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41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從責任制開始到現在的幾年里,雙水村盡管仍然還是個主要以農業生產為主的村莊,但農業以外地其它經營活動和商品性生產卻也在緩慢地發展起來。當然,最早和規模最大的還是首推孫少安磚場。這個磚場經過一次破產的風險之后,現在成了全石圪節鄉最引人注目的農民個體企業。去年年底,少安就還完了所有公家的貸款和私人手里借的錢,并且開始盈利了。

      這半年來,村里人誰也算不清這小子倒究賺下了多少錢。有人估計肯定超過了兩萬,甚至還要更多。

      除少安之外,在金家灣那面,金俊武既養奶羊,還喂了兩頭大奶牛。金光亮養了“意大利蜂”,光亮的弟媳婦馬來花天天在公路上賣茶飯,而全村的“糧食大王”金俊武也和縣林業站簽訂了合同,開始育樹苗。

      金家戶族里還有一些木匠石匠常年在外做活——有的人還跑到原西和黃原搞了營業執照,賣起了有利可圖的風味小吃。

      田家圪嶗這面還是種莊稼的人居多。從群體上看,田家圪嶗這面“鬧革命”很有些人才,但做生意搞買賣就比不上金家灣那面的人了。

      田姓人家中,眼下只有田海民夫妻辦了個養魚場。當然,說起來,田家圪嶗還有一個從事非農業生產的人。這人就是神漢劉玉升,劉玉升那一套裝神弄鬼的把戲越來越吃香,全家人不愁吃不愁穿,光景過得綠格茵茵。去年冬天,這位神漢竟然買回來了臺黑白電視機——這是全村第一架電視機,當時引起了東拉河兩岸人家的哄動。

      只是電視買回來后,有人指出,本村沒有電。劉玉升這才不得不又把這臺電視轉賣了。前不久,他還帶了一個徒弟。這徒弟是原一隊會計田平娃。田平娃小學畢業,有點文化,因此“學”起來相當快,已經跟著師傅出馬“治病”了,在看“麻衣相”方面,平娃比他的教父”都要高出一籌……除這孫少安的磚場,雙水村眼下最矚目的賺錢生意就是田海民夫妻的養魚場了。精明的小兩口按“書上說的”養魚,事業發展極快,從去年夏天就開始大量向原西縣城賣魚,一斤魚兩塊錢,那收入也夠它媽叫人眼紅了!

      今年,他們又按“書上說的”,在的所有魚池里搞了增氧機,每畝水平均增加了一千多尾魚。

      入夏以來,這家人進入了黃金季節。每過幾天,海民就把大量的鮮魚運到了原西縣城。有時候,縣上甚至黃原的一些單位,都親自開著車來村里買魚。

      海民夫妻除過撈魚臨時雇幾個人外,平時就他們倆自己經管。他們給魚池撒麥夫,撒草葉,撒大糞,撒煮熟的玉米瓣,活路相當緊張。

      再緊張他們也不雇人。即是撈魚臨時雇幾個人,也盡量不用本村的。因為他們連父親和四爸都拒絕入伙,也就不可能再讓村里其他人沾他們的光。正因為如此,雙水村的人雖然眼紅他們的收入,也佩服他們的本事,但在他們的人緣方面卻頗有微詞。村民們認為他們夫妻既自私,又缺乏同情心。

      是呀,兩旁世人的死活可以睜眼裝個看個見,怎能連自己的老人都不管呢?看田五田四硒惶成啥了!一個冬天老弟兄倆都穿著開花破棉襖!

      雖說都是年輕人,村里人普遍認為海民夫妻和少安兩口子差遠了。這兩家現在都發了財,但村里有些窮家薄業的人想借幾個急用錢,誰也不會找海民,而都跑到少安家里去借;只要少安手頭有,就不會讓任何一個求他的人失望。

      實際上,海民和銀花也知道村里人對他們有看法,銀花根本不管這些外人的指責。她生性就是如此。在她看來,誰有本事,吃香的喝辣的和外人屁不相干!誰沒本事,誰受窮受硒惶,也和他們屁不相干!連她的公公也不例外!她甚至對村民們的攻擊很不理解:我們有錢,是我們自己用勞動和本事賺的,又不是偷的搶的,外人有什么權利說三道四?為什么有些人自己不為自己想辦法,光想沾別人的光呢?

      她這思想也不是完全沒道理。甚至可以說,這是農村新萌發的“現代意識”。只不過,這種意識和中國農村傳統的道德觀念向來都是悖逆的。

      海民倒不全象他妻子這樣看事情。他也知道自己活得確實有些自私;同時也為父親和四爸的窮光景而難受和痛苦——他終究是那條根上長出來的根芽。

      但他畏懼銀花。他不敢公開幫助老人,只是偷著給他們塞幾個零用錢——這點錢還是精明的妻子因偶然的疏忽漏算了的收入。

      不過,海民越來越難以忍受村民們對他吝嗇的攻擊了,歸根結底,他要在雙水村這個世界里生活??!如果這里環境中的人都對他有了看法,就是賺了錢也活得不暢快!

