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9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黃原攬工的孫少平,已經又換到了另一個地方干活。

      這次他是在城里一個單位的建筑工地上當小工——這單位要修建幾十孔“駁殼窯洞”,因此幾個月內他不會“失業”。他仍然背石頭。

      他本以為,他的脊背經過幾個月的考驗,不再怕重壓;而沒想到又一次潰爛了——舊傷雖然結痂,但不是痊愈,因此經不住重創,再一次被弄得皮破肉綻!

      這是私人承包的國營單位建筑,工程大,人員多,包工頭為賺大錢,恨不得拿工匠當牛馬使用;天不明就上工,天黑得看不見才收工。因為工期長,所有的大工小工都是經過激烈競爭才上了這工程的。沒有人敢偷懶。誰要稍不合工頭的心意,立刻就被打發了。在這樣的工程上要站住腳,每一個工匠都得證明自己是最強壯最能干的。

      少平盡管脊背的皮肉已經稀巴爛,但他忍受著疼痛,拼命支撐這超強度的勞動,每一回給箍窯的大工背石頭,他狠心地比別的小工都背得重。這使他贏得了站場工頭的好感。不久,總包工頭宣布給他和另外兩個小工每天增加二毛工錢。

      晚上收工以后,年紀大的匠人碗一撂就倒頭睡了。年輕的小工們還有精力跑到街上去看一場電影。

      少平倒不急著睡,也不去街上;他通常都蹲在院子里的路燈下看一會書。上次他給詩人賈冰還那本《牛虻》時,賈老師主動幫助給他在黃原圖書館辦了臨時借書證,這使他能象以前那樣重新又和書生活在一起。只不過現在除過熬苦不說,也沒有多少閑時間,一天只能看一二十頁。一本書常常得一個星期才能看完。

      但無論如何,這使他無比艱辛的生活有了一個安慰。書把他從沉重的生活中拉出來,使他的精神不致被勞動壓得麻木不仁。通過不斷地讀書,少平認識到,只有一個人對世界了解得更廣大,對人生看得更深刻,那么,他才有可能對自己所處的艱難和困苦有更高意義的理解;甚至也會心平氣靜地對待歡樂和幸福。

      孫少平現在迷上了一些傳記文學,他已經讀完了《馬克思傳》、《斯大林傳》、《居里夫人傳》和世界上一些作家的傳記。

      他讀這些書,并不是指望自己也成為偉人。但他從這些書中體會到,連偉人的一生都充滿了那么大的艱辛,一個平凡的人吃點苦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一生不可能做出什么驚人業績,但他要學習偉人們對待生活的態度——這就是他讀這些書的最大收獲……

      隨著日月的流逝,街頭的樹葉在秋風中枯黃了。黃原城周圍的山野,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大片的黃色所覆蓋。古塔山上,有些樹葉被秋霜染成了深紅,如同燃燒起一堆堆大火。天格外高遠而深邃,云彩象新棉一般潔白。黃原河不僅漲寬,而且變得清澈如鏡,映照出兩岸的山色秋光。城市的市場上,瓜果菜蔬驟然間豐裕起來。姑娘們已經穿起了薄毛線衣,街道上再一次呈現出五顏六色的景象。

      黃原城地處幾條大川道的交叉口,因此風比較大;早晨或晚間,已經充滿了浸膚的涼意,孫少平身上的單衣裳開始招架不住了。

      這一天下午,少平請了半天假。他先到圖書館還了書,又借出一本新的;然后便遛達著到市中心的商店為自己買了一身絨衣。

      買完絨衣后,時間還早,他想到東關郵政局去找金波拉拉話——上次見面后,他還一直沒時間去找過他的朋友。當少平走到黃原河老橋的西頭時,突然被一個人拉住了?;仡^一看,原來是他第一次做活的主家曹書記?!肮?,我老遠就認出是你!”曹書記胳膊窩里夾著一把新買的切菜刀,一把拉住他說。

      “我嬸子好著哩?”少平問候。

      “好著哩!常念叨你!你怎走了再也不到家里來?你而今在什么地方哩?”

