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25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兩天以后的一個上午,著名老作家黑白由地區文化局長杜正賢和《黃原文藝》主編賈冰陪同,前來拜訪田福軍。

      黑老是名人,一到黃原,就由杜局長親自出面接待。另外,機靈的杜正賢知道,黑老是田書記的老朋友,因此更不敢怠慢。另一個寸步不離黑老的人是賈冰。賈詩人不僅是省作家協會會員,而且還是個理事,現在黑老師到了黃原,他得格外賣勁招待這位本省文學界的泰斗。

      在這三個人到來之前,田福軍已經把侄女潤葉從團地委叫過來,讓她收拾了一下辦公室的會客間;又買了一些瓜子、水果和本地的土特產,擺在茶幾上。

      田福軍拉著黑老的手,把他敬讓在正中的沙發里,他緊挨著坐在旁邊;杜正賢和賈冰分坐在兩頭。潤葉趕緊給客人沖茶、敬煙。

      兩個老朋友按照中國人的習慣,先問候了一番身體狀況——互相都說好著哩。接著又開了一些親切的玩笑。平時都愛搶著說話的文化局長和詩人,此刻都象聽報告似地老老實實坐著,不敢插話,只敢咧開嘴巴陪著笑。

      “你這次到原北縣是故地重游,一定有不少感慨吧!”田福軍對黑老說。

      “也許這是最后一次了?!焙诎啄樕下冻鲆唤z藝術家的憂傷?!斑@次到原北跑了一趟,是有不少感慨。不瞞你說,也有點難過!”

      田福軍一怔。他沒有言傳,等待黑老繼續說下去?!拔覜]想到,農村已經成了這個樣子!”黑白兩手一攤,臉上的憂傷變成了痛苦?!巴耆且慌膳f社會的景象嘛!集體連個影子也不見了。大家各顧各的光景,誰也不管誰的死活。過去一些不務正業的人在發財,而有的困難戶卻沒有集體的關懷,日子很難過下去。農村已經出現了嚴重的兩級分化,隊干部中的積極分子也都埋頭發家致富去了;我們在農村搞了幾十年社會主義,結果不費吹灰之力就蕩然無存……”

      黑白的一番話使田福軍一時不知該如何對答。老朋友給他描繪了一幅多么可怕的圖景!田福軍原來以為,作家的思想是應該能夠站在時代前列的;想不到黑白同志竟然比最保守的基層干部都要更不理解農村的改革。僅從這一點看,改革就是一件多么艱難的事??!

      田福軍一邊誠心地聽黑老說話,一邊趕緊把那些吃的東西往他旁邊挪。聰敏的潤葉為了緩解氣氛,也熱情招呼斂聲屏氣的杜正賢和賈冰吃東西。

      田福軍把幾顆大紅棗塞在黑老手里,臉上堆著笑容,說:“你說的這些現象的確存在??墒?,農村既然發生了這么重大的變化,出現問題也是不可避免的。你熟悉歷史,古今中外任何大的社會變革,都不可避免要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我們還是要從最主要的方面來看這種變革是否利大于弊……”

      接著,田福軍用一系列數字給黑老列舉了農村改革前后的狀況——這是對黑老最有說服力的回答。

      黑白聽得漸漸咧開了嘴巴。他說:“你說的也許都是事實,可是我思想上很難轉這個彎??!”黑白大概也覺得談話過分嚴肅了一些,臉上露出了笑容,“你想想,自己一生傾注了心血而熱情贊美的事物,突然被否定得一干二凈,心里不難過是不可能的!”

      田福軍理解黑老的心情。黑老在很大程度上說的是他那部長篇小說《太陽正當頭》。這本描寫合作化運動和大躍進的書,是他一生的代表作。他在其間真誠地謳歌的事物,現在看來很多方面已經站不住腳;甚至是幼稚和可笑的。作家當年力圖展現正劇,沒想到他自己卻成了悲劇。

      田福軍帶著某種安慰的口吻說:“黑老,有一點是肯定的,以后的人們絕對不會懷疑你當年的謳歌完全出于真誠。至于你當時的認識判斷,那不可能超越時代的局限性。這種現象古今中外的大作家也不乏其例。我好象記得列寧在評價列夫·托爾斯泰時,也指出了他在這方面的局限性。但列寧并沒有因此而否定托爾斯泰,反而稱贊他的作品是俄國革命的一面鏡子。我是外行,胡說八道!不過,你的《太陽正當頭》的確細致地描寫了當時農村的社會生活,這一點就足以使以后的讀者仍然要讀這本書。我認為,不能因作家對當時的生活做出不準確的認識和結論,就連他所描寫的生活本身也喪失了價值。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托爾斯泰……”

      田福軍的“文藝理論”盡管過于牽強,卻一下把黑老說高興了。他竟然豎起一只拇指,對田福軍說:“啊呀,誰說你是個外行?你比內行還內行!你要是搞文學藝術,一定能成大事業!”

