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32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天還沒有亮,我就急忙向汽車站趕去。

      不知什么時候天陰了,灰暗的云層在頭頂靜靜地凝聚著,空氣里滿含著潮濕。憑老經驗,看來另—場大雪就要降臨了——真的,快到汽車站的時候,覺得臉上似乎已經落了一顆冰涼的雪粒。我的心情沉重了。明天就是春節呀!要是再下一場雪,班車一停,回家過節就根本不可能了。我懷著不安的心情走進了車站候車室。

      我的心立刻涼了。自以為今天來得早,實際上大概是來得最晚的一個。只見候車室里已經人頭攢動,吵吵嚷嚷的,亂得像一個集市。

      失望中,我趕忙把目光投向售票處。

      在802次的售票口,我看見車次牌上用粉筆寫著:增加一輛車。

      一種難言的興奮涌上心頭,我笑了。我覺得我是面對著我的老伴和孩子們笑的。好!今天大概能回家去過春節了。

      當我正要趕過去排隊買票的時候,身邊突然傳來一個微弱而蒼老的聲音:

      “哪位同志行行好,給我買一張去桃縣的票吧……”

      這聲音是絕望的,似乎不是對著某一個確定的人,而是對所有在場的人發出的一種求援的呼喚。

      同情心使我忍不住停住了腳步。只見我旁邊的一張椅子上蜷曲著一位老人——正是他在反復喃喃地念叨著剛才我聽見的那句話。他衣服雖不十分破爛,但蓬頭垢面的,并且看來身體有病,使得面容十分蒼老和衰敗。不像是乞丐,因為我看見他手里捏著買車票的錢。是串鄉說書的民間藝人吧?但又不見帶著三弦。我想:總之,這大根是一個無力去排隊買票的人。

      當我認真朝他臉上看去的時候,我才認出這是一個盲人!

      我頓時感到一種憤憤不平了。當然我首先氣憤這個汽車站——竟然不能解決這樣一些完全應該解決的問題。但我更氣憤這個候車室里的人。在這些人之中,竟然沒有一個肯為這不幸的老人幫忙的!

      這種莊亞的思考當然首先感動了我自己。我想我應當幫助這個老人。

      我瞅了一眼去桃縣的售票口:正好?。福埃炒魏停福埃泊蔚氖燮笨诰o挨著,并且車次牌上寫著“增加兩輛車”的字樣。我急急忙忙趕了過去。

      我在兩條隊伍的末尾,猶豫了一下:先排哪個隊呢?如果現在去給那個瞎眼老頭排隊買票,我自己的票十有八九買不上了。我將不得不垂頭喪氣的滾回單位。但如果我要是先給自己買票,那老頭的票也把握不大了。

      我內心里不覺隱隱升起了一股懊喪的情緒:呀!你自己倉地為自己選擇了一個難題。很快,我又譴責自己的這種情緒了:是的,你的確沒有為那個不幸的老人公開承諾什么,但你在心靈中不是把某種責任擔了嗎?你剛才不是義憤別人不關懷那個老頭嗎?好!你自己關懷了,可又懊悔了。這像什么話!

      但是,先買認的票是個很快需要確定的問題,順為兩個隊伍后面都在繼續增加排隊票的人。如果不很快做出決定,說不定兩頭都要誤了。

      我來不及多想,很快站到了802次的隊伍后面。

      一剎那間,我感到自己很羞愧。但同時也試圖找了一些理由來為自己的良心解脫。我想803次增加兩趟車,而802次只增另一趟。這樣看來,先買802次然后再買803次,更有希望兩全其美。當然同時買兩張票更好,但我又不會分身法!所以看來,事情這這樣做是合乎邏輯的。另外,我想我著實努力,即使買不上803次的車票(謝天謝地不希望這樣),我在戶心上也能過得去:在這眾多的人里面,我雖然沒有能解決瞎眼老頭的實際問題,但我是唯一關懷過他,并且用行動為他做了努力的人。

