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33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周文龙带着几个扛枪的民兵,高度紧张地在羊湾村和贾家沟跑了一天,还没把两个逃跑的“阶级敌人”捉住。

      白天捉不住人,他估计这两个“逃犯”大概藏在周围的山里了,就决定晚上“守株待兔”。

      他当即把几个民兵留在羊湾村,让他们中的一个人照看住这家人,以防跑出去通风报信;另外留下的人就埋伏在这家人的院墙外面,等人一回来就马上捆住拉到工地上去。他命令这几个民兵说:“捉住后捆紧些!”

      然后他自己带着其它几个民兵在贾家沟用同样的方式等待另一个“敌人”自投罗网。

      但他们辛苦地熬了一夜,还是没有把人捉住。

      第二天早上,眼里充满红丝的周文龙把这两个大队的负责人叫来,限他们在三天之内一定要把这两个“敌人”扭送到公社来。

      这两个队的负责人申辩说:谁知道这些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他们怎么能在三天内把人找见呢?

      周文龙气愤地说:“要是三天内找不回来,那你们两个就自动来‘劳教队’顶他们!”

      他于是就丧气地带着民兵小分队返回到公社里。

      他一回到公社,副主任刘志祥就把县上两位领导来柳岔的前前后后都向他汇报了。

      周文龙听后就象头上被人打了一棒,坐在椅子里楞住了。刘志祥补充说:“田主任走时吩咐我,叫你把捉回来的那两个人也放了。说他和张主任过一两天还要到柳岔公社来。”“人没捉回来,还放什么哩?让那两个坏蛋逃之夭夭不就行了?”周文龙气愤地把脸往旁边一扭。

      过了一会,他扭过脸又问:“劳教队一个不剩都放了?”刘志祥说:“都放了。不过,县上领导也没说这些人没问题,叫咱们在政治夜校批判一下……”

      “资本主义倾向用嘴巴就能消灭了?”

      “这又不是我的意见!这是县上领导的决定!你不同意,你找他们谈去!”

      刘志祥作为副手,平时不愿意和这位“暴君”顶嘴,但这件事他腰杆子挺硬,因此也敢把脸很难看地给“一把手”拉下来。他说完后,索性叼着个旱烟锅一拧身走了。

      周文龙一个人坐在椅子里,两只眼睛长时间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都能听得见自己鬓角血管愤怒的哏哏声。

      他确定无疑地认为: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在原西县的严重反映!田福军一贯搞右倾机会主义,和张有智一唱一和,与坚决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冯主任对抗。他在上大学之前就知道县上两条路线斗争的严重性。现在看来这斗争更加尖锐了!

      周文龙明显地感到,自从邓小平在中央恢复工作以来,许多文化革命中被批斗过的“走资派”欢欣鼓舞,大搞右倾翻案活动。尤其是他们县的田福军,到处散布奇谈怪论,打击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同志。而对一些思想右倾的人,他又好得象伙穿一条裤子!比如他的同班同学白明川,从文化革命开始到现在,一直是个“保皇派”,田福军却象宝贝一样器重他……

      周文龙脑子里乱哄哄地思考着,鼻子嘴里喷着热气。由于气愤,他把自己的指关节捏得咯巴巴价响。他想,他应该马上给冯主任报告田福军和张有智在柳岔的所作所为!这是明目张胆地破坏农业学大寨运动!

      他想写一封信给冯世宽,但又感到信太慢了。

      干脆!直接给冯主任挂电话!

      他旋即出了自己的窑洞,来到隔壁电话室。

      他让女话务员接通冯主任后,就让她离开话务室——说这个电话话务员不能听。

      他在电话上向冯主任详细汇报了田、张二人在柳岔公社的活动……

      冯世宽在电话上听了周文龙的汇报,心中顿时象塞了一把火!

      他没想到,田福军和张有智两个人处心积虑和他作对。

      不!这不仅是对他冯世宽个人,而是向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进攻!

      本来,世宽的情绪眼下正在高涨之时——他的工作成绩已引起地区和省上领导的重视,马上就要在原西县召开现场会了。他希望这个现场会开得轰轰烈烈,让地区和省上的领导亲眼看看他冯世宽的能力和水平。因此,他对现场会的两个主要参观点非常重视,才把田福军和张有智派下去检查督促工作——没想到他们下去却拆他的台!

