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21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实际上,田福堂在看见润叶和少安正晌午坐在河滩里的一刹那间,心里就什么都清楚了。他又不是没年轻过嘛!那时虽然是旧社会,但这号事旧社会和新社会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那时可不敢和润叶她妈大白天坐在河滩里罢了。

      使他大吃一惊的是,他的润叶怎能看上了孙少安?

      啊呀,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虽说两个娃娃小时候一块耍大,但以后一个在农村受了苦,一个到城里上学,又参加了工作,现在等于说天上地下一般,两个人怎么能往这件事上想呢?再说,撇过孙少安不论,他们那家庭又是个什么样的烂滩场!他有文化有工作的女儿怎么可能嫁给他们呢?这不是全中国的一件怪事吗?

      田福堂都由不得失笑了。

      但是一认真想这事,他便感到又震惊又慌乱。哈呀,他没想到他女儿看起来腼腼腆腆,心胆倒挺大!哼,她凭什么能看上个孙少安?而且还敢在光天化日下坐在村外面谈恋爱哩!他现在才知道,润叶这几次回家来,慌慌乱乱,心神不定,动不动就跑出去了——原来她这都是为了孙玉厚那个大小子啊!

      不行!他就是寻死上吊,也不会同意让他的女儿进了孙玉厚的家门!虽说现在兴男女婚姻自由,但不能自由得没框没架,没棱没沿嘛!别说是真的进了孙家的门,就是他的工作女儿和一个泥腿把子谈恋爱这件事,若是让村邻乡舍都知道,他田福堂的脸都没处搁。

      他要很快制止这件丑事继续发展。当然,他是个精明人,也不愿伤自己娃娃的脸。因此自发生这件事后,一直装得和不知道一样……

      女儿回县城已经三天了,现在田福堂的心情还平静不下来。这几天他已经没心思管村里的工作,日夜盘算润叶和少安的事。

      他有时也豁达地想,如果少安当年不要回来劳动,和润叶一块去上学,再寻个工作,那这娃娃做他的女婿说不定还可以。少安本人他看上哩!要是文化再高一点,又有工作,说不定将来还能熬个大官……反过来再说,要是他女儿没文化没工作,也在双水村劳动,农民对农民,那不要他孙少安骚情,他田福堂会直接找媒人把润叶许配给他的。当然,如果是这样,他也就不会嫌孙玉厚家穷了,到时候他会把少安的光景扶起来的:没地方住吗?他给箍两孔新窑!没吃的吗?到他家里来吃!

      可是,现在明摆着,两个人的条件差得太远嘛!

      他想,孙少安这小子也不知道个天高地厚!你不在东拉河里照照你的影子,看能不能配上我润叶?你胡骚情我女儿,最后就是落了空,你除损失不了什么,还能抬高你的身价哩!可你等于给我田福堂祖坟供桌上撒了一泡尿!活活地往死欺负人哩!哼!你小子甭能!我田福堂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盏!

      田福堂跹蹴在自家的炕头上,一边想,一边气得鼻子口里喷着热气。他老婆以为他病了,给他拌了一碗鸡蛋糊汤端在面前,他一口也不吃,也不给他老婆说他究竟怎么了,只是手里拿一根纸烟,不断凑到鼻子上闻。

      他突然想到,他应该去一趟城里!他要找福军和爱云,让他两个赶快给润叶在城里瞅个人家。他以前只是一般地给他两个安咐了这件事,这次他要把这当个事好好给福军和爱云说一说。

      想到这里,他性急地立马跳下了炕,准备先去找一下孙玉亭,让他这几天替他照看一下队里的工作。本来也应该去给副书记金俊山打个招呼,但他不愿跑到金家湾那面去——让玉亭给俊山说一声就行了。要是他不在村子里,通常都把工作主要委托给孙玉亭来管。玉亭对他忠实可靠,做什么事又认真,他放心。再说,金家湾那面有个什么“响动”,玉亭的耳朵都能逮得住,回来马上就给他汇报了。

      他也没给老婆招呼一声,就匆忙地出了门。

      走到院子的时候,他才想起,他有几双旧鞋,原来准备送给这位硒惶的助手穿,常记不起给他;现在可以顺手给他拿去。

      他于是又折转身回了家,对老婆说:“把后窑掌我那几双旧鞋,拿张报纸包起来。”

      他老婆不解地问:“做什么哩?”

      “我带给玉亭,让他穿去……你没看他到咱家来,鞋烂得用麻绳子捆在脚上,连炕也上不了吗?”

