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31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在孙少安一家人为贺秀莲的到来既高兴又忧愁的时候,这位大眼睛山西姑娘现在却只有高兴而没有忧愁。她并不知道这家人在背后为她和少安办喜事而怎样奔波和熬煎。她只是一味地沉浸在她自己的幸福之中。

      秀莲五岁上失去母亲以后,一直是她父亲把她和她姐秀英拉扯大的。她父亲除过劳动以外,还是远近出名的酿醋好手。在黄河岸边的干石山里是收获不了多少粮食的。但她家靠卖老陈醋的收入,光景不仅没垮过,反而比村里其他人家要宽裕一点。因此,她姐秀英长大后,村里和周围有不少人家提亲事。因为父亲单身一人,她年龄又小,姐姐决定招一个上门女婿——结果就和本村的常有林结婚了。

      秀莲在本村上完小学,就没有再到柳林镇去上初中。她天性不爱念书,觉得在学校不如在山里劳动自由自在。

      她在十八、九岁的时候,身体就完全发育起来,心中已经产生了需要一个男人的念头。但本村和周围村庄她认识的小伙子,她连一个也看不上。她是个农村姑娘,又没机会出远门,无法结识她满意的男人。当然,这不是说她要攀个工作人。不。她知道自己没文化,不可能找一个吃官饭的人。就是有工作人看上她,她也不会去嫁给人家——两个人地位悬殊,又说不到一块,活受罪!

      眼看过了二十岁,她苦恼起来了。这时间,倒有不少人家向她提亲事,但这些人她早已在脑子里盘算过了,一个也看不上。她父亲、她姐姐和她姐夫,似乎都发现了她的烦恼,先后从侧面转弯抹角地查问她的心思。她干脆给家里人说:周围没她看上的男人!

      她姐夫对她开玩笑说:“那到外地给你瞅个女婿!”她却认真地说:“只要有合心的,山南海北我都愿意去!

      爸爸暂时有你们照顾,将来我再把他接走……”

      家里人吃惊之余,又看她这样认真,就向他们所有在门外的亲戚和熟人委托,让这些人给他们的秀莲在外地寻个对象……

      本来秀莲只是随便这么说说;她并没指望真能在外地找个合适的男人。她想,一定不行了,过两年也就在本地挑选个人——反正不能一辈子老呆在娘家的门上。

      可是,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个外地人孙少安!

      秀莲一见少安的面,就惊喜得心嘣嘣乱跳:天啊,这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嘛!他长得多帅!本地她还没见过这么展扬的后生!再说,这人身上有一股很强的悍性,叫一个女人觉得,跟上这种男人,讨吃要饭都是放心的;只要拉着他的手,就对任何事不怯心了。相比之下,本地那些想和她相好的小伙子,一个个都成了毛手毛脚的猴球小子!

      她马上把自己一颗年轻而热情的心,交给了这个远路上来的小伙子。当少安一再说他家如何如何穷的时候,她连听也不想听。穷怕什么!只要你娶我,再穷我也心甘情愿跟你走!

      她爱上少安后,就舍不得离开他了。依她的想法,她即刻就准备跟少安回去结婚。但亲爱的少安哥说这太仓促了,他歪好得回去准备一下,最早看明年后半年能不能办事。

      她只好收回了马上结婚的打算,但绝对不同意明年后半年才结婚!她提出:最迟在春节就办事!

      少安拗不过她烈火似的感情,也就同意了。

      当她把他强留了一个月,他不回家再不行的时候,她就又撵着他来了。她生怕他象一只鹰似的飞去再不返回来……现在,她来到双水村少安家里,就象回到了她自己的家。由于她热爱自己的心上人,对这个穷家的确没一点不满意,反而觉得一切都很亲切、很入眼……有文化的城里人,往往不能想象农村姑娘的爱情生活。在他们看来,也许没有文化就等于没有头脑;没有头脑就不懂得多少感情。可是实际也许和这种偏见恰恰相反。真的,正由于她们知识不多,精神不会太分散,对于两性之间的感情非常专注,所以这种感情实际上更丰富,更强烈。

      秀莲到少安家,转眼间七八天就过去了,但她还是不愿意走。少安背转他家里的人,偷偷对她说:“你走时给家里人说,你住四五天就回来了,因此你也不要耽搁太久,要不你爸和你姐他们要操心的。”

      她只是不好意思地抠着手指头,红着脸说:“我……舍不得离开你……”

      少安亲热地对她说:“你先回去,春节前我就寻你来!”“再让我住上几天……”她央求说。

      少安看没办法打发她,只好说:“那也行。再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你过了中秋节再走。另外,我们村年年都是八月十四打红枣,这一天村里可热闹哩……不过,还是让我给你家里写个信,就说你过了中秋节回来,不要叫他们操心。”她说:“不要写了。等信到家里,那时我也快动身回去了……”

      少安同意了她的意见。秀莲好高兴啊!她又能和少安在一块多呆几天了……

      农历八月十四日,双水村沉浸在一片无比欢乐和热闹的气氛中。一年一度打红枣的日子到来了——这是双水村最盛大的节日!

