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46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在我們親愛的大地上,有多少樸素的花朵默默地開放在荒山野地里。

      這花朵沒有人注目。也許唯有自身才憐愛自身的芬芳。

      可是,在我們普通人的生活中,在這平凡的世界里,也有多少絢麗的生命之花在悄然地開放而并不為我們所知??!

      但愿我們還沒有忘記,不久前,田福堂的兒子田潤生開著他姐夫的汽車,在外縣一個廟會上偶然碰見了原西上高中時和他同班的女同學郝紅梅;在目睹了喪夫攜子的紅梅在異鄉的山村悲慘而不幸的生活后,這個身體瘦弱、不善言語的青年,便象個真正的男子漢一樣,擔負起幫助這位落難女同學的責任。我們知道,盡管他很快就遇到了世俗輿論的壓力,但仍然毫不在乎地開著車來到這偏僻山莊,給生活于困境中的孤兒寡母送這送那,關懷備至……從那時到現在,田潤生到郝紅梅這里的奔波一直沒有中斷。

      毫無疑問,開始的時候,潤生這樣慷慨地幫助紅梅,純粹出于一種同情心。從善良和對別人的同情心來說,田潤生簡直不象田福堂的兒子。

      田潤生這樣跑了一段時間以后,他自己驚訝地發現:他的心情似乎發生了某種微妙的變化。

      是啊,他強烈地意識到,他而今到紅梅這里來,不再僅僅是要給她送一些維持生活的用品;而是渴望能見到她,坐在她的熱炕頭上,看著她親切地侍候自己吃兩碗香噴噴的細面條。盡管他長這么大,從沒缺過吃喝,可他也從沒吃過這么有滋味的面條。是的,那面條是很有滋味。但是,僅僅是有滋味的面條才使他如此留戀這地方嗎?

      不。他在這孔貧寒的窯洞里,那么多地體驗了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溫暖。是的,溫暖。心靈的溫暖。他每次坐到這個土炕上,一路奔波所帶來的緊張和勞累立刻就會消失得一干二凈,耳朵里再也聽不見呼呼的風聲和馬達的轟鳴;疲倦的眼睛視線可以放心地重迭在一起,甚至可以閉目養神。僵直的胳膊腿松馳了下來;渾身的骨頭也可以一塊一塊散亂地堆壘著——那種舒坦和輕松,就象躺在澡盆的熱水里一般……唉,一旦他坐在這個熱炕頭上,他就不想再離開這里了!他清楚這一切意味著什么。

      是的,不必隱諱,他在心里開始愛上了他的同學——這個苦命的寡婦!

      我們知道,從田潤生的家境來說,雖然不可能找個端公家飯碗的城里姑娘,但要在農村找個對象,那的確不必發愁;甚至可以有挑有揀。遠處不說,東拉河一道溝的村莊,誰家不愿把女兒嫁給赫赫有名的田福堂的兒子呢?

      可是,人的感情,尤其男女之間的感情,是世界上最難解釋的一種現象。

      現在,在田潤生的眼里,只有這個寡婦才是他最可心的女人。

      在高中上學的幾年里,潤生盡管和她是同班,但相互間的交往倒很一般。他是一個晚熟的青年,那時還對男女之間的事并不敏感。至于郝紅梅,他只知道她家成份是地主,但光景很窮,本人常面黃饑瘦,穿身破衣服,連個丙菜也吃不起。后來他隱隱地聽別人說,他們村的少平和這個女同學有“關系”……

      以后他又聽說,他們班的班長顧養民愛上了紅梅。這倒使他大吃一驚。他想不到家庭和本人都很出眾的班長竟然看上了這個成分不好、家境又困苦的女生。那時他才稍微留意了一下這個郝紅梅。他似乎也發現,她是班里女生中最漂亮的……畢業以后,同學們都各自東西,他也就不再記得這些事了……

      至于他自己,是這兩年才多少懂到了一點所謂“愛情”——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姐姐和姐夫之間的不幸婚姻,迫使他也考慮起了他自己的事。是的,男大當婚,他也將要面臨這件人生大事了。姐姐和姐夫的教訓是深刻的,他決不能象他們一樣。

      潤生在姑娘面前生性靦腆和膽怯,加之目睹了姐夫的不幸與痛苦,使他對女性產生了某種恐懼心理,他在有女人的地方立刻感到一種不自在,因此經?;乇芎团慕佑|。這同時造成了一種逆反心理;越是躲避女人,就越覺得女人的神秘;越是感到神秘,內心就越強烈地渴望得到女人的溫暖和體貼。這種水深火熱般的矛盾心理,在悄悄地、嚴酷地折磨著這個二十三歲的青年。這種狀況時間一長,竟使他在女性面前漸漸自卑起來,覺得他一生也許再沒能力去征服和占有一個女人的感情了……但自見到紅梅以后,他這種心理障礙卻神奇地消失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紅梅自己一開始就在他面前表現出了一種難以掩飾的自卑感,反倒大大地刺激了他的男子漢氣概。他喜悅地感到,他在紅梅面前才是個真正的男人。男人通常都有一種保護女人的天性,并以此感到滿足——他現在嘗到的正是這種滋味!

