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三部 第10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孫少平和田曉霞氣喘噓噓爬上南山,來到那個青草鋪地的平臺上,地畔上的小森林象一道綠色的幕帳把他們和對面的礦區隔成了兩個世界。

      他們坐在草地上后,心仍然在“咚咚”地跳著,這樣的經歷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第一回。在黃原的時候,他們就不只一次登上過麻雀山和古塔山。正是古塔山后面的樹叢中,她給他講述熱妮婭·魯勉采娃的故事。也正是那次,他們在鮮花盛開的草地上,第一次擁抱并親吻了對方。如今,在異鄉的另一塊青草地上,他們又坐在了一起。內心的激動感受一時無法用語言表述。時光流逝,生活變遷,但美好的情感一如既往。

      他粗壯的礦工的胳膊搭上了她的肩頭。她的手摸索著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情感的交流不需要過多的語言。沉默是最豐富的表述。

      沉默。

      血液在熱情中燃燒。目光迸射出愛戀的火花。

      我們不由想起當初的伊甸園和其間偷吃了禁果后的亞當與夏娃(上帝!幸虧他們犯了那個美好的錯誤……)。

      沒有愛情,人的生活就不堪設想,愛情??!它使荒蕪變為繁榮,平庸變為偉大;使死去的復活,活著的閃閃發光。即便愛情是不盡的煎熬,不盡的折磨,象冰霜般嚴厲,烈火般烤灼,但愛情對心理和身體健康的男女永遠是那樣的自然;同時又永遠讓我們感到新奇、神秘和不可思議……當然,我們和這里擁抱的他們自己都深知,他們畢竟不是伊甸園里上帝平等的子民。

      她來自繁華的都市,職業如同鼓號般響亮,身上飄溢著芳香,散發出現代生活優越的氣息。

      他,千百普通礦工中的一員,生活中極其平凡的角色,幾小時前剛從黑咕隆咚的地下鉆出來,身上帶著洗不凈的煤塵和汗臭味。

      他們看起來是這樣的格格不入。

      但是,他們擁抱在一起。

      直到現在,孫少平仍然難以相信田曉霞就在他懷里。說實話,從黃原分手他們后,他就無法想象他們再一次相會將是何種情景。尤其到大牙灣后,井下生活的嚴酷性更使他感到他和她相距有多么遙遠。他愛她,但他和她將不可能在一塊生活——這就是問題的全部結癥!

      可是,現在她來了。

      可是,縱使她來了,并且此刻她就在她的懷抱里,而那個使他痛苦的“結癥”就隨之消失了嗎?

      沒有。

      此時,在他內心洶涌澎湃的熱浪下面,不時有冰涼的潛流湍湍而過。

      但是,無論如何,眼下也許不應該和她談論這種事。這一片刻的溫暖對他是多么寶貴;他要全身心地沉浸于其中……

      現在,他們一個拉著一個的手,透過森林的空隙,靜靜地望著對面的礦區。此刻正是兩個班交接工作的時候,象火線上的部隊在換防。上井的工人走出區隊辦公大樓,下井的工人正從四面八方的黑戶區走向井口。在礦部前的小廣場周圍,到處都是紛亂的人群。

      孫少平手指著對面,從東到西依次給曉霞介紹礦區的情況。

      后來,他指著礦醫院上面的一個小山灣,聲音低沉地說:“那是一塊墳地。埋的全是井下因工亡故的礦工?!?/p>

      曉霞長久地望著那山灣。她看見,山灣里,墳堆前都立著墓碑。有幾座新墳,生土在陽光下白得刺眼,上面飄曳著引魂幡殘破不全的紙條。

      “你……對自己有什么打算呢?”她小聲問。

      “我準備一輩子就在這里干下去……除此之外,還能怎樣?”

      “這是理想,還是對命運的認同?”

      “我沒有考慮那么全。我面對的只是我的現實。無論你怎樣想入非非,但你每天得要鉆入地下去挖煤。這就是我的現實。一個人的命運不是自己想改變就能改變了的。至于所謂理想,我認為這不是職業好壞的代名詞。一個人精神是否充實,或者說活得有無意義,主要取決于他對勞動的態度。當然,這不是說我愿意牛馬般受苦。我也感到井下的勞動太沉重。你一旦成為這個沉重世界里的一員,你的心緒就不可能只關注你自身……唉,咱們國家的煤炭開采技術是太落后了。如果你不嫌麻煩,我是否可以賣弄一下我所了解到的一些情況?”

      “你說!”

