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27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在夜幕的掩护下,孙玉亭带着一群“敢死队员”,坐着拖拉机,不多时就来到了石圪节的水坝附近。水坝离石圪节村庄还有一里多路,因此这地方静悄悄的。再说,这其间庄稼人都早已进入了梦乡——他们穿过罐子村时,连一星灯火也没有看见。

      但孙玉亭和这一群人仍然有些慌乱。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不是做一件光明正大的事,而实际上是进行一种偷窃活动。

      拖拉机停住后,孙玉亭在驾驶楼里探出脑袋,叫车斗里的人先别动,让田海民把拖拉机调转头再说。

      等田海民在石圪节坝梁上面的公路上调转车头,孙玉亭就对他说:“我们下去豁坝,你就坐在驾驶楼里。不要熄火!一旦有情况,我们上来后咱们就能跑!”

      孙玉亭给田海民安顿完,就紧张地跳出了驾驶楼。他发现车斗里的人都已经到了公路上,而且有两个人已经向坝梁那里跑去了。玉亭气愤这两个人怎么不听指挥就跑了!他问那两个人是谁?有人告诉他是金富和金强两兄弟。玉亭本来想发作,一听是这两个蛮汉,就再没敢说什么。金富和金强是俊武他哥的两个儿子,一个二十一岁,一个十九岁,不光在村里经常惹是生非,还常跑到外村去打架,而且打起架来,既不顾别人的命,也不顾自己的命。金俊文本人也没办法他的这两个烈子。

      孙玉亭只好很快招呼大家,也向石圪节的坝梁上跑去了。等他们来到坝梁上,金富和金强两兄弟已经撅着屁股,开始拿山镢在坝梁中间挖上了。玉亭让他们不要在中间挖,这样可能整个水坝都会决堤。但金富金强根本不听他的,只管撅着屁股挖。有几个人也跑过去和他俩一块挖了。玉亭看没办法指挥这些人,只好引着另外的人在坝边上开始挖。两处挖掘的人都使出了最大的劲,一个个都咬牙切齿的,似乎不是拿镢头挖土,而是用刺刀往死捅敌人!是啊,多大一坝水!绿茵茵的看了真叫人眼馋!而这水本来也应该有他们村的一份,现在却叫不讲理的石圪节拦在这里,得意而美气地浇灌他们自己的庄稼。挖!狠狠地挖!把水放干!让他们再得意!让他们再美气!

      不多一会,坝梁中间金富和金强他们那里已经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接着,孙玉亭这里的豁口也挖开了,水开始冲出豁口,向河道里涌去。

      孙玉亭看差不多了,就压低嗓门喊叫大家快走!

      众人先后掂着工具跟玉亭跑上了公路。但金富和金强几个人还在那里贪心地挖着,气得玉亭又跑下去,吓唬这几个人说,石圪节那边好象听见有拖拉机声,说不定人家已经发现了,如果这几个人还不走,他们就先走了!

      金富几个人这才掂着工具跑了上来,纷纷扒进了车斗。孙玉亭一扑跳上驾驶楼,气喘吁吁地对田海民喊道:“快跑!”

      田海民眼疾手快扳动离合器,拖拉机便发疯一般往回开了……

      在孙玉亭他们还没动手挖坝之前,二队长金俊武已经带着两个人,不慌不忙地在罐子村完成了他们的挖掘任务。罐子村只有半坝水,水面离坝梁很高,他们不可能把罐子村的水放出来。情况正如金俊武精明地估计到的:只能把石圪节的水放出来,盈满罐子村的水坝,才能从罐子村的豁口里再往双水村流。金俊武一边挖豁口,一边还对另外两个人说:“咱们等于给罐子村也做了好事。今晚上他们坝里的水也就盛满了。要不,他们现在这点水也浇不了几天地就完了!”