      于是,他一直在盤算著想做點什么事,以改變一下眾人對他夫妻倆的不良印象。

      當然,重新改變對老人們的態度,讓他們入伙養魚,這根本不可能;銀花會和他鬧個頭破血流。

      因為海民急迫地想盡快改變旁人對他們的指責,急中生智,突然靈機一動想:能不能給村里每家人白送一兩條魚,讓大家嘗嘗新鮮呢?

      得,這也許是個好主意!村里人大都沒有吃過魚,他田海民白送著讓大伙吃個稀罕,也許多少能堵一些眾人的嘴巴。雖然扣失一二百斤魚怪心疼的,但這牽扯他們的名聲問題,還是值得的。

      晚上睡覺,當他和妻子親熱得正到好處時,便把這主意提出來和她商量。

      銀花一聽心里就很不痛快,但也總不能因此將趴在她肚子上的丈夫掀下去。

      趁精明女人這個難得的糊涂機會,田海民又立刻加添了許多甜言蜜語說服她;那話句句聽起來十分中耳,使得銀花覺得損失了魚不知能換回來多少好處。

      銀花“恢復”精明以后,才認定丈夫給村里人獻這殷勤實在是愚蠢透頂。

      不過,這是一個硬正女人,答應了的事絕不會再反目不認帳。因為丈夫那里也有限度。她從來不沖破這個限度,她滿心熾烈地愛海民,絕不至于厲害到蓄意破壞丈夫生活中那點突發“詩情”。

      銀花自有銀花的可愛!

      當雙水村的人聽說海民夫妻要白讓他們吃一頓“海味”的時候,不免造成了全村性的哄動。一來海民夫妻突然變得如此大方,讓眾人覺得就象驢頭上長出來兩只牛角;二是雙水村絕大部分人的確沒吃過這東西,因此都有點莫名的激動?!肮?,俗話說山珍海味,這就是海味!過去皇上吃的就是這東西!”有人在加深這件事的神秘性。

      和海民夫婦關系較好的幾家人,手里提著送飯罐,先到了他們的魚池邊。海民和銀花就把剛撈出來的鮮魚,分別給他們的飯罐里放了幾條。這些人就興致勃勃地回去了。

      緊接著,許多人家也都涌到了魚池邊,手里提著各種盛魚的家具;盆、罐、桶、壇,應有盡有;有的還端個黑老碗。今天海民夫婦對人特別仁義友好,滿臉堆著笑,不論誰家來,都一視同仁,分別贈送鯉魚幾條。當然,也有些人家沒來,沒來要魚的人大都是因為不敢吃這面目猙獰的怪物。

      田四田五不用說,他們無意吃不孝之子施舍的這點“稀罕”!

      這一天中午,雙水村大部分人家都吃魚。

      完全可以把那條歇后語改成這樣:雙水村人吃魚——頭一回。的確,這個村的大部分人誰也沒吃過這玩藝了;但又聽說這是“皇上吃的東西”,因此每個人都想享享口福。怎個往熟做哩?

      這實在難倒了許多婆姨!有的女人對這“怪東西”嚇得不敢動刀,只好讓膽大的男人上手;而男人們又幾乎用了殺牛的勇氣來對付這些只會搖搖尾巴的可憐動物。

      但不管怎樣,總不會象神漢劉玉升說的那樣,讓魚把人給吃了。至于每家人的吃法,卻大不相同。那真是五花八門:有蒸的,有煮的,有炸的,有紅繞的,還有象粗人田福高那樣外面糊上泥巴放在爐灶里用火灰燒的(受小時候燒著吃麻雀的啟發);有的竟然不知去魚鱗和挖內臟,里里外外一點不剩都吃了……

      午飯過后不久,雙水村突然驚慌地騷動起來。

      發生了甚事?

      呀,不知有多少人的喉嚨上扎了魚刺!

      聽吧,到處都傳來了娃娃的哭聲和大人驚慌失措的喊叫聲!

      一時三刻,喉嚨上扎刺的人紛紛涌到了田海民的院子里,讓他們夫妻看怎么辦?許多人面帶怒色,對海民大為不滿,似乎他是存心整治大家哩。婆姨和娃娃們因不知這魚刺的深淺,連哭帶叫,一片驚慌,似乎到了世界的末日。

      田海民的院子剎那間亂得象捅了一棍的馬蜂窩。

      和海民一墻之隔的鄰居劉玉升,穿著那件麻繩子納的破棉襖也聞訊趕來。他立在人群里一言不發,只是神秘地微笑著,似乎證實他那可怕的預言終于應驗了——哼,我早就說過,那池子里會養出魚精的!