      对丈夫要求的任何事,润叶他妈都会言听计从的。她取了一张旧报纸,把那几双旧鞋包起来,交给了丈夫。

      田福堂把这几双旧鞋夹在胳膊窝里,就去玉亭家了。

      孙玉亭家离他家不远,下一个小坡就到了。一孔不知孙家祖宗哪代人箍下的窑洞,由于多年不整修,山水从破窑檐石中间流下来,把窑面子上的泥皮全冲光了,烂石头碴子暴露在外面,里面住了许多窝麻雀,一天到晚唧唧喳喳的,倒也自有一番热闹景致。院子原来还有个横石片围墙,自孙玉厚搬走后,就逐渐塌成了一圈烂石头。墙角里用这塌墙石头乱垒起的厕所,似乎连个羞丑也遮不住。

      田福堂进了玉亭家的窑洞,天还没黑,窑里就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了。在暗处的这家人显然都看见他来了,玉亭和凤英两个人都从后炕火圪崂里转出来,热情地让他快坐。

      田福堂知道没个好坐处——地上连个凳子也没有,炕上的席片又烂得到处是窟窿眼。

      他就站在脚地上说:“玉亭,我明天想到城里看一下我的气管炎,这几天队里的事你就给咱照看着点。罢了见到金俊山,你给他说一声就行了……这几双旧鞋放下你穿去吧!”他说着就把胳膊窝里的鞋放在炕边上。玉亭的三个孩子一扑上来,从报纸里把鞋拉出来,一人拖拉一双,在烂席片炕上绊绊磕磕跑着,高兴得呜呜直喊叫。

      玉亭和凤英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凤英说:“田书记对我们真是关心到家了!”

      孙玉亭对田福堂说:“你放心走你的!队里的事有我哩……你好好把你的气管炎看一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田福堂说完事后,马上就告辞走了。他实在无法在这个“黑洞”里多呆一会。玉亭和凤英簇拥着一直把他送到院子的烂豁墙外……

      第二天吃完早饭,田福堂就骑了自己的自行车去了县城。

      他不愿坐汽车——自己有的车子,何必花车票钱呢?他不紧不慢,没到中午,就来到了县城。

      当他推着自行车进了福军家院子的时候,看见爱云她爸正戴个草帽,在那个花坛里把豆角蔓子往玉米秆上缠。老汉还没看见他进来。他把车子撑在厨房檐下的阴凉处,叫道:“徐大叔,哈呀,常忙着哩!你老营务起一块好庄稼嘛!”

      徐国强老汉一听是田福堂的声音,停了手中的活,笑哈哈地迎过来,问:“刚到?”“刚到!”田福堂一边回答他,一边从车子后架上取下来一个大塑料袋。徐国强已经看见那是一袋子金黄的旱烟叶,高兴地说:“你又给我带来好干粮了!”老汉很欢迎这位客人,一是因为两个人能说在一起,二是他来常给他带一包好旱烟——这是他最喜欢的礼物。徐国强引着田福堂回了自己住的窑洞,忙着给他倒茶水,寻纸烟。那只黑猫绊手绊脚地紧撵着老汉。

      田福堂只喝茶不抽烟,但徐国强还是硬把一支纸烟塞到他手里。

      田福堂没点这烟,凑到鼻子上闻了闻,说:“这东西我已经没福气享受了。不过,我还爱营务个旱烟。早年间,我烟瘾大,纸烟抽不起,一年就经心营务一块旱烟,结果对营务这东西有了兴趣。你老不知道,我在村里营务旱烟是头一把手!现在尽管我不能抽烟了,但我还年年在自留地栽一点……”

      徐国强满怀感情地从塑料袋里抓出一把旱烟,连连夸赞:“好!好!好!”

      “福军最近又忙啥着哩?”田福堂问徐老。

      “到地区开会去了,昨天刚走。”

      “啊呀,他不在?”田福堂感到十分遗憾。

      不过,他又想,爱云在哩。他毕了和爱云说!其实,润叶这事福军也没功夫管,主要看她二妈哩。

      “爱云上班去了?”

