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27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命運總是不如愿。但往往是在無數的痛苦中,在重重的矛盾和艱難中,才使人成熟起來,堅強起來;雖然這些東西在實際感受中給人帶來的并不都是歡樂。

      田潤葉和失去雙腿的李向前在一塊生活已經很有些日子了。在這些悠長的日月里,潤葉逐漸適應了她的家庭生活。

      當然,起先很長一段時間,這共同的生活還談不到十分美滿,因為丈夫終究是個肢體不健全的人,生活中的許多不方便,大都要她一個人來操持。經濟方面沒有什么問題,向前雖然吃勞保,單位上也還有一些補貼,加上她的工資,兩個人的光景可以過了。她要給雙水村的兩個老人寄點錢。但向前父母親工資高,又只有這么一個兒子,錢盡量讓他們花。

      夫妻生活中至關重要的性生活,向前也還具備正常人的功能,只不過有點讓她難堪的是,干這件事的時候,需要她幫助他。

      總之,人殘廢了,這個家庭還是完整的。

      在地委家屬樓的西居室單元里,他們的房間收拾得既干凈又清爽。潤葉是個愛整潔的人,回家一有空閑,就擦抹清掃,連廚房都經常保持一塵不染。家具都是時新式樣。彩色電視機是她為向前解悶而老早就買回來的——只是后來公公和婆婆又給了他們兩千元現金。前不久,李登云還托武惠良的叔叔在省城為他們買了一個雙門電冰箱。從物質方面說,他們在同代人中間是相當優越的。

      潤葉從幾月前由一般干事提拔成了團地委少兒部部長,因此工作變得繁忙起來。不過,無論工作怎樣忙,她都一如既往,千方百計照料丈夫。她是妻子,也是保姆。在向前初回家不能自理生活的日子里,她給他喂飯喂水,端屎端尿,洗臉洗身,還要每天用柔言細語安慰他。每當向前因失去雙腿而一次次陷入絕望的時候,她就象阿姨一樣乖哄他,撫愛他,并且幫助他和自己發生肉體關系,使他重新獲得生活的愿望和信心。

      正是在這種自我犧牲和獻身之中,潤葉自己在精神方面也獲得了一些充實。她開始更現實地看待生活。在這種思想的支配下,她對工作的態度也更認真和踏實了。生活的風浪改變了我們的潤葉。青春熾熱的漿汁停止了噴發,代之而來的是莊嚴肅穆的山脈。

      我們不由再一次感嘆:是該為她遺憾呢?還是該為她欣慰?

      不論我們希望潤葉成為怎樣的人,但潤葉只能是她自己。啊,潤葉!難道她不仍然為我們所喜愛嗎?

      后來,向前的情緒也漸漸穩定了下來。有時候,他拄著雙拐走下樓,在家屬院里轉悠轉悠。星期天,潤葉在輪椅上推著他,到黃原城外的山野里玩大半天。他拒絕她推著他去看電影,也不去街上的稠人廣眾處。她理解他的心情——他怕她受到眾人目光的傷害。

      不用說,向前也力盡所能設法體貼她。他本來就是一個很會體貼人的人。有了輪椅以后,他的活動方便了些。她一上班,他就坐著輪椅拿拖把拖地;并且轉著把各個房間替她清掃揩抹得干干凈凈。他堅持把打掃衛生的工作從她手里接替了。他說他有的是時間,一整天無事可干,這點忙總可以幫她的。

      她提拔成少兒部長后,工作一繁忙,有時下班回來就要晚一點,向前對她講:“干脆讓我給咱做飯!你負責把東西買回來就行了,其它你不要管!”

      “你能行嗎?”她既感動又疑慮地問。

      “保準能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作飯比你強。你放心去工作!”

      她兩眼含著淚水笑了。

      那天下班她進門后,向前就把飯菜都做好放在桌上,靜靜地坐在輪椅里等她。她看見,他象孩子一樣,舌頭舔著嘴唇,天真地笑著,望著她。淚水從她眼里涌出來了。她走過去,忘情地摟住他結實的脖項,在他臉上親吻了一下?!拔夷苄袉??”他仰起臉問她。

      “能行!能行!”她親切地撫摸著他的頭發說。從此之后,家務就全由丈夫包攬了。她除去買糧買菜,上班前在廚房里稍微準備一下,其余就都由向前來操持。他樂意干,她也愿意讓他干,這樣,他會覺得他在生活中還是一個有用的人。

