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18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對于煤礦來說,死人是常有的事。這不會引起過份的震動,更不會使生產和生活的節奏有半點停頓。

      當醫院后邊的山坡上又堆起一座新墳的時候,大牙灣的一切依然在轟隆隆地進行。煤溜子滾滾不息地轉動,運煤車喧吼著駛向遠方;夜晚,一片片燈火照樣燦若星?!跏啦艆s和這個世界永別了。不久,青草就會埋住他的墳頭,這個普通人的名字也會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

      只是他近二十年間的勞動所創造的財富。依然會在這個世界上無形地存在;他挖出的煤所變成的力量永遠不會在活人的生活里消失。

      我們承認偉人在歷史過程中的貢獻??扇祟惿畹拇髲B從本質上說,是由無數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偉人們常常企圖用紀念碑或紀念堂來使自己永世流芳。真正萬古長青的卻是普通人的無人紀念碑——生生不息的人類生活自身。是的,生活之樹常青。

      這就是我們對一個平凡世界的死者所能做的祭文。

      一個普通人的消失對世界來說,的確象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可是,對大牙灣煤礦黑戶區這個小院落來說,這似乎就是世界的末日。我們知道,這里曾有過一個多么溫暖而幸福的家?,F在,妻子失去了丈夫,兒子沒有了父親。他們的太陽永遠殞落了……

      幾天來,不幸的惠英一直在床上躺著。

      直到現在,她還不相信丈夫已經死了。她披頭散發,兩只眼睛象蜂蟄了那般紅腫。即是風搖動一下門環,她也要瘋狂地跳下床,看是不是丈夫回來了?面對空蕩蕩的院落,她只能伏在門框上大哭一場??蓱z的明明抱著她的腿,跟她一起啼哭。

      她自己水米難咽,但總得要給孩子吃飯。

      飯桌上,她象往日一樣把丈夫的筷子和酒杯給他擺好。這是一種無望的期待。但她又相信,丈夫一定會象過去那樣羅著腰從門里走進來,坐在這張飯桌前,撫摸著明明的頭,笑瞇瞇地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但是,他永遠不再回來。

      她躺在床上,凄苦地摟著可憐的兒子,不管白天還是晚上,眼前盡是一片黑暗。夢境中,她感覺她還躺在他結實的懷抱里。醒著時,耳朵在固執地諦聽著外面院子的動靜,企盼某種奇跡出現。

      這天,她真的聽見院子里傳來一陣腳步聲!

      她破門而出。

      走進這小院的是孫少平。

      幾天來,孫少平和這不幸的母子倆同樣悲傷。曉霞的來信和師傅的去世,使他精神上打起了雙重的十字架。他先顧不得再為自己的感情而痛苦,卻被師傅的死壓得喘不過氣來。眼前這個家庭的全部災難,也就是他自己的災難。沒有任何考慮他就自動地、自然地對這不幸的家庭負起一份責任。

      少平知道,惠英嫂和明明眼下多么需要人來安慰。師傅死得太突然,他們很難在這個打擊中恢復過來。如果是在疾病中慢慢被折磨而死,親屬也許不至于長時間陷入痛苦。而在毫無精神準備的情況下,突然失去了最親近的人,那痛苦就格外深重。

      他無法用言語來安慰嫂子和明明。言語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來到這個愁云籠罩的家庭,只能干一些具體的活。

      他干活,并且盡量弄出聲響,使這死氣沉沉的院落有一點活人的氣息;使這痛苦不堪的孤兒寡母重新喚起生活的愿望。他干活,也使他自己冰冷的心恢復一點熱氣。他知道,人的痛苦只能在生活和勞動中慢慢消磨掉。勞動,在這樣的時候不僅僅是生活的要求,而是自身的需要。沒有什么靈丹妙藥比得上勞動更能醫治人的精神創傷。少平對此已經有過極為深刻的體會。

      現在,他走進這個不幸的家庭,第一件事首先是做飯。

      他笨手笨腳,忙里忙出,做好飯讓明明吃,并把飯碗雙手端到嫂子床前。在他們吃飯的時候,他就到院子里去劈柴、打炭、補壘殘破的院墻。隨后,他又擔起桶,到土坡下的自來水管去挑水。

      在這些日子里,他再也沒心思去動一下課本。他一上地面,就匆忙地趕到這院落,默默地干起了活。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該怎樣使惠英嫂從這可怕的災難中緩過氣來。

      孫少平把門里門外的活干完,把房子和院落收拾得干干凈凈,就引著明明到矸石山去撿煤。他在山里給明明逮螞蚱,拔野花,千方百計使孩子快樂……這天,他擔著從矸石山上撿的兩筐子煤塊,引著明明回到師傅家。明明一進門,就把他給他拔的那一大束野花捧到媽媽床邊,說:“看,孫叔叔給我拔了這么多花!媽媽,你說好看嗎?”

