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12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田润叶把中午饭从灶上打回来,放在炕头那个土台子炉灶上,先没顾上吃。她端起一盆热水开始洗脸。

      这一天够忙的了!早上,学校安排全校红小兵到城外去学军,而且统一规定学生都要穿黄衣服,男学生拿小马刀,女学生拿红缨枪。她是三年级的班主任,忙着检查学生们的这些“武器”是否齐备,服装是否符合学校要求。接着就带着孩子们在城外走了十几里路,捉了一会“特务”。回来累得睡了一阵,还没来得及洗脸,又是教师的集体政治学习时间,只好跑到会议室听学校革委会主任念了一篇“毛选”。眼下就是这样,一星期不上几天课,大都是教师带着学生,学军,种地,上街搞宣传,把人忙乱得不可开交。

      她洗完脸,细心地梳理完头发,才搬了个小凳坐在炉灶前。她望着一碗土豆菜和一个玉米面馍怔怔地出神,还是没有动筷子。学校灶一个月只有二两细和六斤细粮,其余的都是玉米面和高粱米,菜总是白水煮土豆,里面没有几滴油。她忙了,就不回二爸家去,在学校凑合着吃这伙食。

      润叶没动筷子,倒不是嫌这饭菜不好——尽管家庭条件优裕,但她从来不是个娇气人。她现在坐在这里发愣,是在想她的心事。

      自从去年秋天以来,她二爸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起先她认不出来这个敦敦实实的青年是谁,但觉得有点面熟。后来她才知道,这是李叔叔家的儿子李向前。向前在中学时比她高两个年级,因此她并不熟悉这个人,当时见了面也只能大约判断象是一个学校的。

      向前的父亲也是县革委会的副主任,和她二爸一块共事,到二爸家里来过好些次,她倒认识。向前的母亲听说是县医院的书记,是她二妈的领导,有时也来二妈家串门,她也认识。只是李向前以前从不上她二爸家来。

      可是,自从去年秋天以来,他隔几天就来一回。每次来的时候,总要到她窑里来东拉西扯说半天话。他是县贸易经理部的汽车司机,经常跑外面,因此知道许多省城和外省的事,给她说个没完。每次临走时,他都问她在外地捎得买什么东西不?她都说不买。她在心里对这个人已经有点烦。她已听够了他那些沟里上洼里下的不上串话。但她不好意思表示她的反感——他父母亲和她二爸二妈一块共事,而且他妈还是她二妈的领导!

      可是,有一天,他来的时候,竟然当着她二妈的面,拿出在省城买来的一件红线衣,对她说:“我碰上这么件衣服,觉得你穿上肯定合适,就给你捎着买来了。这是上海新出的一种线衣。哈呀,你不知道,买的时候,众人都抢,我插了一回队,还和一个人吵了一架,好不容易才买到了手……”

      她有点生气了,说:“我不喜欢穿红颜色的衣服!”李向前手里举着那件来之不易的红线衣,感到十分尴尬。她二妈赶紧圆场说:“啊呀,你这娃娃!人家向前好心买了这衣服,你应该谢谢人家!再说,你怎不爱穿红颜色?你的毛衣不就是红颜色的吗?”

      她的脸也成红颜色了。为了不让二妈难堪,她只好问向前:“多少钱?”

      “钱什么哩……”向前吞吞吐吐地说。

      “你受了这么大的麻烦,怎能连钱也不要哩!”她心里感到很不舒服。

      “五……就五元钱!”向前只好说。

      “不会是个整数吧?”

      “零头我忘了……”

      “你再想一想!”

      “五元……噢,五元四角六……”

      她二妈正要给向前取钱,她已经从自己的衣袋里把钱掏出,给了他。

      从此以后,当她发现向前一来她二妈家,她就赶忙找个借口躲开,到学校里去了。

      但事情并没有因为她的躲避就完结了。那一天下午,二妈从医院里回来,给了她一张电影票,说是他们医院发的,她晚上要做个手术,不能去了,让她去看。

      她问:“什么电影?”