      说心里话,文龙是冯世宽最看重的公社书记。小伙子路线觉悟高,敢于抓阶级斗争;而且革命干劲又大,上任不久,就把柳岔公社搞成了全县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公社。田福军他们打击周文龙,就等于打击他冯世宽!

      决不能容忍这种行为!他应该马上采取措施。否则,这个举足轻重的现场会很可能让田福军和张有智弄塌火。他现在很后悔没坚持让李登云同志去柳岔和石圪节——登云说他牙疼,要在县医院让老中医顾先生扎针,只好把他留在了城关社……

      冯世宽在盛怒之下,决定立即把刚打发出去的县常委们再调回来,开个紧急常委会,解决县领导班子的路线问题和“软、懒、散”问题。

      但他又冷静了一下,考虑到现场会的筹备工作还没做完,他要集中时间和政工组一起修改典型材料,只好推后几天再说。不过他想,一定要尽快解决这问题!必须赶在地区现场会召开之前把县革委会一班人的思想统一起来。

      冯世宽给县革委会办事组指示,让外出的常委们元月七日必须赶回来,八号要开紧急常委会……田福军和张有智离开柳岔公社后,当天晚上就赶到了石圪节。

      因为柳岔的刘志祥已给石圪节挂了电话,白明川下午就从牛家沟的公社会战工地上赶回来,等待县上的两位领导。今年农田基建规模大,明川亲自去会战工地领导。他回公社机关的时候,委托徐治功全面负责工地上的事。

      田福军和张有智听了白明川的汇报后,对这里的工作比较满意。柳岔公社所有过火的做法,今年石圪节公社都没有。

      福军和有智都比较喜欢白明川。这小伙子虽然年轻,但很有头脑。他到县上来开会,常能提出一些很不一般的见解,而且也敢当面对冯世宽和县上的一些政策提不同意见,常常充当各公社主任的“代言人”。

      晚上,因为公社也没什么人,白明川就叫灶房里简单炒了几个菜,拿出自己的一瓶“西风”酒,三个人就在明川的办公窑里,一边慢慢抿酒,一边随便拉起了话。

      喝了几杯酒以后,白明川并没有兴奋起来,反而忧心忡忡地对两位县上的领导说:“你们虽然是我的上级,但我了解你们,你们也了解我。再说,酒场上的话,柴草不挂……”“你们公社有啥问题哩?你说!我们能解决的,尽量解决!”脸已经有点发红的张有智对白明川说。

      白明川把筷子放到桌上,说:“我不是说我们公社。我是说咱们国家……国家再这样下去,可就不得了!本来,邓副主席恢复工作以来,采取了很多得人心的措施。可你们也能感觉来,最近有些人已对他的做法开始旁敲侧击地发起了进攻……”

      “周文龙就已经散布说邓副主席还搞修正主义那一套!”张有智也把筷子搁在了桌子上。

      白明川笑了笑:“我那同学他是个小人物,光他这种人物济不上事!”他收敛了笑容,“那些大人物才可怕呢!我指的是中央的一些人,他们都在毛主席身边……”

      田福军两条胳膊搁在桌子上,专心地听明川说话。他喜欢地看着这个黑胡麻楂的青年人,说:“明川,你能考虑这么重大的问题,很不简单。好!尽管我们都是些普通人,无法改变我们国家的局面,但我们应该有一双分辩黑白的眼睛,有一颗能严肃思考我们国家命运的头脑……你感觉到的问题,任何一个有头脑,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感觉到的。这不是我们几个人的忧虑,而是全中国人民的忧虑……”

      张有智在田福军说话的时候,连喝了几大杯酒,已经有点醉了,趴在桌子上,眼里竟然噙满泪水,说:“我晚上常和老婆说这些事,两个人有时候一晚上都合不住眼……唉,按说咱现在有职有位,有吃有喝,可是国家搞成这个样子,个人满嘴沙糖嚼起来都是苦的!建国二十五年了,群众还吃不饱饭!我看见工地上穿得烂囊囊的农民,心里就感到难受和羞愧!可周文龙这种缺肝少肺的小子,还用法西斯手段对待他们……”

      这三个人一直拉到深夜,把一瓶“西凤”酒喝得一滴不剩,才都很气闷地睡了觉。经历过那些年月的正直的人们谁没有过这样的夜晚和这样的谈话?这些压抑而忧心的岁月啊……

      第二天,当白明川带着田福军和张有智到牛家沟看完工地又返回到公社时,话务员拿来一份电话记录,告诉田主任和张主任,说县革委会办事组电话通知,让他们两个最迟赶七号返回县城,参加紧急会议。