      “就我所知,我們國家全員工效平均只出0.9噸煤左右,而蘇聯、英國是2噸多,西德和波蘭是3噸多,美國8噸多,澳大利亞是10噸多。同樣是開采露天礦,我國全員效率也不到2噸,而國外高達50噸,甚至100噸。在西德魯爾礦區,那里的礦井生產都用電子計算機控制……“人就是這樣,處在什么樣的位置上,就對他的工作環境不僅關心,而且是帶著一種感情在關心。正如你關心你們報紙一樣,我也關心我們的煤礦。我盼望我們礦井用先進的工藝和先進的技術裝備起來。但是,這一切首先需要有技術水平的人來實現,有了先進設備,可礦工大部分連字也不識,狗屁都不頂……對不起,我說了礦工的粗話……至于我自己,雖然高中畢業,可咱們那時沒學什么,因此,我想有機會去報考局里辦的煤炭技術學校。上這個學校對我是切實可行的。我準備一兩年中一邊下井干活,一邊開始重學數、理、化,以便將來參加考試。這也許不是你說的那種理想,而是一個實際打算……”

      孫少平自己也沒覺得,他一開口竟說了這么多。這使他自嘲地想:他的說話口才都有點象他們村的田福堂了!

      曉霞一直用熱切的目光望著他,用那只小手緊緊握著他的大手。

      “還有什么‘實際打算’?”她笑著問。

      “還有……一兩年后,我想在雙水村箍幾孔新窯洞?!薄澳怯猩侗匾??難道你象那些老干部一樣,為了退休后落葉歸根嗎?”

      “不,不是我住。我是為我父親做這件事。也許你不能理解這件事對我多么重要。我是在那里長大的,貧困和屈辱給我內心留下的創傷太深重了。窯洞的好壞,這是農村中貧富的首要標志,它直接關系一個人的生活尊嚴。你并不知道,我第一次帶你去我們家吃飯的時候,心里有多么自卑和難受——而這主要是因為我那個破爛不堪的家所引起的。在農村箍幾孔新窯洞,在你們這樣的家庭出身的人看來,這并沒有什么。但對我來說,這卻是實現一個夢想,創造一個歷史,建立一座紀念碑!這里面包含著哲學、心理學、人生觀,也具有我能體會到的那種激動人心的詩情。當我的巴特農神廟建立起來的時候,我從這遙遠的地方也能感受到它的輝煌。瞧吧,我父親在雙水村這個亂紛紛的‘共和國’里;將會是怎樣一副自豪體面的神態!是的,我二十來年目睹了父親在村中活得如何屈辱。我七八歲時就為此而傷心得偷偷哭過。爸爸和他祖宗一樣,窮了一輩子而沒光彩地站到人面前過。如今他老了,更沒能力改變自己的命運?,F在,我已經有能力至少讓父親活得體面。我要讓他挺著胸脯站在雙水村眾人的面前!我甚至要讓他晚年活得象舊社會的地主一樣,穿一件黑緞棉襖,拿一根壓瑙嘴的長煙袋,在雙水村‘閑話中心’大聲地說著閑話,唾沫星子濺別人一臉!”

      孫少平狂放地說著,臉上淚流滿面,卻仰起頭大笑了。

      曉霞一把摟住他的脖子,臉深深地埋進他的懷里。親愛的人!她完全能理解他,并且更深地熱愛他了?!啊氵€記得我們那個約會嗎?”好久,她才揚起臉來,撩了撩額前的頭發,轉了話題。

      “什么約會?”少平愣住了。

      “明年,夏天,古塔山,杜梨樹下……”

      “噢……”

      少平立刻記起了一年前那個浪漫的約會。其實,他一直沒有忘記——怎么可能忘記呢!不過,在這之前,他不能想象,未來的那次相會對他意味著什么。

      但無論意味著什么,他都不會失約。那是他青春的證明——他曾年輕過,愛過,并且那么幸?!爸灰一钪?,我就會準時在那地方等你!”他說。

      “為什么不是活著!我們不僅活著,而且會活得更幸?!凑螽敵跫s好的,咱們不一塊相跟著回黃原,而是同一個時刻猛然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地方!想起那非凡的一刻,我常激動得渾身發抖哩……”

      他們在這里已經坐了好幾個小時,但兩個人覺得只有短短一瞬間。

      之后,少平帶著她去后山峁的小森林中轉了一陣。他摘了一朵朵金燦燦的野花,插在她鬢角的頭發里。她拿出小圓鏡照了照,說:“我和你在一塊,才感到自己更象個女人?!?/p>

      “你本來就是女人嘛!”

      “可和我一塊的男人都說我不象女人。我知道這是因為我的性格??墒?,他們并不知道,當他們自己象個女人的時候,我只能把自己變成他們的大哥!”

