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51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生活的大輪在鏗鏘地前行,時間卻在無聲地流逝——一九八四年就要結束了。

      在這個將要成為歷史的年份里,中國和世界都有過一些重要的事件。世人矚目的第二十三屆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七八月間在美國洛杉磯舉行。如果古希臘的圣賢們轉世再生,一定會對現代人類道德水準如此之低而搖頭嘆息:在神圣的奧運會期間,全球各地的戰爭和殺戳依然如火如荼地進行……對中國來說,本年度最重大的歷史事件,是中英兩國政府簽訂了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英國人保持了體面,中國人獲得了尊嚴。

      結束了,一九八四年!人們懷著各式各樣的心情將要和這個年頭永遠地告別了……一九八四年的最后一天,銅城地區落了一層雞爪子荒雪。

      中午前后出了太陽,那層薄雪頃刻間就融化了。因為剛開始數九,天氣還未大凍;地上甚至有種潮潤潤的氣息。

      在大牙灣煤礦各個黑戶區的窩棚土窯里,到處都在炒、炸、蒸、煮……空氣中彌漫著混雜的香味。礦區雖沒有顯出象大城市那樣的過年氣氛,但也不象農村那樣輕視這個“洋”年:他們起碼要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來打發這一年。明天就到了明年,那頓傳統的餃子當然也不能不吃。

      礦區的許多公共場所,也有了一些過年的熱鬧景象。礦部樓門口已經貼了一副對聯;樓頂臨馬路的一邊,插起十幾面彩旗,在寒風中嘩嘩招展。兩個職工食堂的大餐廳里,俱樂部的干部們正忙著布置燈謎晚會。溝底平臺上的體育場,職工們的新年籃球比賽進入了決賽高潮。體育場旁邊影劇院的大門前,旋轉著兩顆大紅宮燈,并貼出海報,晚上免費放映兩部電影。有些地方傳來鑼鼓樂器聲和男女聲歌唱——這是俱樂部為燈謎晚會后準備的小節目……在地面上節日氣氛越來越濃的時候,井下成千上萬的礦工依然在掌子面上汗水淋漓地勞動著。不管什么節日,井下的工作不會停止。礦工們已經習慣了在節日里照常下井。雖然大家知道這是個什么日子,但都很平靜——該做什么照樣得做!

      孫少平的班是早晨八點下井的。

      他們在井下整整干了九個小時,直到下午五點才陸續上井。象往常一樣,這些滿身污黑、累得半死不活的人,沉默地把礦燈盒從小窗洞里扔進去,就進了浴池。衣服一扒拉,先顧不上洗澡,趕忙把兩支煙接在一起,光身子橫七豎八仰躺在衣柜或水池邊的磁磚楞上,香得咝咝價一口跟不上一口地抽。外面,已經有模糊的熱鬧聲息和零星的鞭炮聲傳來。過足了煙癮,這些人才先后跳入黑泥湯一樣的熱水池里,舒服地呻吟著,泡上半個鐘頭。不過,今天人們從黑水池里爬出來,還在水籠頭下接點清水,再沖沖身子;因為今天大家都帶來了自己最好的換洗衣服。

      當這些人換掉那身污黑酸臭的工作衣,穿上里外簇新的過節服裝,臉上抹點面霜,足蹬锃亮的皮鞋走出區隊辦公大樓,就好象換了另外一個人,瀟灑得連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盡管明天早晨八點他們又得換上那身污黑酸臭的衣服下井,但這是過年,哪怕是幾個鐘頭,他們也要讓自己漂漂亮亮地度過這一段短暫的時光。

      孫少平同樣是這種心理。今天他洗完澡,換上了雪白的襯衣和一件深藍夾克衫,牛仔褲,旅游鞋,還把襯衣的領子翻在外面,顯得格外英俊。穿著這身衣服走過區隊辦公樓的水磨石地板,他感到腳步比平時輕快了許多。他準備直接去惠英家——這頓不比平常的晚餐早就說好了。

      “叔叔!”

      少平剛走出區隊辦公樓,就見明明喊叫著和小黑子一塊向他跑過來。明明也穿上了不久前他給他買的那身漂亮的童裝,脖子上結著鮮艷的紅領巾。

      少平迎上去抱起他,問:“你剛到這兒?”

      “我和小黑子來好一會了!媽媽叫我們來接你!媽媽做了好多好吃的!”

