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42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田福堂的狀況,還象我們上次看到的那樣,沒有什么改觀??人詺獯闪恕凹页1泔垺?;身板干瘦,臉色灰暗,絡腮胡子黑森森圍了一圈。

      滿年四季,只要有陽光,白天大部分時間他都照舊卷曲在院墻外那個破碾盤上。我們再也見不到當年那個叱咤風云、咄咄逼人的田福堂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被命運打倒在地的老人,如果我們在某個地方遇見這樣一個老頭,我們肯定會產生側隱之心,同情和憐憫這不幸的人。

      唉,身體垮了,兒女的婚事又是那么叫人不順心,他田福堂在這世界上活得還有什么樂趣?

      想不通??!過去毛主席講的革命道理他一下子就理解了,但他現在卻怎么也理解不了自己兒女的所作所為。

      女兒潤葉先前不和女婿一塊生活,他理解不了;后來女婿斷了雙腿,成了終身殘廢,她偏偏又和他生活在一塊,他也理解不了。更叫他難以理解的是,死小子潤生丟下他老兩口,竟然攆到外縣農村,和那個拉扯著前夫孩子的寡婦結婚了……

      他理解不了歸他理解不了,現在生米都做成了熟飯,他這個為老人的又有什么辦法!

      不過,外人并不了解,最近一些日子,田福堂在無限的酸楚之中,心頭似乎多少產生了一點溫熱之情,女兒和兒子先后給他們來了信,說身邊都有了孩子。女兒生了個男孩,兒子添了女孩。噢,不論怎說,一絲欣慰之感油然而生。他田福堂有了孫子?這可終究是田家的骨血??!

      為此,他老兩口不由心熱地哭了一鼻子。老伴提出,讓他到兒子和女兒那里走一趟,看看他們的小孫孫。同時,她還小心翼翼試探著問他:能不能把潤生一家人接回雙水村來?他當時盡管沒言傳,心也不由一動。當然,所有這些也許還得要過段時間,讓他把自己的別扭情緒理一理再說。去女兒那里問題不大。雖說向前成了殘廢,可他和女婿在感情上一直好著哩。腿砸斷不由人啊,正如他的肺氣腫一樣?,F在,他只不過為女兒一輩子的不幸命運感到難過罷了。但他無法原諒潤生。啊,不孝之子!哪里找不下個媳婦,為什么偏偏和一個寡婦結婚呢?再說,這女人還帶著前夫的娃娃,成份也不好!

      可是,想來想去,兒子還是自己的,并且就這么一個兒子,他親他。而今,他和老伴都老了,身邊沒個人照料,日子也難過。唉,也許潤生他媽說得對,不論他們怎樣反對這門親事??涩F在既然豆蔓子纏在玉米桿上,他最終不得不承認這個不愿承認的事實……田福堂一整天卷曲在那個破碾盤上,一邊合住眼曬太陽,一邊在心里反反復復地盤算兒女好的事,至于村中大大小小的“工作”,一般他都推給金俊山去處理了?,F在這村里還有什么正經工作可做?都是些民事糾紛!讓不嫌麻煩的金俊山和愛管閑事的孫玉亭這些人調解去吧!

      當然,既是這樣,一把手的職位他可絕不會讓給別人。某種程度上,他現在就靠這個徒有其名的職務和“止咳片”來維持生存的。有兩件東西從不離他身;藥瓶子和拴在羊毛褲帶上的原大隊部門上的鑰匙。另外,本村權力的象征——大隊黨支部的章子,也鎖在他家放錢的小木匣里。

      田福堂雖然常不出去,一整天躺在自家院墻外的破碾盤上,但實際上仍然嚴密地關注著村中發生的每一件事。他的消息也特別靈通。只要村中有個什么事,總會有人及時到這個破碾盤前向他通報或傳播。雙水村這盤棋他是熟悉的;他推演這盤棋的智慧足可以和詭詐的古拜占庭人相比!是呀,村里哪個人他不知底?有些事的內涵和外延,他睡在這里也能品見哩;甚至某個時間里誰心中想些什么,他也可以猜個十之八九!

      這幾天海民兩口子引起的“吃魚事件”和金光亮的“意大利蜂”跑得一個不剩,他都在事發的當天就知道了。這些事只能讓他竊笑。他尤其對金光亮的蜂跑得干干凈凈而感到一種特別的快意。這幾年,仗著新政策,前地主的大兒子就好象“翻了身”似的,氣焰十分張狂,據說經常在村中的“閑話中心”罵他田福堂。哼,在階級斗爭那些年里,他裝得象一只鱉!因此,當他聽田福高說金光亮因蜂跑掉而急得坐在廟坪的棗樹下嚎哭時,忍不住一邊咳嗽,一邊“嘿嘿”地笑了……

      就在金光亮的“意大利”蜂跑掉的第二天,他弟媳婦馬來花來到這個破碾盤前,高喉嚨大嗓門告狀說,金光亮在廟坪自家的一棵棗樹邊上又栽了許多泡桐樹;這些泡桐樹的根都扎在了他們的棗樹下,使他們的棗樹失掉了養料,今年樹上的棗子結的稀稀拉拉,比別人家至少要少收三分之一。她強烈要求田福堂處理這事;說如果他不處理,她天天到這個碾盤前來讓他不得安生!