      “在地區物資局的工地上做活?!?/p>

      “來,咱到旁邊拉拉話!”曹書記拉著少平的衣袖,把他拉到橋頭邊上的一個欄桿旁。

      “我正打問著找你,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曹書記說著,給少平抽出一根紙煙。

      “什么事?”少平點著煙,疑惑地問。

      “你成家了沒?”書記問他。

      這更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沒……”少平說。

      “訂婚了沒?”

      “???……沒?!?/p>

      “如果你單身一人,愿不愿意來我們陽溝落戶?”

      少平一下怔住了。他想不到書記說的是這么一回事!“我和你嬸子都看你是個好娃娃,我們都想讓你到我們這里來落戶……”

      少平立刻動心了——能在黃原城邊落戶口,這的確不是一件容易事!他毫不猶豫地說:“我愿意……就怕你們隊的人不接受?!?/p>

      “他同意了,其他人為難一些,但不會反對!”曹書記權威地說?!爸皇峭恋嘏乱粫r不好給你分,城邊上地缺。不過,先把戶口安下再說!長遠你不要怕!你先可以象現在一樣在城里攬活做……當然,只能落你一個人的戶口,家里其他人恐怕不行?!?/p>

      少平想,只要他先能落下戶口,以后慢慢再說,山不轉水轉,他把根扎牢了。到時其它事說不定都可以解決……他對書記說:“叔叔,能行!就按你說的來!我樂意到陽溝村落戶。有你和嬸子,我一切方面都放心著哩!”“那好,你要是不忙,現在就跟我去一趟陽溝,我給你想辦法開準遷證?!辈軙浛磥矸浅嵝慕o他幫這個忙。少平想了想,覺得這事太突然,他需要再細考慮一下,于是就對曹書記說:“我現在要到東關去辦點事,過兩天我一定去你們家!”

      “那也好!我回去把事都弄妥當,你什么時間來都可以拿手續!”

      曹書記和他很熱情地握了手,就告辭走了。

      少平立在原地方半天沒挪動腳步,他怎么也反應不過來這件突然冒出的事。曹書記怎對他這個攬工小子關懷到這種程度呢?

      其實,曹書記有曹書記的打算。

      陽溝的這個精能人只生了兩個女兒。他的大女兒菊英已經十八歲,但念不進去書,一直在初中留上一級再留一級;看來只能勉強初中畢業,高中的門是進不去了。少平在他家做活的時候,他老兩口一下子就看中了這娃娃。少平離開后,他們商量,想叫這后生將來和他們的菊英成親。做個上門女婿。他們沒生養兒子,有個女婿在身邊,老人就有人照顧了。因此,多少天來,曹書記跑著在各處的工地上打問他未來的“女婿”,卻想不到今天無意中在街上碰見了孫少平……少平對這一切當然毫無所知。他現在立在黃原河橋頭,只是對曹書記的一片好心充滿了感激。他真想不到生活中出現了這樣的轉機。他想,這大概就是人們所說的“命運”吧?

      現在,這個突然被命運之神寵愛的青年,懷著激動的心情走過了黃原河大橋,去找他的朋友金波。路過東關橋頭的時候,他不由瞥了一眼他那個親切的“王國”——那里永遠躺著、坐著、站著許許多多等待勞動機會的同伴……他在郵政局找到金波,還沒來得及說他的高興事,金波就給他拿出了一封家信,說:“我父親前幾天就捎來了。我到處打問找不見你。你快拆開看看!是不是家里有什么緊事……”

      少平認出信封上是二爸的字體。他的手忍不住微微發著抖,拆開了那封信——他們家的信大概不會給他帶來什么好消息。

      信很簡單——

      少平兒:

      自從你離家以后,一直沒有音訊,全家人都很想念你,家里有些事,需要你很快回來一下。請你收到信馬上反(返)回來。

      家里一切都好,不要掛念。

      父親

      雖然信上沒有具體說家里出了什么事,但少平心里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沒什么吧?”金波觀察著他的臉色。