      田福军和张有智都猜不来会议内容——按说,应该同时简单地告诉他们开什么会。

      他们本来还准备再返到柳岔公社,和周文龙好好谈谈,但这样一来时间显然不够了,因为他们还要到其它几个公社看看。田福军原来还想回双水村一趟,现在看来也不行了。

      他两个于是很快从石圪节动身,赶着跑完了其余几个公社,七号下午就准时返回了县城。

      田福军回到家的当天晚上,爱云就告诉他,县常委的紧急会议是要收拾他和张有智哩!据说柳岔公社主任在电话上把他们的行为反映了,冯主任非常恼火。爱云说这是李登云的老婆告诉她的——冯世宽告诉了李登云,李登云告诉了老婆刘志英,刘志英又告诉了她……田福军这才明白冯世宽为什么这样匆忙地把所有的常委召回县城。

      爱云在被窝里说:“你可当心些。”

      田福军“啪”地拉灭电灯,说:“我不怕!”

      本来第二天要开会,但省上组织部门来位领导,指名要一把手冯世宽汇报工作。常委们以为会议移到了下一天。可当天吃完晚饭后,大家却被通知到县革委会会议室开会。

      因为太突然,有几位常委急忙找不见,几乎到了十点左右,人才全部到齐。

      正如料到的那样,冯世宽一开始就指责田福军和张有智,在柳岔打击周文龙同志的革命积极性。他说这是路线问题,方向问题,县常委会首先要批判这种右倾思想和“软、懒、散”作风,否则,原西县怎么可能保持农业学大寨先进县的称号?

      田福军平静地说:“世宽,我们不能用棍棒和枪杆子来维持先进呀!”

      冯世宽把送到唇边的茶杯又放在桌子上,说:“农业学大寨运动是一场革命。革命就不是请客吃饭!”

      另一位副主任马国雄立刻附和说:“文龙同志的动机完全是为了革命嘛!”

      “革命就是把老百姓往死打吗?”张有智讥讽地对马国雄说。

      马国雄反唇相讥:“打死几个人了?”

      胳膊腿打坏就够呛了!还真的要往死打吗?原西县没资格定人死罪!”张有智说。

      其它常委们也开始参与争论了,会议室顿时乱哄哄吵成了一片,气氛相当紧张。做记录的秘书没法记录,干脆变成了服务员,跑出跑进为辩论的常委们添茶倒水。

      在大家激烈争吵的时候,另一位副主任李登云同志正用手掌捂着自己的腮帮子,一言不发。要是往常,登云虽然言辞不过分激烈,但总要转着弯来表示他对冯主任的支持。但今天不知为什么,他似乎对这场争论采取了中立的态度。尽管冯世宽一再用眼睛示意他表态,但登云却装得好象没看见或者不明白冯世宽的眼色。

      冯主任不知情,登云现在有了难处——他儿子正没命地追求田福军的侄女,现在他不好再和田福军伤和气了!

      冯世宽显然对李登云今天的表现很不满意。从常委会发言的情况看来,他现在并不占上风,因此他很需要李登云同志站出来支持他。

      冯世宽甚至忍不住开口对角落里的李登云说:“登云,你的看法呢?”

      李登云赶忙把另一只手也捂在腮帮子上,还是不说话,只是吱吱唔唔地对冯世宽表示,他今晚牙疼得连一句话也说不成……

      这次常委会开创了本县会议史上最不寻常的记录:这一些情绪激动的人,竟然从天黑一直吵到天明!

      尽管他们熬了一个通夜辩论原西县的“两条路线斗争”,而且争吵的双方几乎谁也没有说服谁,但他们仍然没有睡意,继续在辩论。现在,雄辩的马国雄正在进行他的不知第几轮发言,长篇宏论地指责田福军这几年所犯的“路线错误”。为了有说服力,国雄还在提兜里掏出一摞“学习材料”放在面前,不时地旁证博引。坐在他对面的张有智却用一两句尖刻的反驳话乘机插进他的发言中,逗引得马国雄反而更加说个没完……

      正在这时,出去提开水的秘书脸色苍白地走进会议室,对诸位领导说:“快听广播!周总理逝世了!”