      “好……看……”惠英嫂嘴角第一次掠過一絲笑意。孫少平猛地轉過身,眼里旋起兩團熱乎乎的淚水。噢,那一絲笑意正是他所期待的!他多么希望惠英嫂從黑暗中走出來,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氣——為了明明,也為了她自己。

      孫少平天天如此,來這個院落干活,帶著明明到矸石山上去撿煤。每次從山上回來,他都要給明明拔一束野花,讓孩子送到母親面前。他還把這五彩斑斕的花朵插在一個空罐頭瓶中,擺在惠英嫂臥室的床頭柜上?;ǘ涿刻煲粨Q,經常保持著鮮艷。鮮花使這暗淡灰氣的房屋有了一線活力和生機?;萦⑸┙K于從床上爬起來,開始操持家務了。

      當然,這不是僅僅因為那束鮮花。她沒多少文化,不會象詩人那樣由花而聯想到什么“生活意義”。不,她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她死去丈夫的這個徒弟所感動。她想她不能這樣一直躺在床上,讓少平門里門外操勞。她承認,正是有了少平的幫助,才使她感到生活中還不是無依無靠。既然命運逼使她成為現在這個樣子。她就得再掙扎著去生活。

      按照國家的政策,她不久就頂替死亡的丈夫,被礦上錄用為正式工人,隨之而來的是她母子倆都吃上了國庫糧。令人心酸的是,這一切都是她親愛的人用生命所換取的。但這無疑給這個寡婦增加了生活下去的力量。

      她象大多數因失去丈夫而被招工的婦女一樣,被安排到礦燈房去工作。少平很為惠英嫂高興,這樣,她或許能在工作中慢慢抹掉心中的傷痕。

      “你不要再為我們操心了。嫂子有了工作,日子就能過下去?!彼龑ι倨秸f。

      “你不要擔心,嫂子。家里有什么事,都有我哩!”她含著淚水對他點點頭。

      說實話,最少在眼下,她不能沒有他的幫助。這不僅是生活中的一些具體事,而更主要的是,她在精神上需要一個依托。要不是在大牙灣有了工作,她就準備帶著明明回河南老家去。無依無靠無工作的孤兒寡母,怎么可能在這樣的地方生存下去呢?

      現在,她有了工作,維持兩個人的生活還是可以的。再說,她和丈夫已經在這里營造起一個滿不錯的窩。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丈夫生前帶了個好徒弟,可以給她幫許多忙。就是回到河南老家,父母兄弟也不一定能這樣對待她母子倆?;萦㈤_始在礦燈房上班了。

      礦燈房和井下一樣,也是一天三班倒。每班九個,其中一個人輪休,因此實際上班的是八人。一人管一個窗口,四個燈架,共四百盞礦燈。上班以后,首先清理衛生,關掉充好電的燈源;然后就開始在窗口收上井工人的礦燈,再把充足電的礦燈發放給下井的工人。

      這工作說來也不輕松。每盞燈交回后,要擦干凈,并且要充好電;如果某盞燈壞了,也要自己修理。最容易出的毛病是接觸不良?;萦]上過幾天學,起先工作很吃力。少平就抽空給她講電的基本常識,并且讓惠英把一盞不用的舊礦燈提回家,給她一次又一次做示范修理。

      現在,少平每次上下井,總是在惠英嫂的窗口交接他的礦燈。他敢肯定,沒有那個人的礦燈比他的礦燈更干凈了。同時,每當他下井前從窗口那只熟悉的手中接過自己的礦燈,里面還總要傳出一聲關切的叮嚀:“千萬操心些……”

      少平走過黑暗的通道,眼睛常常熱淚蒙蒙。唯有下井的煤礦工人,才能深深體會這一聲叮嚀多么溫暖。

      上井以后,他洗完澡走出區隊辦公大樓,有時會看見親愛的明明正立在馬路邊等他。他知道,是惠英嫂打發他來叫他吃飯的。如果她下班早,總會提前做好飯讓明明來叫他。

      不需要任何推諉,他拉起明明的手,就向東邊山坡上那個院落走去,如同回自己的家一樣自然。

      對孫少平來說,這是一種新的生活。由于他對師傅的感情,使他不能不對惠英嫂和明明擔當起愛護的責任。同時,井下沉重的勞動之后,他自己也希望能在這里的家庭氣氛中得到某種松弛。他幫助惠英嫂干那些男人的力氣活,也坐在她的小飯桌前,讓惠英嫂侍候他吃一碗可口飯,甚至喝一杯燒酒,以緩解滲透在身上的陰冷。

      但是,他并沒意識到,有人已經對他和惠英嫂“另眼相看”了。盡管他們象姐弟一樣互相關懷,可在某些人的眼里,這似乎已經超出了常規。每當他走進這個小院,周圍那些閑得沒事的黑戶婆姨,總要互相擠眉弄眼議論大半天。