      的確如此,勞動使向前的情緒越來越好了。他有時候還咦咦唔唔唱幾句歌;并且和妻子開玩笑。

      在這樣的過程中,潤葉也加深了對丈夫的愛情。她體驗到,愛情,應該真正建立在現實生活堅實的基礎上,否則,它就是在活生生的生活之樹上盛開的一朵不結果實的花……當武惠良一臉痛苦走進他們家的這個晚上,他們兩口子都已經吃完了飯,正坐在一塊看電視。

      潤葉趕緊給她的領導沖茶。向前一邊招呼惠良坐進沙發,一邊推著輪椅從小柜里取出一盒帶嘴“大前門”煙,放在茶幾上,就轉而進了臥室,并且把里間的門也帶上了——他知道惠良和妻子談工作,他不應該使他們感到不方便。僅就這一點,潤葉也就不能不對向前充滿了感激與尊敬。

      潤葉坐下以后,才發現武惠良的神色有些不大對頭。她驚訝地發現,一慣瀟灑自如的團地委書記臉色慘白,頭發亂蓬蓬地搭拉在額頭,心中似乎很有些苦衷。

      是政治方面受到了什么打擊?這沒有任何跡象!包括她二爸在內的所有地委領導都很器重他的才干。團地委內部,幾個副書記和大部分中層領導也都很尊重他,看不出有誰在背后搗他的鬼。

      那么是生活方面有了麻煩?這更不可能!他和麗麗的感情一直如膠似漆,這是團地委所有人都知道的。

      究竟出了什么事,使得這個人的情緒如此頹???

      潤葉當然先不便說什么,只是問他吃飯了沒有?武惠良撒謊說他吃過了,然后不由自主嘆息了一聲,把頭垂到了胸前。

      是的,他出什么事了——她的猜測沒有錯。

      “怎么啦?”她含糊地問。

      惠良抬起頭來。潤葉震驚地看見他眼里噙滿了淚水?!霸趺蠢??”她瞪大眼睛又問他。

      武惠良接連嘆息了幾聲,接著便大約把他蒙受的災難與恥辱向潤葉敘說了一番。

      潤葉驚訝地聽他說完,但一直不相信她耳朵所聽到的那些話是真實的。她緊張得兩只手捏出了兩把汗?!斑@……”

      她簡直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沒有想到!做夢也想不到!她多少年羨慕的這個美滿的家庭,竟然到了破裂的邊緣!

      她先來不及思索這件事的本身,卻再一次被生活的曲折復雜所強烈地震憾了。

      生活!你為什么總是這樣令人費解,令人難以想象?“我……能為你們做些什么呢?”她說著,寒栗仍然不時從肩背掠過。

      “我也不知道?!蔽浠萘即怪^說?!拔覍嵲谕纯嗟貌恍?,才來向你倒這苦水。這事只有你能傾聽……反正我的生活被毀滅了……也許你能和麗麗談談,她現在滿不在乎地抽煙喝酒。我的心都碎了。盡管我痛不欲生,但我不愿意她這樣折磨自己。我甚至都不想再怨恨她。事情看起來是偶然發生的,可實際上也是必然的。不幸的種子一開始就埋藏在我們之間,只不過我們起初都沒有看見罷了。沒有完美的社會,怎能有完美的人。你知道,我一直深深地愛著她,就是現在也一樣,細細想起來,我們之間本來就存在著差異。這不是說誰比誰強,而是性格、愛好和對生活的看法不盡相同。正因為如此,才終于導致了這場悲劇……你無論如何去看看她吧!”“我一定去!”潤葉沒有思考就答應了下來。

      “當然,我不是讓你去說合我們的關系,誰也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我們的問題歸根結底要我們自己解決。只不過怎樣解決我和她現在都不太清楚……”

      “那么,我應該和麗麗說些什么呢?”潤葉深深地同情不幸的惠良。他現在看起來象沒娘的孩子那般可憐?!跋葎袼灰闊熀染屏恕苍S只有你能勸說她。千萬不要責備,也不要表示憂慮,她討厭別人同情或教育她……”

      武惠良坐了好大一陣功夫,才步履踉蹌地離開了潤葉家。

      本來,田潤葉很想對自己的領導說一些安慰話,結果卻什么也沒有說出來。她知道,一個人到了這種地步,別人的任何安慰都無濟于事——她已經是一個經歷了感情折磨的人,深深懂得個中滋味!