      孫少平笑了。他很滿意曉霞這個表白。

      “你愿不愿意到一個礦工家里吃一頓飯?”他問她?!爱斎辉敢?!”她高興地說。

      “咱們干脆一起到我師傅家去吃晚飯。他們是一家很好的人?!?/p>

      少平接著給曉霞講了王世才一家人怎樣關照他的種種情況。

      “那你一定帶我去!”曉霞急切著說。

      少平十分想讓王世才和惠英嫂見見曉霞。真的,男人常常都有那么一點虛榮心——想把自己的漂亮的女朋友帶到某個熟人面前夸耀一下。他當然不敢把她帶到安鎖子這些人面前。但應該讓師傅兩口子和曉霞見見面。同時,他也想讓曉霞知道,在這偏僻而艱苦的礦區,有著多么溫暖的家庭和美好的人情……

      這樣,下午五點鐘左右,他們就從南山轉下來,過了黑水河,通過坑木場,上了火車道旁邊的小坡,走進王世才的小院落。

      師傅一家三口人高興而忙亂地接待了他們。他們翻箱倒柜,把所有的好吃好喝都拿出來款待他倆。盡管少平說得含含糊糊,但師傅和惠英馬上明白了這個漂亮的姑娘是他的什么人。聽說她是省報的記者后,他們大為驚訝——不是驚訝曉霞是記者,而是驚訝漂亮的女記者怎么能看上他們這個掏炭的徒弟呢?

      直到吃完飯,他們熱情地把少平和曉霞送出門口的時候,這種驚訝的神色還掛在他們臉上。他們的驚訝毫不奇怪。即是大牙灣的礦長知道省上有個女記者愛上了他們的挖煤工人,也會驚訝的。這驚訝倒不是出于世俗的偏見,而是這種事向來就很少在他們的生活中發生!

      當少平引著曉霞,下了師傅家外面的小土坡,走到鐵路上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十點多了。再過一個多小時,他就要帶著她下井。他的心情不免有點緊張。曉霞第一次到一個危險的地方,他生怕出個差錯。好在王世才也知道了曉霞要下井,說他一會親自領著他們去。

      現在,他們在黑暗中踏著鐵軌的枕木,肩并肩相跟著向礦部那里走去。遠處,燈火組成了一個斕漫的世界。夜晚的礦區看起來無比的壯麗。曉霞挽著他的胳膊,依偎著他,激動地望著這個陌生的天地。初夏溫暖的夜風輕輕吹拂著這對幸福的青年。在黑戶區的某個地方傳來輕柔的小提琴聲,旋律竟是《如歌的行板》。這里呀!并不是想象中的一片荒涼和粗莽;在這遠離都市的黑色世界里,到處漫流著生活的溫馨……

      曉霞依偎著他,嘴里不由輕聲哼起了《格蘭特船長和他的孩子們》中的那支插曲。少平雄渾的男中音加入了進來,使那浪花飛濺的溪流變成了波濤起伏的大河。唱吧,多好的夜晚;即便沒有月亮,心中也是一片皎潔!

      當他們忘情地在鐵路上走出一段后,猛然在旁邊的山崖下躥出一條黑影,徑直堵在了他們面前。

      他們不由緊張地站住了。少平從輪廓上看出,這是他師兄安鎖子!

      這頭變態的公牛要干什么?他是否發了瘋?

      少平不由捏緊了雙拳。

      “你們吃過飯了?”黑暗中果真是安鎖子在說話?!拔衣犝f你的……女人來了。又聽說你們到師傅家去吃飯。我劃算吃完飯天黑看不見路。就……”

      “那你怎么不上師傅家來?”少平沒有明白安鎖子說的是什么意思。

      “我……沒好意思?!卑叉i子囁嚅說?!拔沂菍iT拿手電給你們照路的,怕天黑,你們有個閃失……”

      天啊,原來是這樣!少平真想為他的“雷鋒精神”而扇他一記耳光!

      “走吧,我在前面給你們照路……”安鎖子殷勤地說。

      他說著便調轉身,捏亮了手電——他們眼前即刻出現了一道多余的光亮。

      少平一時反應不過來他該怎么辦。這家伙!竟然干這種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不過,他感覺,這令人厭惡的舉動似乎還不包含惡意。

      他只好和曉霞在安鎖子照出的道路上繼續往前走。他給曉霞介紹說:“這是我們一個班的工人,叫安鎖子?!?/p>

      曉霞并不知道這是怎樣一個人,聽說這人和她的少平一塊干活,趕忙走前一步,要和安鎖子握手,安鎖子立刻把手電筒從右手倒在左手,慌得手在腿膝蓋上擦了擦,象抓炭火一般握了一下曉霞的手。

      少平幾乎要笑了。唉,這個人……走到有燈火的馬路上時,安鎖子連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就說:“現在能看見路了……”說完便象逃跑似地返身回了黑暗中。

      直到現在,孫少平也無法理解安鎖子究竟為什么要這樣。有些人的某種行為也許永遠使別人無法理解——甚至連他本人也理解不了!不過,從內心深處,少平對他這粗魯的師兄倒也有一絲憐憫的溫情……這時,他們看見,宣傳部長正立在礦部門前,笑容可掬地在恭候著他們了。

      下一章:
      上一章:

      98 條評論 發表在“第三部 第10章”上

      1. 春夏秋冬說道:

        十八年前初讀此書,了解的是社會,而今又讀此書感悟的是人生,七零后中的一員,向天堂里的路大爺致敬?。?!

