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38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根據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原理,三維宇宙是一個具有封閉的三維球拓撲性的宇宙。這樣的封閉宇宙必然會有它的始終點。時空以大爆炸為始,宇宙萬物演化發展,以至最后塌縮成黑洞隨之發生大崩潰到達時空奇點為終。時間“終止”,空間成了一個點,時空曲率而成為無窮大,所有物理定律失去意義,一切物質狀態被撕得粉碎……”

      “可是,新的四維宇宙觀認為,真實宇宙不僅是一個由常態質的形式存在為存在的三維空間,并以異態質的形式及以各種能的形式存在為存在的四維相空間,以及由它們所構成的一個多層次、互為開放和互為制約的無邊無際的存在。這種宇宙顯然是永恒的。它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因為它是互為開放和互為制約的,所以在各個層次上又是變化多端、循環不息、彼消此長和互為滲透的。這有點象我國古代的陰陽圖。用哲學術語表述,就是‘陰極而陽生,陽盛而陰退’,即通常所說的物極必反?!?/p>

      “相對論法則認為,要使某個物質——即是這個物質很小很輕,甚至只有一個分子,但要具有光的速度幾乎是不可能的。當然,現代實驗室中某些實驗物質除外?!薄翱墒?,宇宙中確實已觀察到超光速現象了?!?/p>

      “那么,你說偉大的相對論在某個地方出了問題?”“我認為是這樣。相對論的問題出在將四維相空間排斥在外。相對論只強調了運動的相對性——一般說來,就常態物質在三維空間中的運動它是對的,但異態物質在四維空間中的運動卻是絕對的!比如,雖然衛星繞地球轉是相對的,可衛星以比地球較大的速度在運動又是絕對的;衛星上的原子鐘走時比地球上的原子鐘要慢些就能說明這一點。所以,相對論只強調了運動的相對性,因而又使自己陷入了‘佯謬’的困境!”

      “你的四維空間有點神靈味。恩格斯早在一百年前就批判了這種神靈世界!”

      “你也別把恩格斯當神靈敬畏!我承認,對人類來說,四維相空間仍然是目前不可能跨越的禁區。但是,我認為,我們對眼前發生的不能用相對論法則或其它現有的物理法則解釋的事,千萬不要輕率地說這是荒謬的。比如人體的特異功能現象。你知道,十九世紀麥克斯韋提出分子運動的速度分布律時,人們認為他的理論已經完美無缺了,就象現在我們認為相對論不可能被突破一樣??墒?,麥克斯韋的理論就突破了……”

      ………………

      我們很難聽懂這種艱深的辯論,錄幾段權作一幅文字插圖而已。

      這是我們的孫蘭香和她的男朋友吳仲平在學校的中央林蔭大道上,一邊走路,一邊交談。他們正準備到學校后面的體育場上觀看其它系同學們的軍訓分列式。他們系昨天就進行罷了。由省軍區指導的這次大學生軍訓活動,很受同學們歡迎;大家感到過幾天嚴格的軍隊生活很新鮮。尤其是這幾天各系在體育場進行的分列式訓練,吸引了許多人前去觀看??粗綍r吊兒啷當的同學們緊繃著臉,嚴肅地喊著口令,正步走過檢閱臺時,周圍人都被逗得樂不可支。

      他們并排不緊不慢地朝體育場那邊走。辯論繼續進行。仲平在維護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學說,蘭香則用新的四維宇宙觀挑戰性地反駁。這種辯論不知從何而起,當然還會繼續進行下去。也許,過幾天又會換另一個命題。學術方面的辯論,也是他們談戀愛的一個內容。

      他們已經深深地相愛了。愛的基礎是他們能相互對話。兩個高才生經常陷入到一些很深理論的探討之中。當然,他們也象普通人那樣相愛。無論精神多么獨立的人,感情卻總是在尋找一種依附,尋找一種歸宿,他們現在誰也離不開誰。幾天不見面,就心慌意亂,連一般的邏輯思維都會出差錯。只要有機會,他們就設法兩個人單獨呆在一塊。無論是談情說愛,還是進行學術辯論,甚至緘默不語,那都是多么令人愉快??!

      初夏的校園綠蔭婆娑,空氣中彌漫著鮮花的芬芳。年輕的戀人并肩而行,腳踏著路面斑駁的陽光。蘭香雪白的短袖衫下擺塞進牛仔布裙里,稍稍燙過的頭發從兩鬢攏在耳后??雌饋砀裢鉃t灑,她那漂亮的眼睛流露出自信與成熟;但即是辯論,也對身邊的男友含情脈脈。