      田福軍仰頭大笑了,說:“我根本吃不了那碗飯!”他看黑老情緒高漲起來,乘機轉了話題,說:“你到黃原來,一定要對咱們地區的文化事業給予指導!”他指了指旁邊的杜正賢和賈冰,“他兩個負責這方面的事,有什么你就對他們說!你也知道,咱們山區文化落后,人才留不住……”杜正賢趕忙插話說:“我們已經安排黑老為全區文化藝術界做一次報告!”

      黑白同志也就不客氣地指導起黃原的文化工作來了。他建議田福軍辦個戲劇學校;搞個詩社;等條件成熟后,還應該成立文聯;并把《黃原文藝》從文化館分出來歸文聯領導,他回去找省委宣傳部長,爭取讓這刊物公開向全國發行……田福軍一一點頭贊許,指示杜正賢和賈冰認真研究黑老的建議;說過一段時間,他要專門召集個會議,解決文化藝術部門的問題。

      本來田福軍準備以地委的名義中午在黃原賓館宴請黑老,但詩人賈冰已經專門買了一只羊,要在家里款待黑老,請他吃羊肉蕎面圪凸。地委的宴會只好推到黑老離開時舉行。

      眾人和田福軍在辦公室告辭后,賈冰硬拉福軍的侄女潤葉也到他家里去陪黑老吃飯。和賈冰一個單位的杜麗麗已經和她的男朋友武惠良在賈冰家幫他老婆準備這頓飯了,因此他想讓潤葉也去湊個熱鬧。田福軍鼓動讓侄女去,潤葉就答應下來。杜正賢因為女兒和女婿都已經在賈冰家,因此推辭說他還要給田書記匯報文化方面的工作,謝絕了賈冰的邀請……

      潤葉和賈老師簇擁著黑老出了地委大院,一塊相跟著來到詩人家。

      他們進家以后,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一張紅油漆炕桌上,擺滿了各種調料。賈冰和麗麗的男朋友武惠良先陪黑老喝酒;潤葉和麗麗幫賈冰的愛人往桌子上端菜。

      當一盆子大塊羊肉上來后,賈冰硬拉潤葉和麗麗也坐下來吃,讓他老婆一個人去忙。黑老是個樂和人,開玩笑要和賈冰的愛人碰一杯酒;但這位靦腆的婦女紅著臉退出了房間。詩人尷尬地對黑老說:“我老婆是個‘土耳其’!她怕生人,請黑老不要介意?!闭f完這句話后,詩人借著幾杯酒落肚,竟動情地給客人講起了他和他老婆的愛情故事。

      他告訴大家,他老婆一個字也不識。他們是同村,又是鄰居。在他上大學時,他把唯一的親人老母親一個人丟在家,全靠他現在的愛人照料。但那時他們什么關系也不是,只是同村鄰舍。他當時已經在大學愛上了同班一位城市姑娘??墒呛髞硭赣H非讓他和現在的這個愛人結婚不可;說如果他不答應這件事,她就要一頭碰死在他面前。他沒有辦法,只好在愛情和孝心之間選擇了后者。結婚以后,他才知道,在那些困難的歲月,當時他愛人為了照顧他媽,偷拿自己家里的東西,曾經挨過她父親的打罵……天長日久,他覺得他愛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F在,他老婆辦了營業執照,在二道街上賣羊雜碎,起早貪黑,為他操持家庭,還給他生了三個小子。他的工資月月花得凈光,家庭全憑老婆來養活;他有時還跑到市場上向老婆要零花錢哩……沖動的詩人說得淚水滿面,弄得客人也都吃不成飯了?!拔覀兪窍冉Y婚后戀愛……唉,我現在最大的愿望是明年天暖后,帶著我老婆去逛一回省城!我要把她引到皇后王后的陵墓前,說:我老婆和你們一樣偉大!”

      詩人又立刻破涕為笑,趕緊招呼客人吃他的“土耳其”老婆做的蕎面圪凸羊腥湯——于是眾人也都笑了。

      但潤葉沒有笑。她一直沉默地聽詩人說他和他愛人的故事。唉,不幸的人最怕聽別人說他們的幸福!

      吃完飯后,潤葉說她有點事,就一個人先離開了詩人家。今天是星期六,她實際上沒什么事;只是覺得心情煩亂,不想和別人呆在一起。

      田潤葉獨自回了團地委少兒部的辦公室。這個辦公室就她一人,墻角支著一張單人床。晚上下班以后,她通常不回二爸家,自己在機關灶上吃完飯,就在這里過夜。這個已婚女子完全過著單身漢生活——自到黃原以后,她也盡量忘記自己已經結了婚。

      由于心靈受過創傷,這個人現在變得有些孤癖。除過工作以外,一般很少和別人交往;甚至也不常去好朋友杜麗麗那里。武惠良現在是團地委書記,他和麗麗都了解她在婚姻上的波折,因此很想讓她去麗麗那里玩一玩,散一散心。但他并不知道,潤葉最不愿意看見他們之間的那種甜蜜關系了。不能說我們的潤葉心理已經變態。不,她并不妨嫉朋友的幸福;她只是怕因此而勾起自己的難過。