      会议室猛地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惊得象木雕一般呆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谁先哭出了声。紧接着,会议室响起了一片抽泣和呜咽之声……外面的高音喇叭上,中央台的播音员正用哽咽的声音播送着讣告——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以极其沉痛的心情宣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周恩来同志,因患癌症,于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九时五十七分在北京逝世,终年七十八岁……

      会议室的人都先后涌出了房子,来到院子的砖墙边上,静静地听着播音员播送讣告。阴沉沉的天空不知什么时间飘降起雪花。风雪中,县城的大街小巷站满了悲痛的人群。田福军和冯世宽无意间站在一起,他们似乎忘记了一整夜的唇枪舌战,两个人此刻都泪流满面。

      周恩来,人民的总理,人民的公仆,人民的儿子,他的伟大正在于他始终代表了中国普通人民的意志与愿望。这是一个不能用言辞说尽的光辉的名字。可是现在,这颗伟大的心脏猝然间停止了跳动……一九七六年元月八日,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沉痛的日子。

      人民悼念这位伟大领袖的逝世,同时对中国的前途更加忧虑起来。这双重的压力沉重地压在每一个人的心上。在那些日子里,尽管有许多可耻的规定不许人民举行悼念活动,但周总理的葬礼也许是世界上最隆重的葬礼。锁链可以锁住门窗,锁住手脚,但人心是锁不住的——周恩来活在人们心中!

      下一章:
      上一章:

      90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33章”上

      1. 是的是的说道:

        周恩来也不是没休息么

      2. 凯旋是瓜子脸说道:

        1976年1月8日,敬爱的周总理与世长辞。

      3. 看几次平凡说道:

        其实毛主席在晚年做的这些事情是无可厚非的。

      4. 匿名说道:

        这双重的压力沉重地压在每一个人的心上。在那些日子里,尽管有许多可耻的规定不许人民举行悼念活动

      5. 婉璐说道:

        打小报告的人周文龙往往看的是事情的反面,听报告的领导冯世宽不调查就认为不按他的原则办事,才会出现乱哄哄的争论会。

      6. 匿名说道:

        毛泽东做的坏事,唉,受苦的还是农民啊

      7. 春秋说道:

        我觉得这文章对现实生活中的反面,、人物、事件都基本控制在一个适当尺度。不浪费读者时间,是值得赞扬!

      8. 麻辣小龙虾说道:

        政治斗争有时看多了也会心烦!

      9. 故久dly说道:

        没有生在那个政治斗争纷乱的年代,虽然每次看书看到相关情节都会义愤填膺,幻想着自己也是撸起袖子、大搞改革的人,但是如果真的在那个时代,我还会有勇气吗?

      10. 农夫山泉说道:

        小说写的好啊!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能体会其中滋味的。那个年代,已经没有是非标准,没有人性,是一种中国特色国粹的集中体现和爆发,犹如原子弹、氢弹的当量,势不可挡。中国人的不幸由来已久,可是如此一败涂地的满目疮痍,却也是史无前例。

      11. 天下无双说道:

        一场文化大革命,是中国人民的悲哀,同事也是中华民族的血的教训,让以后的党和人民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12. 说道:

        看到总理逝世这里,心还是猛然间沉痛起来。总理已经离开我们41载,但是他对人民的伟大贡献,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人民永远怀念敬爱的周总理!周总理永垂不朽!

      13. 文笔说道:

        小说与大时代相融合,不愧是经典啊!

      14. 牛皮哄哄说道:

        对于毛这个人一生的事迹,不是简单几句话就可以说明的,对他的功与过我持辩证的态度。但对于周总理,没有人会说他不好。他为中国人民的付出,人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允许悼念,但没有人会忘了他所做的一切。为毛所犯错误痛心的同时不禁感叹,党内永远有那么一股清流让中国重新焕发光彩!

        • 匿名说道:

          说实话,如果不发生内战,就算国民党赢了,国家不见得比现在差,所谓新社会,旧社会,都是洗脑的结果。毕竟我们被共洗脑了几十年了啊。

      15. 天才说道:

        现在的少年看了,

        奋奋不平的心促使他真想回到过去打抱不平

      16. 陈天才说道:

        现在的少年看了,

        奋奋不平的心促使他真想回到过去打抱不平

      17. 落日说道:

        毛主席文化大革命中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却一味任用亲近自己的人。

      18. 二哥说道:

        周总理永远活着我们心中!