      金俊武的确是个周到人。他甚至指导另外两个人不损坏罐子村的水坝。他们只是在坝与河岸的衔接处挖开一个不大的豁口——俊武估计这豁口流半夜水已足够盛满双水村的坝了。

      金俊武他们虽然路近,可孙玉亭是“机械化部队”,尽管他们出发晚,但比金俊武他们先一步回到了双水村。

      等金俊武三个人进了大队部的院子时,看见队里的拖拉机已经停在了院子里。公窑里还是只是田福堂一个人。其余的人田福堂已让孙玉亭带着,又赶到村前支援金俊山他们加高坝梁去了。

      田福堂象迎接打了胜仗的勇士一般,迎接了金俊武三个人。他给三个人一人递上一支“大前门”纸烟。福堂在这中间回了一次家,专门把自家的纸烟拿了几盒,以嘉奖这些外出作战的“部队”。

      他问金俊武:“都好了?”

      金俊武点着纸烟,说:“都好了。”

      “那好!叫他两个先到前面坝梁上去,咱两个先等一等。我已经叫金成和田海民两个到后村头照水去了。等水一出来,咱再到前面坝上去。”

      那两个人抽着书记给他们的纸烟,就打着工具先走了。田福堂和金俊武两个人先后进了大队部的窑洞。他们在这里等待金成和田海民报告水来的消息。田福堂很愿意和金俊武单独呆一会。金俊武和孙少安是村里他最头疼的两个人。原来他对金俊武气更大一些。但自从他发现城里教书的女儿和少安有点“麻糊”以来,他就对少安比对金俊武更恼火了。他现在很愿意和金家湾的这位“领袖”把关系弄好一些。当然,他知道他永远不会把金俊武弄得象孙玉亭那样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他只是想让这个强人不要处处拐着弯和他过不去就满意了。

      进了公窑后,田福堂又给金俊武递上一根纸烟。他也没什么正经八板的话,就随便拉家常说:“唉,你父亲可是个好人哩!我们小时候,金先生冬闲了就在村里办冬学,教穷人家娃娃识字。我也跟你爸学过字,可头一天学了,第二天就忘得一干二净。天生的不是个念书人嘛……”

      田福堂说着,就仰起头笑了。

      金俊武在煤油灯上点着了书记刚才又递上的那支烟,也笑了,说:“我弟兄三个也一样。我歪好还跟上他识了几个字,我哥和我弟常让我爸拿铁戒尺把手都打肿了,可还是连一个字也没认下。”

      “可惜先生去世太早了!”田福堂惋惜地说,“我记得好象金大叔晚年也是气管有毛病?”

      “他就死在肺气肿上!”金俊武说。

      “唉,我现在这气管病将来也说不定发展得象你爸一样。”田福堂说着便下意识地咳嗽了两声,脸上显出悲观的神色。“那是两回事。气管炎不一定就能蔓延成肺气肿。我爸到后来已经把病根子伸到心脏上了!”

      正在他两个拉谈已故金先生及肺气肿的时候,小学教师金成和大队会计田海民,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水头已经下来了!”

      田福堂和金俊武两个人一听水已经来了,把金先生和肺气肿早忘在脑后,跟着金成和田海民就往外跑。

      他们来到公路边上,已经看见村后的河道在暗夜中闪烁着水波的微光。仔细一瞧,水头已经就在他们面前,象一条蟒蛇似的沿着干涸的河道刁钻地蜿蜒爬行——寂静的东拉河重新又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多么令人兴奋啊!四个人在公路边上撵着水头,一路小跑着向前村赶去。金成和田海民一边跑,一边向前面坝梁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呼喊着:“水来了!水来了!”

      整个水坝上的男女老少顿时都沸腾起来了。人们一边加紧往坝梁上运土,一边兴奋地喊叫着,张望着后面的河道。水即刻就涌进了土坝中!

      和水一齐到来的田福堂立刻命令启动两台抽水机!于是,人们的呼喊声,哗哗的流水声,和抽水机的马达声搅混在一起,使得双水村这个夜晚象唱大戏一般喧腾和热闹!

      但是乐极生悲。约摸半个钟头以后,这喧腾和热闹突然又变成了一片紧张的唏嘘声。人们惊慌地发现,水坝里的水上涨得太快了。顷刻间已经涌满了大半坝,而且眼看着要涨到刚加添的新土上了!