      “沒什么……家里讓我回去一下?!?/p>

      “那你什么時間走,你可以搭我父親的郵車?!薄拔业檬帐皟商??!?/p>

      金波和上次一樣,先不再說什么,趕緊出去做飯——他知道少平最需要的首先是好好吃一頓飯。

      兩個人吃完大半臉盆揪白面片后,少平就把曹書記要他落戶到陽溝的事,給金波細說了一遍。

      金波不假思索地說:“啊呀,這是好事!在城邊上當個莊稼人,也比一輩子呆在雙水村強!旁的不說,看個電影也方便!這樣,你實際上就活在城市里了?!?/p>

      金波這么一說,少平再一次興奮起來。

      兩個好朋友高興的是,他們又要生活在同一個地方,有個什么事,互相也可以照應。誰知世事今后還會怎樣變化!黃原是個大地方,只要他們有能耐,盡可以在這個天地里揚胳膊伸腿!

      這樣,孫少平就下了決心,準備將自己的戶口遷到黃原來了。他想,過幾年他鬧好了,還可以把父母的戶口也遷過來。世界這么大,哪里也可以活人!另外,從發展的眼光看,城邊上當個農民,鬧騰家業的出路也多。好,他應該當機立斷,馬上行動,千萬不敢失去這個一生難逢的好機會!

      告別金波后的當天晚上,少平就找了工頭,說他家里有事,要結算工錢,不準備再上這工了。

      工頭看來非常遺撼失了一個好小工。結算完工錢后,工頭破例把他帶到廚房,讓他做飯的親戚給少平切了一碗肥豬肉片子,算是對他曾經賣命干活也表示一點犒勞。一碗豬肉下肚,少平嘴一抹,就去了陽溝。

      曹書記一家人熱情地接待了他。這次見面,雙方已經不是當初那種主仆關系,而象是親朋好友一般。

      曹書記立刻出去為他辦準遷證。書記的老婆就及時抓住機會,讓少平給女兒菊英補習中學語文課。在少平開始為菊英補習功課的時候,菊英她媽推說到鄰居家取東西,溜出去半天沒有回來。

      十八歲的菊英完全是城市姑娘的打扮。白凈的臉蛋,彎彎的眉毛,一對清澈活潑的眼睛,很崇拜地聽少平頭頭是道地講解課文。她看起來很聰敏,但學習實在遲笨;少平說半天,她都理解不了。她只是驚訝地看著他,帶著一臉的疑問:你這么能行,為什么要攬工呢?當然,這女孩子也并不知道,這個她難以理解的鄉下后生,已經被父母“內定”為她的女婿……

      在曹書記家愉快地逗留了幾個小時,少平就懷揣著那張準遷證,回到了他做工的地方。

      第二天,他從頭到腳換上了新衣服,然后到街上去給家里人買東西。他身上現在破天荒揣著二百多元錢,象個財主似的在商店里闊視。他給全家每個人都買了一件衣服,又買了許多吃食。那個爛黃提包顯然不能再提回去,于是又買了一個很大的新帆布提包。他要在一切方面向家里和村里人顯示,他在門外干得不錯!

      買完東西后,身上還有一百多元錢。走在黃原街上,他心里充實而自豪。

      一切辦理好以后,他到理發館去理了個發。

      現在,他完全換成了另外一個人。身上的傷痕被簇新的衣服包裹了起來;臉干干凈凈,頭發整整齊齊,儼然是一副工作人的派頭!

      晚上,他把所有的東西都帶上,來到了金波住的地方——在這里過一夜,明天早晨就搭郵車回雙水村。

      第二天天還不明,他就爬起來,把那卷行李和裝爛衣服的破提包都交待給金波——這說明他還要回到這個城市來,然后他就提著那個鼓囊的新提包先一步出了門,走到城外的公路邊上等金俊海的郵車。郵車按規定不準捎坐人,因此不敢在城里上車。

      不一會,他就坐在郵車駕駛樓助手的位置上,離開了夜色還沒有褪盡的黃原城。

      在回家的路上,少平心中思緒萬千。從春天離家以后,一晃就半年了。半年來,他感到比以往他度過的所有日月都要漫長。酸甜苦辣,一切都無法用語言概述,不論怎樣,他沒有退縮,也沒有倒下?,F在,他并不是兩手空空回來了——這也不只是說他賺了幾個錢,買了點東西;不,他半年的收獲決不僅僅是這些!