      出于災些聊以自慰的理由,我覺得自己好像心里踏實了一些。但與此同時,也隱隱感到后腦勺有點不自在。我似乎覺得那個老頭的眼睛并瞎,他正在后面那個角落里望著我……

      我終于把一張802次的車票拿到手了!這張小小的硬紙片兒,此刻給我帶來的喜悅是無法形容的,它意味著我今天將回到親人們的身邊。

      我帶著這個充實的收獲,站在803次的隊伍后面。我很愉快:我自己得到了滿足并且開始為加緊人做一件崇高的事。

      我當然是這個隊伍的最后一名。前面站著一個高大的青年,頭發亂蓬蓬的,像故意弄成那個樣子的。他穿一條帶條格的褲子,一雙皮鞋的后跟閃著亮光,右腳在地板上有節奏地敲著鑼鼓點”

      時髦青年!不要看他的正面,光那后背就叫我反感,其實那后背也并沒什么缺陷。的確,我現在已經對當今的年輕人有一種執拗的不信任感。我覺得,他們比我們這一代人來說,的確有許多長處,比如敏銳啦,愛思考啦,等等。但論道德啦,禮貌啦,同情心啦,哼,我敢說,未見得能比得上我們這些老頭子!就拿眼前這個魁梧的小伙子來說吧,說不定他連一點教養都沒有。我甚至奇怪他竟然能正以八板地站在這個隊伍后面排隊哩。嗯,他大概是看能買上票才這樣哩;要是售票員喊一聲“票快完了,后面的人不要排隊了”,你再看他吧,他準會如狼似虎地撲過去。

      就在這時,我又發現這隊伍的旁邊還站著一位青年婦女。她既像是在排隊,又不在隊里邊;眼睛斜視著窗口,像是在索什么,又像是在等待著什么,并且還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我斷定她也是一個隨時準備渾水摸魚的人。但愿我是錯猜了她!她身邊還站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姑娘,看來是她的孩子。由于這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站在前面,我有點喪氣了。我深知他們會在緊要的時候做出什么事來。

      我懷著一種這安的心情隨隊伍移動。

      倒霉的事終于出現了:當只留下我們三個人的時候票已經剩最后一張了。我當然沒買上。雖然我感到十分遺憾,但還是心安理得,因為這次我沒買上票是正常的。

      但我前面的那兩個年輕人卻像我所預料的那樣,為那張票鬧起來了。

      當售票員宣布只剩一張票的時候,那青年婦女丟下孩子,猛地把手搶先伸進了售票口。等那個男青年反應過來的時候,票已經到了那個姑娘的手里。那男青年剛要找售票員算帳,那小門卻“啪”一聲關了,小門板上“票已售完”四個字嘲開似地對著他(當然也對著我)。

      那個男青年馬上把全部的憤怒轉向了那個青年婦女。他兩只拳頭緊捏著,開始用很維聽的話斥責她,并強硬地讓她把那張票交出來;說如果不交出來的話,她今天無論如何走不成。

      說實話,我這時候在感情上毫無保留地站在那個男青年的一邊。這并不是說我倒喜歡起他來了。盡管我對當今的年輕人反感,但我更反感不講道理的人。

      我看見那青年婦女在男青年暴風雨一般的攻擊下,眼簾低垂著,嘴唇微微在顫抖,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大概是她自己也認識到做了一件不太光彩的事吧?我內心里對她厚著臉皮插隊買票雖然的反感的,但這時候對她的這種認錯的表現卻產生了某種好感。而且,我看見那個小女孩正緊緊依偎在她那理短發的媽媽懷里,一雙眼睛望著那個可怕的“叔叔”,害怕得直哭。我很快把自己的同情心完全轉到了這母子一邊,反過來又對那個男青年咄咄逼人的態度生氣了:你有理是有理,但在這婦幼面前逞好漢,不覺得害臊嗎?

      那個青年婦女牙咬著嘴唇,看來有點受不了,她不知嘟囔了句什么。結果,那個男青年更憤怒了。他兇狠地斥責她,并且胳膊也開始在空中一掄一掄的。壞了!看來他恐怕要動武了!

      正在這時,我看見那個小姑娘卻很勇敢地站在了那個橫眉豎眼的男青年面前,兩條小胳膊像小鳥的翅膀一樣張開,護著她那理短發的媽媽,臉蛋上吊著兩顆大淚珠,小嘴一張一張地說:

      “叔叔,求求你,不要打媽媽!”