      “噢……最近也忙,说要值班,中午也不回来,都是润叶给我和晓霞做饭……”

      田福堂想,等中午吃过饭,他就直接去医院找爱云。家里人多,不好谈润叶的事。

      他和徐国强东拉西扯地拉了一会话,润叶和晓霞就先后回了家。润叶赶忙问父亲到城里来办什么事?田福堂说他来看一下自己的气管炎。

      “那下午我请个假,陪你到医院去!”润叶关切地对父亲说。

      “不用了。你不敢耽搁教书!我又不是找不见县医院。再说,你二妈也在医院哩……”

      “干脆让我去把我妈叫回来!”晓霞对大爹说。“不要。你妈要值班哩,我又没什么事,吃完饭我到医院找你妈就行了。”

      润叶赶紧到厨房去做饭。晓霞见来了客人,也到厨房给姐姐帮忙去了。

      吃完饭后,田福堂就一个人来到县医院。

      他在值班室找到了弟媳妇。徐爱云忙着招呼他喝水,并且要出去给大哥买一颗西瓜,被他拦挡住了。

      福堂早已忘了他的气管炎,转转弯弯就和爱云拉谈起润叶的婚事了。当然,他并没有给弟媳提说润叶和少安的事。他知道这是女儿的秘密,不能给外人说——包括爱云一家人和润叶她妈,都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事。他决不能伤害他亲爱的女儿。他只是对爱云说,润叶年纪不小了,又在城里工作,他是个农民,没办法帮助女儿寻个人家,让爱云无论如何在最近帮助他解决这问题。

      “我为这事熬煎得整晚整晚睡不着……”田福堂最后一脸忧愁对弟媳妇感叹说。

      爱云听他说完话,就开始给他讲县上李主任的儿子怎样追求润叶的事。

      田福堂象听惊险故事一样,紧张地听爱云说完事情的前前后后。他一时感到另外一种震惊:他没想到,县上赫赫有名的李主任的儿子爱上了他的女儿!

      他现在倒也没感到受宠若惊,反而在心里有点莫名的惧怕。他归根结底是个农民,考虑问题往往从实际出发。他想:他的润叶是个农民的女儿,虽说成了公家人,但要和一个大干部的儿子结了婚,将来会不会受气?万一人家中途不要了,甩在半路上,那就等于要了他这一家人的命!

      “我觉得这门亲事可以考虑,关键倒不是李登云的家庭如何,主要是向前这娃娃很喜欢润叶!”徐爱云对大哥说。“那润叶的意思哩?”田福堂问她。

      “润叶直到现在也没表示个肯定态度。我很着急,因为李登云一家对这事太热心了。”爱云一边说,一边把一杯清凉饮料端到田福堂面前。

      “噢……”

      田福堂在心里划算:润叶找少安那样的人家,是太低了。但找李登云这样的人家,也许又太高了。最好能找个中等人家,一般干部家庭的子弟就行了,最好不要高出县上的部局长家庭。太高了不好,因为他是个农民嘛!虽说福军和李主任的职位差不多,但润叶是他的女儿!

      他于是抽出一支烟闻了闻,对弟媳妇说:“你最好给润叶寻个一般干部家庭。李主任那么高的位置,我是个农民,怕高攀不起人家!”

      爱云笑了,说:“大哥,你考虑事情太复杂。李登云是多大个官?还不是和福军一样……”

      “但我和人家不一样!”

      “这主要是两个娃娃的事。再说,人家李登云两口子也对润叶十分满意!”

      接着,徐爱云又给田福堂说了许多李登云两口子怎样喜欢润叶的情形。

      田福堂听了这些事,才开始动心了。他说:“既然人家这么诚心实意,那这事你就看着办吧!我信得过你们!润叶虽然是我的娃娃,但你和福军也没少操过心。现在她又在你们身边,你们就稳稳妥妥给她找个人家。不过,这事要抓紧,女娃娃家年龄一大……”田福堂不知该怎样说,就赶忙低头闻了闻烟,接着便剧烈地咳嗽起来。他这才想起他给许多人说过他到城里来是看气管炎的。

      等咳嗽平息了以后,他对爱云说:“我的气管炎近来越来越重了……”

      爱云马上说:“我现在就引你去顾老先生那里开几付中药。你这是慢性病,最好是吃中药。”

      田福堂久闻顾老先生的大名,就高兴地跟爱云去了中医科。

      顾老和大部分名中医一样,白发红颜,戴一副老花镜,认真地给田福堂号脉。爱云对站在一边看书的顾老先生的孙子说:“田润生是不是和你一个班?”

      顾养民很有礼貌地回答说:“是一个班的,阿姨。”“这就是润生他爸。”爱云指着田福堂说。她然后又告诉大哥,这是顾老先生的孙子,和润生一个班。

      顾养民亲热地过来叫了一声田叔叔。

      田福堂问顾养民:“我润生在学校怎样?”