      少平脖項里架著明明,引著那條歡蹦亂跳的小狗,沿著鐵路向惠英家走去。薄云中模糊的太陽正在西邊的遠山中墜落。礦區增添了節日的喧鬧,沉浸在沸沸揚揚的氣氛里。陰涼潮濕的空氣中不時傳來炮仗熱辣辣的爆炸聲……惠英已經把酒、菜和各種吃食擺滿了飯桌,正立在門口,用圍裙搓著被水浸泡得紅紅的手,笑瞇瞇地迎接他們回家來。

      在暖融融的房間里,三個人一塊坐下,圍著小桌,一邊喝酒吃菜,一邊看電視。小黑子蹲在明明身旁,也在破臉盆里吃惠英嫂為它準備的“年食”。

      一種無比溫暖的氣息包裹了孫少平疲憊不堪的身心。他感覺僵直的四肢象冰塊溶化了似的軟弱無力。內心是這樣充滿溫馨和歡愉。感謝你,惠英!感謝你,明明!感謝你,小黑子!感謝你,生活……他不由含著淚水,抬頭望了一眼惠英。她臉紅撲撲地,親切地對他一笑,便用筷子給他小碟里夾菜。

      “我……敬你一杯酒?!鄙倨教崞鹦∠銠壠孔拥節M了一杯,雙手舉到惠英面前。

      她無聲地一飲而盡。

      接著,她倒起一杯白酒,敬到他面前。

      他也一飲而盡。

      孫少平第一次放開了酒量。他一杯又一杯地喝個不停。不知為什么,今夜他真想喝醉——他還沒有體驗過醉酒是一種什么滋味。

      他竟然真的喝醉了,而且醉得不省人事…………當孫少平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看見一片微白的光亮。后來,他又看見糊著花格紙的天花板。

      怎么?蚊帳呢?他驚異地問自己。

      他猛地調過臉,見惠英嫂正在旁邊包餃子。

      現在是什么時候了?晚上?早晨?他為什么躺在惠英嫂的床上?

      他一下坐起來,驚慌地問包餃子的惠英:“怎?天還沒黑?”

      惠英嫂低著頭沒看他,說:“你問的是哪一天?”“不是過年嗎?”

      “年已經過了?!被萦⑸┺D過身,牙輕輕咬著嘴唇望了他一眼,“好些了嗎?”

      “這是早晨?”他驚駭地問。

      “天剛明,你從去年睡到了今年……”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

      “啊呀……這!”

      孫少平這才反應過來,他昨晚上喝醉了酒,竟然在惠英的床上過了一夜!

      這該死的酒啊……

      一種說不出的羞愧使他一只手按住額頭,在被窩里呆坐了片刻。

      你這是怎么搞的!他譴責自己說。

      但是,懊悔也來不及了。他已經在這里睡過了,而且睡得十分舒服,十分酣暢,十分溫暖!

      溫暖……真想哭鼻子。想哭的原因不是因為自己干了一件荒唐的事。

      當他把手從額頭上放下來后,惠英卻過來伸手在他額頭上按了按,說:“頭不疼吧?昨晚好象有點發燒,我還怕你病了呢!”

      不知為什么,那種羞愧和懊悔的情緒漸漸在他心中消退。他反倒覺得,他在一剎那間,似乎踏過了那條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痛苦的界線,精神與心靈獲得了一種最大的自由和坦然。這或許是他生命和生活的轉折點。

      他立刻用成熟了的男子漢的正常心里,接受了這無意間造成的錯誤事實。

      他趕忙穿起外衣?,F在他推斷,他昨夜是醉倒在外間飯桌旁沙發上的。

      那么,他難以想象,惠英嫂是怎樣把他一百多斤死沉沉的軀體搬運到這個床上的,抱過來的?拉過來的?背過來的?

      他當然不好意思問惠英。但他能想來,她是費了一番周折的。說不定明明也幫了忙。明明呢?他大概到外面玩去了……

      他下了床,沉默地來到外間。

      他從地上的殘痕判斷,他曾嘔吐過。真該死!他一定讓惠英嫂忙亂了半晚上。唉,她昨夜睡覺了嗎?在什么地方睡的?就在他旁邊?

      或許她一整夜都沒有睡……少平有點頹喪地坐在沙發上,點著了一支煙。他現在重新又難受起來。不是因為醉酒——這已經過去了。他難受的是,這一夜他睡在惠英家,周圍那些愛管閑事的鄰居肯定會知道;俗話說,沒有不透風的墻。說不定明明都會出去說孫叔叔在他們家睡了。又不能給孩子安咐說不能這樣說!那他會在給別人說后再補充一句:叔叔不準你們說!

      如果旁人知道了這事,惠英嫂肯定要受到諷言俗語的攻擊。他真不該耍二桿子喝那么多酒!

      在他這樣思量這件事的時候,惠英已經把煮好的餃子給他端上來了,說:“你趕快吃!八點鐘還要下井。你是班長,不去也不行;要不然過個節,你也能歇息上一天……”

      惠英嫂看起來和平時一樣,象任何事都沒有發生。他感激她的這種看來平靜如常的態度。

      當她又把酒杯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笑著挪到一邊,說:“還敢喝?”