      田潤生左思右想,覺得只有和紅梅生活在一起,他這輩子才能真正感受到男女之間的溫暖和幸福。

      他想過,正因為她結過婚,她也許就更知道怎樣關懷男人;而正因為他沒結過婚,她也不可避免在他面前有點難言的自卑,因此會對他的感情要求熱烈響應,他就不必象姐夫那要飽受心理和生理上的折磨了。他是一個有文化的人,他不會因為她結過婚并且帶著前夫的孩子,就用世俗的眼光低看她一等。不,他多么愛她!她現在看起來要比高中時更漂亮。雖然穿一身農村婦女的衣服,但掩飾不住那豐滿而苗條的身材和沒有喪失掉的文化教養。最使他心旗搖動的是,她是一個各方面都成熟了的女性——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立刻就能滿足他那饑渴的男性欲望!

      決心已經堅定不移了。他要很快向紅梅表露他的心跡。當然,他知道在這件事上,最大的阻力將是他的父母親。但他先不管他們。等他和紅梅把事情說妥了,再去攻克家庭這座堡壘吧!

      這一天下午,他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又來到了紅梅家。這次,他給她扛來五十斤重的一袋白面,也給她帶來了一顆熱騰騰的心。

      象往常一樣,紅梅立刻把那快叫人心疼的碎花布圍裙束在腰里,手忙腳亂地開始為他和面。

      他脫了鞋,象主人似的自在地上了炕,安然盤腿坐在炕頭上,抱起紅梅的孩子,用指頭輕輕點著娃娃的下巴,那孩子就咧開小嘴不住地對他笑。他也在笑。一顆心在胸膛里不安地跳動著。

      不一會,孩子睡著了。他小心翼翼地把這小家伙的頭擱在枕頭上,然后拉了條小被蓋住,就又從炕上下來,轉到炕火圪嶗幫助紅梅燒火。

      火烤得他額頭上汗水淋漓——但多半是因為他內心過分緊張。紅梅就在鍋臺旁邊和面。她離他這么近!

      他一邊燒火,一邊拼命地咽口水。他一路上已經反復想好他要對她說的話——可現在感到如此難開口??!

      他把一塊干柴塞到灶膛后,嘴唇哆嗦了半天,才訥訥著說:“紅……梅,我想對你……說句話……”

      紅梅停止了和面,默默地看著他,顯然是等他說那句“話”。

      潤生沒敢抬頭看她,用很大的力氣鼓著勁說:“咱兩個……能不能一塊過日子?”

      紅梅呆呆地立在鍋臺旁,低傾下了頭。

      半天,她才小聲說:“我這個樣子,怎能配得上你……”

      潤生素性不燒火了,從灶火圪嶗里站起來,激動地說:“我已經下了決心,一定要和你一塊過!”

      紅梅仍然低著頭,兩條腿微微地抖著,說:“你不要憑一時沖動。以后你會后悔的……”

      “不!我想了好多時了!我……我現在只要你的一句話,跟不跟我?你相信我!我決不會虧待你和娃娃……”“你們家的老人不會同意的……”

      “我要說服他們!只要你同意,我就有信心說服我父母親!你同意不同意呀?”

      “我……”紅梅哭了。

      潤生勇敢地走過去,伸出兩條瘦胳膊,緊緊地抱住了她。紅梅垂著兩只面手,臉依戀地伏在他胸前,哭得更傷心了。潤生的眼里也含滿了淚水。他緊緊地抱著她,自己卻怵軟得象一團棉花。

      “不要為難,潤生。你要回去把老人說通,咱們兩個再說這事。不管時間長短,我都等你!”紅梅在他懷里哭著說?!斑@事你別擔心!我要說的是,我這汽車也開不長久,說不定馬上得回去勞動;要是這樣,你一輩子還得跟上我受苦……”

      “勞動怕什么呢!咱們就一輩子安安穩穩在農村過光景,只要你對我好,跟上你就是去要飯,我也情愿。只不過你對我的娃娃也要好……

      “這還要你說哩!娃娃就是我的娃娃!咱們結婚了。我就是這娃娃的父親!”