      海民夫婦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打算用來籠絡人心的魚,現在卻為他們招致了一片怨罵聲。銀花氣得對頹喪的丈夫痛心疾首地喊叫:“大大呀!誰叫你給眾人騷這楊柳情嘛……”

      正在這混亂之時,孫玉亭出現在了大家面前。玉亭看來也剛吃過魚,嘴上都沾著一圈油暈。但玉亭同志的喉嚨沒扎上魚刺,甭奇怪,他是雙水村少數幾個吃過魚的人。他年輕時在太原鋼廠當過幾年工人,多少吃過幾次魚,因此有“經驗”。

      玉亭到來之后,立刻對慌亂的人群說:“大家不要怕!回去喝些老陳醋,喉嚨上的刺就化了!”

      啊啊,醋能治這???

      人們就象得了靈丹妙藥,紛紛張著嘴巴跑回家里喝醋去了。

      全村的老陳醋一個中午被喝得一干二凈。

      盡管醋又把人喝得胃疼肚子疼,但這是“常見病”;重要的是,喉嚨上的魚刺總算被“化”掉了。見多識廣的玉亭同志解救了一村人的危難。

      在整個“魚刺事件”過程中,金家灣的金光亮摜爛鞋子跑遍了東拉河兩岸的家戶。除過劉玉升,對這事最幸災樂禍的就數光亮了。

      金光亮對田海民白送魚讓村里人吃心里很不是個滋味。他知道,這小子是要抬高自己的聲望哩!除過孫少安,眼下雙水村就是他和田海民世事鬧騰得最紅火,同時也都具有小氣吝嗇的壞名聲?,F在,這小子如此破費財產抬高自己,就等于是貶低他金光亮!另外,這不是逼著讓他也把自己的蜂蜜白送給村里人去開一次洋葷?因此,當他聽說海民得不償失,弄巧成拙,讓許多人喉嚨扎上魚刺的時候,便端著一缸子蜂蜜水,巴咂著嘴一邊喝,一邊竄著,興奮地看海民鬧出的大笑話。直等到眾人用“玉亭療法”化掉喉嚨上的魚刺后,他才心情舒展地回去撫哺他的“意大利”蜂去了……不久,雙水村就傳開了田五為兒子編排的第二個“鏈子嘴”——

      鯉魚好吃難消化,魚刺倒把個喉嚨扎,大人娃娃嘴張開,哭爹叫媽害了怕。

      海民本想落好人,引得全村一片罵!

      幸虧咱玉亭有辦法,陳醋才把魚刺化……吃魚事件平息沒幾天,另一件事又使雙水村熱鬧了一陣子。不過,這件事倒霉的卻是金光亮!

      這幾乎是造化的安排:正在金光亮為田海民弄巧成拙而幸災樂禍時,厄運突然降臨到了他頭上。

      這一天上午十點鐘左右,金光亮正在自己家里往那只黑瓷甕里搖蜜。象往常一樣,每搖凈一片巢脾,惜東西如命的金光亮還忍不住要伸出舌頭,貪婪地想把上面的最后一滴蜜舔掉,結果老是忘了戴著面罩,常常把自己的舌頭捉弄得空歡喜一場。

      當他正搖最后一片巢脾時,猛然感覺外面似乎發生了什么事——他聽見一陣刮大風似的嗡嗡聲。

      金光亮跑出來一看,頓時傻了眼:只見所有蜂箱里的蜜蜂都象流水一般在往出涌!院子上空黃漠漠一片——頃刻間,這一片黃云“嗡”一聲,又刮風似地消失了……媽呀,這看來不是分群,而是他的蜂要跑了!

      金光亮在危急之中,趕忙在院子里拉起發洪水時撈河柴的蘆根笊籬,也不管上面糊滿泥巴,就在黑瓷甕的蜂蜜里蘸了一下,大撒腿沖出了院子。

      這時候,金俊武的老婆李玉玲正在隔壁院子時推磨,親眼目睹了金光亮這災難性的一幕。李玉玲早對金光亮的蜂恨之入骨——她認為這些蜂把她院里院外果樹莊稼上的“養料”都采光了;如果不是丈夫攔擋,她早給莊稼果樹都噴了“六六六”?,F在,她突然看見金光亮的蜂跑得一干二凈,激動得渾身發抖,趕忙叫住了磨道里的驢,也不管一群雞跳到磨盤頂上哄搶著吃麥了,大撒腿跑到了另一個仇視金光亮的人——光亮弟媳婦馬來花的院子里。李玉玲強壓住興奮,但仍然激動得聲音都變了調,對來花說:“老天爺作怪哩,三錘家的蜂猛然價都跑了……”

      正在洗茶飯碗的馬來花一聽她大哥家的蜂都跑了,雙手在腿膝蓋上一拍,高興得大聲喊叫說:“老天爺咋睜眼了??!”