      這小人兒的非凡舉動,使那個男青年像一架瘋狂轉動著的機器突然切斷了電源;那張暴怒的年輕有臉漸漸地緩和了下來。他有點吃驚地盯著那個胖胖的小姑娘,皺了一下眉頭,隨后,竟然舉丐一只僵硬的手,在那小女孩的頭上輕輕摩挲了一下,并且用一種極溫柔的語調不連貫地說:“你……別怕!叔叔……不打人……”

      說完這句話后,他不知所措地把頭扭到一邊去,沉默了。

      我看著這突然出現的一幕真實的戲,非常吃驚,小伙子呀,原來在你那粗獷的胸膛后面,竟也有這么些良好的情噢!

      沉默了一會的小伙子轉過頭來了,他用一種城懇的語調對那個青年婦女說:

      “同志,對不起。您不要生氣。剛才,我,太過分了……那青年婦女先沒說什么,只默默地把身邊的孩子抱起來,然后教她說:“乖,說謝謝好叔叔?!?/p>

      “謝謝好叔叔!”孩子的臉上仍然掛著兩串亮晶晶的淚珠,把自己那只胖胖的右手舉到了額前。

      我看見那小伙子的助幫子急速地蠕動了幾下,淚花子在眼里直轉。他突然從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張車票,把它遞到青年婦女的面前。

      他這舉動使我茫然了:這是怎回事呢?

      我看見那個女青年也茫然了:看看那個男青年,又看看那張票,迷惑地眨巴著眼睛。

      “您不要奇怪?!彼f:我是買到了一張803次的車票,但這不是給自己買的。我第二次排隊才準備給自己買一張,但讓您買了。不過這不要緊,您帶著孩子,在這里呆下去太不方便了。我不走了,但請您幫個忙,替我在路上照料照料那個人?!?/p>

      “誰?她問他。

      他向后面的角落里呶了呶嘴:“那個瞎眼老頭”?!八悄闶裁磹矍樵诓恢??”

      當這幕生活的戲劇進行到這里的時候,我一下子被震驚得目瞪口呆!而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不的時候,只見那青年婦女尖叫了一聲,也拿出了自己的那張車票遞到了男青年面前,驚喜地喊叫著說:“呀,這太巧了!我這張標也是給他買的呀!”“他是你什么人?”

      她搖搖頭:“不認識……”

      一剎那間,他們誰也不說話了。他們靜靜地互相看著對方,兩張純潔的年輕的臉,像大理石雕塑一般美麗。此刻,站在他們身邊的我,像一個地地道道的老傻瓜;又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小學生,羞愧地站在班主任的面前。我倒在旁邊一邊張骯臟的破椅子上,腦袋嗡嗡直響,脖頸里的那道鈕扣像棗刺一般卡在喉眼骨上,連氣都喘為過來了。

      我現在聽見男青年硬要叫那個青年婦女和瞎眼老頭一塊走??墒?,那姑娘卻說:“同志,我根本不是去挑縣的!我本來是要買802次車票的。但看見那個老頭太可憐了,我覺得有責任幫助他,就放棄了先給自己買票的打算??晌矣挚匆姡福埃炒蔚年犈诺煤荛L,怕給老頭買不上票,就厚著臉皮插到您前面了。我想現在您會相信我呢?快要進站了,您趕快和那老頭上車去吧!”

      只見那個男青年神色莊嚴地從她手里接過車票,并掏出車票錢放到了青年婦女的手里;然后彎了腰,小心翼翼地在那個小女孩的臉蛋上親了一下,便轉身走了。

      我猛地從那張破椅子上爬起來,邁著難以抑制的激動步伐,走到了那位青年婦女面前。我掏出了自己的車票,對她說:“你要802次的票嗎?我有事不能走了,退票”。她驚喜地一邊掏錢,一邊說:“真運氣!太謝謝您啦!”我接過錢,把帽沿往下拉了拉,默默地走過擁擠的人群,出了候車室。

      外面已經變成一片銀白的世界。飛舞著的雪花打著旋兒,紛紛揚揚飄落著。街道上一片寂靜。我踏上潔白的路面,匆匆向機關走去。

      下一章:
      上一章:

      103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32章”上

      1. 清暮說道:

        又錯了

      2. 老玉米說道:

        我看不像失誤,有意搞錯的吧

      3. 匿名說道:

        不管是不是錯了,反正又被感動了一次。人本善良,只因……!