      這天夜晚,潤生就在紅梅家里留宿了。

      第二天,他象獲得了新生一般容光煥發。他感激地告別了他親愛的人,立即返回原西去找父親商談他的終身大事……

      田福堂眼下已不在雙水村,徐治功調回縣里當了水電局長后,正好一個下屬單位要修建十幾孔窯洞,他就把這工程讓以前的老相識田福堂承包了。雙水村這位“無產階級革命家”,終于采取了機會主義態度,開始走上了“資本主義道路”,到縣城當起了包工頭。

      潤生在縣城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忙著招兵買馬,鋪排工程。田福堂雖然以前沒做過這事,但他是個天生的領導人,很快就形成了出色的包工頭,不亞于走州過縣的胡永州之流。他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F在,田福堂不僅不再徒勞地和社會的大潮流對抗,反而覺得時勢的變化也并不可怕。只要人有本事,能踢能咬,現在這世事胳膊腿更能伸展得開!

      這位過去指揮農業學大寨的帥才,現在正指揮著一群他雇來的工匠,忙得不可開交;雖然咳嗽氣喘,照樣指手劃腳,一點也不失當年的氣魄和風度!

      田福堂萬萬沒有想到,新的打擊又一次降臨到了他的頭上。

      當他聽兒子說要和一個帶孩子的寡婦結婚時,就象頭上被敲了一悶棍,一剎那間幾乎要暈過去了。

      天??!他上輩子作了什么孽,偏逢上這么兩個氣老人的兒女呢?女兒的婚事已經夠他痛苦了,現在兒子又來活活地把他往死折磨!

      “你他媽的是不是跟上鬼了!什么人家咱挑不下,你為什么要找個寡媽呢?田家祖宗幾代,什么時候出過你這號敗家子?你羞先人哩!早些把心死了!只要我活著,你就甭想把這喪門星娶回來!”

      田福堂先劈頭蓋腦把兒子臭罵了一通!

      潤生從小就懼怕他父親,一下子被他虎嘯般的吼叫震懾住了。不過,他聲音很低但態度堅定地辯解說:“我們這是愛情……”

      “狗屁!”田福堂吼叫了一聲,便劇烈地咳嗽起來。

      潤生眼里淚花子直打轉。他沒想到父親用如此粗俗的態度對待自己神圣的感情。一剎那間,他在心里對他產生了某種仇恨。

      當天下午,痛苦萬分的潤生和氣急敗壞的田福堂一起回到了雙水村?;ハ嗖荒苷f服對方的父子倆,都把勝利的希望寄托在潤生他媽身上。田福堂指望他老婆能勸解兒子放棄這宗荒唐的親事——潤生向來聽他媽的話。而潤生又盼望母親能理解他,站在他一邊勸解父親,幫助他成全自己的婚姻。

      可他媽一聽這事,先一鼻子哭得連話也說不成了。她實際上比父親還要堅決地反對這親事。她痛不欲生地絮叨說:“潤葉的婚姻是那么個樣子,你現在又要找個二婚女人,帶著前家的娃娃……”

      “還是地主成分!”田福堂加添說,“咱里親外戚中連個中農成分也沒,你卻要把地主的后代引到家里來。田家的門風叫你糟塌完了!

      絕望的田潤生丟下哭啼的母親和咆哮的父親,一個人踉踉蹌蹌從家里走出來。他感到東拉河對面的廟坪山和神仙山,都在瘋狂地旋轉過來;雖然天晴日麗,但他眼前一片黑暗!

      他不知不覺竟走到孫玉亭家里。他知道玉亭叔和父親關系比較好,就想讓他給父親做點工作。這真是病急亂救醫!