      这一天,全村几乎所有的人家都锁上了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提着筐篮,扛着棍杆,纷纷向庙坪的枣树林里涌去了。在门外工作的人,在石圪节和县城上学的学生,这一天也都赶回村里来,参加本村这个令人心醉的、传统的“打枣节”……

      一吃完早饭,孙少安一家人就都兴高采烈地出动了。孙玉厚两口子提着筐子;兰香拉着秀莲的手,胳膊上挽着篮子;少安扛着一根长木棍;少平背着笑嘻嘻的老祖母;一家人前呼后拥向庙坪赶去。他们在公路上看见,东拉河对面的枣树林里,已经到处是乱纷纷的人群了。喊声,笑声,棍杆敲打枣树枝的劈啪声,混响成一片,撩拨得人心在胸膛里乱跳弹。

      在孙少安一家人上了庙坪的地畔时,打枣活动早已经开始了。一棵棵枣树的枝杈上,象猴子似的攀爬着许多年轻男人和学生娃。他们兴奋地叫闹着,拿棍杆敲打树枝上繁密的枣子。随着树上棍杆的起落,那红艳艳的枣子便象暴雨一般撒落在枯黄的草地上。

      妇女们头上包着雪白的毛巾,身上换了见人衣裳,头发也精心地用木梳蘸着口水,梳得黑明发亮;她们一群一伙,说说笑笑,在地上捡枣子。所有树上和地上的人,都时不时停下手中的活,顺手摘下或拣起一颗熟得酥软、红得发黑的枣子,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香喷喷,甜咝咝地嚼着。按老规矩,这一天村里所有的人,只要本人胃口好,都可以放开肚皮吃——只是不准拿!

      只有田二是个例外。“半脑壳”今天不捡别的,光捡枣子。他一边嘴里嚼着枣子,一边手里把捡起的枣子往他前襟上的那两个大口袋里塞着;这两个塞满枣子的大口装吊在他胸前,象个袋鼠似的,累得他都走不干练了。他一边捡,一边吃,一边嘿嘿笑着,还没忘了嘟囔说:“世事要变了……”

      人们还发现,连爱红火的老家伙田万有也能俏得爬到枣树上去了!他拿一根五短三粗的磨棍;一边打枣,一边嘴里还唱着信天游,把《打樱桃》随心所欲地改成了《打红枣》——太阳下来丈二高,小小(的呀)竹竿扛起就跑,哎噫哟!叫一声妹妹呀,咱们快来打红枣……地上的妇女们立刻向枣树上的田万有喊道:“田五,亮开嗓子唱!”爱耍笑的金俊文的老婆张桂兰还喊叫说:“来个酸的!”

      田五的兴致来了,索性把磨棍往树杈上一横,仰起头,眯起眼,嘴巴咧了多大,放开声唱开了——叫一声干妹子张桂兰,你爱个酸来我就来个酸!

      绿格铮铮清油炒鸡蛋,笑格嘻嘻干妹子你硷畔上站;绒格墩墩褥子软格溜溜毡,不如你干妹子胳膊弯里绵……妇女们都笑得前伏后仰,张桂兰朝树上笑骂道:“把你个挨刀子的……”

      田五咧开嘴正准备继续往下唱,可马上又把脸往旁边一扭,拿起磨棍只管没命地打起枣来,再不言传了——他猛然看见,他儿媳妇银花正在不远的枣树下捡枣哩!年轻的儿媳妇臊得连头也抬不起来。

      众人马上发现田五为啥不唱了,于是一边继续起哄,一边快乐地仰起头,朝枣树上面秋天的蓝空哈哈大笑了——啊呀,这比酸歌都让人开心!田五满脸通红——唉,要不是儿媳妇在场,他今天可能把酸歌唱美哩!只要银花不在,就是他儿子海民在他也不在乎!

      他儿子田海民现在正和书记田福堂、副书记金俊山几个人在河对面一队的禾场上——那里已经堆起了一堆小山一样的枣子。两个生产队的队长少安和俊武也在那里。几个队干部正在过斤称,大队会计田海民旁边记数字。枣子打完后,就要在这里给各家各户往开分了。

      孙玉亭在庙坪这面负责。他不上树,在地上和妇女们一块捡枣,大部分时间要跑前跑后吆喝着指挥大家,并且两只眼睛敏锐地监视着不让人把枣子揣在自己的衣袋里……孙少平把奶奶放在一片有阳光的草地上,就跑过去拣了一些绵软的枣子放在她眼前。老太太尽管嚼不动,但还是想吃,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她一再问别人:为什么俊斌他妈没来?往年打枣时,都是她两个坐在一块,一边吃,一边说。今年为什么就她一个人?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俊斌已经亡故了;金老太太今年没心思来参加这个红火热闹。

      她一再问个不停,少平只好对她说:“我金奶奶病了!”