      惠英也抿嘴笑了。她不再勉強他,只招呼讓他趕快趁熱吃餃子……

      少平匆匆忙忙吃了一盤羊肉餃子,七點半準時趕到了區隊學習室。

      盡管一夜荒唐使他情緒復雜,但一進入工作狀態就不能馬虎了——他是班長,今天又是一九八五年的第一天,他要格外操心。這不,他在學習室布置生產的時候,發現有好幾個人還醉意十足。按規定,醉成這個樣子的人是不能讓下井的;如果發現帶班的班長就要受處分。但少平不忍心卡住他們,因為今天是元旦,賺雙倍的工資,還有很可觀的節日入坑額外獎金。只要他們能掙扎著下去就行了。不過,掌子面上可得要留心關照這幾個家伙哩!

      八點鐘下井以后不久,頭茬炮就放完。

      少平一聲喊叫,人們立刻從機尾的回風巷撲進了爛碴碴的掌子面。載柱、掛梁、棚頂,無比緊張繁忙的時刻來臨了。

      溜子隆隆的響聲和地壓造成的驚心動魄的“叭叭”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這樣的時刻,即使是一個歷盡艱險的老礦工也會感到心悸。

      孫少平一邊熟練而飛快地掛茬,一邊低聲吼喊叫罵動作遲緩的助手;同時還用眼睛留心觀察另外的掛梁棚頂的情況。作為一個班長,最重要的就是在這千鈞一發的當口,頭腦和手腳高度靈敏,視野寬廣,總觀全局,于分秒之間閃電般處理隨時都可能出現的突發性事故。

      少平剛把自己負責的一薦梁掛完,猛然發現不遠處末棚的碎頂上有一塊大矸石搖搖欲墜,眼看就要砸在一個協議工的頭上——而這家伙卻帶著醉意獨個兒在傻笑!他立刻箭一般躥過去,連喊一聲都來不及,便一掌把那個協議工打在了老坑里。在他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塊矸石就嘩啦一聲掉了下來!他只感到臉一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大家一看班長倒在血泊中,都驚叫著圍過來。安鎖子一把抱起師弟,還沒忘記騰出一只手,把老坑里爬起來的那個協議工扇了一記耳光。

      安鎖子抱著滿臉糊血的少平,牛嚎一般喊叫著讓幾個人跟他上井,另外人趕快棚剩下的碎頂,以防大冒頂!有人提醒要上井的安鎖子:他還光著屁股哩。

      “我造你個親媽!不會把褲子給老子圍到腰里?”眾人趕快七手八腳把他的褲子、衫子、胡亂束在他腰里,勉強算遮住了羞丑。

      安鎖子背起少平,和四五個人急速地爬出掌子面,跑出巷道,大撒腿奔向井口。他赤膊露體,腰里只纏著幾塊布,簡直象個土著生蕃。

      受傷的孫少平立刻被送進了礦醫院。

      傷勢顯然是嚴重的。大矸石的一角從右額掃過,傷口的某些地方都露出了頭骨。最嚴重的是右眼積滿淤血——至于眼睛內部的損傷情況,這個醫院的水平無法搞清楚。需要立即轉院治療!最好是轉入省上的醫院!

      聞訊趕來的礦領導馬上用電話和銅城機場聯系。正好!有一班飛機一個鐘頭以后要飛往省城。

      于是,少平被抬進了救護車。救護車鳴叫著尖銳的警報器開出了礦區。而剛剛得知消息的惠英和明明晚來了一步;他們沒有能見上受傷的少平,哭叫著在救護車揚起的灰塵中絕望地攆了好一段路……一個鐘頭以后,飛機載著昏迷中的少平從銅城起飛。又一個鐘頭以后,他就被送進了省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第二天凌晨五點左右,孫少平慢慢恢復了知覺。

      他腦子吃力地想著發生了什么事?首先想到的是:他受傷了!

      那么,我如今在哪里?

      接著,他朦朧地回憶起,他好象在惠英家的床上睡過。那么,我現在還睡在惠英家里?

      眼睛!眼睛為什么看不見……噢,是蒙著什么東西。眼睛很疼。頭很疼。怎么沒聽見惠英的聲音?明明呢?耳朵不疼!應該聽見些什么……怎么這樣靜???人呢?世界上為什么突然沒有了聲音?

      他并不知道這是在深深的夜晚。

      他掙扎著動了一下,并且叫了一聲:“惠英嫂……”“哥哥!”

      他聽見旁邊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哥哥?這是蘭香?