      孫少平和惠英嫂目前還都不知道這些風言風語。在他們看來,一切都是正常的,根本不會想到有人會嚼舌頭。他們的來往依舊照常?;萦⑸┥踔晾幂喰菁?,親自跑到他住的單身宿舍,幫他拆洗被褥。

      這一天,他在惠英嫂家用吃完飯,明明又一次提出,讓他給他買一只狗。

      少平這才記起,他早已給孩子答應了這件事,卻一直沒有辦。這是孩子的一件大事。明明愛狗,他的日子也就不寂寞了。

      月初,他領罷工資的當天,就坐公共汽車去了銅城。

      在這幾天里,銅城街上陡然增加了一倍以上的人口,只要煤礦一開工資,這個城市總要熱鬧那么幾天。礦工們腰里別著大把的人民幣,紛紛從東西兩面的溝道里坐汽車,搭火車,涌到了這街上。所有的飯館都擠滿了猜拳喝令的礦工。百貨商店,副食商店,個體戶的各種攤點,營業額都在暴漲,四面八方的生意人,這幾天也都云集到這個有利可圖的城市。連省上一些大百貨公司都來這里設了臨時售貨點。當然,象雙水村金富一類的扒竊能手,也會準時趕來撈幾把礦工的血汗錢。不用說,這幾天是派出所和公安局最頭疼的日子。孫少平來這里主要是買一只狗。

      他在前后大街的人群里串了大半天,最后好不容易在火車站附近碰上一個狗販子。他馬上挑了一只全身皮毛黑亮而兩個耳朵雪白的小狗娃。狗販子一口要價十五元。少平沒討價,付了錢抱起狗娃就走。

      他半后晌回到大牙灣,一下火車就直接去了師傅家。這只狗娃可把明明高興壞了。他把這小東西抱在懷里,不斷地親吻它。

      少平動手在院墻角給小狗壘窩。

      “叔叔,它叫什么名字?”明明抱著小狗,在旁邊問他?!八€沒名字。你給它起個名字吧!”他一邊說,一邊在壘好的狗窩時填進一層柔軟的麥秸?;萦⑸┮哺吲d地拿了一些舊棉絮,幫他墊在麥秸上。

      “就叫它小黑子吧!”明明喊叫說?!昂?,就叫小黑子!這名字很好聽!”少平對明明說。這一天,因為家庭增加了一個新成員,三個人的情緒都很好。飯桌上,他們一直在談論著這個被命名為“小黑子”的家伙。明明顧不得吃自己的飯,蹲在地上為小狗喂食。

      就在這天晚上,少平下井后,卻遭遇了一件極不愉快的事。

      當頭一茬炮放完,又支護好了頂棚,大伙剛開始攉煤時候,他旁邊的安鎖子突然大聲喊叫說:“哈呀,王世才死了還沒多日子,他老婆就撐不住了!”

      “那你去解決一下問題嘛!”有人下流地說。

      “輪不上咱!少平比咱年輕足勁,早頂王世才的班了!”掌子面的黑暗中傳來一片哄笑聲。

      孫少平頭“嗡”地響了一聲。一種無言的憤怒使他摜下鐵鍬,走過去幾拳就把那個不穿褲子的家伙打倒在了煤堆里。安鎖子哇哇亂叫,少平只管在他的光身子上又踢又踏,所有干活的人都笑著,誰也不制止這種毆打——打架在煤礦就象是玩游戲,誰還把這當一回事!

      他扯著他的兩條腿,顛倒著把安鎖子懸在那個黑色深淵的口上。

      煤溜子在轟隆隆地轉動著,煤流象瀑布似地從安鎖子身邊跌入了那個不見底的黑窟窿里。安鎖子嚇得殺豬般嚎叫起來——要是少平一松手,他頃刻間就會掉入那個可怕的黑色地獄之中!

      這時候,帶班的副區長雷漢義過來了。他也沒制止這危險的“把戲”,反而嘿嘿地笑著在旁邊說:“好!我還正愁沒人頂替王世才當班長哩!孫少平這小子能打架,就能當個好班長!好!把那小子撂下去!”

      雷漢義立在一邊,樂得只管笑。

      孫少平把安鎖子從漏煤眼上拉出來,象死狗一般把他扔在一邊……

      少平并沒意識到,對安鎖子的這次暴力行動,使他無形中在礦工中提高了威信。拳頭和力氣在井下向來是受尊重的。能打就能干,也就能統帥這群粗野的漢子。雷漢義說的是事實。有一些班長和區隊干部就是打架打出來的!