      吳仲平上身穿一件白色和深紅色條紋相間的T恤衫,下身是藍色牛仔短褲,身材高大而挺拔,兩條腿由于經常運動的緣故,皮下滑動著強勁的肌腱。如果不是在校園內,他的胳膊一定會摟著蘭香的肩頭。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肩并肩走到體育場邊的人群里。人們的笑聲和那邊傳來的響徹云霄的口令聲,使他們終止了有關三維宇宙和四維宇宙的爭論。體育場中間,宇航器系的同學們在正步通過檢閱臺。方陣前列是兩名行軍禮的軍人;學生們都身著橄欖綠軍裝端著武器,想盡量象個軍人的樣子,但那正步走得多少有點做作。方陣邊上有個同學慌亂中竟然走錯了腳步,幾乎把旁邊的人絆倒,引得觀看的人群一片哄堂大笑。

      蘭香和仲平看了一會就返回到電化教學中心去了。他們只是來這里換換腦子。今天課程太緊張,上午是復變函數與微積分、結構力學,下午又剛上完概率與隨機過程,實際上,一路上有關宇宙觀的辯論就是一種休息。思維從一個命題轉入另一個命題,對腦力勞動來說,也算是一種“休息”。

      這兩個人在電化教學中心看了兩部有關蘇聯空間軌道站的錄像資料片后,就在夕陽輝耀下的教學區分手了。蘭香剛走了幾步,又被吳仲平叫住。這家伙是怎么啦?難道在眾目睽睽的校園里,還要來一次“分別儀式”?她紅著臉等他走近前來。

      吳仲平過來立在她面前,突然有點咄吶地說:明天……是星期六。我想……晚上帶你去我們家……”

      “瞧,又來了!”蘭香不好意思地望了一眼吳仲平。

      過了一會,她才說:“等明天我再告訴你我去不……”

      吳仲平做出一副對此回答不滿意的樣子,笑著搖搖頭走了。

      自從他們“正式”戀愛后,吳仲平就不止一次提出,要帶她去他們家,但蘭香每次都婉言拒絕了。

      她是后來才知道仲平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官”還很不小哩!是的,在一個省里,省委副書記是個顯赫職務。不知為什么,蘭香內心深處對此感到某種“遺憾”。本來,她希望吳仲平也是個一般人家的子弟。不是她自己有什么門當戶對的觀念,而是她怕別人有這種觀念——她擔心和難以忍受的正是這一點。

      她是農民孫玉厚的女兒,是因為她的天資和刻苦精神,才使她來到這個令人矚目的大學;否則,她就是鄉下一個普通的勞動婦女,怎么可能結識吳仲平這樣的男青年……這個省委領導的家庭,能接受這樣一個農民的女兒嗎?

      正因為有這種疑慮,盡管吳仲平一再熱心地要帶她去他們家,她一直猶豫著沒有答應。她無法對仲平說出她不去的理由。當然,她知道,不管他父母對她和她那卑微的家庭出身怎么看,仲平都不可能割舍與她的感情。但即是這樣,她也同樣難以忍受——因為盡管她出身低賤,可自小一直是在一個很重感情的家中長大的……蘭香歸根結底是農民的女兒,又在一種艱苦的鄉村環境中成長起來,不論她的思想怎樣在地球以外的遙遠太空飛翔,感情卻仍然緊密地和北方那個荒涼的小山村聯結在一起。她象她二哥一樣,經常會帶著無比溫暖的感情想起親愛的雙水村。哦,東拉河水也流進了她的血管,一直滲透進她的精神氣質中!

      在外表上,我們是再也看不見原來的那個孫蘭香了。但實際上蘭香仍然是蘭香。比如,她還曾想利用課余時間和星期天,到外面去干點什么活,以減輕二哥的負擔——入學三年來,二哥每月都要給她幾十塊生活費。她并且把這想法寫信告訴了二哥。她原來估計二哥會支持她,因為她忘不了上中學時,二哥那封關于人要自強的信;正是在二哥的教導下,她當時才去縣醫院的工地上提包賺錢的。

      不料,二哥回信堅決反對她這樣做,還問她是否錢不夠用?如果不夠,他每月再增加一些?;诺盟s忙打消了這主意,并寫信讓二哥千萬不要再多寄錢給她……去年夏季到現在,蘭香一直操心著少平的情況。她知道,曉霞姐的死,對二哥的打擊太大了。她真擔心二哥會被這個創傷折磨得一蹶不振。她先是在仲平那里知道曉霞姐不幸遇難的消息——據仲平說,另一個喜歡曉霞的男人高朗也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她相信曉霞姐只愛她二哥。她雖然只和曉霞見過一面,就知道她是一個非凡的女性——這樣的女性也許只能愛她二哥那樣的男人。

      眼下,在很大程度上,蘭香不愿去吳仲平家,也和這件事有關系。她感到,她和仲平的戀愛就夠幸福了;而在二哥這么不幸的時候,怎么能一門心思用到自己感情的得失中去呢?