      顾养民当然不好说其它的,就说:“都好着哩!”“你好好帮助他!那娃娃慌慌张张的……你下午去不去学校?”他问顾老先生的孙子。

      “去哩。”

      “那你叫润生晚上回他二妈家来,你给他说我来了……”顾养民满口答应说他一定把话给润生捎到。

      田福堂随后提了几包顾老先生开的中药,就先回爱云家去了。

      他在爱云家住了一个晚上,和徐国强把话拉到实在没什么可说的程度,第二天吃完早饭就骑着车子往回走了。原来他估计在城里得多呆几天,但事情很快都办完了。给爱云吩咐了润叶的事;让顾老先生看了气管炎;又和徐国强老汉拉完了话;加上福军也不在,他就再没心思在县城继续逗留。

      临近中午时分,田福堂就骑着车子回到了石圪节。

      他忽然看见他们村的田福高跹蹴在石圪节的小桥上,就跳下车子来,走过去问他:“今天又不遇集,你跑到这里干什么哩?”

      一队副队长见是书记,赶忙站起来,说:“唉,大庄河我姨夫让公社叫来正盘问着哩……”

      “盘问啥哩?”田福堂好奇地问。

      “就是扩大猪饲料地的事嘛!他当个生产队长,开春划猪饲料地给每一户扩大了几分,让人家告到了公社……我姨急得昨晚上就跑到我家里了。我今天来打问看究竟要紧不要紧。听人家说公社现在正盘问着哩,我等看有什么结果……”“猪饲料地不是拿绳子往过丈量吗?怎能扩大了呢?”田福堂奇怪地问。

      “嗨,也有不丈量的,随便约摸着划开就行了,咱们生产队划猪饲料地,你当时不在,因此不知情,还不是少安和我引着社员大约估摸了一下吗?这事只要没人告就没事。现在的人没良心,给了便宜不占,还跑到公社去告状!”“噢……是这样!”

      田福堂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然后说他去买个东西,就和田福高打了个招呼,调转车子过了桥,向石圪节的街上走去……

      下一章:
      上一章:

      96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21章”上

      1. 大龙说道:

        生活很多无奈,,,往下看

      2. 康康说道:

        现在生活好幸福

      3. 小军说道:

        要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4. 从余说道:

        路遥把孙少安和田福堂的心理描写的太真实了太细腻了,爱情和婚姻不是一回事。

        • 匿名说道:

          心理刻画的太好了,而且很合正常人的想法,真搞不懂他怎么塑造出这么多性格不一,又不假的人物。。。

        • 匿名说道:

          爱情和婚姻是两码事,爱情是一霎那灿烂的烟火,婚姻却是两人磨合以共度余生,柴米油盐酱醋茶,少安和润叶家庭状况大相径庭,处于那个年代中,干部性质的子女怎可能和务农的“泥腿把子”有好的结果,社会各方面的舆论,两人家庭的差距,都让他们不能得偿所愿,可以说,当时的社会现状以及这给少安心理上的巨大压力造成了两人的悲情现状。

      5. 匿名说道:

        唉!在当时结婚还是父母之命,媒 妁之言,

      6. 韩qq说道:

        现实啊啊啊

      7. 匿名说道:

        看书337页有惊喜

      8. 匿名说道:

        差得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 逆行说道:

          当时应该还是门当户对的思想吧,就是搁现在,双方的贫富差距,地位之差太大,也会多多少少有些问题。理想的爱情,大概是不存在的吧……

      9. 读书说道:

        哈哈 试下

      10. 婉璐说道:

        田福堂的做法很合乎情理,每个当父母的都会为儿女婚事操心,因为自己是农民不找大干部家庭,因为女儿是教学的不找农村的。

      11. 人间久别不成悲说道:

        所谓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在那个时代绝大多数还是看是否门当户对

      12. 匿名说道:

        满肚苦恼,不知道如何说

      13. 匿名说道:

        ╮(╯▽╰)╭

      14. 官先生说道:

        恋爱和婚姻最好的是,你们彼此喜欢,门当户对。当然即使这样,也会遇到很多苦难。少安和润叶虽然彼此喜欢,但门户差距太大,再加上那个时代背景,如果他们最后能够在一起,我会祝福他们。如果没有能在一起,我也理解吧。看着少安、少平仿佛就像看到自己,感觉自己要比他们幸运,但仿佛又没有那么幸运。

      15. 麻辣小龙虾说道:

        为什么而努力,为了有一天,当你走到这一步时,可以挺起胸膛,可以勇敢的为了自己的幸福站出来!

      16. 匿名说道:

        少安真男人,为了家里,放弃了自己的前途,给不了心爱的女人幸福,就放手。玉婷时代的牺牲品。

      17. 天青色等烟雨说道:

        天下父亲大抵都是如此吧,田福堂这样的一个人,永远为女儿着想.