      潤葉回到臥室之后,向前已經躺在了被窩里。她發現他用一種探尋的目光在看她。是的,她情緒不好,臉色當然也不正常,這肯定使丈夫感到詫異了。但她又不能給他解釋發生了什么事。

      她脫掉衣服,鉆進了他為她弄好的被窩里,隨手拉滅了燈。她久久地不能入睡,腦子象一團亂麻。盡管這是麗麗和惠良的不幸,但就象當年她自己的不幸一樣使她心緒如潮水般涌動。她反應不過來這是怎么一回事。難道世界上就沒有從始至終的愛情和幸福嗎?

      唉,麗麗,你是怎么搞的……幾年來,由于她自己的不幸,也由于麗麗成了小有名氣的詩人,走了另一條道路,她們之間的交往便少了許多,但不論怎樣,她們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偶爾遇在一塊,仍然象姐妹一樣親熱。不過,她發現,她們的共同語言已經很少了。麗麗說的許多話她理解起來十分費力,甚至根本聽不懂。每次到她家,她們主要是說過去在原西的事。她和惠良反而倒有許多話題可以談論……她沒有想到,他們終于發生了這樣的事……

      潤葉老半天不能入睡。她知道,向前也沒有睡著——她看起來象睡了的樣子,其實一直醒著,因為他沒有打鼾。唉,可憐的人,他太敏感了。他或許猜測她和惠良之間發生了什么事!不過,無論怎樣,她現在還不能對丈夫說出事情的原委來……

      第二天下午,惠良告訴潤葉,麗麗沒有去上班,在家里呆著;如果她要找麗麗可以直接上他家去。潤葉晚上還要照顧向前,再沒有什么空閑時間,就趕緊騎了自行車去文聯家屬院找麗麗。

      潤葉見到麗麗后,看見她穿得邋邋遢遢,拖著拖鞋,一邊抽煙,一邊在房子里走來走去,桌子上還放著滿杯的酒。情況正如惠良告訴她的那樣。

      麗麗對她的到來似乎沒有感到驚訝。她把她讓進椅子里坐下,先開口說:“我知道惠良會告訴你的?!彼窠涃|地笑了笑,“是他讓你來教導我的吧?”

      “沒有,惠良是很痛苦,他讓我來勸勸你,叫你不要抽煙喝酒了……”潤葉說著,伸出手拉住了麗麗的手。麗麗卻一下伏在她肩頭哭了。她對潤葉說:“我不是不愛他,但他不會原諒我??磥矸质质遣豢杀苊饬恕薄叭绻皇遣坏貌蛔哌@一步,還是不走的好,命運中的大錯,往往是在一時的荒唐中造成的……”

      “但是,我不能欺騙惠良,也不能欺騙我自己,我愛古風鈴。矛盾和痛苦正在這里。你知道,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理想主義者都矛盾和痛苦。但我又不能使自己違心地活一輩子……

      “我知道我對惠良的傷害太深了,他是一個善良的人。你大概不會相信,在我愛上古風鈴后,我很多很多的痛苦都是想到惠良的不幸。如果不是這樣,我現在就不會這樣折磨自己……”

      潤葉無法理解麗麗的這種“矛盾”。不過,她相信她的痛苦是真實的——這是屬于一個現代人的痛苦,也許更具有外人難以理會的深刻性。

      潤葉一開始就知道,她不是來用一般的傳統道理說服她的朋友。她不可能說服麗麗不要再跳這種痛苦的“愛情三人舞”,她也沒有這種水平和智慧。實際上,她還是只說了一些毫無用處的開導話,帶著對生活的新的迷茫,走出了這個令人窒息的房間……

      田潤葉不知是怎樣走回自己家門口的。

      她這時才發現,她已經比平時晚回來一個小時了。她匆忙地把鑰匙捅進鎖眼,打開了房門。

      走進會客廳,她愣住了:桌子上擺著做好的飯菜,上面都用碗扣著,但不見向前的蹤影。她很快瞥見桌子上有一張紙條。她一步跨過去,把紙條拿起來,只見上面寫著——飯在桌子上,可能涼了,你熱一熱。別了,親人!我感謝你給了我幸福。

      潤葉象瘋了一般撞開臥室的門。她一下子呆立在門口,她看見向前一只手撐著拐杖,立在窗戶下,另一只手正費力地把一根麻繩子往穿窗簾環的鐵棍上扔——看來他已經費了大半天勁,仍然沒有把繩子搭在鐵棍上。

      她猛沖過去,一把抱住了他,接著把他按倒在旁邊的床上,哭喊著說:“你在干什么!你這個混蛋!”向前臉色蒼白,瞪著一雙無精打采的眼睛,突然嘴一咧,在妻子的懷抱里哭了??蘖艘粫?,他呻吟著說:“我不愿再連累你了……你不應該和我這樣的人一塊生活。你應該有一個健康體面的男人。我知道,終有一天,你會受不了這種生活的。我應該早一點解脫你……”

      潤葉很快明白,向前的確對她和惠良敏感了。于是哭著對他說了惠良和麗麗的事,驚得這個要尋無常的人嘴巴張得象窯口一樣大。

      她突然沖動地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說:“你難道要把我和孩子都扔下嗎?”

