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27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一九八一年農歷正月十六過罷傳統的“小年”以后,黃原地區各縣的縣城,頓時涌滿了公社和農村來的基層干部。這些人胸前的鈕扣上都掛著一張紅油光紙條,上面印有“代表證”三字。各縣每年這個時候召開縣、社、隊、小隊四級干部會議、似乎象過節一樣,也成了個傳統。會議期間,這些小小的縣城陡然間會增加一倍左右的人口,顯得異常地擁擠和熱鬧??h城的小學、中學和各機關一切閑置的房屋和窯洞,都睡滿了這些各地農村來的杰出人物。通常這期間,縣上都要唱大戲;這種會議似乎越熱鬧效果越好。

      按老套路,每年的“四干”會主要是總結去年的工作,安排今年的生產,全體大會上,由縣委書記做總結報告,縣上其他領導圍繞報告中心分別講一通話,然后以公社為單位進行討論。

      今年的“四干”會非同以往;因為這是農村實行個人承包責任制以來的第一個“四干”會。不知哪個縣開的頭,今年“四干”會除過傳統的日程安排,另增添一個新內容:在會議結束時舉行聲勢浩大的“夸富”活動。

      于是,各縣聞風而紛紛效仿。

      這真是時代變,做法也截然相反。往年的“四干”會,通常都要批判幾個有資本主義傾向的“階級敵人”、今年卻大張旗鼓地表彰發家致富的人。誰能不為之而感慨萬千呢?既然各縣都準備這樣搞,原西縣當然也不能無動于衷。盡管縣委書記張有智向來反感這類大哄大嗡,但看來不這樣搞也不行。以前他是副職,不感興趣的事可以回避;但現在他成了“一把手”,就不敢再任性了——“夸富”實際上是贊揚新政策哩!

      張有智把這件事交給“二把手”馬國雄去操辦。這差事正對國雄的口味,他最熱心這些紅火工作。我們知道,一九七七年,他曾負責“導演”了接待中央高老的那次著名活動。

      馬國雄根據常委會的決定,早在元旦前后就召開了電話會議,要求各公社推選“冒尖戶”?!懊凹鈶簟钡臉藴适悄晔杖爰Z一萬斤或錢五千元;各公社不限名額,有多少推選多少,但不能連一名也沒有?!懊凹鈶簟背诖汗澓蟆彼母伞睍吓t掛花“游街”以外,每戶還要給獎勵“飛人牌”縫紉機一架。

      這件事首先難倒了石圪節公社書記徐治功。治功知道,按照縣上要求的標準,他們公社連一個“冒尖戶”也找不出來。石圪節是全縣最窮的公社,雖然實行了責任制,農民的日子比往年好了,可新政策才剛剛一年,憑什么能打下萬斤糧食或賺下五千元錢呢?這不是逼著讓他徐治功去上吊嗎?哼,別說農民,他徐治功也沒那么多家當!

      可是,找不出“冒尖戶”,徐治功沒辦法給縣上交待,再說,沒個“冒尖戶”,他又有什么臉向去參加“四干”會?

      找不出來也得找!找不出來就說明他徐治功沒把工作做好!

      他們副手劉根民叫來,發愁地和他商量到哪里去找個“冒尖戶”。

      兩個人扳著手指頭一個村子一個村子往過數,結果還是找不出來一個。

      徐治功突然手在大腿上拍一巴掌,說:“我好象聽說雙水村的金富弄了不少錢,興許這個子能夠上標準哩!”劉根民淡淡一笑,對興奮的徐主任說:“據有人傳說,他的錢不是從正路上得來的去他媽的!不管是偷的還是搶的,只要湊夠五千塊就行了!”

      “這樣恐怕不行?!眲⒏駬u搖頭,再說,如果這小子真是用不正當手段弄來的錢,他也不會給你說他有那么多?!?/p>

      “那咱們怎么辦?”徐治功束手無策地問劉根民。劉根民能有什么辦法呢?

      徐治功背抄著手在地上走了兩圈,又來了“靈感”,說:“你的同學孫少安怎么樣?這小子開了燒磚窯,說不定賺下不少錢呢!”

      “據我所知,少安也沒賺下那么多錢?!眲⒏裾f?!安还茉鯓?,咱們一塊到雙水村去看看!”