      “听说是《南征北战》。”她二妈说。

      “这电影我以前看过了。”她不太想去。

      “听说这是江青让重新拍的,你再去看一看嘛!”她二妈劝她说。

      她于是吃完晚饭后,就到街上的电影院去看新拍的《南征北战》。

      她进了电影院,找到自己的座位,脸突然“呼”地一阵发烫。她看见李向前正紧挨着她的座位坐着。他早已热情而紧张地站起来,招呼她入座。她没有犹豫,转过身就往外走……

      过了几天,她二妈找她谈了一次,把问题直接了当说明了。她二妈告诉她,向前的母亲托她转告,说向前看上她了,希望她能成为他们家的媳妇。

      她二妈劝她说:“你也不小了,在二妈家住了好多年,我和你二爸就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你。你如今在城里参加了工作,婚姻的事我们不操心也不行。你爸好几次给我和你二爸安顿,让我们在城里给你瞅个人家。你二爸忙,顾不了这种事,我就要多操点心。现在向前家主动提出了这事,我倒挺高兴。你李叔叔和向前妈,都是县上有名望的人,家庭条件那就更不用说了。向前的职业也好。你不听人家说,在咱们山区,方向盘一转,给个县长也不换!”

      她二妈一将事情说明,润叶就真正陷入到苦恼中去了。说心里话,要让她把自己的一生交给李向前,她坚决不能同意。她反感李向前:浮浅,粗糙,长得又不帅,在外面吃喝得肥肥胖胖,已经不象个青年人的样子了。但她又不能一下子就伤了二妈的面子,因为二妈不是她妈。更何况,她又在人家门上吃了多年饭,人家还给她找了工作……她后来只好对她二妈说:“我一直没考虑这种事……”“那你考虑好了再说!你不妨和向前多接触一下,不要老躲他!”她二妈又劝她说。

      真的,润叶尽管已经长到了二十二岁,但的确还没有考虑自己的婚姻问题。但现在由于这件事的出现,她才明白地意识到,她已经到了一个微妙的年龄。是的,人一辈子也许谁也不能回避这件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她想不到这样一种人所难以逃脱的法则,这样快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一旦她考虑这件事的时候,她的眼前就立即浮现出了孙少安的身影,而且自然得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是的,如果一生非要和一个男人在一块过日子的话,她第一个就想到了少安。她和他在不懂得害羞的年龄就在一块了。他对她来说,就象自己家里的人一样习惯和亲切。她以前当然没有认真想过少安就是她以后的爱人。因为迄今为止,她从根本上还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现在,当生活已经把这问题给她提出来以后,她就非常自然地想到她的男人就应该是孙少安了。

      在她这样的年龄,一旦内心真正产生了爱情的骚动,平静的内心世界和有规律的生活就一去不复返了。很快,她无论是走路、吃饭、工作,面前总是站着个孙少安:高挺的身材,黝黑而光洁的脸庞,直直的鼻梁,两条壮实而修长的腿……而且她开始一幕一幕地从小到大回忆他们之间共同经历的一切。这回忆有时使她发笑;有时使她扑在床上痛哭流涕;有时又使她既发笑也流泪……唉,晚上再也不会躺下看两页书就睡着了!她半夜半夜地翻来覆去合不住眼,一次次拉开电灯,又一次次把电灯拉灭。寒冬腊月,她在被窝里却感到发热,将被子蹬在一边,把两条发烫的腿放在外面凉一凉……可是,她怎样才能给少安说这事呢?难道这死家伙就从来一点也想不到?唉,他们后来见面也少多了……过了一段日子,田润叶才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少安现在是农民,而她已经算是吃一碗公家饭了。

      可这又算什么呢?古时候,还有皇帝的女儿看上平民老百姓的哩!她们宁愿为了爱情不享受皇宫的荣华富贵,而跟着所爱的人去受一辈子苦。他们双水村的神仙山,传说就是天上玉皇大帝的女儿,为了人间的爱情而变成的。天上的神仙都可以用死来殉情,何况凡人田润叶只是个小学教师罢了。

      她想她要是和少安结婚了,干脆就回双水村教书去……她白天黑夜想她和少安的事,已经到了神情恍惚,不思饮食的地步,而且对班上的学生也失去了她惯有的耐心,动不动就训他们,工作上也接二连三出差错。因为她二爸的关系,学校领导看来不好批评她,但她自己已经觉得有点不象话了。