      “蘭香!”他叫道,并且伸出一只手,試圖抓住她的手。一只小巧的手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哥哥,我是金秀!”

      “秀?”

      “噢!”

      “我……在哪兒?”

      “你在省附屬醫院……”

      “我……要緊嗎?”

      “不要緊!哥哥,你放心!”

      他親切地握了握金秀的手,同時感到有兩顆燙熱的淚珠滴在了他的手背上……

      下一章:
      上一章:

      56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51章”上

      1. 蓮子心說道:

        真為少平揪心啊

      2. 蓮子心說道:

        好在金秀的出現似乎讓我看到點什么。

      3. 斑馬螺說道:

        蓮子心是第一次讀???

      4. 路過的說道:

        可憐的少平啊

      5. 自由說道:

        好揪心。。

      6. 怎么辦啊說道:

        咯涼的

      7. 會飛的蝸牛說道:

        少平這么善良的人,不可以再這么折磨了。心痛。

      8. 自由人說道:

        少平和秀一起了嗎?

      9. 聆聽花雨說道:

        不想看到少平和潤生有同樣的結局!

      10. 讀者說道:

        壓抑已久的淚水終于奪眶而出,為什么上蒼真么不公平

      11. 寒梅說道:

        為什么總是好事多磨,有情人能終成眷屬嗎

      12. 金貴說道:

        唉,這是咋了——

      13. 星空說道:

        世事無常

      14. 匿名說道:

        安鎖子,其實挺好的。爺們。

      15. 天空說道:

        這就是路遙的偉大之處 平凡的人 平凡的世界 不平凡的事

      16. 小樣說道:

        其實這書不是第一次看了,可總是在看完一章后,馬上又想去看一章,正好看到少平受傷了,才想要說幾句,少平是好樣的,可這是為什么呢?因為少平看過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英雄不是天生的,是時事造成的,是環境造就的,我們在少平身上看到了許苦難!一次又一次,所以我們的可愛少平在不斷地成長!而且少平貴在身上有正氣!按照書上時間概念,我們的少平現在應該還活著,年齡在50出頭!少平好運!

      17. 低調是另一種高調說道:

        真驚險啊

      18. 路人說道:

        為什么揪心處這么多

      19. chwonderh說道:

        又要讓金秀產生憐愛的心然后慢慢愛上他嗎?

      20. 耕讀歲月說道:

        這是必然的,畢竟是煤礦嘛,何況少平又處于第一線,更是因為他的舍己為人。相信他的親人,朋友和我此時的心情一樣;又心疼他,又為他感到自豪!

      21. 瘋狼說道:

        少平的傷也是因為自己太仁慈,想讓工人多掙些錢。煤礦里面的活兒,他最了解了,半點也馬虎不得,而他卻讓這些人下了井。

      22. 說道:

        總有這些無私的人,讓人心疼!

      23. 匿名說道:

        讀了快20年了,現在還是那么親切?。?!

      24. 羽飛說道:

        這就是人生啊,盛衰無常!

      25. 天生我才說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26. 樂亭說道:

        路遙的確是一個善良而有責任感的作家!

      27. 逃之夭夭說道:

        自己第一次看,結局之后返回來??珊拮约褐皼]看到,可恨朋友推薦得太晚,不過還是太感謝了,這樣一部偉大的作品。感謝路遙。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唯有致敬

      28. 西嶺說道:

        看到本章開頭心情不感到壓抑了,眼前一片光明;元旦惠英家醉酒,也替主人公釋然;井下事故好驚險,卻又邂逅金秀,路遙先生到底怎樣安排主人公的命運呢?

      29. 清晨說道:

        少平啊,可憐的娃

      30. 寂寞說道:

        平凡的人生中走著不平凡的事!總是有這樣或那樣的意外

      31. 狼圖騰-Q1286141866說道:

        人生無常,我真心希望這次少平能因禍得福,別再出現什么他媽的杯具了~~~!我要怒了…..

      32. 深沉說道:

        生活太捉弄人了,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唉唉 。。。。。。。。。

      33. 心若在夢就在說道:

        可憐的少平

      34. 隨風說道:

        我已經是第二次閱讀了,每次感覺都不一樣

      35. 惡魔法則說道:

        這就是現實

      36. 銅俠說道:

        井下安全紀律規定都是用生命、鮮血凝結的,違反就會釀成事故,甚至付出生命。孫少平作為班長玩忽職守,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而應該譴責。

      37. 秦嶺之巔說道:

        不知道路遙筆下的少平有任務原型嗎

      38. 仰望說道:

        命運的安排

      39. 說道:

        少平啊,你還沒有找到你的伴侶呢!一定要平平安安??!