      19. 雨谷说道:

        锁链可以锁住门窗,锁住手脚,但人心是锁不住的。。。。。。莫名泪奔。

      20. 匿名说道:

        多疯狂的年代啊,毛主席害人不浅啊,祸国殃民。不为过吧

      21. 兰花说道:

        个人感觉幸亏毛主席去世的及时,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这种疯狂的岁月还要多久才能结束。

      22. 匿名说道:

        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毛泽东,四人帮只是他的四员得力干将,老毛死后,权利被正常的一波人夺得,四人帮就名正言顺的背了锅,当然,四人帮跟老毛一样罪大恶极,但是老毛不能被打上历史罪人的耻辱牌,因为这是共的根基,如果老毛都被打到了历史罪人行列,共就不复存在了。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荆门 | 忻州 | 黄石 | 嘉兴 | 日土 | 邢台 | 焦作 | 广元 | 五指山 | 江门 | 醴陵 | 五家渠 | 忻州 | 秦皇岛 | 白山 | 鹰潭 | 大庆 | 伊春 | 驻马店 | 绥化 | 营口 | 阿拉尔 | 宁国 | 攀枝花 | 姜堰 | 大兴安岭 | 临猗 | 兴安盟 | 广饶 | 吉林 | 安吉 | 鞍山 | 仙桃 | 延边 | 克拉玛依 | 东海 | 锦州 | 玉林 | 邹城 | 大理 | 陵水 | 仙桃 | 泰州 | 昆山 | 琼中 | 乐平 | 金华 | 邵阳 | 日土 | 白城 | 保定 | 南阳 | 泗洪 | 石狮 | 广州 | 定安 | 那曲 | 内江 | 丽水 | 白银 | 佛山 | 莱州 | 伊春 | 荆州 | 乳山 | 宁国 | 大兴安岭 | 泰州 | 咸阳 | 六安 | 郴州 | 许昌 | 石狮 | 广西南宁 | 招远 | 汉中 | 廊坊 | 揭阳 | 廊坊 | 白城 | 广州 | 宁德 | 澳门澳门 | 新沂 | 惠州 | 枣庄 | 宣城 | 佛山 | 扬中 | 遵义 | 信阳 | 西双版纳 | 德宏 | 苍南 | 青海西宁 | 醴陵 | 延安 | 萍乡 | 商洛 | 巴音郭楞 | 博尔塔拉 | 玉树 | 巴中 | 巴中 | 辽阳 | 包头 | 安庆 | 屯昌 | 德阳 | 上饶 | 遂宁 | 临汾 | 神农架 | 漳州 | 抚顺 | 汕尾 | 营口 | 仁怀 | 河南郑州 | 克孜勒苏 | 阿勒泰 | 邹平 | 大连 | 日照 | 台湾台湾 | 永州 | 宜昌 | 永康 | 吐鲁番 | 那曲 | 淮南 | 宿州 | 随州 | 晋中 | 慈溪 | 海拉尔 | 河池 | 肇庆 | 盐城 | 廊坊 | 晋江 | 张家口 | 台湾台湾 | 鸡西 | 云浮 | 吴忠 | 克拉玛依 | 无锡 | 嘉善 | 吉林 | 象山 | 宜昌 | 湖州 | 安岳 | 咸阳 | 七台河 | 衡水 | 包头 | 鞍山 | 锡林郭勒 | 汉川 | 江苏苏州 | 佳木斯 | 长兴 | 阜新 | 崇左 | 丹阳 | 攀枝花 | 长垣 | 佳木斯 | 营口 | 厦门 | 湘潭 | 嘉兴 | 渭南 | 广西南宁 | 大庆 | 朔州 | 岳阳 | 烟台 | 宁德 | 香港香港 | 潍坊 | 南阳 | 东台 | 泗洪 | 昆山 | 漳州 | 鹰潭 | 松原 | 任丘 | 辽阳 | 遵义 | 江苏苏州 | 鸡西 | 海丰 | 葫芦岛 | 呼伦贝尔 | 鄂州 | 承德 | 泗洪 | 庆阳 | 南京 | 荆门 | 南京 | 营口 | 定西 | 宝鸡 | 通化 | 新疆乌鲁木齐 | 青海西宁 | 荆门 | 慈溪 | 任丘 | 广安 | 汕头 | 宜都 | 巴中 | 黑河 | 阿里 | 永州 | 济南 | 包头 | 浙江杭州 | 黄冈 | 克孜勒苏 | 安徽合肥 | 葫芦岛 | 哈密 | 鞍山 | 莒县 | 株洲 | 韶关 | 黄石 | 石嘴山 | 涿州 | 鹰潭 | 大庆 | 白城 | 海北 | 图木舒克 | 黄冈 | 厦门 | 咸宁 | 昭通 | 洛阳 | 常德 | 海北 | 南阳 | 定安 | 广元 | 邯郸 | 张家口 | 昌吉 | 福建福州 | 项城 | 永康 | 石狮 | 安吉 | 嘉善 | 山东青岛 | 鄢陵 | 常州 | 蚌埠 | 黔南 | 浙江杭州 | 镇江 | 桓台 | 万宁 | 吉林 | 厦门 | 安阳 | 海西 | 眉山 | 湘西 | 鞍山 | 永州 | 鹰潭 | 辽源 | 江苏苏州 | 临夏 | 平潭 | 遵义 | 保定 | 长兴 | 抚州 | 吐鲁番 | 黄石 | 吉林 | 包头 | 伊春 | 玉环 | 嘉峪关 | 大庆 | 朔州 | 南平 | 长垣 | 仁怀 | 基隆 | 唐山 | 邳州 | 海西 | 乌海 | 柳州 | 唐山 | 咸宁 | 邯郸 | 和田 | 怀化 | 辽源 | 邵阳 | 晋中 | 南京 | 荣成 | 大丰 | 黄冈 | 百色 | 宝应县 | 大庆 | 宣城 | 伊犁 | 涿州 | 玉林 | 绵阳 | 宁波 | 溧阳 | 江门 | 昌吉 | 灌云 | 兴安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铁岭 | 梅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九江 | 衢州 | 宜昌 | 顺德 | 桂林 | 高雄 | 昌都 | 溧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柳州 | 朝阳 | 衡阳 | 东莞 | 铜川 | 十堰 | 随州 | 嘉兴 | 惠东 | 垦利 | 邳州 | 铁岭 | 阿勒泰 | 龙岩 | 嘉兴 | 湖南长沙 | 博罗 | 芜湖 | 恩施 | 神木 | 鹤壁 | 台湾台湾 | 双鸭山 | 自贡 | 连云港 | 淄博 | 邵阳 | 泸州 | 武威 | 三沙 | 楚雄 | 海门 | 海丰 | 泗阳 | 盘锦 | 广汉 | 招远 | 安阳 | 遂宁 | 江西南昌 | 延安 | 泰州 | 淮安 | 伊犁 | 荆州 | 广西南宁 | 和田 | 新乡 | 吕梁 | 绵阳 | 淄博 | 福建福州 | 娄底 | 郴州 | 清徐 | 天长 | 儋州 | 乐山 | 海南 | 基隆 | 黑龙江哈尔滨 | 湖州 | 惠州 | 安徽合肥 | 广州 | 日喀则 | 甘南 | 巴彦淖尔市 | 长治 | 公主岭 | 文昌 | 芜湖 | 桐乡 | 甘肃兰州 | 南通 | 济源 | 吴忠 | 余姚 | 曲靖 | 公主岭 | 莒县 | 南京 | 单县 | 凉山 | 黔东南 | 徐州 | 诸城 | 吐鲁番 | 林芝 | 泸州 | 青州 | 乌兰察布 | 大同 | 安庆 | 七台河 | 海宁 | 荆门 | 凉山 | 果洛 | 运城 | 五家渠 | 巴彦淖尔市 | 三明 | 吐鲁番 | 酒泉 | 绵阳 | 茂名 | 台州 | 乌海 | 广安 | 眉山 | 涿州 | 清徐 | 林芝 | 兴安盟 | 灌云 | 曲靖 | 德州 | 三亚 | 汉中 | 濮阳 | 海南 | 保亭 | 包头 | 焦作 | 承德 | 神农架 | 白城 | 南京 | 南平 | 焦作 | 德宏 | 果洛 | 涿州 | 西双版纳 | 乐平 | 新沂 | 芜湖 | 汉川 | 澄迈 | 汉川 | 六安 | 东莞 | 肥城 | 赣州 | 咸阳 | 铜仁 | 黑龙江哈尔滨 | 宝应县 | 邢台 | 淮北 | 大兴安岭 | 德阳 | 黑河 | 阿拉善盟 | 鄂州 | 固原 | 丽水 | 