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14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孙少安好不容易把家里和队里的事安排停当,才抽开身到城里来了。

      前两天,他赶着把家里自留地的南瓜和西葫芦都种上了。为了赶时间,他还把他妈和他姐也叫到地里帮忙。父亲在基建会战工地,又被强制给他姐夫陪罪,请不脱假。他不能错过播种季节。南瓜西葫芦,这是全家人一年最重要的一部分粮食。他还在自留地利用阴雨天修起的那几畦水浇地里,种了点夏土豆,又种了两畦西红柿和黄瓜。这些菜一般家里不吃,是为了将来卖两个零用钱的。

      至于队里的事,那就更多了。冬小麦已经返青,需要除草和施肥,尿素和硫酸铵比较简单,撒在地里就行了,但碳酸铵要用土埋住,否则肥效发挥不了作用。需要好好把这些事安顿给副队长田福高,不敢让社员应应付付了事。另外,还要赶紧开始种黑豆和小日月玉米……直到他坐在过路回家的金波父亲的汽车上往县城去的时候,还觉得有许多事没有安排妥当……现在,他已经到润叶的宿舍里了。

      这是他头一次到城里单位来找她。尽管是老熟人,总还觉得有些拘束。

      润叶已经给他打好了一盆洗脸水,水盆里泡了一条雪白的毛巾。

      他犹豫地笑笑,说:“我不洗了……”

      “快洗!坐了半天车,洗洗脸清朗!”润叶命令他说。“这么白的毛巾,我一次就给你洗黑了。”他只好走到脸盆前。

      “你看你!这有个什么哩!黑了我再洗嘛!干脆,让我再提些水,你把头也洗一下!”

      “不了,不了。”少安一边洗脸,赴忙拒绝让他洗头。他的头在这点脸盆里能洗干净吗?

      少安洗完脸后,润叶立刻说:“走,咱们到街上食堂吃饭去!”

      “我已经吃过了。”

      “你大概早上吃过了!”

      少安不好意思地笑了。她太熟悉他了,什么事也别想瞒她。

      他们一块相跟着往街上走。少安现在才发现润叶身上有些变化,似乎一下子老成多了。他半天才留意到润叶已经不梳辫子,变成了剪发头。这倒使他感到对她有点陌生。是的,随着光阴荏苒,每个人都在变化。这又一次使他强烈地感到,他们的童年早已经流逝,两个人都成大人了。不知为什么,他猛然间又记起了那时候她给他补破裤子的情形,便忍不住“嘿嘿”地笑出了声。

      “少安哥,你笑什么哩?”走在旁边的润叶问他。她白净的脸蛋上泛出兴奋的红晕,腼腆地微笑着。

      “没什么……”他的脸也热烘烘的。

      少安和润叶走在一起,就象他有时引着兰香在山里劳动一样,心中充满了亲切的兄妹感情。真的,他看待润叶就象看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人活着,这种亲人之间的感情是多么重要,即使人的一生充满了坎坷和艰辛,只要有这种感情存在,也会感到一种温暖的慰藉。假如没有这种感情,我们活在这世界上会有多么悲哀啊……他跟着润叶进了县城最大的国营食堂。午饭时间已经过了,食堂里现在没有什么人。

      少安赶忙扑到售票处去买饭,结果被润叶一把扯住了。她把他硬拉在一张饭桌前,让他坐下,说:“你到我这里就是客人!怎么能让你买饭呢!”

      少安有点窘。在这样的场合,他不买饭觉得有损自己男子汉的自尊。他现在身上带着钱,除过家里的拾元外,他还借了队里的二十元公款。他走时并没有准备在润叶这里吃饭。他对要去买饭的润叶说:“我听少平说,外国人男女一块上街吃饭,都是男人掏钱买……”

      润叶笑了,一边转身去买饭,一边又扭过头对他说:“咱们中国男女平等!”

      她买回来一堆饭菜,摆了一大桌子。

      少安说:“买得太多了,别说咱们两个人,就是四五个人也吃不完。”

      “我已经吃过了,这都是你一个人的!”润叶坐在他旁边说。

      “啊?”少安惊讶地看着她,说:“这……”

      “不要紧,吃不完剩下算了。你快吃!现在已过了中午,你肯定饿了。”

      他刚开始吃饭,润叶又站起来,说:“噢,我忘了给你买点酒!”

      他赶忙说:“我不会喝酒!你快坐下,也吃一点。”

      润叶坐在他旁边,没有动筷子,只是亲切地看着他吃。

      他低头吃着饭,但感觉润叶一直在盯着看他,使他有点不好意思。他抬起头来,看见润叶把自己的头扭过去一点,脸红得象充了血似的。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脸色,赶忙给他解释说:“今天我二妈她爸过生日,我喝了几杯葡萄酒,上脸了……”

      少安相信她的话,没在意地又低头吃他的饭。

      尽管他吃了不少,但最后桌子上还是剩了一堆。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就会把这剩下的所有东西,都装进他那个毛巾布袋,或者带到中学送给少平,或者带回家让家里其他人吃——这都是些好东西啊!