          • 匿名說道:

            這樣厚重的書不是學生課堂上課外讀物,只有經歷平凡世界的人才能體會路遙的苦心,經歷的越多,在書里得到的也越多

        • 亡者歸來說道:

          我也是十八年前初讀,今天重又回首。在為路遙驚嘆的同時也惋惜,《平凡的世界》中最絢爛的是他們的愛情,但最生硬的也是這場愛的結局,路大爺把董永和七仙女寫得太美了,但對于一部現實主義的作品卻無法結局,于是:只好安排曉霞死掉,讓寫不下去的美麗嘎然而止,以保留她永遠的美!其實、真正的悲情是路遙走了,他如果能健在,看到并感悟到今天的世界,就一定能找到如何將將這份浪漫的更好發展,曉霞也不必死掉了。這也是這一史詩般巨著的歷史局限。

        • 天山雪說道:

          我也大概是十八年前初讀此書,十年前再讀此書,現在三讀此書,每一次都被少平和曉霞的愛情深深的感動??上?,做為一本現實主義作品,把愛情寫得如此浪漫,曉霞的死也就就不可避免了。

          • 匿名說道:

            學習過文藝理論的常說:喜劇是短暫的,悲劇才是永恒的。殘缺也是一種美,例如維納斯的斷臂,不是嗎?

      2. 紅塵說道:

        同感 即使沒有月亮 心中也一片皎潔 再讀此書感動依然

      3. 中國移動說道:

        呵呵,我也是十八年前讀的。大家去加平凡的世界交流群281059564

      4. 白云飄飄說道:

        人,有時候是神精的,表現出人原始爾直觀的一面,路老師描寫安鎖子很直接,很可愛!

      5. 我也是孫少平說道:

        我多么希望他們有一個美好的結局,哪怕是最平凡的結局。多么令人惋惜。,,,

      6. 說道:

        少安、曉霞時隔一年再度相見,他們之間有說不盡的千言萬語,有各種微妙的情感。相見恨晚,離別難舍難分,熱戀中的少安、曉霞,我為你們的感情而喜而悲?!暗溉碎L久,千里共嬋娟”,愿你們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7. 說道:

        看了先前章節的評論人的劇透——曉霞的死,實在不忍,感傷少安與曉霞不能一起白頭到老,憎恨路遙為何如此殘忍。
        看了本章的評論,我驀地覺得路遙是仁慈的,也罷也罷,他倆該有一個結局,一個適合他們的結局,而路遙譜寫了他們的結局。

      8. 喜哥說道:

        7樓的兄弟搞錯了,是少平和曉霞!可能這就是人生吧,沒有完美無缺的 ,總會有些遺憾在那里讓我們唏噓不已!

      9. 匿名說道:

        你們的評論很無聊哎

      10. 萬維一隅說道:

        《平凡的世界》中的年輕的主人公們,雖然都有情感波折和婚姻不幸,但到最后都算有了自己說得過去的歸宿,唯獨苦了田曉霞,她和孫少平如詩如歌的愛情,被一場特大洪水淹沒給無數讀者留下不盡的遺憾和唏噓。其實我們大可不必埋怨作者路遙,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例子并非絕無僅有。

      11. 平凡的人說道:

        了解社會,感悟人生!

      12. 愛國者說道:

        哎…:-(

      13. 凝凝爹說道:

        可是,縱使她來了,并且此刻她就在她的懷抱里,而那個使他痛苦的“結癥”就隨之消失了嗎?

        沒有。

      14. 唐探說道:

        孫少平的理想是在家里建新窯洞的那一段,突然間找到了自己的原型,我的命運沒想到路老師給寫進去了,我也是個漂泊的青年,和孫少平有一樣的理想,并且我在家里也建了處新房,心境和少平時一樣的,致敬路老師的作品,這是我看過的最好的一本書

      15. 龍爪凌光說道:

        真正美好的愛情是精神世界的門當戶對,而絕大多數的婚姻卻是物質世界的門當戶對—–物質與意識的關系問題是哲學的基本問題

      16. 獨孤九劍說道:

        他們眼前即刻出現了一道多余的光亮,寫得精彩!