      孫蘭香在教學區和吳仲平分手后,直接回了自己的宿舍。此刻,同宿舍的伙伴們正在換衣服,互相打打鬧鬧,準備去吃晚飯,屋子里充滿歡愉的氣氛。

      蘭香發現她枕頭邊有兩封信——不知是哪位同學捎回來的。

      她趕忙拿起來,看見一封是二哥的,一封是醫學院金秀來的。

      她先打開二哥的信。

      蘭香看完二哥的信,十分高興。二哥在信上一改前不久那種憂郁的情緒,重新流露出一種對生活的樂觀態度;并告訴她。他已經當了個“班長”,忙得焦頭爛額……忙了就好!蘭香知道,只要忙,二哥的精神就能大振!

      不過,看了二哥的信,蘭香還稍有點不滿足。她上封信含蓄地對二哥說了她和吳仲平關系的發展情況,希望他能對這件事給她一些指導性的幫助。結果他只在信末尾寫道:“我不說那些希望你冷靜之類的一般化的說教;我只說:愿年輕人萬事如意!”

      這個二哥啊……

      總之,二哥的信使蘭香的情緒也隨之激動起來。只要親愛的二哥能從那可怕的打擊中重新振作起精神,這就使她最操心的一件事可以放心了。

      之后,她拆開了金秀的信。因為她們都到了三年級,功課壓力越來越大,顧不上多到對方的學校去會面,就只好用寫信的方式來談心說事。

      金秀在信中說的還是她和顧養民之間的關系。她說,她對這件事一直猶豫不決。她認為顧養民這個人優點和長處很多,但許多方面又不合她的脾性;在她看來,顧養民太學究氣,是個好醫生,但男人氣質不夠。因此,她現在不準備答應這件事,過一半年再說。秀還在信中讓她定個時間,說她準備過來再和她好好“討論”一下……蘭香一邊看信,一邊忍不住咧開嘴笑。按年齡,她們都二十二歲,秀還比她大一個月;但秀常開玩笑叫她“姐姐”;她有個什么事,總要找她來“討論”。唉,有關她和顧養民之間的關系,她們不知已經在一塊“討論”過多少次!

      蘭香太了解她的好朋友了。從氣質方面看,金秀很象死去的曉霞姐,她熱情,在生活中象一團火,而顧養民文質彬彬,除醫學以外,對其它事沒什么興趣。這當然很不合金秀的“脾性”。有時候,金秀想到野外去走一走,顧養民也沒有什么熱情,而只樂意在圖書館里“談戀愛”。養民已經從醫學院畢業,留在了本院第一附屬醫院。當然是個很出色的大夫,據說正準備考研究生。

      說實話,她不可能在這件事上為這個“妹妹”作主。歸根結底,最后還得取決于金秀本人的判斷。她忍不住想笑的是,秀也不知道怎么接受了眼下的新時尚。尋找起什么“真正的男子漢”來了……看完兩封令人愉快的信,一直到吃過晚飯以后,蘭香的情緒仍然很激動,她沒有回宿舍,也沒去圖書館的閱覽室,一個人在校園里的林蔭路上遛達了好長時間。

      初夏的夜晚不涼不熱,輕風搖曳著樹枝花葉,燈火在密林后面影影綽綽,閃爍著夢幻般模糊的光芒。宿舍樓里,傳出了手風琴充滿活力的旋律。

      蘭香漫步在這迷人的夏夜,心中涌動著青春的熱潮。她突然渴望立刻找到仲平,對他說,我去你們家!

      這么晚了,她當然不能到男生宿舍去找他。明天吧……第二天早晨上偏微分方程課時,她象往常那樣坐在吳仲平早就為她占好的座位上。開課前,她從筆記本里撕下一張紙條,在上面寫了“我去”兩個字。悄悄推到他面前。

      仲平看了看紙條,立刻有點坐立不安。他悄悄對她說:“我下課后就給家里打電話!”

      中午吃飯時,他們為一件小事爭執了半天。吳仲平已打電話讓父親派他的小車接一下他們,但蘭香堅決反對這樣做。她開玩笑說:“要是這樣,那就和許多電影里的情節差不多了。一個老官僚的兒子,動用父親單位的小車來接送女朋友……”

      他也開玩笑說:“電影里還可能有另一種情節,這樣的時候,那位有革命覺悟的女朋友就帶頭抵制不正之風,堅決不坐老官僚的小汽車!”

      兩個人說笑了半天。最后,像通常那樣,男人屈服了女人。仲平又給家里打電話讓小車不要來了。因為剛才提起了電影,兩個人就決定下午先到街上看一場電影——他們很久沒一塊看電影了;然后直接走回吳仲平家。

      下一章:
      上一章:

      55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38章”上

      1. 蓮子心說道:

        噢,好清澀的戀情。

      2. leon說道:

        對這條線一直興趣不大

      3. 讀者說道:

        多么浪漫的青春歲月

      4. nicol說道:

        眾人希望的美好生活。。

      5. 約定說道:

        門當戶對的觀念一直扎根于各個階層人的心里,看到這里,我不知道也不敢想象他們的婚姻會不會幸福,會不會白頭到老。但愿有情人能相守一生吧!