      但今天不能。这是润叶买的饭。就是他自己掏钱买的,只要润叶在,他也会象大方的城里人一样丢下不要了。他总算还念过几天书,不会俗气到可笑的程度。

      吃完饭后,他和润叶来到街上。本来他想很快给润叶谈他姐夫的事,但他又想,还是应该先等润叶给他为了她的事以后,他再说自己的事也不迟。

      走到要回小学的那条巷口时,润叶突然说:“少安哥,你刚吃完饭,咱们到城外面去走一走。”

      少安不好拒绝她,但又觉得有些别扭。两个男女一块相跟着遛达,叫众人看着不美气。可又一想,这城周围又没人认识他,走一走就走一走,怕什么!他和润叶是一个村的老乡,又是老同学,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哩!

      于是,他们就相跟着一块出了那座清朝年间修建的古老破败的东城口,又下了一个小土坡,来到了绕城而过的县河滩里。

      初春解冻的原西河变得宽阔起来,浩浩荡荡的水流一片浑黄。在河对面见不到阳光的悬崖底下,还残留着一些蒙着灰尘的肮脏的冰溜子。但在那悬崖上面的小山湾里,桃花已经开得红艳艳的了。河岸边,鹅黄嫩绿的青草芽子从一片片去年的枯草中冒了出来,带给人一种盎然的生机。道路旁绿雾蒙蒙的柳行间,不时闪过燕子剪刀似的身姿。不知从什么地方的山野里,传来一阵女孩子的信天游歌声,飘飘荡荡,忽隐忽现——

      正月里冻冰呀立春消,二月里鱼儿水儿水上漂,水呀上漂来想起我的哥!

      想起我的哥哥,

      想起我的哥哥,想起我的哥哥呀你等一等我……少安和润叶相跟着,沿着原西河畔的一条小路,往河上游的方向走着。他们沉浸在明媚的春光中,心情无限地美妙。这倒使他们一时没有说什么话。

      “你走慢一点嘛!我都撵不上你了!”润叶终于扬起脸对少安笑着说。

      少安只好把自己的两条长腿放慢一点,说:“我山里洼里跑惯了,走得太慢急得不行。”

      “呀,你快看!”润叶指着前面的一个草坡,大声喊叫起来。

      少安停住脚步,向她手指的地方望去。他什么也没看见。他奇怪地问:“什么?”

      “马兰花!看,蓝格莹莹的!”

      少安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哩。原来是几朵马兰花。这些野花野草他天天在山里看得多了,没什么稀罕的。润叶已经跑过去,坐在那几丛马兰花的旁边,等他过来。

      他走到她身旁。她说:“咱们在这儿坐一会。”

      他只好坐下来,把两条胳膊帮在胸前,望着草坡下浑黄的原西河平静地流向远方。

      润叶摘了一朵马兰花,在手里摆弄了半天,才吞吞吐吐说:“少安哥,我有个急人事,想对你说一说,让你看怎么办……”

      少安扭过头,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困难,就急切地等待她说出来。他知道这就是润叶捎话叫他来的那件事。润叶脸红得象发高烧似的,犹豫了一会,才说:“……我二妈家给我啾了个人家。”

      “什么……人家?”少安一时反应不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就是……县上一个领导的儿子……”润叶说着,也不看他,只是红着脸低头摆弄那朵马兰花。

      “噢……”少安这下才明白了。他脑子里首先闪过这样一个概念:她要结婚了。

      润叶要结婚了?他在心里又吃惊地自问。

      是的,她要结婚了。他回答自己说。

      他心里顿时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他把自己出汗的手轻轻地放在有补钉的腿膝盖上,两只手甚至下意识地带着一种怜悯抚摸着自己的腿膝盖。

      你这是怎了?唉……

      他马上意识到他有些不正常。他并且对自己这种情绪很懊恼。他现在应该象大哥一样帮助润叶拿主意才对。她专门叫他到城里来,也正是她信任他,才对他说这事哩!他很快使自己平静和严肃起来,对她说:“这是好事。人家家庭条件好……那个人做什么工作哩?”

      “可我不愿意!”润叶抬起头来,带着一种惊讶和失望的表情望了他一眼。

      “不愿意?”少安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不愿意就算了,这又有什么难的哩?“这事主意要你拿哩……”他只好这样说。

      “我是问你,你看怎么办?”她抬起头,固执地问他。

      少安简直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他掏出一条纸片,从口袋里捏了一撮烟叶,迅速卷起一支烟棒,点着抽了几口,说:“那你不愿意,不就算了?”

      “人家纠缠我,我……”润叶难受地又低下了头。“纠缠?”少安不能明白,既然女的不同意,男的还纠缠什么哩?城里人的脸怎这么厚?