      “噢,是这样……她比我还年轻……”老太太嘟囔说。

      金波也为打枣从学校赶回来了,少平向他询问了这一段学校的情况。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去?”金波问他。

      “准备过完中秋节就回去。”少平说。

      “那正好!咱们可以一块走!”金波高兴地说。

      当少安妈、兰香和贺凤英引着秀莲进入枣树林时,马上就把所有打枣的人都吸引住了。妇女们都纷纷围过来,争着挤前去看一队长的媳妇人样子怎样。许多妇女开始向少安妈问有关的问题;少安妈一一回答众人的提问,简直象一个“记者招待会”。有的人眼睛老半天不离开秀莲的脸,并且互相窃窃私语,详细而挑剔地品评着她身上的一切。秀莲本来是个大方姑娘,但也招架不住双水村这种看人“功夫”。她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不断用手扯着自己的花罩衫。她被围困了好长时间还脱身不开,精神都有点支架不住了,便用一只手紧紧拉着兰香的手,生怕自己栽倒。

      直到孙玉亭吼叫让大家赶快捡枣,众人才先后议论纷纷地散开了。兰香和秀莲捡了一会枣,就回到奶奶坐的那个草滩里。秀莲把绵软的枣剥掉皮给老太太喂——这下老人家才吃得津津有味了……

      孙玉亭正在枣树林里忙活地奔波,金强突然走到他跟前,悄悄说:“二叔,我看见一队的田福高溜到哭咽河那面的山水沟里了,两只手象抱着什么,猫着腰,生怕人看见……”一听有了“敌情”,孙玉亭立刻浑身来了劲。他威严地对金强说:“走!你带我去!”

      金强在前边带路,两个人很快穿过枣树林,沿地畔向哭咽河那面的山水沟跑去。

      快到山水沟前,两个人又放慢脚步,悄悄地摸到沟楞边,想猛不防一下子把这个“偷枣贼”抓住!

      当他两个心怦怦跳着,蹑手蹑脚爬到沟楞边,探出脑袋往下一看时,才发现田福高正蹲下抱着个肚子呕吐哩。一队副队长枣子吃得太多,把胃口给撑坏了!

      唉,去它的,原来是这样!

      金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气得孙玉亭把他狠狠瞪了一眼,赶忙缩回头返身就走。

      田福高发现上面有人窥视他呕吐,勉强挣扎着扭过头,想知道这是哪个缺德货。他看见是金俊文的二儿子金强,就满脸通红地骂道:“我造你妈的!这有个什么好看的?回去看你妈撒尿去吧!”

      田福高五大三粗,也是个蛮汉,二杆子金强不敢顶嘴,加上他哥金富不在身边,只好悻悻地掉转身走了。孙玉亭这时早已经返回到枣树林里。

      全村人一齐上手,赶后半晌就把枣全部打完了。树上再也看不见那红玛瑙一样的枣儿,只剩下一些稀稀落落的黄叶。美丽而丰实的庙坪一下子衰败了下来。直要等到明年端阳节过后,这枣树才会抽出新绿;庙坪也才会开始再一次带给人甜蜜的想望……

      现在,在庙坪对面一队的禾场上,已经不是一堆,而是堆起了好几堆枣子;远远看起来,就象几大堆燃旺的红火。于是,人们纷纷转回家去,拿了口袋,又都涌向了禾场。禾场上,田海民把算盘打得劈里啪啦响,嘴里叫着人名字,同时报着斤称数码。几个队干部就忙着过秤。枣堆周围,挤满了黑鸦鸦的人群。

      直到掌灯时分,双水村这个非凡的“打枣节”才算结束了……

      打完枣,又过了中秋节,孙少安就张罗着和贺秀莲一块去米家镇给她扯结婚衣裳。

      这天吃完早饭,少安借了金俊武的自行车,带着秀莲起身了。在他们穿过村子的时候,年轻的光棍庄稼人都羡慕地望着他们。对于双水村没媳妇的庄稼人来说,能带着自己的未婚妻到县城或米家镇去扯衣服,这就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他们心里盘算: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象这家伙一样,得意地在车子后面带个姑娘呢?

      到了米家镇的商店,少安在布柜前对秀莲说:“你看上什么料子,咱就扯什么!”