      4. 匿名說道:

        這篇不錯

      5. 匿名說道:

        什么啊

      6. 秋月白說道:

        可能是為了傳遞正能量吧,覺得這章很生硬。

      7. 大王說道:

        這一章錯啦,不銜接呀!

      8. 大王說道:

        這一章不銜接呀

      9. 我與宇宙同行說道:

        我想,能看并看完的都會感動,甚至熱淚盈眶。因為我們就是那三個人中的一個,然而,對于另外的人這樣的事不會做這樣的文章根本也看不下去的

      10. 農民孩子說道:

        很剛動,設身處地的想一下,我們會么?答案是否定的吧!

      11. 說道:

        原來冷漠的人群中也有熱心人士啊。

      12. 匿名說道:

        與小說不搭邊的章節

      13. 匿名說道:

        哎!無語

      14. 多言說道:

        這一章讓我讀得莫名其妙,不但人稱變了,情節也不知哪兒跟哪兒,最后也沒交代“我”是誰?

      15. qianmo說道:

        什么都不重要,關鍵是文章很好

      16. 高原女孩說道:

        很讓人感動的一幕

      17. 匿名說道:

        社會需要這樣的正能量,支持!
        應該在不同的界面,不時地提醒善良的人們,美好的家園需要大家!

      18. 蘭蘭說道:

        在那冷漠的環境下,希望多些溫暖。

      19. 回家說道:

        路遙!我的偶像

      20. 回家說道:

        不知道現在路遙家人生活的好嗎

      21. 言午躒佳說道:

        為何我什么都看不懂

      22. 匿名說道:

        多好的世界 多好的人??!

      23. 匿名說道:

        買票這一段內容太感動了??!
        世界還是美好的

      24. 小鯽魚說道:

        我是誰?

      25. 匿名說道:

        。。。我還以為是我手機上的電子版出錯,這里也這樣- –

      26. 一個農民說道:

        這第三十二節又是接的哪里呢?雖然內容感人,但有點與全文不對題呢?

      27. 匿名說道:

        這一章好像有很黃的場面,不知道為什么錯了

      28. 水各耳日說道:

        孤獨的一節!但卻是溫馨的一節!孩子如果今年學校如果文藝表演,我就推薦這個故事來表演下!久違了的人間真情!

      29. 天生有印說道:

        是不是搞錯了

      30. 匿名說道:

        有可能這篇搞錯了,但我覺得這更像是個番外,主要就是傳播正能量吧

      31. pppop111說道:

        一個路遙的小短篇 匆匆過客 與上下文無關。。

      32. 路人說道:

        我也感覺像個番外,且這主人公也不知心甚名誰,但卻是傳遞了正能啊

      33. 空洞的內心無腦的思想說道:

        本來有很多感動的話要說,隔了兩天,再看,再想想現實社會,忽然發現沒有感動的必要了?;蛟S只是感動一下!

      34. 在水一方說道:

        確實有點小感動:人本善良非邪惡,邂逅急難皆出手。

      35. 麻辣小龍蝦說道:

        讓我想起了一件往事!當初,年少的我被狠心的黑車司機半路換車的時候,甩下!我在沒有任何聯系方式的情況下獨自在一條陌生的國道上徘徊了很久,幸運的是當時遇到一個好心的摩托車司機幫助了我!好人一生平安!

      36. 平心靜氣說道:

        不管這章與前面的內容搭界不搭界,也不管這個故事是真實還是虛構的,我想當看完這章的故事后今后很多人遇到類似的事情,也會像作者、書中的時髦小伙子、年輕婦女那樣鼎立相助的。

      37. 匿名說道:

        小伙子為啥不一次買兩張票

      38. 匿名說道:

        小插曲,很契合當時的社會背景

      39. 莊然說道:

        本篇雖具有獨立性,但讀后有讓人發自內心的溫暖,這就是文學的獨特作用

      40. 蓑笠翁說道:

        溫情的世界。人心向善

      41. 浪人說道:

        這段小說選自路遙《匆匆過客》大家可以去看看挺感人的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金华 | 铁岭 | 神木 | 铜川 | 陇南 | 义乌 | 阿勒泰 | 贵港 | 乐山 | 安顺 | 枣庄 | 博尔塔拉 | 邯郸 | 神农架 | 三明 | 郴州 | 运城 | 宜都 | 迪庆 | 兴化 | 娄底 | 四平 | 邳州 | 雅安 | 高密 | 双鸭山 | 三明 | 和田 | 乌兰察布 | 海丰 | 宣城 | 潍坊 | 新余 | 东阳 | 娄底 | 东莞 | 海拉尔 | 石嘴山 | 商丘 | 巴彦淖尔市 | 邹城 | 海东 | 香港香港 | 巴中 | 锦州 | 中山 | 公主岭 | 东营 | 普洱 | 百色 | 昭通 | 德州 | 宜都 | 肥城 | 赵县 | 石狮 | 资阳 | 德宏 | 项城 | 湛江 | 焦作 | 安阳 | 焦作 | 日土 | 东莞 | 哈密 | 梅州 | 阿克苏 | 铜陵 | 金华 | 温州 | 三门峡 | 廊坊 | 顺德 | 枣阳 | 巴彦淖尔市 | 灌南 | 寿光 | 清远 | 台湾台湾 | 文山 | 邹平 | 朝阳 | 蓬莱 | 茂名 | 攀枝花 | 汝州 | 新泰 | 克孜勒苏 | 象山 | 毕节 | 塔城 | 无锡 | 中卫 | 防城港 | 株洲 | 湖南长沙 | 克拉玛依 | 长垣 | 吴忠 | 六盘水 | 大理 | 抚顺 | 青州 | 吴忠 | 克孜勒苏 | 吉林 | 德宏 | 来宾 | 定州 | 诸城 | 日喀则 | 章丘 | 昌吉 | 芜湖 | 沧州 | 长治 | 阿拉尔 | 象山 | 莒县 | 德宏 | 临海 | 朔州 | 盘锦 | 云南昆明 | 阿勒泰 | 吴忠 | 瓦房店 | 乐清 | 南京 | 无锡 | 兴安盟 | 滨州 | 汉中 | 邵阳 | 临猗 | 德宏 | 黔南 | 荆门 | 简阳 | 东台 | 赵县 | 宿州 | 阿克苏 | 湖州 | 广汉 | 甘南 | 绍兴 | 延安 | 石狮 | 如东 | 余姚 | 厦门 | 广西南宁 | 万宁 | 滨州 | 雄安新区 | 黑龙江哈尔滨 | 扬州 | 济南 | 临沧 | 济源 | 乌海 | 昌都 | 眉山 | 白山 | 临沂 | 泗阳 | 信阳 | 潮州 | 伊犁 | 广安 | 孝感 | 建湖 | 哈密 | 图木舒克 | 吉林 | 开封 | 大庆 | 如皋 | 陵水 | 吉安 | 温州 | 红河 | 鹤壁 | 仁怀 | 惠州 | 七台河 | 三明 | 泉州 | 鹤岗 | 馆陶 | 青海西宁 | 台南 | 涿州 | 任丘 | 灌云 | 崇左 | 琼中 | 运城 | 怒江 | 汉川 | 阳泉 | 厦门 | 保定 | 玉树 | 宿州 | 和县 | 图木舒克 | 黄石 | 靖江 | 鸡西 | 泸州 | 宁夏银川 | 巴音郭楞 | 改则 | 漳州 | 巴彦淖尔市 | 广饶 | 金坛 | 偃师 | 如皋 | 自贡 | 南充 | 吉林 | 新余 | 滕州 | 盐城 | 天水 | 琼海 | 伊春 | 江西南昌 | 东营 | 玉环 | 德宏 | 惠东 | 四平 | 宣城 | 台州 | 灵宝 | 神农架 | 海拉尔 | 保山 | 和田 | 沛县 | 延安 | 三河 | 兴安盟 | 凉山 | 中卫 | 鹤岗 | 广西南宁 | 乌兰察布 | 台山 | 驻马店 | 吕梁 | 燕郊 | 琼海 | 三明 | 丽江 | 葫芦岛 | 吐鲁番 | 贺州 | 永康 | 南通 | 白山 | 德阳 | 广饶 | 大连 | 姜堰 | 