      40. 怪憧說道:

        禍福相依!又一個拐點的開始!向路遙致敬!

      41. 匿名說道:

        要遵守安全紀律,不要心存僥幸

      42. 過客說道:

        用英文說的,別裝了,連文章都看的懂你不會寫漢語嗎

      43. 這樣的一個人說道:

        人活在世間,世事難料,新年的第一天并沒有帶來好運,而是事故。誰也說不準明天會發生什么。

      44. 么么說道:

        總感覺結尾太倉促了,,,

      45. 匿名說道:

        看平凡的世界后,我喜歡上了閱讀

      46. 小小的世界說道:

        本來時間已經慢慢的撫平了曾今受傷的心靈和精神,似乎一切都慢慢的向美好的方向發展,可是,少平還是脫離不了世事的無常,陷入了這場因為英雄主義的悲涼情懷中,我們還能說什么呢,不是我們的心已經麻木了,見慣了,而是一種看淡和接受,平凡的世界,終究是由很多小小的世界構成并自由組合,誰也脫不了,誰也別想脫離,這是宿命,這也是一種最后的歸宿罷了!

      47. 康橋的余暉說道:

        只有數年前的互聯網評論,才能看到真實的人和真實的情感呀。

      48. A澤說道:

        我的心為之一糾啊 人啊人 秀的出現 也許是少平人生的一個轉機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吉林 | 广安 | 孝感 | 宁国 | 克拉玛依 | 乐山 | 梅州 | 招远 | 汉中 | 库尔勒 | 焦作 | 金昌 | 琼海 | 天水 | 克拉玛依 | 库尔勒 | 巢湖 | 四平 | 湘潭 | 泉州 | 日土 | 溧阳 | 黔东南 | 莆田 | 武安 | 塔城 | 鹤壁 | 吴忠 | 莱州 | 昆山 | 天水 | 遵义 | 宜春 | 黔南 | 蚌埠 | 仁寿 | 鸡西 | 常州 | 克孜勒苏 | 南安 | 赣州 | 文昌 | 酒泉 | 黔东南 | 泰兴 | 海宁 | 自贡 | 湘潭 | 张掖 | 延边 | 吴忠 | 广西南宁 | 瓦房店 | 鄂尔多斯 | 商丘 | 昆山 | 石嘴山 | 济南 | 海东 | 梅州 | 十堰 | 聊城 | 偃师 | 湖北武汉 | 和县 | 安岳 | 白银 | 广州 | 恩施 | 铜川 | 台南 | 潍坊 | 诸暨 | 忻州 | 景德镇 | 乐清 | 黄南 | 公主岭 | 永康 | 铁岭 | 吉林长春 | 义乌 | 石狮 | 保亭 | 绵阳 | 河北石家庄 | 茂名 | 浙江杭州 | 基隆 | 双鸭山 | 孝感 | 溧阳 | 那曲 | 绵阳 | 张北 | 永新 | 巴音郭楞 | 沧州 | 枣阳 | 武夷山 | 喀什 | 怀化 | 昌都 | 防城港 | 日喀则 | 九江 | 陵水 | 黑河 | 台山 | 鹰潭 | 六安 | 德清 | 贵州贵阳 | 常州 | 柳州 | 惠东 | 余姚 | 青州 | 哈密 | 吉林长春 | 香港香港 | 临沂 | 武夷山 | 山南 | 文昌 | 林芝 | 安庆 | 淮南 | 锡林郭勒 | 临猗 | 克拉玛依 | 包头 | 慈溪 | 遵义 | 四川成都 | 承德 | 顺德 | 恩施 | 张家界 | 兴安盟 | 宁国 | 防城港 | 大连 | 防城港 | 陕西西安 | 荆门 | 东方 | 池州 | 新沂 | 黔西南 | 怒江 | 洛阳 | 洛阳 | 南阳 | 博罗 | 邯郸 | 淮安 | 鄢陵 | 亳州 | 南京 | 遵义 | 洛阳 | 潍坊 | 鄢陵 | 普洱 | 邯郸 | 河源 | 孝感 | 抚顺 | 昆山 | 湘潭 | 那曲 | 呼伦贝尔 | 洛阳 | 莱州 | 清徐 | 汕头 | 义乌 | 三沙 | 黑龙江哈尔滨 | 朔州 | 酒泉 | 济南 | 武安 | 荆门 | 