      她决定马上和少安谈一次。

      她不想回村里找少安。村里人都认识,两个人不好多接触;再说少安常出山劳动,也没机会。晚上更不行。农村不象城里,两个男女晚上呆在一块说话,闲言碎语不光双水村,整个石圪节公社都会传得风一股雨一股。

      最好是少安到城里来!这里人生,并且男女在一块是惯常的,不会引起别人的飞短流长……当她听她弟润生说,少安的弟弟少平也来上高中的时候,她就很快想到让少平给他哥捎个话。于是她就到中学找了一趟少平。她看见少平和他哥长得一模一样,心里对这孩子也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心疼。她看见他穿得破破烂烂,感到非常难过。她想起当年少安上学时,也就穿这样的破衣服。她立刻把自己省下的五十斤粮票都给了少平,还把她这个月剩下的全部工资也给他了……现在,田润叶坐在炉灶前,还是没有动筷子。

      她不想吃饭。她想着少安。她焦急地等待着他来。已经两天过去了,他还没有来!少平明明给她说,他答应这两天就来。可“这两天”已经过去了,他为什么还不来?少安!少安!她在心里不断地呼叫着他的名字……润叶这两天没有回二爸家吃饭去。晚上她也睡在学校的宿舍里。她怕万一少安来了找不见她——她捎话让他直接到学校来找她……

      这两天,她坐在学校的宿舍里,只要门外有脚步声,她的心就一阵狂跳。有两次她听见有人敲门,就赶快迎到门口,原来是她们学校的女老师叫她去参加政治学习,让她败兴极了。

      她现在把衣服也换转了,换上了一身洗得发白的蓝制服罩衣,看起来朴素多了。她知道少安没有一身象样的衣服,她的衣服要叫他看起来不拘束才行。她还让与她关系要好的一个女老师,把她的两根漂亮的辫子剪成了短帽盖,只用一根绿毛线扎了一绺头发,看起来既朴实又显得成熟了一些,这使她很满意。所有这些精心的准备都是为了那个人——可他现在还迟迟不到!

      她伸出手,摸了摸她面前的饭碗。碗在火边烤着,还很烫手。她又摸了摸放在碗筷上面的玉米面馍,已经冰凉了。她想,不吃饭也不行,总得凑合着吃一点。

      她刚端起碗,就听见有人敲她的门。她一把将碗撂在炉灶上,也不管闪手撒了一炉灶菜,就跑过去开门。还没等她把门打开,她妹妹晓霞就咯咯地笑着闯进来了。润叶心一凉,说:“死女子!象个土匪!”

      晓霞毛衣外面披个衫子,风风火火地走进来,看了看撒了一炉台的土豆块,说:“啊呀,姐,你是不是对我们有意见了,不回家吃饭,在这里赌气吃这种烂菜?”

      润叶拿过扫帚,把倒在炉台上的土豆块扫在铁簸箕里,说:“这几天学校事多,我不得回去。家里没什么事吧?”“你不记得了?今天是我外爷的生日,六十五大寿,不摆一桌还行?我妈让我来叫你快回去吃饭。幸亏我赶来了,要不你把这碗土豆块早吃光了。快走吧!”晓霞催她说。

      润叶想:徐大爷过生日,是个吉庆事,她不回去对老人不尊重。

      她只好把自己的门一锁,跟晓霞回她二妈家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101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12章”上

      1. 一个人说道:

        田润叶二爸二妈太自私了,出卖了自己的侄女,只为自己。

      2. 一个人说道:

        李向前也是一个无赖

      3. 匿名说道:

        我儿童与韩国非常vbnjhuyt

      4. 角落里的小清化说道:

        也不能全怪,润叶的二爸二妈,在金钱的诱惑下能有多少人抵挡住呢?更何况润叶还不是他们的寖亲生女儿。

      5. 匿名说道:

        田润叶二爸二妈太自私了,出卖了自己的侄女,只为自己。

      6. 平凡说道:

        请你们看完在评论,他二叔他们不是那么的肤浅的人,人都有为自己好的愿望,但是是不是真的不分好坏,还要看下去,这才开始

      7. LOLZoe说道:

        不仅如此。不是滋味啊哈哈,我的人生才华和谐社会化媒体报道说。你的时候就要开始啦。你们的确很久没有关系了。你的时候就要开始啦。你们的话就是没有的确很久没有关系了。你的时候就要开始啦。

      8. LOLZ说道:

        ”我是一个很好人了,你是一个很饿的哥们都会有些不要再次发生地震后来我的人生是不是很久没想到你说过度依赖别人了。我“

      9. 韩qq说道:

        很正常吗!!! 俗人俗眼光,向钱看!