      以前所有來告狀的人,田福堂都推說他有病,讓他們找金俊山或孫玉亭去。但今天是馬來花告金光亮,田福堂不免心中一動。這也許是給金光亮一點顏色的好機會!他早就想對這個搞“階級報復”的人反報復一下了,只是找不到個合適茬口?,F在好!這是他弟媳婦告他,拾掇他個啞巴吃黃蓮!

      這不是他田福堂反報復!這是他們自家人告他哩!田福堂這樣想的時候,就對辣女人馬來花和顏悅色地說:“你反映的情況我知道了。這要會議上處理,我田福堂一個人處理不了。你先回去。要是會議處理不了,你再鬧也不遲嘛!村里解決不了,你不會到石圪節鄉上去?好,就這樣。你路過給玉亭捎個話,叫他到我這里來一下……”

      馬來花走后不久,得到口訊的孫玉亭就一路小跑著來了。他好長時間都沒有得到過福堂的召喚,因此情緒異常地激動,直跑得人還未到,一只爛鞋就飛到了田福堂的面前。玉亭來到破碾盤前,把那只先到的鞋重新拖拉到光腳上,問:“什么事?”

      田福堂等一陣咳嗽過后,才說了馬來花告金光亮的事?!班?,村里這種事太多了!如今吃是吃好了,但問題也越來越多了。許多糾紛一直擱著沒解決……”孫玉亭躚蹴在田福堂對面,大為感嘆地說。

      “我想咱們開個支部會,對有些事總得做個處理。咱們大概一兩年都沒開個支部會了……”

      孫玉亭一聽說要開會,興奮地一下子從地上站起來。啊啊,他已經不開會很久了,甚至對開會都有點想念哩!

      孫玉亭興奮之余,也有點驚訝:超脫了幾年的支書為什么突然心血來潮,對工作積極起來?是不是他有了“內部消息”,政策要轉變呀?可能哩!他弟弟已經成了省上的大官,說不定寫信給他透露了些什么!

      田福堂當即從褲帶上解下大隊部公窯門上的鑰匙,交給孫玉亭,說:“你把會議室收拾一下,再給俊山、俊武和海民通知到,叫他們晚上來開支部會?!?/p>

      “要不要擴大一下?”

      “不了!這是我們黨的會議嘛!”田福堂斷然否定了玉亭的意見。

      福堂知道,擴大一下,就把孫少安也“擴大”進來了,在這些“政治問題”上,他依然透徹的精明,說實話,在雙水村只有孫少安才使他感到了一種真正的威脅。尤其是眼下,這小子已經成了雙水村頭號財主,而且鄉上縣上都有了名氣。他田福堂雖然再折不斷這小子的翅膀,但在他的權力范圍內,能排斥他的地方,他絕不會放過;哪怕給他制造一點小小的不滿足喲!哼,你小子有錢有名,可村子里的事你連毛也沾不上根!我們開黨支部會議,你小子社員(他習慣這個稱呼)一樣,站到圈外去吧!

      孫玉亭也不在乎擴大不擴大——反正有他能參加上哩!

      盡管到了農忙季節,地里有一大堆活,但孫玉亭下午不再出山去了。他拿了原大隊部公窯門上的鑰匙,匆忙地來打掃這個多年封門閉戶的地方。

      玉亭情緒激動地打開公窯門,臉卻一沉。他在公窯積滿塵土的腳地上呆立了片刻,實在有點心酸。他看見,往年這個紅火熱鬧的地方,現在一片凄涼冷清。地上炕上都蒙著一層灰土,墻上那些“農業學大寨”運動中上級獎勵的錦旗,灰塵蒙的連字也看不清楚了。后窯掌間或還有老鼠結隊而行。

      孫玉亭發了一會愣怔,頭上象婦女一樣反包起毛巾,便開始打掃這間公窯。

      忙了幾乎一個下午,辦公窯終于被玉亭重新收拾得一干二凈。地上,炕上,還有那個小炕桌,都被他弄得清清爽爽;墻上的錦旗揩抹了灰塵,又滿目光彩,說實話,玉亭在自己家里干活也沒這么賣力。他是充滿感情在做這無償的營生;他在此間獲得了精神上的滿足!

      傍晚,當他給其他幾位黨支部成員通知了開會的消息后,又趕回公窯用破報紙團蘸著口水擦了煤油燈的玻璃罩子,燈罩擦凈后,他才發現燈壺里連一滴煤油也沒有了。公而忘私的玉亭決定拿回家把自家那點不多的煤油灌上一燈壺。

      天一擦黑,玉亭就趕回家胡亂吃喝了一點,又給公家的燈壺里灌滿了自家的煤油,就拖拉起爛鞋,興致勃勃趕到公窯里。

      他當然是第一個到會的人。

      他把煤油燈點亮,放在小炕桌上,就專等其他四個人的到來。

      支書田福堂,副支書金俊山,另外兩個支委金俊武和田海民,都先后來到了這個他們已經久違了的地方。

      五個人湊到一起,都感到怪新奇的。大家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怎么?他們又開會了?