澄迈 | 保定 | 信阳 | 鹤壁 | 红河 | 温岭 | 博罗 | 枣阳 | 红河 | 克拉玛依 | 偃师 | 哈密 | 宿州 | 金华 | 鹰潭 | 铜仁 | 大丰 | 佳木斯 | 揭阳 | 湘西 | 香港香港 | 丹阳 | 五指山 | 象山 | 陇南 | 泰兴 | 九江 | 张北 | 泰兴 | 常州 | 临沧 | 玉环 | 晋城 | 包头 | 泰安 | 雄安新区 | 安徽合肥 | 白沙 | 舟山 | 汕尾 | 贵港 | 十堰 | 丽江 | 舟山 | 文昌 | 中山 | 江西南昌 | 齐齐哈尔 | 安阳 | 山东青岛 | 乌兰察布 | 陇南 | 白沙 | 大兴安岭 | 禹州 | 燕郊 | 咸阳 | 宁波 | 南通 | 海门 | 商丘 | 垦利 | 庆阳 | 张家口 | 安康 | 三沙 | 菏泽 | 寿光 | 阿拉善盟 | 淮北 | 宁夏银川 | 郴州 | 咸阳 | 曲靖 | 宜都 | 宁波 | 吉林长春 | 清远 | 绥化 | 海安 | 山南 | 海宁 | 眉山 | 伊犁 | 黑龙江哈尔滨 | 乌兰察布 | 简阳 | 大连 | 吴忠 | 海门 | 攀枝花 | 安顺 | 佳木斯 | 昌吉 | 河南郑州 | 河池 | 白银 | 仁怀 | 新疆乌鲁木齐 | 燕郊 | 滨州 | 遂宁 | 邳州 | 蚌埠 | 那曲 | 本溪 | 防城港 | 三沙 | 荆州 | 阿勒泰 | 浙江杭州 | 海宁 | 来宾 | 揭阳 | 安岳 | 德州 | 襄阳 | 库尔勒 | 汉中 | 哈密 | 舟山 | 临沧 | 随州 | 阿拉善盟 | 固原 | 安康 | 蓬莱 | 衡水 | 新余 | 威海 | 德州 | 清徐 | 阿拉善盟 | 平凉 | 秦皇岛 | 贵州贵阳 | 咸阳 | 鹤壁 | 安庆 | 东方 | 忻州 | 玉林 | 江门 | 桐乡 | 白沙 | 南平 | 昌吉 | 乌兰察布 | 梅州 | 保定 | 霍邱 | 三沙 | 凉山 | 洛阳 | 遵义 | 安岳 | 揭阳 | 定安 | 常州 | 中山 | 玉林 | 阿拉尔 | 赤峰 | 许昌 | 眉山 | 商丘 | 澳门澳门 | 武威 | 仁怀 | 舟山 | 葫芦岛 | 苍南 | 台中 | 连云港 | 吕梁 | 鹰潭 | 西双版纳 | 图木舒克 | 呼伦贝尔 | 黄石 | 毕节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潮州 | 灵宝 | 邹平 | 防城港 | 澳门澳门 | 三沙 | 毕节 | 江门 | 果洛 | 正定 | 株洲 | 海安 | 深圳 | 宁夏银川 | 桓台 | 赣州 | 长葛 | 佳木斯 | 神农架 | 安康 | 肥城 | 黄山 | 儋州 | 随州 | 宁德 | 扬州 | 白山 | 天长 | 单县 | 梧州 | 莒县 | 瓦房店 | 岳阳 | 任丘 | 保定 | 南平 | 信阳 | 辽宁沈阳 | 黔东南 | 乌兰察布 | 曹县 | 简阳 | 新余 | 赤峰 | 绍兴 | 屯昌 | 北海 | 咸宁 | 台山 | 定安 | 曲靖 | 公主岭 | 嘉善 | 沧州 | 漯河 | 绍兴 | 温州 | 临汾 | 巴中 | 塔城 | 扬中 | 衡水 | 阿拉善盟 | 泸州 | 滕州 | 江苏苏州 | 通辽 | 台南 | 扬州 | 吐鲁番 | 苍南 | 临猗 | 红河 | 山东青岛 | 潮州 | 宁夏银川 | 扬州 | 正定 | 延边 | 武安 | 仙桃 | 商丘 | 开封 | 宿州 | 台湾台湾 | 杞县 | 吉安 | 海安 | 沛县 | 嘉兴 | 项城 | 广汉 | 玉溪 | 柳州 | 慈溪 | 开封 | 馆陶 | 漯河 | 包头 | 玉溪 | 承德 | 贵州贵阳 | 邢台 | 泰安 | 澳门澳门 | 山南 | 焦作 | 阿坝 | 青州 | 漳州 | 松原 | 白城 | 阿拉善盟 | 黑龙江哈尔滨 | 高密 | 肥城 | 肥城 | 