      劉根民也和徐治功一樣急,找不出個“冒尖戶”,縣上不會饒了石圪節公社。

      劉根民只好和徐治功一人騎了一輛自行車,到雙水村找孫少安,看能不能把他的同學湊合成個“冒尖戶”。

      公社的兩位領導在燒磚窯的土場上找到了滿臉煙灰的孫少安。

      少安聽他們說明來意后,驚訝地說:“哎呀,你們也不想想,我就這么個攤場,怎么可能賺下那么多錢呢?”“你甭輕看這事!”徐治功誘導說:“當了‘冒尖戶’,不光到縣上披紅掛花揚一回名,還給獎一臺縫紉機呢!”“我沒資格去光榮嘛!”少安無可奈何地說,“把我的骨頭賣了,也湊不夠那么多錢?!?/p>

      “嗨,這就看怎樣算帳哩!”徐治功嘴一撇,給劉根民擠了一下眼睛,“咱們回家去說吧!”

      少安引著他們回到家里。徐治功一進院子,就指著少安的三孔新窯洞說:“這不是個‘冒尖戶’是個啥?”秀蓮一看兩個公社領導上了門趕忙洗手做飯。

      徐治功立刻發明了一種“新式”算帳法。他把孫少安的現金、糧食、窯洞和家里的東西統統折了價,打在一起估算。后來又加上了現存的磚、磚坯和燒磚窯。盡管這樣挖空心思算了一番,結果還是湊不夠五千元。這時候,在鍋臺上搟面的秀蓮插嘴說:“要把我爸爸的算上大概就夠了?!彼犝f能獎一臺縫紉機,就一心想當這個“冒尖戶”,她早就夢想有一臺縫紉機。

      “對!”陷入困境的徐治功高興地說“可是我和爸已經分家了?!鄙侔舱f。

      “父子分家不分家有什么兩樣!”秀蓮白了一眼丈夫,意思是埋怨他太傻了,為什么把一臺不要線的縫紉機扔了呢?

      徐治功竟然就麻麻糊湖把孫玉厚的財產也算到少安名下,總算湊夠了“標準”——他終于搜腸刮肚為石圪節創造了個“冒尖戶”。

      會議期間“肯尖戶”們象平民中新封的貴族一般,受到了非同尋常的抬舉,其他社隊干部都是自帶鋪蓋,七八個人擠在一個學生宿舍里;而“冒尖戶”和各公社領導一起被安排在縣招待所,兩個人住一間帶沙發的房子;吃飯也在縣招待所的小餐廳,有社會還普遍貧窮的狀況下,這些發達起來的農民受到了人們的尊敬。他們佩戴著寫有“冒尖戶”的紅紙條走到街上。連干部們都羨慕地議論他們——是呀,這些每月掙幾十元錢的公家人,恐怕有五千塊存款的也不多。人們的觀念在迅速地發生變化;過去尊敬的是各種“運動”產生的積極分子,現在卻把仰慕的目光投照到這些腰里別著人民幣的人物身上了。

      孫少安站在這個光榮的行列里,心慌得象兔子一般亂竄。他知道,在全縣這幾十個“冒尖戶”中、大部分是真“冒尖”,也有假“冒尖”的。他自己屬于后一種“冒尖戶”。他真后悔為了一臺縫紉機而來受這種精神折磨。除過開會,他也不上街去;他心虛,似乎感到城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個“假”的。

      他同屋住著柳岔公社的一個“冒尖戶”,名叫胡永合,是靠長途販運發財的。這家伙是個真“冒尖”。據他夸耀,他可以一次包縣運輸公司的兩輛汽車,到省城和中部平原的縣鎮拉面粉,回到山區每袋凈賺四五元錢。胡永合氣派很大,對少安說,他今年還準備辦個罐頭加工廠呢!

      幾天以來,孫少安被各種情況刺激得坐臥不安,同時也在內心升騰一種新的雄心壯志。他感到,由于過去太窮,生活一旦有所改善,就有點心滿意足了?,F在看來,他應該放開手腳發展自己的事業。他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冒尖戶”。他暗暗下決心,明年他要理直氣壯地來參加這樣的會議!

      在別的“冒尖戶”們外出逛悠的時候,孫少安就一個人躲在房間里,開始謀算他下一步的宏圖遠景。他想回去以后,先立刻籌劃買一臺中型300型制磚機,多開幾個燒磚窯,辦它個真正的磚廠!