      18. 匿名说道:

        瞭得见哪个村村情瞭不见哪个人 泪个蛋蛋抛进了沙蒿蒿林?

      19. 匿名说道: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门不当户不对吗

      20. 呵呵呵说道:

        难受

      21. 甘霖说道:

        想起了《我不是精英》

      22. 匿名说道:

        满满的父爱

      23. 路遥说道:

        我是路遥,谢谢大家的支持。

      24. zi-o说道:

        (?- ?)

      25.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案情说道:

        你再皮一个给我看看!!!

      26. 匿名说道:

        一边是润叶虚无美好的爱情,一边是秀莲真实幸福的生活,老天总在出难题,开窗关门的操作,且不管你愿不愿意,润叶勇敢又不够勇敢,少安有担当却显得懦弱,人这辈子在面临抉择时很难头脑清晰的去选择真正正确的路,所以很多人总在叨念:如果当初。。。。。。,润叶让人心疼的难受,真难受,难受的不忍心再看下去。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江门 | 沧州 | 山东青岛 | 伊犁 | 山东青岛 | 新余 | 固原 | 七台河 | 海南 | 萍乡 | 绥化 | 蓬莱 | 单县 | 牡丹江 | 榆林 | 巴彦淖尔市 | 石狮 | 南安 | 库尔勒 | 昌吉 | 白山 | 江门 | 扬中 | 十堰 | 香港香港 | 南京 | 濮阳 | 宁德 | 凉山 | 东莞 | 南安 | 文昌 | 新余 | 六安 | 金昌 | 保定 | 商丘 | 邹平 | 梧州 | 台湾台湾 | 海西 | 昌吉 | 张家口 | 呼伦贝尔 | 山西太原 | 大理 | 黔南 | 珠海 | 商洛 | 东海 | 安顺 | 云浮 | 平凉 | 张北 | 吉林长春 | 南阳 | 内江 | 惠东 | 白山 | 保亭 | 来宾 | 温岭 | 辽阳 | 芜湖 | 乐山 | 鹤壁 | 东方 | 杞县 | 保山 | 滁州 | 邵阳 | 石狮 | 铜陵 | 宣城 | 新乡 | 吴忠 | 惠东 | 河南郑州 | 云浮 | 长兴 | 阿拉尔 | 醴陵 | 绥化 | 无锡 | 柳州 | 灌云 | 临沂 | 日土 | 和县 | 晋中 | 瓦房店 | 烟台 | 台北 | 甘肃兰州 | 垦利 | 海拉尔 | 安庆 | 云浮 | 榆林 | 武威 | 营口 | 衢州 | 衢州 | 台北 | 漳州 | 河南郑州 | 鄢陵 | 锦州 | 聊城 | 图木舒克 | 泗洪 | 包头 | 天门 | 大庆 | 牡丹江 | 阿坝 | 扬中 | 通辽 | 白沙 | 张家口 | 陇南 | 万宁 | 昭通 | 海安 | 蚌埠 | 玉溪 | 黔西南 | 白城 | 宝鸡 | 乐平 | 菏泽 | 吉林长春 | 邳州 | 包头 | 哈密 | 临海 | 义乌 | 天水 | 琼中 | 正定 | 江苏苏州 | 山西太原 | 潍坊 | 东莞 | 德阳 | 张掖 | 湖州 | 醴陵 | 青海西宁 | 临沂 | 永康 | 惠州 | 和县 | 雅安 | 十堰 | 深圳 | 保山 | 云南昆明 | 南平 | 浙江杭州 | 泰州 | 儋州 | 燕郊 | 台南 | 新沂 | 山南 | 建湖 | 溧阳 | 海拉尔 | 海丰 | 景德镇 | 海门 | 宜春 | 昌吉 | 四平 | 库尔勒 | 萍乡 | 燕郊 | 瑞安 | 吐鲁番 | 山南 | 红河 | 临沂 | 齐齐哈尔 | 潜江 | 盘锦 | 泰兴 | 张掖 | 咸阳 | 吉安 | 嘉善 | 岳阳 | 黄冈 | 平潭 | 通辽 | 保定 | 四川成都 | 东方 | 长葛 | 泰州 | 东阳 | 渭南 | 北海 | 河源 | 嘉兴 | 白银 | 呼伦贝尔 | 临猗 | 三亚 | 偃师 | 鹤岗 | 高雄 | 聊城 | 包头 | 台湾台湾 | 莒县 | 任丘 | 绍兴 | 黄山 | 梅州 | 临沂 | 阜阳 | 靖江 | 六盘水 | 河南郑州 | 平顶山 | 丹东 | 齐齐哈尔 | 广安 | 资阳 | 南京 | 瑞安 | 海宁 | 单县 | 阳泉 | 云浮 | 防城港 | 大庆 | 衡阳 | 白沙 | 曲靖 | 泗洪 | 三沙 | 昆山 | 海北 | 和田 | 安岳 | 平凉 | 南京 | 偃师 | 长治 | 赣州 | 枣阳 | 库尔勒 | 运城 | 肥城 | 柳州 | 锡林郭勒 | 黄南 | 宜春 | 乳山 | 珠海 | 天门 | 廊坊 | 肥城 | 益阳 | 铜陵 | 通辽 | 延安 | 天水 | 长兴 | 乌海 | 滕州 | 株洲 | 鹤岗 | 西双版纳 | 乌兰察布 | 六盘水 | 巴彦淖尔市 | 乌兰察布 | 黔西南 | 铁岭 | 贵港 | 沧州 | 宿州 | 泰兴 | 扬中 | 甘肃兰州 | 德阳 | 常州 | 吉安 | 新余 | 基隆 | 阳春 | 怒江 | 昭通 | 马鞍山 | 临海 | 林芝 | 武安 | 吕梁 | 澳门澳门 | 哈密 | 烟台 | 六安 | 七台河 | 临海 | 神木 | 黔南 | 宿州 | 山西太原 | 邹城 | 盘锦 | 沭阳 | 阿拉尔 | 阿坝 | 晋江 | 新余 | 白沙 | 淄博 | 葫芦岛 | 佛山 | 安顺 | 德清 | 靖江 | 涿州 | 阜阳 | 金昌 | 迁安市 | 长治 | 黔南 | 宁夏银川 | 娄底 | 慈溪 | 瓦房店 | 临沧 | 日喀则 | 湖南长沙 | 泸州 | 辽阳 | 石狮 | 桓台 | 项城 | 德州 | 塔城 | 赵县 | 焦作 | 金坛 | 朔州 | 周口 | 开封 | 温岭 | 义乌 | 景德镇 | 曹县 | 天门 | 珠海 | 锦州 | 阿克苏 | 毕节 | 乌海 | 江西南昌 | 澳门澳门 | 柳州 | 平凉 | 南安 | 石嘴山 | 顺德 | 河北石家庄 | 义乌 | 哈密 | 乌兰察布 | 象山 | 海丰 | 常德 | 甘南 | 宁波 | 武夷山 | 苍南 | 保定 | 新沂 | 宜昌 | 秦皇岛 | 泸州 | 内江 | 厦门 | 玉树 | 琼海 | 辽宁沈阳 | 潍坊 | 昭通 | 芜湖 | 南阳 | 南平 | 霍邱 | 四平 | 辽源 | 乐平 | 玉树 | 义乌 | 玉树 | 新余 | 克拉玛依 | 澄迈 | 神农架 | 聊城 | 乳山 | 张北 | 阿拉善盟 | 临沧 | 文山 | 阿勒泰 | 四平 | 巴音郭楞 | 河北石家庄 | 吕梁 | 丽江 | 眉山 | 山东青岛 | 余姚 | 广安 | 鄢陵 | 张家口 | 七台河 | 广元 | 呼伦贝尔 | 吴忠 | 固原 | 山南 | 杞县 | 承德 | 中卫 | 巢湖 | 唐山 | 衢州 | 德清 | 忻州 | 金昌 | 资阳 | 红河 | 中山 | 杞县 | 宁夏银川 | 遂宁 | 五家渠 | 莱州 | 达州 | 三门峡 | 吉林 | 保定 | 潮州 | 秦皇岛 | 资阳 | 保山 | 安顺 | 晋江 | 鹰潭 | 嘉兴 | 漯河 | 怀化 | 高雄 | 基隆 | 公主岭 | 娄底 | 盘锦 | 河池 | 桓台 | 百色 | 莒县 | 莱芜 | 伊犁 | 淮安 | 湛江 | 吴忠 | 雅安 | 泗阳 | 张家界 | 天水 | 鄂州 | 漳州 | 陕西西安 | 南阳 | 厦门 | 伊犁 | 莱芜 | 河南郑州 | 海丰 | 张家界 | 资阳 | 柳州 | 衡水 | 绍兴 | 清徐 | 象山 | 潮州 | 义乌 | 常德 | 许昌 | 永新 | 攀枝花 | 河池 | 郴州 | 海南 | 中卫 | 燕郊 | 呼伦贝尔 | 衢州 | 兴化 | 信阳 | 单县 | 青海西宁 | 韶关 | 吐鲁番 | 芜湖 | 保山 | 双鸭山 | 图木舒克 | 深圳 | 定安 | 澄迈 | 新余 | 吉林长春 | 塔城 | 临海 | 丹阳 | 广州 | 新余 | 唐山 | 昌吉 | 常州 | 伊春 | 滨州 | 珠海 | 溧阳 | 海丰 | 营口 | 东莞 | 梅州 | 来宾 | 儋州 | 文昌 | 铜陵 | 广西南宁 | 衢州 | 台北 | 萍乡 | 梅州 | 开封 | 锡林郭勒 | 阳春 | 楚雄 | 资阳 | 黄南 | 日土 | 钦州 | 博罗 | 南通 | 池州 | 晋城 | 肇庆 | 澄迈 | 枣阳 | 南阳 | 宝鸡 | 南安 | 阳春 | 张北 | 海南 | 江苏苏州 | 天长 | 通辽 | 徐州 | 宿州 | 曹县 | 防城港 | 乌海 | 平凉 | 连云港 | 泰兴 | 邯郸 | 潜江 | 海东 | 禹州 | 益阳 | 金昌 | 邵阳 | 汝州 | 滨州 | 威海 | 河北石家庄 | 湛江 | 鹤壁 | 鄂尔多斯 | 丽江 | 乐平 | 聊城 | 葫芦岛 | 临汾 | 襄阳 | 自贡 | 云南昆明 | 牡丹江 | 普洱 | 嘉峪关 | 南京 | 临沂 | 马鞍山 | 淮安 | 台州 | 随州 | 漳州 | 大同 | 榆林 | 大庆 | 喀什 | 南安 | 潍坊 | 定州 | 嘉兴 | 广汉 | 白银 | 潍坊 | 周口 | 丽水 | 齐齐哈尔 | 内江 | 宁德 | 海南海口 | 黄山 | 海丰 | 青海西宁 | 徐州 | 常州 | 通辽 | 塔城 | 丹阳 | 忻州 | 海南 | 酒泉 | 绍兴 | 济源 | 平顶山 | 泸州 | 廊坊 | 宁德 | 日土 | 基隆 | 绵阳 | 昭通 | 大理 | 阿坝 | 云浮 | 徐州 | 乌兰察布 | 河北石家庄 | 玉树 | 伊犁 | 台湾台湾 | 鄂州 | 舟山 | 迪庆 | 瓦房店 | 鹤壁 | 保山 | 东海 | 昌吉 | 杞县 | 海丰 | 滁州 | 姜堰 | 大理 | 龙岩 | 扬中 | 台山 | 燕郊 | 禹州 | 桂林 | 宝应县 | 漳州 | 张家口 | 红河 | 新泰 | 海拉尔 | 抚州 | 海东 | 醴陵 | 余姚 | 扬州 | 衡水 | 衡阳 | 阿里 | 馆陶 | 广西南宁 | 长葛 | 塔城 | 周口 | 茂名 | 内江 | 姜堰 | 大理 | 双鸭山 | 漳州 | 大庆 | 蓬莱 | 青州 | 顺德 | 铜陵 | 驻马店 | 文山 | 黔西南 | 灵宝 | 宣城 | 陵水 | 秦皇岛 | 诸城 | 吉安 | 廊坊 | 毕节 | 金华 | 柳州 | 西藏拉萨 | 临沂 | 海南 | 郴州 | 广西南宁 | 六盘水 | 天水 | 双鸭山 | 开封 | 金坛 | 海拉尔 | 枣庄 | 德清 | 天长 | 韶关 | 云浮 | 泰安 | 黑河 | 茂名 | 琼海 | 巴中 | 柳州 | 长垣 | 吴忠 | 绍兴 | 库尔勒 | 灌云 | 神木 | 焦作 | 塔城 | 海西 | 大庆 | 枣庄 | 宜宾 | 新沂 | 瑞安 | 晋江 | 龙口 | 溧阳 | 抚州 | 娄底 | 吴忠 | 大庆 | 铜陵 | 扬州 | 泰兴 | 楚雄 | 延安 | 佛山 | 单县 | 南充 | 邹平 | 邵阳 | 乐平 | 枣庄 | 瓦房店 | 阿里 | 如皋 | 玉林 | 如东 | 忻州 | 曹县 | 开封 | 河源 | 张掖 | 昆山 | 玉溪 | 固原 | 三亚 | 东方 | 博尔塔拉 | 雄安新区 | 章丘 | 赣州 | 昌吉 | 驻马店 | 吉林 | 武夷山 | 石河子 | 新乡 | 桐城 | 汝州 | 青州 | 神农架 | 临汾 | 海门 | 资阳 | 象山 | 阳江 | 赵县 | 广饶 | 襄阳 | 张北 | 徐州 | 许昌 | 商丘 | 灌云 | 黄南 | 山东青岛 | 天水 | 汉川 | 沛县 | 吕梁 | 雄安新区 | 肇庆 | 安顺 | 锡林郭勒 | 诸暨 | 吉林 | 安阳 | 温岭 | 临汾 | 景德镇 | 河南郑州 | 江苏苏州 | 香港香港 | 乳山 | 金坛 | 长垣 | 鞍山 | 大理 | 桂林 | 阿里 | 广州 | 四平 | 吉林 | 德清 | 鹤岗 | 泰安 | 肇庆 | 潍坊 | 黄冈 | 上饶 | 蓬莱 | 荣成 | 天长 | 铜仁 | 绥化 | 塔城 | 运城 | 玉树 | 攀枝花 | 焦作 | 台山 | 丹东 | 临夏 | 日喀则 | 德宏 | 宁国 | 仁怀 | 三亚 | 龙口 | 枣阳 | 渭南 | 儋州 | 宁德 | 三沙 | 新疆乌鲁木齐 | 琼中 | 江苏苏州 | 吴忠 | 东海 | 宜宾 | 开封 | 仁寿 | 江苏苏州 | 澳门澳门 | 大庆 | 锡林郭勒 | 台州 | 衡水 | 果洛 | 丽江 | 漳州 | 广饶 | 黑河 | 伊犁 | 青海西宁 | 简阳 | 黄冈 | 开封 | 吉林 | 四川成都 | 厦门 | 阿勒泰 | 六安 | 景德镇 | 韶关 | 和田 | 保山 | 铁岭 | 沭阳 | 海东 | 兴化 | 周口 | 许昌 | 河北石家庄 | 晋城 | 洛阳 | 韶关 | 商洛 | 庄河 | 永州 | 吉安 | 克孜勒苏 | 来宾 | 余姚 | 赣州 | 湖北武汉 | 德阳 | 克拉玛依 | 金华 | 台州 | 永州 | 公主岭 | 厦门 | 齐齐哈尔 | 香港香港 | 江苏苏州 | 池州 | 广安 | 来宾 | 防城港 | 三门峡 | 白银 | 齐齐哈尔 | 图木舒克 | 鄢陵 | 巢湖 | 启东 | 靖江 | 抚州 | 遵义 | 仁怀 | 鄂州 | 灌云 | 东营 | 燕郊 | 燕郊 | 崇左 | 鹤岗 | 临沂 | 绥化 | 宝应县 | 丹阳 | 邹城 | 伊犁 | 苍南 | 呼伦贝尔 | 山东青岛 | 荣成 | 南平 | 天长 | 玉林 | 广汉 | 呼伦贝尔 | 贺州 | 亳州 | 濮阳 | 聊城 | 安阳 | 许昌 | 昭通 | 绵阳 | 马鞍山 | 济源 | 仁寿 | 揭阳 | 宜昌 | 三沙 | 延边 | 巢湖 | 唐山 | 汕尾 | 新乡 | 东方 | 临沂 | 醴陵 | 基隆 | 海南 | 海南 | 玉环 | 武威 | 甘孜 | 汉川 | 莱州 | 龙口 | 达州 | 南充 | 黔东南 | 广饶 | 焦作 | 武夷山 | 辽源 | 泸州 | 澳门澳门 | 六盘水 | 神农架 | 乌兰察布 | 广汉 | 宣城 | 云浮 | 临沂 | 汕头 | 锦州 | 基隆 | 吉安 | 黔南 | 咸宁 | 浙江杭州 | 四川成都 | 平潭 | 瓦房店 | 保山 | 泗洪 | 四平 | 铜仁 | 义乌 | 喀什 | 吉林长春 | 玉溪 | 南阳 | 台中 | 清远 | 攀枝花 | 马鞍山 | 赵县 | 邢台 | 邳州 | 广汉 | 益阳 | 滁州 | 大兴安岭 | 通辽 | 湖北武汉 | 仁寿 | 晋城 | 韶关 | 泰兴 | 白沙 | 大庆 | 丽水 | 慈溪 | 定西 | 武夷山 | 黑河 | 锡林郭勒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蚌埠 | 克孜勒苏 | 淄博 | 中卫 | 三明 | 湖北武汉 | 锦州 | 毕节 | 百色 | 宁波 | 包头 | 新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