玉溪 | 章丘 | 德州 | 邹平 | 济南 | 明港 | 图木舒克 | 吉林 | 铜川 | 驻马店 | 安庆 | 嘉兴 | 汕头 | 台湾台湾 | 儋州 | 黄冈 | 深圳 | 塔城 | 张北 | 雄安新区 | 中卫 | 赵县 | 辽阳 | 义乌 | 武威 | 肇庆 | 五指山 | 九江 | 长兴 | 佛山 | 青州 | 安岳 | 象山 | 牡丹江 | 东阳 | 邢台 | 无锡 | 安徽合肥 | 玉林 | 临沧 | 吴忠 | 枣阳 | 梅州 | 张家界 | 武威 | 兴化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惠州 | 庄河 | 甘南 | 甘肃兰州 | 三明 | 焦作 | 盐城 | 锦州 | 图木舒克 | 阿克苏 | 资阳 | 昆山 | 淮安 | 苍南 | 宁德 | 长垣 | 莆田 | 临海 | 柳州 | 和田 | 七台河 | 迁安市 | 平顶山 | 益阳 | 嘉兴 | 临汾 | 福建福州 | 禹州 | 淮南 | 锦州 | 平凉 | 舟山 | 神木 | 库尔勒 | 焦作 | 鹤岗 | 德州 | 安顺 | 玉林 | 澄迈 | 巢湖 | 和田 | 乌海 | 固原 | 长葛 | 绵阳 | 任丘 | 文昌 | 琼中 | 建湖 | 五家渠 | 庆阳 | 保山 | 海西 | 青州 | 巢湖 | 抚州 | 楚雄 | 兴安盟 | 邯郸 | 葫芦岛 | 庄河 | 乌兰察布 | 通化 | 泉州 | 丽江 | 株洲 | 伊犁 | 诸城 | 迁安市 | 海北 | 菏泽 | 宜春 | 吉林 | 庄河 | 蓬莱 | 博尔塔拉 | 天水 | 乳山 | 抚顺 | 云南昆明 | 阿坝 | 武威 | 烟台 | 大兴安岭 | 梧州 | 百色 | 石狮 | 南安 | 聊城 | 任丘 | 阿克苏 | 武安 | 哈密 | 铜川 | 甘孜 | 黔南 | 雄安新区 | 河南郑州 | 宜昌 | 毕节 | 扬中 | 上饶 | 公主岭 | 吉林长春 | 济源 | 乐山 | 昭通 | 大连 | 东方 | 九江 | 博尔塔拉 | 河北石家庄 | 锡林郭勒 | 天水 | 东阳 | 五指山 | 安庆 | 铜仁 | 亳州 | 定西 | 乐平 | 江门 | 黑河 | 景德镇 | 广西南宁 | 临猗 | 任丘 | 宁德 | 湖北武汉 | 果洛 | 邯郸 | 惠东 | 吐鲁番 | 武安 | 果洛 | 铁岭 | 西藏拉萨 | 邢台 | 随州 | 邯郸 | 营口 | 余姚 | 海南海口 | 甘肃兰州 | 揭阳 | 宜都 | 六安 | 渭南 | 宿迁 | 西藏拉萨 | 舟山 | 滁州 | 泗洪 | 临夏 | 东阳 | 宁德 | 临汾 | 定西 | 泗阳 | 萍乡 | 灌南 | 阜阳 | 晋江 | 大连 | 武威 | 高密 | 丹东 | 长垣 | 邯郸 | 文昌 | 临夏 | 海丰 | 荆门 | 邵阳 | 和田 | 庄河 | 揭阳 | 定安 | 保山 | 玉林 | 资阳 | 吉安 | 南平 | 辽源 | 东台 | 昆山 | 大丰 | 咸宁 | 贵港 | 日照 | 那曲 | 海拉尔 | 慈溪 | 泗洪 | 昭通 | 湘西 | 唐山 | 庄河 | 图木舒克 | 新沂 | 山南 | 鹰潭 | 滁州 | 蚌埠 | 济宁 | 张家界 | 基隆 | 黔南 | 浙江杭州 | 广汉 | 台山 | 济源 | 桂林 | 大庆 | 永康 | 香港香港 | 焦作 | 雅安 | 莱州 | 邹城 | 日土 | 珠海 | 张北 | 鄂尔多斯 | 遵义 | 黔东南 | 桓台 | 巴音郭楞 | 洛阳 | 茂名 | 聊城 | 吉林 | 黄南 | 莱州 | 凉山 | 澳门澳门 | 深圳 | 鸡西 | 宿州 | 巴彦淖尔市 | 朝阳 | 莆田 | 黔南 | 包头 | 宝应县 | 乐山 | 黄山 | 南阳 | 常州 | 任丘 | 阿拉善盟 | 神木 | 来宾 | 桓台 | 