      當然,要邁出第一步困難就很多。首先是資金問題。一臺中型制磚機就得五千元,他個人的錢根本買不起;更不要說擴大生產還得有其它花費。至于人手,現在倒可以雇幾個人;雖然雇工還沒有明確的政策,但許多地方已經有這樣的現象,公家一般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據他二爸說,報紙上現在對這問題正討論著哩。

      他首先發愁的是錢。沒有辦法,看來只能走貸款這條路。

      這一天晚飯后,他找到了公社的徐主任和劉主任,向他們傾吐了自己的心事。

      徐治功和劉根民馬上表示支持他的想法,說回去以后立即給他貸款,他要多少就給貸多少。兩位主任這次會上也受到了強烈刺激。別的公社都有兩名以上的“冒尖戶”來參加會議,就他們公社是一戶,并且還是個假的!他們來參加這個會實在是臉上無光,因此決心回去也要大干一番,下決心搞出幾個真正的“冒尖戶”來!

      “四干”會的最后一天,原西縣舉行了隆重的表彰“冒尖戶”大會(當時俗稱“夸富”會)。

      這一天,原西縣城一片熱鬧。除過參加會議的一千多名干部外,城里的機關干部和市民也都紛紛涌進了縣體育場??h廣播站在向全縣轉播大會實況。體育場擠得人山人海。主席臺下,“冒尖戶”們全部披紅掛花,騎在高頭在馬上,一個個都被裝扮得象狀元兼駙馬。人們都新奇地想擠前去看看這些光榮的老百姓。

      簡短的會議儀式舉行完以后“夸富”大游行開始了??傊笓]馬國雄手里拿著個電喇叭,滿頭大汗地跑個不停,指揮著游行隊伍按順序出了體育場,浩浩蕩蕩走向大街。

      游行隊伍的最前邊是十幾班吹鼓手。這些被召來的是全縣最著名的樂人,嗩吶上挽著紅綢花,一個個都大顯神通、腮幫子鼓得象拳頭一般大。嗩吶聲和鑼鼓聲震天價喧吼。四面八方鞭炮聲聚起,空氣中彌漫著嗆人的硝煙味。

      樂隊后面,是騎馬的“冒尖戶”們。他們的馬都由縣委和各部門的領導人牽著,使得這些受寵的泥腿把子們,都十分不好意思;此刻一個個羞怯地低著頭,象些新娘子似的?!懊凹鈶簟焙竺?,是一長溜工具車。每輛車駕駛樓的頂棚上面,都擱著一架“飛人牌”縫紉機——這是給“冒尖戶”們的獎品;縫紉機上貼著大紅“喜”字。馬國雄幾乎把這個活動弄成了集體婚禮。工具車使勁按著喇叭,警告兩邊潮水般擁擠的人群讓路;它們跟在馬匹后面,象烏龜般慢慢地爬蜒著。工具車后面,緊跟著“四干”會的一千多名代表。市民們現在已經擠在街道兩旁,歡天喜地觀看這場無比新鮮的熱鬧景致……

      披紅掛花的孫少安騎在馬上,在一片洪水般的喧囂和炮仗的爆炸聲中,兩只眼睛不由地潮濕了。此刻,他已經忘記了他是個冒充的“冒尖戶”,而全身心地沉浸在一種幸福之中;自從降生到這個世界上,他第一次感到了作為人的尊貴。卷四

      下一章:
      上一章:

      37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27章”上

      1. 真心愛你說道:

        虛容

      2. 總有一天說道:

        分分合合,永遠是人去適應社會,不能讓社會來適應你,這只適合當時的社會

      3. 唯一說道:

        理解少安

      4. 水中說道:

        人總是免不得俗的

      5. 說道:

        這就是人性

      6. Kingna說道:

        期待少安的宏圖壯志

      7. delon說道:

        一臺縫紉機引發的鬧劇,變成一部真實的勵志劇,少安此刻心潮澎湃,想一展宏圖

      8. 瘋狼說道:

        少安要翻身了,少安有想法并且勇于嘗試。

      9. chwonderh說道:

        形式主義?。?!當時就這么嚴重了!難怪現在都習以為常了呢!

