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24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晚上,当孙少安在自己的那个小土窑里睡着以后,孙玉厚老汉还大睁着眼睛望着黑暗的窑顶。老汉睡不着,爬起来点着一锅旱烟,坐在炕上吧嗒吧嗒地抽着。

      少安他妈欠起身子,问丈夫:“怎啦?”

      “不怎……你睡你的。”孙玉厚继续抽着旱烟。后炕头上,老母亲在睡梦中发出一阵阵呻吟——唉,老人浑身都是病,睡梦中都是疼痛的……

      孙玉厚仍然想着给孙少安娶媳妇的事。

      他现在越来越感到太对不起儿子了。人家的儿子到这般年龄,都已经有了娃娃,可少安至今还单身一人。二十三岁,对公家人来说,还不算大;可一个农民,岁数已经到山梁上了。再不抓紧,眼看着就误了娃娃一辈子的大事。

      不行!得赶紧办这件事。出财礼就出财礼!他在六○年那么困难的时候,都给玉亭娶了媳妇,而今他为什么不能给少安娶媳妇呢?他发现他年纪的确大了,已经丧失尽了魄力。

      他现在应该重新鼓起劲来,打闹着也要给儿子娶媳妇!

      他盘腿坐在炕上,一边抽烟,一边想他得赶紧出动——甚至都等不得天明了。

      他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早晨,他先没忙着出山,一个人心急火燎地去了他弟玉亭家。他昨夜盘算:玉亭去冬今春在公社的农田基建工地上负责,各村基建队来了不少女娃娃,玉亭大概都认识,说不定里面有比较合适的,看能不能给他提供个线索,他好再央人去说媒。

      他在玉亭和贺凤英出山之前,进了他从前居住过的这个院落。自从他搬出这里以后,没事他很少再来这里。现在他看见玉亭两口子把这院地方住得象庙坪那座破庙一般败落,连墙都倒塌了,心里忍不住咒骂这两个败家子:什么懒东西!把好好一个地方弄得象驴圈一样。

      他进了玉亭家的门,窑里黑咕隆咚,弥漫着湿柴烧出的死烟,呛得他咳嗽起来。唉!当年他住在这窑洞的时候,尽管穷得没什么摆设,但少安妈收拾得汤清水利,亮亮堂堂的,这现在完全成了个黑山水洞!

      玉亭凤英见大哥一清早上门,不知他有什么事,都瞪大眼看着他。他刚坐在炕边上,玉亭的三个孩子一扑围上来,在他身上连摸带掏,看能不能搜寻一点吃的东西。孙玉厚除过旱烟,身上什么也没有,几个孩子失望地离开了他,跑到炕崖下的一堆烂被褥中间厮打去了。

      玉亭问他哥:“有什么事哩?”

      “什么事也没。”孙玉厚开始用烟锅在烟布袋里挖旱烟。

      孙玉亭也乘机掏出自己的烟锅,在他哥的烟布袋里挖了一锅。孙玉厚干脆把烟袋递给他,让玉亭给自己的烟布袋倒了一大半。

      “冬天公社在咱村会战时,各村来的那些民工你大概都能认识哩?”玉厚问玉亭。

      玉亭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哥,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说:“大部分都认识。”

      “那些女娃娃你认识不认识?”

      玉亭更奇怪了,一时不知怎说是好。正在锅台上切南瓜的贺凤英,听见这话,敏感地放下切菜刀,支棱起耳朵听这两个人说话。

      “你看那些女娃娃中间,有没有合适给少安说个媳妇的?”孙玉厚接着就把话说明了。

      “噢!”孙玉亭几乎要笑了。他原来以为他哥听见外面有传他和外村女娃娃有不正经关系,才这样盘问他哩,他在这一刹那间很紧张,他生怕他哥当着贺凤英的面说出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来,让他下不了台。原来是这!

      孙玉亭轻松地抽了一口烟,说:“合适的多着哩!恐怕就是财礼你出不起!”