巴音郭楞 | 内江 | 馆陶 | 天门 | 德清 | 阳江 | 宝应县 | 清徐 | 西双版纳 | 克拉玛依 | 五家渠 | 怒江 | 甘南 | 邹城 | 任丘 | 扬中 | 博尔塔拉 | 武安 | 启东 | 伊春 | 唐山 | 库尔勒 | 济源 | 广安 | 新沂 | 泉州 | 长葛 | 陕西西安 | 涿州 | 邹城 | 诸暨 | 安阳 | 绥化 | 泰兴 | 昭通 | 吉林 | 资阳 | 黑河 | 达州 | 张掖 | 临海 | 浙江杭州 | 河北石家庄 | 昌都 | 昌吉 | 山西太原 | 宁波 | 辽源 | 燕郊 | 琼中 | 四平 | 辽宁沈阳 | 汕头 | 齐齐哈尔 | 阿勒泰 | 台中 | 中卫 | 博罗 | 兴化 | 七台河 | 临汾 | 阿勒泰 | 金坛 | 晋江 | 青州 | 云南昆明 | 泰兴 | 张家口 | 吴忠 | 乐平 | 汕尾 | 桓台 | 黄冈 | 东方 | 盐城 | 宁德 | 乌海 | 永州 | 宿迁 | 三河 | 昌都 | 宝鸡 | 平凉 | 金昌 | 厦门 | 鸡西 | 中山 | 湘西 | 白银 | 凉山 | 图木舒克 | 潮州 | 松原 | 临夏 | 沧州 | 宜都 | 清远 | 佛山 | 菏泽 | 青州 | 澳门澳门 | 兴安盟 | 贺州 | 佛山 | 开封 | 张家口 | 肥城 | 怒江 | 三沙 | 湖州 | 象山 | 佛山 | 甘南 | 云浮 | 台湾台湾 | 晋中 | 菏泽 | 内江 | 红河 | 文山 | 郴州 | 台中 | 渭南 | 保定 | 库尔勒 | 阜新 | 本溪 | 台州 | 柳州 | 灵宝 | 郴州 | 嘉兴 | 克拉玛依 | 蓬莱 | 海拉尔 | 株洲 | 抚州 | 辽阳 | 黑河 | 屯昌 | 鹤壁 | 三亚 | 攀枝花 | 绵阳 | 广安 | 莒县 | 雄安新区 | 诸暨 | 定西 | 武安 | 宜都 | 兴安盟 | 莒县 | 保山 | 鹰潭 | 神木 | 铜川 | 海宁 | 鄢陵 | 义乌 | 遵义 | 雄安新区 | 营口 | 喀什 | 仁寿 | 龙口 | 改则 | 白山 | 大兴安岭 | 固原 | 开封 | 长垣 | 贺州 | 偃师 | 台湾台湾 | 乐清 | 揭阳 | 香港香港 | 莱芜 | 宿迁 | 泰安 | 如东 | 庆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龙岩 | 辽源 | 周口 | 张掖 | 沧州 | 桐乡 | 温岭 | 诸暨 | 江苏苏州 | 宿州 | 眉山 | 威海 | 宁德 | 双鸭山 | 山西太原 | 巴音郭楞 | 绥化 | 五家渠 | 钦州 | 黄石 | 宝应县 | 阳春 | 十堰 | 资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鹤岗 | 林芝 | 伊春 | 章丘 | 醴陵 | 吉林 | 郴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北海 | 云南昆明 | 鹤壁 | 沧州 | 黑河 | 德清 | 吉安 | 温岭 | 安顺 | 雅安 | 改则 | 大庆 | 汕尾 | 玉环 | 简阳 | 诸暨 | 随州 | 武威 | 锡林郭勒 | 通辽 | 高密 | 北海 | 中山 | 石狮 | 安顺 | 鄂尔多斯 | 明港 | 嘉峪关 | 怀化 | 霍邱 | 许昌 | 曹县 | 抚州 | 荆门 | 垦利 | 台南 | 周口 | 武威 | 宁国 | 玉环 | 苍南 | 宁国 | 喀什 | 迪庆 | 嘉峪关 | 柳州 | 吉林长春 | 聊城 | 辽宁沈阳 | 巢湖 | 儋州 | 武夷山 | 甘南 | 深圳 | 偃师 | 六安 | 巴彦淖尔市 | 邹城 | 铜陵 | 四平 | 天水 | 大同 | 定安 | 安康 | 嘉兴 | 