      6. voyage說道:

        平凡的世界上就沒一個“門當戶對”的戀愛

      7. 匿名說道:

        如果不是吳仲平,小霞可能不會死,為什么沒有寫吳仲平對此事的心理反應呢

        • yzw_journey說道:

          就是,要不是仲平大半夜去找省報的高朗,怎么會讓田曉霞舍身犯險,曉霞也就不會犧牲,應該描寫一段仲平內心對這件事的感想

      8. 祥熙說道:

        我想上大學,去感受感受在大學的自在。

      9. 簡。愛說道:

        很青澀的一段感情。美好的事物。

      10. chwonderh說道:

        官僚主義的家庭能和農民家出身的配對嗎?想想都頭大。。

      11. 耕讀歲月說道:

        我覺得大家不必擔心。因為他們有共同的愛好,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語言,有這些作為愛情的基礎,我覺得幸福幾率還是很大的。
        很是羨慕孫玉厚的幾個孩子,他們都很團結,體貼,善良,自強,上進,都很優秀,有這樣的孩子們,做父母的能不感到驕傲,自豪嗎!

      12. 瘋狼說道:

        有文化,有覺悟,心地好,有頭腦,有責任心、有能力、長的帥、孝順、重情義、好領導、無私、年輕、潛力股。。。。。

      13. 大地貓說道:

        愿年輕人萬事如意

      14. 感恩的心說道:

        如果那次去的是高朗,而不是曉霞,將會是什么結局呢?

      15. 拜拜說道:

        生活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16. cwf說道:

        路遙怎么又莫名其妙地談起了宇宙,看來路遙確實學識淵博 啊

      17. 平凡的人說道:

        大學里青澀單純的一段愛情是非常值得憧憬也是非常值得回憶的!

      18. 匿名說道:

        8樓說的對啊

      19. Adam說道:

        Fidning this post has solved my problem

      20. h.b說道:

        為什么在閱讀中我常常眼含淚水?因為我深深地愛著書中的每一個人。

      21. 蝦米說道:

        大學生活很美好

      22. 天好冷說道:

        曉霞應該回來

      23. 匿名說道:

        現實的門當戶對與小說中的完全兩回事。年輕人的戀愛是小心翼翼的。有時看電視劇或小說會流淚,完全為主人公的不幸所感染。

      24. 匿名說道:

        看著吳仲平這貨就討厭!

      25. 茉莉說道:

        小說中少安的媽媽活的好好的,怎么電視劇中就沒了這一角色呢?不知道編劇是什么想法?是為了更突出少安不平凡的奮斗史嗎?

      26. smoll說道:

        路遙的官癮太重。

      27. 從那走過說道:

        蘭香是個很懂事的女孩,而且拿哥哥的錢上學,怎么可能去燙頭發?!電視劇里的形象比較接近人物。

        • 匿名說道:

          感覺這也合情合理啊,她家現在又不是那種窮得飯都吃不起的狀態,是人都會有愛美的心,又不是什么揮霍的用錢

        • 笑笑生說道:

          哈哈!一家窮了八輩子的農民,市領導的女兒對他兒子愛的死去活來,省領導的兒子對他的女兒愛的死去活來,都趕上韓劇的情節了,路遙要是活到現在說不定還能跟韓國人收點版權費,哈哈

      28. 匿名說道:

        還是曉霞最美

      29. Bit說道:

        當年的大學生真不錯,向你們學習

      30. 不停的生活說道:

        很想知道蘭香知道,是吳仲平間接害死了她未來的嫂子(曉霞)。他們倆還這樣?他們心里各自的心里感受應該寫出?

      31. 說道:

        讀這段我想起習書記和國母的愛情,一樣的門不當戶不對,我跟國母還是老鄉呢。

      32. 不說了說道:

        我不說那些希望你冷靜之類的一般化的說教;我只說:愿年輕人萬事如意!——這是少平作為一個哥哥歷經世事變遷之后難得的豁達

      33. 依米說道:

        曉霞的死不是仲平的錯,仲平也不想,況且,曉霞當時還謝謝他,是路遙希望讀者不要怪他

      34. 睜著眼睡覺的貓說道:

        渴望這樣的一段戀情,男女雙方都對未來而不懈努力

      35. 小小的世界說道:

        吳中平,這個世界為什么不能有簡單的人事關系,吳中平,這個曉霞死亡路上的助推者,如今卻愛著少平的妹妹,我們要原諒這個少年,一切太突然,太意外,誰也沒有料到,但此刻我們為什么看不到吳中平半點的悔意呢,難道他不為他所做過得雖然無辜但卻造成嚴重后果的事而有一絲內疚嗎,我不知道路遙眼中的吳中平是什么樣子了,還是他故意這樣安排,讓一個將來會有大成就的人結束曉霞的生命,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歸宿了!