      “财礼先撂过别说。你先就说哪个村谁家的女娃娃合适一些?咱这光景也不挑高,可以一些的行了。”

      “财礼怎能撂过不说呢?只要掏得起财礼,少安这样的后生,里面要挑谁就是谁!”玉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孙玉厚在心里说:哼!当年我为你娶媳妇,借下一河滩帐债我也没心松。现在我给我儿子娶媳妇,那怕把我这把老骨头卖了都心甘情愿!你现在有家了,看把你张狂的!不过,他压住满肚子的不高兴,对弟弟说:“不管怎样,少安年纪也不小了。人到了年龄,这件事就要考虑。至于财礼钱,到时再向村里人转着借吧。当年你们过事情,还不是借别人的吗?受几年熬煎也就把帐债还了。”孙玉厚忍不住提了点往事。

      玉亭一下子脸通红,不再用一种轻松的口气来说话了。他手在脸上摸了一把,说:“叫我想一想,看哪个女娃娃和少安般配……”

      这时候,贺凤英停止了手中的活,从锅台后面转出来,说:“大哥,我娘家族里有个远门侄女,她妈死得早,一直是她爸拉扯大的,劳动和家务活都好。去年我回家时,她爸给我安顿说,看能不能在咱们这面给瞅个人家。只要女婿本人好,他一个财礼钱也不要。我一直没把这当一回事。我看这女娃娃正是少安的媳妇!那女娃娃肯定能看上少安哩!人家又不要财礼!如果少安情愿的话,请上几天假。到柳林那里去一趟,看一下这个女娃娃,又误不了几天功夫……”

      孙玉厚一听有不要财礼的女娃娃,一下子从炕拦石上溜下来,他先不考虑其它,立刻对弟媳妇说:“那这没问题!你先给人家去个信,我回去让少安准备一下,就让他尽快走一回柳林!不得成也没关系!这又花不了几个路费!人常我,扣个麻雀还得几颗谷子哩!”

      玉亭马上接着说:“那这事好办!我和凤英今天就给柳林那边发信!”

      玉厚再不愿多说什么,即刻就出了玉亭院子,往家里走去。一路上他情绪很高涨,觉得他运气不错,无意中碰了一个不要财礼的女娃娃,得赶快回去和少安商量这事,让他过几天就动身走山西!

      孙玉厚赶回家里时,少安已经出山劳动去了。

      老汉压抑不住自己的高兴,就把事情先原原本本给老婆说了一遍。

      少安妈听了老汉的话,一时倒没显出什么激动来。她停了一会,才忧虑地对丈夫说:“不要财礼当然好。可是这女娃娃是贺凤英一个户族的,要是象贺凤英那样的性情,少安一辈子可就要受罪呀!”

      孙玉厚热烘烘的头上顿时象浇了一盆子凉水。他由于心急,可没往这方面想。少安妈说得对!要是那女娃娃和贺凤英一样,可的确不敢给少安娶回来。这个家已经经不住折腾了。来个糊涂女人,把少安和一家人折磨得不能安生,还不如先不娶哩。

      孙玉厚蹲在脚地上抽了一会烟,思量了大半天,然后又对少安妈说:“你说得对,也不对。人常说,一娘生九种,更不要说那女娃娃虽然和贺凤英是同一户族,但不知隔了多少辈,怎能就一个样呢?我看还是让少安跑一趟,叫他亲自见见面,看倒究怎样。行了当然好,不行了拉倒,又贴赔不了什么!”

      少安妈又觉得老汉的话有道理了。是呀,怎能凭空就说那女娃娃和贺凤英一个样呢?话再说回来,自家这光景,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个不要财礼的人家,不敢轻易错过机会。她马上支持老汉的意见,同意让少安到山西相亲去。

      当天中午吃完饭,孙玉厚老汉就把这件事给少安摊开说了……

      少安听父亲说了这件事后,脑子里面先反应不过来。

      他就要正式相亲去?那就是说,他要娶个媳妇回来?从此就要和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生孩子?他也将要有孩子了?自己不久前也还是个孩子啊……但少安内心开始翻腾了。他想这件事迟早总会发生的。他的年龄的确不小了。村里和他同龄的人,已经媳妇娃娃都有了;看见人家小两口子一块亲亲热热,自己心里就忍不住毛乱半天。