      現在他才感到,他離家的時間也的確不短了。這期間,他也沒給家里人寫信。誰知家里成了什么樣子?父親寫信讓他“馬上返回”——出了什么緊急事呢?如果是好事,他會在信上寫明的,看來家里一定有什么不幸了,父親怕他著急,才用了這么含糊的口氣給他寫信。

      但是,他的心臟也開始健強了一些,心想,就是天塌下來,也按塌下來處理,熬煎也沒有用!

      汽車過了分水嶺,少平的心忍不住“怦怦”地跳起來。公路兩邊熟悉的山山峁峁都親切地出現在視野之內。他看見,東拉河兩岸的溝道和山頭。莊稼再不象往年一樣大片大片都是同一種類?,F在,各種作物一塊塊互相連接而又各自獨成一家。每一塊地都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了主人的個性。個把地塊莊稼長得不好,你就知道它的主人肯定不是個勤快人。

      樹莊里,有的秋莊稼已經上了禾場。金黃的顆粒被赤膊的莊稼人一锨锨揚向蔚藍的天空;碎雨似的五谷落下來,撒在嬉鬧的孩子們的身上。山野的小路上,農婦們顫動著肥大的乳房,挑著送飯罐悠悠閑閑地走著。溝道里牛、羊、驢、馬,成群結隊的很少;往往三三兩兩,被一些大孩子放牧著——少平知道,這些孩子都是剛剛退學的。各個村莊里,看來沒有什么人閑呆著。新的生活和勞動是平靜的,但少平又很清楚,對于每個家庭來說,那一天中的節奏充滿了忙亂和緊張……

      親愛的雙水村就在眼前了。少平透過車窗,遠遠地望見他家的窯頂上飄曳著一柱灰白的柴煙;一股說不出的溫暖和甜蜜剎那間涌上他的心頭,使他忍不住鼻子一酸,幾乎要哭了。

      哦,家鄉,永遠叫人依戀和動情的家鄉呀!

      下一章:
      上一章:

      44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19章”上

      1. 佚名說道:

        寧為乞丐,不為人奴

      2. 瘋狼說道:

        上門女婿老兩口想的挺好的,少平是不會同意的

      3. 仲夏的星星說道:

        盡管不能做出什么偉大的業績,但從《馬克斯傳》《斯大林傳》《居里夫人傳》乃至其他世界名人傳中學習偉人對待生活的態度

      4. 甜園風光說道:

        人生的轉折點!

      5. chwonderh說道:

        永遠叫人依戀和動情的家鄉呀!但是也太巧了吧?剛好有機會在那邊落戶口然后就分家。~·~

      6. 耕讀歲月說道:

        通過不斷地讀書,少平認識到,只有一個人對世界了解得更廣大,對人生看得更深刻,那么,他才有可能對自己所處的艱難和困苦有更高意義的理解;甚至也會心平氣靜地對待歡樂和幸福。

        • 紅與黑說道:

          只有一個人對世界了解得更廣大,對人生看得更深刻,那么,他才有可能對自己所處的艱難和困苦有更高意義的理解;甚至也會心平氣靜地對待歡樂和幸福。

      7. 幾米花藝說道:

        ”只有一個人對世界了解得更廣大,對人生看得更深刻,那么,他才有可能對自己所處的艱難和困苦有更高意義的理解;甚至也會心平氣靜地對待歡樂和幸福?!?說的真好..

      8. 80說道:

        已經被父母“內定”為她的女婿

      9. 西嶺說道:

        學會了經受得困苦,頑強地征服艱難險阻就是獲得了最大的財富。

      10. 風韻男人說道:

        遠遠地望見他家的窯頂上飄曳著一柱灰白的柴煙;一股說不出的溫暖和甜蜜剎那間涌上他的心頭,使他忍不住鼻子一酸,幾乎要哭了。
        哦,家鄉,永遠叫人依戀和動情的家鄉呀!