      36. 龍爪凌光說道:

        八十年代初的中國社會還是很理想化的,人們熱愛生活,熱愛祖國,為四個現代化努力奮斗!青年男女談戀愛也是建立在感情基礎上,看中的是有理想、有抱負、勤奮的人;不像現在社會建立在“門當戶對”“、物質利益”“錢權交易”基礎上,土豪的兒子得找個大款的女兒;公務員家的千金最差也得找個事業單位的女婿,跟舊社會一樣,以為可以江山永固、財富疊加,代代相傳

      37. 匿名說道:

        希望她能萬事如意,不要向他的兩個哥哥那樣悲慘。

      38. 麻辣小龍蝦說道:

        門當戶對!

      39. 農夫山泉說道:

        作者通過不同的人物揭示不同的性格,展露人性的差異。人物的行為是蘊含在編撰的故事當中的,故事越動聽,越在情理之中,卻又在預料之外,才能吸引眼球,引起強烈共鳴。

      40. 農夫山泉說道:

        人物的出場,經歷,命運的掌控,都在于作者的運籌帷幄,都在于作者的意愿表達,都在于作者的精心構思。你迷上了那個人物,那段故事,你就站在了作者一邊,肯定了作者的勞動成果。

      41. 南絮說道:

        青澀的年華,一去不覆

      42. 匿名說道:

        相對論里的運動是相對的?
        運動是相對的,靜止時絕對的。這句話出自哪里?(馬哲亂入了?。?/p>

      43. 海天雙雁說道:

        別人的大學是這么的甜美??!

      44. 匿名說道:

        金秀是不是喜歡少平這樣的男子?最后他倆能不能走到一起?

      45. 匿名說道:

        八十年代是一個混亂的時代,既有大師群出、也有世俗頑固,少平和曉霞因為身份地位懸殊太大,故而只能是飄在空中的精神愛戀——這在他們確定關系時路遙老爺子已經給了答案《魯采涅娃》。蘭香通過天賦和自己的努力取得了在那個年代算是進入高階層的門票——高等大學的優秀學生,故而可以拋開所謂”門當戶對“和仲平談戀愛。

      46. 只爭做一個平凡人說道:

        生活不易,往事如風,不談往事

      47. 匿名說道:

        大學生涉及不到那么高深的空間物理理論吧。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陇南 | 山西太原 | 兴化 | 甘肃兰州 | 江苏苏州 | 天水 | 庄河 | 广元 | 鄂州 | 松原 | 石嘴山 | 湘西 | 郴州 | 柳州 | 泰兴 | 泰州 | 达州 | 九江 | 燕郊 | 中山 | 锡林郭勒 | 牡丹江 | 邹城 | 鞍山 | 余姚 | 杞县 | 长垣 | 燕郊 | 宁波 | 河南郑州 | 临海 | 孝感 | 河源 | 南充 | 新泰 | 河源 | 泰安 | 德清 | 淮北 | 寿光 | 丹阳 | 洛阳 | 衡水 | 屯昌 | 昌吉 | 岳阳 | 邹城 | 鹤壁 | 东阳 | 东莞 | 绵阳 | 金华 | 邯郸 | 项城 | 黄冈 | 阿拉善盟 | 果洛 | 荆门 | 营口 | 广汉 | 灵宝 | 阿克苏 | 邹城 | 莱州 | 黄南 | 昌吉 | 张家口 | 大兴安岭 | 温岭 | 台南 | 扬中 | 景德镇 | 江西南昌 | 益阳 | 如皋 | 台南 | 张家口 | 保定 | 乌兰察布 | 包头 | 开封 | 吉林 | 香港香港 | 章丘 | 海西 | 西藏拉萨 | 大庆 | 延安 | 梅州 | 贵港 | 象山 | 雅安 | 大丰 | 包头 | 石河子 | 四川成都 | 咸宁 | 南平 | 迁安市 | 白城 | 韶关 | 镇江 | 渭南 | 曹县 | 台湾台湾 | 张掖 | 安庆 | 三明 | 仁怀 | 阜阳 | 中山 | 台北 | 锡林郭勒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桐城 | 玉环 | 大理 | 珠海 | 任丘 | 库尔勒 | 姜堰 | 定州 | 焦作 | 滁州 | 无锡 | 红河 | 山东青岛 | 安岳 | 垦利 | 曲靖 | 金坛 | 曲靖 | 万宁 | 邹平 | 荣成 | 果洛 | 台湾台湾 | 楚雄 | 燕郊 | 福建福州 | 枣阳 | 安阳 | 汝州 | 安庆 | 宿迁 | 库尔勒 | 龙岩 | 佳木斯 | 大兴安岭 | 海拉尔 | 鹤岗 | 盘锦 | 广元 | 江门 | 邹城 | 库尔勒 | 乌海 | 慈溪 | 抚州 | 果洛 | 三沙 | 南阳 | 荆门 | 临沂 | 萍乡 | 庆阳 | 泰兴 | 林芝 | 白沙 | 宜都 | 武夷山 | 景德镇 | 库尔勒 | 五指山 | 如东 | 仁寿 | 丽水 | 临沂 | 改则 | 朔州 | 深圳 | 六安 | 宁德 | 乐山 | 盐城 | 晋城 | 蚌埠 | 大理 | 盐城 | 温州 | 靖江 | 保定 | 廊坊 | 伊春 | 淄博 | 延安 | 蓬莱 | 果洛 | 宝鸡 | 海安 | 五家渠 | 聊城 | 巢湖 | 明港 | 白城 | 鄢陵 | 澳门澳门 | 黔南 | 贵港 | 台中 | 葫芦岛 | 张家界 | 安吉 | 安庆 | 曹县 | 厦门 | 舟山 | 齐齐哈尔 | 邹城 | 克孜勒苏 | 大庆 | 安顺 | 桂林 | 抚顺 | 公主岭 | 天长 | 晋中 | 梅州 | 镇江 | 新泰 | 天长 | 七台河 | 黔南 | 宿迁 | 娄底 | 芜湖 | 偃师 | 大庆 | 三河 | 潮州 | 宿迁 | 清徐 | 包头 | 台北 | 塔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株洲 | 常州 | 泗阳 | 梅州 | 浙江杭州 | 滨州 | 保亭 | 毕节 | 石嘴山 | 湘西 | 徐州 | 黄山 | 青州 | 灌云 | 唐山 | 三门峡 | 盘锦 | 潍坊 | 海西 | 丹阳 | 潜江 | 萍乡 | 丽水 | 东阳 | 锡林郭勒 | 河源 | 大兴安岭 | 崇左 | 玉环 | 甘孜 | 湖南长沙 | 柳州 | 崇左 | 乌海 | 潍坊 | 余姚 | 神木 | 柳州 | 保定 | 马鞍山 | 醴陵 | 盘锦 | 克孜勒苏 | 吐鲁番 | 常德 | 日照 | 燕郊 | 吉林长春 | 株洲 | 和田 | 宿州 | 嘉峪关 | 云南昆明 | 阳江 | 金华 | 泰州 | 佳木斯 | 迪庆 | 铜陵 | 邯郸 | 文山 | 兴安盟 | 德州 | 桐乡 | 招远 | 平凉 | 安徽合肥 | 广西南宁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海丰 | 苍南 | 商洛 | 莒县 | 昆山 | 诸暨 | 陕西西安 | 临汾 | 盘锦 | 甘肃兰州 | 庄河 | 商洛 | 邢台 | 洛阳 | 菏泽 | 通化 | 南阳 | 齐齐哈尔 | 滨州 | 绵阳 | 武安 | 淄博 | 舟山 | 曲靖 | 舟山 | 亳州 | 广汉 | 新沂 | 无锡 | 锦州 | 盘锦 | 新余 | 张北 | 寿光 | 百色 | 唐山 | 吐鲁番 | 荆门 | 梧州 | 日照 | 任丘 | 诸城 | 崇左 | 咸阳 | 五家渠 | 阿里 | 宁波 | 大连 | 楚雄 | 云浮 | 梧州 | 文昌 | 大兴安岭 | 绵阳 | 临夏 | 铜陵 | 台北 | 铁岭 | 霍邱 | 慈溪 | 定安 | 东阳 | 晋城 | 仁怀 | 琼海 | 余姚 | 承德 | 菏泽 | 佛山 | 鄂州 | 河源 | 山西太原 | 哈密 | 那曲 | 泸州 | 延边 | 呼伦贝尔 | 怀化 | 屯昌 | 忻州 | 东营 | 日喀则 | 澳门澳门 | 济南 | 七台河 | 长兴 | 龙岩 | 黄冈 | 抚州 | 长治 | 巴中 | 宁波 | 绍兴 | 固原 | 盘锦 | 海拉尔 | 嘉兴 | 齐齐哈尔 | 三亚 | 十堰 | 滨州 | 昆山 | 聊城 | 上饶 | 果洛 | 淮安 | 宁国 | 南充 | 文昌 | 绍兴 | 厦门 | 白银 | 泗洪 | 襄阳 | 澄迈 | 黔南 | 台州 | 绵阳 | 唐山 | 河源 | 黄石 | 宣城 | 仙桃 | 山南 | 双鸭山 | 大兴安岭 | 石嘴山 | 甘孜 | 黄南 | 营口 | 青海西宁 | 昌都 | 靖江 | 吐鲁番 | 天长 | 阿里 | 南充 | 乌海 | 基隆 | 台南 | 宿州 | 宁夏银川 | 临猗 | 湖州 | 黔东南 | 遂宁 | 丽水 | 绍兴 | 甘南 | 东阳 | 台南 | 六安 | 泰安 | 灌南 | 滁州 | 金坛 | 惠东 | 屯昌 | 澄迈 | 迪庆 | 嘉善 | 平潭 | 海南 | 泗洪 | 包头 | 陕西西安 | 运城 | 黔南 | 天水 | 锡林郭勒 | 娄底 | 项城 | 黄山 | 漯河 | 淮北 | 瑞安 | 丽江 | 济源 | 抚顺 | 晋城 | 双鸭山 | 新泰 | 固原 | 中卫 | 河北石家庄 | 邵阳 | 巴彦淖尔市 | 海安 | 大兴安岭 | 西藏拉萨 | 单县 | 阳泉 | 溧阳 | 寿光 | 海南 | 乐平 | 开封 | 白银 | 葫芦岛 | 林芝 | 七台河 | 咸阳 | 苍南 | 海南海口 | 燕郊 | 海拉尔 | 保定 | 安庆 | 安顺 | 肇庆 | 仁怀 | 邵阳 | 厦门 | 咸宁 | 包头 | 果洛 | 沧州 | 开封 | 新乡 | 蓬莱 | 通化 | 禹州 | 库尔勒 | 台山 | 中卫 | 潜江 | 铜仁 | 肇庆 | 定州 | 河池 | 滕州 | 巴彦淖尔市 | 山西太原 | 上饶 | 大庆 | 青州 | 启东 | 玉树 | 那曲 | 招远 | 天水 | 淮北 | 甘肃兰州 | 温岭 | 蓬莱 | 高雄 | 贺州 | 汉中 | 台湾台湾 | 青州 | 朝阳 | 湛江 | 渭南 | 三沙 | 邢台 | 宜昌 | 新余 | 肥城 | 常德 | 德宏 | 嘉善 | 云南昆明 | 安顺 | 淮南 | 淮安 | 澄迈 | 台北 | 任丘 | 青海西宁 | 琼中 | 邵阳 | 泰州 | 项城 | 章丘 | 周口 | 四川成都 | 东营 | 莱芜 | 吕梁 | 朝阳 | 通化 | 昌吉 | 无锡 | 益阳 | 绥化 | 惠东 | 毕节 | 驻马店 | 浙江杭州 | 中山 | 遵义 | 双鸭山 | 内江 | 金华 | 余姚 | 泗阳 | 德州 | 中卫 | 宁波 | 永州 | 白银 | 清远 | 德宏 | 衡阳 | 海北 | 长治 | 济南 | 十堰 | 南安 | 张北 | 巴彦淖尔市 | 东阳 | 烟台 | 曲靖 | 海安 | 郴州 | 池州 | 灌云 | 涿州 | 如皋 | 图木舒克 | 嘉峪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馆陶 | 六盘水 | 灌南 | 防城港 | 宜都 | 宁夏银川 | 宜都 | 丽江 | 阳春 | 承德 | 宁德 | 鹰潭 | 四川成都 | 大庆 | 鄂尔多斯 | 廊坊 | 仙桃 | 广饶 | 荆州 | 蓬莱 | 新乡 | 资阳 | 佛山 | 山南 | 临沂 | 果洛 | 临海 | 大庆 | 鞍山 | 桂林 | 九江 | 攀枝花 | 桓台 | 基隆 | 眉山 | 澳门澳门 | 丹阳 | 吴忠 | 屯昌 | 固原 | 怒江 | 常德 | 石嘴山 | 宁德 | 柳州 | 三门峡 | 垦利 | 漯河 | 禹州 | 迁安市 | 荆门 | 东阳 | 陕西西安 | 茂名 | 株洲 | 抚顺 | 寿光 | 济源 | 酒泉 | 毕节 | 鹤岗 | 灵宝 | 喀什 | 伊犁 | 莒县 | 云南昆明 | 垦利 | 如皋 | 德州 | 西藏拉萨 | 海门 | 章丘 | 长兴 | 屯昌 | 灌南 | 广元 | 