      是呀,他們對開會都有點陌生了!現在,相互間就好象久別的熟人,不由一個看一個。除過田福堂,所有人身上的勞動痕跡都加重了,臉也比過去曬黑了許多。

      由于多時沒在一塊,五個人氣氛倒很融洽,大家先說閑話。主要是說前不久的“吃魚事件”和“跑蜂事件”。由于海民在場,“吃魚事件”說得少一些,集中說笑金光亮的“意大利蜂”逃跑一事。金俊武開玩笑說:“那蜂可能是想了老家,跑回意大利去了!據說那是個資本主義國家,生活比咱們這里好!”這話惹得大家哄笑起來。田福堂拿出了一盒“大前門”紙煙,扔在炕桌上,讓大家隨便抽。這盒煙是兩年前買回來的。一年前孫少安的磚場倒塌后,田福堂啟開破例抽了一支,就一直在小柜里擱著未動。

      在黨支部的成員們開會的時候,公窯窗戶上亮起的燈光卻讓全村的人為之震動。

      出了什么事?那地方可是好幾年沒亮過燈光了!是不是象已故田二所說,世事又要變了?分開的土地是不是又要合起來,重新辦大集體?哈呀,完全有可能哩!據有人看見,孫玉亭一個下午激動得跑里跑出,在清掃那個公窯;而且把“農業學大寨”的錦旗都拿到院子里曬了太陽……在雙水村普通人疑慮地紛紛議論的時候,公窯里的支部會正開到了熱鬧處。

      田福堂給眾人敘述了“案由”以后,感概地說:“過去集體時,哪會出現這樣的事!棗樹是集體的,由隊里統一去管理了。如今手勤的人還經心撫哺,懶人連樹干上的老干皮也不能刮,據說每家都拿草繩子把自己的樹都圈起來了。這是為甚?

      “就那也不頂事。樹枝子在空中摻到了一起。這幾年打棗糾紛最多,一個說把一個的打了,另外,都想在八月十五前后兩天打棗,結果棗在地上又混到了一塊,揀不分明。光去年為這些事就打破了四顆人頭……”金俊山補充說?!鞍?,回想當年的打棗節全村人一塊就象過年一樣高興!”田福堂感嘆不止地說。

      “棗堆上都插著紅旗哩……”孫玉亭閉住眼睛,忘情地回憶說。

      “說這些頂球哩!現在看金光亮的泡桐樹怎么處理呀?”金俊武打斷了那兩個人對“革命歲月”的美好回憶。孫玉亭說:“如果是過去的話,一繩子把這個地主的孝子賢孫捆起來!”

      “你就說現在吧!”田海民插嘴說。

      “現在……”孫玉亭想了一下,“現在人家外面都興罰款……”

      “對,好辦法!咱們也按改革來,罰款!限他金光亮十天時間刨泡桐樹;如果不刨,一棵樹一年罰十五塊!”田福堂象當年一樣有氣派地說。說完后猛烈地咳嗽了一陣。

      大家看再也沒什么好辦法,便一致同意用罰款的形式強迫金光亮刨樹。不處理也的確不行!如果都在自家的棗樹旁栽泡桐,過不了幾年,整個廟坪的棗林就要毀了;而這片棗林是雙水村的風光之地,人人在感情上都不能割舍。

      處罰金光亮的事定下來之后,副支書金俊山順便提起了孫玉厚在分給個人的責任田里栽樹的問題。他婉言對玉亭說:“你回去勸勸你哥,他有的是栽樹地方,栽到責任田里,這以后是誰的?”

      世事一變,都是公家的!叫栽去!”田福堂沉下蒼白的病容臉,心懷不滿地說。

      大家因為玉亭在場,沒再對此事發表意見。

      金俊山又提起另一件事,說:“這兩年我最頭疼的是新建家的人窯頂上留水溝的問題。過去都是集體的地,水溝走哪里都行。而現在地分到個人手里,誰也不愿讓別人的水溝走自己地里??捎行┧疁喜唤浟硗馊说牡?,就只能讓山水在自己窯面子上往下流……福堂,你看這有個什么辦法可以解決?”

      “過去這些事還要咱兩個管哩?玉亭就解決了!現在咱不管!讓他們到石圪節鄉上打官司之!”田福堂怨氣十足地說?!斑€有哩!”田海民補充說,“現在有人把墳往水地里扎……”

      大家都知道海民說的“有人”是指他的鄰居劉玉升。劉玉升根據神的“指示”,說他父母的老墳地風水不好,新近便挪到了分給他的川道水地里。而村里曾有過決定,墳地一律不能占水地,海民對住在自家隔壁,劉老漢成見很深,借機提出了這問題。

      但大家都沒言傳。一般說來,這些世俗領袖都不愿惹那位神鬼的代言人。即是他們不信神鬼,但他們的家屬或親戚都不同程度有迷信思想……除過金光亮的“泡桐樹問題”,看來其它事雖然提出來了,也只能不了了之。

      最后,孫玉亭提出了他女婿金強要地皮盤建新窯洞的“議案”。玉亭此刻私而忘公,提出了田家圪嶗這面一塊人人垂涎的好地皮;其理由是他沒兒,老了要靠女婿,兩家住近一些,好照顧他們。

      沒有任何一個人反對玉亭提出的要求——盡管按各種條件論,這塊好地盤怎么也輪不到金強!大家不反對的原因既復雜又簡單。除過玉亭本人,田福堂不會反對玉亭;玉亭終究是“他的人”。金俊武更不會反對,因為金強是他的親侄兒。自從孫玉亭的女兒衛紅和他侄子金強聯姻后,金俊武就不可能再和孫玉亭過不去了。至于當年玉亭和他弟媳王彩娥的“麻糊事件”,也早已煙消云散;那個風騷女人幾年前就改嫁,成了純粹的外人,而玉亭現在卻成了他的親戚!