玉溪 | 泰州 | 南平 | 湖州 | 台南 | 屯昌 | 六盘水 | 项城 | 三沙 | 丹东 | 蚌埠 | 宜都 | 邳州 | 宜都 | 阿勒泰 | 雅安 | 漯河 | 瓦房店 | 抚州 | 防城港 | 朝阳 | 博尔塔拉 | 黑河 | 怒江 | 齐齐哈尔 | 永州 | 驻马店 | 衢州 | 曲靖 | 桂林 | 滕州 | 高密 | 新乡 | 承德 | 潮州 | 鸡西 | 清徐 | 慈溪 | 肥城 | 伊犁 | 克拉玛依 | 泰州 | 梧州 | 巴中 | 日喀则 | 濮阳 | 海宁 | 蓬莱 | 玉环 | 营口 | 石狮 | 黄南 | 黑河 | 海西 | 武安 | 吐鲁番 | 广西南宁 | 锡林郭勒 | 丹东 | 齐齐哈尔 | 乐清 | 泸州 | 百色 | 安阳 | 许昌 | 鄂州 | 平凉 | 金华 | 池州 | 甘肃兰州 | 常德 | 西藏拉萨 | 克孜勒苏 | 永康 | 曲靖 | 临猗 | 甘孜 | 启东 | 高密 | 海北 | 济宁 | 诸暨 | 德宏 | 乐清 | 珠海 | 柳州 | 台南 | 和田 | 和田 | 无锡 | 永州 | 白银 | 商洛 | 临沧 | 汉中 | 莆田 | 西双版纳 | 襄阳 | 景德镇 | 张家界 | 绵阳 | 景德镇 | 天水 | 桓台 | 达州 | 长葛 | 烟台 | 台湾台湾 | 崇左 | 改则 | 南平 | 安庆 | 朝阳 | 牡丹江 | 南安 | 普洱 | 金华 | 黑龙江哈尔滨 | 温州 | 台北 | 库尔勒 | 海南海口 | 潮州 | 日土 | 天长 | 溧阳 | 台北 | 惠州 | 东阳 | 建湖 | 沛县 | 忻州 | 单县 | 惠东 | 南阳 | 衡阳 | 温州 | 喀什 | 洛阳 | 鹤岗 | 白银 | 甘孜 | 邳州 | 神木 | 秦皇岛 | 丹东 | 上饶 | 瓦房店 | 芜湖 | 高密 | 陵水 | 陇南 | 兴化 | 厦门 | 朔州 | 汉川 | 仁怀 | 宁波 | 阜新 | 邯郸 | 吐鲁番 | 黔东南 | 鄢陵 | 三亚 | 三亚 | 吉林长春 | 迁安市 | 运城 | 大丰 | 哈密 | 果洛 | 烟台 | 河南郑州 | 安徽合肥 | 宁波 | 烟台 | 黑河 | 石嘴山 | 舟山 | 秦皇岛 | 本溪 | 宜昌 | 仁怀 | 儋州 | 吉林长春 | 基隆 | 瓦房店 | 温州 | 乐清 | 曲靖 | 黔西南 | 晋城 | 邯郸 | 新沂 | 六安 | 盐城 | 贵港 | 河池 | 广安 | 和田 | 信阳 | 云南昆明 | 安吉 | 宁德 | 漳州 | 新余 | 定安 | 澳门澳门 | 湘西 | 莱州 | 保山 | 娄底 | 衡阳 | 黄冈 | 扬州 | 云南昆明 | 资阳 | 开封 | 偃师 | 资阳 | 漯河 | 阳江 | 单县 | 绵阳 | 连云港 | 琼中 | 吴忠 | 乌兰察布 | 启东 | 安徽合肥 | 广饶 | 咸阳 | 湛江 | 和田 | 澄迈 | 泰州 | 西藏拉萨 | 丹东 | 昭通 | 柳州 | 赵县 | 鞍山 | 六盘水 | 牡丹江 | 固原 | 枣阳 | 天水 | 东方 | 燕郊 | 邹城 | 辽宁沈阳 | 莱州 | 库尔勒 | 燕郊 | 那曲 | 鄂州 | 泰州 | 宿迁 | 中山 | 乌兰察布 | 茂名 | 金华 | 肇庆 | 常德 | 霍邱 | 广饶 | 吐鲁番 | 瓦房店 | 山西太原 | 神木 | 保亭 | 扬州 | 大兴安岭 | 咸阳 | 乐平 | 黄冈 | 孝感 | 铁岭 | 娄底 | 南通 | 常州 | 吐鲁番 | 曲靖 | 滨州 | 阳江 | 吉林 | 吐鲁番 | 如皋 | 莱州 | 淮北 | 莆田 | 陕西西安 | 惠东 | 永新 | 临夏 | 遵义 | 桓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