      秀莲说:“先给你扯一身!我家里有时新衣服,给我便宜些扯一身就行了。其实我不需要,但不扯一身怕你家里的老人心里过不去……”她立刻扭过头指着少安对女售货员说:“你看他穿什么颜色合适?要好一点的布料!”

      女售货员一看他们的样子就是来给女方扯结婚衣服的——也们每天都要接待好几对这样的乡下顾客。但女售货贞听了这两个人的对话,倒有些奇怪。一般在这种时刻,对于女方来说,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通常都要突然变卦,逼男方在原来说好的件数和布料上再加一码;不加码就赌气不扯衣服——也就意味着不去领结婚证!常常逼得一些小伙子跑出去满街寻熟人借钱;有的人凑不够钱,甚至急得蹲在门市部的墙角下哭鼻子哩……可这位农村姑娘只要男方给她扯一身,还不要好布料;并且首先要给男方扯好衣服哩。太稀罕了!这大概只有戏里面才有这样的“先进”人物吧?但售货员还是因此而感动地对贺秀莲说:“这是新到的绦纶料子,质量很好,他穿正合适。你要是给自己扯一身,”她手指着另一种布料,“那么这种正时新,价钱也便宜……”没等少安说什么,秀莲就对热心的女售货员说:“那就按你说的给我们扯吧!”

      售货员给他们扯好布料后,少安非要给秀莲再扯两身不行,但秀莲死活不让。两个人为此争执不下,甚至都拉扯开了。柜台上的售货员们和一些顾客都稀罕地看他们从未见过的这种事情。

      少安发现众人观看他和秀莲拉扯,而秀莲又坚决不让再给她扯衣服,只好红着脸和她出了商店。

      在米家镇的青石板街上,秀莲深情地对他说:“两个人只要合心,又不在几件衣服上!我知道你们家光景不好,这钱肯定是你借人家的。何必这样呢?借下钱,咱们结婚后还要给人家还……”

      少安被秀莲的话说得眼圈都发热了。如果这是个没人的地方,他真想把她抱住亲一下!

      在米家镇扯了衣服后,秀莲还是迟迟不动身回山西老家。

      少安也有点舍不得她离开了,也就没有再催促她起身。

      直到寒露过了十来天,贺耀宗从山西心焦地写信问秀莲怎还不回来?是不是病了?秀莲这才决定动身回家去。

      少安于是就又借了金俊武的自行车,把秀莲带到石圪节公社。他去找他在公社当文书的同学刘根民,让他帮助挡一辆去山西的顺车。刘根民又找来街上食堂里的胖炉头,把秀莲送上了汽车……

      送走秀莲以后,少安一个人捉着自行车把,有点惆怅地站在石圪节的公路上。他看见一行大雁正嗷嗷叫着从对面的土山上空向南飞去。冬天快要来临了。他心里猛然记起:春天的时候,他手里拿着润叶给他的纸条,也正是站在这地方,望着大雁从南方飞来——现在大雁又向南方飞走了。时间啊,这么飞快!可是生活的道路又如此曲折而漫长……

      下一章:
      上一章:

      136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31章”上

      1. 匿名说道:

        钱对情来说虽说不重要,但也影响着情归何处

      2. 骚年说道:

        他怎么面对润叶呢,润叶怎么办呢?惆怅啊

      3. 小情调~说道:

        女人应该都愿意找个可以值得付出真心的男人

      4. 匿名说道:

        小说来源于现实,有超越了现实。

      5. 这是一个时代说道:

        很不喜欢这样的结果但也很理解这个结果,祝福少安和润叶都要幸福,如果有下辈子你们俩一定要特别幸福的在一起

      6. 匿名说道:

        看着南飞的大雁,少安是多么的惆怅啊。润叶该怎么办

      7. island说道:

        看着南飞的大雁,少安是多么的惆怅啊。润叶该怎么办

      8. 麻辣小龙虾说道:

        也许,对于少安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尽管有着诸多遗憾!(小说源于现实,却也高于现实)

      9. 匿名说道:

        平凡的世界,平凡是这本书的特点。

      10. 莫道君行说道:

        写出了一个时代纯朴的生活和爱情。虽然生活贫困,但爱情世界是丰富多彩的。

      11. 文笔说道:

        小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真好!