      10. 誰來晚餐说道:

        “鱼找鱼虾找虾,乌龟看不上大王八”,不能说田福军和他老婆给润叶介绍对象完全为自己着想,但在俗人看来也算门当户对了,只是润叶比较理想主义,心里有了少安,再放不下别人了

      11. 。。。说道:

        那时候大多数人的通性啊,不知道这样的悲剧发生的多少件啊。不是个人的原因,那时候的社会就是病态的。

      12. 追风筝的人说道:

        能评论?

      13. 读者1995说道:

        把土豆扫进垃圾桶 。。。写得很完美啊, 看来她和少安终究走不到一块儿去了

      14. 唐山不死说道:

        象这样的作家,莫言连提鞋都不配.莫言只能给小个子吹牛

      15. 匿名说道:

        润叶期盼等待少安的心理描写很细致,她刚端起碗,就听见有人敲她的门。她一把将碗撂在炉灶上,也不管闪手撒了一炉灶菜,就跑过去开门。还没等她把门打开,她妹妹晓霞就咯咯地笑着闯进来了。润叶心一凉,说:“死女子!象个土匪!”虽然是动作描写,但反应润叶焦急等待少安到来的心情急切。

      16. 咖啡哥说道:

        “润叶想:徐大爷过生日,是个吉庆事,她不回去对老人不尊重。”称呼不对。润叶应该跟着晓霞喊:“姥爷”

      17. 匿名说道:

        哪个少女不怀春。一个普通的再普通的身影在儿时就留在了记忆里,儿时决定了初恋

      18. 麻辣小龙虾说道:

        怀念!

      19. 文笔说道:

        细腻的心理描写,非常好、

      20. 差不多先生说道:

        人不能太自私

      21. = =说道:

        错别字太多

      22. 高原的雪说道:

        润叶和少安是同一境遇的人 本质没太大区别!

      23. 岁月无痕说道:

        女孩子思念自己的心上人,这种心情,只有感同身受的人才有真实的体会,读者只能读读,感受到了,才能称得上读懂了。 作者描写那么细腻,那么真切,真的是高人。

      24. 过客说道:

        润叶已面临谈婚论嫁了。当有人提亲时,她想到了少安,少安才是她的白马王子,因为他俩从小有生活基础,她爱少安已是根深蒂固。

      25. 过客说道:

        润叶对少安的爱是有认识解的基础。但当二妈为其介绍男朋友,她对少安的好感不断升温,爱的初动一发不可收拾。以致产生了种种幻觉。二妈说亲也是常理,也很现实,毕竟是很亲的亲戚。各人有各人的爱和生活方式。况且润叶同二妈还有年纪上差距。言之写得很真实。

      26. 匿名说道:

        现实与所想的差距,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

      27. 你爸一边哭一边说道:

        在她这样的年龄,一旦内心真正产生了爱情的骚动,平静的内心世界和有规律的生活就一去不复返了。

      28. 888说道:

        悲剧开始了!!!!!!!

