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遥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一部 第6章

      所属目录: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

      孙玉厚的家里现在乱成了一团。兰花正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给她妈叙说扛枪的人怎样把她男人从家里拉走了。这个善良的,不识字的女人,根本不能判断这种事的深浅。起先,她以为人家要把男人拉出去枪毙呀。直到后来,村里人才告诉她,王满银被拉到她娘家村里“劳教”去了。她于是在公路边把放学回家的兰香挡住,让妹妹看住她的家门,自己拉扯着两个孩子赶到了娘家的门上,打问看公家如何处置她男人。她现在其它事什么也不考虑,只关心她男人的命运。听双水村的人说,现在四个人装土,让她男人推着车子跑,还有扛枪的人跟在屁股后面照着。她的心都要碎了!娃娃的老子没受过苦,这不几天就把他的命要了吗?还听说人家强迫她父亲给满银装土;父亲是个爱面子人,说不定会臊得寻了短见。

      兰花现在最着急的是,她大弟弟少安不在家。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少安在,众人心里还有个依托。可是少安到米家镇办事去了。

      顺便说说,这米家镇虽属外县,但旧社会就是一个大镇子,双水村周围的人要买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石圪节没有,也不到他们原西县城去,都到外县的米家镇去置办。米家镇不仅离这儿近,货源也比他们县城齐全——不光有本省的,还有北京、天津进来的货物。

      但孙少安不是到米家镇买东西,而是给队里的牲口看病去了。生病的是队里最好的一头牛。石圪节没有兽医站,今早上队长就亲自吆着牛去了米家镇。兰花知道,米家镇离双水村有三十多里路,牛这牲畜又走得慢,少安说不定今晚上都回不到双水村!

      现在,这个恐惧不安的女人,只是扯着她妈的袖口哭个不停。瘦小而单薄的她妈也只好陪着她哭。两个大人哭得顾不了娃娃,猫蛋和狗蛋又不知道两个大人怎么啦,也揪着母亲和外婆的腿放开嗓子嚎。不知道内情的人,听到这惊天动地的哭叫声,会以为这家真的死了人了。

      这阵势可把后炕头上的玉厚他妈吓坏了。这位清朝光绪二十三年出生,现在已经快八十岁的老人,好几年前就半瘫在了炕上。她现在惊恐地眨巴着一双老红病眼,看见一家人嚎哇哭叫,不知发生什么天大的灾难了。她的耳朵顶不了多少事,根本听不明白她孙女正给她儿媳妇说些什么。她只从这些人的哭叫和脸上的表情,知道家里有了灾事。她用微弱的声音,不断在后炕头上对前炕上的这两个人,发出一声又一声的追问。但前炕上的两个后辈只顾自己哭,而顾不上对她说。她急得对这两个人咒骂起来。后来,似乎看见儿媳妇扭过头给她说了些什么,但她没听见。等她再准备听儿媳妇往明白说的时候,儿媳妇头又扭过去和孙女说去了。这一老阵,她似乎只模模糊糊听见了一个“枪”字……枪?难道世事又反了?从民国年开始,她就经历了无数次世事的反乱。她已经记不清她娘家和夫家两族人中,有多少人在这些反乱中丧了命。难道在她睡到黄土里之前,还要看一回死去亲人的难肠吗?现在是什么人又反了?队伍到了什么地方?如果已经离双水村不远的话,家里的人为什么还不快跑,坐在这儿哭什么哩?男人们现在都到哪里去了?能跑的赶快跑吧!她是跑不动了,她也活够寿数了,一枪打死正不要再受这活罪……啊啊!大概是家里的谁已经叫白军打死了,他们现在才不跑……谁哩?她在心里开始一个一个点家里的人;尽管许多原来的熟人她都忘了,但这些人她不会遗忘一个,家里在门外的人她算得来。玉厚?他早上不是还在家吃饭来着?玉亭?他已经超过当兵年龄了。那么,看来就是孙子中的谁发生了凶险!玉亭的三个女娃不会的;玉厚两个上学的还小,估计不会去打仗,他们还不到征兵年龄。那么看来,这必定是少安了。对了!这娃娃今天已经一天没见面了。天啊,昨天还在眼前,难道今天刚出去就上了火线?刚上火线就……”