      12. 匿名说道:

        少安是幸运的,看似失去了浪漫,却得到了幸福,但最浪漫的事不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13. 匿名说道:

        生活就是把无情的剪刀,改变了你我的模样,绽放与否全看自己。

      14. 匿名说道:

        都是好姑娘,只可惜了在当时的社会。没能力改变大环境就只能去适应了。希望润叶和少安下辈子永结连理。

      15. 匿名说道:

        稍安乌枣

      16. 匿名说道:

        心疼润叶,少安找到了好的归宿,也以为这样能给润叶带来好的归宿,却不知给润叶带来了怎样的痛苦。幸好润叶的最后也算是幸福了……

      17. 匿名说道:

        这他妈就是人生啊

      18. 匿名说道:

        那是一个好时代

      19. 匿名说道:

        还是那时候好

      20. 匿名说道:

        也只有少安才能配的上秀莲,一个顶天立地的睿智俊小伙,一个找不到任何词汇赞誉的姑娘。

      21. 匿名说道:

        我觉得少安是幸运的,虽然他没和他的青梅竹马(由于地位不同)在一起但他得到一个爱他又和他在同一阶级的人,但润叶就比较(她爱的人无法爱她,爱他的人她又不喜欢)心疼润叶

      22. 乱世逍遥说道:

        祝福少安和润叶都要幸福,如果有下辈子你们俩一定要特别幸福的在一起

      23. 大禹说道:

        少安没有跟叶润在一起是最好的结局

      24. 马杏说道:

        好女人很多,和自己过日子的只有一个,选择是那么的慎重。

      25. 月挂疏桐说道:

        人生难得尽善尽美,选择秀莲,自然是放弃了润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比如《伤逝》,美好的爱情也难敌门当户对。少安选择秀莲,其实,何尝不是基于爱着润叶。

      26. 匿名说道:

        润叶是少安的么梦中情人,但是也只能是在梦里,现实中选择了秀莲是正确的

      27. 明月说道:

        看着少安和秀莲这样的爱情,我的眼眶湿润了。在那种贫瘠的日子里,能有这样真挚的感情,让人太感动了。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武安 | 铜仁 | 抚顺 | 高雄 | 湖南长沙 | 邯郸 | 滕州 | 金坛 | 红河 | 日土 | 吕梁 | 自贡 | 海西 | 姜堰 | 寿光 | 德阳 | 白银 | 松原 | 亳州 | 云南昆明 | 荆门 | 黑龙江哈尔滨 | 云浮 | 亳州 | 琼海 | 安徽合肥 | 天水 | 和田 | 遵义 | 馆陶 | 自贡 | 无锡 | 山南 | 通化 | 改则 | 明港 | 楚雄 | 诸暨 | 阿坝 | 宝应县 | 佛山 | 安康 | 黄南 | 浙江杭州 | 临猗 | 绵阳 | 天长 | 鸡西 | 毕节 | 锡林郭勒 | 临海 | 馆陶 | 江苏苏州 | 阿拉尔 | 山南 | 景德镇 | 东台 | 广汉 | 临汾 | 南安 | 龙口 | 延安 | 大丰 | 湘潭 | 抚州 | 阿拉尔 | 铁岭 | 保定 | 曲靖 | 东台 | 凉山 | 义乌 | 宝鸡 | 保定 | 广饶 | 庄河 | 芜湖 | 来宾 | 聊城 | 山西太原 | 昌吉 | 海安 | 洛阳 | 佛山 | 抚州 | 菏泽 | 商洛 | 乐清 | 黄石 | 南京 | 巴彦淖尔市 | 伊犁 | 灌南 | 偃师 | 衡阳 | 新泰 | 达州 | 澳门澳门 | 包头 | 芜湖 | 博罗 | 阿勒泰 | 抚州 | 泰州 | 临海 | 泰安 | 阳江 | 通辽 | 澳门澳门 | 慈溪 | 灌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三门峡 | 乌兰察布 | 克孜勒苏 | 孝感 | 山南 | 珠海 | 丹阳 | 雄安新区 | 赵县 | 桓台 | 丹东 | 惠州 | 鄂尔多斯 | 武威 | 钦州 | 岳阳 | 西藏拉萨 | 宣城 | 西藏拉萨 | 廊坊 | 宁国 | 海东 | 孝感 | 贵州贵阳 | 鹤壁 | 儋州 | 伊犁 | 福建福州 | 宜宾 | 丽水 | 保山 | 娄底 | 固原 | 新泰 | 邹城 | 承德 | 吴忠 | 鄂州 | 延边 | 安庆 | 南充 | 漯河 | 滕州 | 如东 | 汕头 | 陵水 | 瓦房店 | 惠州 | 宁德 | 威海 | 达州 | 阿勒泰 | 海拉尔 | 黔东南 | 黔西南 | 乌海 | 怀化 | 黑龙江哈尔滨 | 常州 | 香港香港 | 马鞍山 | 保亭 | 泸州 | 宁波 | 张掖 | 建湖 | 日照 | 武威 | 潮州 | 长治 | 灌南 | 克孜勒苏 | 巢湖 | 威海 | 寿光 | 玉树 | 安阳 | 江门 | 东海 | 毕节 | 德宏 | 运城 | 邳州 | 海安 | 迪庆 | 金昌 | 简阳 | 汉中 | 张掖 | 黔西南 | 台山 | 南安 | 大丰 | 临海 | 简阳 | 莒县 | 文山 | 攀枝花 | 吉林长春 | 泗阳 | 公主岭 | 海南海口 | 甘孜 | 万宁 | 张家口 | 武夷山 | 绍兴 | 张掖 | 呼伦贝尔 | 天水 | 辽宁沈阳 | 台湾台湾 | 十堰 | 涿州 | 乌海 | 汉中 | 淄博 | 四平 | 仙桃 | 寿光 | 青海西宁 | 萍乡 | 宁国 | 青州 | 仁寿 | 宝鸡 | 锡林郭勒 | 云南昆明 | 茂名 | 招远 | 阿拉善盟 | 河源 | 安吉 | 淮北 | 梅州 | 仁怀 | 乌兰察布 | 永新 | 曹县 | 抚顺 | 高密 | 吉林 | 海拉尔 | 毕节 | 宜春 | 大同 | 恩施 | 凉山 | 九江 | 安岳 | 新泰 | 黄南 | 北海 | 南安 | 百色 | 鄂尔多斯 | 黄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南通 | 宝应县 | 琼海 | 沭阳 | 安岳 | 滨州 | 莆田 | 寿光 | 苍南 | 丽江 | 大连 | 仁怀 | 浙江杭州 | 廊坊 | 宁国 | 潜江 | 舟山 | 定州 | 洛阳 | 定安 | 廊坊 | 基隆 | 河南郑州 | 三河 | 桂林 | 聊城 | 鄂尔多斯 | 柳州 | 定西 | 连云港 | 澳门澳门 | 塔城 | 清远 | 张掖 | 芜湖 | 衡水 | 葫芦岛 | 酒泉 | 阳江 | 黑龙江哈尔滨 | 阿拉尔 | 五家渠 | 毕节 | 惠州 | 延边 | 图木舒克 | 常州 | 襄阳 | 浙江杭州 | 岳阳 | 庆阳 | 阿克苏 | 扬州 | 广汉 | 桓台 | 永州 | 上饶 | 儋州 | 章丘 | 眉山 | 改则 | 公主岭 | 茂名 | 淮北 | 泰兴 | 吉林长春 | 