      29. 888说道:

        !!!!!!!!!!!!!!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赤峰 | 宿州 | 宝应县 | 阜阳 | 宁波 | 荣成 | 河源 | 大连 | 江门 | 池州 | 通辽 | 宿迁 | 新泰 | 延安 | 玉环 | 南通 | 景德镇 | 延边 | 昌吉 | 普洱 | 喀什 | 信阳 | 嘉兴 | 保定 | 安顺 | 延边 | 安康 | 江门 | 塔城 | 十堰 | 宜都 | 喀什 | 阿拉尔 | 石嘴山 | 山南 | 泸州 | 克孜勒苏 | 神农架 | 泰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湛江 | 寿光 | 东阳 | 新乡 | 广西南宁 | 博尔塔拉 | 盘锦 | 枣阳 | 沭阳 | 吴忠 | 五指山 | 张家界 | 临海 | 曲靖 | 南充 | 保定 | 深圳 | 河北石家庄 | 海拉尔 | 海安 | 九江 | 广饶 | 荣成 | 吉安 | 台中 | 武夷山 | 德州 | 吉安 | 牡丹江 | 白银 | 通辽 | 崇左 | 定安 | 梅州 | 云南昆明 | 昆山 | 鄂尔多斯 | 松原 | 项城 | 景德镇 | 义乌 | 遵义 | 蓬莱 | 龙岩 | 梅州 | 宁波 | 德州 | 石嘴山 | 诸暨 | 蚌埠 | 博尔塔拉 | 安庆 | 醴陵 | 基隆 | 眉山 | 秦皇岛 | 金坛 | 长治 | 伊犁 | 上饶 | 铜川 | 昌吉 | 临沧 | 公主岭 | 张掖 | 贵港 | 武威 | 余姚 | 丽江 | 如皋 | 东营 | 岳阳 | 单县 | 金坛 | 林芝 | 仁寿 | 海南 | 张家口 | 安徽合肥 | 嘉峪关 | 临猗 | 黔西南 | 海门 | 云浮 | 黄山 | 广元 | 保定 | 泸州 | 固原 | 佳木斯 | 仁怀 | 日照 | 武安 | 天水 | 巴彦淖尔市 | 沧州 | 东营 | 海丰 | 新余 | 酒泉 | 广州 | 秦皇岛 | 宁波 | 江门 | 六安 | 商丘 | 昭通 | 基隆 | 德清 | 义乌 | 宜宾 | 乐清 | 安顺 | 武安 | 榆林 | 锦州 | 库尔勒 | 遵义 | 白山 | 清徐 | 南充 | 宁夏银川 | 南充 | 海门 | 简阳 | 单县 | 潍坊 | 台湾台湾 | 株洲 | 开封 | 灌云 | 朔州 | 张家界 | 宁国 | 南京 | 安庆 | 博尔塔拉 | 瑞安 | 酒泉 | 吉林 | 中卫 | 钦州 | 黄石 | 抚顺 | 灵宝 | 驻马店 | 防城港 | 瑞安 | 陇南 | 石狮 | 贺州 | 天门 | 台南 | 衡阳 | 仁寿 | 大庆 | 阿拉善盟 | 红河 | 临沂 | 云浮 | 天水 | 延安 | 余姚 | 广西南宁 | 宿州 | 云南昆明 | 安阳 | 大庆 | 舟山 | 保定 | 淮南 | 芜湖 | 红河 | 楚雄 | 双鸭山 | 内江 | 枣阳 | 泰安 | 海南海口 | 吴忠 | 深圳 | 清徐 | 天长 | 昆山 | 枣庄 | 黔西南 | 琼海 | 包头 | 漳州 | 曹县 | 庄河 | 甘孜 | 阜阳 | 诸城 | 邯郸 | 镇江 | 舟山 | 黄石 | 乌海 | 韶关 | 淄博 | 诸暨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德 | 大兴安岭 | 保山 | 三沙 | 通辽 | 海门 | 广饶 | 盘锦 | 黔南 | 溧阳 | 克孜勒苏 | 泰兴 | 承德 | 宜都 | 赤峰 | 明港 | 阿勒泰 | 广安 | 库尔勒 | 宜宾 | 丹东 | 北海 | 厦门 | 章丘 | 甘孜 | 惠东 | 台州 | 阿拉善盟 | 衢州 | 滁州 | 库尔勒 | 岳阳 | 伊犁 | 新乡 | 济宁 | 昆山 | 盐城 | 芜湖 | 阿勒泰 | 改则 | 亳州 | 和县 | 大兴安岭 | 山东青岛 | 新乡 | 云南昆明 | 云南昆明 | 克拉玛依 | 洛阳 | 兴安盟 | 哈密 | 云浮 | 亳州 | 佛山 | 信阳 | 阿克苏 | 葫芦岛 | 澳门澳门 | 巴音郭楞 | 巢湖 | 淮安 | 和县 | 曲靖 | 仁寿 | 徐州 | 丹东 | 霍邱 | 泰安 | 台北 | 新泰 | 莱州 | 乐清 | 海南海口 | 铜川 | 广州 | 咸宁 | 金昌 | 喀什 | 宿州 | 朝阳 | 金坛 | 辽源 | 贵州贵阳 | 随州 | 阿拉善盟 | 内江 | 漳州 | 韶关 | 海西 | 佛山 | 沭阳 | 玉环 | 黄石 | 清远 | 雄安新区 | 松原 | 鄂尔多斯 | 图木舒克 | 荣成 | 清徐 | 梧州 | 吉安 | 内江 | 江西南昌 | 周口 | 灵宝 | 晋中 | 潜江 | 通辽 | 仁怀 | 肥城 | 广元 | 霍邱 | 台湾台湾 | 巴中 | 郴州 | 张北 | 甘南 | 曲靖 | 陵水 | 琼海 | 崇左 | 马鞍山 | 忻州 | 公主岭 | 崇左 | 周口 | 三沙 | 怀化 | 海东 | 莒县 | 营口 | 滁州 | 锡林郭勒 | 湖南长沙 | 昌都 | 阿拉尔 | 义乌 | 山南 | 佳木斯 | 张家界 | 桂林 | 日喀则 | 锦州 | 湖州 | 新余 | 东海 | 阿坝 | 七台河 | 嘉兴 | 宁德 | 溧阳 | 正定 | 黔南 | 萍乡 | 靖江 | 文山 | 吕梁 | 金坛 | 大连 | 图木舒克 | 山南 | 平潭 | 来宾 | 抚顺 | 茂名 | 塔城 | 阿坝 | 衢州 | 亳州 | 广元 | 博尔塔拉 | 荣成 | 黔东南 | 广汉 | 文昌 | 镇江 | 江西南昌 | 承德 | 商洛 | 周口 | 昌吉 | 章丘 | 霍邱 | 遵义 | 吉安 | 宁国 | 常德 | 定州 | 包头 | 榆林 | 安吉 | 大连 | 定西 | 驻马店 | 阿里 | 六安 | 迁安市 | 内江 | 许昌 | 丹东 | 鹤岗 | 阿拉善盟 | 茂名 | 贵州贵阳 | 三沙 | 吉林长春 | 琼海 | 嘉善 | 迪庆 | 和田 | 大理 | 西双版纳 | 扬州 | 阿拉尔 | 图木舒克 | 东海 | 保定 | 姜堰 | 海门 | 汉川 | 安徽合肥 | 开封 | 黄南 | 抚顺 | 钦州 | 东台 | 日喀则 | 赤峰 | 沧州 | 阿勒泰 | 琼中 | 白沙 | 枣庄 | 灌南 | 宣城 | 澳门澳门 | 扬中 | 龙口 | 阿拉尔 | 梅州 | 禹州 | 安顺 | 余姚 | 神农架 | 张北 | 泗阳 | 临沧 | 辽源 | 邹平 | 沧州 | 馆陶 | 牡丹江 | 长兴 | 佳木斯 | 阳江 | 邵阳 | 朝阳 | 济源 | 蚌埠 | 德清 | 山南 | 龙岩 | 迁安市 | 天水 | 固原 | 常德 | 安阳 | 宜都 | 和田 | 湖南长沙 | 中卫 | 燕郊 | 广饶 | 澳门澳门 | 包头 | 嘉善 | 宿迁 | 寿光 | 周口 | 乐清 | 无锡 | 东营 | 昆山 | 潮州 | 三明 | 长葛 | 博罗 | 姜堰 | 桐城 | 咸阳 | 常州 | 平顶山 | 莱州 | 七台河 | 东阳 | 顺德 | 灵宝 | 云南昆明 | 朝阳 | 北海 | 舟山 | 阿勒泰 | 海安 | 达州 | 广饶 | 大连 | 启东 | 贵州贵阳 | 丹东 | 辽阳 | 巢湖 | 泉州 | 巴音郭楞 | 本溪 | 菏泽 | 抚顺 | 阳江 | 海西 | 阳泉 | 伊犁 | 霍邱 | 项城 | 辽宁沈阳 | 吴忠 | 大连 | 海北 | 滕州 | 牡丹江 | 佳木斯 | 楚雄 | 阳春 | 灌南 | 晋江 | 明港 | 陵水 | 昌吉 | 喀什 | 江西南昌 | 江西南昌 | 博尔塔拉 | 吐鲁番 | 河源 | 鄢陵 | 兴化 | 东台 | 淮北 | 湘潭 | 屯昌 | 威海 | 玉林 | 甘南 | 遂宁 | 保亭 | 宁国 | 佛山 | 揭阳 | 桓台 | 赣州 | 百色 | 石河子 | 广安 | 巴彦淖尔市 | 南充 | 茂名 | 金昌 | 汕尾 | 开封 | 迁安市 | 蓬莱 | 新余 | 榆林 | 五家渠 | 黔西南 | 乌海 | 长葛 | 东营 | 肇庆 | 汉川 | 象山 | 贵州贵阳 | 抚顺 | 武夷山 | 安庆 | 威海 | 吴忠 | 曲靖 | 安庆 | 绍兴 | 赵县 | 红河 | 恩施 | 克孜勒苏 | 河源 | 遵义 | 保山 | 迁安市 | 六安 | 衢州 | 图木舒克 | 信阳 | 无锡 | 永康 | 宁波 | 昌吉 | 揭阳 | 荆州 | 遵义 | 海安 | 韶关 | 台北 | 宁波 | 三门峡 | 图木舒克 | 邯郸 | 燕郊 | 果洛 | 固原 | 三亚 | 赤峰 | 桂林 | 衡阳 | 昭通 | 泉州 | 唐山 | 临猗 | 嘉兴 | 五指山 | 黄南 | 宣城 | 保亭 | 鄂尔多斯 | 益阳 | 石狮 | 吴忠 | 济南 | 滁州 | 台湾台湾 | 广饶 | 邹城 | 烟台 | 红河 | 包头 | 泗阳 | 石狮 | 顺德 | 临猗 | 慈溪 | 德清 | 莱芜 | 崇左 | 廊坊 | 雄安新区 | 琼海 | 阳春 | 安徽合肥 | 白山 | 如皋 | 桐城 | 海南 | 三河 | 海拉尔 | 临沂 | 攀枝花 | 晋中 | 阿克苏 | 防城港 | 陵水 | 宁国 | 娄底 | 神木 | 连云港 | 金昌 | 那曲 | 乌海 | 明港 | 霍邱 | 四平 | 大庆 | 临沧 | 兴安盟 | 东海 | 万宁 | 临夏 | 赤峰 | 北海 | 黔南 | 赵县 | 克孜勒苏 | 安阳 | 宁国 | 沧州 | 五指山 | 阿克苏 | 广饶 | 庄河 | 河池 | 恩施 | 牡丹江 | 亳州 | 五指山 | 白城 | 香港香港 | 吐鲁番 | 广州 | 招远 | 安岳 | 长垣 | 宜昌 | 台湾台湾 | 定州 | 宜都 | 大理 | 澳门澳门 | 山南 | 吴忠 | 乌兰察布 | 怒江 | 安徽合肥 | 建湖 | 嘉善 | 雅安 | 巴音郭楞 | 烟台 | 中山 | 日土 | 巢湖 | 海安 | 四平 | 南通 | 鄢陵 | 临海 | 泗洪 | 潜江 | 辽宁沈阳 | 来宾 | 大同 | 赵县 | 乌兰察布 | 广汉 | 新沂 | 洛阳 | 临汾 | 义乌 | 任丘 | 和县 | 正定 | 昌吉 | 包头 | 伊春 | 辽源 | 鹤岗 | 襄阳 | 海南 | 孝感 | 那曲 | 海拉尔 | 滁州 | 锦州 | 鹰潭 | 河北石家庄 | 澄迈 | 威海 | 台中 | 陵水 | 抚顺 | 陇南 | 阿坝 | 廊坊 | 临海 | 深圳 | 安顺 | 慈溪 | 衡水 | 韶关 | 永州 | 台南 | 保定 | 阳江 | 晋江 | 随州 | 枣阳 | 溧阳 | 泰安 | 南阳 | 汝州 | 南京 | 湖北武汉 | 张掖 | 宁德 | 仁寿 | 肇庆 | 姜堰 | 昭通 | 琼中 | 姜堰 | 益阳 | 安岳 | 焦作 | 沭阳 | 汉中 | 凉山 | 达州 | 白城 | 伊犁 | 单县 | 喀什 | 临夏 | 河池 | 怀化 | 开封 | 简阳 | 赵县 | 台北 | 偃师 | 阿里 | 十堰 | 衢州 | 喀什 | 延安 | 保定 | 河源 | 海西 | 荣成 | 庆阳 | 贵州贵阳 | 阿拉尔 | 仙桃 | 信阳 | 九江 | 黑河 | 秦皇岛 | 江门 | 玉树 | 邹城 | 张北 | 博尔塔拉 | 阳泉 | 招远 | 扬州 | 盘锦 | 遂宁 | 南安 | 铁岭 | 汕尾 | 益阳 | 常州 | 宣城 | 包头 | 象山 | 阳江 | 湘潭 | 青州 | 六盘水 | 东营 | 项城 | 南通 | 焦作 | 醴陵 | 惠东 | 克拉玛依 | 博尔塔拉 | 图木舒克 | 秦皇岛 | 广元 | 寿光 | 唐山 | 澄迈 | 陕西西安 | 呼伦贝尔 | 凉山 | 阳春 | 图木舒克 | 湖州 | 台北 | 柳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澄迈 | 江西南昌 | 漯河 | 泰安 | 桐城 | 榆林 | 儋州 | 三亚 | 辽阳 | 日土 | 六盘水 | 澳门澳门 | 常州 | 运城 | 保亭 | 三明 | 阳春 | 燕郊 | 临汾 | 贵港 | 高雄 | 昌吉 | 如东 | 临猗 | 招远 | 肥城 | 霍邱 | 天水 | 厦门 | 宜昌 | 林芝 | 和县 | 鹰潭 | 锦州 | 威海 | 广元 | 宜都 | 台山 | 乐山 | 晋中 | 鹤岗 | 石狮 | 晋江 | 永新 | 抚顺 | 宜春 | 桐城 | 灵宝 | 阿里 | 乐山 | 定西 | 舟山 | 长兴 | 洛阳 | 周口 | 黄南 | 营口 | 雄安新区 | 蓬莱 | 汝州 | 阿坝 | 乌兰察布 | 金坛 | 开封 | 澳门澳门 | 蓬莱 | 德清 | 日喀则 | 台山 | 漯河 | 湘潭 | 宁波 | 本溪 | 石狮 | 新疆乌鲁木齐 | 淄博 | 绵阳 | 改则 | 馆陶 | 牡丹江 | 周口 | 滕州 | 靖江 | 象山 | 永康 | 天水 | 文昌 | 通辽 | 山东青岛 | 珠海 | 哈密 | 泗阳 | 垦利 | 项城 | 江西南昌 | 泰兴 | 渭南 | 晋城 | 桓台 | 宝鸡 | 淄博 | 潜江 | 余姚 | 德阳 | 洛阳 | 黔南 | 玉树 | 滕州 | 高雄 | 沭阳 | 黄南 | 桐乡 | 日土 | 宁夏银川 | 大理 | 河南郑州 | 改则 | 启东 | 北海 | 临夏 | 韶关 | 鹤壁 | 黑龙江哈尔滨 | 丹东 | 大兴安岭 | 阜阳 | 阳江 | 阜新 | 兴化 | 泗阳 | 本溪 | 益阳 | 高雄 | 阿克苏 | 通辽 | 甘南 | 中卫 | 青州 | 玉溪 | 柳州 | 莱州 | 临沧 | 武夷山 | 芜湖 | 永康 | 海门 | 保亭 | 保山 | 福建福州 | 宜都 | 莱芜 | 沛县 | 莆田 | 鸡西 | 东台 | 马鞍山 | 白银 | 图木舒克 | 金昌 | 鸡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