      孫玉亭正圪蹴在院子的磨盤上看報紙。當他聽完潤生的陳述之后,把報紙卷起別在胸前僅有的那兩顆鈕扣中間,拖拉起兩只爛鞋就和潤生一塊到他家里來了。

      玉亭總算念過幾天書,又在太原鋼廠當了幾年工人,經見過世面,因此對這事倒能理解。他趕到田福堂家里,象位敢對“圣上”諫言的忠臣一樣,對書記夫婦說:“福堂哥,嫂子,你們要尊重潤生這感情哩。既然潤生和那寡婦有愛情,你們就要理解娃娃哩!二婚女人又怎?當然,農村對這事有說法,可那是封建主義!”孫玉亭說得倒振振有辭?!澳愣畟€屁!誰叫你來騷這楊柳情?”田福堂氣憤地對他的助手出言不恭地喝罵道,他討厭玉亭到他家里來火上加油。

      孫玉亭立刻被田福堂罵得張口結舌,說不上話來了。他再一次意識到,田福堂已經不再把他孫玉亭當一回事。

      玉亭一看他說話等于放屁,啥事也不頂,就知趣地拖拉著鞋離開了田福堂的家……田福堂一家三口人同時陷入到了深深的痛苦之中。田潤生在幾天內就好象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他目光呆滯,神情恍惚,本來就很瘦弱的身體又瘦了幾圈;袖簡和褲管里伸出來的胳膊腿,竟象麻桿般纖細。他再也不跟他姐夫去開汽車了,整天神神魔魔爬上雙水村周圍的山梁,默默地淌眼淚。他思念遠方的紅梅;他痛恨自己的軟弱;他和他自己在激烈地斗爭著……

      下一章:
      上一章:

      85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46章”上

      1. 阿訊說道:

        確實,生活中的事情就是這樣,他寫的不是田福堂一家的故事,而是寫出了那個年代的中國人的世道,現在也不乏有這樣的事情,有多少人的愛情不會像這樣呢?這完全是一部寫實小說,我是沒見過那個年代是的人們,也無法體會他們那時的世道,但在我的印象里,這樣的事情還是在我身邊普遍存在,存在即有道理,要愛上了,無論怎樣,遇到多大的困難,我們都有理由去堅守那份愛呀!

      2. 凡夫俗子說道:

        在當年確實是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改革開放至今在很多家長看來還是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只能說封建思想在國人腦里已經根深蒂固。有共鳴的朋友加微信一起聊天huangzi88888888

      3. 笑著呢說道:

        本書的愛情故事都是超乎常規的,過多這樣的贅述,會不會錯誤的引導讀者的婚姻觀

      4. 蘭蘭說道:

        孩子大了.父母對孩子的一切無能為力了,還是了隨緣吧!

      5. 匿名說道:

        之前就懷疑潤生除了憐憫郝紅梅之外,會不會喜歡上紅梅?經過這一章上半部分對潤生性格和心里的分析,看來他喜歡上紅梅確實合理

      6. 匿名說道:

        玉亭同志還在看報紙,關心著國家大事

      7. 凝凝爹說道:

        在當時應該是鴻溝啊~

      8. 匿名說道:

        一看有點對寡婦的歧視呀,你想,即便是一個寡婦也不能那樣隨意,不是說睡就睡在一起的,尤其是在那個時代。

      9. 匿名說道:

        在我們親愛的大地上,有多少樸素的花朵默默地開放在荒山野地里。由此看來路老是多么熱愛這片土地啊

      10. 水墨丹青說道:

        這可能就是不成熟的愛情吧,

      11. 不說了說道:

        潤葉的婚姻因為父親的強硬拆散,已經不幸福了,還要再搭上一個潤生嗎?一輩子,需要自己堅持的要鑒定的堅持下去

      12. 小小的世界說道:

        潤生的遭遇,父母對未來兒媳的種種指責和不滿,猶如現在丈母娘對女婿不能買的起房,買不起車,不是北上廣戶口一樣,扼殺的本來純真的愛情,實在是難以教化??!

      13. 婉璐說道:

        田福堂生產隊的領導者,土地承包到戶都不接受,能接受一個地主成分的寡婦并且還帶個孩子到他家,接受他就不是田福堂

      14. 麻辣小龍蝦說道:

        老一輩人的思想觀念!

      15. 說道:

        唉。。。。。。

      16. JY說道:

        平凡世界里的不平凡,這是潤生的偉大之處,不同于田福堂。試問如今有這樣的官二代嗎?不拼爹媽自立自強、為人和善。換作是現在的普通家庭也做不到潤生這般不平凡。

      17. 匿名說道:

        是啊,其實郝紅梅內心是不錯的,文化素養也不錯,人也漂亮

      18. 夏逝說道:

        潤生與紅梅之間的關系就好像潤葉與少安的關系,相愛著卻不能在一起。時代的悲哀,其實,就算在現在這樣的開放的時代,父母多多少少都會有反對!