通辽 | 眉山 | 宜昌 | 自贡 | 淮南 | 萍乡 | 新乡 | 台湾台湾 | 武安 | 诸城 | 九江 | 临海 | 吉林 | 平潭 | 屯昌 | 遵义 | 滨州 | 阿拉尔 | 招远 | 怒江 | 泗洪 | 吉安 | 陕西西安 | 垦利 | 玉树 | 石嘴山 | 兴化 | 马鞍山 | 克拉玛依 | 德清 | 贺州 | 乳山 | 庄河 | 四川成都 | 寿光 | 日喀则 | 改则 | 茂名 | 东方 | 马鞍山 | 黄山 | 永新 | 松原 | 舟山 | 广州 | 海西 | 金昌 | 喀什 | 揭阳 | 永新 | 天长 | 邢台 | 巢湖 | 济源 | 江西南昌 | 大庆 | 红河 | 朔州 | 乳山 | 阜阳 | 吉林长春 | 天水 | 梧州 | 桓台 | 攀枝花 | 江西南昌 | 南阳 | 诸暨 | 三沙 | 吴忠 | 漳州 | 衡阳 | 定西 | 巴彦淖尔市 | 贺州 | 周口 | 慈溪 | 果洛 | 黑河 | 迪庆 | 德宏 | 温岭 | 安顺 | 基隆 | 柳州 | 克拉玛依 | 项城 | 伊犁 | 九江 | 保亭 | 营口 | 大同 | 西双版纳 | 天水 | 绵阳 | 鹤壁 | 钦州 | 阿克苏 | 巴音郭楞 | 鹤壁 | 临沧 | 清徐 | 白银 | 大同 | 寿光 | 仁怀 | 张北 | 顺德 | 中卫 | 新泰 | 宁波 | 清徐 | 大理 | 庄河 | 保定 | 九江 | 乐清 | 建湖 | 葫芦岛 | 新余 | 绥化 | 瑞安 | 雄安新区 | 柳州 | 淮安 | 红河 | 湖州 | 泰州 | 诸城 | 毕节 | 沭阳 | 台南 | 基隆 | 顺德 | 偃师 | 枣阳 | 嘉善 | 晋城 | 建湖 | 东莞 | 伊春 | 海门 | 曲靖 | 牡丹江 | 崇左 | 资阳 | 眉山 | 崇左 | 儋州 | 寿光 | 红河 | 本溪 | 宁波 | 四川成都 | 苍南 | 渭南 | 濮阳 | 菏泽 | 辽宁沈阳 | 亳州 | 广元 | 益阳 | 邹城 | 海拉尔 | 宁夏银川 | 石狮 | 保定 | 三明 | 铁岭 | 杞县 | 石河子 | 钦州 | 攀枝花 | 梅州 | 陵水 | 明港 | 张掖 | 荆门 | 玉林 | 菏泽 | 舟山 | 文山 | 宜昌 | 湖北武汉 | 怒江 | 池州 | 慈溪 | 江西南昌 | 贵州贵阳 | 随州 | 天长 | 庆阳 | 雅安 | 锦州 | 巴音郭楞 | 定安 | 荣成 | 神农架 | 崇左 | 梅州 | 遂宁 | 普洱 | 龙岩 | 天水 | 招远 | 图木舒克 | 泰州 | 博尔塔拉 | 澳门澳门 | 盘锦 | 衡水 | 吉林长春 | 河池 | 毕节 | 葫芦岛 | 固原 | 广汉 | 象山 | 开封 | 改则 | 德州 | 陇南 | 江苏苏州 | 丽水 | 平顶山 | 鄂州 | 海宁 | 信阳 | 海南 | 黔南 | 玉环 | 台北 | 图木舒克 | 青州 | 营口 | 六盘水 | 通化 | 汉川 | 宜春 | 潍坊 | 梅州 | 汕尾 | 潮州 | 辽阳 | 天门 | 遵义 | 云浮 | 营口 | 三沙 | 盘锦 | 晋中 | 三沙 | 汕头 | 迪庆 | 陕西西安 | 上饶 | 威海 | 阿克苏 | 烟台 | 防城港 | 澳门澳门 | 菏泽 | 莱州 | 株洲 | 呼伦贝尔 | 临夏 | 三门峡 | 遂宁 | 西双版纳 | 招远 | 日喀则 | 平凉 | 临沧 | 鄂尔多斯 | 本溪 | 秦皇岛 | 章丘 | 广元 | 无锡 | 德宏 | 牡丹江 | 黄石 | 昌都 | 赤峰 | 烟台 | 黑河 | 