      17. 一個人說道:

        愛情甜蜜

      18. 小小的世界說道:

        看到這里,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只是內心不知道為什么悲傷起來了。少平對父輩蓋房子的想法,和我是不謀而合,我也是這樣想的,我也是非常理解父親當初的想法,蓋一座房子,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吧

      19. 秋知楓葉紅了說道:

        水一樣純凈的情感

      20. 不哭說道:

        不知道那個說了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不一樣的田曉霞,不同年代當然也不一樣。

      21. 路人說道:

        估摸著,這個文章的基調,曉霞還是最終跟少平分別了吧

      22. 路人說道:

        少平內心的渴望也正像我內心中的,渴望一番闖蕩,年輕人總歸是不甘平庸吧!

      23. 婉璐說道:

        少平和曉霞純真的的愛情,什么都阻擋不了他們在一起。

      24. 麻辣小龍蝦說道:

        仿佛看見了曾經的自己!

      25. 匿名說道:

        “可和我一塊的男人都說我不象女人。我知道這是因為我的性格??墒?,他們并不知道,當他們自己象個女人的時候,我只能把自己變成他們的大哥!”——霸氣側漏!

      26. 文筆說道:

        感謝路遙為我們提供了這么好的小說。

      27. 老劉說道:

        偉大的作家,偉大的作品,感謝路遙老師在有生之年給我們留下了經典和永恒

      28. 匿名說道:

        我倒是遺憾路遙去世得太早了,不然,經歷過90年代、00年代,路大爺又會感悟出什么,帶給我們什么呢?

      29. 谷園書屋說道:

        讀了少平的“肺腑之言”后,我終于明白“面子”二字在少平們的心中的沉甸甸的分量。
        面子,就是尊嚴;尤其是受盡貧困與羞辱的人的尊嚴。

      30. 只愛你呀說道:

        書中每個人物的命運多波折,而現實生活中我們的命運又將如何,是該一生如螻蟻般活著,還是為了更好地生活嗎、奮力一搏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定州 | 山东青岛 | 河源 | 盐城 | 项城 | 海丰 | 常州 | 喀什 | 黄石 | 安阳 | 凉山 | 台北 | 江门 | 伊犁 | 滕州 | 涿州 | 克孜勒苏 | 锦州 | 日照 | 临汾 | 七台河 | 阳江 | 吉安 | 寿光 | 东阳 | 甘肃兰州 | 武安 | 乌海 | 山南 | 南京 | 辽阳 | 益阳 | 汝州 | 德州 | 宝鸡 | 新泰 | 滕州 | 肇庆 | 遂宁 | 新余 | 抚顺 | 株洲 | 锡林郭勒 | 雅安 | 定安 | 江西南昌 | 厦门 | 广饶 | 德宏 | 吉安 | 信阳 | 天水 | 定安 | 浙江杭州 | 玉树 | 昌吉 | 六盘水 | 乐平 | 朝阳 | 临沧 | 长兴 | 怀化 | 齐齐哈尔 | 仙桃 | 乌兰察布 | 惠州 | 瑞安 | 松原 | 毕节 | 涿州 | 南安 | 铜仁 | 辽宁沈阳 | 新余 | 德清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南平 | 金华 | 长治 | 黑河 | 烟台 | 项城 | 鹤岗 | 灌南 | 濮阳 | 长治 | 石嘴山 | 淮南 | 景德镇 | 安顺 | 六盘水 | 汕尾 | 醴陵 | 海门 | 河池 | 昭通 | 海门 | 湘潭 | 灵宝 | 巴音郭楞 | 鞍山 | 香港香港 | 玉林 | 桂林 | 长垣 | 临沧 | 海西 | 普洱 | 长葛 | 盐城 | 镇江 | 吴忠 | 淮北 | 赣州 | 乌海 | 神农架 | 日土 | 咸阳 | 那曲 | 宝应县 | 遵义 | 鄂尔多斯 | 乐平 | 寿光 | 大兴安岭 | 大理 | 宜宾 | 库尔勒 | 临海 | 河池 | 金昌 | 梧州 | 仁怀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高雄 | 如皋 | 宁波 | 防城港 | 黔南 | 商丘 | 丹东 | 清远 | 湖北武汉 | 呼伦贝尔 | 昌都 | 大连 | 温州 | 南充 | 台州 | 揭阳 | 吴忠 | 香港香港 | 雅安 | 金华 | 黄山 | 香港香港 | 益阳 | 海东 | 台南 | 深圳 | 韶关 | 安阳 | 秦皇岛 | 南平 | 河北石家庄 | 张北 | 瑞安 | 陵水 | 牡丹江 | 铜陵 | 海西 | 南安 | 山南 | 贵港 | 正定 | 巢湖 | 徐州 | 中山 | 垦利 | 五家渠 | 台北 | 阿坝 | 常德 | 阿里 | 阜新 | 庄河 | 内江 | 伊犁 | 九江 | 沛县 | 迁安市 | 广安 | 溧阳 | 天水 | 辽宁沈阳 | 吐鲁番 | 泸州 | 阿拉善盟 | 福建福州 | 芜湖 | 博罗 | 盐城 | 温州 | 扬中 | 天门 | 江西南昌 | 温岭 | 渭南 | 廊坊 | 莱芜 | 武夷山 | 巢湖 | 广饶 | 鹤壁 | 玉溪 | 毕节 | 蓬莱 | 深圳 | 宝鸡 | 克孜勒苏 | 海西 | 芜湖 | 定西 | 临猗 | 青州 | 万宁 | 新余 | 昌都 | 香港香港 | 柳州 | 永州 | 广汉 | 潜江 | 潮州 | 宝应县 | 澳门澳门 | 玉环 | 梅州 | 呼伦贝尔 | 通化 | 昌吉 | 宜春 | 黔南 | 商丘 | 馆陶 | 灌云 | 丹阳 | 温州 | 南充 | 连云港 | 潮州 | 普洱 | 柳州 | 牡丹江 | 山西太原 | 辽阳 | 桓台 | 宁德 | 湖南长沙 | 瑞安 | 河北石家庄 | 高密 | 明港 | 济源 | 临沧 | 海丰 | 鸡西 | 固原 | 咸阳 | 瓦房店 | 武安 | 天长 | 双鸭山 | 江苏苏州 | 来宾 | 临汾 | 大庆 | 吕梁 | 衡水 | 石狮 | 鹤壁 | 武夷山 | 焦作 | 仁怀 | 东营 | 唐山 | 鞍山 | 秦皇岛 | 吉安 | 黑河 | 河源 | 荆门 | 枣庄 | 遵义 | 安庆 | 大庆 | 西双版纳 | 江西南昌 | 陕西西安 | 曲靖 | 芜湖 | 随州 | 大连 | 海东 | 乐清 | 文昌 | 迪庆 | 诸城 | 武安 | 鸡西 | 阳春 | 商洛 | 商丘 | 宣城 | 和田 | 宝鸡 | 鹤岗 | 锡林郭勒 | 赣州 | 金昌 | 馆陶 | 株洲 | 澳门澳门 | 日照 | 海拉尔 | 台山 | 澳门澳门 | 杞县 | 大兴安岭 | 阳泉 | 邹城 | 三明 | 肇庆 | 鹤岗 | 汉中 | 阜阳 | 晋城 | 衡水 | 公主岭 | 海宁 | 资阳 | 