      老太太一想到她的孙子被枪打死了,就在后炕上放开声哭了:“我那苦命的安安啊!我那没吃没喝的安安啊!我那还没活人的安安啊!叹——哟哟哟哟哟……”

      她看见前炕上兰花母子俩都扭过头对她说话,她虽听不见她们说什么,但她看出是让她不要哭了。鬼子孙们!安安死了,你哭,为什么不让我哭?你们亲他,难道我不亲他!她不管她们说什么,只管哭她死去的安安!

      这时候,少平和兰香进了家门。看见他两个回来,除过老祖母继续哭外,兰花母女俩都先后停止了哭声。少平掏出在城里买的几块水果糖,塞在两个外甥手里,猫蛋和狗蛋高兴得赶忙就往嘴巴里塞。少平看了看脸上糊着泪痕的母亲和姐姐,说:“哭什么哩!事情出了就按出了的来!”兰香什么话也没说,悄悄提了个猪食桶,出去喂猪去了。懂事的孩子知道,家里这么大的事她帮不了什么忙,最好做点实际的事,好给烦乱的大人省些麻烦。她看见母亲和姐姐坐在炕上哭,知道猪还没喂——这口猪可是他们家的命根子呀!大哥每年开春都要借钱买只猪娃,一家大小相帮着喂到年底,肥得连走也走不动。过年家里从来没杀过猪;为了换个整钱,都是活卖了。这猪钱就是第二年全家人的“银行”,包括给她和她二哥交学费,买书和一些必需的学习用具。

      兰香走后,少平才发现祖母还在哭,而且看见她一个劲用手势招呼他到她跟前来。

      他赶紧上了炕,蹲在坐着的老祖母面前,准备把她从那一堆破烂被褥里扶起来。少平以为奶奶要上厕所,立刻示意他姐赶快把门外的便盆拿进来。这一下,兰花和她妈的注意力才转移到老人这一边来了,赶忙寻便盆,生怕老人把屎尿屙在炕上。

      老太太现在仍然在为死去的少安哭啼,她一边哭,一边生气地用手势制止她们给她找便盆,并且对兰花母女先前不给她说明灾祸而现在又误解她的意思,在脸上表示出强烈的愤慨。她声音沙哑地哭喊着“我的安安呀……”,然后用一只手揪着少平的领口,让他尽量挨近她。

      老太太哭着问少平:“把安安……枪打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少平大声问,没听清奶奶说什么。

      “安安的……尸首……拉回来了没?”

      “啊呀!我哥好好的嘛!谁给你说……”少平愁眉苦脸地笑了一下。

      “她们说……枪打了……那么把谁……打死了?”“谁也没死!都活着哩!”少平大声说。

      “那你姐……你姐……哭谁哩?”“是我姐夫!他……”少平一下不知怎样给焦急的老祖宗说清楚这事。

      “你姐夫……怎啦?”老太太一下子不哭了。噢!使她宽慰的是,最亲的人没出事。对她来说,兰花的女婿虽然也重要,但终究没家里其他人重要。

      少平仍然不知道怎样给奶奶说清他姐夫的事,就只好随口说:“他犯了点错误,人家让他劳教!”

      “猫……叫?”老太太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少平忍不住笑了。

      少平他妈已经下了炕,对儿子说:“你就给奶奶说什么事也没。”

      “你和我姐哭,她看见了,能哄了吗?”

      这时候,老太太更急了,指着脚地上吃糖的猫蛋说:“是……猫蛋?她不是好好的吗?”

      “不是嘛,是我姐夫!”少平也急了。

      老人看来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可,她瘦手紧紧揪着少平的领口,追问道:“你姐夫……出什么事了?猫叫……是怎啦?”