      “你是个死人……”润叶低着头嘟囔说。

      少安感到很内疚。润叶需要他帮助解决她面临的困难,但他在关键的时候却无能为力。唉,这叫他怎么办呢?要么让他去把纠缠她的那小子捶一顿?可人家是县领导的儿子,再说,他凭什么去捶人家呢?哼!如果将来兰香长大了,有人敢这样,他就敢去捶他个半死!

      他看见润叶一直难受地低着头,急忙不知怎样安慰她,就急躁地说:“唉,要是小时候,谁敢欺负你,我就早把拳头伸出去了!你不记得,那年咱们在石圪节上高小,有个男同学专意给你身上扔篮球,我把那小子打得鼻子口里直淌血……再说,那时候,你要是看哪个土崖上有朵山丹丹花,或者一钵红酸枣,要我上去给你摘,那我都能让你满意……可现在,可这事……”

      润叶听他说着,突然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哭了。

      少安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把半支没抽完的烟卷扔掉,又赶快卷另一支。

      过了一会,润叶用手绢把脸上的泪痕抹去,不再哭了。刚才少安的话又使她深切地记起她和他过去那难以忘却的一切……

      唉,她因为少女难以克服的羞怯,眼下一时不知怎样才能把她的心里话给少安哥说清楚。她原来看小说里的人谈恋爱,女的给男的什么话都敢说,而且说得那么自然。可是,当她自己面对心爱的人,一切话却又难以启唇。她对少安麻木不仁感到又急又气。多聪明的人,现在怎笨成这个样子?可话说回来,这又怎能怨他呢!她说的是别人追她,又没给他说明她对他的心意。

      她看来不能继续用这种少安听不明白的话和他交谈了。但她又不能一下子鼓起勇气和他明说。

      她只好随便问:“你家里最近都好吧?”

      这下可把少安解脱了!他赶忙说:“好着哩,就是……”他突然想,现在正可以给她说说姐夫的事了,就接着说:“只是我姐夫出了点事……”

      “什么事?”她认真地扬起脸问他。

      “贩了几包老鼠药,让公社拉在咱们村的会战工地劳教,还让我爸跟着陪罪。一家人现在大哭小叫,愁得我没有办法……”

      “这真是胡闹!现在这社会太不象话了,把老百姓不当人看待……干脆,我让我二爸给咱们公社的白叔叔和徐叔叔写封信,明天我和你一起回石圪节找他们去!”

      润叶有点激动了。少安哥的事就是她的事。再说,有这事也好!这样她还可以和少安哥多呆一会时间,并且有借口和他一块坐汽车回去呢!

      这也正是少安的愿望。不过他原来并没有想麻烦润叶亲自去石圪节,他只要她二爸出一下面就行了。

      他对润叶说:“你不要回去了。只要你二爸有句话,我回去找白主任和徐主任。”

      “反正我明天没课。只要明晚上赶回来就行了。一整天到石圪节打一个来回完全可以……要么咱现在就找我二爸去!”润叶听少安说完他姐夫的事,就知道他现在心里很烦乱,不应该再对他说“那件事”了——反正总会有时间说呢!

      少安见她对自己的事这样热心,心里很受感动。他马上感到身上轻快了许多,便一闪身从草地上站起来。他现在才发现,那几丛马兰花真的好看极了,蓝莹莹的,象几簇燃烧着的蓝色的火苗。他走过去把这美丽的花朵摘了一把,塞到润叶手里,说:“回去插在水瓶里,还能开几天……”

      润叶眼睛里旋转着泪花。她接过少安给她的花朵,就和他一起相跟着找她二爸去了。

      少安和润叶没有回她二爸家去,直接到他的办公室去找他。润叶说她二爸没有下班,现在肯定没有回到家里。润叶说得对,她二爸正在办公室。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他热情地从办公桌后面转出来,和少安握手。田福军认得少安。他每次回村来见了少安,还总要问他生产队的一些情况——他也知道他在一队当队长。

      田主任给少安倒了一杯茶水,又给他递上一根纸烟,并且亲自把打火机打着,伸到他面前。

      少安慌得手都有些抖,好不容易才在田福军的打火机上点着了那支烟。

      “好后生啊!玉厚生养了几个好娃娃!”他扭过头问润叶:“上次来咱家的是少安的弟弟吧?”