台中 | 昭通 | 文昌 | 河源 | 昌吉 | 益阳 | 果洛 | 台湾台湾 | 丹东 | 桓台 | 河南郑州 | 大理 | 海西 | 金华 | 铁岭 | 天水 | 曹县 | 郴州 | 改则 | 扬州 | 大庆 | 丽江 | 扬州 | 甘孜 | 醴陵 | 镇江 | 海宁 | 亳州 | 果洛 | 巢湖 | 楚雄 | 洛阳 | 贵州贵阳 | 宜昌 | 徐州 | 曲靖 | 黄冈 | 宝鸡 | 梧州 | 酒泉 | 台南 | 安顺 | 聊城 | 平顶山 | 桐城 | 大同 | 南充 | 台山 | 咸阳 | 湘潭 | 邵阳 | 日土 | 平潭 | 秦皇岛 | 武夷山 | 延边 | 阜阳 | 江门 | 三沙 | 六盘水 | 乌兰察布 | 阜阳 | 三明 | 馆陶 | 迪庆 | 黔西南 | 绍兴 | 大同 | 昌吉 | 白沙 | 天门 | 兴安盟 | 安阳 | 泰州 | 吉林长春 | 象山 | 仁寿 | 通化 | 荆州 | 阜阳 | 那曲 | 沭阳 | 朝阳 | 岳阳 | 陇南 | 秦皇岛 | 内江 | 长葛 | 秦皇岛 | 偃师 | 桓台 | 张家界 | 庆阳 | 甘南 | 偃师 | 吴忠 | 运城 | 本溪 | 河池 | 丹阳 | 滨州 | 公主岭 | 嘉兴 | 遵义 | 忻州 | 如东 | 临汾 | 达州 | 汝州 | 寿光 | 沧州 | 日土 | 芜湖 | 鄢陵 | 巴彦淖尔市 | 佳木斯 | 平潭 | 锡林郭勒 | 宁国 | 汕头 | 鄂州 | 通辽 | 高雄 | 赤峰 | 德宏 | 钦州 | 亳州 | 台山 | 兴安盟 | 陕西西安 | 黄山 | 萍乡 | 内江 | 汕尾 | 阿拉善盟 | 周口 | 辽阳 | 如皋 | 台湾台湾 | 运城 | 贵港 | 鹰潭 | 昭通 | 阿拉尔 | 南平 | 遵义 | 三河 | 遵义 | 馆陶 | 三沙 | 兴安盟 | 广汉 | 双鸭山 | 包头 | 河南郑州 | 上饶 | 包头 | 广元 | 九江 | 日土 | 桓台 | 达州 | 吐鲁番 | 晋城 | 南平 | 黄冈 | 武安 | 枣阳 | 广安 | 甘肃兰州 | 楚雄 | 吴忠 | 汕头 | 泗洪 | 包头 | 双鸭山 | 沛县 | 丹东 | 昆山 | 普洱 | 聊城 | 金华 | 乳山 | 六安 | 燕郊 | 泗洪 | 张北 | 义乌 | 南阳 | 天水 | 商洛 | 贵港 | 临猗 | 济源 | 赣州 | 博尔塔拉 | 寿光 | 厦门 | 宁波 | 大庆 | 沛县 | 娄底 | 广元 | 琼海 | 任丘 | 溧阳 | 上饶 | 南京 | 中卫 | 浙江杭州 | 桂林 | 定西 | 临汾 | 资阳 | 孝感 | 林芝 | 铁岭 | 大庆 | 汕尾 | 靖江 | 南充 | 丹阳 | 漳州 | 河源 | 丹东 | 张掖 | 台山 | 固原 | 包头 | 永新 | 长兴 | 石嘴山 | 桐城 | 四川成都 | 沛县 | 昭通 | 灌南 | 仁怀 | 黔南 | 邹平 | 台州 | 赣州 | 仁怀 | 通辽 | 浙江杭州 | 漯河 | 丽江 | 承德 | 昌吉 | 平凉 | 牡丹江 | 盘锦 | 毕节 | 嘉峪关 | 鞍山 | 东阳 | 聊城 | 白沙 | 吉林长春 | 醴陵 | 抚州 | 果洛 | 威海 | 临猗 | 安吉 | 石狮 | 鹤壁 | 徐州 | 义乌 | 郴州 | 图木舒克 | 新疆乌鲁木齐 | 石河子 | 海东 | 随州 | 博罗 | 西藏拉萨 | 任丘 | 天长 | 黔南 | 毕节 | 西双版纳 | 东莞 | 图木舒克 | 临猗 | 丽水 | 雄安新区 | 陕西西安 | 河源 | 日喀则 | 十堰 | 正定 | 库尔勒 | 永康 | 姜堰 | 涿州 | 阳江 | 澳门澳门 | 佛山 | 黔南 | 常州 | 儋州 | 平凉 | 广饶 | 东海 | 余姚 | 潍坊 | 阿拉尔 | 邹平 | 黄石 | 德阳 | 阜阳 | 长葛 | 安岳 | 塔城 | 海北 | 延边 | 伊犁 | 姜堰 | 淮安 | 晋城 | 宿迁 | 果洛 | 日照 | 博罗 | 龙岩 | 晋中 | 三明 | 温州 | 灌云 | 呼伦贝尔 | 海南海口 | 博罗 | 石嘴山 | 塔城 | 济南 | 德州 | 铜川 | 贵港 | 巴音郭楞 | 阿勒泰 | 大兴安岭 | 平顶山 | 固原 | 扬中 | 贵港 | 顺德 | 昌吉 | 海西 | 渭南 | 保定 | 阜新 | 桐乡 | 咸阳 | 枣阳 | 厦门 | 梅州 | 吐鲁番 | 文昌 | 白山 | 深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大连 | 济南 | 衢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