双鸭山 | 柳州 | 六盘水 | 淮安 | 曲靖 | 临海 | 靖江 | 神木 | 潮州 | 昭通 | 天门 | 青海西宁 | 日喀则 | 三明 | 南阳 | 平顶山 | 襄阳 | 宁波 | 常德 | 绥化 | 伊犁 | 阿克苏 | 厦门 | 红河 | 白银 | 基隆 | 盐城 | 保定 | 兴安盟 | 福建福州 | 宝应县 | 乐平 | 渭南 | 清徐 | 鞍山 | 宁夏银川 | 林芝 | 林芝 | 海南 | 文山 | 迁安市 | 南平 | 如东 | 赣州 | 定州 | 云南昆明 | 贺州 | 凉山 | 鸡西 | 海北 | 包头 | 西藏拉萨 | 新泰 | 南平 | 鄂州 | 宁德 | 七台河 | 锡林郭勒 | 辽源 | 孝感 | 海西 | 锡林郭勒 | 巴彦淖尔市 | 淮安 | 云浮 | 武威 | 汕尾 | 伊春 | 邯郸 | 公主岭 | 沛县 | 厦门 | 平顶山 | 鄂州 | 高雄 | 绵阳 | 绍兴 | 绥化 | 鹤岗 | 邹平 | 公主岭 | 柳州 | 三河 | 抚顺 | 黄冈 | 揭阳 | 承德 | 莒县 | 六盘水 | 临海 | 陇南 | 明港 | 台湾台湾 | 甘孜 | 湖南长沙 | 山南 | 广汉 | 仙桃 | 保山 | 梧州 | 咸阳 | 济宁 | 商丘 | 南通 | 铜川 | 溧阳 | 云南昆明 | 定西 | 定西 | 宁波 | 和田 | 屯昌 | 阳春 | 海拉尔 | 运城 | 宁国 | 江门 | 绥化 | 牡丹江 | 日喀则 | 仙桃 | 温州 | 惠州 | 邯郸 | 淮南 | 洛阳 | 长葛 | 潜江 | 海北 | 神农架 | 五家渠 | 日照 | 永州 | 黄南 | 绍兴 | 吴忠 | 招远 | 绍兴 | 楚雄 | 伊春 | 黄南 | 玉林 | 梅州 | 白山 | 焦作 | 白山 | 吕梁 | 抚顺 | 邹平 | 济南 | 昭通 | 乐清 | 五家渠 | 桓台 | 海拉尔 | 鹤壁 | 益阳 | 玉树 | 金坛 | 如东 | 临夏 | 南京 | 孝感 | 三门峡 | 齐齐哈尔 | 四平 | 牡丹江 | 阿拉善盟 | 荆州 | 燕郊 | 广元 | 张掖 | 清远 | 辽阳 | 河北石家庄 | 清远 | 三亚 | 燕郊 | 神农架 | 海西 | 鹤岗 | 牡丹江 | 吉林长春 | 任丘 | 惠州 | 桓台 | 龙口 | 台湾台湾 | 佳木斯 | 嘉善 | 红河 | 荆门 | 海北 | 遂宁 | 馆陶 | 丹阳 | 临汾 | 库尔勒 | 安徽合肥 | 昌吉 | 韶关 | 义乌 | 桐城 | 平潭 | 商丘 | 曹县 | 张家口 | 贺州 | 滁州 | 娄底 | 乐平 | 宁国 | 灵宝 | 固原 | 灌云 | 黔西南 | 沧州 | 保定 | 宜都 | 枣庄 | 龙岩 | 衡水 | 灌南 | 延边 | 湖北武汉 | 宿州 | 梅州 | 巴中 | 南阳 | 牡丹江 | 保定 | 宁德 | 云南昆明 | 霍邱 | 乐山 | 牡丹江 | 潜江 | 唐山 | 荣成 | 三亚 | 琼中 | 云南昆明 | 保定 | 厦门 | 济南 | 聊城 | 清远 | 东海 | 黄石 | 海南 | 四川成都 | 武夷山 | 营口 | 溧阳 | 陇南 | 榆林 | 龙口 | 兴化 | 淄博 | 天长 | 桐乡 | 铁岭 | 枣庄 | 阿坝 | 昌都 | 桂林 | 九江 | 吉林长春 | 姜堰 | 镇江 | 商丘 | 徐州 | 永新 | 咸宁 | 象山 | 神木 | 东台 | 黄山 | 张北 | 哈密 | 柳州 | 北海 | 通化 | 随州 | 东海 | 鞍山 | 嘉峪关 | 晋城 | 十堰 | 长兴 | 遵义 | 兴化 | 正定 | 永州 | 巴彦淖尔市 | 滨州 | 海东 | 宿州 | 正定 | 吴忠 | 潍坊 | 台湾台湾 | 台山 | 扬州 | 乌兰察布 | 三门峡 | 晋江 | 攀枝花 | 伊春 | 扬中 | 衡阳 | 滁州 | 海宁 | 偃师 | 吉林长春 | 贵港 | 枣庄 | 钦州 | 乌兰察布 | 临猗 | 台州 | 黄冈 | 乐平 | 广汉 | 郴州 | 濮阳 | 孝感 | 温岭 | 随州 | 陇南 | 海丰 | 吐鲁番 | 绵阳 | 丽江 | 长垣 | 瑞安 | 临海 | 顺德 | 巴音郭楞 | 临猗 | 广饶 | 威海 | 灌南 | 长兴 | 漳州 | 焦作 | 广安 | 邵阳 | 高密 | 醴陵 | 嘉善 | 佛山 | 张家界 | 宿迁 | 淮安 | 象山 | 垦利 | 武安 | 临沂 | 灵宝 | 嘉善 | 庄河 | 白山 | 海南 | 宣城 | 莱芜 | 阿克苏 | 宝鸡 | 那曲 | 海门 | 鹤壁 | 锦州 | 台北 | 泰兴 | 岳阳 | 张家口 | 乌兰察布 | 阿坝 | 