      兩個婦女丟下各自正在干的活,到金家灣上下院子里傳播這消息。不一會,連田家圪嶗那面的人也都知道了。這時候,金光亮悲壯地舉著那個蘸了蜂蜜的蘆根笊籬,正連喊帶哭在東拉河灣里暈頭轉向地尋找棄家而逃的寶貝蜂。有幾個小孩子立刻跑來告訴他:蜂已經在廟坪的一棵老棗樹上挽成了一個大疙瘩!

      金光亮一聽蜂有了著落,竟咧大嘴巴哭開了——這蜂是他財神爺??!

      光亮象揭竿而起的義勇軍挺舉著撈河柴的笊籬,一路哭著趕到廟坪。東拉河左右兩岸聞訊而來的大人娃娃,也紛紛奔跑著從四面八方趕去看這稀奇事。

      光亮跑到那棵老棗樹下,果真見那蜜蜂團成幾顆大疙瘩吊在粗壯的樹干上。他在一群人的圍觀下,不顧體面地繼續哭叫,同時把那笊籬舉在蜂團下面,嗚咽著反復念那幾句招蜂的口歌——

      蜂,蜂,上笊籬,家里給你蓋廟哩……盡管他虔誠地拉著哭調念這口歌,但沒有一只蜂上笊籬。幾分鐘之后,又聽見“嗡”一聲,蜂團解體,剎那間就飛得一個不剩,再也找不見了蹤影。有人看見,蜂群過了哭咽河,一直飛到神仙山后面去了。

      絕望的金光亮一屁股坐在老棗樹下,雙拳捶地,放開聲嚎了起來……

      當天,村里又傳開了田五的另一段“鏈子嘴”——如今世事不一般,怪事接二又連三。

      海民的魚刺扎喉嚨,光亮的蜜蜂又跑完!

      但是,對于金光亮來說,他的災難還沒有完。兩天以后,趁他倒霉之機,弟媳婦馬來花又把他在支書田福堂那里告下了!

      下一章:
      上一章:

      53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41章”上

      1. 蓮子心說道:

        改革開放以后老百姓的日子越來越好過了,可人性的弱點也在此時表現得淋漓盡致。是作者對生活 細致入微的觀察,對事物獨特的體會,才會有筆下這一段段美麗樸實的文字

      2. 樂觀主義說道:

        我覺得這就是中國版的悲慘世界,作者把當時中國的情況濃縮到雙水村甚至是少平一家。

      3. 不懂情說道:

        只是男女主角兒沒有皆大歡喜,有些令人扼腕遺憾!

      4. 會飛的蝸牛說道:

        呵呵,這就是農村真正的生活,不管你活的富裕貧窮,總有一些人會說三道四。

      5. 聆聽花雨說道:

        生活就是這么現實!

      6. 讀者說道:

        樂極生悲

      7. Kingna說道:

        吃魚吃到魚骨頭的事情似乎有點夸張啊。

      8. 說道:

        畢竟是頭回吃,吃到魚骨頭并不奇怪

      9. 糊涂說道:

        的確是這樣,現在生活住在城里,樓上樓下,對面住的是誰都不知道,人情越來越冷漠,與自己無關的事再也不會操心;

      10. 低調是另一種高調說道:

        人情冷暖

      11. 無名說道:

        無論在什么年代,愛情總是最讓人成長的糧食。

      12. chwonderh說道:

        悲劇總是一個接著一個在喜劇的后面。真是戲劇化啊。

      13. 耕讀歲月說道:

        雙水村人吃魚,讓人啼笑皆非。讓我不解的是;既然有雙水河穿過村子,為什么會沒魚那?我覺得有水的地方,一般都會有魚。哎!窮人可憐,可悲??!

      14. 瘋狼說道: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15. 感恩的心說道:

        不對啊,八幾年還有人沒吃過魚啊,我爸五幾年就吃過魚了

      16. 五月說道:

        村里沒電,劉玉升的彩電轉賣了,可田海民的增氧機靠什么轉動呢?

      17. 拜拜說道:

        發電機

      18. cwf說道:

        這就是生活。。。、

      19. 山月不知心底事說道:

        不知道改革開放是好還是不好,一部分人的日子是富裕起來了,可是人與人之間那份樸實純真卻沒了

      20. lcf7289說道:

        我的一個陜西同學,說自己從小沒吃過魚,當時我覺得不可思議,看來不是說著玩的,路遙寫的很真實。

      21. Evgeny說道:

        I don’t know who you wrote this for but you helped a breothr out.

      22. Lee說道:

        人生總是這樣,墻倒眾人推,患難中的真情總是難得。

      23. 大漠蒼茫說道:

        中國農村的真實寫照。

      24. 22說道:

        沒有河的農村沒吃過魚有可能,東拉河穿村而過,居然沒吃過魚。有點牽強

        • 喜氣重來說道:

          學友我告訴你:在我的童年時代,村子里有條環鄉河,一年四季有水流有魚游??僧敃r的干部們管得嚴嚴實實,連一個小魚也不讓你捕。那師真正的農民是吃不到魚哦。路先生此話不假。

      25. 你猜說道:

        增氧機手搖的?電視沒電增氧機怎么工作的?