      10. 耕讀歲月說道:

        可笑可悲的歷史啊,原來捆綁住百姓的手腳,束縛著百姓的思想,現在又鼓動,獎勵人們去折騰,真是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11. 木西早說道:

        好的更好,壞的更壞。

      12. 向日葵說道:

        不管是為了湊數還是為了顯擺,最后結果總是好的。

      13. 西嶺說道:

        又是一出鬧劇,不過是帶有喜慶色彩的

      14. 何江說道:

        平凡的世界卻給了他們不平凡的生活。他們每個人都有故事?;仡^想想自己,生活在這繁華的世界,卻沒有自己的故事,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平凡的都不能用這兩個字來形容。這才是真平凡。

      15. 青春無悔說道:

        記得那個年代,公社干部一個月是30多元(真正的大學生,國家包分配的),一年不吃不喝,才300多元,5000元簡直是個天文數字呀。承包責任制剛實現一年就冒出了“富豪”,雖然屈指可數,但畢竟是好事,具有榜樣作用,能催人奮進??!

      16. 漂泊少年說道:

        從一個集體勞動的狀態轉化成個人勞動現狀(多勞多得 不勞不得 也同時遏制了一些好逸惡勞的一些人) 不僅勞動中做出改變 還需要心理上做出改變 這真是一次偉大的改革 很好的調集了勞動人民的積極性 改變許多勞動人民思想?。。。。?!

      17. 匿名說道:

        平凡的 過程 產生的碰撞 就是青春

      18. 狐貍說道:

        敢想,敢做,敢輸,敢重來,只要心向著成功,失敗便會為你讓路。

      19. 不一樣的平凡說道:

        中國人就是這樣,喜歡打腫臉充胖子,一有任務基本是夸大做風

      20. 李痞說道:

        想想自己的悲哀。

      21. 平凡的人生說道:

        這樣的人生平凡嗎

      22. 微微笑說道:

        人生有苦有樂

      23. 蘭蘭說道:

        有些一領導得來事就沒法說,不是太左就是太右。

      24. 一生平安說道:

        人生因磨歷而越精彩

      25. 龍爪凌光說道:

        政府制定的政策本應順應人的自然規律和市場經濟規律,人的自然規律—人生來就是自私的,都想過富裕生活,追求財富;可是那時國家卻搞財產公有制的平均主義,違背人的自然規律,結果是越搞越窮;改革開放的土地承包就是順應了農民對土地和富裕生活追求的自然規律,現在的國企改革依然要遵循這兩個規律

      26. 婉璐說道:

        80年代的人喜歡顯擺,必定土地承包到戶剛開始,而現在人特別是領導怕別人說富,那是貪污。

      27. 麻辣小龍蝦說道:

        人生因磨礪而精彩!

      28. dly說道:

        這就是社會

      29. 過客說道:

        “冒尖戶”一詞是哪個時代的真實寫照,也是時代的需要。在改革開放初始,左傾思想仍然捆住人們的手腳,想干又不敢大干的人們還在走一步看一步,有的隔岸觀火。鄧總書記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不管是白貓黑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懊凹鈶簟辈胚\營而生,這批人實際上是改革的急先鋒,在這批人的引領下,逐步發家致富的人們在黨和政府的領導支持下如朝水般紛紛涌進改革的洪流,大顯身手,大展宏圖,才出現今天的多少個億萬、千萬、百萬富翁。中國人才真正地過上了不愁吃穿的幸福生活。普通百姓不僅有房有車,還有了存款。

      30. 匿名說道:

        社會社會

      31. 匿名說道:

        支持冒尖戶才能鼓勵大家富起來

      32. 沙漠胡楊說道:

        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最終是人們沒有了靈魂,沒有了信仰,滿眼里只有一個字—–錢

      33. 曾經滄海說道:

        讀到這忽然感覺作者不僅是在批判“文革”前后的那個時代。也在隱晦的批判著國人。乃至到現在,無論政策怎么變,風氣如何刮,流行趕到哪。國人仍未褪去一貫的浮躁和迷茫。人們仍然普遍缺乏自己的追求和見解。只是一味盲目的跟著社會風氣瞎跑瞎轉。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温州 | 玉环 | 清徐 | 仁怀 | 龙岩 | 仙桃 | 南通 | 湖北武汉 | 兴安盟 | 三门峡 | 吉安 | 醴陵 | 湘西 | 定西 | 沧州 | 灌云 | 澳门澳门 | 双鸭山 | 荣成 | 惠东 | 泸州 | 邹城 | 安康 | 天水 | 巴彦淖尔市 | 德宏 | 龙岩 | 唐山 | 桐城 | 东方 | 鄢陵 | 包头 | 来宾 | 莱州 | 哈密 | 五家渠 | 改则 | 伊犁 | 启东 | 荆州 | 蓬莱 | 广饶 | 珠海 | 红河 | 海南海口 | 厦门 | 醴陵 | 昭通 | 枣阳 | 琼中 | 金华 | 海宁 | 辽源 | 苍南 | 汉川 | 营口 | 明港 | 甘南 | 汉川 | 淮北 | 恩施 | 本溪 | 秦皇岛 | 通化 | 遵义 | 慈溪 | 吉林 | 山南 | 莱芜 | 舟山 | 象山 | 齐齐哈尔 | 渭南 | 莱芜 | 锦州 | 临沂 | 泗阳 | 漯河 | 库尔勒 | 恩施 | 泗阳 | 辽阳 | 松原 | 长垣 | 黔南 | 宁波 | 黄山 | 龙口 | 日照 | 萍乡 | 潮州 | 垦利 | 马鞍山 | 沭阳 | 仙桃 | 仁怀 | 宁德 | 日土 | 黄石 | 新乡 | 金华 | 东营 | 雄安新区 | 济宁 | 东阳 | 武威 | 马鞍山 | 乐清 | 温州 | 山西太原 | 慈溪 | 通化 | 青海西宁 | 河池 | 鞍山 | 蓬莱 | 阜阳 | 泰州 | 和田 | 宁夏银川 | 荣成 | 运城 | 山南 | 云南昆明 | 陕西西安 | 宣城 | 苍南 | 鄂尔多斯 | 台北 | 中山 | 安岳 | 昆山 | 雅安 | 乌兰察布 | 鄂尔多斯 | 定州 | 台南 | 吉林 | 厦门 | 济源 | 岳阳 | 建湖 | 绵阳 | 塔城 | 海南 | 博罗 | 柳州 | 齐齐哈尔 | 德阳 | 铁岭 | 盐城 | 四川成都 | 河北石家庄 | 延安 | 汝州 | 河南郑州 | 永州 | 南阳 | 莆田 | 沛县 | 高密 | 苍南 | 顺德 | 庄河 | 珠海 | 湖北武汉 | 扬中 | 朔州 | 建湖 | 三门峡 | 济源 | 鄢陵 | 三沙 | 香港香港 | 沛县 | 章丘 | 诸城 | 蚌埠 | 肥城 | 衢州 | 清远 | 张家界 | 台北 | 昌都 | 图木舒克 | 枣庄 | 平凉 | 白城 | 海丰 | 雄安新区 | 眉山 | 海东 | 南阳 | 云南昆明 | 保定 | 新疆乌鲁木齐 | 清远 | 株洲 | 三门峡 | 龙口 | 邯郸 | 巢湖 | 新余 | 赵县 | 沭阳 | 甘南 | 海南海口 | 绵阳 | 金昌 | 和县 | 湘西 | 乌兰察布 | 吉林 | 汉中 | 白山 | 安吉 | 义乌 | 南充 | 深圳 | 保定 | 三沙 | 涿州 | 乐平 | 儋州 | 巢湖 | 汕尾 | 固原 | 茂名 | 嘉兴 | 文山 | 双鸭山 | 乳山 | 吕梁 | 金坛 | 济南 | 徐州 | 怀化 | 昭通 | 咸阳 | 邵阳 | 赵县 | 云南昆明 | 山南 | 漳州 | 广饶 | 海丰 | 大同 | 文昌 | 阿克苏 | 