      少平大声说:“不是猫叫,是劳教!就象学生娃调皮,叫先生训了一顿!”他急中生智,即兴想了个奶奶可以明白的解释。

      “噢……”老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瘦手把他的领口放开,疲倦地闭住了眼睛。她这下听明白了。唉,这算个屁事!还值得老老小小哭一场?旧社会,先生常拿铁戒尺把念书娃的手都打肿了,肿得象发面馍馍一样。训一顿算个什么……一场臆想的恐怖在脑子里消失了,象往常一样,她即刻进入到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中。

      少平现在才想起,他还用润叶姐给他的钱,给奶奶买了两瓶眼药水和一瓶止痛片哩。奶奶浑身都是病,尤其是眼病,已经害了许多年。家里买不起药,奶奶也不让买,终于拖成了慢性病。记得小时候,在每个夏天的早晨,他都要和兰香到野地去拔一些带露水珠的青草叶,小心翼翼地捧回家来,淋在奶奶的眼睛上。奶奶说这比点眼药水都舒服。有一次,早上露水不多,他和妹妹好不容易摘了一些青草叶,兰香那时还小,在家门口不小心绊了一跤,把草叶上的露水珠撒光了,急得她哭了一个早上。自从亲爱的奶奶不能动弹,全家人都很伤心。家里每顿饭的第一碗总是先端给她的。他们几个孙子更是对奶奶有一种无限依恋的感情——他们每一个人谁不是奶奶在被窝里搂大的?

      少平给奶奶把被子围好,就从炕上跳下来,对脚地上已经乱得不知该干什么的母亲和姐姐说:“姐,你先给咱做饭。妈,你把咱的高粱和黑豆装一点,再腾出一床铺盖,我一会给姐夫送到民工大灶那里去。晚上你和姐姐在这窑里住。如果我哥不回来,就叫我爸住在他的小窑里。我和兰香都到金波家去住。万一我哥回来,就叫他到队上的饲养室凑合一晚上……”

      少平冷静地给没了主意的母亲和姐姐安排眼前一些最当紧的事。他回到村里时,就听说哥哥去米家镇给队里的牛治病去了。父亲此刻又没回来——而且他的心情肯定已经坏到了极点。眼看天就要黑了,家里还处在混乱之中。严酷的现实要求他立刻成为这个家的临时主事人。他已经长大了,应该对家里承担起责任来。想想看,哥哥在他这个年龄,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门外,都已经大事小事一身担了!

      母亲和姐姐立即按他布置的,各行其事去了。她们现在极需要一个领导人。

      此刻,少平的心情甚至处于一种昂扬的状态中。以前,每当生活的暴风雨袭来的时候,他一颗年幼的心总要为之颤栗,然后便迫使自己硬着头皮经受捶打。一次又一次,使他的心脏渐渐地强有力起来,并且在一次次的磨难中也尝到了生活的另一种滋味。他觉得自己正一步步迈向了成年人的行列。他慢慢懂得,人活着,就得随时准备经受磨难。他已经看过一些书,知道不论是普通人还是了不起的人,都要在自己的一生中经受许多的磨难……少平现在从箱盖上他那个破烂的黄书包里,取出了给奶奶买来的药。他拿着药瓶,又上了炕,把昏昏然的老祖母摇醒,将药瓶举到她眼前说:“奶奶,看我给你买的药。这是治眼睛的;这是止痛片,浑身什么地方疼的时候,你就吃一片……”

      老人的红病眼顿时一亮,塌陷了的嘴巴蠕动着,吃力地抬起一只瘦手,在少平的头上抚摸了半大,只是哽咽地说:“我平平……长大了……”

      少平说:“你把头抬起来,我现在就给你点一滴眼药。”

      当少平给奶奶点完眼药后,他看见奶奶的眼角里滑出了两颗泪珠。他默然地溜下炕来,一股温热而酸楚的情感涌上了他的心头,使他也忍不住热泪盈眶。他在心里说:奶奶,如果我长大了,有办法了,你还活着,我一定叫你好好享几天福……

      这时候,父亲突然从门外进来了。全家人顿时都停止了干活,瞅着他的脸色,想知道外面的事态究竟怎样了?孙玉厚脸黑森森的,一句话也没说,把铁掀搁在门背后。

      家里的人看他这个样子,谁也没敢言传。兰香不知什么时候又出去捡了一筐柴禾,这时悄悄地从门中进来,又悄悄地去灶火圪崂里倒柴去了。

      孙玉厚站在脚地上,烟锅在烟布袋里不停地挖着,也不看别人,说:“把家里的粮食准备一点,再腾出一床铺盖来……”