      “就是的,”润叶回答说,“名字叫少平。”

      “噢,少平少安,平平安安!这玉厚还会起名字哩!”三个人都笑了。

      “可他家现在一点也不平安!”润叶对她二爸说。“怎啦?”田福军眯缝起眼睛问。

      少安就把他姐夫的事给田主任说了一遍。

      田福军坐在椅子上,半天没说话。他点了一支烟吸了几口,嘴里自言自语说:“上上下下都胡闹开了……”“石圪节公社有多少人被劳教了?”他问少安。“大概有十几个人。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每个村子差不多都有人。”

      “双水村有没有人?”田福军问。

      “双水村还没,就是把田二叔批判了一通。”

      “批判田二哩?”田福军惊讶地张开了嘴巴。

      “嗯。”

      ”哎呀!这简直是……”这位领导人都没词了。润叶插嘴说:“二爸,你能不能给白叔叔和徐叔叔写个信,让他们把少安的姐夫放了。”

      田福军想了一下,就在桌子上拉过来一张纸,写了一封信,站起来交给少安,说:“你回去交给白明川。你认识他不?”“我认识。”少安说。

      田福军又问了双水村的一些情况,少安都一一给他回答了。

      “现在农村人连肚子都填不饱,少安,你看这问题怎解决好?”田福军突然问他。

      少安就照他自己的想法说:“上面其它事都可以管,但最好在种庄稼的事上不要管老百姓。让农民自己种,这问题就好办。农民就是一辈子专种庄稼的嘛!但好象他们现在不会种地了,上上下下都指拨他们,规定这,规定那,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农民的手脚被捆得死死的。其它事我还不敢想,但眼下对农民种地不要指手划脚,就会好些的……”“啊呀,这娃娃的脑子不简单哩!……好,罢了有时间,咱好好拉拉话!你要是到城里来就找我,好不好?我一会还要开个会,今天没时间了……”

      少安和润叶就很快告退了。田福军一直把他们送到院子的大门口。

      在回学校的路上,润叶佩服地对少安说:“我二爸可看重你说的话哩!你真能行!”

      少安说:“你二爸是咱一个村的,又是你二爸,我敢胡说哩!”

      “少安哥,你干脆把我二爸的信给我,我明天和你一块回石圪节去。我和白明川和徐治功叔叔都很熟悉,到时候让我把信交给他们!”

      少安看她执意要和他一块回石圪节,也就把田福军的信交给了她——她出面当然要比他的威力大得多。

      晚上,润叶把他安顿到学校她的宿舍里休息,她回她二妈家去睡。当她把被褥细心地给少安铺好后,少安却有点踌躇地说:“我怕把你的铺盖弄脏了……”

      “哎呀!你看你!”润叶红着脸对他说。她多么高兴少安哥在她宿舍里睡一晚上,好给她以后的日子加添新的回忆;也使她能时刻感觉到他留下的亲切的气息……第二天早晨吃完饭,少安就和润叶坐着公共汽车回石圪节去了。车票还是润叶买的;他抢着要买,结果被润叶掀在了一边。

      汽车上,他俩紧挨着坐在一起,各有各的兴奋,使得这一个多钟头的旅行,几乎没觉得就过去了。

      两个人在石圪节镇子对面的公路上下了车。

      少安说:“要是你去公社,我就不去了,你爸也在公社开会,我去不好……我这就回家呀!你晚上回双水村去不?”润叶说:“我可想回去哩!但我明天还有课,今天必须返回城里,因此回不成村里了。等你姐夫的事办完,我让明川叔挡个顺车,直接回县城去呀。你放心!你姐夫的事我肯定能办好!”

      润叶说完后,匆忙地在自己的衣袋里掏出一封信,一把塞到少安的手里。

      少安赶忙说:“你二爸的信你怎又给我哩?你不给白主任和徐……”

      他的话还没说完,润叶就笑着一转身跑了。

      少安赶快低头看润叶交到他手里的那封信,才发现这不是田福军给公社领导写的那封!

      他莫名其妙地把信从信封里抽出来,看见一张纸上只写着两句话——

      少安哥:

      我愿意一辈子和你好。咱们慢慢再说这事润叶

      孙少安站在公路上,一下子惊呆了。

      他扭过头来,看见润叶已经穿过东拉河对面的石圪节街道,消失在了供销门市部的后面。街道后边的土山上空,一行南来的大雁正排成“人”字形,嗷嗷地欢叫着飞向了北方……

      下一章:
      上一章:

      182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14章”上

      1. 匿名说道:

        纯洁 质朴的爱情 润叶姑娘太可爱了

      2. 安南以南说道:

        质朴平凡的爱情啊,在黄土高原的流沙里,开出了一朵花

      3. 老山槐说道:

        文学大家的作品语言都是朴实的,反映的都是自然现实的,正因为来自于现实,又高于现实,才有强大的生命力。

      4. 心旷神怡说道:

        黄土高坡上的一朵娇艳的爱情之花,正在悄悄的盛开着,希望能永盛不衰。

      5. 子辰说道:

        纯朴的乡村爱情,很美很美

      6. 燕呢喃说道:

        多么纯洁的爱情没有一丝俗世杂念

      7. 温州谷园书屋说道:

        “少安哥:我愿意一辈子和你好。”
        读到这里,我不禁泪如泉涌!最美的爱情,最真的表白。

      8. 091说道:

        说不出来的感动

      9. 卓如说道:

        最真挚,美好的情感总是令人感动和向往。

      10. 卓如说道:

        和 人生 一样,得不到的幸福更加令人向往。

      11. 别开森面说道:

        看了这里真的感觉他们的爱情会是以悲剧结尾了,润叶渴望着爱情,犹如国外爱情小说一样,小时的依念无疑是她优美的回忆;但是少安光是来见润叶都不是以纯真的情感来见她的,想着些利害关系,这也不能怪少安,少安是一个农村家庭里的顶梁柱,可能传统农村里没有诞生过真真的爱情,润叶的爱慕最终可能是一厢情愿罢了。

      12. 匿名说道:

        快上了她啊

      13. 匿名说道:

        一起是个床吧

      14. 匿名说道:

        写作业

      15. 匿名说道:

        纯朴、平凡的爱情,在黄土高原的流沙中,绽放出一朵娇艳绚丽的爱情之花。

      16. 匿名说道:

        这就是青春与初恋呀

      17. 匿名说道:

        虽然过着困顿的生活,却充满着向上的力量,心底也充盈着简单的快乐。平凡的世界,值得回忆的苦涩人生!

      18. 匿名说道:

        多么纯朴的爱情,让我终于相信了在七八十年代那些虽然生活很艰苦但是活的很幸福的故事!!!

      19. 匿名说道: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润叶,但只有最幸运的人才会遇到!

      20. mingel说道: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润叶,但只有最幸运的人才会遇到!

      21. 秦一说道:

        风俗问题吗?寿宴中午吃?她二爸吃完饭接着上班去了?我看到这有点迷糊

      22. 威海三合茶馆说道:

        街道后边的土山上空,一行南来的大雁正排成“人”字形,嗷嗷地欢叫着飞向了北方……
        少安,这心情,嗷嗷地

      23. 学习使人成长说道:

        很后悔才读这本书

      24. 十月说道:

        尿素和硫酸胺好办,但是碳酸氢胺极易挥发,要用土覆盖,记的我们上小学时,也常带着很象戈的农具,到学校附近的生产队的麦田里帮助施肥,先在麦田每隔40公分左右,打一个10公分左右深的洞,后面跟一个人,一手篮子里拎着化肥,一手用勺子挖一点化肥放入洞里,然后用脚踢点泥土把洞口覆盖住,社员把这种农活叫“打洞穴施化肥”,由此想到路遥这样的作家啊。。。。。才是作家。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临沧 | 山南 | 雅安 | 姜堰 | 杞县 | 大兴安岭 | 克孜勒苏 | 天门 | 大连 | 宜昌 | 文山 | 汕尾 | 赤峰 | 三明 | 武威 | 台北 | 白城 | 四川成都 | 灌南 | 吉林 | 大庆 | 安康 | 临夏 | 辽阳 | 澄迈 | 襄阳 | 招远 | 滨州 | 沛县 | 象山 | 铜陵 | 固原 | 广汉 | 图木舒克 | 贵州贵阳 | 丽水 | 那曲 | 白沙 | 渭南 | 库尔勒 | 清徐 | 茂名 | 甘孜 | 黄冈 | 盐城 | 东方 | 锦州 | 牡丹江 | 营口 | 灌南 | 揭阳 | 乌海 | 吐鲁番 | 菏泽 | 亳州 | 项城 | 图木舒克 | 连云港 | 眉山 | 建湖 | 保定 | 上饶 | 青州 | 海西 | 天水 | 信阳 | 楚雄 | 张掖 | 仁怀 | 鸡西 | 莱芜 | 燕郊 | 溧阳 | 梅州 | 昌吉 | 丽水 | 抚顺 | 黄冈 | 铜陵 | 屯昌 | 淄博 | 枣阳 | 辽宁沈阳 | 南通 | 项城 | 抚顺 | 桐乡 | 新乡 | 天门 | 海门 | 河北石家庄 | 绵阳 | 达州 | 南京 | 乌海 | 江苏苏州 | 巴彦淖尔市 | 单县 | 湘潭 | 三沙 | 山西太原 | 伊犁 | 济南 | 张家口 | 湖北武汉 | 桓台 | 东海 | 金昌 | 儋州 | 沛县 | 济南 | 遵义 | 双鸭山 | 保定 | 荆门 | 株洲 | 荣成 | 阜新 | 南通 | 威海 | 辽阳 | 六盘水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阿拉善盟 | 台中 | 潮州 | 焦作 | 海门 | 晋城 | 盐城 | 大同 | 昆山 | 金坛 | 舟山 | 扬中 | 邹平 | 德清 | 高密 | 蚌埠 | 新泰 | 安顺 | 巴彦淖尔市 | 镇江 | 六安 | 温州 | 仁寿 | 大同 | 来宾 | 桓台 | 葫芦岛 | 宁夏银川 | 泰安 | 新沂 | 河北石家庄 | 黄南 | 承德 | 长垣 | 山西太原 | 白城 | 河源 | 安阳 | 吉林长春 | 襄阳 | 吉安 | 邢台 | 驻马店 | 防城港 | 临沧 | 铜陵 | 乐山 | 泗洪 | 黔南 | 克孜勒苏 | 霍邱 | 辽源 | 南平 | 绥化 | 保山 | 海南海口 | 宁夏银川 | 芜湖 | 儋州 | 池州 | 乳山 | 甘肃兰州 | 咸宁 | 阳泉 | 铁岭 | 咸阳 | 白银 | 东台 | 红河 | 衢州 | 百色 | 泰安 | 红河 | 曲靖 | 乐山 | 德阳 | 荣成 | 张掖 | 香港香港 | 德清 | 神农架 | 迪庆 | 保定 | 梅州 | 遵义 | 和县 | 安阳 | 保定 | 张北 | 龙口 | 临沧 | 神农架 | 衢州 | 大兴安岭 | 南阳 | 宝鸡 | 明港 | 长垣 | 日喀则 | 临沂 | 永康 | 林芝 | 益阳 | 任丘 | 玉树 | 三门峡 | 东营 | 池州 | 邵阳 | 遂宁 | 武安 | 广饶 | 忻州 | 七台河 | 焦作 | 宁德 | 铜仁 | 平潭 | 肥城 | 海南海口 | 毕节 | 禹州 | 阿克苏 | 赤峰 | 阜新 | 伊犁 | 南阳 | 内江 | 库尔勒 | 濮阳 | 常州 | 象山 | 长兴 | 齐齐哈尔 | 青海西宁 | 绥化 | 黔南 | 兴安盟 | 海南 | 张掖 | 毕节 | 湖州 | 海北 | 唐山 | 仙桃 | 黄石 | 白沙 | 克拉玛依 | 宜春 | 河池 | 吴忠 | 锦州 | 曲靖 | 无锡 | 包头 | 达州 | 牡丹江 | 黄山 | 河南郑州 | 驻马店 | 咸阳 | 和县 | 柳州 | 金华 | 辽阳 | 章丘 | 蚌埠 | 芜湖 | 辽源 | 东方 | 达州 | 迁安市 | 广安 | 荆州 | 廊坊 | 辽源 | 桂林 | 昌吉 | 铁岭 | 荆州 | 贺州 | 厦门 | 益阳 | 大同 | 垦利 | 鹰潭 | 启东 | 诸城 | 巴中 | 乐平 | 新乡 | 东营 | 台湾台湾 | 许昌 | 遵义 | 芜湖 | 章丘 | 株洲 | 淄博 | 巴中 | 清远 | 大兴安岭 | 通辽 | 三亚 | 德清 | 简阳 | 酒泉 | 呼伦贝尔 | 阿拉善盟 | 澄迈 | 锦州 | 济南 | 衡水 | 改则 | 赣州 | 玉林 | 广饶 | 阳江 | 儋州 | 荣成 | 德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莆田 | 恩施 | 兴化 | 文昌 | 顺德 | 库尔勒 | 德州 | 随州 | 东海 | 兴化 | 松原 | 德阳 | 海门 | 桂林 | 招远 | 正定 | 黄山 | 永州 | 铁岭 | 许昌 | 厦门 | 白沙 | 荆门 | 泗洪 | 河源 | 承德 | 阿拉尔 | 沛县 | 海西 | 招远 | 图木舒克 | 汉中 | 正定 | 潮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赤峰 | 宁波 | 清徐 | 东方 | 阳泉 | 仙桃 | 汉川 | 龙口 | 云南昆明 | 惠东 | 靖江 | 台州 | 营口 | 汝州 | 宝鸡 | 百色 | 阿克苏 | 潮州 | 桐城 | 云南昆明 | 济南 | 阿勒泰 | 玉溪 | 武威 | 石河子 | 金华 | 高密 | 启东 | 黔南 | 东阳 | 三明 | 昌都 | 简阳 | 铜川 | 淄博 | 任丘 | 泰兴 | 陵水 | 日土 | 长葛 | 张家界 | 克孜勒苏 | 来宾 | 东营 | 运城 | 醴陵 | 江西南昌 | 阿勒泰 | 灌云 | 天门 | 永康 | 大庆 | 贵港 | 鹤岗 | 滨州 | 七台河 | 大同 | 沛县 | 泉州 | 乐山 | 基隆 | 温州 | 澄迈 | 黄山 | 松原 | 内江 | 邵阳 | 宣城 | 固原 | 泗洪 | 昌吉 | 中山 | 湘西 | 无锡 | 海拉尔 | 珠海 | 姜堰 | 雅安 | 枣阳 | 辽源 | 邹城 | 姜堰 | 保亭 | 宁波 | 金坛 | 克孜勒苏 | 桂林 | 宁夏银川 | 清徐 | 铜陵 | 石狮 | 玉溪 | 池州 | 涿州 | 黔南 | 鸡西 | 黄石 | 阿拉尔 | 滕州 | 洛阳 | 安阳 | 汕尾 | 琼中 | 锡林郭勒 | 仙桃 | 聊城 | 长治 | 漳州 | 海西 | 酒泉 | 保亭 | 防城港 | 丽江 | 阳江 | 临沧 | 汉川 | 哈密 | 资阳 | 甘南 | 台中 | 塔城 | 张北 | 贺州 | 珠海 | 包头 | 南京 | 巴音郭楞 | 燕郊 | 铜仁 | 连云港 | 琼中 | 红河 | 湘西 | 宣城 | 德宏 | 普洱 | 昆山 | 楚雄 | 安岳 | 平凉 | 阿勒泰 | 绥化 | 崇左 | 屯昌 | 沭阳 | 德宏 | 驻马店 | 宜春 | 贵港 | 滕州 | 顺德 | 汉中 | 琼海 | 桐乡 | 溧阳 | 岳阳 | 邹城 | 来宾 | 牡丹江 | 东营 | 红河 | 新疆乌鲁木齐 | 云浮 | 东营 | 湘潭 | 灌云 | 盐城 | 惠州 | 湖北武汉 | 海南海口 | 四川成都 | 张北 | 黄南 | 定西 | 扬州 | 河北石家庄 | 湖北武汉 | 黔西南 | 南通 | 公主岭 | 嘉兴 | 襄阳 | 江苏苏州 | 迁安市 | 通化 | 东海 | 广元 | 阿里 | 广安 | 大庆 | 海宁 | 黄冈 | 周口 | 安庆 | 靖江 | 鞍山 | 庆阳 | 赣州 | 张家口 | 丹阳 | 滁州 | 东阳 | 福建福州 | 武安 | 恩施 | 武威 | 昌吉 | 宁国 | 阿拉善盟 | 江西南昌 | 海北 | 乌兰察布 | 娄底 | 张家口 | 沛县 | 余姚 | 西藏拉萨 | 攀枝花 | 黄山 | 柳州 | 兴安盟 | 吉林长春 | 渭南 | 广安 | 邹城 | 南充 | 温州 | 山南 | 中卫 | 漳州 | 伊犁 | 台湾台湾 | 聊城 | 宿迁 | 周口 | 新沂 | 绥化 | 汉川 | 十堰 | 靖江 | 莱州 | 灌南 | 台州 | 和田 | 莆田 | 沛县 | 新乡 | 淮南 | 吉林 | 海南 | 武安 | 琼中 | 琼海 | 来宾 | 广元 | 涿州 | 锦州 | 吴忠 | 河池 | 湛江 | 仙桃 | 金昌 | 东莞 | 黑河 | 邹平 | 桐乡 | 乌兰察布 | 南安 | 乌兰察布 | 云浮 | 厦门 | 乐平 | 武夷山 | 延边 | 娄底 | 海门 | 瑞安 | 陇南 | 高雄 | 萍乡 | 遵义 | 迁安市 | 绵阳 | 曲靖 | 海拉尔 | 南京 | 南京 | 焦作 | 天门 | 厦门 | 新泰 | 保定 | 来宾 | 泗阳 | 潮州 | 梧州 | 沭阳 | 克孜勒苏 | 如皋 | 蚌埠 | 阿拉善盟 | 铜陵 | 台中 | 武威 | 汉中 | 瓦房店 | 双鸭山 | 广州 | 保亭 | 仙桃 | 醴陵 | 桂林 | 澳门澳门 | 安庆 | 呼伦贝尔 | 西双版纳 | 金坛 | 徐州 | 开封 | 铜川 | 黔南 | 忻州 | 象山 | 玉溪 | 广元 | 保定 | 新疆乌鲁木齐 | 日照 | 运城 | 池州 | 长葛 | 宁夏银川 | 宝鸡 | 大庆 | 鄢陵 | 六安 | 宁德 | 吉林长春 | 厦门 | 泰安 | 十堰 | 陇南 | 桐乡 | 延边 | 临海 | 大庆 | 运城 | 鸡西 | 江西南昌 | 丹阳 | 兴化 | 阿勒泰 | 铜陵 | 仁寿 | 临沂 | 天水 | 大连 | 呼伦贝尔 | 三河 | 泰州 | 抚州 | 本溪 | 呼伦贝尔 | 怀化 | 安阳 | 神木 | 吴忠 | 菏泽 | 桐乡 | 楚雄 | 百色 | 武夷山 | 海门 | 泉州 | 日喀则 | 永州 | 玉树 | 乳山 | 余姚 | 邵阳 | 大庆 | 新乡 | 招远 | 黑龙江哈尔滨 | 荣成 | 和田 | 钦州 | 普洱 | 梅州 | 屯昌 | 绥化 | 姜堰 | 怀化 | 百色 | 岳阳 | 通辽 | 沛县 | 临汾 | 嘉峪关 | 嘉峪关 | 永康 | 马鞍山 | 陕西西安 | 宿迁 | 保定 | 长垣 | 湘西 | 库尔勒 | 莒县 | 博尔塔拉 | 日喀则 | 仁怀 | 无锡 | 岳阳 | 龙口 | 永新 | 丹阳 | 邵阳 | 阳江 | 安庆 | 蚌埠 | 五指山 | 邹平 | 揭阳 | 齐齐哈尔 | 绍兴 | 海丰 | 天水 | 屯昌 | 崇左 | 淮安 | 安康 | 徐州 | 丽水 | 宁国 | 象山 | 连云港 | 武夷山 | 吉安 | 库尔勒 | 通辽 | 淮北 | 巴彦淖尔市 | 阿克苏 | 瓦房店 | 大庆 | 锦州 | 梧州 | 通化 | 临汾 | 张北 | 保定 | 台中 | 诸城 | 辽阳 | 漳州 | 新乡 | 石狮 | 海丰 | 澳门澳门 | 如东 | 大丰 | 三亚 | 临猗 | 台北 | 池州 | 乐清 | 固原 | 南充 | 福建福州 | 儋州 | 慈溪 | 达州 | 石狮 | 大庆 | 新余 | 上饶 | 德宏 | 马鞍山 | 吴忠 | 铜陵 | 吕梁 | 三沙 | 三门峡 | 乐平 | 咸阳 | 西藏拉萨 | 屯昌 | 佛山 | 吉安 | 十堰 | 崇左 | 宣城 | 普洱 | 灌云 | 荆州 | 图木舒克 | 钦州 | 乌兰察布 | 沛县 | 内江 | 白银 | 林芝 | 如皋 | 镇江 | 中山 | 新乡 | 东营 | 镇江 | 萍乡 | 乐平 | 泰州 | 鸡西 | 遂宁 | 桂林 | 浙江杭州 | 海门 | 鹤岗 | 禹州 | 白城 | 三门峡 | 丽水 | 玉林 | 徐州 | 图木舒克 | 乌兰察布 | 襄阳 | 茂名 | 仁寿 | 揭阳 | 保定 | 开封 | 宝应县 | 平顶山 | 嘉善 | 正定 | 自贡 | 简阳 | 三门峡 | 黄山 | 南阳 | 阳江 | 海西 | 四平 | 平凉 | 遵义 | 濮阳 | 白城 | 庄河 | 博尔塔拉 | 巴彦淖尔市 | 株洲 | 锡林郭勒 | 燕郊 | 庆阳 | 平凉 | 绵阳 | 诸暨 | 长葛 | 湖州 | 张北 | 阿勒泰 | 山西太原 | 海安 | 香港香港 | 那曲 | 商洛 | 陇南 | 石河子 | 柳州 | 楚雄 | 娄底 | 黄山 | 长葛 | 阿拉尔 | 忻州 | 滁州 | 攀枝花 | 醴陵 | 阜阳 | 仁怀 | 玉溪 | 贺州 | 来宾 | 章丘 | 巴彦淖尔市 | 怒江 | 新泰 | 昭通 | 安顺 | 抚顺 | 酒泉 | 锦州 | 秦皇岛 | 秦皇岛 | 营口 | 玉环 | 寿光 | 广饶 | 启东 | 乌海 | 任丘 | 济源 | 十堰 | 舟山 | 宁波 | 珠海 | 新疆乌鲁木齐 | 巴中 | 池州 | 琼中 | 金昌 | 湖南长沙 | 舟山 | 邹平 | 三门峡 | 吕梁 | 乳山 | 三明 | 内江 | 洛阳 | 吴忠 | 德宏 | 如东 | 宁夏银川 | 六盘水 | 章丘 | 克孜勒苏 | 伊犁 | 伊犁 | 宣城 | 佛山 | 台州 | 甘南 | 无锡 | 宜都 | 安徽合肥 | 东海 | 邯郸 | 博尔塔拉 | 大庆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楚雄 | 库尔勒 | 吴忠 | 上饶 | 甘孜 | 固原 | 海门 | 菏泽 | 昌吉 | 三明 | 保山 | 衢州 | 澄迈 | 伊春 | 阳泉 | 辽阳 | 鸡西 | 瓦房店 | 聊城 | 六盘水 | 鸡西 | 丽江 | 亳州 | 白城 | 辽阳 | 昌都 | 丽水 | 海拉尔 | 中卫 | 贺州 | 寿光 | 温岭 | 慈溪 | 汉川 | 广元 | 保山 | 南阳 | 铜陵 | 姜堰 | 河源 | 昌吉 | 三沙 | 澄迈 | 永康 | 济南 | 固原 | 黔东南 | 枣阳 | 阜新 | 攀枝花 | 枣阳 | 曲靖 | 陕西西安 | 景德镇 | 和田 | 焦作 | 湘西 | 乌兰察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