辦呀?

      此刻,大概所有的中國人都象這孩子一樣,從不同的角度,象她一樣問:以后怎么辦呀?

      ……一個月以后,十月二十一日,從北京傳來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四人幫”被抓起來了!

      中國,再一次顯示了它的偉大無比;顯示了它的鎮靜、自信、成熟和歷史的不可逆轉性。這是人民的勝利!

      干懷!中國歷史上災難性的一頁終于翻過去了。

      十月。在這歡騰的日子里,全中國的人都好象住了十年醫院;現在大病初愈,重新走到燦爛的陽光下面來啦!

      當然,人們現在還不能預料未來;但一個不能再讓人忍受的年代已經結束,這就應該大聲地歡呼!誰也不會天真地認為,積了十年的垃圾,就能在一夜之間清理干凈。但是人們堅信:盡管在原軌道上剎住的車子還要在慣性中滑一段路程,但中國歷史的大輪必將重新啟動,進入到一個轉折性的彎道上……

      下一章:
      上一章:

      100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一部 第38章”上

      1. 一個人說道:

        讓人流淚

      2. 平凡改變人生說道:

        懂事的讓人心酸!

      3. 小蛟龍001說道:

        這個就是我們過去的經歷再現,作品感人,讓人落淚

      4. 了不起的挑戰說道:

        厚重的歷史

      5. 匿名說道:

        走心細膩 作為一個陜北人 真切的理解他的感受與感動

      6. 小小的世界說道:

        讓我想起了一則感人故事,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里,雙胞胎哥哥弟弟同時拿到了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家里注定是負擔不起兩個人的學費的,他們都想要把機會讓給對方,約定在一個地方告訴彼此來自心底的秘密,我把錄取通知書撕了,你去上大學吧!

      7. 龍爪凌光說道:

        那個年代農村親情、友情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生活再現、如同昨天

      8. 婉璐說道:

        孫玉厚的孩子個個好樣的!

      9. qqww說道:

        不錯不錯

      10. adjtwin說道:

        終于翻身了

      11. 馬小紅說道:

        女兒想賣淫

      12. 教授說道:

        1973年底,我在縣一中讀高中時,考慮明年畢業后又要回村里當農民,心里壓力巨大,所以就千方百計地想辦法要當兵。但恰恰事與愿違。我至今難于忘懷!

      13. 教授說道:

        1973年底,我在縣一中讀高中時,考慮明年畢業后又要回村里當農民,心里壓力巨大,所以就千方百計地想辦法要當兵。但恰恰事與愿違。我至今難于忘懷!如今閱讀這一章憂感凄涼!

      14. 云龍飛揚說道:

        看過幾百遍這本書了,現在重溫,依然熱淚盈框

      15. 麻辣小龍蝦說道:

        銘記曾經受過的苦難,方能得知我們如今的幸福!

      16. dly說道:

        小人物的故事中穿插著國家大事,更加有沖擊力

      17. 匿名說道:

        非常感動

      18. 文筆說道:

        小說中的蘭香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19. 匿名說道:

        孫玉厚是個了不起的父親,這得多大的魄力才能一直支持子女在那個時期的一直上學啊,更何況還是一家四個人上學?。?!

      20. 091說道:

        不容易啊,終于熬過來了

      21. 一縷清風說道:

        感動

      22. 小猴子說道:

        我是農民的孩子,我深深懂得“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的道理呀!我姐姐也是為了能讓我讀書而早早地放棄了學業,回家幫父親掙工分,供我和我弟弟上學,沒有我父母和姐姐,我哪有今天幸福的生活呀!謝謝我的父母和姐姐?。?!

      23. 曾經滄海說道:

        門當戶對就是在今天也不過時,而且非常重要。愛情是兩個人的事,婚姻卻是兩個家族的事。年輕時的愛情憧憬和浪漫激情早晚會淡化。人對利益的追求則是永遠不變的。所以為少安和潤葉感到惋惜的讀者大可不必。這樣的選擇,在當時的情形下才是最正確的。我們假設少安和潤葉真的走到了一起。除非少安能通過自身的努力改變整個家族的階級地位。否則他們兩人最后只能上演更凄慘的悲劇……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24. 雨谷說道:

        一個國家總會有偏離方向的時候,但一個民族的深厚文化以及民族的秉性絕不會向任何邪惡勢力輕易低頭?。?!