      “这些我都让妈妈准备好了。我一会就给姐夫送过去。”少平轻轻说。

      孙玉厚扭头看了看儿子,脸色缓和了下来。他并不是心疼那个二流子女婿——只不过这类事总得要他管罢了。不,他是在内心感谢儿子能看见他的死活,把这些他多么不想管的事替他管了。这时,他似乎才发现他的二小子已经长大了。是呀,瞧他的身板,象他哥一样高高大大了。唉,只不过学校吃喝不好,饥瘦了一些……说实话,玉厚老汉在心里时常为自己的子女而骄傲。孩子们一个个都懂事明理,长得茁茁壮壮的。

      这就是他生命的全部意义。这就是他活着的全部价值。

      现在,天已经麻糊糊的了。少平他妈突然惊慌地在锅台边叫道:“哎呀,我的天!我这死人咋忘了喂猪了!”

      孙玉厚一听就火了,正要开口数落老婆,就听见女儿兰香在灶火圪崂里说:“妈,猪我已经喂过了……”

      窑里所有人的目光,一齐投向这个他们谁也没有留意的十三岁的孩子。她正从筐子里往外倒柴禾。她不知什么时间已经捡回来好几筐柴禾了,足够一两天烧的。可爱的兰香默默地做着她能做的一切活。

      孙玉厚老两口大受感动地看着他们这个最小的孩子,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按说,她是家里最小的娃娃,应该娇惯一些。可孩子长了这么大,还没给她扯过一件象样的衣服。现在她已经到石圪节上了初中,身上还七长八短地穿着前两年的旧衣服。

      孙玉厚难受地从窑里走出来,站在自家的院子里,不停地挖着旱烟袋。他佝偻着高大的身躯,失神地望着东拉河对面黑乎乎的庙坪山。山依然象他年轻时一样,没高一尺,也没低一尺。可他已经老了,也更无能了……

      下一章:
      上一章:

      246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部 第6章”上

      1. 匿名说道:

        路遥先生写的真好,在成长路上,孩子们慢慢懂事…..

      2. 匿名说道:

        山依然象他年轻时一样,没高一尺,也没低一尺。可他已经老了,也更无能了……

        写的真好

      3. JY说道:

        那一段兰香爱奶奶,家人爱奶奶的段落写的好感人。哇感觉是贫穷但是又充满了爱的家庭。

      4. 威海三合茶馆说道:

        路遥先生写的孙玉厚一家跟我家很相似,读后深有感触。让很多人产生共鸣,这是这部书最成功的地方

      5. 威海三合茶馆说道:

        当少平给奶奶点完眼药后,他看见奶奶的眼角里滑出了两颗泪珠。他默然地溜下炕来,一股温热而酸楚的情感涌上了他的心头,使他也忍不住热泪盈眶。他在心里说:奶奶,如果我长大了,有办法了,你还活着,我一定叫你好好享几天福……

      6. 匿名说道:

        好感人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随机推荐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河北石家庄 | 禹州 | 枣阳 | 陵水 | 定安 | 恩施 | 秦皇岛 | 汝州 | 寿光 | 顺德 | 启东 | 廊坊 | 广西南宁 | 吉林长春 | 东阳 | 改则 | 黑龙江哈尔滨 | 湖州 | 曹县 | 十堰 | 保定 | 伊春 | 三沙 | 吕梁 | 怀化 | 衡水 | 洛阳 | 长垣 | 广西南宁 | 梅州 | 日喀则 | 云南昆明 | 单县 | 五家渠 | 贺州 | 桂林 | 泗阳 | 滁州 | 绍兴 | 柳州 | 果洛 | 余姚 | 和田 | 伊犁 | 邯郸 | 五指山 | 汝州 | 南京 | 邯郸 | 大兴安岭 | 三门峡 | 张家口 | 吕梁 | 雄安新区 | 昌吉 | 高密 | 扬州 | 吐鲁番 | 克孜勒苏 | 莱芜 | 淮南 | 保定 | 台湾台湾 | 临夏 | 怀化 | 泗洪 | 迁安市 | 宁德 | 黄石 | 临沧 | 新疆乌鲁木齐 | 柳州 | 大庆 | 阿里 | 台湾台湾 | 厦门 | 余姚 | 河南郑州 | 庆阳 | 菏泽 | 韶关 | 和县 | 巴彦淖尔市 | 陇南 | 泸州 | 宜都 | 双鸭山 | 醴陵 | 柳州 | 北海 | 邹城 | 商丘 | 雅安 | 巢湖 | 无锡 | 铜仁 | 南京 | 台中 | 哈密 | 曲靖 | 香港香港 | 平凉 | 永州 | 驻马店 | 河池 | 任丘 | 南平 | 海西 | 红河 | 邹平 | 仁怀 | 改则 | 运城 | 平凉 | 哈密 | 万宁 | 鹤壁 | 大兴安岭 | 铁岭 | 安顺 | 桐城 | 四川成都 | 东方 | 兴安盟 | 宿州 | 汉川 | 钦州 | 菏泽 | 昌都 | 攀枝花 | 和田 | 玉林 | 宁波 | 乳山 | 温岭 | 许昌 | 山西太原 | 海宁 | 驻马店 | 克拉玛依 | 安吉 | 河池 | 鹤岗 | 云浮 | 广元 | 石狮 | 武威 | 巴彦淖尔市 | 怀化 | 十堰 | 锦州 | 章丘 | 禹州 | 琼海 | 惠东 | 鸡西 | 馆陶 | 温州 | 抚顺 | 平潭 | 石河子 | 潜江 | 鄂尔多斯 | 丹东 | 唐山 | 蚌埠 | 锦州 | 永康 | 湘潭 | 白山 | 任丘 | 酒泉 | 平顶山 | 日喀则 | 扬州 | 新乡 | 嘉善 | 泰兴 | 甘肃兰州 | 喀什 | 周口 | 明港 | 龙岩 | 阿里 | 珠海 | 乌兰察布 | 黔东南 | 陕西西安 | 泰州 | 淮安 | 莱州 | 临沧 | 张家界 | 信阳 | 东台 | 玉林 | 山东青岛 | 恩施 | 揭阳 | 徐州 | 江苏苏州 | 琼中 | 博尔塔拉 | 中山 | 马鞍山 | 通辽 | 珠海 | 河池 | 淮安 | 江西南昌 | 博尔塔拉 | 普洱 | 临猗 | 扬州 | 韶关 | 香港香港 | 锡林郭勒 | 扬州 | 临汾 | 赤峰 | 忻州 | 葫芦岛 | 黔东南 | 晋江 | 湖州 | 惠东 | 临猗 | 乐山 | 阳泉 | 黄石 | 海北 | 昭通 | 开封 | 琼中 | 镇江 | 台南 | 陇南 | 西双版纳 | 万宁 | 宁国 | 神农架 | 安康 | 忻州 | 大庆 | 巴彦淖尔市 | 清徐 | 德宏 | 临汾 | 本溪 | 南京 | 赣州 | 嘉善 | 临沂 | 鞍山 | 三沙 | 任丘 | 开封 | 丽水 | 朔州 | 大同 | 湛江 | 南通 | 广饶 | 