      但是,孫少平雖然打倒了安鎖子,可他自己受傷的卻是心靈——安鎖子的話嚴重地傷害了他。不僅如此,這也是對惠英嫂和死去的師傅的侮辱。

      在澡堂里換衣服的時候,安鎖子討好似地遞上一根紙煙——挨了一頓飽打之后,他就立刻服服帖貼承認了他的“拳威”。

      少平接過他的紙煙,眼里含著淚水說:“你小子不知道,師傅正是為了救你才送了命,要不,死的是你小子!”安鎖子沉默地低垂下了他那顆肉乎乎的腦袋。

      中午,少平也沒去惠英那里吃飯。他一個人在火辣辣的陽光下,走到醫院后面的小山坡上。

      他在山坡上轉悠著拔了一大束野花,然后走到那一片墳地里,把花束擱在師傅的墳頭。他靜悄悄地坐在墓地上,難受地閉住了眼睛。

      他似乎聽見旁邊有腳步聲。

      他睜開眼,看見是安鎖子。他并不感到驚訝。

      安鎖子手里提一瓶白酒,他揭開瓶塞,把酒全灑在師傅墳前的石頭供桌上,嘴里嘟囔著說:“你活著時愛喝兩口,我來給你祭奠一點……”

      安鎖子倒光一瓶酒后,把瓶子甩到坡下,也過來坐在他身邊。

      兩個人誰也不說話,沉默地一直坐到太陽西斜……

      下一章:
      上一章:

      35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18章”上

      1. 平安中國說道:

        救的這個人不值啊,世上有多少這種少心無肝的家伙??!

      2. 說道:

        安鎖子心里也難過,不能否認他沒有為師傅打抱不平的心態,在誤解了少平之后

      3. 讀者說道:

        都是好人

      4. 匿名說道:

        我們承認偉人在歷史過程中的貢獻??扇祟惿畹拇髲B從本質上說,是由無數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偉人們常常企圖用紀念碑或紀念堂來使自己永世流芳。真正萬古長青的卻是普通人的無人紀念碑——生生不息的人類生活自身。是的,生活之樹常青。

      5. 蝸牛說道:

        我也感覺到了那一聲有多么的溫暖

      6. 瘋狼說道:

        生活讓我們變得越來越堅強、苦難不能壓倒我們。少平、慧英勇敢的拼搏,雙手創造幸福。

      7. chwonderh說道:

        真的是好人難當啊這社會,人的良心還是有的。被觸及到的時候。

      8. 簡。愛說道:

        好人在救人的時候根本就不會考慮自己所救的那個人值不值得你去救。更多的是一種本能。不要只看著生活中陰暗的一面。要相信生活,

      9. 瓊蕤凌緲說道:

        一切都來得是那么突然

      10. 西嶺說道:

        我多想有少平那樣的體魄,對那種沒人性的人暴力一下

      11. 菜根說道:

        生活的沉重感或許是我們這一代很少能體驗到的。

      12. 紅楓說道:

        我們承認偉人在歷史過程中的貢獻??扇祟惿畹拇髲B從本質上說,是由無數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
        我覺得少平真是個強人,內心足夠強大。真爺們!

      13. 尋求解密說道:

        每次看都感動得一沓糊涂!

      14. 匿名說道:

        王世才的祭文,每次都會看哭,寫的太好了!

      15. 佳麗的情說道:

        我在煤礦里長大,知道那里的 生活,但我80中還是感覺不到那樣的哭與酸。

      16. 匿名說道:

        我們承認偉人在歷史過程中的貢獻??扇祟惿畹拇髲B從本質上說,是由無數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偉人們常常企圖用紀念碑或紀念堂來使自己永世流芳。真正萬古長青的卻是普通人的無人紀念碑——生生不息的人類生活自身。是的,生活之樹常青。

        這就是我們對一個平凡世界的死者所能做的祭文。

        一個普通人的消失對世界來說,的確象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17. 春樹暮云說道:

        “安鎖子倒光一瓶酒后,把瓶子甩到坡下,也過來坐在他身邊”一個’甩”字深刻的刻畫出安鎖子心靈的變革。一般情況下,此處著作中,也有讀者提到過用安鎖子飽含淚水的面孔出現,但作者沒有刻意的這樣寫,我們都知道,作者通過大量的篇幅寫孫少平成長和心靈的變化,都沒有用評述的方式進行,另外孫少平他是有知識的后生,所以,安鎖子的變化只是從人性的角度出發。兩人默不作聲的坐在師傅的墳前,除了對師傅的懷念這一相同點以外,安鎖子在反省著自己,而孫少平則更多的是考慮對這個失去主心骨的家庭的責任。

      18. 匿名說道:

        生活迫使人們必須勇往直前,少平的所作所為今我們深思。

      19. 小鄺說道:

        生活之樹常青。沒有什么靈丹妙藥比得上勞動更能醫治人的精神創傷。其實之前我們看出來,王世才是為了救人,下井的人也是把腦殼拴在褲腰帶上的呀!他卻,,,,

      20. 大漠蒼茫說道:

        “我們承認偉人在歷史過程中的貢獻??扇祟惿畹拇髲B從本質上說,是由無數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偉人們常常企圖用紀念碑或紀念堂來使自己永世流芳。真正萬古長青的卻是普通人的無人紀念碑——生生不息的人類生活自身。是的,生活之樹常青?!闭胬?!