      情况明显地危险起来。人们再也顾不得欢呼水的到来,反而对这水开始恐惧起来!

      田福堂、金俊山立刻喊叫让大家赶快加高坝梁。刹那间,所有的人都进入了一种疯狂的劳动之中。到处是紧张的喊叫声和铁锨镢头的碰磕声。

      但是情况越来越不妙。坝里的水一会比一会上升得快!所有的人几乎已经拼上了老命,但加高坝的速度已经赶不上坝里水上升的速度了。

      完了!谁都意识到后果会是什么样子,但所有的人又都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有些人已经不是劳动,而是在挣命,一边发疯似的挖土,一边累得嘴里呻吟着,有几个老汉已经蹲在一边哭开了!

      田福堂心里象烧着火一般焦灼。他气愤地把孙玉亭和金俊武这些人喊叫到跟前,问他们倒究是怎么回事?玉亭说:“金富和金强不听我的话,在石圪节的坝梁中间豁开了一道口子……”

      水已经无情地漫上了坝沿,并且打起了第一个浪头,把最上面刚填上去的虚土冲掉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快跑!坝要垮了!”

      人们立刻大呼小叫,夹杂着妇女和孩子们的哭声,纷纷从坝两边退到了高处。大家往后河道里一看:妈呀,水已经象山洪暴发一般,满河道涌下来了!

      双水村的土坝顷刻间就象一道纸墙一般被汹涌的浪头冲垮了。东拉河震响着洪水的咆哮声,把人们的希望一卷而空!

      所有的人现在都泪水汪汪地立在河两岸,眼看着这滔滔的水从他们的面前流过。水呀,你多么可爱,可你又多么无情!

      半个钟头以后,洪水才落下了。

      东拉河粗野地吼叫了一阵以后,慢慢地又安静了下来。

      但是,河两岸的人却象从一场恶梦中突然惊醒似的,再一次骚乱起来了。人们现在才想到,有没有什么东西被水冲走呢?或者更坏的是,有没有人被这洪水吞没了呢?

      于是,两岸到处都传来了人的喊叫声。各家人叫各家人的名字。因为刚才水把人隔在了两岸,许多家的人都失散了。人们连鞋也不脱,裤子也不挽,纷纷淌过洪水落下的东拉河,跑到对岸去寻找坝冲垮以后还没照过面的亲人。不管这些人是否遭了难,但寻找的人先放声哭叫起来。河道里不时有人滑得仰面朝天掼倒在泥滩里,但谁也顾不了这些,爬起来又喊着,嚎着,跑向了对岸。

      不久,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就传遍了全村:金俊武的弟弟金俊斌不见了!

      金俊武一大家人已经在金家湾那面的河岸上哭成了一堆。据有人说,在最后加高坝梁的时候,金俊斌给人说他到前河道大便去呀,就扛把铁锨走了——俊斌是个老实后生,去大便也带着自己的工具,怕黑天半夜丢失了。人们都以为他在水坝冲垮前已经回来了,因此谁也没有留意这件事。现在看来,俊斌可能没等大便完,就让洪水给卷走了!

      俊斌的媳妇王彩娥本来没到工地上来,现在听说俊斌让水冲走了,一路嚎叫着也来到了河边。她到了自家人的面前,一屁股坐在泥地上,一边放开声哭,一边骂她的两个哥哥金俊文和金俊武,说是让他们把她的男人害了!

      彩娥也许是全双水村最俊的女人,外号叫“盖满村”。她平时打扮得漂漂亮亮,队里有轻活时才出山劳动一天,平时一般不出家门。不知什么原因,这个漂亮女人一直没开怀生养,尽管吃了不少药,也没顶事。这倒使她能保持一种青春的光彩,三十大几的人,看起来象个少女一般楚楚动人。她男人俊斌也不计较她不会生孩子;他老实巴脚,只会没命地劳动和恭顺地侍候她。村里一些不安生的年轻人对王彩娥都有点“意思”,但慑于强人金俊武和金俊文两个不要命的儿子,一般都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这个穿戴入时的女人,坐在泥水地上,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金俊武一家人除过老母亲外,现在都在这里哭着。

      田福堂、金俊山和孙玉亭几个大队的领导人,也都惊慌失措地赶到这里来,一边劝慰着这家人,一边马上安排出去寻人。

      金俊武作为一家之主,一边抹眼泪,一边吼住了哭啼的家人,让赶快分头出去寻俊斌——说不定俊斌还有生还的希望!