      她將怎么辦?她自己仍然不清楚……回到團地委后,潤葉閉著眼睛在自己的床上躺了很長時間;思緒象發過洪水的河流,也不知倒究漂浮過些什么東西……

      天黑以后,她才爬起來,悄無聲息地去大灶上喝了點稀飯。

      她突然想起,她應該去收拾一下她二爸的辦公室——今天因為招待黑老,二爸的辦公室被搞得很零亂。

      這樣,她把碗筷放回宿舍,就又返身向地委常委小院走去。

      進了院子,她看見二爸的辦公室還亮著燈——他還沒回家去吃飯?

      潤葉進了門,才發現原來是妹妹和他們村的少平呆在這里。

      潤葉心一驚——因為她恍惚中先錯把少平當成了當安。

      是呀,少平已經長了這么大,而且太象他哥了!少平和曉霞正在一塊吃飯,見她進來,兩個人都站起來。少平趕忙叫了一聲:“姐!”

      在這里猛然見到少平,不知為什么,潤葉不由得興奮起來。她開始詢問雙水村和她家里的情況。少平就給她細說了一通,并且還轉彎抹角讓她知道了少安的許多情況。少安!少安!你現在活得多么美氣??!

      一提起少安,一種難以抑制的痛苦,就使她不由默默低下了頭。流逝的往事此刻又回到了她的心間。那夢魂一般的信天游也在她的耳邊縈繞起來——正月里凍冰呀立春消,二月里魚兒水上漂,水呀上漂來想起我的哥!

      想起我的哥哥,

      想起我的哥哥,

      想起我的哥哥呀你等一等我…………很長時間,她才把深埋的頭抬起來。

      她看見,曉霞已經躲到外間去了。少平坐在她對面,臉扭向一邊,眼里似乎含著淚水——他顯然已經知道她和他哥的事;也知道她現在的難過。

      她于是岔開話題,詢問少平到黃原來干什么?

      少平就難為情地用手背揩了揩眼睛,告訴說他是來黃原攬短工的。

      她看著這個長相酷似少安的青年,心中產生了一種無限憐愛的感情。她對他說,有什么困難就到團地委來找她;并且把她的電話號碼也留給了他。然后三個人相幫著把里外間的房子收拾了一遍,她就回團地委去了……半個月以后,杜麗麗和武惠良在黃原賓館舉行婚禮。無論從哪方面說,這個婚禮潤葉非得去參加不行。

      麗麗和惠良的婚禮搞得十分鋪張。主辦人是惠良的叔叔武宏全,這位地區駐省會的辦事處主任,神通廣大,氣派非凡,完全按省里接待貴賓的規格,搞了幾桌山珍海味。除過雙方家長、文化局長杜正賢和勞動局長武得全外,前來吃喜宴的大部分是地區的部局長。讓潤葉感到難堪的是,她公公李登云也來了。兩個人盡管沒有坐在一個桌子上,但世界上也許再沒有這么令人別扭的事了。新婚夫婦的幸福和他們雙方家長的喜慶氣氛,從不同的角度同時刺激著田潤葉和李登云——公公和兒媳婦都各有各的辛酸!

      聰敏的麗麗和惠良都看出了潤葉的困難處境?;萘枷螓慃惗Z了幾句,麗麗就對旁邊的潤葉說:“你要是身體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一會……”

      潤葉盡量忍著沒讓淚水從眼里涌出來。她站起來拉著麗麗,手在好朋友的肩背上親切地撫摸了一下,想說句祝福她的話,但不知說什么是好。

      她于是又和惠良打了個招呼,就一個人匆匆出了宴會廳。

      她來到燈火通明的大街上。初冬的夜晚徹骨般寒冷。冰涼的街道,冰涼的夜空,當頭懸著一輪冰涼的月亮。她的心也是冰涼的。

      她一個人低著頭慢慢地在街道上轉悠。她不急于回團地委;也不知道自己往何處走。

      現在,她竟然不知不覺轉悠到二道街的自由市場上了。這里也已經空蕩蕩地沒有了人跡。街道兩旁擠著低矮的、密密麻麻的鐵皮小房,是個體戶賣吃喝的地方,現在大部分都關了門;只有個把房間還亮著燈火,但已沒有顧客,店主們正懶洋洋地收拾碗筷,或指頭蘸著吐沫在燈下細心地點錢。

      潤葉不由停住了腳步,并且向旁邊的暗影處一閃。她看見對面不遠一個店鋪里,詩人賈冰腰里圍著塊破布,正幫助他的“土耳其”老婆洗碗。賈老師嘴里還說著什么,并且揚起手在他愛人的屁股蛋上親昵地拍了一巴掌;他愛人便樂得呱呱價大笑起來……

      潤葉猛地轉過身,邁著急促的腳步向南關團地委走去,呼嘯的寒風撲面而來,把她臉頻上兩行滾燙的淚水吹落在了冰涼的街道上……

      下一章:
      上一章:

      101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25章”上

      1. 軒不可擋說道:

        向前也不錯啊,女人何苦為難自己。有沒有想想向前的感受,不愛可以不結婚但結婚了這樣,就毀了向前一輩子。 等不到我愛的人等到愛我的人,足矣!