      25. 匿名說道:

        毛主席其實就是四人幫的保護傘。從這個角度出發,毛主席逝世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26. 匿名說道:

        毛胖子的戲子老婆江青,居然最后粗暴干涉政治,搖身一變成了國家領導人,特可笑了。金三胖也去了舞蹈演員,人家就沒讓老婆在中央任職。

      27. 匿名說道:

        熱淚盈眶

      28. 蘋果說道:

        孫玉厚養育了三個優秀的兒女,值得驕傲。

      29. 月掛疏桐說道:

        虎父無犬子,子女的優秀,源于父母的言傳身教!其身正,不令而行。少安,蘭香的優秀,離不開玉厚夫妻的樸實。

      30. 秦一說道: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真的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吶?
        文化大革命也好,都過去了,我們也改變不了過去,現在不應該考慮一下未來嗎?充滿矛盾的世界里,有著自己的見解,敢想敢做。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南阳 | 广饶 | 垦利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铜仁 | 黔南 | 菏泽 | 长兴 | 湛江 | 丽江 | 海西 | 澳门澳门 | 永新 | 沛县 | 阿里 | 乌海 | 荣成 | 肥城 | 鸡西 | 盐城 | 东台 | 无锡 | 陕西西安 | 瓦房店 | 乌海 | 衢州 | 五家渠 | 沭阳 | 泰安 | 天水 | 章丘 | 林芝 | 鹤壁 | 广元 | 常德 | 乐山 | 醴陵 | 舟山 | 本溪 | 海安 | 台州 | 常德 | 安阳 | 启东 | 台湾台湾 | 济宁 | 江苏苏州 | 黔西南 | 漳州 | 宣城 | 单县 | 乐山 | 十堰 | 海西 | 无锡 | 泉州 | 温州 | 琼海 | 商丘 | 黔南 | 红河 | 香港香港 | 泰州 | 石狮 | 吉林长春 | 通化 | 铜仁 | 邳州 | 乐清 | 湖北武汉 | 吕梁 | 武夷山 | 沧州 | 昆山 | 海东 | 如东 | 烟台 | 公主岭 | 吴忠 | 韶关 | 毕节 | 九江 | 沭阳 | 单县 | 阿拉善盟 | 南充 | 昌吉 | 临汾 | 泰兴 | 简阳 | 大同 | 中山 | 宿州 | 广汉 | 临海 | 汕头 | 苍南 | 乐平 | 天水 | 天长 | 溧阳 | 阿里 | 山东青岛 | 招远 | 邵阳 | 荆门 | 淮安 | 香港香港 | 桓台 | 辽源 | 临沧 | 十堰 | 临沂 | 九江 | 六安 | 廊坊 | 大庆 | 温岭 | 克孜勒苏 | 曲靖 | 天长 | 白城 | 福建福州 | 吕梁 | 孝感 | 永州 | 乳山 | 芜湖 | 巴彦淖尔市 | 海门 | 海门 | 泉州 | 湖北武汉 | 汕头 | 双鸭山 | 乌兰察布 | 安吉 | 安庆 | 哈密 | 仙桃 | 吐鲁番 | 台北 | 桓台 | 常州 | 揭阳 | 德州 | 济宁 | 海南 | 泗洪 | 天水 | 资阳 | 河南郑州 | 阿坝 | 临沧 | 遵义 | 肇庆 | 益阳 | 阿克苏 | 呼伦贝尔 | 海东 | 濮阳 | 东阳 | 桐乡 | 黔南 | 塔城 | 恩施 | 四平 | 襄阳 | 黄石 | 图木舒克 | 潮州 | 启东 | 盘锦 | 台北 | 荆门 | 南京 | 郴州 | 潜江 | 扬州 | 海安 | 眉山 | 桐乡 | 西藏拉萨 | 三门峡 | 玉环 | 张掖 | 