阿拉尔 | 昌吉 | 玉环 | 靖江 | 七台河 | 芜湖 | 菏泽 | 潮州 | 吴忠 | 昭通 | 醴陵 | 长治 | 防城港 | 贵州贵阳 | 宜春 | 广饶 | 嘉善 | 海西 | 南充 | 达州 | 眉山 | 徐州 | 深圳 | 茂名 | 宝鸡 | 余姚 | 攀枝花 | 四川成都 | 通辽 | 曹县 | 攀枝花 | 连云港 | 朔州 | 宜昌 | 枣庄 | 青海西宁 | 海门 | 濮阳 | 张家界 | 揭阳 | 宜都 | 承德 | 基隆 | 曲靖 | 眉山 | 深圳 | 大连 | 梧州 | 玉林 | 泸州 | 乐山 | 咸宁 | 平潭 | 桂林 | 临汾 | 项城 | 惠东 | 济南 | 赣州 | 阳江 | 安吉 | 眉山 | 南安 | 佛山 | 东营 | 鞍山 | 绥化 | 柳州 | 咸阳 | 韶关 | 双鸭山 | 酒泉 | 铜仁 | 嘉善 | 柳州 | 陵水 | 东莞 | 惠东 | 廊坊 | 邯郸 | 德清 | 海东 | 馆陶 | 山东青岛 | 阳江 | 桐乡 | 黔西南 | 忻州 | 濮阳 | 神农架 | 扬中 | 诸暨 | 随州 | 临沂 | 大庆 | 安徽合肥 | 陵水 | 章丘 | 玉环 | 漯河 | 定西 | 菏泽 | 邯郸 | 石河子 | 清徐 | 鹤壁 | 承德 | 铁岭 | 瓦房店 | 衢州 | 台湾台湾 | 云浮 | 辽源 | 澳门澳门 | 广西南宁 | 安顺 | 营口 | 松原 | 博尔塔拉 | 浙江杭州 | 揭阳 | 阳泉 | 明港 | 芜湖 | 武夷山 | 安顺 | 绍兴 | 常德 | 屯昌 | 保山 | 东方 | 连云港 | 定州 | 黄南 | 宜宾 | 漯河 | 怒江 | 抚顺 | 六安 | 天门 | 和田 | 乌海 | 宁夏银川 | 禹州 | 甘南 | 荆州 | 溧阳 | 阳泉 | 淄博 | 赤峰 | 绵阳 | 徐州 | 邵阳 | 衡阳 | 克孜勒苏 | 温州 | 襄阳 | 慈溪 | 岳阳 | 延边 | 醴陵 | 邢台 | 大丰 | 温岭 | 龙岩 | 铜仁 | 石河子 | 丹东 | 台中 | 东台 | 迁安市 | 莒县 | 克孜勒苏 | 孝感 | 安阳 | 保亭 | 塔城 | 昭通 | 泉州 | 西藏拉萨 | 清远 | 浙江杭州 | 东海 | 阳春 | 海北 | 张家界 | 山南 | 宜昌 | 克拉玛依 | 西藏拉萨 | 萍乡 | 防城港 | 仁怀 | 云南昆明 | 永康 | 和田 | 永州 | 梧州 | 宁夏银川 | 鹤壁 | 寿光 | 鹰潭 | 内江 | 牡丹江 | 张家口 | 晋江 | 常德 | 高雄 | 威海 | 佳木斯 | 嘉峪关 | 乌海 | 曹县 | 瓦房店 | 眉山 | 沛县 | 海拉尔 | 阜阳 | 陵水 | 河源 | 神木 | 荆州 | 乌兰察布 | 三亚 | 灌南 | 台州 | 广州 | 潜江 | 临沧 | 朝阳 | 伊犁 | 海拉尔 | 海拉尔 | 南京 | 东阳 | 阿里 | 商洛 | 宜昌 | 乌兰察布 | 雅安 | 惠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河源 | 百色 | 如东 | 瑞安 | 白沙 | 崇左 | 商丘 | 阿拉尔 | 庆阳 | 榆林 | 邵阳 | 泸州 | 茂名 | 湖州 | 昭通 | 琼中 | 珠海 | 高雄 | 图木舒克 | 渭南 | 白山 | 泗阳 | 宜宾 | 宁德 | 日土 | 浙江杭州 | 周口 | 张家界 | 兴安盟 | 大同 | 三沙 | 垦利 | 余姚 | 巴彦淖尔市 | 诸城 | 绵阳 | 固原 | 天门 | 宜昌 | 防城港 | 高密 | 海安 | 泰兴 | 德阳 | 辽阳 | 固原 | 台北 | 儋州 | 玉林 | 德清 | 庄河 | 海南海口 | 黔西南 | 苍南 | 义乌 | 长垣 | 黔东南 | 山南 | 延边 | 滁州 | 山东青岛 | 济源 | 垦利 | 马鞍山 | 新乡 | 衡阳 | 亳州 | 昆山 | 衡水 | 汕头 | 宿迁 | 厦门 | 巢湖 | 山东青岛 | 邵阳 | 鄂州 | 溧阳 | 济宁 | 枣庄 | 榆林 | 雅安 | 河池 | 牡丹江 | 乐清 | 扬州 | 阿拉尔 | 那曲 | 陵水 | 三明 | 乐清 | 阿克苏 | 醴陵 | 新沂 | 德宏 | 威海 | 五家渠 | 博尔塔拉 | 靖江 | 乐清 | 海南 | 绵阳 | 日照 | 黔南 | 德阳 | 五指山 | 灌云 | 龙口 | 丽水 | 乌兰察布 | 锡林郭勒 | 改则 | 娄底 | 大庆 | 东营 | 辽宁沈阳 | 厦门 | 宿州 | 雄安新区 | 桐城 | 海安 | 天长 | 瓦房店 | 图木舒克 | 吉林 | 信阳 | 乐平 | 眉山 | 三沙 | 保定 | 荣成 | 台湾台湾 | 东方 | 安庆 | 黄山 | 铜仁 | 潜江 | 宜都 | 衡阳 | 聊城 | 昭通 | 醴陵 | 山东青岛 | 和田 | 张家界 | 吉林 | 长兴 | 龙口 | 铁岭 | 南安 | 龙岩 | 来宾 | 西藏拉萨 | 简阳 | 海北 | 盘锦 | 宁波 | 漯河 | 日土 | 蚌埠 | 本溪 | 库尔勒 | 菏泽 | 哈密 | 邯郸 | 济源 | 大庆 | 九江 | 海安 | 和田 | 长兴 | 陕西西安 | 德阳 | 温州 | 杞县 | 珠海 | 长治 | 唐山 | 鹤岗 | 衡水 | 福建福州 | 丹阳 | 南京 | 迪庆 | 资阳 | 阿拉善盟 | 大同 | 天长 | 泰安 | 保定 | 德宏 | 黄南 | 长治 | 抚州 | 四平 | 厦门 | 慈溪 | 商丘 | 运城 | 达州 | 南充 | 烟台 | 文昌 | 陕西西安 | 无锡 | 朔州 | 大兴安岭 | 丹东 | 株洲 | 江门 | 莱芜 | 汕尾 | 雄安新区 | 金昌 | 海拉尔 | 揭阳 | 齐齐哈尔 | 淮北 | 商洛 | 鞍山 | 余姚 | 随州 | 池州 | 贵州贵阳 | 定西 | 澳门澳门 | 沛县 | 自贡 | 鹤岗 | 怀化 | 渭南 | 曹县 | 石狮 | 广安 | 廊坊 | 曲靖 | 毕节 | 山南 | 义乌 | 武威 | 嘉善 | 保定 | 晋城 | 乐平 | 武夷山 | 吴忠 | 黑河 | 单县 | 淮北 | 临汾 | 铜仁 | 抚州 | 青海西宁 | 宁波 | 瓦房店 | 济宁 | 威海 | 娄底 | 山西太原 | 乐清 | 湘潭 | 蚌埠 | 曹县 | 西双版纳 | 三沙 | 南安 | 伊犁 | 宜都 | 鹤岗 | 丹阳 | 九江 | 乳山 | 云浮 | 绵阳 | 临猗 | 新乡 | 黑河 | 保定 | 三明 | 瓦房店 | 巢湖 | 泗洪 | 贺州 | 潜江 | 南京 | 四川成都 | 如皋 | 武威 | 沛县 | 鹰潭 | 岳阳 | 澄迈 | 邳州 | 临汾 | 马鞍山 | 徐州 | 牡丹江 | 单县 | 衢州 | 启东 | 安顺 | 东莞 | 莒县 | 大连 | 松原 | 金坛 | 衡阳 | 巴彦淖尔市 | 启东 | 邳州 | 贵州贵阳 | 凉山 | 晋中 | 乳山 | 新乡 | 锦州 | 安阳 | 昭通 | 邹平 | 天水 | 江门 | 天长 | 大丰 | 余姚 | 铁岭 | 启东 | 日喀则 | 三沙 | 徐州 | 锡林郭勒 | 宁德 | 和田 | 林芝 | 荣成 | 黔南 | 大庆 | 正定 | 喀什 | 临夏 | 深圳 | 天长 | 通辽 | 沧州 | 丹东 | 宁国 | 玉溪 | 天门 | 吴忠 | 绵阳 | 诸城 | 长兴 | 黄南 | 惠州 | 诸暨 | 天长 | 河北石家庄 | 海南海口 | 阳春 | 贵州贵阳 | 平凉 | 张掖 | 灵宝 | 齐齐哈尔 | 十堰 | 石嘴山 | 德清 | 琼中 | 吉安 | 寿光 | 曹县 | 鹤岗 | 潮州 | 仁寿 | 陕西西安 | 青海西宁 | 玉林 | 桂林 | 昌吉 | 霍邱 | 龙岩 | 醴陵 | 十堰 | 西双版纳 | 定西 | 铜陵 | 台北 | 云浮 | 吉安 | 琼中 | 保定 | 枣庄 | 鄂尔多斯 | 日照 | 铜川 | 咸阳 | 北海 | 沧州 | 沭阳 | 大庆 | 邹平 | 和田 | 红河 | 醴陵 | 贺州 | 张掖 | 石河子 | 巴音郭楞 | 永康 | 汝州 | 安庆 | 蚌埠 | 景德镇 | 大同 | 宁国 | 涿州 | 宜昌 | 大兴安岭 | 呼伦贝尔 | 宜宾 | 通化 | 清远 | 德州 | 甘南 | 东方 | 达州 | 雅安 | 包头 | 桓台 | 青海西宁 | 大连 | 巴彦淖尔市 | 承德 | 甘孜 | 宜昌 | 桂林 | 临猗 | 开封 | 台州 | 甘南 | 琼中 | 眉山 | 阳春 | 自贡 | 贺州 | 咸阳 | 滨州 | 东营 | 聊城 | 临沂 | 兴安盟 | 湛江 | 明港 | 鹤岗 | 澳门澳门 | 南平 | 临沧 | 沭阳 | 琼海 | 西双版纳 | 泰兴 | 衢州 | 固原 | 东台 | 温岭 | 定安 | 六盘水 | 蚌埠 | 黄冈 | 黔南 | 十堰 | 东莞 | 中山 | 中卫 | 长葛 | 济宁 | 潜江 | 图木舒克 | 武威 | 台州 | 禹州 | 安岳 | 霍邱 | 温州 | 澄迈 | 清徐 | 钦州 | 如皋 | 潍坊 | 嘉善 | 泰安 | 扬州 | 浙江杭州 | 宜宾 | 枣阳 | 陕西西安 | 如皋 | 陇南 | 泰安 | 仁怀 | 大理 | 济南 | 灌南 | 连云港 | 乳山 | 乌海 | 乌兰察布 | 枣庄 | 秦皇岛 | 博罗 | 抚顺 | 海西 | 厦门 | 阳江 | 潍坊 | 武威 | 东营 | 白银 | 甘孜 | 池州 | 亳州 | 浙江杭州 | 自贡 | 宜昌 | 七台河 | 象山 | 广汉 | 保亭 | 宜昌 | 玉树 | 温岭 | 明港 | 防城港 | 双鸭山 | 仁寿 | 石狮 | 定西 | 长垣 | 牡丹江 | 昌都 | 湛江 | 塔城 | 临沂 | 安岳 | 陇南 | 株洲 | 晋中 | 清远 | 通辽 | 丽江 | 雄安新区 | 广安 | 仙桃 | 南平 | 亳州 | 阜阳 | 鹰潭 | 铜陵 | 图木舒克 | 大兴安岭 | 延边 | 库尔勒 | 葫芦岛 | 珠海 | 铜仁 | 海拉尔 | 防城港 | 佳木斯 | 武安 | 厦门 | 江西南昌 | 信阳 | 乐山 | 宁国 | 大庆 | 启东 | 大丰 | 鞍山 | 汉川 | 天水 | 揭阳 | 荆门 | 鄂尔多斯 | 开封 | 淄博 | 南京 | 自贡 | 乌海 | 黔西南 | 陵水 | 图木舒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