吉林长春 | 屯昌 | 惠东 | 义乌 | 阿坝 | 灌云 | 昭通 | 普洱 | 海宁 | 宁国 | 天长 | 十堰 | 潍坊 | 吉安 | 雅安 | 沛县 | 河源 | 海南 | 宜春 | 台北 | 阜新 | 枣庄 | 简阳 | 本溪 | 孝感 | 玉溪 | 荆门 | 高雄 | 芜湖 | 巴音郭楞 | 湘潭 | 包头 | 琼中 | 吴忠 | 乳山 | 新乡 | 崇左 | 徐州 | 浙江杭州 | 云南昆明 | 福建福州 | 包头 | 韶关 | 阿里 | 青州 | 鹰潭 | 汕头 | 甘南 | 永康 | 烟台 | 长葛 | 绥化 | 海安 | 海安 | 晋城 | 蓬莱 | 单县 | 安徽合肥 | 大兴安岭 | 佛山 | 兴安盟 | 山南 | 慈溪 | 巴彦淖尔市 | 山南 | 鹤壁 | 五指山 | 安岳 | 漳州 | 葫芦岛 | 灵宝 | 广西南宁 | 淮南 | 鹤壁 | 广西南宁 | 梧州 | 燕郊 | 黔东南 | 福建福州 | 滕州 | 长垣 | 五指山 | 通化 | 阿里 | 崇左 | 保亭 | 莱芜 | 东营 | 揭阳 | 潍坊 | 鸡西 | 资阳 | 金华 | 酒泉 | 寿光 | 五指山 | 汕头 | 宿州 | 新沂 | 武威 | 东方 | 德宏 | 安徽合肥 | 双鸭山 | 枣阳 | 杞县 | 长治 | 保定 | 惠州 | 那曲 | 喀什 | 新乡 | 内江 | 巴中 | 泗洪 | 博尔塔拉 | 琼海 | 营口 | 石狮 | 自贡 | 昌都 | 余姚 | 海拉尔 | 瓦房店 | 西双版纳 | 六盘水 | 海丰 | 汉川 | 河南郑州 | 宜昌 | 吴忠 | 邳州 | 绵阳 | 甘孜 | 通化 | 连云港 | 邵阳 | 韶关 | 禹州 | 通化 | 桓台 | 和田 | 白沙 | 湖北武汉 | 库尔勒 | 泰州 | 石河子 | 赣州 | 伊犁 | 绵阳 | 日土 | 巴音郭楞 | 海南海口 | 德州 | 营口 | 钦州 | 文昌 | 涿州 | 恩施 | 博尔塔拉 | 运城 | 阿克苏 | 甘南 | 榆林 | 大庆 | 湘潭 | 乌兰察布 | 枣庄 | 汉中 | 沛县 | 镇江 | 象山 | 乐山 | 平凉 | 涿州 | 鸡西 | 丽水 | 喀什 | 贺州 | 仁怀 | 长治 | 黑龙江哈尔滨 | 鄂州 | 郴州 | 禹州 | 沭阳 | 内江 | 衡阳 | 永州 | 厦门 | 吉林 | 三河 | 菏泽 | 黑龙江哈尔滨 | 温岭 | 楚雄 | 河北石家庄 | 扬州 | 蓬莱 | 鸡西 | 岳阳 | 本溪 | 石狮 | 黄南 | 巴中 | 本溪 | 泸州 | 陇南 | 江苏苏州 | 平潭 | 张家口 | 丽江 | 吉林 | 高雄 | 江西南昌 | 日喀则 | 甘孜 | 鄂尔多斯 | 马鞍山 | 新乡 | 大理 | 张家界 | 日照 | 遵义 | 鸡西 | 七台河 | 南安 | 台湾台湾 | 北海 | 仙桃 | 保定 | 巴中 | 上饶 | 上饶 | 佳木斯 | 长兴 | 吴忠 | 红河 | 涿州 | 自贡 | 日喀则 | 四川成都 | 灵宝 | 曲靖 | 北海 | 泗阳 | 顺德 | 西藏拉萨 | 景德镇 | 眉山 | 邹平 | 南京 | 石狮 | 沧州 | 嘉兴 | 昭通 | 燕郊 | 基隆 | 陵水 | 永州 | 运城 | 丹东 | 安庆 | 徐州 | 长葛 | 仁寿 | 滕州 | 临海 | 永康 | 大连 | 四平 | 大连 | 漳州 | 桐城 | 海北 | 永州 | 白沙 | 涿州 | 大连 | 泗阳 | 安庆 | 三河 | 厦门 | 甘肃兰州 | 河池 | 宁德 | 丹阳 | 洛阳 | 肥城 | 玉林 | 雅安 | 博尔塔拉 | 庄河 | 喀什 | 潜江 | 巴中 | 黑河 | 松原 | 江西南昌 | 喀什 | 晋城 | 仙桃 | 库尔勒 | 绥化 | 禹州 | 昌吉 | 宜昌 | 肇庆 | 四川成都 | 和田 | 宁波 | 文昌 | 锦州 | 绵阳 | 赤峰 | 长垣 | 巴音郭楞 | 慈溪 | 公主岭 | 锦州 | 宿迁 | 象山 | 威海 | 临沧 | 遵义 | 嘉峪关 | 邢台 | 沛县 | 萍乡 | 盘锦 | 果洛 | 咸宁 | 广元 | 南充 | 库尔勒 | 鄢陵 | 玉林 | 图木舒克 | 中山 | 招远 | 洛阳 | 舟山 | 玉溪 | 西双版纳 | 黑河 | 大兴安岭 | 大连 | 钦州 | 武安 | 吉林 | 永新 | 双鸭山 | 简阳 | 高雄 | 上饶 | 庄河 | 湖南长沙 | 温州 | 宿迁 | 陕西西安 | 兴安盟 | 通辽 | 榆林 | 白山 | 桐乡 | 三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