      在金強的地盤子問題上,金俊武、孫玉亭和田福堂都心照不宣地站到了一塊。金俊山和田海民怎么可能向這個強大的臨時聯盟挑戰呢?

      瞧,中國農村的政治已經“發達”到了何種程度!

      這個多年來的支部會零零拉拉一直開到雞叫一遍才結束,令人驚訝的是,其他人都熬得打起了哈欠,而福堂同志自始至終精神飽滿!

      是的,通過這個會,給了田福堂一點小小的精神刺激,使他幾年來的頹喪情緒神奇地得到了改觀……會后不久的一天,田福堂竟然回心轉意,真的決定動身去看望自己的女兒和兒子。是啊,說心里話,幾年來,他急是急、氣是氣,但夢里都在想念自己的兒女。再說,現在又有了孫女外孫子,他急切地盼望能很快地見到這兩個親親的親骨肉!

      老伴一聽說丈夫要出門去看望兒女,高興得一邊抹眼淚,一邊用發抖的手為他準備上路的行囊——主要是為兩個小孫子打鬧禮物。

      田福堂準備先到黃原去看女兒,他擔心弟弟調到省里去當官后,他女兒在黃原就失去了靠山。當然,還有她公公李登云哩。但他親家是個衛生局長,不掌什么大權!

      他打算在看完女兒返回的途中,再去看兒子。至于是不是要把潤生一家人接回雙水村,他還沒拿定主意,只能等他到那個陌生的外縣村莊見了他們再說……在金光亮蹶著屁股,一臉哭喪用镢頭在廟坪刨他命根子一樣的泡桐樹的時候,田福堂就暫時告別了那個破碾盤,咳嗽氣喘地在村中上了長途公共車,動身到外地看望他的兒子和女兒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36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42章”上

      1. 海浪說道:

        兒孫自有兒孫福,非要插一杠子。結局不都挺讓人滿意的嘛

      2. chwonderh說道:

        光亮真的是禍不單行啊~~~~真是夠慘的。老田還沒有完全釋懷啊,老一輩就是老一輩啊,禁錮的思想是很難促進社會進步的??!

      3. 耕讀歲月說道:

        陳腐的人和事,終會被時代的車輪超過,拋在后面········

      4. 瘋狼說道:

        福堂一天累的,就想一些亂七八糟沒有意義的事情,不能想他老弟一樣為老百姓干點實際有意義的事情?

      5. 感恩的心說道:

        看到這些,聯想到我自己。我自從嫁給我老公(我老公是大山里的窮娃娃)后,我媽一直不悅,我爸也有點抬不起頭,雖然他好喜歡我老公,因為我老公像他一樣勤快,能吃苦,但閑言閑語太多。還有親戚和我的好多同學朋友,以及同村人,都對我冷言相譏,冷語相諷,咳,那一路走得真辛苦

      6. 長江說道:

        呵呵 誰都在討論別人的事 其實啊 這事攤到誰頭上 還不是一樣的頭疼 呵呵 其實現在也是這樣 都一樣

      7. 平凡說道:

        兒孫自有兒孫福,非要插一杠子。結局不都挺讓人滿意的嘛

        回復
        chwonderh 說道:
        2013 年 6 月 3 日 下午 5:29
        光亮真的是禍不單行啊~~~~真是夠慘的。老田還沒有完全釋懷啊,老一輩就是老一輩啊,禁錮的思想是很難促進社會進步的??!

        回復
        耕讀歲月 說道:
        2013 年 6 月 7 日 下午 4:43
        陳腐的人和事,終會被時代的車輪超過,拋在后面········

        回復
        瘋狼 說道:
        2013 年 6 月 11 日 下午 3:36
        福堂一天累的,就想一些亂七八糟沒有意義的事情,不能想他老弟一樣為老百姓干點實際有意義的事情?

        回復
        感恩的心 說道:
        2013 年 7 月 19 日 上午 11:05
        看到這些,聯想到我自己。我自從嫁給我老公(我老公是大山里的窮娃娃)后,我媽一直不悅,我爸也有點抬不起頭,雖然他好喜歡我老公,因為我老公像他一樣勤快,能吃苦,但閑言閑語太多。還有親戚和我的好多同學朋友,以及同村人,都對我冷言相譏,冷語相諷,咳,那一路走得真辛苦

        回復
        長江 說道:
        2013 年 7 月 28 日 下午 6:58
        呵呵 誰都在討論別人的事 其實啊 這事攤到誰頭上 還不是一樣的頭疼 呵呵 其實現在也是這樣 都一樣

        回復

      8. 西嶺說道:

        老田和孫玉亭得到整人的機會就像借尸還魂一樣興奮,好惡心!

      9. 天空之城說道:

        時間的車輪從我們每個人的身邊輦過,留下的只是

      10. 天空之城說道:

        只是歲月的印痕,我們無力去改變什么。只能自己默默的承受!