      19. 我要我的自由說道:

        無論什么年代,潤生和紅梅的愛情都不會得到家人的祝福,平凡的人是世俗的,他們經受不起輿論的抨擊,根深蒂固的思想太可怕。

      20. 我要的自由說道:

        無論什么年代,潤生和紅梅的愛情都不會得到家人的祝福,平凡的人是世俗的,他們經受不起輿論的抨擊,根深蒂固的思想太可怕。

      21. 河神大人zs說道:

        自己所期待的愛情沒有結果,自己不曾想過的愛戀卻產生了。。。(自己也是不希望紅梅和潤生在一起啊。。)

      22. 糖果說道:

        其實現在也都是一樣,有幾個家境好的可以接受一個寡婦帶著兒子,這是事實

      23. 匿名說道:

        什么人就得在什么位置,婚姻,門當戶對才是最重要的

      24. 匿名說道:

        現在,農村家庭條件不行的,這樣的也找不到了。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神木 | 玉溪 | 乌兰察布 | 莒县 | 北海 | 邹平 | 杞县 | 亳州 | 怀化 | 天水 | 石狮 | 海西 | 许昌 | 牡丹江 | 三门峡 | 永康 | 天门 | 东台 | 江门 | 益阳 | 抚州 | 达州 | 泸州 | 咸阳 | 巢湖 | 攀枝花 | 秦皇岛 | 通化 | 晋城 | 沛县 | 眉山 | 库尔勒 | 曹县 | 遂宁 | 信阳 | 云浮 | 甘南 | 滁州 | 基隆 | 安康 | 宜春 | 铜仁 | 汕头 | 南京 | 邹城 | 雅安 | 杞县 | 丽江 | 百色 | 天水 | 绵阳 | 芜湖 | 六安 | 杞县 | 梅州 | 林芝 | 伊犁 | 聊城 | 本溪 | 广汉 | 盐城 | 福建福州 | 巴音郭楞 | 黄南 | 沭阳 | 偃师 | 济南 | 眉山 | 吕梁 | 赤峰 | 淮安 | 诸暨 | 泸州 | 三亚 | 铁岭 | 柳州 | 迪庆 | 庄河 | 厦门 | 资阳 | 神木 | 兴安盟 | 仁怀 | 钦州 | 徐州 | 洛阳 | 瓦房店 | 毕节 | 乳山 | 肇庆 | 安庆 | 天水 | 基隆 | 伊犁 | 青州 | 桂林 | 吐鲁番 | 松原 | 黄南 | 霍邱 | 厦门 | 鹤壁 | 百色 | 如东 | 三亚 | 简阳 | 阜阳 | 大兴安岭 | 张掖 | 遵义 | 莆田 | 兴安盟 | 漳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临汾 | 平潭 | 仁怀 | 陇南 | 林芝 | 鹤岗 | 临沂 | 洛阳 | 昌都 | 固原 | 仁怀 | 高雄 | 宜春 | 秦皇岛 | 凉山 | 宜春 | 毕节 | 衡阳 | 宜都 | 日土 | 宁夏银川 | 邯郸 | 乌兰察布 | 巴彦淖尔市 | 抚州 | 天水 | 营口 | 永州 | 清远 | 徐州 | 呼伦贝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衢州 | 佳木斯 | 泰安 | 蓬莱 | 吕梁 | 资阳 | 东阳 | 商洛 | 河南郑州 | 益阳 | 马鞍山 | 东莞 | 蓬莱 | 临沂 | 湛江 | 醴陵 | 青州 | 巴中 | 博罗 | 改则 | 益阳 | 五家渠 | 泰安 | 宜春 | 晋江 | 定州 | 宝应县 | 三亚 | 珠海 | 枣阳 | 昭通 | 浙江杭州 | 惠州 | 玉林 | 陕西西安 | 长治 | 库尔勒 | 永州 | 济南 | 绵阳 | 澳门澳门 | 潍坊 | 梧州 | 莱芜 | 吴忠 | 黔东南 | 延边 | 漳州 | 淮安 | 湘西 | 吴忠 | 