      可是,他立刻就想到了润叶。尽管他对她早已死了心,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他和她结合的可能性,但一旦他自己要找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他就以无比痛苦的心情又想到了润叶。他伤心地认识到,他是多么地热爱和留恋她。是的,他和她的感情本来就象苹果树上完整的一枝,在那上面可以结出同样美丽的、红脸蛋似的苹果来;现在却要把自己的那一部分从上面剪下来,嫁接到另一棵不相同的树上——天知道那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来。生活的大剪刀是多么的无情,它要按照自己的安排来对每一个人的命运进行剪裁!

      一切都毫无办法。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只好听命于生活的裁决。这不是宿命,而是无法超越客观条件。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的和美好的都能按照自己的愿望存在或者实现。

      孙少安最后一次审视了他和润叶的关系,结果结论和开始时的认识完全是一样的。其实还有必要再考虑他们之间结合的可能性吗?一切都明摆着,就象金家湾和田家圪崂隔着一条东拉河一样明确。但是,这不由人啊!再强大的理智力量也无法象锁子锁门一样锁住感情的翅膀!

      几天以来,孙少安心神不宁,目光恍惚,说话常常前言不搭后语。他已经答应父母亲去山西相亲,但却迟迟没有动身。

      这天下午,父亲又一次催促他上路。母亲已经用半升白面给他烙好了几张饼,让他在路上当干粮吃。唉,不动身看来不行了。他只好对父亲说,他明天就起身去柳林。

      说完这话后,他就去找了副队长田福高,说他要出几天门,让福高把队里的事领料好,主要不敢误了锄地。虽然天旱得快把庄稼晒死了,但该做的活路一点也不能少;俗话说,锄头下面有雨,多锄一遍地就大不一样啊!

      安排完队里的事以后,天已经接近黄昏。少安感到自己心潮澎湃,无法平静,就一个人淌过东拉河,穿过庙坪一片绿莹莹的枣树林,然后沿着梯田中间的小路,爬上了庙坪山。

      他站在山顶上,望着县城的方向,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胸口。他面对黄昏中连绵不断的群山,热泪在脸颊上刷刷地流淌着。原谅我吧,润叶!我将要远足他乡,去寻找一个陌生的姑娘。别了,我亲爱的人……

      下一章:
      上一章:

      176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24章”上

      1. 梨花在他乡说道:

        20年后再读平凡,没有了感动。情节老旧。

      2. 匿名说道:

        20多年后三读平凡,感动依旧,某些情节竟然老泪婆娑,可能是经历过些许吧

      3. 匿名说道:

        时代变迁,人心底的感情不变,读来心灵还是深深被撞击着。

      4. 匿名说道:

        这就是个孬种

      5. 匿名说道:

        思维限制了行为

      6. 77说道:

        再强大的理智力量也无法象锁子锁门一样锁住感情的翅膀!

      7. 曼德李说道:

        感情也是需要爱情和面包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爱她就祝福她,不去打扰她的生活。lxf

      8. 呵呵哒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的和美好的都能按照自己的愿望存在或者实现。

      9. 匿名说道:

        我承认,读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流泪了,哪怕是二十年后重读。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江苏苏州 | 本溪 | 仁怀 | 厦门 | 如东 | 鄢陵 | 昭通 | 榆林 | 霍邱 | 肥城 | 台南 | 白银 | 广饶 | 攀枝花 | 辽源 | 偃师 | 安岳 | 柳州 | 咸阳 | 东海 | 沧州 | 芜湖 | 济宁 | 株洲 | 长兴 | 溧阳 | 禹州 | 宜宾 | 凉山 | 亳州 | 三沙 | 梧州 | 崇左 | 启东 | 营口 | 铜仁 | 庆阳 | 南通 | 榆林 | 福建福州 | 博尔塔拉 | 楚雄 | 荆门 | 赵县 | 沧州 | 台中 | 苍南 | 桐乡 | 六安 | 曹县 | 庄河 | 玉环 | 鄢陵 | 崇左 | 泰兴 | 喀什 | 天水 | 潮州 | 醴陵 | 台州 | 昭通 | 武夷山 | 攀枝花 | 滁州 | 迪庆 | 喀什 | 韶关 | 嘉兴 | 泰兴 | 三门峡 | 渭南 | 明港 | 楚雄 | 鹤岗 | 垦利 | 广安 | 遵义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拉尔 | 阿勒泰 | 滨州 | 涿州 | 大连 | 启东 | 广汉 | 郴州 | 遂宁 | 清远 | 广饶 | 内江 | 安吉 | 洛阳 | 兴安盟 | 双鸭山 | 韶关 | 安顺 | 七台河 | 益阳 | 南京 | 聊城 | 图木舒克 | 阿里 | 遵义 | 安阳 | 兴安盟 | 广州 | 台北 | 宜昌 | 江门 | 滕州 | 和县 | 东阳 | 衡阳 | 金华 | 天水 | 惠东 | 吐鲁番 | 包头 | 永州 | 锡林郭勒 | 南阳 | 泗阳 | 吐鲁番 | 安吉 | 遂宁 | 佳木斯 | 锡林郭勒 | 武威 | 吉林长春 | 台湾台湾 | 桂林 | 咸宁 | 新沂 | 株洲 | 东台 | 五家渠 | 万宁 | 滨州 | 锡林郭勒 | 宜都 | 吴忠 | 廊坊 | 长治 | 永新 | 铜川 | 陇南 | 渭南 | 海安 | 澳门澳门 | 怀化 | 舟山 | 万宁 | 福建福州 | 肥城 | 龙岩 | 淮南 | 鄂尔多斯 | 吴忠 | 荆州 | 澄迈 | 安吉 | 台北 | 梧州 | 贵州贵阳 | 连云港 | 宜昌 | 吉林长春 | 巴彦淖尔市 | 诸城 | 河北石家庄 | 龙口 | 唐山 | 台湾台湾 | 大兴安岭 | 黄山 | 无锡 | 台北 | 慈溪 | 建湖 | 泰兴 | 海南 | 长葛 | 屯昌 | 柳州 | 贵州贵阳 | 新乡 | 余姚 | 泉州 | 茂名 | 遂宁 | 醴陵 | 德州 | 甘肃兰州 | 海西 | 琼海 | 白沙 | 南京 | 青海西宁 | 淮安 | 安康 | 文山 | 广元 | 白银 | 本溪 | 莱芜 | 石狮 | 临汾 | 杞县 | 建湖 | 长治 | 淮安 | 琼中 | 荆州 | 丹阳 | 河南郑州 | 常州 | 甘南 | 宿州 | 新泰 | 宜都 | 怒江 | 五指山 | 南阳 | 防城港 | 台湾台湾 | 克孜勒苏 | 周口 | 牡丹江 | 景德镇 | 珠海 | 泰州 | 厦门 | 十堰 | 双鸭山 | 喀什 | 溧阳 | 包头 | 德宏 | 儋州 | 清徐 | 日喀则 | 天水 | 台山 | 柳州 | 深圳 | 自贡 | 宁夏银川 | 临猗 | 秦皇岛 | 桂林 | 楚雄 | 四平 | 台北 | 如东 | 牡丹江 | 嘉善 | 泉州 | 台山 | 毕节 | 高雄 | 石狮 | 林芝 | 渭南 | 亳州 | 固原 | 永州 | 江苏苏州 | 公主岭 | 溧阳 | 张掖 | 台湾台湾 | 三门峡 | 泰安 | 张家口 | 燕郊 | 江门 | 东台 | 琼海 | 新余 | 许昌 | 咸阳 | 桐城 | 焦作 | 雅安 | 馆陶 | 泸州 | 防城港 | 广安 | 阿坝 | 桐乡 | 固原 | 湛江 | 昌都 | 阿勒泰 | 德州 | 朔州 | 新沂 | 泸州 | 鄂州 | 厦门 | 榆林 | 台北 | 乌海 | 阿里 | 涿州 | 襄阳 | 金坛 | 惠东 | 临海 | 靖江 | 果洛 | 图木舒克 | 新余 | 临猗 | 南京 | 泉州 | 温州 | 锡林郭勒 | 酒泉 | 长治 | 荆门 | 忻州 | 神农架 | 天长 | 桂林 | 宁波 | 丹东 | 朝阳 | 长治 | 张家口 | 龙口 | 忻州 | 西藏拉萨 | 襄阳 | 诸暨 | 燕郊 | 南充 | 单县 | 平潭 | 天长 | 汉川 | 大连 | 阜阳 | 普洱 | 山南 | 丹阳 | 乐平 | 呼伦贝尔 | 肥城 | 玉环 | 海南 | 宜宾 | 洛阳 | 北海 | 寿光 | 威海 | 北海 | 邳州 | 顺德 | 章丘 | 乌兰察布 | 清徐 | 咸宁 | 乳山 | 泗洪 | 信阳 | 云浮 | 江门 | 灌南 | 莱芜 | 青海西宁 | 湘西 | 三明 | 锡林郭勒 | 吉林 | 广元 | 清远 | 广安 | 黑河 | 石狮 | 江苏苏州 | 如皋 | 那曲 | 保山 | 济南 | 乐山 | 焦作 | 黔东南 | 大丰 | 德阳 | 聊城 | 孝感 | 喀什 | 昌吉 | 高雄 | 珠海 | 神农架 | 秦皇岛 | 林芝 | 荆门 | 延安 | 神农架 | 白沙 | 潍坊 | 阜阳 | 襄阳 | 常德 | 黑河 | 东海 | 汉中 | 柳州 | 库尔勒 | 天门 | 陕西西安 | 商洛 | 苍南 | 荆门 | 溧阳 | 武安 | 滨州 | 如东 | 绍兴 | 那曲 | 辽阳 | 石河子 | 湘潭 | 朔州 | 邹平 | 灵宝 | 宁夏银川 | 鄂尔多斯 | 怀化 | 呼伦贝尔 | 伊犁 | 随州 | 安岳 | 自贡 | 巴中 | 伊春 | 咸宁 | 海拉尔 | 潮州 | 白银 | 济南 | 漳州 | 浙江杭州 | 泸州 | 图木舒克 | 常德 | 汕尾 | 神农架 | 济南 | 慈溪 | 上饶 | 齐齐哈尔 | 黔南 | 沛县 | 洛阳 | 简阳 | 漯河 | 三沙 | 佛山 | 遂宁 | 上饶 | 武安 | 佛山 | 梧州 | 铜陵 | 锦州 | 锡林郭勒 | 黄石 | 泸州 | 六安 | 西藏拉萨 | 仙桃 | 广安 | 雅安 | 固原 | 巢湖 | 连云港 | 益阳 | 清徐 | 台山 | 章丘 | 安徽合肥 | 安庆 | 白山 | 吉林长春 | 湛江 | 双鸭山 | 乌兰察布 | 招远 | 克拉玛依 | 巴音郭楞 | 马鞍山 | 连云港 | 运城 | 陕西西安 | 台山 | 海东 | 澳门澳门 | 防城港 | 朔州 | 玉溪 | 池州 | 兴化 | 资阳 | 娄底 | 惠州 | 新泰 | 黄冈 | 三亚 | 和田 | 东海 | 荆门 | 南安 | 天长 | 迪庆 | 中卫 | 南京 | 台湾台湾 | 咸阳 | 台北 | 库尔勒 | 白银 | 芜湖 | 包头 | 马鞍山 | 佳木斯 | 湘西 | 聊城 | 基隆 | 株洲 | 鹤岗 | 德州 | 儋州 | 吉林长春 | 汉川 | 海宁 | 绵阳 | 曲靖 | 玉溪 | 嘉善 | 荆州 | 湛江 | 三亚 | 河南郑州 | 贵港 | 如东 | 绍兴 | 鄂州 | 黄石 | 巴音郭楞 | 姜堰 | 邵阳 | 台山 | 肇庆 | 嘉善 | 常德 | 昌都 | 南平 | 桓台 | 清徐 | 莱州 | 巴彦淖尔市 | 黄冈 | 义乌 | 仁寿 | 天门 | 宜春 | 七台河 | 铜陵 | 迁安市 | 陕西西安 | 霍邱 | 荆门 | 屯昌 | 建湖 | 安岳 | 泗阳 | 中山 | 嘉峪关 | 天门 | 雄安新区 | 东营 | 平顶山 | 丹阳 | 平顶山 | 定安 | 那曲 | 铁岭 | 宁德 | 青州 | 马鞍山 | 宝鸡 | 芜湖 | 阿克苏 | 荣成 | 台湾台湾 | 海丰 | 汝州 | 香港香港 | 内江 | 姜堰 | 临海 | 临猗 | 天水 | 永新 | 吐鲁番 | 广汉 | 醴陵 | 招远 | 三沙 | 白城 | 衢州 | 陕西西安 | 酒泉 | 佛山 | 厦门 | 海北 | 惠州 | 文山 | 大庆 | 公主岭 | 眉山 | 乌兰察布 | 包头 | 商洛 | 江西南昌 | 莱芜 | 黄冈 | 马鞍山 | 广州 | 贵港 | 昌吉 | 百色 | 固原 | 莱芜 | 海西 | 松原 | 诸暨 | 承德 | 东营 | 塔城 | 醴陵 | 济宁 | 林芝 | 毕节 | 双鸭山 | 燕郊 | 定安 | 六安 | 单县 | 保定 | 邯郸 | 咸阳 | 大理 | 丹东 | 扬中 | 阳泉 | 宜昌 | 上饶 | 乌海 | 云浮 | 新疆乌鲁木齐 | 明港 | 台湾台湾 | 六安 | 长垣 | 黔西南 | 诸城 | 临夏 | 临猗 | 普洱 | 河源 | 宝鸡 | 大连 | 焦作 | 南京 | 巢湖 | 吉林 | 营口 | 白山 | 河北石家庄 | 东阳 | 东阳 | 滕州 | 江门 | 简阳 | 盐城 | 海拉尔 | 咸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楚雄 | 东台 | 驻马店 | 怀化 | 巴彦淖尔市 | 来宾 | 大同 | 铜陵 | 吕梁 | 醴陵 | 盘锦 | 禹州 | 图木舒克 | 景德镇 | 咸阳 | 大兴安岭 | 甘肃兰州 | 漳州 | 那曲 | 济宁 | 许昌 | 台北 | 恩施 | 陵水 | 灌南 | 廊坊 | 山东青岛 | 邹平 | 永康 | 临夏 | 临夏 | 东阳 | 馆陶 | 霍邱 | 昌吉 | 宝应县 | 鹤壁 | 日土 | 江西南昌 | 平顶山 | 台州 | 沭阳 | 永州 | 清徐 | 玉树 | 无锡 | 平顶山 | 肇庆 | 六盘水 | 芜湖 | 娄底 | 赤峰 | 三门峡 | 晋城 | 湘潭 | 黄山 | 乐平 | 阿拉善盟 | 阿坝 | 宜昌 | 三亚 | 乐山 | 台山 | 崇左 | 台北 | 鹰潭 | 如皋 | 赤峰 | 宁国 | 通辽 | 新余 | 昭通 | 黔东南 | 唐山 | 章丘 | 黄冈 | 海南海口 | 海西 | 常德 | 通辽 | 伊犁 | 建湖 | 海南海口 | 郴州 | 荆门 | 榆林 | 阳江 | 黔南 | 怒江 | 抚顺 | 高雄 | 丹东 | 天水 | 宁国 | 德阳 | 万宁 | 东方 | 瓦房店 | 铜川 | 安吉 | 甘南 | 乳山 | 包头 | 恩施 | 玉林 | 临汾 | 阿克苏 | 包头 | 嘉善 | 牡丹江 | 泗洪 | 海安 | 潜江 | 