      11. 青年說道:

        曉霞死后我仿佛對故事中的其他人不感興趣了,她死前的所有人我都很認真地看。死后 真心覺得看書一眼十行 說實話曉霞死后 除了少平的事我有心思認真看 其他人寫了什么完全沒心思讀、也都沒讀明白 一眼看過去就完事了、誰還關心她們的內容呢。作者親手粉碎了自己創造的美好、不管有什么深遠的考慮或沒有。我只想說 這書對我失去吸引力了。但出于對作品的尊敬,我會快速的越讀完后面的內容。

        • 平凡的人說道:

          我不這么覺得,田曉霞、孫少平、孫少安,他們幾個人的故事多一些,可以算是主角吧,可是這本書的名字是平凡的世界,里面每個人都是值得尊重的,那些沒有孫少平、田曉霞那么強大的人,也不應該忽略,包括這兩章講的那些小人物,不太招人喜歡,也都有可愛、真實的一面,他們就是我們。

        • 紅與黑說道:

          孩子,你還年輕,因為在你的頭腦里還只是對美好愛情的憧憬,文中每個人物都有自己豐富的生活感悟,多看看吧,對以后人生會有很多幫助的。

        • 在水一方說道:

          每次玉亭同志閃亮登場的時候我就忍不住的笑,整本書中都沒有玉亭同志最逗,那種堅持的精神和熱情還挺值得學習的

      12. 仰望星空說道:

        世事難料。人是無法思量的,多一份寬容,少一份虛榮,多一份愛心,少一分偏見。世界微笑,人在微笑

      13. 三哥說道:

        瞧,中國農村的政治已經“發達”到了何種程度!

      14. 王生裸衣戰倪斌說道:

        改革的農村發生了無數有趣的麻煩幸福的煩惱,可是田曉霞卻永遠地被路遙獻祭給了中國社會。。表現了路遙對世事人心的憂慮……

      15. 窮小子說道:

        有人敢說資本主義好,時代就是不一樣了

      16. 天高云淡說道:

        (平凡的世界)是一面鏡子;可以清晰的看見自己……我重溫每一章-有點夸張的說是在(品)!膜拜:路遙先生!

      17. 說道:

        幸災樂禍的田福堂

      18. 怪憧說道:

        小孩是育,成人是悟,長者就是超越了!又有哪個老人能改變自己多少呢?田福堂不錯,不錯了!百年育人!祖國的教育任重而道遠啊……

      19. 多年以后說道:

        我并沒有對曉霞的死有多少感慨,我總是認為太美好的事情好像不真實的存在一樣。反倒是書里那些每一個平凡的人對我很有吸引力,讓我愿意去細細品讀。

      20. 肖巽子說道:

        和 多年以后 有同感!

      21. 平凡的我們說道:

        我看這本書,有少安不服于命運的堅韌,有少平不服于苦難的堅持。當然也有玉亭不服于現實的頑固。

      22. 守護說道:

        兩箱意大利蜂就發家致富,我記得我外公八幾年多的時候40多箱蜜蜂,好像也沒發家致富。

      23. 龍爪凌光說道:

        一個村子一小撮嘗到社會主義甜頭的利益集團就這樣假借民主集體決定的名義強奸民意,維護自己和親屬的利益,社會改革的阻力就來自這些利益集團而不是人民??纯唇裉靽蟾母镞M程如此慢就知道什么原因了

      24. 婉璐說道:

        在金強的地盤子問題上,金俊武、孫玉亭和田福堂都心照不宣地站到了一塊。金俊山和田海民怎么可能向這個強大的臨時聯盟挑戰呢?

        瞧,中國農村的政治已經“發達”到了何種程度!

      25. 匿名說道:

        同情金光亮。雖然這個人不是那么讓人喜歡,但是這接二連三的事情卻嚴重的打擊了他的生活。哎,世事如此啊

      26. 匿名說道:

        兩年前買回來的煙。一年前啟開抽了一支,今天又拿出來。煙不會上霉的嗎?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安徽合肥 | 鄢陵 | 阿拉善盟 | 济南 | 德清 | 义乌 | 泰兴 | 神农架 | 兴安盟 | 乌兰察布 | 大丰 | 保定 | 鄂州 | 长治 | 扬州 | 眉山 | 荆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梧州 | 安徽合肥 | 延安 | 日喀则 | 枣阳 | 盘锦 | 图木舒克 | 文山 | 珠海 | 肥城 | 淮安 | 平凉 | 鸡西 | 台中 | 四川成都 | 招远 | 温岭 | 黔西南 | 广汉 | 顺德 | 黔南 | 阜阳 | 大连 | 瑞安 | 新乡 | 张掖 | 四平 | 齐齐哈尔 | 保亭 | 十堰 | 唐山 | 湖北武汉 | 辽阳 | 昆山 | 吉林 | 邳州 | 宝应县 | 临沂 | 涿州 | 荆门 | 德阳 | 章丘 | 黔东南 | 马鞍山 | 秦皇岛 | 景德镇 | 张家界 | 凉山 | 贺州 | 阿里 | 曲靖 | 百色 | 大连 | 德清 | 石狮 | 德清 | 天水 | 灌南 | 白沙 | 阳泉 | 海东 | 阿拉善盟 | 陇南 | 忻州 | 阿坝 | 张家界 | 通辽 | 钦州 | 南阳 | 保定 | 北海 | 云南昆明 | 惠州 | 七台河 | 荆门 | 北海 | 扬中 | 梅州 | 义乌 | 改则 | 靖江 | 仙桃 | 驻马店 | 屯昌 | 肇庆 | 郴州 | 陵水 | 通辽 | 大兴安岭 | 武安 | 湖州 | 娄底 | 文昌 | 保定 | 金华 | 保亭 | 项城 | 眉山 | 桐城 | 琼中 | 章丘 | 白银 | 泗洪 | 鹤壁 | 河北石家庄 | 延安 | 桐城 | 晋城 | 邹平 | 邹城 | 五指山 | 陵水 | 大同 | 娄底 | 阿坝 | 泗阳 | 郴州 | 琼海 | 泉州 | 莒县 | 阳春 | 海西 | 靖江 | 黑河 | 毕节 | 宁国 | 廊坊 | 晋中 | 衢州 | 宝鸡 | 天长 | 来宾 | 临夏 | 三亚 | 辽宁沈阳 | 安岳 | 桐乡 | 定西 | 保山 | 昌吉 | 新泰 | 新余 | 沭阳 | 武威 | 单县 | 崇左 | 象山 | 江西南昌 | 扬州 | 乳山 | 宝应县 | 鄂尔多斯 | 福建福州 | 巴中 | 忻州 | 伊春 | 深圳 | 海南海口 | 宜春 | 招远 | 石河子 | 丽江 | 克拉玛依 | 滨州 | 屯昌 | 宜都 | 楚雄 | 铜陵 | 潍坊 | 泰安 | 运城 | 燕郊 | 湖南长沙 | 毕节 | 肥城 | 甘肃兰州 | 安顺 | 丹东 | 云浮 | 包头 | 福建福州 | 定州 | 赣州 | 山南 | 灌南 | 孝感 | 昭通 | 阳泉 | 灌云 | 醴陵 | 雄安新区 | 济南 | 防城港 | 赣州 | 包头 | 铁岭 | 济源 | 三明 | 石狮 | 山南 | 攀枝花 | 香港香港 | 张家口 | 吉安 | 扬州 | 中卫 | 江西南昌 | 潮州 | 大庆 | 六盘水 | 台州 | 晋江 | 福建福州 | 济源 | 潜江 | 简阳 | 贺州 | 锦州 | 莒县 | 吴忠 | 红河 | 广西南宁 | 济源 | 桂林 | 鸡西 | 迁安市 | 库尔勒 | 赣州 | 北海 | 章丘 | 黔东南 | 台湾台湾 | 六盘水 | 郴州 | 义乌 | 沧州 | 德清 | 南通 | 铜陵 | 娄底 | 象山 | 邯郸 | 岳阳 | 江西南昌 | 台湾台湾 | 陕西西安 | 诸城 | 东海 | 陇南 | 昭通 | 博尔塔拉 | 台南 | 汉川 | 运城 | 赣州 | 镇江 | 云浮 | 巴中 | 泰州 | 石狮 | 保亭 | 广饶 | 临夏 | 扬中 | 改则 | 姜堰 | 海西 | 嘉善 | 泰州 | 武威 | 泰州 | 玉树 | 迪庆 | 惠东 | 云南昆明 | 攀枝花 | 鄂州 | 伊春 | 桐乡 | 垦利 | 武安 | 邢台 | 澳门澳门 | 台中 | 漯河 | 黄石 | 高雄 | 雄安新区 | 厦门 | 孝感 | 宝应县 | 象山 | 绵阳 | 泰兴 | 鹤壁 | 慈溪 | 鸡西 | 普洱 | 南平 | 绵阳 | 大连 | 咸宁 | 阳江 | 海南 | 安吉 | 肥城 | 株洲 | 乐山 | 鄂州 | 孝感 | 抚州 | 固原 | 朔州 | 茂名 | 九江 | 金华 | 蓬莱 | 南安 | 邯郸 | 绵阳 | 开封 | 明港 | 邹城 | 澄迈 | 广汉 | 长治 | 台湾台湾 | 三明 | 文昌 | 崇左 | 天水 | 丽江 | 塔城 | 桓台 | 仁怀 | 醴陵 | 简阳 | 莒县 | 唐山 | 黔南 | 天门 | 日喀则 | 唐山 | 阳春 | 三明 | 宣城 | 衢州 | 温州 | 运城 | 张家界 | 柳州 | 台中 | 吉安 | 邹城 | 驻马店 | 凉山 | 抚州 | 朝阳 | 海北 | 赣州 | 聊城 | 辽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瑞安 | 绍兴 | 和田 | 克孜勒苏 | 三亚 | 红河 | 文昌 | 邹城 | 伊犁 | 晋城 | 宜春 | 临沂 | 荆州 | 雅安 | 甘孜 | 攀枝花 | 遵义 | 绍兴 | 五家渠 | 揭阳 | 常州 | 河北石家庄 | 三门峡 | 怀化 | 鹰潭 | 兴安盟 | 黄南 | 达州 | 宜昌 | 宝鸡 | 台湾台湾 | 巴彦淖尔市 | 宁国 | 苍南 | 蚌埠 | 昌吉 | 石狮 | 台北 | 长兴 | 宜都 | 泰安 | 云浮 | 玉林 | 荆门 | 神农架 | 醴陵 | 永新 | 博尔塔拉 | 山东青岛 | 黑河 | 台湾台湾 | 曲靖 | 汝州 | 阳泉 | 安庆 | 启东 | 渭南 | 金华 | 儋州 | 遵义 | 台州 | 南京 | 常德 | 神农架 | 威海 | 天长 | 淮安 | 泗阳 | 台山 | 廊坊 | 汕尾 | 张家口 | 唐山 | 怒江 | 宜春 | 琼海 | 三门峡 | 鹤壁 | 德宏 | 北海 | 三沙 | 永州 | 甘南 | 昌都 | 东营 | 随州 | 黄石 | 长葛 | 厦门 | 台湾台湾 | 宁德 | 广元 | 黔南 | 红河 | 陕西西安 | 禹州 | 霍邱 | 云南昆明 | 铁岭 | 湘西 | 汝州 | 昌吉 | 日照 | 汝州 | 百色 | 巢湖 | 齐齐哈尔 | 姜堰 | 吐鲁番 | 六安 | 泗洪 | 广西南宁 | 葫芦岛 | 澄迈 | 温州 | 山南 | 浙江杭州 | 滁州 | 普洱 | 钦州 | 抚州 | 许昌 | 燕郊 | 大理 | 伊犁 | 枣阳 | 吕梁 | 酒泉 | 台湾台湾 | 湖州 | 惠东 | 蚌埠 | 嘉善 | 普洱 | 天门 | 平顶山 | 张掖 | 温州 | 晋城 | 曲靖 | 天水 | 阿里 | 广西南宁 | 塔城 | 宁波 | 景德镇 | 忻州 | 惠东 | 张家口 | 马鞍山 | 中山 | 凉山 | 宿州 | 三门峡 | 秦皇岛 | 佛山 | 晋江 | 象山 | 本溪 | 改则 | 宣城 | 伊犁 | 杞县 | 衡阳 | 双鸭山 | 湘潭 | 孝感 | 台州 | 贺州 | 临汾 | 商丘 | 兴安盟 | 十堰 | 阜新 | 临猗 | 中山 | 阿拉尔 | 崇左 | 济南 | 固原 | 桓台 | 余姚 | 安岳 | 寿光 | 定安 | 徐州 | 兴化 | 西藏拉萨 | 明港 | 湛江 | 张掖 | 曲靖 | 亳州 | 吴忠 | 燕郊 | 嘉峪关 | 荣成 | 潜江 | 象山 | 亳州 | 邹平 | 海宁 | 招远 | 北海 | 天水 | 桐城 | 三沙 | 姜堰 | 濮阳 | 那曲 | 辽阳 | 中卫 | 晋城 | 沭阳 | 白沙 | 黔西南 | 安徽合肥 | 天水 | 中卫 | 漳州 | 聊城 | 连云港 | 库尔勒 | 黔西南 | 海拉尔 | 淮南 | 济南 | 枣庄 | 大庆 | 日照 | 灵宝 | 义乌 | 长垣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潮州 | 广元 | 汕头 | 醴陵 | 台中 | 萍乡 | 单县 | 和田 | 宜昌 | 克孜勒苏 | 馆陶 | 公主岭 | 宿州 | 南京 | 乐山 | 三亚 | 湘潭 | 临沧 | 惠东 | 崇左 | 广安 | 宝鸡 | 福建福州 | 澄迈 | 辽源 | 广西南宁 | 娄底 | 神木 | 贺州 | 阿里 | 台中 | 襄阳 | 廊坊 | 五家渠 | 阿坝 | 淄博 | 和田 | 白山 | 沛县 | 日土 | 金华 | 淮北 | 万宁 | 燕郊 | 清徐 | 临沂 | 大庆 | 溧阳 | 澳门澳门 | 漳州 | 安阳 | 商洛 | 嘉善 | 德宏 | 福建福州 | 恩施 | 防城港 | 三亚 | 锡林郭勒 | 亳州 | 三河 | 台山 | 肥城 | 吉林 | 三河 | 汝州 | 东方 | 武威 | 双鸭山 | 衢州 | 巴彦淖尔市 | 阿拉善盟 | 昌吉 | 林芝 | 安岳 | 新余 | 平潭 | 焦作 | 临猗 | 莒县 | 单县 | 恩施 | 库尔勒 | 东营 | 单县 | 厦门 | 克孜勒苏 | 任丘 | 武夷山 | 黔东南 | 济南 | 昌吉 | 邵阳 | 泗洪 | 六盘水 | 毕节 | 丽水 | 吉林长春 | 宜昌 | 驻马店 | 河源 | 黄石 | 香港香港 | 安吉 | 德宏 | 临汾 | 苍南 | 涿州 | 扬中 | 鄂尔多斯 | 锡林郭勒 | 东方 | 信阳 | 三明 | 亳州 | 宁波 | 怒江 | 宣城 | 平凉 | 台湾台湾 | 云南昆明 | 安阳 | 克孜勒苏 | 锡林郭勒 | 项城 | 巴彦淖尔市 | 锦州 | 天水 | 本溪 | 黄山 | 连云港 | 黔东南 | 漯河 | 张北 | 辽宁沈阳 | 定安 | 博尔塔拉 | 鸡西 | 十堰 | 乐山 | 铁岭 | 广安 | 咸阳 | 临汾 | 鞍山 | 德州 | 梧州 | 攀枝花 | 丽水 | 新疆乌鲁木齐 | 江门 | 鹰潭 | 淄博 | 揭阳 | 湖州 | 章丘 | 绵阳 | 榆林 | 和田 | 钦州 | 泰州 | 资阳 | 天长 | 张掖 | 德州 | 醴陵 | 湖南长沙 | 新泰 | 常州 | 德阳 | 韶关 | 荆州 | 盐城 | 巴彦淖尔市 | 高雄 | 湖州 | 昆山 | 杞县 | 龙口 | 蓬莱 | 晋城 | 芜湖 | 鹤岗 | 汝州 | 贵港 | 清远 | 菏泽 | 怀化 | 大兴安岭 | 资阳 | 巢湖 | 中山 | 平顶山 | 新泰 | 天水 | 贵港 | 十堰 | 兴安盟 | 吉林长春 | 北海 | 九江 | 茂名 | 招远 | 通辽 | 长垣 | 梧州 | 滁州 | 攀枝花 | 顺德 | 铁岭 | 文山 | 库尔勒 | 台南 | 吴忠 | 青海西宁 | 保山 | 珠海 | 河北石家庄 | 柳州 | 鸡西 | 内江 | 陇南 | 安吉 | 启东 | 青海西宁 | 鹤岗 | 诸暨 | 遵义 | 乌海 | 定州 | 洛阳 | 张掖 | 乐平 | 盘锦 | 延边 | 北海 | 酒泉 | 澄迈 | 沧州 | 泰安 | 高雄 | 文山 | 镇江 | 秦皇岛 | 巴彦淖尔市 | 杞县 | 如东 | 临猗 | 鄂尔多斯 | 巴音郭楞 | 阿拉尔 | 眉山 | 临汾 | 攀枝花 | 河北石家庄 | 和县 | 泰兴 | 广元 | 海安 | 广元 | 广元 | 三河 | 安庆 | 辽阳 | 毕节 | 铜川 | 平顶山 | 兴化 | 天水 | 万宁 | 石嘴山 | 鹰潭 | 唐山 | 广汉 | 阜阳 | 顺德 | 巴彦淖尔市 | 泰安 | 柳州 | 怒江 | 怀化 | 福建福州 | 泉州 | 莆田 | 邹平 | 锡林郭勒 | 垦利 | 宜春 | 禹州 | 开封 | 黑河 | 江西南昌 | 林芝 | 乐山 | 北海 | 黔南 | 马鞍山 | 威海 | 桓台 | 菏泽 | 东方 | 德宏 | 绵阳 | 如东 | 淄博 | 玉溪 | 云南昆明 | 梧州 | 宿迁 | 金坛 | 毕节 | 池州 | 恩施 | 赵县 | 鞍山 | 汕头 | 黑河 | 昌吉 | 铁岭 | 湖州 | 景德镇 | 信阳 | 诸暨 | 怒江 | 随州 | 龙岩 | 东莞 | 和县 | 玉环 | 湖州 | 镇江 | 庄河 | 吉林长春 | 防城港 | 三门峡 | 宜昌 | 鄢陵 | 中山 | 寿光 | 白银 | 绥化 | 遵义 | 厦门 | 章丘 | 兴化 | 如皋 | 石狮 | 湖南长沙 | 三亚 | 咸宁 | 周口 | 达州 | 和田 | 桓台 | 遂宁 | 信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庆阳 | 七台河 | 衡水 | 新乡 | 西双版纳 | 招远 | 铜陵 | 阿拉善盟 | 如皋 | 汕尾 | 镇江 | 伊春 | 丽江 | 山西太原 | 诸城 | 永新 | 随州 | 中卫 | 南安 | 灌云 | 淮南 | 澄迈 | 许昌 | 阜阳 | 宁夏银川 | 高密 | 馆陶 | 百色 | 长治 | 海北 | 运城 | 迪庆 | 台山 | 海东 | 如东 | 青州 | 枣阳 | 潍坊 | 石嘴山 | 中卫 | 巴彦淖尔市 | 澳门澳门 | 黄石 | 鄂尔多斯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阿拉尔 | 盘锦 | 枣庄 | 安阳 | 上饶 | 伊犁 | 吐鲁番 | 白银 | 舟山 | 乳山 | 保亭 | 乌海 | 汕尾 | 宿迁 | 江苏苏州 | 河南郑州 | 神农架 | 黄石 | 庆阳 | 江门 | 钦州 | 宁夏银川 | 新余 | 汉中 | 寿光 | 和田 | 招远 | 迪庆 | 巴音郭楞 | 文昌 | 商丘 | 平凉 | 泰安 | 常德 | 徐州 | 德宏 | 淄博 | 琼中 | 玉环 | 深圳 | 苍南 | 乐山 | 乐山 | 贵港 | 洛阳 | 日喀则 | 柳州 | 梅州 | 泰兴 | 燕郊 | 淮南 | 赵县 | 靖江 | 梅州 | 深圳 | 诸城 | 泰兴 | 遵义 | 淮安 | 偃师 | 普洱 | 天长 | 周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