南京 | 梅州 | 七台河 | 岳阳 | 韶关 | 荣成 | 娄底 | 巴彦淖尔市 | 昌吉 | 宁波 | 张掖 | 平潭 | 桓台 | 梧州 | 阿坝 | 博尔塔拉 | 郴州 | 安康 | 定州 | 寿光 | 邯郸 | 海南海口 | 武夷山 | 通化 | 丽江 | 普洱 | 阜新 | 诸城 | 文山 | 仁寿 | 汉中 | 宿迁 | 济源 | 广元 | 攀枝花 | 雅安 | 巴彦淖尔市 | 蓬莱 | 南京 | 贺州 | 抚顺 | 榆林 | 德州 | 临海 | 乌兰察布 | 延安 | 淮南 | 东莞 | 德阳 | 资阳 | 苍南 | 本溪 | 无锡 | 阿克苏 | 山东青岛 | 孝感 | 安阳 | 大丰 | 泰安 | 张北 | 昭通 | 厦门 | 承德 | 渭南 | 陕西西安 | 宝应县 | 自贡 | 中山 | 阿坝 | 嘉兴 | 漳州 | 蚌埠 | 绵阳 | 牡丹江 | 泰安 | 中卫 | 海东 | 燕郊 | 保山 | 温州 | 广饶 | 运城 | 瑞安 | 安顺 | 桐城 | 晋城 | 乌兰察布 | 崇左 | 滁州 | 新余 | 巢湖 | 辽宁沈阳 | 自贡 | 通辽 | 临汾 | 黑河 | 新疆乌鲁木齐 | 襄阳 | 湛江 | 大兴安岭 | 伊犁 | 天水 | 台湾台湾 | 甘肃兰州 | 贵州贵阳 | 海南海口 | 宝应县 | 黄石 | 无锡 | 邹城 | 单县 | 鄂尔多斯 | 昭通 | 阳江 | 濮阳 | 仁怀 | 承德 | 德州 | 基隆 | 枣庄 | 玉溪 | 瓦房店 | 防城港 | 湖州 | 贺州 | 澳门澳门 | 昭通 | 昭通 | 岳阳 | 赣州 | 资阳 | 丹东 | 大连 | 沧州 | 惠东 | 任丘 | 宣城 | 泸州 | 泗洪 | 漳州 | 保定 | 自贡 | 台中 | 东台 | 桐城 | 平潭 | 高雄 | 焦作 | 咸阳 | 景德镇 | 张家界 | 白银 | 东阳 | 鄂州 | 河源 | 琼中 | 章丘 | 乌兰察布 | 屯昌 | 玉林 | 河南郑州 | 赤峰 | 双鸭山 | 绍兴 | 北海 | 湖北武汉 | 渭南 | 锡林郭勒 | 东海 | 淮安 | 阿拉善盟 | 那曲 | 云浮 | 榆林 | 聊城 | 宁夏银川 | 温州 | 兴安盟 | 阿勒泰 | 新沂 | 白沙 | 安岳 | 赵县 | 东海 | 邹城 | 许昌 | 遂宁 | 宿州 | 台中 | 汝州 | 长葛 | 张家界 | 葫芦岛 | 厦门 | 天水 | 莱芜 | 文昌 | 大同 | 东阳 | 海丰 | 许昌 | 偃师 | 马鞍山 | 肥城 | 达州 | 池州 | 澳门澳门 | 三沙 | 崇左 | 宜昌 | 阳泉 | 南京 | 济南 | 雄安新区 | 青海西宁 | 哈密 | 偃师 | 启东 | 兴安盟 | 新乡 | 温州 | 兴化 | 德州 | 平顶山 | 昭通 | 台中 | 佛山 | 丹阳 | 株洲 | 海拉尔 | 安岳 | 瑞安 | 金华 | 中卫 | 章丘 | 临海 | 高密 | 遵义 | 济源 | 宁波 | 信阳 | 霍邱 | 芜湖 | 吴忠 | 仁怀 | 赵县 | 德阳 | 潮州 | 儋州 | 咸阳 | 榆林 | 新余 | 临海 | 怒江 | 克拉玛依 | 通辽 | 荆门 | 那曲 | 崇左 | 乐山 | 鄂尔多斯 | 新泰 | 甘肃兰州 | 海安 | 大连 | 醴陵 | 安庆 | 柳州 | 简阳 | 章丘 | 黑河 | 黔东南 | 神农架 | 南充 | 白沙 | 荆州 | 辽源 | 东莞 | 偃师 | 南阳 | 遵义 | 南京 | 济源 | 上饶 | 珠海 | 巢湖 | 潍坊 | 镇江 | 天长 | 鹤岗 | 姜堰 | 灌南 | 河池 | 恩施 | 蓬莱 | 铜仁 | 五家渠 | 顺德 | 泰安 | 萍乡 | 阜阳 | 吉林长春 | 灌南 | 随州 | 保定 | 甘南 | 菏泽 | 仁怀 | 博尔塔拉 | 曹县 | 伊犁 | 宁国 | 许昌 | 兴化 | 克孜勒苏 | 六安 | 肥城 | 滁州 | 石嘴山 | 赤峰 | 正定 | 河源 | 燕郊 | 正定 | 盐城 | 扬州 | 枣阳 | 泰兴 | 绵阳 | 酒泉 | 滨州 | 宁国 | 宁夏银川 | 安阳 | 淮安 | 阿拉尔 | 济宁 | 台湾台湾 | 改则 | 如皋 | 诸城 | 青海西宁 | 聊城 | 湖南长沙 | 渭南 | 昌吉 | 甘南 | 正定 | 南平 | 三河 | 迁安市 | 葫芦岛 | 亳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黑龙江哈尔滨 | 曹县 | 眉山 | 改则 | 阿拉尔 | 濮阳 | 运城 | 临夏 | 湘潭 | 锡林郭勒 | 扬中 | 巢湖 | 五家渠 | 云浮 | 桓台 | 白城 | 怀化 | 新泰 | 遵义 | 广饶 | 赤峰 | 宜都 | 广饶 | 大兴安岭 | 来宾 | 崇左 | 徐州 | 长葛 | 黄南 | 肇庆 | 绵阳 | 南阳 | 巴彦淖尔市 | 沧州 | 黔西南 | 永新 | 济南 | 珠海 | 昭通 | 资阳 | 东营 | 迁安市 | 巴彦淖尔市 | 盘锦 | 杞县 | 海丰 | 博尔塔拉 | 湖北武汉 | 阿勒泰 | 白城 | 姜堰 | 海南 | 垦利 | 泰州 | 咸宁 | 博罗 | 盐城 | 镇江 | 德阳 | 平潭 | 本溪 | 黔东南 | 昌吉 | 珠海 | 亳州 | 泗洪 | 盐城 | 湖北武汉 | 阿克苏 | 正定 | 黄南 | 佛山 | 广饶 | 防城港 | 博罗 | 泸州 | 宁国 | 楚雄 | 东方 | 邹城 | 绥化 | 兴安盟 | 三亚 | 乐清 | 迁安市 | 宝鸡 | 清远 | 资阳 | 玉树 | 天门 | 鄢陵 | 镇江 | 泰兴 | 黔南 | 高雄 | 白城 | 章丘 | 余姚 | 黔西南 | 莆田 | 喀什 | 海南 | 汝州 | 张掖 | 温岭 | 齐齐哈尔 | 上饶 | 塔城 | 清徐 | 自贡 | 承德 | 鹤壁 | 如东 | 桂林 | 莱州 | 涿州 | 怒江 | 顺德 | 乳山 | 兴安盟 | 鄂尔多斯 | 桓台 | 绵阳 | 海安 | 禹州 | 三亚 | 安阳 | 赣州 | 霍邱 | 长治 | 公主岭 | 温岭 | 鹰潭 | 辽宁沈阳 | 涿州 | 仙桃 | 嘉兴 | 泰兴 | 鄂尔多斯 | 温州 | 四平 | 哈密 | 临沧 | 永州 | 阜新 | 咸宁 | 项城 | 廊坊 | 许昌 | 普洱 | 濮阳 | 临海 | 台北 | 开封 | 鸡西 | 宜宾 | 龙口 | 定西 | 聊城 | 江西南昌 | 铜川 | 和田 | 白沙 | 鄢陵 | 襄阳 | 任丘 | 巴彦淖尔市 | 嘉善 | 陇南 | 厦门 | 惠州 | 永新 | 包头 | 博尔塔拉 | 南充 | 招远 | 包头 | 泉州 | 武威 | 大庆 | 莱芜 | 宁波 | 青州 | 南京 | 文昌 | 汝州 | 西双版纳 | 顺德 | 喀什 | 资阳 | 玉林 | 文山 | 梅州 | 周口 | 鹤岗 | 枣庄 | 赣州 | 运城 | 燕郊 | 灌南 | 项城 | 巴彦淖尔市 | 中山 | 杞县 | 偃师 | 桂林 | 三河 | 石河子 | 清徐 | 南安 | 玉林 | 包头 | 十堰 | 伊犁 | 高密 | 高雄 | 莒县 | 宿州 | 沛县 | 如皋 | 泗洪 | 库尔勒 | 日土 | 新沂 | 和县 | 陵水 | 荣成 | 辽阳 | 醴陵 | 日照 | 济源 | 白城 | 江苏苏州 | 大兴安岭 | 湘潭 | 邵阳 | 巢湖 | 柳州 | 