天水 | 安顺 | 安阳 | 包头 | 长兴 | 海丰 | 温州 | 黔西南 | 岳阳 | 大同 | 河北石家庄 | 湖州 | 厦门 | 阿里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阿克苏 | 本溪 | 鸡西 | 沭阳 | 燕郊 | 灌南 | 昆山 | 济宁 | 北海 | 澳门澳门 | 商洛 | 沧州 | 邢台 | 怀化 | 济源 | 余姚 | 凉山 | 黔东南 | 庆阳 | 图木舒克 | 朝阳 | 淄博 | 鄢陵 | 开封 | 日喀则 | 霍邱 | 保定 | 长治 | 肥城 | 贵港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湾台湾 | 云浮 | 娄底 | 任丘 | 南京 | 临汾 | 潜江 | 灌南 | 泗洪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咸阳 | 汉中 | 七台河 | 克孜勒苏 | 葫芦岛 | 珠海 | 山东青岛 | 张北 | 盐城 | 广州 | 江苏苏州 | 大庆 | 汉川 | 滨州 | 松原 | 济南 | 义乌 | 松原 | 池州 | 甘肃兰州 | 澄迈 | 百色 | 包头 | 承德 | 黔东南 | 乌兰察布 | 禹州 | 通辽 | 台南 | 基隆 | 许昌 | 雅安 | 海宁 | 永康 | 开封 | 诸暨 | 扬州 | 萍乡 | 荆州 | 吉林长春 | 吐鲁番 | 澄迈 | 阿拉尔 | 宁夏银川 | 西双版纳 | 河北石家庄 | 牡丹江 | 蓬莱 | 信阳 | 晋江 | 馆陶 | 肥城 | 攀枝花 | 通化 | 萍乡 | 阿拉善盟 | 三沙 | 东莞 | 阳泉 | 灌南 | 大连 | 庄河 | 青州 | 阳泉 | 衡阳 | 桐乡 | 黄南 | 武安 | 衢州 | 石嘴山 | 吐鲁番 | 乐清 | 沛县 | 保亭 | 诸城 | 开封 | 汉川 | 台山 | 河池 | 平顶山 | 泸州 | 邹城 | 宜昌 | 宁夏银川 | 淮南 | 宜宾 | 张家界 | 西双版纳 | 阿勒泰 | 万宁 | 十堰 | 衡阳 | 七台河 | 沧州 | 石狮 | 宜春 | 山南 | 海安 | 厦门 | 长治 | 阿拉善盟 | 黑河 | 鞍山 | 阳春 | 宝应县 | 包头 | 鄂尔多斯 | 商丘 | 昭通 | 宜昌 | 金昌 | 安吉 | 张家界 | 漳州 | 宜昌 | 牡丹江 | 新疆乌鲁木齐 | 绥化 | 高雄 | 沧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顺德 | 金华 | 赵县 | 宁夏银川 | 葫芦岛 | 云浮 | 沧州 | 丹东 | 山东青岛 | 遵义 | 嘉善 | 朔州 | 渭南 | 三河 | 定安 | 天水 | 烟台 | 神农架 | 青州 | 怒江 | 正定 | 南阳 | 平潭 | 芜湖 | 阳春 | 河北石家庄 | 仁怀 | 嘉善 | 沧州 | 台南 | 阿克苏 | 玉环 | 陇南 | 牡丹江 | 鹤壁 | 芜湖 | 清远 | 铜川 | 驻马店 | 靖江 | 张北 | 瑞安 | 枣庄 | 定州 | 昌都 | 南充 | 廊坊 | 玉树 | 株洲 | 酒泉 | 偃师 | 巴彦淖尔市 | 泗阳 | 临汾 | 安阳 | 塔城 | 宣城 | 陇南 | 漳州 | 东海 | 兴化 | 本溪 | 陵水 | 台山 | 来宾 | 阿拉尔 | 遂宁 | 枣庄 | 大兴安岭 | 项城 | 台南 | 宜昌 | 台南 | 上饶 | 东方 | 随州 | 湛江 | 阿勒泰 | 菏泽 | 张掖 | 平潭 | 昌吉 | 白山 | 绥化 | 金华 | 庄河 | 济南 | 日土 | 甘南 | 朝阳 | 南京 | 牡丹江 | 清远 | 汕尾 | 本溪 | 阿拉善盟 | 郴州 | 秦皇岛 | 喀什 | 启东 | 石河子 | 枣阳 | 建湖 | 濮阳 | 巴彦淖尔市 | 惠东 | 乌兰察布 | 屯昌 | 博尔塔拉 | 鹤岗 | 雅安 | 湖州 | 广西南宁 | 昌吉 | 兴安盟 | 吐鲁番 | 临夏 | 周口 | 甘南 | 诸城 | 大兴安岭 | 南京 | 西藏拉萨 | 岳阳 | 包头 | 朔州 | 深圳 | 神木 | 晋江 | 顺德 | 甘孜 | 海西 | 孝感 | 临猗 | 宿州 | 秦皇岛 | 池州 | 定西 | 泰州 | 中卫 | 石嘴山 | 泗阳 | 无锡 | 阿拉善盟 | 信阳 | 营口 | 启东 | 仁寿 | 六盘水 | 湘潭 | 恩施 | 定州 | 六安 | 五指山 | 玉树 | 保亭 | 河南郑州 | 渭南 | 吐鲁番 | 明港 | 乌兰察布 | 保山 | 吐鲁番 | 常州 | 德阳 | 澳门澳门 | 随州 | 汉川 | 安岳 | 黄冈 | 万宁 | 定安 | 漯河 | 瓦房店 | 陇南 | 大兴安岭 | 海南海口 | 溧阳 | 苍南 | 泰州 | 娄底 | 齐齐哈尔 | 仁怀 | 香港香港 | 铜川 | 天水 | 遵义 | 林芝 | 屯昌 | 玉树 | 牡丹江 | 资阳 | 四川成都 | 广饶 | 平潭 | 普洱 | 绍兴 | 姜堰 | 任丘 | 六盘水 | 迁安市 | 瑞安 | 金坛 | 柳州 | 株洲 | 慈溪 | 海宁 | 抚顺 | 日土 | 仁怀 | 烟台 | 茂名 | 运城 | 荆门 | 辽宁沈阳 | 运城 | 临沂 | 包头 | 迪庆 | 邢台 | 台南 | 哈密 | 张掖 | 台南 | 海西 | 绥化 | 平顶山 | 任丘 | 海西 | 兴安盟 | 日喀则 | 广汉 | 潜江 | 惠州 | 辽阳 | 甘孜 | 呼伦贝尔 | 牡丹江 | 日照 | 马鞍山 | 鞍山 | 台湾台湾 | 内江 | 铜陵 | 玉林 | 临猗 | 海拉尔 | 仁寿 | 湛江 | 天长 | 湖南长沙 | 香港香港 | 淮安 | 萍乡 | 南通 | 安岳 | 诸暨 | 贵州贵阳 | 如东 | 吉林 | 烟台 | 秦皇岛 | 信阳 | 阿里 | 河池 | 海东 | 龙口 | 东海 | 吉安 | 蚌埠 | 大兴安岭 | 宿州 | 怒江 | 葫芦岛 | 福建福州 | 蚌埠 | 迪庆 | 云浮 | 齐齐哈尔 | 大兴安岭 | 贵州贵阳 | 高密 | 张北 | 来宾 | 楚雄 | 塔城 | 德宏 | 临沧 | 招远 | 天长 | 德州 | 吉林长春 | 淄博 | 邹城 | 永康 | 潍坊 | 德宏 | 六安 | 邳州 | 许昌 | 黄南 | 长兴 | 南京 | 南安 | 西藏拉萨 | 黑河 | 建湖 | 如皋 | 宁夏银川 | 德州 | 黔西南 | 朝阳 | 湖北武汉 | 公主岭 | 鹰潭 | 惠东 | 平凉 | 正定 | 如东 | 吴忠 | 淄博 | 邳州 | 崇左 | 邢台 | 德清 | 神木 | 滕州 | 阿克苏 | 大连 | 玉环 | 广西南宁 | 聊城 | 湛江 | 德清 | 海西 | 禹州 | 大庆 | 香港香港 | 仁怀 | 台湾台湾 | 衡水 | 海拉尔 | 涿州 | 蓬莱 | 贺州 | 海宁 | 邳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