      2. 春醪獨撫說道:

        我是九零后,也看過那本《金光大道》哩

      3. 狐貍說道:

        向前,潤葉,都有一些死腦筋,
        他們都太喜歡那個人,所以都不忍心放下
        我想他們也是因為不肯放下,才會傷害更多人

      4. 匿名說道:

        潤葉,為什么就不能向前邁步呢
        1

      5. 肖巽子說道:

        如果你愛的人離開你以后很幸福,即便是很遺憾也要放開別人,然后成全自己,勇敢的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因為我們都有幸福的權利,不要成全了別人辜負了自己。錯過的愛情或許是美好的,但接下來的并不一定比自己想象的差?,F實不一定像我們想象的那樣,但一定比我們想象的精彩!

      6. 有志超越夢想說道:

        在現實生活中應該是農村和城市使他們分開的,那個時代很看重跳農門,她們是那個年代愛情的犧牲品,多少年的傳統壓的他們都邁不出改變命運的下一步,
        小說的可讀處就是貼近現實

      7. 說道:

        “初冬的夜晚徹骨般寒冷。冰涼的街道,冰涼的夜空,當頭懸著一輪冰涼的月亮。她的心也是冰涼的?!辈豢盎厥椎耐?,和公公之間的隔膜,麗麗的快樂勾起的難過。是夜的寒冷?還是她內心的凄涼?

      8. caihongyu說道:

        大家各顧各的光景,誰也不管誰的死活。過去一些不務正業的人在發財,而有的困難戶卻沒有集體的關懷,日子很難過下去。農村已經出現了嚴重的兩級分化,隊干部中的積極分子也都埋頭發家致富去了;我們在農村搞了幾十年社會主義,結果不費吹灰之力就蕩然無存……”

      9. 酸酸甜甜,美美噠~說道:

        唉,潤葉真可憐

      10. 娜寫年華說道:

        為什么兩個家庭條件不同的人就不能在一起呢,他們可以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一起創造他們美好的生活。即便兩個人在一起勞動也是幸福的。唉,真是可憐了潤葉啦!

      11. 星空說道:

        不幸的人最怕聽別人說他們的幸福!

      12. 蘭蘭說道:

        聽到賈冰對待婚姻的態度,不知葉潤心里有什么感觸。希望她能放下擁有不到的感情,去迎接屬于自己正常的生活,人不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13. 匿名說道:

        守得云開見月明!向前加油加油吧!

      14. 海兒說道:

        何苦,為難自己

      15. 匿名說道:

        如果我是國家主席,立刻實行一夫多妻制,這下爽歪歪了。。。。

      16. 吃麻花D3貓M1說道:

        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生活永遠都不是完美的。

      17. Luck丶說道:

        看到好心酸,不過很真實。這就是人生

      18. 龍爪凌光說道:

        大家各顧各的光景,誰也不管誰的死活。過去一些不務正業的人在發財,而有的困難戶卻沒有集體的關懷,日子很難過下去。農村已經出現了嚴重的兩級分化,隊干部中的積極分子也都埋頭發家致富去了;我們在農村搞了幾十年社會主義,結果不費吹灰之力就蕩然無存……”—–黑土的觀點代表了現在還在阻礙國企改革的很多人的思想,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從長遠看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和人性規律

      19.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說道:

        不喜歡潤葉對待婚姻的態度,你既然同意嫁給向前,就應該盡一個妻子的責任,何況向前是個人品不錯的人。向前及向前父母的對于向前婚姻的不快樂、潤葉自己及自己父親對此事的快樂,責任都在潤葉。跟相愛的人結婚,不一定感情能維持多久,自由戀愛結婚又離婚的多的是,有向前這么愛自己的人,潤葉應該珍惜。潤葉完全是一個自私的人,不喜歡她。

      20. 婉璐說道:

        潤葉不知該走向何方,不要再糾結了,找向前去吧,向前會讓你幸福的,只要你把心里的窗戶打開。他是一個不錯的·對你專一的小伙子。把握住潤葉

      21. 路人說道:

        如果我是潤葉,我可能也會象潤葉一樣的態度。但是想到向前,人家也的確是好人啊,可是不喜歡,我又有什么辦法,違背自己的心愿呢?

      22. 空洞的內心無腦的思想說道:

        糖葫蘆串似的愛情 我也很絕望呀!一根小小的竹簽穿透了每個糖葫蘆的心 距離很短卻遙望不可及。

      23. 麻辣小龍蝦說道:

        因為放棄過,所以懂得!