      26. 匿名說道:

        我老家農村就有河,但當地村民從不吃魚,河里只有筷子大的魚

      27. zhang說道:

        看到大家關于雙水村民第一次吃魚的疑惑,忍不住想解釋一下,我的老家在甘肅農村,也在黃土高原上,和雙水村的情況很相似,我們那邊的農村一般都是依河而建,但是都是小河,最多幾米寬,水也很淺,河里也有魚,但是都是很小的魚,最大的也不過手指頭大,根本沒有鯉魚、草魚之類的食用魚,只有小孩子會抓河里的魚養著玩,但是從沒有人抓這些小魚吃,我小的時候也就是九十年代前我們那邊的農村根本沒有吃魚的習慣,農村的集市上也根本沒有賣魚的,只有城市里才會有賣魚的,所以我覺得本章的描寫是符合八十年代黃土高原農村的實際情況的。

      28. 芳 芳說道說道:

        我也疑惑八十年代了還沒吃過魚,看了解釋才明白

      29. 小小的世界說道:

        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伏。此刻,我禍事是接二連三的來,真的是個屋漏偏逢連夜雨啊,可是福在哪里呢?等待,或許是做好的辦法。

      30. Marge說道:

        And who is he going to sell pigs to? Even secular Tunisians wouldn't eat pork, just like you don't find pork in Israeli supetmarkers. I don't know, but it looks to me like useless provocation. Pigs and alcohol are the two things forbidden in any Muslim (even nominal Muslim) society which is why I find this news highly suspicious.

      31. 匿名說道:

        我們有錢,是我們自己用勞動和本事賺的,又不是偷的搶的,外人有什么權利說三道四?為什么有些人自己不為自己想辦法,光想沾別人的光呢?————其實說的也沒錯,但幫襯一下自己的父輩總是應該的吧

      32. 蔚藍說道:

        聰明反被聰明誤

      33. 1說道:

        吃魚這段太好玩了

      34. 紅土地上的精靈說道:

        路遙以平凡的世界寫出不平凡的人生!

      35. 山人說道:

        農村里面大多見不得別認比自己好,尤其是長期呆在村里的。不知道別的地方會不會,坐標湖南永州小鄉村就是書中雙水村這樣的。

      36. 匿名說道:

        嚼舌根的婆姨爛嘴巴,

      37. 匿名說道:

        有的 時候覺得,自己的無知造成的,,,,,,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昌吉 | 廊坊 | 百色 | 贺州 | 湘潭 | 德宏 | 公主岭 | 大庆 | 庄河 | 阿坝 | 甘孜 | 昭通 | 大庆 | 那曲 | 白银 | 江西南昌 | 丹东 | 台湾台湾 | 德宏 | 丹阳 | 宜都 | 南阳 | 大丰 | 七台河 | 临猗 | 江门 | 日照 | 靖江 | 吉安 | 平凉 | 景德镇 | 芜湖 | 黄冈 | 东方 | 东莞 | 甘南 | 河南郑州 | 河源 | 四平 | 百色 | 阳春 | 益阳 | 辽宁沈阳 | 吐鲁番 | 河池 | 赤峰 | 陕西西安 | 乌海 | 三沙 | 怒江 | 瓦房店 | 屯昌 | 迪庆 | 林芝 | 蓬莱 | 临汾 | 河北石家庄 | 大庆 | 临海 | 陕西西安 | 滕州 | 长兴 | 明港 | 如皋 | 来宾 | 安岳 | 承德 | 济宁 | 温州 | 博罗 | 玉林 | 百色 | 衡阳 | 乌兰察布 | 诸暨 | 宝鸡 | 广安 | 龙口 | 北海 | 邢台 | 普洱 | 黔西南 | 宝应县 | 贵州贵阳 | 陇南 | 灌云 | 梧州 | 三亚 | 宁夏银川 | 阜阳 | 石狮 | 三门峡 | 临沧 | 吕梁 | 改则 | 屯昌 | 莒县 | 肇庆 | 毕节 | 吉安 | 安顺 | 迪庆 | 林芝 | 吴忠 | 普洱 | 镇江 | 西藏拉萨 | 三亚 | 四川成都 | 玉环 | 南平 | 鹰潭 | 福建福州 | 福建福州 | 亳州 | 邵阳 | 锡林郭勒 | 三河 | 阿克苏 | 佛山 | 宿州 | 攀枝花 | 柳州 | 西双版纳 | 台州 | 定西 | 葫芦岛 | 肇庆 | 遵义 | 醴陵 | 恩施 | 白山 | 乌海 | 黄南 | 蚌埠 | 毕节 | 湖北武汉 | 阳江 | 泰安 | 吐鲁番 | 和田 | 包头 | 忻州 | 芜湖 | 柳州 | 临海 | 宣城 | 香港香港 | 长葛 | 阳春 | 赵县 | 莒县 | 锡林郭勒 | 吉林 | 牡丹江 | 东营 | 汝州 | 德州 | 任丘 | 甘肃兰州 | 博尔塔拉 | 唐山 | 揭阳 | 益阳 | 淄博 | 鹤壁 | 四川成都 | 靖江 | 温岭 | 孝感 | 宁波 | 晋中 | 本溪 | 江西南昌 | 德宏 | 昌吉 | 铜陵 | 靖江 | 达州 | 苍南 | 基隆 | 毕节 | 琼中 | 三沙 | 永新 | 沛县 | 厦门 | 保定 | 黄冈 | 兴化 | 灌云 | 陇南 | 乌兰察布 | 明港 | 厦门 | 海门 | 泸州 | 顺德 | 庆阳 | 沧州 | 台中 | 雄安新区 | 汕尾 | 阿拉尔 | 潜江 | 呼伦贝尔 | 海门 | 克孜勒苏 | 南充 | 长垣 | 惠州 | 高密 | 乐清 | 吐鲁番 | 黄南 | 双鸭山 | 宜春 | 平顶山 | 秦皇岛 | 钦州 | 江苏苏州 | 新乡 | 盐城 | 宜宾 | 诸城 | 怒江 | 河南郑州 | 来宾 | 慈溪 | 玉林 | 沛县 | 江苏苏州 | 南通 | 安顺 | 秦皇岛 | 兴安盟 | 余姚 | 博罗 | 石狮 | 三河 | 海西 | 萍乡 | 天水 | 白沙 | 松原 | 沭阳 | 瑞安 | 孝感 | 德清 | 宿州 | 伊犁 | 芜湖 | 襄阳 | 涿州 | 石嘴山 | 青州 | 海南海口 | 开封 | 南京 | 项城 | 邳州 | 海拉尔 | 阿坝 | 廊坊 | 和县 | 新泰 | 厦门 | 海宁 | 蓬莱 | 江西南昌 | 滁州 | 定安 | 南安 | 柳州 | 莒县 | 商丘 | 霍邱 | 沧州 | 公主岭 | 醴陵 | 淮南 | 汝州 | 丽水 | 永州 | 永新 | 丽水 | 普洱 | 正定 | 锡林郭勒 | 西双版纳 | 七台河 | 潍坊 | 潮州 | 白银 | 黑河 | 济南 | 鹰潭 | 喀什 | 长垣 | 湛江 | 抚州 | 铜陵 | 周口 | 和田 | 商洛 | 昭通 | 靖江 | 吐鲁番 | 白沙 | 神农架 | 上饶 | 宜宾 | 雅安 | 宜宾 | 咸阳 | 正定 | 日土 | 台州 | 廊坊 | 海北 | 安徽合肥 | 天水 | 珠海 | 揭阳 | 克孜勒苏 | 常德 | 桓台 | 海东 | 宣城 | 蓬莱 | 大同 | 临汾 | 珠海 | 灵宝 | 简阳 | 海拉尔 | 温州 | 巴中 | 眉山 | 山南 | 果洛 | 保亭 | 邹城 | 宁夏银川 | 宁波 | 汉中 | 阜新 | 昌吉 | 乌兰察布 | 黔西南 | 廊坊 | 天长 | 万宁 | 灌南 | 海宁 | 晋中 | 孝感 | 吕梁 | 建湖 | 寿光 | 简阳 | 湖北武汉 | 青州 | 灵宝 | 湘西 | 资阳 | 台山 | 石狮 | 济南 | 广元 | 天门 | 阳泉 | 陇南 | 塔城 | 宁德 | 衢州 | 徐州 | 绍兴 | 沧州 | 屯昌 | 东台 | 泗阳 | 瑞安 | 黄山 | 博尔塔拉 | 神农架 | 咸宁 | 平潭 | 白银 | 娄底 | 禹州 | 潍坊 | 南充 | 大连 | 商洛 | 鹤岗 | 广州 | 大庆 | 本溪 | 阿里 | 台山 | 阿里 | 三沙 | 承德 | 汉中 | 盘锦 | 上饶 | 惠东 | 珠海 | 阿里 | 泗阳 | 吕梁 | 南京 | 长葛 | 迁安市 | 河南郑州 | 铁岭 | 高雄 | 任丘 | 高雄 | 景德镇 | 衢州 | 图木舒克 | 湘潭 | 库尔勒 | 仁寿 | 无锡 | 岳阳 | 涿州 | 石河子 | 曲靖 | 绵阳 | 象山 | 五家渠 | 温岭 | 东海 | 明港 | 巴彦淖尔市 | 章丘 | 济南 | 阿拉尔 | 遵义 | 张家界 | 中卫 | 三亚 | 台湾台湾 | 朝阳 | 益阳 | 郴州 | 桐乡 | 德清 | 临夏 | 张家口 | 遵义 | 海安 | 兴化 | 泰安 | 巴音郭楞 | 怒江 | 吉安 | 信阳 | 台州 | 正定 | 黄石 | 邯郸 | 芜湖 | 威海 | 明港 | 东营 | 延安 | 潮州 | 普洱 | 白山 | 咸阳 | 铜川 | 攀枝花 | 巴彦淖尔市 | 如皋 | 玉林 | 来宾 | 铁岭 | 徐州 | 义乌 | 大庆 | 台南 | 黄石 | 揭阳 | 十堰 | 黄石 | 烟台 | 双鸭山 | 永康 | 亳州 | 玉溪 | 锡林郭勒 | 吐鲁番 | 东海 | 天水 | 河池 | 双鸭山 | 邢台 | 吐鲁番 | 三亚 | 莱芜 | 湖北武汉 | 曲靖 | 张家界 | 郴州 | 海南海口 | 遂宁 | 广安 | 昭通 | 金昌 | 厦门 | 临夏 | 博尔塔拉 | 公主岭 | 绥化 | 昌吉 | 巢湖 | 马鞍山 | 景德镇 | 辽阳 | 正定 | 海宁 | 扬州 | 塔城 | 泰兴 | 张北 | 保定 | 荆门 | 蓬莱 | 平顶山 | 林芝 | 长治 | 遵义 | 衡水 | 湖南长沙 | 牡丹江 | 崇左 | 巴音郭楞 | 鞍山 | 滨州 | 禹州 | 新余 | 克拉玛依 | 本溪 | 天水 | 余姚 | 凉山 | 曲靖 | 乐山 | 包头 | 海南海口 | 阿克苏 | 三沙 | 江门 | 常州 | 兴安盟 | 汉川 | 广西南宁 | 汝州 | 阿拉善盟 | 公主岭 | 仙桃 | 桐城 | 阳春 | 湛江 | 安庆 | 海东 | 辽阳 | 普洱 | 河南郑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北 | 济宁 | 瑞安 | 淮北 | 巴音郭楞 | 和田 | 阳春 | 天水 | 楚雄 | 桓台 | 黔西南 | 黄南 | 醴陵 | 厦门 | 张掖 | 诸暨 | 保定 | 绍兴 | 延边 | 临汾 | 荣成 | 铁岭 | 三河 | 济源 | 克孜勒苏 | 广西南宁 | 台南 | 酒泉 | 自贡 | 滁州 | 河南郑州 | 酒泉 | 龙岩 | 舟山 | 白银 | 汕头 | 琼海 | 云浮 | 阿勒泰 | 济南 | 十堰 | 三沙 | 雄安新区 | 湖南长沙 | 仙桃 | 丽水 | 来宾 | 燕郊 | 朝阳 | 南充 | 哈密 | 陇南 | 佳木斯 | 金坛 | 红河 | 石狮 | 荣成 | 陕西西安 | 莱芜 | 正定 | 张掖 | 湖南长沙 | 正定 | 淮北 | 大丰 | 保定 | 乐平 | 广安 | 亳州 | 四平 | 巴彦淖尔市 | 抚州 | 大兴安岭 | 定安 | 余姚 | 单县 | 湘西 | 广汉 | 普洱 | 蓬莱 | 珠海 | 海北 | 蓬莱 | 广州 | 甘肃兰州 | 怀化 | 常州 | 河北石家庄 | 广元 | 克孜勒苏 | 三亚 | 临海 | 娄底 | 库尔勒 | 石河子 | 南充 | 中卫 | 潜江 | 平凉 | 吕梁 | 廊坊 | 泰安 | 舟山 | 莒县 | 三沙 | 益阳 | 双鸭山 | 五家渠 | 杞县 | 桐城 | 广西南宁 | 潮州 | 常德 | 广安 | 宿州 | 曹县 | 大庆 | 马鞍山 | 莒县 | 滁州 | 阜阳 | 防城港 | 衢州 | 清远 | 海北 | 吴忠 | 滨州 | 长垣 | 仁怀 | 白山 | 张家口 | 宣城 | 营口 | 青海西宁 | 琼中 | 醴陵 | 荆门 | 玉溪 | 汕头 | 百色 | 靖江 | 昭通 | 神木 | 泰安 | 鄂州 | 改则 | 景德镇 | 河南郑州 | 东方 | 齐齐哈尔 | 长葛 | 新余 | 江门 | 和县 | 上饶 | 济源 | 鹤壁 | 沛县 | 神农架 | 安庆 | 日喀则 | 哈密 | 黑河 | 邯郸 | 丹东 | 包头 | 江西南昌 | 平顶山 | 日喀则 | 临汾 | 靖江 | 新余 | 阳春 | 邢台 | 吐鲁番 | 肥城 | 乳山 | 包头 | 随州 | 顺德 | 高密 | 乳山 | 武夷山 | 南京 | 沧州 | 高密 | 台中 | 哈密 | 定西 | 山东青岛 | 广汉 | 平凉 | 锡林郭勒 | 许昌 | 厦门 | 甘肃兰州 | 寿光 | 日喀则 | 黄石 | 淮安 | 图木舒克 | 吉林 | 广汉 | 开封 | 济南 | 阿勒泰 | 林芝 | 定西 | 巴彦淖尔市 | 霍邱 | 攀枝花 | 新余 | 锦州 | 甘肃兰州 | 盐城 | 黄南 | 威海 | 潮州 | 舟山 | 单县 | 抚顺 | 白沙 | 武夷山 | 高密 | 山东青岛 | 临汾 | 昌都 | 嘉善 | 昌吉 | 迪庆 | 宝鸡 | 文山 | 台北 | 双鸭山 | 铜陵 | 章丘 | 大连 | 南通 | 定安 | 泰安 | 滁州 | 抚顺 | 昌吉 | 邳州 | 玉环 | 大庆 | 喀什 | 锡林郭勒 | 荣成 | 丹东 | 郴州 | 萍乡 | 聊城 | 商丘 | 汉川 | 曹县 | 普洱 | 偃师 | 玉林 | 通辽 | 松原 | 保定 | 塔城 | 明港 | 巢湖 | 秦皇岛 | 新泰 | 济南 | 镇江 | 鹤岗 | 明港 | 益阳 | 任丘 | 巴音郭楞 | 凉山 | 吐鲁番 | 泉州 | 广安 | 云浮 | 阿拉善盟 | 四川成都 | 铜陵 | 琼海 | 宝鸡 | 启东 | 衢州 | 甘孜 | 临海 | 贵港 | 台北 | 济宁 | 公主岭 | 赣州 | 张家界 | 克拉玛依 | 兴化 | 邳州 | 澳门澳门 | 鹤岗 | 明港 | 台南 | 七台河 | 柳州 | 江门 | 桓台 | 楚雄 | 库尔勒 | 台湾台湾 | 临沧 | 汉川 | 三亚 | 莒县 | 锡林郭勒 | 宁波 | 灌云 | 河源 | 昌吉 | 文昌 | 怀化 | 吉林 | 江西南昌 | 宿迁 | 辽阳 | 滁州 | 新余 | 三沙 | 靖江 | 天水 | 霍邱 | 枣庄 | 公主岭 | 淮北 | 东莞 | 莱州 | 安吉 | 泰州 | 馆陶 | 永新 | 天长 | 临沧 | 海西 | 赣州 | 惠东 | 如东 | 宁德 | 萍乡 | 保亭 | 晋城 | 惠州 | 庄河 | 威海 | 怀化 | 朔州 | 济南 | 朔州 | 汉中 | 荆门 | 宿州 | 襄阳 | 兴化 | 齐齐哈尔 | 邹平 | 朝阳 | 六盘水 | 襄阳 | 三沙 | 安阳 | 宁夏银川 | 珠海 | 和田 | 巴彦淖尔市 | 邯郸 | 海西 | 昆山 | 珠海 | 福建福州 | 承德 | 广饶 | 象山 | 白沙 | 商丘 | 锦州 | 济南 | 邢台 | 信阳 | 通辽 | 济南 | 余姚 | 咸宁 | 海北 | 本溪 | 包头 | 周口 | 海南 | 博罗 | 德清 | 清徐 | 厦门 | 石狮 | 龙口 | 山西太原 | 营口 | 资阳 | 荣成 | 克拉玛依 | 钦州 | 莱芜 | 余姚 | 楚雄 | 张掖 | 杞县 | 玉树 | 铜川 | 保山 | 台南 | 德阳 | 济南 | 亳州 | 文山 | 锡林郭勒 | 阿拉尔 | 日喀则 | 惠州 | 龙口 | 那曲 | 南安 | 泗洪 | 滁州 | 琼中 | 长垣 | 秦皇岛 | 保亭 | 晋城 | 江苏苏州 | 随州 | 鸡西 | 任丘 | 南京 | 永新 | 吕梁 | 黔南 | 吉安 | 伊犁 | 山南 | 内江 | 乌海 | 吉安 | 连云港 | 临海 | 黄南 | 新乡 | 龙岩 | 宁波 | 迁安市 | 任丘 | 清远 | 铜川 | 沧州 | 眉山 | 达州 | 大连 | 双鸭山 | 保定 | 那曲 | 乐山 | 湘西 | 图木舒克 | 四平 | 南通 | 贵港 | 定西 | 改则 | 新乡 | 亳州 | 正定 | 建湖 | 邢台 | 四川成都 | 开封 | 徐州 | 山东青岛 | 东海 | 临猗 | 惠东 | 塔城 | 廊坊 | 沧州 | 福建福州 | 黄南 | 济南 | 青海西宁 | 福建福州 | 东莞 | 怀化 | 宜都 | 东营 | 通辽 | 莱州 | 吴忠 | 百色 | 甘南 | 长兴 | 万宁 | 普洱 | 钦州 | 牡丹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