泰安 | 仁寿 | 海丰 | 四平 | 黔西南 | 阿拉善盟 | 柳州 | 宝鸡 | 石狮 | 吴忠 | 包头 | 单县 | 泰州 | 莱芜 | 厦门 | 柳州 | 衢州 | 廊坊 | 迪庆 | 荆门 | 泰兴 | 博罗 | 娄底 | 仁怀 | 长兴 | 福建福州 | 吉林长春 | 宁波 | 襄阳 | 汕头 | 长葛 | 安康 | 南京 | 来宾 | 燕郊 | 聊城 | 武威 | 余姚 | 呼伦贝尔 | 河南郑州 | 金坛 | 沛县 | 潍坊 | 大庆 | 启东 | 吴忠 | 邹城 | 舟山 | 任丘 | 台湾台湾 | 昌都 | 福建福州 | 嘉兴 | 江苏苏州 | 镇江 | 三亚 | 巴彦淖尔市 | 渭南 | 苍南 | 滕州 | 桂林 | 溧阳 | 武安 | 安徽合肥 | 忻州 | 石狮 | 运城 | 长垣 | 阿克苏 | 泰州 | 马鞍山 | 白银 | 建湖 | 延边 | 安康 | 廊坊 | 屯昌 | 江门 | 乐清 | 晋中 | 宣城 | 白山 | 湛江 | 诸城 | 永新 | 宜都 | 明港 | 溧阳 | 云南昆明 | 长葛 | 桂林 | 泸州 | 保定 | 广州 | 怒江 | 招远 | 朔州 | 潮州 | 库尔勒 | 廊坊 | 萍乡 | 莒县 | 莱州 | 昆山 | 昆山 | 汉中 | 肥城 | 惠东 | 玉林 | 天长 | 山东青岛 | 徐州 | 邳州 | 大连 | 永州 | 乌兰察布 | 绵阳 | 海拉尔 | 定安 | 珠海 | 铁岭 | 德清 | 图木舒克 | 承德 | 兴化 | 唐山 | 喀什 | 吕梁 | 东方 | 廊坊 | 金昌 | 邹平 | 宁波 | 莱芜 | 库尔勒 | 台中 | 任丘 | 三沙 | 乐山 | 湖州 | 巴彦淖尔市 | 益阳 | 乌兰察布 | 台山 | 赤峰 | 赵县 | 泰州 | 深圳 | 毕节 | 燕郊 | 三亚 | 嘉善 | 建湖 | 三亚 | 滁州 | 新沂 | 长葛 | 泰兴 | 徐州 | 晋江 | 义乌 | 邹平 | 衢州 | 安康 | 随州 | 鹤壁 | 陇南 | 山南 | 泰兴 | 丽江 | 保定 | 汝州 | 南充 | 巴彦淖尔市 | 诸暨 | 宝应县 | 萍乡 | 佛山 | 黄山 | 安岳 | 秦皇岛 | 岳阳 | 宜都 | 东方 | 香港香港 | 甘肃兰州 | 白沙 | 荆门 | 东阳 | 马鞍山 | 台湾台湾 | 宝鸡 | 商丘 | 湖北武汉 | 郴州 | 日喀则 | 无锡 | 洛阳 | 丽江 | 日喀则 | 诸城 | 张家口 | 公主岭 | 桓台 | 桐城 | 株洲 | 金坛 | 杞县 | 鹰潭 | 石狮 | 河源 | 云南昆明 | 保定 | 唐山 | 漯河 | 台北 | 项城 | 昆山 | 固原 | 天水 | 诸城 | 呼伦贝尔 | 清远 | 甘南 | 渭南 | 曲靖 | 恩施 | 灵宝 | 大庆 | 乐山 | 长兴 | 岳阳 | 绵阳 | 黔西南 | 万宁 | 张家口 | 益阳 | 霍邱 | 安徽合肥 | 东莞 | 营口 | 崇左 | 佛山 | 赵县 | 辽源 | 台湾台湾 | 日土 | 哈密 | 百色 | 云南昆明 | 余姚 | 简阳 | 青州 | 馆陶 | 项城 | 怒江 | 德清 | 青海西宁 | 鹤岗 | 济源 | 六盘水 | 黔东南 | 燕郊 | 三亚 | 固原 | 大庆 | 昌都 | 林芝 | 偃师 | 牡丹江 | 涿州 | 娄底 | 吉林 | 靖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