      24. 過客說道:

        潤葉的不幸歸于哪個時代,她不能自己作主終身大事,由于二媽的關系,長年依挨著二爸二媽,只好強顏作態出嫁了。說穿了還是經濟、地位不對稱,充其量潤葉她爸就是一個村支書罷了。沒有愛的婚姻是不道德的。筆者非常同情她的不幸。人生不僅僅是為了愛,僅有愛是不夠的。雖然愛情占人生中有很大比重,但也不能因為愛拋棄一切。

      25. 匿名說道:

        醒來吧,活在夢里的人,生活并沒有你想象中殘酷!

      26. 文筆說道:

        初冬的夜晚徹骨般寒冷。冰涼的街道,冰涼的夜空,當頭懸著一輪冰涼的月亮。她的心也是冰涼的?!辈豢盎厥椎耐?,和公公之間的隔膜,麗麗的快樂勾起的難過。是夜的寒冷?還是她內心的凄涼?這段的心理活動寫的太好了

        回復

      27. XEL說道:

        要我講
        潤葉也不是一個好東西,讓兩家人為了一個女人操心。
        向前犯了什么錯?只是追求潤葉過于迫切而已。

      28. 匿名說道:

        對潤葉真的是討厭到極點了,她毀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三個家庭,讓別人父母操碎了心。真的很過分,還一副自己很委屈的樣子,更加討厭潤葉這個人物。

      29. 可憐蟲說道:

        潤葉也太鉆牛角尖了,少安心里也有你,但人家只會把你放在心里,他知道體諒他的妻子也不容易,喜歡你把你放在心里,但不能傷害了關心自己的人,潤葉太自私了,傷害了愛他的向前,也傷害了她的公公婆婆兩個老人,如果她能夠從自己內心里起來,試著接納向前,我相信她也會很幸福的,因為向前真的很喜歡她。

      30. 西瓜沒有酒說道:

        若是如此,意義何在

      31. 谷園書屋說道:

        癡情的女子,真令人心疼!
        讀這段文字時,我特意播出了陜北民歌《叫一聲哥哥你快回來》,王二妮唱的,真令人心碎腸斷,淚水在眼框里打轉!
        可憐的潤葉!

      32. 江南說道:

        潤葉,這種精神式的戀愛,讓自已痛苦,讓周圍的所有親人痛苦,何必呢。

      33. 匿名說道:

        李向前也是死腦筋,為什么不離婚呢?

      34. 亞當說道:

        李向前也是死腦筋,為什么不離婚呢?

      35. 匿名說道:

        所以說,社會無所謂新舊,你所謂的舊社會未必就舊,你所謂的新社會未必就新,我們在接受了幾十年的紅色教育(洗腦)后,主觀的認為那是新舊而已。說實話,如果抗戰勝利后,我d別再鬧了,中國未必比當下差。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沧州 | 保亭 | 台湾台湾 | 来宾 | 江门 | 宜昌 | 台湾台湾 | 固原 | 厦门 | 锡林郭勒 | 淮南 | 伊犁 | 常州 | 贺州 | 南通 | 济南 | 桐乡 | 长葛 | 开封 | 昭通 | 张家口 | 鸡西 | 吉林 | 邳州 | 象山 | 嘉善 | 防城港 | 锡林郭勒 | 单县 | 运城 | 普洱 | 衢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金华 | 韶关 | 枣阳 | 吉安 | 黄南 | 绍兴 | 甘南 | 泗洪 | 博尔塔拉 | 南京 | 清徐 | 南阳 | 潜江 | 吉安 | 泰兴 | 姜堰 | 资阳 | 临汾 | 平潭 | 常德 | 和县 | 济源 | 慈溪 | 哈密 | 海东 | 平潭 | 长治 | 鹤壁 | 辽源 | 库尔勒 | 吉林 | 广元 | 滁州 | 香港香港 | 邢台 | 鹤壁 | 汕头 | 迁安市 | 巴音郭楞 | 伊犁 | 鹰潭 | 安徽合肥 | 毕节 | 保亭 | 钦州 | 延边 | 寿光 | 屯昌 | 咸阳 | 河源 | 龙岩 | 和田 | 克孜勒苏 | 七台河 | 济宁 | 馆陶 | 镇江 | 杞县 | 大理 | 怒江 | 玉树 | 济宁 | 台州 | 安吉 | 鹤壁 | 锡林郭勒 | 任丘 | 喀什 | 宝应县 | 四川成都 | 长葛 | 湖州 | 宣城 | 靖江 | 宿州 | 海北 | 通化 | 阿克苏 | 达州 | 燕郊 | 广元 | 洛阳 | 寿光 | 新余 | 禹州 | 兴安盟 | 南京 | 惠东 | 新余 | 靖江 | 东台 | 涿州 | 五家渠 | 蚌埠 | 临猗 | 招远 | 驻马店 | 安吉 | 图木舒克 | 四平 | 慈溪 | 三门峡 | 公主岭 | 商丘 | 淮南 | 醴陵 | 五家渠 | 黔东南 | 东海 | 鸡西 | 宜都 | 甘肃兰州 | 烟台 | 仁寿 | 广汉 | 常州 | 河南郑州 | 义乌 | 齐齐哈尔 | 晋江 | 绵阳 | 保山 | 宁波 | 云浮 | 安庆 | 玉树 | 汝州 | 防城港 | 喀什 | 陵水 | 四川成都 | 潜江 | 台州 | 宁夏银川 | 大庆 | 钦州 | 滨州 | 仁怀 | 贵州贵阳 | 防城港 | 宜春 | 和县 | 张家口 | 乳山 | 荆州 | 陇南 | 阜新 | 温州 | 安岳 | 简阳 | 滨州 | 钦州 | 黔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公主岭 | 改则 | 溧阳 | 阿拉善盟 | 咸阳 | 葫芦岛 | 柳州 | 陇南 | 大庆 | 仁寿 | 西双版纳 | 乐清 | 保山 | 泸州 | 海南 | 宁波 | 灵宝 | 云南昆明 | 乌兰察布 | 怒江 | 威海 | 泰兴 | 张掖 | 丹东 | 江苏苏州 | 新泰 | 邯郸 | 南通 | 辽源 | 德州 | 章丘 | 神农架 | 海西 | 孝感 | 包头 | 天水 | 三沙 | 大庆 | 长垣 | 山南 | 喀什 | 商洛 | 宣城 | 鞍山 | 济南 | 东营 | 阿里 | 潮州 | 昆山 | 宝应县 | 惠州 | 广汉 | 甘肃兰州 | 定安 | 陵水 | 德阳 | 金坛 | 湖州 | 呼伦贝尔 | 台中 | 白沙 | 吴忠 | 新沂 | 天水 | 晋中 | 吉林 | 宜春 | 宁德 | 永新 | 百色 | 平顶山 | 定西 | 江苏苏州 | 海门 | 延边 | 达州 | 济宁 | 荆门 | 高雄 | 酒泉 | 三沙 | 瑞安 | 大同 | 萍乡 | 海北 | 新沂 | 涿州 | 丽水 | 柳州 | 定西 | 惠东 | 白城 | 仙桃 | 澄迈 | 信阳 | 攀枝花 | 溧阳 | 新沂 | 常州 | 大同 | 库尔勒 | 乌兰察布 | 阿拉善盟 | 姜堰 | 澳门澳门 | 枣庄 | 宿州 | 涿州 | 辽阳 | 龙岩 | 大兴安岭 | 商洛 | 邹平 | 韶关 | 泰兴 | 三沙 | 吉林长春 | 日喀则 | 桐乡 | 高密 | 临海 | 大同 | 青州 | 包头 | 大庆 | 珠海 | 昌吉 | 海西 | 白城 | 邹平 | 通化 | 固原 | 曲靖 | 大连 | 石嘴山 | 新泰 | 赣州 | 泸州 | 唐山 | 定西 | 湛江 | 岳阳 | 扬州 | 如皋 | 章丘 | 延边 | 丹阳 | 高密 | 大连 | 