阳春 | 泸州 | 荆门 | 郴州 | 三亚 | 湖北武汉 | 阜阳 | 包头 | 瓦房店 | 湛江 | 靖江 | 杞县 | 北海 | 防城港 | 建湖 | 中山 | 吉林长春 | 宿州 | 渭南 | 广西南宁 | 泰兴 | 澄迈 | 丹阳 | 咸阳 | 延安 | 新泰 | 南平 | 临沂 | 威海 | 桂林 | 长葛 | 佛山 | 基隆 | 吴忠 | 滨州 | 和田 | 新余 | 大庆 | 兴化 | 吐鲁番 | 燕郊 | 定西 | 宜都 | 海南 | 汕尾 | 承德 | 咸宁 | 日照 | 莒县 | 天门 | 池州 | 海南海口 | 白沙 | 衡水 | 吉林长春 | 涿州 | 葫芦岛 | 屯昌 | 吕梁 | 鹤岗 | 临猗 | 崇左 | 曲靖 | 沛县 | 攀枝花 | 长垣 | 新余 | 荣成 | 常德 | 阿拉尔 | 延安 | 五家渠 | 长治 | 晋中 | 晋中 | 保定 | 白城 | 鹤岗 | 定安 | 灵宝 | 万宁 | 保定 | 池州 | 清徐 | 金坛 | 山西太原 | 遵义 | 安顺 | 永康 | 宁波 | 临猗 | 河池 | 丽江 | 丹东 | 湘西 | 长兴 | 庆阳 | 文山 | 开封 | 三明 | 永州 | 宝应县 | 沭阳 | 象山 | 阿拉尔 | 无锡 | 自贡 | 吉安 | 锦州 | 诸城 | 武威 | 枣庄 | 石嘴山 | 曹县 | 日喀则 | 扬中 | 河源 | 汉川 | 东台 | 岳阳 | 金坛 | 莱州 | 诸暨 | 偃师 | 克孜勒苏 | 龙口 | 单县 | 怀化 | 遵义 | 泸州 | 临汾 | 巢湖 | 西双版纳 | 阿勒泰 | 淮安 | 日照 | 琼中 | 巴音郭楞 | 玉溪 | 兴化 | 基隆 | 台中 | 顺德 | 南平 | 眉山 | 台中 | 自贡 | 昭通 | 和田 | 百色 | 石嘴山 | 舟山 | 江苏苏州 | 莆田 | 延边 | 晋江 | 阿拉尔 | 天长 | 孝感 | 玉林 | 临汾 | 霍邱 | 高密 | 阜阳 | 临猗 | 运城 | 广州 | 广安 | 恩施 | 孝感 | 东台 | 屯昌 | 萍乡 | 六盘水 | 黔南 | 招远 | 丽江 | 偃师 | 广元 | 陇南 | 玉林 | 黑龙江哈尔滨 | 枣庄 | 株洲 | 济源 | 青海西宁 | 浙江杭州 | 泸州 | 本溪 | 遂宁 | 江苏苏州 | 江苏苏州 | 雅安 | 仙桃 | 澄迈 | 泰兴 | 喀什 | 肥城 | 舟山 | 海南海口 | 上饶 | 章丘 | 荆州 | 瑞安 | 苍南 | 遂宁 | 简阳 | 咸宁 | 廊坊 | 荆州 | 五家渠 | 洛阳 | 遂宁 | 台中 | 新沂 | 阿勒泰 | 平潭 | 黔东南 | 通辽 | 韶关 | 随州 | 衢州 | 潜江 | 台山 | 东方 | 随州 | 营口 | 柳州 | 桐城 | 天水 | 滨州 | 吐鲁番 | 通辽 | 景德镇 | 宜昌 | 台北 | 台湾台湾 | 塔城 | 漳州 | 海拉尔 | 阿勒泰 | 梅州 | 晋中 | 安阳 | 张家界 | 淮南 | 漯河 | 荆州 | 三河 | 乌海 | 阜新 | 海宁 | 永康 | 洛阳 | 燕郊 | 乌兰察布 | 琼中 | 聊城 | 陇南 | 单县 | 延边 | 昆山 | 阳春 | 包头 | 黔南 | 阳泉 | 台中 | 牡丹江 | 邵阳 | 晋中 | 鹤壁 | 海南 | 莱芜 | 温岭 | 赵县 | 菏泽 | 宝鸡 | 厦门 | 包头 | 克孜勒苏 | 岳阳 | 东莞 | 长葛 | 江门 | 海南 | 长垣 | 嘉峪关 | 潜江 | 阳泉 | 三亚 | 烟台 | 巴中 | 黑龙江哈尔滨 | 阿拉善盟 | 商丘 | 西藏拉萨 | 陇南 | 丽江 | 邹城 | 徐州 | 三沙 | 明港 | 惠东 | 泸州 | 馆陶 | 大庆 | 四川成都 | 黑河 | 克孜勒苏 | 招远 | 扬州 | 山南 | 常德 | 泰州 | 揭阳 | 曲靖 | 建湖 | 连云港 | 聊城 | 公主岭 | 海宁 | 汝州 | 晋中 | 赤峰 | 兴化 | 武夷山 | 南安 | 防城港 | 东莞 | 淮安 | 济源 | 诸暨 | 台南 | 抚顺 | 南平 | 巴中 | 玉溪 | 泰安 | 德清 | 沛县 | 大丰 | 雅安 | 鄂州 | 淮南 | 自贡 | 上饶 | 兴安盟 | 晋中 | 江西南昌 | 连云港 | 郴州 | 南平 | 乐清 | 洛阳 | 通辽 | 海安 | 江西南昌 | 玉树 | 柳州 | 文昌 | 营口 | 河源 | 桐乡 | 南通 | 丹阳 | 章丘 | 台湾台湾 | 长葛 | 绥化 | 泰兴 | 天长 | 滁州 | 建湖 | 宁德 | 象山 | 赣州 | 通辽 | 如皋 | 邵阳 | 桐城 | 丹东 | 来宾 | 楚雄 | 绵阳 | 任丘 | 塔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湖南长沙 | 舟山 | 昌吉 | 鄢陵 | 广西南宁 | 山西太原 | 武安 | 日喀则 | 雅安 | 东台 | 枣阳 | 攀枝花 | 大庆 | 厦门 | 吉安 | 仁怀 | 中卫 | 安徽合肥 | 辽源 | 衡阳 | 宜昌 | 随州 | 甘孜 | 邢台 | 新乡 | 大连 | 定安 | 义乌 | 基隆 | 蓬莱 | 四平 | 酒泉 | 乳山 | 阿克苏 | 仙桃 | 淄博 | 博尔塔拉 | 扬中 | 盐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庆阳 | 萍乡 | 济宁 | 汝州 | 哈密 | 湘西 | 吉安 | 高雄 | 大丰 | 榆林 | 阿克苏 | 张家界 | 海西 | 铜仁 | 菏泽 | 鸡西 | 咸阳 | 克孜勒苏 | 博尔塔拉 | 宿州 | 南充 | 仁寿 | 五家渠 | 招远 | 雅安 | 桐城 | 沛县 | 保定 | 启东 | 东营 | 天水 | 鸡西 | 万宁 | 自贡 | 金昌 | 桐城 | 昭通 | 海丰 | 丹阳 | 诸暨 | 扬州 | 大同 | 馆陶 | 荆门 | 馆陶 | 诸暨 | 云南昆明 | 桐乡 | 屯昌 | 五家渠 | 邳州 | 巴中 | 大理 | 三明 | 鸡西 | 四平 | 扬州 | 龙岩 | 徐州 | 新余 | 大庆 | 汉川 | 铜仁 | 黄石 | 白沙 | 仁怀 | 河源 | 改则 | 德州 | 丽水 | 芜湖 | 葫芦岛 | 吉林 | 章丘 | 焦作 | 曲靖 | 琼中 | 章丘 | 安阳 | 台山 | 新乡 | 天水 | 香港香港 | 襄阳 | 灵宝 | 陵水 | 玉林 | 泗洪 | 马鞍山 | 安庆 | 浙江杭州 | 广饶 | 迁安市 | 吴忠 | 云南昆明 | 湛江 | 陵水 | 保山 | 博尔塔拉 | 保定 | 灵宝 | 深圳 | 陕西西安 | 五家渠 | 禹州 | 内江 | 安顺 | 诸暨 | 桐乡 | 宣城 | 沧州 | 宝鸡 | 株洲 | 嘉兴 | 自贡 | 兴化 | 镇江 | 黑河 | 雅安 | 张家口 | 中卫 | 慈溪 | 怀化 | 锦州 | 三亚 | 牡丹江 | 淮南 | 萍乡 | 晋城 | 绥化 | 柳州 | 南京 | 江门 | 商丘 | 仁寿 | 辽源 | 和县 | 包头 | 海拉尔 | 昆山 | 梅州 | 浙江杭州 | 