      就这样,金俊文带着两个儿子从金家湾这面的岸边出发,金俊武从田家圪崂这面的河岸起身,队里又派出许多人跟着他们,两股人分别沿两岸去米家镇方向寻找金俊斌去了……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寻找俊斌的人回来了。但找到的不是活人,而是尸首。尸首是在东拉河进入米家川大河的入口处找到的。

      不幸的俊斌躺在一辆架子车上,上面蒙着一张席片,席片上蹲着一只临时买来的祭魂老公鸡。金俊武弟兄父子们跟在架子车两边,沉痛地呜咽着。

      尸首停放在了庙坪的破庙院里,先由金家户族里的人看守着。噩耗霎时就传遍了整个双水村。人们纷纷谈论着死者生前的许多美德,都忍不住难受地落泪了。

      下一章:
      上一章:

      76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27章”上

      1. 利头说道:

        感觉是金富和金强出的问题,其实不是公社管理不到位吗?而追终溯源,不是制度造成贫困而令农民抢水的吗?

      2. 无名小子说道:

        公社的,赎职啊。

      3. 匿名说道:

        那时候的生活,真不是现在能想象的

      4. 匿名说道:

        表面上来看是金富金强的责任,但追究根本还是公社管理不当导致的

      5. 婉璐说道:

        用命换来的水,教训深刻。反思的应该是公社领导。

      6. 青天说道:

        作者是臆想的故事,水坝不是三两镐就能刨开放出巨大洪水淹死人的。不真实。

      7. 匿名说道:

        有点不真实,不是缺水吗

      8. 说道:

        有点不真实,不是缺水吗

      9. 麻辣小龙虾说道:

        死亡的意义是为了下面情节的铺垫,还是为了讽刺人民公社!

      10. 鹿晗的小娇妻说道:

        。。。

      11. 天下谷说道:

        全都完了,双水村还要重修坝,罐子村的坝估计也垮了

      12. 薄酒忘忧说道:

        可怜的人们。都是为了个生存,最低的生存!

      13. 甘霖说道:

        自作自受

      14. 革命八一说道:

        生产资料匮乏,生产力低下,收获分配与劳动付出不成比例。这就是公社失败的原因啊。

      15. 大爷在此说道:

        有农民的错,想靠抢水过活,但也有官的错,制度迫使农民另寻出路

      16. 秦一说道:

        好好个人怎么就没了?况且还是这么个大老实人,。。。命运不公啊?他们小时候娃娃不是夏天大都在水沟沟里玩耍吗?不会游泳吗?