沭阳 | 朝阳 | 瑞安 | 德宏 | 烟台 | 偃师 | 吉林 | 雄安新区 | 濮阳 | 宿州 | 衡阳 | 宜都 | 益阳 | 如东 | 扬中 | 博尔塔拉 | 任丘 | 汕头 | 商洛 | 滁州 | 兴安盟 | 株洲 | 漳州 | 牡丹江 | 漯河 | 平顶山 | 四平 | 桐乡 | 武安 | 深圳 | 通化 | 白沙 | 吉林长春 | 淮北 | 柳州 | 澳门澳门 | 聊城 | 高雄 | 任丘 | 辽阳 | 白银 | 乳山 | 阳泉 | 阿拉尔 | 徐州 | 广汉 | 青州 | 巴音郭楞 | 运城 | 包头 | 哈密 | 溧阳 | 南平 | 沭阳 | 萍乡 | 渭南 | 湘潭 | 张家界 | 绥化 | 商丘 | 松原 | 张掖 | 辽源 | 赵县 | 丽江 | 抚顺 | 桓台 | 平顶山 | 湖北武汉 | 阿勒泰 | 宁国 | 白山 | 长葛 | 龙岩 | 濮阳 | 安岳 | 新余 | 晋城 | 芜湖 | 信阳 | 桐乡 | 湘西 | 三河 | 大同 | 宁德 | 绵阳 | 东海 | 吐鲁番 | 鞍山 | 包头 | 永康 | 抚州 | 榆林 | 诸城 | 安徽合肥 | 自贡 | 黄南 | 邯郸 | 朔州 | 宿迁 | 海拉尔 | 金华 | 双鸭山 | 库尔勒 | 三亚 | 大理 | 嘉峪关 | 资阳 | 陇南 | 通化 | 巴中 | 包头 | 垦利 | 高密 | 喀什 | 南安 | 广元 | 秦皇岛 | 临夏 | 茂名 | 任丘 | 汕尾 | 钦州 | 屯昌 | 阿勒泰 | 陕西西安 | 渭南 | 六安 | 东方 | 乐山 | 柳州 | 定西 | 西双版纳 | 陕西西安 | 那曲 | 本溪 | 林芝 | 随州 | 馆陶 | 大庆 | 河源 | 廊坊 | 大同 | 基隆 | 遵义 | 新余 | 乌兰察布 | 德宏 | 和田 | 台北 | 通辽 | 海拉尔 | 商洛 | 洛阳 | 韶关 | 百色 | 陵水 | 江西南昌 | 鸡西 | 武威 | 嘉善 | 济南 | 漳州 | 湛江 | 普洱 | 嘉善 | 诸城 | 香港香港 | 陕西西安 | 海拉尔 | 湖州 | 三亚 | 如东 | 鞍山 | 昌吉 | 黑河 | 诸城 | 德州 | 咸阳 | 那曲 | 通化 | 巴音郭楞 | 湘潭 | 吉林长春 | 牡丹江 | 枣庄 | 贵州贵阳 | 萍乡 | 博尔塔拉 | 瑞安 | 荣成 | 阿勒泰 | 淮安 | 莆田 | 三亚 | 和田 | 安阳 | 香港香港 | 仁寿 | 绥化 | 咸阳 | 阿勒泰 | 六安 | 遂宁 | 台州 | 三河 | 邹平 | 乳山 | 杞县 | 保定 | 文山 | 石狮 | 启东 | 咸阳 | 黔南 | 包头 | 马鞍山 | 攀枝花 | 沭阳 | 防城港 | 赵县 | 株洲 | 酒泉 | 柳州 | 株洲 | 禹州 | 赵县 | 沛县 | 诸城 | 赣州 | 烟台 | 日喀则 | 东营 | 株洲 | 崇左 | 岳阳 | 东台 | 巴中 | 萍乡 | 肥城 | 江西南昌 | 鄢陵 | 舟山 | 日土 | 枣阳 | 东营 | 南平 | 四川成都 | 张掖 | 株洲 | 伊犁 | 丽江 | 新沂 | 青州 | 高雄 | 日土 | 达州 | 湘西 | 龙岩 | 文山 | 四川成都 | 白沙 | 海北 | 新沂 | 阜新 | 张掖 | 肇庆 | 日照 | 靖江 | 丹阳 | 东莞 | 张掖 | 青州 | 潍坊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燕郊 | 巴彦淖尔市 | 舟山 | 贺州 | 衢州 | 泸州 | 博尔塔拉 | 梅州 | 项城 | 温岭 | 滨州 | 伊犁 | 齐齐哈尔 | 锡林郭勒 | 呼伦贝尔 | 抚州 | 阳泉 | 淮北 | 青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