长葛 | 桂林 | 绵阳 | 云浮 | 台州 | 金昌 | 张掖 | 齐齐哈尔 | 醴陵 | 吴忠 | 灌南 | 阳春 | 乌海 | 本溪 | 五指山 | 桂林 | 保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永州 | 攀枝花 | 南充 | 象山 | 桐乡 | 济宁 | 岳阳 | 黄冈 | 商丘 | 沛县 | 慈溪 | 汕尾 | 萍乡 | 大兴安岭 | 大庆 | 佛山 | 白沙 | 黑河 | 神木 | 嘉兴 | 香港香港 | 宝应县 | 甘南 | 大丰 | 和田 | 新乡 | 诸暨 | 张家界 | 仁寿 | 福建福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桐城 | 苍南 | 滁州 | 大兴安岭 | 西双版纳 | 六盘水 | 澳门澳门 | 龙口 | 临猗 | 石嘴山 | 公主岭 | 本溪 | 萍乡 | 垦利 | 乳山 | 图木舒克 | 仙桃 | 咸阳 | 临夏 | 宜都 | 江苏苏州 | 沧州 | 海东 | 包头 | 黔南 | 阿拉善盟 | 廊坊 | 宜昌 | 项城 | 松原 | 丹东 | 雄安新区 | 海宁 | 宜春 | 玉溪 | 阿坝 | 湘潭 | 固原 | 马鞍山 | 澄迈 | 渭南 | 芜湖 | 长垣 | 宿迁 | 宜都 | 聊城 | 海西 | 阿拉尔 | 漳州 | 保定 | 山西太原 | 常州 | 日照 | 三门峡 | 顺德 | 铜仁 | 辽宁沈阳 | 东台 | 佳木斯 | 乐平 | 衢州 | 防城港 | 楚雄 | 玉树 | 伊犁 | 新沂 | 塔城 | 遂宁 | 杞县 | 莆田 | 黄南 | 达州 | 三亚 | 双鸭山 | 南安 | 海南海口 | 抚州 | 通辽 | 德宏 | 克孜勒苏 | 黔南 | 启东 | 宜春 | 漯河 | 玉树 | 惠东 | 白城 | 灌云 | 玉环 | 潍坊 | 北海 | 台湾台湾 | 昭通 | 大连 | 嘉兴 | 济宁 | 扬中 | 阿拉尔 | 焦作 | 枣阳 | 义乌 | 石狮 | 扬中 | 芜湖 | 东阳 | 巢湖 | 鸡西 | 宝鸡 | 余姚 | 建湖 | 文山 | 陕西西安 | 东方 | 漯河 | 毕节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日喀则 | 保山 | 屯昌 | 松原 | 肥城 | 赤峰 | 锦州 | 单县 | 邹平 | 雄安新区 | 佳木斯 | 恩施 | 鹤岗 | 白沙 | 海西 | 白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汕头 | 辽宁沈阳 | 荆州 | 黄石 | 河南郑州 | 宜春 | 绵阳 | 荣成 | 巢湖 | 漳州 | 五指山 | 新乡 | 巴中 | 芜湖 | 晋江 | 柳州 | 辽宁沈阳 | 抚州 | 唐山 | 果洛 | 兴安盟 | 新乡 | 乌兰察布 | 来宾 | 包头 | 宿州 | 承德 | 贵州贵阳 | 榆林 | 固原 | 红河 | 运城 | 改则 | 永州 | 包头 | 随州 | 乐平 | 灌云 | 巢湖 | 西藏拉萨 | 北海 | 黔东南 | 邯郸 | 济源 | 四川成都 | 阳泉 | 广西南宁 | 昭通 | 安康 | 海西 | 牡丹江 | 辽源 | 武安 | 陇南 | 天水 | 果洛 | 雅安 | 朔州 | 汕头 | 武威 | 定安 | 甘南 | 株洲 | 烟台 | 清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