赣州 | 蚌埠 | 和田 | 晋中 | 温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北海 | 南京 | 邵阳 | 毕节 | 东方 | 揭阳 | 攀枝花 | 潮州 | 长兴 | 衡阳 | 常德 | 自贡 | 温岭 | 图木舒克 | 阳春 | 娄底 | 任丘 | 马鞍山 | 琼海 | 通辽 | 徐州 | 邯郸 | 辽源 | 黔南 | 惠东 | 牡丹江 | 景德镇 | 沭阳 | 随州 | 曲靖 | 七台河 | 阿拉善盟 | 铜川 | 海宁 | 忻州 | 汕头 | 西藏拉萨 | 吴忠 | 迪庆 | 建湖 | 临海 | 博罗 | 黄山 | 咸阳 | 海东 | 信阳 | 安岳 | 宝鸡 | 湘潭 | 惠东 | 兴安盟 | 金华 | 松原 | 宁国 | 湖北武汉 | 龙口 | 辽阳 | 诸城 | 琼海 | 临夏 | 伊犁 | 曹县 | 建湖 | 辽阳 | 塔城 | 大理 | 宝鸡 | 湖州 | 仁寿 | 儋州 | 招远 | 滕州 | 嘉善 | 平潭 | 巴音郭楞 | 招远 | 雅安 | 文山 | 广饶 | 宁夏银川 | 遂宁 | 平凉 | 瑞安 | 安顺 | 汕尾 | 东台 | 三沙 | 黑河 | 果洛 | 新余 | 吕梁 | 沭阳 | 海拉尔 | 自贡 | 洛阳 | 广元 | 临汾 | 常德 | 益阳 | 天门 | 清远 | 汉中 | 湖州 | 伊犁 | 海西 | 七台河 | 延安 | 安康 | 鄂州 | 昭通 | 涿州 | 龙岩 | 东海 | 滕州 | 克拉玛依 | 忻州 | 宁国 | 泰兴 | 忻州 | 东方 | 浙江杭州 | 吉安 | 朝阳 | 阳春 | 蓬莱 | 台北 | 四平 | 云南昆明 | 包头 | 玉环 | 塔城 | 昭通 | 崇左 | 四平 | 项城 | 六盘水 | 承德 | 喀什 | 江西南昌 | 长垣 | 潍坊 | 仁寿 | 洛阳 | 海西 | 鄂州 | 龙岩 | 锦州 | 漳州 | 白沙 | 厦门 | 三河 | 晋中 | 许昌 | 上饶 | 宁夏银川 | 驻马店 | 攀枝花 | 琼海 | 海丰 | 吉林长春 | 淮安 | 改则 | 焦作 | 蓬莱 | 宿州 | 桂林 | 安岳 | 燕郊 | 宜昌 | 醴陵 | 延边 | 如东 | 荣成 | 燕郊 | 嘉善 | 鸡西 | 巴音郭楞 | 项城 | 无锡 | 大庆 | 林芝 | 乐清 | 锦州 | 邹平 | 青海西宁 | 晋中 | 呼伦贝尔 | 淄博 | 龙岩 | 东阳 | 江门 | 宜春 | 靖江 | 新泰 | 荆州 | 邵阳 | 曹县 | 台州 | 德州 | 大连 | 舟山 | 河南郑州 | 河北石家庄 | 宣城 | 绍兴 | 昭通 | 定安 | 唐山 | 威海 | 文山 | 济南 | 济宁 | 毕节 | 鹤岗 | 河南郑州 | 延边 | 宝应县 | 西双版纳 | 塔城 | 德清 | 醴陵 | 石狮 | 海丰 | 灌南 | 鹤壁 | 遵义 | 泰兴 | 九江 | 陇南 | 九江 | 曲靖 | 德州 | 莱州 | 阿克苏 | 禹州 | 眉山 | 临汾 | 荣成 | 桂林 | 济源 | 昆山 | 广饶 | 龙口 | 黄南 | 汝州 | 蓬莱 | 保亭 | 如东 | 德阳 | 锡林郭勒 | 厦门 | 章丘 | 云浮 | 亳州 | 莒县 | 保定 | 鄂尔多斯 | 临夏 | 嘉兴 | 宁波 | 庄河 | 长垣 | 双鸭山 | 阿拉尔 | 香港香港 | 鹤岗 | 新泰 | 公主岭 | 德宏 | 雄安新区 | 怀化 | 汕尾 | 鞍山 | 武安 | 滁州 | 澄迈 | 遵义 | 荣成 | 恩施 | 乐山 | 淮北 | 兴安盟 | 淮南 | 玉林 | 固原 | 德阳 | 吴忠 | 荆门 | 台州 | 遵义 | 阿坝 | 芜湖 | 渭南 | 眉山 | 唐山 | 沛县 | 泗阳 | 改则 | 酒泉 | 遵义 | 邢台 | 漳州 | 武威 | 鸡西 | 钦州 | 台北 | 武威 | 海宁 | 灵宝 | 中卫 | 甘孜 | 梅州 | 克拉玛依 | 东营 | 神木 | 宜都 | 台州 | 洛阳 | 定州 | 徐州 | 随州 | 克孜勒苏 | 扬州 | 三沙 | 鹤岗 | 邳州 | 清徐 | 眉山 | 吉林长春 | 兴安盟 | 临海 | 和田 | 锦州 | 铜仁 | 周口 | 伊犁 | 和田 | 运城 | 大连 | 海丰 | 邹平 | 灌云 | 扬中 | 遂宁 | 三河 | 张北 | 德宏 | 抚顺 | 山东青岛 | 绵阳 | 洛阳 | 山西太原 | 澳门澳门 | 黄南 | 沧州 | 南充 | 乌海 | 靖江 | 张家口 | 安阳 | 晋中 | 宜都 | 嘉善 | 新泰 | 台中 | 东营 | 霍邱 | 濮阳 | 鄢陵 | 淮安 | 安庆 | 衢州 | 昆山 | 阿拉善盟 | 萍乡 | 龙口 | 昭通 | 亳州 | 青海西宁 | 玉溪 | 临海 | 海宁 | 姜堰 | 嘉峪关 | 韶关 | 馆陶 | 锦州 | 张家口 | 黑河 | 吉安 | 德清 | 巴中 | 保亭 | 平潭 | 泰安 | 万宁 | 昭通 | 雅安 | 吉安 | 昭通 | 喀什 | 海拉尔 | 衡水 | 驻马店 | 贵州贵阳 | 伊犁 | 和田 | 余姚 | 杞县 | 萍乡 | 雅安 | 湛江 | 昌都 | 神木 | 自贡 | 岳阳 | 红河 | 偃师 | 宜春 | 荆门 | 河南郑州 | 阿坝 | 包头 | 阳泉 | 百色 | 桂林 | 芜湖 | 益阳 | 普洱 | 河源 | 天长 | 抚顺 | 漯河 | 莆田 | 仙桃 | 晋江 | 抚顺 | 宁波 | 锡林郭勒 | 辽源 | 陕西西安 | 三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临夏 | 天水 | 大庆 | 潍坊 | 广汉 | 临猗 | 河南郑州 | 南充 | 鞍山 | 黔东南 | 延安 | 三门峡 | 陇南 | 屯昌 | 诸暨 | 宣城 | 鸡西 | 燕郊 | 济南 | 桐城 | 汝州 | 如东 | 宜昌 | 台中 | 阿里 | 大庆 | 福建福州 | 衡水 | 阿拉尔 | 江门 | 高密 | 天长 | 诸暨 | 洛阳 | 丽水 | 石狮 | 锦州 | 哈密 | 黑龙江哈尔滨 | 孝感 | 枣阳 | 枣庄 | 亳州 | 临海 | 牡丹江 | 甘肃兰州 | 温岭 | 四川成都 | 巢湖 | 偃师 | 驻马店 | 台山 | 晋江 | 龙口 | 邵阳 | 柳州 | 揭阳 | 简阳 | 汕尾 | 鹤岗 | 曹县 | 三沙 | 菏泽 | 衢州 | 阿拉善盟 | 佛山 | 池州 | 灌南 | 陇南 | 三门峡 | 黔东南 | 衢州 | 连云港 | 燕郊 | 日土 | 东营 | 德阳 | 阿勒泰 | 博罗 | 焦作 | 赣州 | 辽源 | 建湖 | 孝感 | 甘孜 | 宜昌 | 梅州 | 呼伦贝尔 | 佛山 | 邢台 | 信阳 | 十堰 | 保山 | 鹤岗 | 辽宁沈阳 | 绵阳 | 儋州 | 邯郸 | 德清 | 迁安市 | 克孜勒苏 | 平凉 | 吉林 | 郴州 | 铜陵 | 白城 | 哈密 | 眉山 | 博罗 | 启东 | 益阳 | 张掖 | 平凉 | 黄山 | 如皋 | 乐平 | 单县 | 驻马店 | 临沧 | 永州 | 马鞍山 | 澄迈 | 深圳 | 怒江 | 黄山 | 宜昌 | 桐城 | 贵港 | 青州 | 万宁 | 宁夏银川 | 任丘 | 庄河 | 大兴安岭 | 柳州 | 塔城 | 丹阳 | 临汾 | 宿州 | 邯郸 | 贵港 | 临汾 | 兴安盟 | 潮州 | 海门 | 莱州 | 诸暨 | 灌云 | 博尔塔拉 | 通辽 | 广州 | 东莞 | 吕梁 | 七台河 | 新余 | 百色 | 寿光 | 辽阳 | 永康 | 铜仁 | 盘锦 | 馆陶 | 郴州 | 焦作 | 金昌 | 文昌 | 伊犁 | 株洲 | 眉山 | 平顶山 | 黑河 | 三门峡 | 巴彦淖尔市 | 张北 | 黄石 | 杞县 | 包头 | 高密 | 常州 | 甘南 | 菏泽 | 白城 | 汕尾 | 天水 | 宁波 | 阿勒泰 | 曹县 | 乐山 | 如皋 | 黔南 | 河池 | 威海 | 韶关 | 宁夏银川 | 泰兴 | 赣州 | 大丰 | 常德 | 黔南 | 汝州 | 延安 | 招远 | 白山 | 平凉 | 黄山 | 靖江 | 铜仁 | 南阳 | 吉林长春 | 烟台 | 山东青岛 | 吉林 | 龙岩 | 宜春 | 晋城 | 醴陵 | 菏泽 | 呼伦贝尔 | 安庆 | 吴忠 | 临汾 | 怒江 | 唐山 | 保定 | 葫芦岛 | 呼伦贝尔 | 盘锦 | 景德镇 | 基隆 | 许昌 | 西藏拉萨 | 克孜勒苏 | 文山 | 黑河 | 防城港 | 泰州 | 澄迈 | 宁波 | 佳木斯 | 德清 | 东营 | 塔城 | 平顶山 | 启东 | 达州 | 益阳 | 黄山 | 湖州 | 梅州 | 内江 | 咸阳 | 湘潭 | 宿迁 | 盐城 | 岳阳 | 钦州 | 株洲 | 茂名 | 黄南 | 南平 | 赵县 | 九江 | 晋中 | 阿拉善盟 | 陇南 | 舟山 | 济南 | 玉溪 | 新沂 | 莱芜 | 克拉玛依 | 舟山 | 任丘 | 吉林 | 黄南 | 龙岩 | 辽源 | 临沂 | 青海西宁 | 亳州 | 清徐 | 晋城 | 黔南 | 江苏苏州 | 吐鲁番 | 阿勒泰 | 衡水 | 鹤壁 | 齐齐哈尔 | 十堰 | 香港香港 | 果洛 | 伊春 | 大连 | 包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