      21. 逍遙居說道:

        這生命的《祭文》是路遙對自己作為一名作家對自己責任和道義的詮釋,沒有使命感和社會責任感的作家是沒有靈魂和信仰的,正是他不懈的謳歌和毫不掩飾的贊美,讓讀者的我再一次靈魂的洗禮,潛移默化的修正思想,感嘆:有思想的作家就是人類靈魂的布道者,讓我們重新尋找丟失的良知和正義感!

      22. 匿名說道:

        為田曉霞的悲劇埋下伏筆,可惜!可嘆!

      23. 農民說道:

        世事難料

      24. 凡人說道:

        總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

      25. 說道:

        《平凡的世界》講述平凡的人生、平凡的社會現象,贊揚平凡的人。

      26. 好勇說道:

        莫名的感動,文章豐富的感染力讓人情不自禁流淚。

      27. 小小的世界說道:

        人性的光芒再次照耀了整篇文章,為了惠英嫂子能從悲傷中重新站起來,可愛的少平做出了他做大的努力,人性啊,歷史啊,生命啊,在這個世界中是如此的平凡而不稀奇,卻在人的內心深處是那么的深刻。

      28. 王世才說道:

        現實生活就是這樣,無論身邊發生什么樣困難。你都義無反顧為生存而活著

      29. 麻辣小龍蝦說道:

        我們承認偉人在歷史過程中的貢獻??扇祟惿畹拇髲B從本質上說,是由無數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偉人們常常企圖用紀念碑或紀念堂來使自己永世流芳。真正萬古長青的卻是普通人的無人紀念碑——生生不息的人類生活自身。是的,生活之樹常青。

      30. 莫道君行說道:

        作者筆下的人物非常真實、生動,完全按照人物的性格發展邏輯來描繪;同時,作者又是一位有思想深度的作家,用城鄉變化過程表達了歷史規律和生活真理。

      31. 莫道君行說道:

        我們的國家就需要這樣有才華、有思想深度的作家。

      32. 匿名說道:

        人的痛苦只能在生活和勞動中慢慢消磨掉。勞動,在這樣的時候不僅僅是生活的要求,而是自身的需要。沒有什么靈丹妙藥比得上勞動更能醫治人的精神創傷。真實的感受

      33. 西瓜太郎說道:

        無時無刻要記得感恩,不能做一個白眼狼

      34. 高文杰說道:

        閱讀理解??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吉林长春 | 资阳 | 琼海 | 百色 | 燕郊 | 邹平 | 迪庆 | 明港 | 潜江 | 龙岩 | 和县 | 章丘 | 五指山 | 肇庆 | 深圳 | 忻州 | 海拉尔 | 迁安市 | 楚雄 | 醴陵 | 海南 | 潮州 | 寿光 | 澳门澳门 | 肇庆 | 涿州 | 宜春 | 徐州 | 昌吉 | 荆州 | 双鸭山 | 延安 | 鄢陵 | 迪庆 | 厦门 | 怒江 | 巴中 | 中山 | 宜都 | 如皋 | 简阳 | 株洲 | 宁国 | 象山 | 鄂州 | 萍乡 | 百色 | 安岳 | 鹰潭 | 白山 | 保定 | 辽宁沈阳 | 焦作 | 建湖 | 泗洪 | 济宁 | 宁波 | 来宾 | 曲靖 | 安庆 | 文山 | 三门峡 | 武威 | 灌南 | 楚雄 | 扬州 | 象山 | 台北 | 固原 | 锡林郭勒 | 济宁 | 娄底 | 梅州 | 淮北 | 鄂州 | 襄阳 | 博罗 | 启东 | 沛县 | 固原 | 松原 | 温岭 | 吉林 | 丽江 | 济南 | 遵义 | 安顺 | 广州 | 项城 | 玉树 | 辽阳 | 岳阳 | 塔城 | 天水 | 台湾台湾 | 孝感 | 张北 | 惠州 | 珠海 | 汉川 | 长治 | 商洛 | 毕节 | 澳门澳门 | 衡阳 | 德阳 | 雅安 | 阳春 | 定西 | 菏泽 | 莒县 | 柳州 | 赣州 | 宁波 | 九江 | 大同 | 澄迈 | 新疆乌鲁木齐 | 垦利 | 保定 | 东阳 | 黄冈 | 平顶山 | 台湾台湾 | 肇庆 | 海门 | 桂林 | 长垣 | 嘉峪关 | 大丰 | 迪庆 | 上饶 | 黔东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遵义 | 邹平 | 禹州 | 濮阳 | 宁国 | 玉溪 | 宁波 | 广饶 | 鞍山 | 宣城 | 涿州 | 扬州 | 贵港 | 咸阳 | 神木 | 安徽合肥 | 延安 | 项城 | 呼伦贝尔 | 渭南 | 沧州 | 杞县 | 鹰潭 | 玉林 | 溧阳 | 嘉兴 | 武夷山 | 清远 | 伊犁 | 神木 | 昆山 | 昭通 | 湖南长沙 | 武夷山 | 绵阳 | 灌南 | 泰兴 | 大连 | 慈溪 | 山南 | 东莞 | 汉川 | 大丰 | 眉山 | 厦门 | 随州 | 廊坊 | 临沂 | 河池 | 石嘴山 | 泗洪 | 张家口 | 沭阳 | 柳州 | 绍兴 | 攀枝花 | 自贡 | 延边 | 通辽 | 三河 | 湛江 | 邯郸 | 湘潭 | 兴安盟 | 铜川 | 中山 | 咸阳 | 焦作 | 潜江 | 浙江杭州 | 仁寿 | 南京 | 台山 | 茂名 | 昭通 | 绵阳 | 巴中 | 梅州 | 义乌 | 张北 | 神农架 | 铜仁 | 伊犁 | 武夷山 | 长葛 | 湛江 | 泸州 | 平潭 | 贵州贵阳 | 六安 | 乐清 | 益阳 | 沛县 | 葫芦岛 | 忻州 | 济宁 | 陕西西安 | 鄂州 | 晋城 | 泰州 | 汉中 | 淮南 | 大连 | 仁怀 | 顺德 | 昌吉 | 临猗 | 普洱 | 营口 | 台南 | 黄山 | 仙桃 | 酒泉 | 喀什 | 河源 | 曲靖 | 中卫 | 新余 | 大丰 | 威海 | 如东 | 内江 | 公主岭 | 威海 | 苍南 | 三河 | 大连 | 潍坊 | 济南 | 宜昌 | 鹤壁 | 邵阳 | 德州 | 德宏 | 那曲 | 贵港 | 湘西 | 如东 | 嘉善 | 眉山 | 陇南 | 河池 | 阿坝 | 武夷山 | 宁波 | 枣阳 | 宜春 | 西藏拉萨 | 营口 | 锡林郭勒 | 宣城 | 宜昌 | 镇江 | 汝州 | 张掖 | 泗洪 | 昆山 | 河北石家庄 | 新沂 | 昌都 | 建湖 | 内江 | 洛阳 | 灵宝 | 漯河 | 焦作 | 包头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海丰 | 吉林 | 鄢陵 | 呼伦贝尔 | 九江 | 沭阳 | 德州 | 漯河 | 泉州 | 乌兰察布 | 楚雄 | 泉州 | 石狮 | 保定 | 铜陵 | 汉中 | 昌吉 | 普洱 | 桓台 | 桓台 | 雅安 | 湘西 | 宁夏银川 | 宣城 | 邯郸 | 台山 | 包头 | 淮安 | 滨州 | 大同 | 海北 | 六安 | 博尔塔拉 | 台南 | 绥化 | 漳州 | 郴州 | 如皋 | 阿拉善盟 | 山东青岛 | 博罗 | 南通 | 包头 | 白沙 | 徐州 | 珠海 | 德州 | 崇左 | 甘肃兰州 | 余姚 | 丽江 | 龙口 | 安顺 | 衢州 | 贵州贵阳 | 白山 | 梅州 | 泰州 | 深圳 | 景德镇 | 任丘 | 固原 | 台湾台湾 | 博罗 | 三河 | 泗阳 | 遵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燕郊 | 六安 | 孝感 | 陵水 | 荣成 | 文昌 | 芜湖 | 雅安 | 黄山 | 日照 | 屯昌 | 安庆 | 白沙 | 黔西南 | 泸州 | 涿州 | 宜都 | 天门 | 和田 | 昌都 | 来宾 | 朔州 | 台州 | 梅州 | 景德镇 | 枣庄 | 张家界 | 果洛 | 广元 | 十堰 | 中卫 | 山南 | 西双版纳 | 泸州 | 宝应县 | 廊坊 | 阿克苏 | 神木 | 嘉兴 | 河北石家庄 | 图木舒克 | 无锡 | 宿迁 | 怒江 | 大同 | 临海 | 浙江杭州 | 荆门 | 绵阳 | 宜昌 | 商洛 | 禹州 | 单县 | 湘潭 | 随州 | 鄂尔多斯 | 永新 | 南京 | 龙口 | 金华 | 迁安市 | 正定 | 西双版纳 | 湖州 | 海南 | 寿光 | 天长 | 本溪 | 杞县 | 平顶山 | 迁安市 | 榆林 | 长垣 | 仙桃 | 台南 | 呼伦贝尔 | 葫芦岛 | 铜川 | 大丰 | 兴化 | 吐鲁番 | 咸阳 | 雅安 | 东方 | 安徽合肥 | 日土 | 诸城 | 清徐 | 乐山 | 镇江 | 天水 | 遂宁 | 石狮 | 海北 | 乌海 | 德阳 | 宝应县 | 牡丹江 | 丽江 | 辽宁沈阳 | 肥城 | 苍南 | 阳春 | 台中 | 海安 | 邯郸 | 镇江 | 鄂尔多斯 | 南安 | 滨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沧州 | 邢台 | 保山 | 中卫 | 安岳 | 余姚 | 商丘 | 梧州 | 邹平 | 临汾 | 吴忠 | 信阳 | 日喀则 | 营口 | 鸡西 | 琼中 | 普洱 | 枣庄 | 定西 | 宁波 | 驻马店 | 鄂州 | 灌云 | 哈密 | 公主岭 | 吉林 | 日土 | 诸暨 | 新余 | 安吉 | 河南郑州 | 昌都 | 绥化 | 广州 | 江门 | 湖北武汉 | 海西 | 吴忠 | 驻马店 | 平凉 | 台中 | 安岳 | 防城港 | 广元 | 石狮 | 普洱 | 株洲 | 鹰潭 | 崇左 | 梅州 | 大庆 | 广西南宁 | 定安 | 定州 | 荆州 | 平凉 | 台北 | 平潭 | 常州 | 泗阳 | 贵州贵阳 | 河源 | 姜堰 | 海拉尔 | 白银 | 黔南 | 慈溪 | 扬州 | 玉溪 | 来宾 | 牡丹江 | 玉环 | 六安 | 鄢陵 | 衡水 | 黑龙江哈尔滨 | 昌吉 | 玉树 | 大连 | 广元 | 临汾 | 寿光 | 诸城 | 青州 | 渭南 | 那曲 | 昭通 | 七台河 | 厦门 | 茂名 | 大同 | 包头 | 吕梁 | 塔城 | 长治 | 潍坊 | 南通 | 崇左 | 杞县 | 毕节 | 牡丹江 | 邵阳 | 凉山 | 图木舒克 | 潜江 | 六安 | 洛阳 | 淮北 | 长治 | 咸阳 | 海拉尔 | 赵县 | 遵义 | 毕节 | 海宁 | 唐山 | 德阳 | 萍乡 | 雄安新区 | 七台河 | 湘潭 | 石嘴山 | 安康 | 东阳 | 锡林郭勒 | 贺州 | 苍南 | 晋城 | 益阳 | 齐齐哈尔 | 河源 | 济源 | 吐鲁番 | 济南 | 阳泉 | 博罗 | 潮州 | 铜川 | 商丘 | 红河 | 福建福州 | 晋城 | 北海 | 东营 | 毕节 | 东营 | 台山 | 朝阳 | 淮南 | 绍兴 | 甘南 | 佳木斯 | 毕节 | 益阳 | 长治 | 惠州 | 河北石家庄 | 湖南长沙 | 莒县 | 惠州 | 白沙 | 泗洪 | 邯郸 | 和田 | 衡水 | 库尔勒 | 东海 | 盐城 | 马鞍山 | 周口 | 和县 | 庄河 | 淮南 | 淄博 | 济南 | 广州 | 江苏苏州 | 巴彦淖尔市 | 雄安新区 | 丽江 | 九江 | 三沙 | 抚州 | 山东青岛 | 日喀则 | 日喀则 | 三明 | 那曲 | 昌都 | 榆林 | 信阳 | 桂林 | 嘉兴 | 抚顺 | 洛阳 | 惠州 | 临汾 | 海拉尔 | 贵州贵阳 | 东莞 | 单县 | 菏泽 | 巴中 | 昆山 | 北海 | 绥化 | 丽江 | 喀什 | 定安 | 新余 | 寿光 | 海南 | 滨州 | 莱芜 | 郴州 | 张家口 | 日土 | 姜堰 | 宁国 | 阿拉善盟 | 中卫 | 曲靖 | 邢台 | 武安 | 阜新 | 石河子 | 山南 | 郴州 | 永康 | 蚌埠 | 迁安市 | 汉中 | 大庆 | 广安 | 张掖 | 上饶 | 孝感 | 山东青岛 | 德宏 | 漳州 | 固原 | 桐乡 | 马鞍山 | 仙桃 | 牡丹江 | 垦利 | 昭通 | 宁国 | 百色 | 博罗 | 德州 | 济南 | 澄迈 | 新余 | 广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台中 | 聊城 | 天水 | 澄迈 | 张家口 | 湘西 | 温州 | 临夏 | 常德 | 天水 | 台湾台湾 | 昌吉 | 南通 | 南安 | 库尔勒 | 乌兰察布 | 霍邱 | 衡水 | 莆田 | 兴安盟 | 山东青岛 | 宁波 | 高密 | 灌南 | 大同 | 日土 | 娄底 | 榆林 | 瓦房店 | 晋江 | 天门 | 桓台 | 桐城 | 湖北武汉 | 娄底 | 禹州 | 安岳 | 湖南长沙 | 文昌 | 神农架 | 日喀则 | 神木 | 天长 | 神农架 | 图木舒克 | 铜仁 | 甘肃兰州 | 启东 | 嘉兴 | 馆陶 | 图木舒克 | 文山 | 固原 | 楚雄 | 长垣 | 遵义 | 鹤岗 | 海南海口 | 湖南长沙 | 临汾 | 铜川 | 贵港 | 南安 | 灌南 | 广西南宁 | 肥城 | 瑞安 | 宿州 | 平潭 | 鹰潭 | 荆门 | 张家口 | 金昌 | 张家界 | 临汾 | 绥化 | 安徽合肥 | 牡丹江 | 淮安 | 安康 | 柳州 | 景德镇 | 大连 | 葫芦岛 | 广汉 | 南京 | 黄南 | 涿州 | 垦利 | 沭阳 | 台北 | 项城 | 宿迁 | 滕州 | 巢湖 | 宿州 | 湖北武汉 | 雄安新区 | 武威 | 庆阳 | 泗阳 | 甘南 | 阜新 | 肇庆 | 榆林 | 宁波 | 大同 | 邵阳 | 神木 | 安康 | 红河 | 周口 | 和田 | 恩施 | 亳州 | 徐州 | 平顶山 | 黔东南 | 东莞 | 汕头 | 晋江 | 塔城 | 阜新 | 乌海 | 五指山 | 济南 | 武威 | 温岭 | 鸡西 | 黄冈 | 广饶 | 海西 | 大连 | 赵县 | 图木舒克 | 邹城 | 诸暨 | 肇庆 | 山西太原 | 温岭 | 张北 | 保山 | 上饶 | 张北 | 湖北武汉 | 山西太原 | 常德 | 大庆 | 广州 | 和县 | 来宾 | 池州 | 昆山 | 南阳 | 公主岭 | 三沙 | 余姚 | 屯昌 | 高密 | 台湾台湾 | 茂名 | 昭通 | 台中 | 通化 | 梅州 | 香港香港 | 沭阳 | 滨州 | 屯昌 | 吴忠 | 海西 | 广元 | 绍兴 | 眉山 | 淮安 | 塔城 | 漯河 | 海安 | 鄢陵 | 三沙 | 许昌 | 阜阳 | 三门峡 | 肥城 | 宿州 | 七台河 | 屯昌 | 海东 | 平顶山 | 辽源 | 台州 | 东营 | 广汉 | 昌吉 | 儋州 | 南充 | 桓台 | 漯河 | 上饶 | 凉山 | 广汉 | 金昌 | 平顶山 | 平潭 | 定西 | 南京 | 潜江 | 河南郑州 | 宜都 | 南阳 | 桐乡 | 石嘴山 | 枣阳 | 南京 | 五家渠 | 乌海 | 南京 | 东阳 | 渭南 | 贺州 | 七台河 | 株洲 | 延安 | 丹东 | 桂林 | 昌吉 | 琼中 | 济南 | 姜堰 | 义乌 | 眉山 | 大理 | 自贡 | 宁德 | 肥城 | 三亚 | 黔南 | 万宁 | 燕郊 | 锡林郭勒 | 白银 | 东营 | 东方 | 东阳 | 果洛 | 攀枝花 | 安徽合肥 | 东营 | 防城港 | 辽阳 | 达州 | 伊春 | 荆州 | 六盘水 | 孝感 | 南安 | 榆林 | 吉林长春 | 广饶 | 公主岭 | 大兴安岭 | 乳山 | 江西南昌 | 莱芜 | 保定 | 大丰 | 三门峡 | 德宏 | 青州 | 黔东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贺州 | 克孜勒苏 | 定州 | 亳州 | 中山 | 双鸭山 | 漳州 | 巴中 | 台州 | 荆门 | 泸州 | 燕郊 | 南充 | 贵州贵阳 | 东阳 | 宁波 | 大丰 | 青州 | 六安 | 岳阳 | 内江 | 改则 | 巴彦淖尔市 | 偃师 | 临沂 | 宝鸡 | 襄阳 | 甘肃兰州 | 中山 | 定西 | 阳春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乌兰察布 | 青州 | 燕郊 | 鞍山 | 盐城 | 吉安 | 攀枝花 | 黑龙江哈尔滨 | 张掖 | 福建福州 | 张掖 | 伊犁 | 垦利 | 正定 | 平顶山 | 广安 | 鸡西 | 白银 | 乐清 | 慈溪 | 六盘水 | 临海 | 吕梁 | 凉山 | 河南郑州 | 常州 | 温岭 | 哈密 | 莆田 | 广州 | 云南昆明 | 六安 | 林芝 | 雄安新区 | 海北 | 澄迈 | 燕郊 | 南平 | 朔州 | 湖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