      “???有咱們的……兒子了?”

      李向前淚流滿面,把臉深深地埋進了妻子的懷抱里。卷六

      下一章:
      上一章:

      84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27章”上

      1. 小小的世界說道:

        再一次被潤葉對向前的關愛而感動,從心底覺得吳惠良的悲劇從一開始就會注定,麗麗的無處安放的浪漫主義的心隨時會爆發,這也將會斷送吳惠良對她深深的愛。此刻,看到大家有評論說道,作者的畫風變了,是的,從社會的大變革寫到了個人的情感世界,多了一些細膩,少了一些聲勢浩大的大場面,這或許就是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愿。我此刻,要拋棄曾佳的對社會變革的關注,拋棄對田曉霞的個人命運關注,正真的理解這本書的精髓,關注對人性的探究和思考。

      2. 唐山不死說道:

        始亂終棄自古一說

      3. 林馨羽說道:

        終于看到這里額,感覺好沉重??!

      4. 這么樣子孫大雷說道:

        恍恍惚惚?在一些零食和水果和蔬菜太少啦?我在吧!你不要我說這件衣服我的生活是什么呢、這些什么、在這里等你們喲!我在看電視邊吃邊說道!我在看你還記得那些大雨中有一個好朋友都沒有的話都城長安大學渭水校區圖書館管理員可以理解你說

      5. 匿名說道:

        動不動就死啊活的,有點太夸張了。

      6. 匿名說道:

        路遙把生活的殘酷和殘忍展現出來,尤其在肉體折磨承受的對象往往是男性,但這多少能令人接受,畢竟男性似乎有更大的承受力,震撼著男性讀者。這章看的人感覺畫風變了,也確實如此,一個女人面對殘廢的丈夫,更能震撼的也許是女性讀者。面對生活的打擊,你如何面對選擇?

      7. 想法說道:

        每次性生活,潤葉都要當上尉,唉,向前,你只能被動向前了。

      8. 知行合一說道:

        也許路遙先生想告訴我們生活本身就是不完美的!我們都得學著接受。

      9. 匿名說道:

        杜麗麗這種浪漫主義,注定是要脫離實際的。

      10. 曾經滄海說道:

        沒有過類似生活經歷的讀者或許會覺得作者為了隱喻什么牽強的添加了這段艷史的描寫。當然,作者肯定是有目的性的。一切劇情都是為了中心思想服務的。但是這段劇情,絕不牽強。它是那么的真實而細致。文中人物的每個舉動,每句話,每個心里活動,跟我自身身上發生過的經歷竟是如此驚人的相似。這里我不去評判對錯。因為或許根本就沒有什么對錯。這場悲劇中的男女主角都是不幸的。然而他們的不幸僅僅是個開始。有緣作為本書的同好,我愿意把現實版的后續發展過程分享給大家。假如您或者您身邊的人不幸“中標”。也好有個參考。
        一 麗麗曾經愛惠良是真的。但是她以為現在還繼續愛他,只是她自己的錯覺罷了。一個女人心里只能裝下一個人。從她接納第三者的那一刻開始?;萘歼@個角色在她心里的位置就會慢慢減輕分量直到最后淡化沒?,F在這個階段,她對惠良的只是愧疚與同情。這種情緒并不能演變成真愛。糾纏下去這種負罪感會不斷煎熬著她,甚至最后會慢慢演變成仇恨——對武惠良的仇恨。對,您沒看錯。當她承擔不住那種心理壓力的時候,內心的自我保護機制就會啟動。自動把一切或者部分責任推到惠良身上。麗麗現在最好的選擇是坦然接受自己的不道德與不完美。對惠良表現出決絕的態度,斷了他的念想。這才是對自己和對方都負責的理智做法。
        二 綜上同理,惠良應該停止幻想。拋棄過去的美好回憶,斬斷這份孽緣。這很難,很煎熬……那也得勉強自己去做。因為麗麗已經不再是原來的麗麗?;萘家矊⒉辉偈窃瓉淼幕萘?。時過境遷,時間會撫平一切心靈與肉體上的創傷。但兩個人無論怎樣去努力修復和彌補,都絕對不可能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當斷不斷,后患無窮。繼續欺騙自己,欺騙對方。勉強把關系維系下去,其結果是將有一個無辜的生命受到牽連。那就是孩子?,F在他們還沒有孩子。盡早結束這場悲劇和鬧劇是及時“止損”的最好選擇。
        三 誰都無需恨誰。生活已經如此艱辛,現實已經如此殘酷??嚯y的人們又何苦去為難自己,為難彼此。這塊災難的巨石投入到生命長河中,的確會激起滔天巨浪。但最終,都會歸于平靜。