文昌 | 遵义 | 基隆 | 乐平 | 吐鲁番 | 海丰 | 澄迈 | 安庆 | 瓦房店 | 桓台 | 赣州 | 淮北 | 龙口 | 琼海 | 溧阳 | 厦门 | 铜陵 | 丽水 | 琼海 | 青州 | 六盘水 | 遂宁 | 果洛 | 台湾台湾 | 漯河 | 北海 | 丽江 | 孝感 | 玉溪 | 漳州 | 大理 | 仁寿 | 吕梁 | 东台 | 景德镇 | 新沂 | 兴安盟 | 商洛 | 南安 | 邳州 | 赣州 | 广州 | 海北 | 湖北武汉 | 三河 | 晋城 | 浙江杭州 | 南阳 | 枣庄 | 吉林 | 淄博 | 金昌 | 马鞍山 | 吴忠 | 东方 | 巴彦淖尔市 | 山南 | 湖北武汉 | 高密 | 乐山 | 湖北武汉 | 单县 | 那曲 | 枣庄 | 定西 | 阿拉尔 | 金昌 | 五家渠 | 邢台 | 日喀则 | 德宏 | 赤峰 | 信阳 | 广州 | 汕头 | 来宾 | 铁岭 | 咸阳 | 秦皇岛 | 临汾 | 伊犁 | 厦门 | 偃师 | 济南 | 黑河 | 宜春 | 巴中 | 铁岭 | 垦利 | 汕尾 | 喀什 | 泰州 | 漯河 | 潮州 | 邹平 | 和县 | 保定 | 淄博 | 瓦房店 | 和田 | 张掖 | 乌兰察布 | 陇南 | 神农架 | 宜昌 | 邳州 | 湘西 | 石河子 | 鄢陵 | 临夏 | 万宁 | 锡林郭勒 | 平凉 | 安吉 | 三沙 | 琼中 | 惠东 | 单县 | 龙口 | 海拉尔 | 中卫 | 九江 | 凉山 | 齐齐哈尔 | 灌云 | 淮南 | 百色 | 阳江 | 甘南 | 莒县 | 河北石家庄 | 庄河 | 清远 | 海北 | 丽江 | 通辽 | 灌南 | 西藏拉萨 | 黔西南 | 和田 | 灌南 | 吉林长春 | 江西南昌 | 南充 | 龙口 | 定西 | 阳泉 | 衡阳 | 亳州 | 阿克苏 | 贵州贵阳 | 铜陵 | 德宏 | 山西太原 | 韶关 | 五家渠 | 广安 | 靖江 | 库尔勒 | 余姚 | 台北 | 蓬莱 | 邵阳 | 海丰 | 辽源 | 运城 | 惠州 | 白沙 | 阿拉尔 | 昌都 | 韶关 | 萍乡 | 黔东南 | 吉林 | 渭南 | 四平 | 毕节 | 包头 | 岳阳 | 溧阳 | 瑞安 | 禹州 | 迪庆 | 昌都 | 莒县 | 临汾 | 邳州 | 天水 | 淮安 | 临沂 | 长治 | 平顶山 | 赣州 | 黄山 | 和县 | 汕头 | 桐城 | 新余 | 黑河 | 邢台 | 明港 | 余姚 | 眉山 | 山南 | 宜昌 | 吴忠 | 博罗 | 清远 | 灵宝 | 台湾台湾 | 廊坊 | 石狮 | 铜陵 | 平潭 | 秦皇岛 | 潜江 | 仁寿 | 涿州 | 金坛 | 西藏拉萨 | 六安 | 黄南 | 葫芦岛 | 禹州 | 浙江杭州 | 衢州 | 郴州 | 新余 | 七台河 | 桂林 | 山南 | 雄安新区 | 汕尾 | 清徐 | 邳州 | 咸宁 | 德州 | 襄阳 | 荆州 | 邢台 | 六盘水 | 瓦房店 | 广安 | 乐山 | 山西太原 | 双鸭山 | 陕西西安 | 仙桃 | 十堰 | 铜陵 | 绍兴 | 青海西宁 | 安庆 | 安吉 | 日土 | 新泰 | 建湖 | 安康 | 百色 | 鹤岗 | 吉林长春 | 六安 | 鸡西 | 伊春 | 晋城 | 株洲 | 黔东南 | 醴陵 | 杞县 | 果洛 | 玉树 | 东阳 | 抚州 | 珠海 | 鸡西 | 秦皇岛 | 灌云 | 惠东 | 焦作 | 松原 | 滕州 | 张家界 | 河北石家庄 | 安庆 | 韶关 | 镇江 | 瑞安 | 绵阳 | 黔南 | 孝感 | 六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