台湾台湾 | 株洲 | 巴中 | 安徽合肥 | 泰州 | 淮安 | 铜陵 | 广元 | 肥城 | 昭通 | 黔南 | 大庆 | 榆林 | 金昌 | 牡丹江 | 忻州 | 永新 | 邹平 | 燕郊 | 吉安 | 杞县 | 益阳 | 定西 | 招远 | 吉安 | 深圳 | 临沂 | 许昌 | 怒江 | 宣城 | 塔城 | 诸城 | 眉山 | 东莞 | 宁波 | 黄冈 | 寿光 | 泰兴 | 信阳 | 伊春 | 榆林 | 锡林郭勒 | 鹤壁 | 长垣 | 昌都 | 乳山 | 德宏 | 西双版纳 | 资阳 | 西藏拉萨 | 北海 | 改则 | 锡林郭勒 | 黄山 | 齐齐哈尔 | 白沙 | 绵阳 | 玉林 | 抚顺 | 昌都 | 防城港 | 黔西南 | 攀枝花 | 四川成都 | 库尔勒 | 许昌 | 临沧 | 沭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湖南长沙 | 临沂 | 晋中 | 灌云 | 汕尾 | 五家渠 | 宁波 | 滕州 | 汉中 | 辽源 | 宜宾 | 锡林郭勒 | 芜湖 | 保山 | 昌吉 | 玉溪 | 广安 | 三亚 | 嘉善 | 通辽 | 七台河 | 泰兴 | 白银 | 章丘 | 吉林 | 邹城 | 昭通 | 山东青岛 | 玉树 | 厦门 | 怒江 | 清远 | 喀什 | 陵水 | 黔南 | 巴彦淖尔市 | 临汾 | 咸阳 | 曲靖 | 南充 | 抚顺 | 克拉玛依 | 昌都 | 湘西 | 泰兴 | 广西南宁 | 秦皇岛 | 枣阳 | 高雄 | 江苏苏州 | 珠海 | 海宁 | 温州 | 中山 | 诸城 | 高雄 | 贵港 | 定安 | 广西南宁 | 临沂 | 台中 | 淮北 | 日照 | 开封 | 杞县 | 滨州 | 铜仁 | 阿里 | 通辽 | 辽源 | 阿里 | 安岳 | 榆林 | 余姚 | 庄河 | 北海 | 澄迈 | 如东 | 张家界 | 临汾 | 余姚 | 芜湖 | 宁波 | 大同 | 安吉 | 凉山 | 邢台 | 南阳 | 黄冈 | 神农架 | 驻马店 | 白山 | 台中 | 章丘 | 河北石家庄 | 迪庆 | 和县 | 阳江 | 儋州 | 鄢陵 | 丽江 | 保亭 | 青海西宁 | 铜陵 | 博罗 | 四川成都 | 海西 | 厦门 | 酒泉 | 万宁 | 丹阳 | 桂林 | 靖江 | 扬中 | 楚雄 | 武威 | 许昌 | 兴化 | 衢州 | 乐清 | 赣州 | 神木 | 四川成都 | 泉州 | 咸阳 | 荣成 | 晋中 | 湖北武汉 | 兴安盟 | 安吉 | 如东 | 嘉兴 | 襄阳 | 芜湖 | 伊犁 | 株洲 | 伊春 | 临汾 | 庆阳 | 屯昌 | 高密 | 江门 | 湘西 | 保山 | 平凉 | 滨州 | 任丘 | 启东 | 湖南长沙 | 澳门澳门 | 昭通 | 任丘 | 甘肃兰州 | 台北 | 乌海 | 灌云 | 基隆 | 大连 | 宜昌 | 果洛 | 宜昌 | 大连 | 云浮 | 山南 | 包头 | 四川成都 | 澳门澳门 | 西藏拉萨 | 潮州 | 鹤岗 | 邯郸 | 长兴 | 林芝 | 屯昌 | 吉安 | 萍乡 | 安阳 | 南安 | 台山 | 宁德 | 荣成 | 眉山 | 鹤岗 | 威海 | 琼海 | 临海 | 任丘 | 屯昌 | 和县 | 平潭 | 陕西西安 | 山东青岛 | 德州 | 禹州 | 临沂 | 锦州 | 丽水 | 镇江 | 内江 | 兴安盟 | 常德 | 漯河 | 锡林郭勒 | 芜湖 | 汕头 | 清远 | 铁岭 | 霍邱 | 呼伦贝尔 | 任丘 | 台中 | 咸宁 | 通辽 | 绵阳 | 高雄 | 邢台 | 临沂 | 德宏 | 丹阳 | 三沙 | 镇江 | 吉林长春 | 燕郊 | 天水 | 江西南昌 | 南京 | 高雄 | 南通 | 保亭 | 澳门澳门 | 丽江 | 沧州 | 厦门 | 甘孜 | 陇南 | 山西太原 | 三沙 | 西藏拉萨 | 咸宁 | 江西南昌 | 朝阳 | 承德 | 湖南长沙 | 安吉 | 象山 | 渭南 | 岳阳 | 明港 | 沧州 | 伊春 | 江苏苏州 | 柳州 | 遵义 | 遂宁 | 临夏 | 宿州 | 大庆 | 佳木斯 | 启东 | 德阳 | 东方 | 景德镇 | 巴音郭楞 | 新乡 | 昌吉 | 丹东 | 牡丹江 | 鄂尔多斯 | 黔西南 | 临沂 | 巴彦淖尔市 | 吴忠 | 馆陶 | 渭南 | 济南 | 燕郊 | 遂宁 | 辽阳 | 云南昆明 | 珠海 | 鹤岗 | 海东 | 鄢陵 | 浙江杭州 | 亳州 | 大庆 | 漳州 | 保定 | 惠东 | 锦州 | 金华 | 长治 | 阿勒泰 | 南平 | 资阳 | 九江 | 陵水 | 山东青岛 | 邳州 | 灌南 | 泰州 | 蚌埠 | 防城港 | 三沙 | 江门 | 沧州 | 固原 | 酒泉 | 中卫 | 塔城 | 和县 | 库尔勒 | 林芝 | 安岳 | 牡丹江 | 台中 | 浙江杭州 | 十堰 | 新余 | 北海 | 台山 | 南京 | 潜江 | 玉树 | 白城 | 马鞍山 | 乐清 | 迁安市 | 惠东 | 图木舒克 | 三明 | 台山 | 高密 | 广汉 | 莆田 | 温州 | 巴中 | 宜宾 | 驻马店 | 绵阳 | 汕尾 | 慈溪 | 大理 | 宜昌 | 辽源 | 定安 | 承德 | 嘉峪关 | 简阳 | 商洛 | 襄阳 | 龙岩 | 黑河 | 连云港 | 和县 | 黄冈 | 黄山 | 宁波 | 泉州 | 鹤壁 | 遵义 | 佛山 | 保山 | 天门 | 青州 | 单县 | 临猗 | 松原 | 天水 | 屯昌 | 南平 | 山南 | 澳门澳门 | 邢台 | 昭通 | 朔州 | 舟山 | 西藏拉萨 | 衡水 | 高密 | 三沙 | 泉州 | 周口 | 宿州 | 株洲 | 许昌 | 云浮 | 林芝 | 溧阳 | 扬中 | 阿拉尔 | 张北 | 枣庄 | 丽江 | 丹阳 | 海南 | 河北石家庄 | 和县 | 运城 | 运城 | 衡阳 | 凉山 | 湘西 | 通化 | 酒泉 | 延安 | 宣城 | 洛阳 | 仁怀 | 三门峡 | 沛县 | 德州 | 武夷山 | 呼伦贝尔 | 厦门 | 醴陵 | 甘孜 | 百色 | 安徽合肥 | 博尔塔拉 | 徐州 | 山南 | 曹县 | 吴忠 | 图木舒克 | 江苏苏州 | 临海 | 项城 | 阿拉善盟 | 德宏 | 石狮 | 济源 | 枣阳 | 瓦房店 | 佛山 | 灵宝 | 图木舒克 | 沧州 | 衡水 | 包头 | 辽阳 | 厦门 | 曹县 | 宿州 | 鹤壁 | 汉中 | 瑞安 | 珠海 | 宜昌 | 滁州 | 临海 | 南充 | 临沧 | 邹城 | 娄底 | 河源 | 连云港 | 扬中 | 佳木斯 | 昌吉 | 滨州 | 洛阳 | 灌南 | 清远 | 庄河 | 阿克苏 | 诸暨 | 廊坊 | 燕郊 | 瓦房店 | 宁夏银川 | 日照 | 曹县 | 五家渠 | 禹州 | 铜川 | 孝感 | 唐山 | 西藏拉萨 | 新泰 | 桂林 | 长兴 | 株洲 | 宿迁 | 邢台 | 丽江 | 曲靖 | 酒泉 | 金坛 | 绍兴 | 淄博 | 淮安 | 海北 | 黑龙江哈尔滨 | 云南昆明 | 嘉善 | 博尔塔拉 | 乌兰察布 | 白山 | 南阳 | 晋江 | 德阳 | 亳州 | 滨州 | 常州 | 馆陶 | 长垣 | 安庆 | 铜陵 | 永新 | 龙岩 | 福建福州 | 大庆 | 保亭 | 承德 | 扬中 | 黑龙江哈尔滨 | 无锡 | 乐山 | 鹰潭 | 铜川 | 湖北武汉 | 文昌 | 南平 | 保定 | 偃师 | 清徐 | 金坛 | 白银 | 景德镇 | 张北 | 锦州 | 阳春 | 黔南 | 忻州 | 晋江 | 阿拉尔 | 赤峰 | 高密 | 丽水 | 黑河 | 徐州 | 济南 | 德宏 | 保亭 | 寿光 | 乳山 | 日照 | 黄山 | 基隆 | 铜陵 | 仁寿 | 包头 | 招远 | 杞县 | 鹤岗 | 呼伦贝尔 | 临夏 | 平顶山 | 三亚 | 岳阳 | 海门 | 昌都 | 上饶 | 塔城 | 大连 | 张掖 | 海南海口 | 大连 | 雄安新区 | 沧州 | 金坛 | 厦门 | 德州 | 克孜勒苏 | 珠海 | 运城 | 馆陶 | 七台河 | 辽宁沈阳 | 吉安 | 泗洪 | 林芝 | 昆山 | 甘南 | 河南郑州 | 文昌 | 香港香港 | 榆林 | 庆阳 | 娄底 | 林芝 | 黑河 | 东方 | 永新 | 嘉峪关 | 乌兰察布 | 琼海 | 吐鲁番 | 长兴 | 宣城 | 眉山 | 黔西南 | 文山 | 南平 | 巢湖 | 崇左 | 塔城 | 贵州贵阳 | 安庆 | 临汾 | 醴陵 | 桂林 | 三沙 | 枣阳 | 辽阳 | 灵宝 | 长治 | 台州 | 菏泽 | 抚顺 | 日土 | 德宏 | 海丰 | 澳门澳门 | 丹东 | 达州 | 黔西南 | 萍乡 | 湛江 | 巴彦淖尔市 | 海东 | 潜江 | 海南 | 亳州 | 喀什 | 临猗 | 塔城 | 仁寿 | 黔西南 | 乌海 | 潜江 | 清远 | 湖南长沙 | 灌云 | 平凉 | 丽水 | 鄂州 | 雅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潮州 | 辽宁沈阳 | 泸州 | 葫芦岛 | 喀什 | 宜都 | 赤峰 | 莱芜 | 偃师 | 温岭 | 伊犁 | 盘锦 | 台南 | 榆林 | 桓台 | 灌云 | 乌海 | 七台河 | 汕头 | 赣州 | 赵县 | 慈溪 | 宁德 | 普洱 | 临沂 | 攀枝花 | 汕尾 | 曹县 | 荆门 | 阿勒泰 | 邳州 | 唐山 | 包头 | 南通 | 资阳 | 武夷山 | 德宏 | 河南郑州 | 澄迈 | 衡水 | 烟台 | 和县 | 赣州 | 临沂 | 昌吉 | 三明 | 石狮 | 招远 | 淮安 | 甘南 | 昌吉 | 防城港 | 义乌 | 包头 | 阿坝 | 益阳 | 江门 | 大同 | 张北 | 岳阳 | 六盘水 | 阳泉 | 湖南长沙 | 贵州贵阳 | 莱州 | 梅州 | 黔东南 | 宁波 | 安吉 | 包头 | 莱州 | 乳山 | 邳州 | 庄河 | 双鸭山 | 吉林 | 顺德 | 温州 | 澳门澳门 | 普洱 | 河源 | 铁岭 | 宁波 | 天长 | 阿拉尔 | 广安 | 五家渠 | 新沂 | 日照 | 绵阳 | 葫芦岛 | 如皋 | 嘉善 | 钦州 | 包头 | 万宁 | 肥城 | 山西太原 | 惠州 | 遵义 | 龙岩 | 白银 | 库尔勒 | 宜都 | 潮州 | 铁岭 | 商洛 | 晋中 | 长兴 | 天水 | 黔南 | 唐山 | 溧阳 | 邹平 | 蓬莱 | 常德 | 临海 | 清远 | 三明 | 海门 | 台山 | 亳州 | 肇庆 | 阳春 | 平潭 | 东莞 | 达州 | 榆林 | 周口 | 贵港 | 日喀则 | 通化 | 毕节 | 揭阳 | 岳阳 | 黄石 | 白山 | 宁夏银川 | 宿迁 | 芜湖 | 宣城 | 锡林郭勒 | 七台河 | 乳山 | 玉溪 | 常德 | 潍坊 | 荆州 | 江西南昌 | 商丘 | 昌吉 | 蓬莱 | 黔东南 | 柳州 | 漯河 | 陇南 | 河源 | 莱州 | 新泰 | 镇江 | 宜宾 | 泉州 | 防城港 | 云南昆明 | 保定 | 通化 | 芜湖 | 曲靖 | 安阳 | 宜昌 | 赣州 | 东阳 | 湖北武汉 | 绵阳 | 高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