      11. 說道:

        向前有點太敏感以至于傻 這樣可是對不起可愛的潤葉的啊

      12. 奈爾說道:

        怎么隔著肚皮都能摸出兒子,高人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常德 | 齐齐哈尔 | 改则 | 雄安新区 | 昌都 | 邳州 | 黑河 | 浙江杭州 | 福建福州 | 德州 | 汝州 | 普洱 | 定安 | 甘孜 | 舟山 | 和县 | 定州 | 包头 | 河源 | 舟山 | 郴州 | 绵阳 | 肥城 | 甘南 | 新泰 | 榆林 | 邹城 | 灵宝 | 德宏 | 大连 | 宜昌 | 公主岭 | 慈溪 | 邢台 | 宜都 | 宜昌 | 云南昆明 | 济南 | 台中 | 汉中 | 黔东南 | 清远 | 灌云 | 广元 | 垦利 | 平顶山 | 东台 | 涿州 | 汕头 | 迪庆 | 长垣 | 鹤岗 | 鞍山 | 石嘴山 | 临汾 | 博尔塔拉 | 商洛 | 新疆乌鲁木齐 | 阿里 | 遵义 | 临沧 | 汉川 | 中山 | 永新 | 韶关 | 杞县 | 南充 | 黄南 | 庆阳 | 六盘水 | 沭阳 | 安徽合肥 | 邹城 | 崇左 | 台湾台湾 | 平凉 | 滁州 | 贵港 | 郴州 | 宁波 | 嘉峪关 | 宁国 | 姜堰 | 秦皇岛 | 廊坊 | 任丘 | 临汾 | 任丘 | 四平 | 温州 | 长治 | 日照 | 海南海口 | 西双版纳 | 宝鸡 | 白银 | 高密 | 天长 | 日喀则 | 盐城 | 商丘 | 泰兴 | 七台河 | 连云港 | 鸡西 | 靖江 | 漯河 | 榆林 | 灵宝 | 海西 | 辽源 | 邵阳 | 伊犁 | 定安 | 澳门澳门 | 临沂 | 大理 | 金昌 | 石嘴山 | 四川成都 | 东方 | 西藏拉萨 | 长葛 | 秦皇岛 | 溧阳 | 巴音郭楞 | 新疆乌鲁木齐 | 桐城 | 杞县 | 德州 | 商丘 | 吉林长春 | 武安 | 江西南昌 | 台山 | 吉安 | 和田 | 九江 | 肥城 | 陵水 | 公主岭 | 正定 | 平潭 | 济源 | 三河 | 克孜勒苏 | 松原 | 兴安盟 | 甘南 | 汕尾 | 保定 | 景德镇 | 陵水 | 百色 | 苍南 | 南安 | 简阳 | 玉林 | 衢州 | 招远 | 秦皇岛 | 衡水 | 上饶 | 兴安盟 | 大理 | 三沙 | 威海 | 山西太原 | 图木舒克 | 义乌 | 亳州 | 榆林 | 大庆 | 酒泉 | 佛山 | 鸡西 | 大丰 | 玉树 | 淮南 | 防城港 | 恩施 | 阳江 | 绵阳 | 齐齐哈尔 | 黔西南 | 鄂州 | 邵阳 | 阜新 | 株洲 | 安顺 | 桐乡 | 洛阳 | 日土 | 绍兴 | 葫芦岛 | 马鞍山 | 本溪 | 塔城 | 那曲 | 运城 | 海拉尔 | 临猗 | 广饶 | 陇南 | 清徐 | 伊春 | 蚌埠 | 东台 | 酒泉 | 乳山 | 淮安 | 东阳 | 武威 | 昌吉 | 湛江 | 驻马店 | 岳阳 | 天长 | 郴州 | 和县 | 济源 | 塔城 | 沭阳 | 抚州 | 安吉 | 上饶 | 苍南 | 神木 | 大同 | 宁波 | 台湾台湾 | 阿克苏 | 伊春 | 白城 | 兴化 | 诸城 | 溧阳 | 长垣 | 开封 | 明港 | 沛县 | 六盘水 | 淄博 | 安庆 | 宜春 | 湘西 | 台山 | 白城 | 玉溪 | 海北 | 黑龙江哈尔滨 | 宁国 | 德州 | 黔东南 | 晋中 | 基隆 | 如东 | 来宾 | 衢州 | 株洲 | 瓦房店 | 六盘水 | 石嘴山 | 开封 | 晋中 | 徐州 | 福建福州 | 正定 | 内江 | 海丰 | 阿拉尔 | 阜新 | 如东 | 庄河 | 新余 | 启东 | 吉林 | 曹县 | 曹县 | 克孜勒苏 | 铜川 | 清远 | 邹平 | 儋州 | 诸城 | 张掖 | 黔南 | 廊坊 | 万宁 | 莒县 | 庄河 | 白银 | 邵阳 | 莒县 | 济源 | 咸阳 | 石河子 | 余姚 | 咸阳 | 濮阳 | 武安 | 临猗 | 巴彦淖尔市 | 漯河 | 阿里 | 宜宾 | 玉树 | 来宾 | 亳州 | 台北 | 漳州 | 赵县 | 大兴安岭 | 广饶 | 岳阳 | 大丰 | 梧州 | 临夏 | 醴陵 | 盘锦 | 丹东 | 喀什 | 天长 | 肇庆 | 呼伦贝尔 | 忻州 | 榆林 | 双鸭山 | 天水 | 浙江杭州 | 沛县 | 定安 | 巴彦淖尔市 | 晋城 | 昭通 | 自贡 | 玉环 | 崇左 | 霍邱 | 广安 | 西藏拉萨 | 乌兰察布 | 黄南 | 桂林 | 黑河 | 衡阳 | 单县 | 兴化 | 梅州 | 温岭 | 江西南昌 | 海北 | 温岭 | 临汾 | 南安 | 龙岩 | 广西南宁 | 汕尾 | 广安 | 漳州 | 湛江 | 海南 | 金昌 | 宁德 | 黔南 | 东方 | 宝鸡 | 防城港 | 昌吉 | 襄阳 | 日照 | 琼海 | 遵义 | 喀什 | 灌南 | 阿勒泰 | 通化 | 连云港 | 庆阳 | 芜湖 | 株洲 | 铜仁 | 新乡 | 营口 | 温岭 | 克孜勒苏 | 哈密 | 甘肃兰州 | 安康 | 瓦房店 | 烟台 | 溧阳 | 果洛 | 定安 | 钦州 | 黄冈 | 东阳 | 吕梁 | 韶关 | 邢台 | 汉中 | 韶关 | 鞍山 | 台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项城 | 宁国 | 湘西 | 屯昌 | 石嘴山 | 运城 | 邹平 | 郴州 | 来宾 | 燕郊 | 信阳 | 滨州 | 咸阳 | 沧州 | 蚌埠 | 榆林 | 东方 | 长葛 | 澄迈 | 运城 | 伊春 | 简阳 | 安岳 | 台南 | 阿拉尔 | 临夏 | 锦州 | 白银 | 宜都 | 绍兴 | 阿克苏 | 单县 | 兴化 | 库尔勒 | 溧阳 | 西双版纳 | 铜陵 | 陕西西安 | 枣庄 | 金昌 | 襄阳 | 和县 | 莒县 | 岳阳 | 唐山 | 姜堰 | 河南郑州 | 抚州 | 齐齐哈尔 | 柳州 | 寿光 | 白沙 | 海西 | 定州 | 安吉 | 瑞安 | 镇江 | 汕头 | 抚顺 | 大连 | 柳州 | 柳州 | 台湾台湾 | 七台河 | 海拉尔 | 亳州 | 石狮 | 萍乡 | 池州 | 怒江 | 北海 | 琼海 | 保山 | 嘉兴 | 新疆乌鲁木齐 | 吉安 | 抚州 | 永州 | 秦皇岛 | 林芝 | 西藏拉萨 | 枣阳 | 营口 | 伊犁 | 安岳 | 汉中 | 焦作 | 揭阳 | 金昌 | 茂名 | 台北 | 嘉峪关 | 改则 | 广西南宁 | 岳阳 | 淮南 | 溧阳 | 台南 | 吴忠 | 广元 | 榆林 | 长垣 | 双鸭山 | 通化 | 佳木斯 | 阿里 | 惠州 | 乳山 | 宿迁 | 信阳 | 菏泽 | 丹东 | 百色 | 儋州 | 厦门 | 芜湖 | 余姚 | 牡丹江 | 钦州 | 济源 | 东营 | 石嘴山 | 佛山 | 单县 | 台北 | 葫芦岛 | 昌都 | 灌南 | 海门 | 克孜勒苏 | 河南郑州 | 乌兰察布 | 铜仁 | 咸阳 | 和县 | 汕头 | 铜川 | 吉林长春 | 项城 | 来宾 | 南平 | 汉川 | 崇左 | 毕节 | 酒泉 | 新泰 | 博罗 | 济南 | 邹平 | 辽源 | 澄迈 | 临汾 | 安顺 | 海西 | 怀化 | 长垣 | 包头 | 东台 | 绍兴 | 安阳 | 永州 | 漳州 | 明港 | 玉环 | 三门峡 | 兴安盟 | 南通 | 云浮 | 三沙 | 库尔勒 | 桐城 | 西双版纳 | 明港 | 大丰 | 玉林 | 阳江 | 宁夏银川 | 金华 | 东阳 | 仁寿 | 四川成都 | 通辽 | 东阳 | 沧州 | 大兴安岭 | 安阳 | 章丘 | 鄂州 | 许昌 | 金华 | 延边 | 三沙 | 防城港 | 诸城 | 绵阳 | 黄南 | 扬州 | 宿州 | 武夷山 | 朔州 | 汉川 | 双鸭山 | 龙岩 | 香港香港 | 海北 | 玉环 | 馆陶 | 蚌埠 | 南平 | 衢州 | 涿州 | 雄安新区 | 晋城 | 黔南 | 香港香港 | 呼伦贝尔 | 孝感 | 平顶山 | 福建福州 | 白山 | 萍乡 | 酒泉 | 枣庄 | 山西太原 | 海东 | 包头 | 迁安市 | 内江 | 咸阳 | 湖州 | 绥化 | 河源 | 大丰 | 无锡 | 渭南 | 任丘 | 长垣 | 汉中 | 安吉 | 泗阳 | 武威 | 常德 | 文山 | 扬州 | 渭南 | 毕节 | 孝感 | 公主岭 | 湖北武汉 | 锡林郭勒 | 沧州 | 厦门 | 湘西 | 长垣 | 三沙 | 邹平 | 阜新 | 长葛 | 桓台 | 赤峰 | 姜堰 | 河源 | 白城 | 泗阳 | 河北石家庄 | 安康 | 防城港 | 文昌 | 如皋 | 邵阳 | 营口 | 河南郑州 | 甘孜 | 燕郊 | 新余 | 吴忠 | 浙江杭州 | 衡阳 | 凉山 | 瓦房店 | 宁德 | 桓台 | 金华 | 蓬莱 | 包头 | 潜江 | 南阳 | 深圳 | 公主岭 | 景德镇 | 项城 | 温州 | 台南 | 惠州 | 平潭 | 安吉 | 潜江 | 博罗 | 湘西 | 岳阳 | 海南海口 | 建湖 | 德阳 | 永康 | 大连 | 凉山 | 葫芦岛 | 梧州 | 佳木斯 | 澳门澳门 | 江西南昌 | 淮北 | 漯河 | 宁波 | 湛江 | 塔城 | 金华 | 琼中 | 崇左 | 新疆乌鲁木齐 | 渭南 | 丽江 | 惠州 | 武威 | 霍邱 | 崇左 | 珠海 | 咸宁 | 怒江 | 河池 | 桐城 | 台中 | 兴安盟 | 吴忠 | 仁怀 | 瓦房店 | 临汾 | 上饶 | 泰兴 | 宜都 | 铜川 | 东营 | 盘锦 | 台南 | 荆州 | 项城 | 仙桃 | 吉林 | 丽水 | 鹤岗 | 营口 | 辽宁沈阳 | 汕头 | 新乡 | 景德镇 | 沛县 | 吐鲁番 | 正定 | 蓬莱 | 沭阳 | 雅安 | 高密 | 孝感 | 澄迈 | 张家口 | 宝鸡 | 大丰 | 泉州 | 南京 | 莱芜 | 南安 | 任丘 | 雄安新区 | 来宾 | 漳州 | 汝州 | 东方 | 十堰 | 澄迈 | 九江 | 自贡 | 邳州 | 库尔勒 | 淮北 | 克拉玛依 | 泸州 | 神农架 | 安岳 | 汉中 | 新余 | 高密 | 通辽 | 吐鲁番 | 淮安 | 大丰 | 运城 | 保亭 | 河北石家庄 | 辽宁沈阳 | 台湾台湾 | 赣州 | 莆田 | 洛阳 | 招远 | 龙口 | 扬中 | 达州 | 山西太原 | 梅州 | 乌兰察布 | 雅安 | 阿勒泰 | 汉川 | 仁寿 | 深圳 | 宜昌 | 鄢陵 | 桐城 | 吉林 | 霍邱 | 台湾台湾 | 抚州 | 儋州 | 鄢陵 | 清远 | 怒江 | 邹城 | 香港香港 | 南通 | 晋城 | 河源 | 喀什 | 阿克苏 | 喀什 | 金昌 | 攀枝花 | 七台河 | 诸暨 | 百色 | 大庆 | 攀枝花 | 三门峡 | 四平 | 三亚 | 五家渠 | 阿里 | 苍南 | 运城 | 秦皇岛 | 吕梁 | 湖州 | 临沂 | 资阳 | 博罗 | 温州 | 枣阳 | 龙岩 | 湖州 | 涿州 | 东阳 | 萍乡 | 济南 | 甘南 | 丽水 | 燕郊 | 滁州 | 义乌 | 嘉峪关 | 乌海 | 杞县 | 龙口 | 玉树 | 灌云 | 宝鸡 | 湖南长沙 | 芜湖 | 图木舒克 | 淮安 | 吐鲁番 | 梧州 | 邹城 | 台湾台湾 | 衢州 | 海南海口 | 临汾 | 襄阳 | 东营 | 乐平 | 佛山 | 扬州 | 信阳 | 景德镇 | 大庆 | 锡林郭勒 | 洛阳 | 铁岭 | 武威 | 葫芦岛 | 阳江 | 黔南 | 沭阳 | 明港 | 柳州 | 黑河 | 汉川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赤峰 | 雅安 | 深圳 | 台州 | 十堰 | 眉山 | 巴彦淖尔市 | 阜新 | 平顶山 | 平顶山 | 乐清 | 海安 | 改则 | 大庆 | 海拉尔 | 临汾 | 漯河 | 滕州 | 玉林 | 鄂州 | 石狮 | 蓬莱 | 江苏苏州 | 辽源 | 丹阳 | 清远 | 陕西西安 | 昆山 | 南安 | 衢州 | 巴彦淖尔市 | 三河 | 玉溪 | 延安 | 宿州 | 文昌 | 阿勒泰 | 龙岩 | 牡丹江 | 安阳 | 姜堰 | 新泰 | 驻马店 | 南通 | 乌兰察布 | 山西太原 | 湖南长沙 | 泸州 | 海宁 | 张家界 | 百色 | 平凉 | 新余 | 阳春 | 喀什 | 保山 | 赵县 | 济宁 | 保定 | 东海 | 那曲 | 儋州 | 台南 | 锡林郭勒 | 东海 | 定州 | 台湾台湾 | 赤峰 | 永新 | 靖江 | 桐乡 | 赤峰 | 金坛 | 涿州 | 六盘水 | 四川成都 | 松原 | 德宏 | 云南昆明 | 宜春 | 桐城 | 吴忠 | 张掖 | 蓬莱 | 常德 | 韶关 | 滕州 | 公主岭 | 平凉 | 铜陵 | 慈溪 | 清远 | 淮南 | 醴陵 | 鹤壁 | 荆门 | 崇左 | 迁安市 | 兴化 | 白城 | 琼海 | 神农架 | 渭南 | 台湾台湾 | 云浮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自贡 | 无锡 | 长治 | 鹰潭 | 日喀则 | 白城 | 江苏苏州 | 台南 | 晋城 | 金华 | 邵阳 | 三沙 | 海西 | 黄南 | 海北 | 武威 | 寿光 | 招远 | 蓬莱 | 河北石家庄 | 锡林郭勒 | 公主岭 | 大兴安岭 | 济南 | 大庆 | 焦作 | 武夷山 | 四平 | 泰州 | 醴陵 | 新乡 | 昌吉 | 丹阳 | 云浮 | 大连 | 果洛 | 邯郸 | 荆门 | 邢台 | 如东 | 张家口 | 吐鲁番 | 广州 | 温州 | 七台河 | 广元 | 中卫 | 凉山 | 万宁 | 和田 | 信阳 | 仁怀 | 公主岭 | 佛山 | 南充 | 温岭 | 安顺 | 香港香港 | 福建福州 | 通化 | 淮安 | 陇南 | 恩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