        现在因为溺水死亡的好多,珍爱生命吧,学个游泳啥的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赵县 | 楚雄 | 宁国 | 包头 | 鄢陵 | 永州 | 河池 | 鹤岗 | 寿光 | 武安 | 项城 | 湖州 | 泗阳 | 澳门澳门 | 江西南昌 | 潮州 | 铜川 | 淮北 | 宁德 | 邹城 | 启东 | 辽源 | 沧州 | 昌吉 | 广州 | 延安 | 三门峡 | 神农架 | 乌海 | 大理 | 武安 | 梅州 | 济宁 | 商洛 | 承德 | 绍兴 | 贵州贵阳 | 泸州 | 镇江 | 邢台 | 阿拉善盟 | 株洲 | 连云港 | 芜湖 | 玉环 | 梧州 | 潜江 | 厦门 | 丽江 | 台湾台湾 | 衢州 | 秦皇岛 | 神木 | 乌兰察布 | 舟山 | 神木 | 宿迁 | 广西南宁 | 武安 | 清远 | 包头 | 屯昌 | 漳州 | 台山 | 包头 | 惠州 | 宜昌 | 商洛 | 徐州 | 龙口 | 贺州 | 鹰潭 | 朔州 | 临沧 | 安阳 | 苍南 | 抚顺 | 慈溪 | 赤峰 | 菏泽 | 台湾台湾 | 安阳 | 怀化 | 昌吉 | 如皋 | 任丘 | 石河子 | 义乌 | 唐山 | 宿州 | 灌南 | 河池 | 大兴安岭 | 苍南 | 单县 | 阜新 | 玉环 | 西藏拉萨 | 神木 | 山东青岛 | 红河 | 威海 | 长兴 | 威海 | 三明 | 秦皇岛 | 自贡 | 新疆乌鲁木齐 | 牡丹江 | 临汾 | 天水 | 佛山 | 晋中 | 垦利 | 沧州 | 海东 | 博尔塔拉 | 曲靖 | 衡阳 | 岳阳 | 亳州 | 亳州 | 凉山 | 海拉尔 | 咸阳 | 乐清 | 淮南 | 云浮 | 乳山 | 昌吉 | 濮阳 | 泰安 | 铜川 | 广安 | 盘锦 | 盐城 | 阿拉尔 | 湛江 | 肥城 | 平潭 | 巢湖 | 芜湖 | 昭通 | 云浮 | 陇南 | 舟山 | 慈溪 | 邹平 | 和田 | 枣阳 | 义乌 | 漯河 | 淮安 | 苍南 | 黄冈 | 临夏 | 和县 | 海南 | 白山 | 日照 | 松原 | 新余 | 榆林 | 周口 | 仙桃 | 绵阳 | 东莞 | 涿州 | 江门 | 海拉尔 | 德清 | 广饶 | 通化 | 临夏 | 崇左 | 海南 | 克孜勒苏 | 黄石 | 仙桃 | 高密 | 锦州 | 日照 | 阜阳 | 萍乡 | 洛阳 | 安庆 | 三门峡 | 南京 | 青海西宁 | 张北 | 韶关 | 包头 | 晋城 | 云浮 | 济宁 | 百色 | 馆陶 | 湘西 | 诸暨 | 阳泉 | 厦门 | 湘潭 | 克拉玛依 | 安康 | 驻马店 | 大同 | 德宏 | 鄂尔多斯 | 烟台 | 台湾台湾 | 湛江 | 牡丹江 | 济南 | 清远 | 明港 | 张家界 | 德宏 | 宜昌 | 任丘 | 许昌 | 锡林郭勒 | 姜堰 | 河北石家庄 | 安徽合肥 | 阜阳 | 温州 | 滕州 | 海西 | 基隆 | 七台河 | 葫芦岛 | 鹰潭 | 信阳 | 漳州 | 寿光 | 辽宁沈阳 | 白银 | 温州 | 秦皇岛 | 海宁 | 乌兰察布 | 固原 | 辽源 | 吴忠 | 安吉 | 雄安新区 | 吴忠 | 嘉善 | 正定 | 乌兰察布 | 汉川 | 灌南 | 遵义 | 丹阳 | 赣州 | 吴忠 | 亳州 | 天水 | 塔城 | 公主岭 | 衡水 | 顺德 | 温州 | 包头 | 吴忠 | 忻州 | 亳州 | 南安 | 张家界 | 乐平 | 开封 | 泉州 | 湖南长沙 | 海西 | 许昌 | 博罗 | 萍乡 | 鞍山 | 克孜勒苏 | 鹤壁 | 四川成都 | 台山 | 澄迈 | 黔南 | 赣州 | 姜堰 | 鸡西 | 伊犁 | 济源 | 台北 | 义乌 | 莱芜 | 晋城 | 萍乡 | 安庆 | 自贡 | 湖北武汉 | 宁夏银川 | 台湾台湾 | 崇左 | 孝感 | 巴中 | 晋江 | 大庆 | 长兴 | 临汾 | 辽源 | 庆阳 | 聊城 | 兴化 | 阜新 | 惠州 | 惠州 | 柳州 | 阳江 | 那曲 | 宁夏银川 | 定西 | 鹰潭 | 烟台 | 果洛 | 巢湖 | 商洛 | 温岭 | 无锡 | 锡林郭勒 | 巴彦淖尔市 | 铜川 | 广安 | 鞍山 | 昌吉 | 贵州贵阳 | 任丘 | 瓦房店 | 甘孜 | 博尔塔拉 | 西双版纳 | 威海 | 白银 | 南平 | 台山 | 天水 | 扬州 | 荆门 | 金华 | 兴安盟 | 阿里 | 赣州 | 铜仁 | 灌南 | 宜昌 | 盐城 | 楚雄 | 昭通 | 东莞 | 姜堰 | 宜宾 | 昭通 | 汉川 | 鞍山 | 莆田 | 章丘 | 克拉玛依 | 单县 | 芜湖 | 广州 | 五家渠 | 焦作 | 昭通 | 营口 | 喀什 | 金坛 | 黄冈 | 海丰 | 黑河 | 嘉兴 | 六盘水 | 六安 | 灌南 | 普洱 | 十堰 | 厦门 | 汝州 | 醴陵 | 温岭 | 林芝 | 台湾台湾 | 伊春 | 山西太原 | 天长 | 海东 | 基隆 | 河北石家庄 | 黄冈 | 秦皇岛 | 宜昌 | 邵阳 | 黄冈 | 高密 | 黄冈 | 六安 | 汕头 | 阳江 | 广安 | 昆山 | 鹰潭 | 吐鲁番 | 伊春 | 那曲 | 广汉 | 海西 | 厦门 | 宁国 | 临海 | 雅安 | 池州 | 黄冈 | 大连 | 南平 | 黄石 | 襄阳 | 青海西宁 | 辽宁沈阳 | 盐城 | 甘肃兰州 | 宜都 | 正定 | 桐乡 | 内江 | 柳州 | 江西南昌 | 台山 | 苍南 | 开封 | 乳山 | 周口 | 邢台 | 石狮 | 海安 | 泗阳 | 包头 | 阿拉尔 | 玉环 | 河源 | 衢州 | 改则 | 泗阳 | 江门 | 莒县 | 福建福州 | 福建福州 | 临海 | 延安 | 九江 | 安庆 | 韶关 | 伊犁 | 怀化 | 启东 | 亳州 | 乐山 | 双鸭山 | 巴音郭楞 | 定安 | 承德 | 台山 | 铜川 | 菏泽 | 宣城 | 赤峰 | 丹东 | 南京 | 娄底 | 茂名 | 阿里 | 吴忠 | 海西 | 桐城 | 海南 | 邹城 | 梧州 | 洛阳 | 甘南 | 中山 | 牡丹江 | 长垣 | 渭南 | 广安 | 龙岩 | 陇南 | 吴忠 | 兴化 | 池州 | 株洲 | 三明 | 吴忠 | 三明 | 信阳 | 贺州 | 金坛 | 东海 | 唐山 | 新余 | 吕梁 | 乌海 | 扬州 | 果洛 | 三河 | 清远 | 乌兰察布 | 乐清 | 雅安 | 巴中 | 渭南 | 长兴 | 白银 | 库尔勒 | 榆林 | 齐齐哈尔 | 六安 | 云南昆明 | 松原 | 神木 | 黔西南 | 高密 | 莱芜 | 临夏 | 本溪 | 大兴安岭 | 鹤壁 | 鄂尔多斯 | 丽江 | 安吉 | 芜湖 | 固原 | 聊城 | 香港香港 | 朔州 | 瓦房店 | 长治 | 邳州 | 六盘水 | 任丘 | 济宁 | 南阳 | 云浮 | 石河子 | 淮北 | 惠东 | 周口 | 贺州 | 贵州贵阳 | 东营 | 吉林长春 | 和县 | 常州 | 葫芦岛 | 达州 | 霍邱 | 湘西 | 朝阳 | 池州 | 云浮 | 醴陵 | 锦州 | 铜陵 | 云浮 | 寿光 | 伊犁 | 宜都 | 灌南 | 济南 | 宁波 | 辽阳 | 定安 | 毕节 | 灌南 | 陕西西安 | 张掖 | 象山 | 巴中 | 宝鸡 | 无锡 | 宁夏银川 | 诸暨 | 曲靖 | 平顶山 | 周口 | 白山 | 博尔塔拉 | 肇庆 | 马鞍山 | 宁夏银川 | 台山 | 广西南宁 | 丽江 | 吐鲁番 | 玉环 | 龙口 | 嘉峪关 | 上饶 | 日喀则 | 济源 | 临汾 | 许昌 | 建湖 | 桐乡 | 烟台 | 天长 | 金华 | 遵义 | 寿光 | 凉山 | 岳阳 | 怀化 | 台北 | 永新 | 伊犁 | 娄底 | 黔南 | 白山 | 山南 | 襄阳 | 邢台 | 南京 | 安阳 | 大兴安岭 | 牡丹江 | 宿州 | 枣庄 | 东莞 | 百色 | 上饶 | 汕尾 | 娄底 | 德阳 | 六安 | 宜昌 | 雄安新区 | 德宏 | 玉树 | 台山 | 海丰 | 诸暨 | 张家界 | 鄂州 | 临猗 | 惠东 | 龙口 | 滁州 | 高密 | 张家界 | 大连 | 永新 | 襄阳 | 张家界 | 余姚 | 楚雄 | 伊犁 | 昌吉 | 防城港 | 株洲 | 三亚 | 黔西南 | 龙口 | 巴彦淖尔市 | 白山 | 商洛 | 琼中 | 和县 | 章丘 | 长葛 | 三河 | 江西南昌 | 淄博 | 达州 | 寿光 | 广汉 | 吉林 | 云浮 | 陵水 | 宝应县 | 滕州 | 玉树 | 石河子 | 澳门澳门 | 神木 | 宁德 | 湛江 | 新泰 | 江门 | 衡水 | 台南 | 滕州 | 桓台 | 乌海 | 淄博 | 永州 | 东方 | 临沂 | 唐山 | 宁波 | 高密 | 玉林 | 德宏 | 和田 | 淮北 | 天长 | 红河 | 海西 | 运城 | 铁岭 | 安岳 | 黑河 | 兴化 | 随州 | 澳门澳门 | 威海 | 湖州 | 乌兰察布 | 常德 | 台湾台湾 | 怒江 | 迪庆 | 张掖 | 宝应县 | 赣州 | 白沙 | 绍兴 | 和田 | 临沧 | 温岭 | 澄迈 | 德阳 | 泗阳 | 淮南 | 海南 | 定安 | 天长 | 阳春 | 海东 | 贵州贵阳 | 苍南 | 博罗 | 酒泉 | 石狮 | 凉山 | 莒县 | 济南 | 平顶山 | 九江 | 简阳 | 景德镇 | 许昌 | 神农架 | 汉中 | 西双版纳 | 长兴 | 九江 | 三门峡 | 佳木斯 | 泰州 | 九江 | 庄河 | 燕郊 | 肇庆 | 庆阳 | 海安 | 琼海 | 嘉善 | 资阳 | 巴彦淖尔市 | 溧阳 | 济源 | 启东 | 台南 | 唐山 | 哈密 | 澳门澳门 | 五家渠 | 荣成 | 公主岭 | 江门 | 荆门 | 内江 | 广州 | 阿克苏 | 潜江 | 陵水 | 宿州 | 南京 | 单县 | 秦皇岛 | 新泰 | 西藏拉萨 | 四平 | 赤峰 | 喀什 | 和县 | 渭南 | 乐清 | 建湖 | 辽源 | 鞍山 | 福建福州 | 江西南昌 | 宜都 | 甘南 | 铜陵 | 长治 | 宣城 | 日照 | 仁怀 | 克孜勒苏 | 海西 | 随州 | 湘西 | 黄南 | 如东 | 凉山 | 鄢陵 | 甘南 | 五家渠 | 无锡 | 鹤岗 | 新泰 | 大同 | 孝感 | 吉林 | 锦州 | 三沙 | 吐鲁番 | 石狮 | 荆门 | 梅州 | 烟台 | 安康 | 邯郸 | 葫芦岛 | 乌兰察布 | 任丘 | 滕州 | 吴忠 | 滨州 | 滕州 | 明港 | 贵港 | 德清 | 忻州 | 沧州 | 三沙 | 阿坝 | 哈密 | 辽源 | 唐山 | 如皋 | 湖南长沙 | 天水 | 霍邱 | 大连 | 攀枝花 | 青海西宁 | 克拉玛依 | 台北 | 巴音郭楞 | 日喀则 | 滨州 | 屯昌 | 辽源 | 三河 | 锦州 | 龙岩 | 滕州 | 鹤岗 | 邢台 | 丹阳 | 乌海 | 石河子 | 通辽 | 黄石 | 庆阳 | 淮南 | 济宁 | 灌南 | 达州 | 定州 | 保定 | 包头 | 寿光 | 永新 | 定安 | 大兴安岭 | 琼中 | 泗洪 | 孝感 | 台山 | 怀化 | 临汾 | 乌兰察布 | 雅安 | 池州 | 伊春 | 包头 | 百色 | 琼中 | 仙桃 | 邳州 | 崇左 | 贵州贵阳 | 六盘水 | 郴州 | 安庆 | 平顶山 | 琼中 | 南充 | 安吉 | 无锡 | 商丘 | 克拉玛依 | 果洛 | 澄迈 | 呼伦贝尔 | 盐城 | 来宾 | 宁国 | 博罗 | 神木 | 湖州 | 海西 | 菏泽 | 甘孜 | 宁国 | 五家渠 | 扬州 | 柳州 | 自贡 | 大理 | 大庆 | 青海西宁 | 新余 | 三明 | 任丘 | 宁波 | 白山 | 平顶山 | 安阳 | 改则 | 白银 | 保亭 | 益阳 | 松原 | 赤峰 | 乐平 | 海西 | 深圳 | 寿光 | 商丘 | 赵县 | 巴中 | 南安 | 醴陵 | 台北 | 株洲 | 沭阳 | 东台 | 莒县 | 馆陶 | 无锡 | 博尔塔拉 | 天水 | 白城 | 驻马店 | 大同 | 辽源 | 三门峡 | 泰州 | 鄂尔多斯 | 淮南 | 单县 | 三门峡 | 慈溪 | 衡水 | 山西太原 | 喀什 | 海东 | 大兴安岭 | 包头 | 禹州 | 德宏 | 保亭 | 锡林郭勒 | 咸宁 | 嘉峪关 | 荣成 | 淮南 | 吕梁 | 灵宝 | 凉山 | 广西南宁 | 九江 | 汕尾 | 厦门 | 忻州 | 黄山 | 日照 | 济源 | 邹平 | 乌海 | 宣城 | 韶关 | 澄迈 | 湘西 | 长垣 | 三沙 | 阜阳 | 丽江 | 吉安 | 黄南 | 永康 | 龙岩 | 吐鲁番 | 台州 | 新乡 | 吉林长春 | 乐山 | 乐平 | 铜川 | 宜春 | 陵水 | 泸州 | 吉林长春 | 烟台 | 绥化 | 滨州 | 荆州 | 曹县 | 平潭 | 莱州 | 邵阳 | 日照 | 渭南 | 鄂州 | 西双版纳 | 宁波 | 灌南 | 三明 | 顺德 | 佛山 | 济宁 | 安阳 | 宝应县 | 中山 | 吉林长春 | 新沂 | 塔城 | 南京 | 中卫 | 昌吉 | 鸡西 | 昆山 | 亳州 | 沧州 | 渭南 | 象山 | 邵阳 | 象山 | 红河 | 如东 | 和田 | 江门 | 新疆乌鲁木齐 | 武威 | 阿拉善盟 | 忻州 | 湖北武汉 | 庄河 | 恩施 | 南京 | 吉林 | 攀枝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