赵县 | 咸阳 | 三亚 | 灌南 | 永新 | 文昌 | 雅安 | 德宏 | 自贡 | 金华 | 眉山 | 台北 | 茂名 | 广西南宁 | 遂宁 | 株洲 | 武夷山 | 海东 | 绵阳 | 南充 | 喀什 | 和县 | 广州 | 基隆 | 陕西西安 | 甘肃兰州 | 宁波 | 伊犁 | 简阳 | 迪庆 | 宁夏银川 | 商丘 | 正定 | 仁怀 | 延边 | 黔西南 | 临海 | 商丘 | 张家界 | 承德 | 潮州 | 任丘 | 临沂 | 遂宁 | 义乌 | 高密 | 单县 | 福建福州 | 项城 | 西藏拉萨 | 孝感 | 海南 | 苍南 | 景德镇 | 汕尾 | 肇庆 | 临沧 | 毕节 | 黔东南 | 灵宝 | 江西南昌 | 焦作 | 绵阳 | 邵阳 | 南阳 | 甘孜 | 锦州 | 宿州 | 和县 | 德州 | 眉山 | 秦皇岛 | 邯郸 | 任丘 | 那曲 | 抚顺 | 象山 | 佛山 | 漳州 | 武夷山 | 张家口 | 益阳 | 陵水 | 金华 | 忻州 | 莱州 | 钦州 | 荆门 | 定西 | 塔城 | 兴安盟 | 湘潭 | 朝阳 | 铜川 | 遂宁 | 承德 | 台州 | 铜仁 | 上饶 | 扬中 | 信阳 | 绥化 | 延安 | 潍坊 | 东营 | 防城港 | 馆陶 | 偃师 | 孝感 | 滕州 | 上饶 | 汉中 | 黄冈 | 河源 | 阿里 | 黄南 | 三明 | 姜堰 | 乐清 | 昌都 | 焦作 | 临沂 | 海西 | 葫芦岛 | 南京 | 巴彦淖尔市 | 公主岭 | 铁岭 | 平顶山 | 铜陵 | 辽阳 | 昌吉 | 安阳 | 资阳 | 扬州 | 三亚 | 乌兰察布 | 三门峡 | 东方 | 广安 | 诸暨 | 诸暨 | 灌云 | 东莞 | 宝鸡 | 铜陵 | 常州 | 台北 | 湖北武汉 | 衡水 | 广汉 | 阿拉善盟 | 芜湖 | 包头 | 台中 | 怀化 | 洛阳 | 三门峡 | 东台 | 杞县 | 东方 | 桓台 | 宁波 | 防城港 | 北海 | 如东 | 常州 | 澳门澳门 | 普洱 | 崇左 | 果洛 | 黄冈 | 常德 | 顺德 | 保亭 | 顺德 | 绍兴 | 南安 | 临沂 | 荣成 | 广饶 | 屯昌 | 昌都 | 阿拉尔 | 锡林郭勒 | 喀什 | 庆阳 | 新乡 | 桓台 | 嘉兴 | 邢台 | 扬中 | 滁州 | 克拉玛依 | 保亭 | 武威 | 临汾 | 玉林 | 潜江 | 保定 | 昭通 | 醴陵 | 乳山 | 霍邱 | 湛江 | 包头 | 大丰 | 泰州 | 海西 | 扬州 | 牡丹江 | 衡水 | 诸暨 | 资阳 | 钦州 | 黄冈 | 醴陵 | 舟山 | 新乡 | 铜川 | 江苏苏州 | 抚顺 | 海西 | 乌兰察布 | 伊犁 | 神农架 | 龙岩 | 红河 | 宁德 | 安阳 | 鹤壁 | 池州 | 新乡 | 台湾台湾 | 石河子 | 昌吉 | 大兴安岭 | 日照 | 遂宁 | 吴忠 | 秦皇岛 | 赤峰 | 嘉峪关 | 涿州 | 平顶山 | 东台 | 濮阳 | 雄安新区 | 阿拉尔 | 辽源 | 延边 | 陇南 | 滁州 | 屯昌 | 安吉 | 天水 | 三沙 | 莱州 | 贵港 | 抚州 | 乌兰察布 | 宜昌 | 洛阳 | 眉山 | 德清 | 恩施 | 衡阳 | 盐城 | 启东 | 乐山 | 百色 | 蚌埠 | 黔东南 | 临沧 | 烟台 | 泗阳 | 禹州 | 乐平 | 长葛 | 慈溪 | 无锡 | 黔南 | 开封 | 盘锦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台山 | 玉环 | 昭通 | 阿拉尔 | 琼中 | 安康 | 资阳 | 永康 | 毕节 | 三明 | 白沙 | 厦门 | 平顶山 | 铜川 | 燕郊 | 诸暨 | 承德 | 正定 | 潮州 | 潮州 | 白沙 | 楚雄 | 中卫 | 蓬莱 | 项城 | 迪庆 | 荆州 | 青州 | 江门 | 灵宝 | 新疆乌鲁木齐 | 醴陵 | 绥化 | 凉山 | 朝阳 | 揭阳 | 安康 | 龙口 | 随州 | 定州 | 大庆 | 日喀则 | 泉州 | 商丘 | 巢湖 | 乐山 | 灌南 | 海南 | 遂宁 | 昭通 | 甘南 | 达州 | 陕西西安 | 海西 | 温州 | 百色 | 东台 | 庆阳 | 中卫 | 广汉 | 新余 | 鄂尔多斯 | 南充 | 大兴安岭 | 招远 | 汝州 | 盐城 | 象山 | 诸城 | 达州 | 黄石 | 青州 | 海丰 | 营口 | 双鸭山 | 余姚 | 阳泉 | 白银 | 东方 | 伊犁 | 邳州 | 山东青岛 | 遵义 | 商洛 | 迁安市 | 红河 | 新疆乌鲁木齐 | 葫芦岛 | 阿克苏 | 绍兴 | 红河 | 徐州 | 嘉善 | 神木 | 沭阳 | 包头 | 临沂 | 包头 | 揭阳 | 哈密 | 和县 | 慈溪 | 保定 | 河池 | 三亚 | 保山 | 仁怀 | 香港香港 | 海宁 | 蚌埠 | 大连 | 灌南 | 和田 | 黄山 | 株洲 | 德清 | 乌兰察布 | 湖北武汉 | 崇左 | 海西 | 滨州 | 台中 | 芜湖 | 咸阳 | 安吉 | 三亚 | 兴化 | 衢州 | 河北石家庄 | 赤峰 | 泰安 | 自贡 | 兴化 | 德州 | 通辽 | 大同 | 定州 | 湘西 | 宿州 | 泸州 | 包头 | 杞县 | 阜新 | 平顶山 | 博尔塔拉 | 安吉 | 黔东南 | 克孜勒苏 | 包头 | 宿州 | 四川成都 | 陕西西安 | 通化 | 怀化 | 洛阳 | 安顺 | 神木 | 泰兴 | 保定 | 青州 | 赵县 | 遵义 | 郴州 | 常州 | 衡水 | 昌吉 | 汝州 | 烟台 | 包头 | 济宁 | 定州 | 桐城 | 福建福州 | 海东 | 昭通 | 江苏苏州 | 攀枝花 | 朝阳 | 启东 | 伊犁 | 瓦房店 | 图木舒克 | 武夷山 | 招远 | 南京 | 三亚 | 怀化 | 溧阳 | 廊坊 | 济宁 | 台北 | 辽阳 | 湛江 | 吉林长春 | 湘潭 | 五指山 | 宜都 | 温州 | 鹰潭 | 常德 | 泰州 | 巢湖 | 河源 | 三亚 | 酒泉 | 天门 | 临汾 | 安徽合肥 | 南阳 | 滕州 | 黄南 | 黄冈 | 盘锦 | 广西南宁 | 桐乡 | 迁安市 | 澳门澳门 | 永州 | 庄河 | 邹平 | 德宏 | 招远 | 丹东 | 张家界 | 盘锦 | 桂林 | 丹阳 | 陕西西安 | 咸阳 | 宜宾 | 济源 | 德州 | 南京 | 莒县 | 乳山 | 兴安盟 | 固原 | 沭阳 | 海丰 | 六盘水 | 仁怀 | 滁州 | 临沧 | 铜陵 | 大同 | 龙口 | 怒江 | 扬中 | 常州 | 葫芦岛 | 余姚 | 襄阳 | 葫芦岛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巴音郭楞 | 台山 | 常德 | 广西南宁 | 余姚 | 渭南 | 铜陵 | 临猗 | 张家界 | 白山 | 哈密 | 吐鲁番 | 金昌 | 馆陶 | 万宁 | 宁夏银川 | 玉林 | 阜新 | 舟山 | 石狮 | 吉林 | 莆田 | 普洱 | 湖北武汉 | 白山 | 青州 | 三亚 | 梅州 | 姜堰 | 邹城 | 醴陵 | 秦皇岛 | 徐州 | 湘西 | 临沂 | 天长 | 甘南 | 铁岭 | 大丰 | 遵义 | 图木舒克 | 渭南 | 滁州 | 扬中 | 廊坊 | 澄迈 | 阿里 | 图木舒克 | 莆田 | 荣成 | 东方 | 临汾 | 青海西宁 | 高雄 | 如东 | 四平 | 贵港 | 开封 | 莒县 | 锡林郭勒 | 忻州 | 荆门 | 丹东 | 忻州 | 蚌埠 | 菏泽 | 甘肃兰州 | 岳阳 | 抚州 | 项城 | 燕郊 | 铜陵 | 绵阳 | 林芝 | 石嘴山 | 柳州 | 随州 | 绍兴 | 澄迈 | 黔东南 | 武夷山 | 商丘 | 黄山 | 黄石 | 张掖 | 张掖 | 庆阳 | 青海西宁 | 广汉 | 屯昌 | 德清 | 巴彦淖尔市 | 保定 | 简阳 | 昌吉 | 晋城 | 盐城 | 如皋 | 淮北 | 乐清 | 晋江 | 长葛 | 垦利 | 大连 | 黄山 | 商丘 | 秦皇岛 | 丽江 | 新乡 | 雄安新区 | 灌南 | 天水 | 鞍山 | 赣州 | 台北 | 宁德 | 沛县 | 河北石家庄 | 阿拉善盟 | 台南 | 三明 | 海丰 | 临汾 | 乌兰察布 | 塔城 | 永新 | 顺德 | 黑河 | 德阳 | 崇左 | 赣州 | 曲靖 | 五家渠 | 七台河 | 大丰 | 盘锦 | 钦州 | 台州 | 上饶 | 甘孜 | 喀什 | 涿州 | 嘉峪关 | 齐齐哈尔 | 库尔勒 | 德州 | 江西南昌 | 台湾台湾 | 启东 | 遵义 | 丹东 | 肥城 | 寿光 | 瓦房店 | 慈溪 | 晋江 | 安阳 | 澳门澳门 | 赣州 | 长治 | 七台河 | 柳州 | 吉林长春 | 如皋 | 天门 | 和田 | 肥城 | 神农架 | 那曲 | 许昌 | 高密 | 黄南 | 明港 | 琼中 | 瓦房店 | 邯郸 | 象山 | 保定 | 阳春 | 通化 | 漯河 | 滕州 | 宝应县 | 清远 | 永州 | 任丘 | 怒江 | 大庆 | 凉山 | 图木舒克 | 安徽合肥 | 宿迁 | 百色 | 鹰潭 | 阿里 | 孝感 | 项城 | 芜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