      11. 晃悠說道:

        斯大林也算偉人嗎 屠殺異己的惡魔

      12. 百姓人家說道:

        哦,家鄉,永遠叫人依戀和動情的家鄉呀!

      13. 百姓人家說道:

        讀書使人明智!

      14. 說道:

        書籍改變思考,進而影響人生

      15. 愛·自由說道:

        是的,他半年的收獲豈止是這些……

      16. 說道:

        外面的世界很大

      17. 水皮說道:

        哦,家鄉,永遠叫人依戀和動情的家鄉呀!記得住鄉愁,有嗎?現在長想小孩子的時候,但以前的地方早已變了。

      18. 匿名說道:

        誰說中國人沒有冒險精神

      19. 三草先生說道:

        真是歸心似箭呀??磥砩倨降讲芗业共彘T也不錯呀。

      20. 春醪獨撫說道:

        斯大林不是什么好東西

      21. 春醪獨撫說道:

        現在二逼爛傳太多了,要讀傳記還是讀羅曼羅蘭那三本傳!貝多芬傳米開朗琪羅傳和托爾斯泰傳

      22. 春醪獨撫說道:

        內定真可怕,我們國家就死在這個內定上了

      23. 。。說道:

        怎么看怎的討厭少平的形象。。。如果是抗戰時期,絕對是典型的漢奸。。

      24. 匿名說道:

        他決不像漢奸:一,他不損害他人利益、二,他為自己而活、三,他為愛他的人著想

      25. 匿名說道:

        我也想回家了……

      26. 陽光明媚的日子說道:

        平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讀傳記,有生活收獲,愛讀書,羅曼羅蘭三部曲最好

      27. 匿名說道:

        看完了

      28. 匿名說道:

        其實年輕想出去外面闖是可以理解的,一個人這樣自己出去闖了,才能真正地了解生活,增長見識

      29. 神一樣的對手說道:

        不知道為什么心中有總感觸|

      30. 利頭說道:

        不知回來是福還是禍?

      31. 龍爪凌光說道:

        那個年代城鄉二元結構的標志—-一個小小的戶口本禁錮了多少人的命運,使得整個社會階層固化,一直影響到今天;現在的社會階層固化僅僅存在于社會上層掌握權力和財富的利益集團—-顯得更加不公平

      32. 婉璐說道:

        苦難能磨煉人的意志,讀書使人睿智,兩者兼有,少平l在成長,

      33. 婉璐說道:

        苦難能磨煉人的意志,讀書鍛煉人睿智,兩者兼有,少平l在成長,

      34. //!說道:

        曹書記胳膊窩里夾著一把新買的切菜刀

        。。。

      35. ss說道:

        但他從這些書中體會到,連偉人的一生都充滿了那么大的艱辛,一個平凡的人吃點苦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一生不可能做出什么驚人業績,但他要學習偉人們對待生活的態度——這就是他讀這些書的最大收獲……

      36. o我是你媽說道:

        么少o你媽是個大傻逼o

      37. 麻辣小龍蝦說道:

        只有一個人對世界了解得更廣大,對人生看得更深刻,那么,他才有可能對自己所處的艱難和困苦有更高意義的理解;甚至也會心平氣靜地對待歡樂和幸福。

      38. dly說道:

        希望少平能活成他想要的模樣

      39. 過客說道:

        知識改變命運。少平高中畢業,又教過書,在當年比一般人要有知識,更何況在農村像少平就是一位知識分子了呀。曹書記夫婦瞧上了他,要招少平為女婿,還可以辦戶口,住城邊下,上門為婿。從物質方面來說,不愁吃不愁穿,更不會東奔西竄。這是一般農村青年沒有的艷福。

      40. 風林火山說道:

        近鄉情怯 少平應該回家幫哥哥 把家里的光景弄好 再走也不遲 家里全靠少安 太不容易了 看得我都想家了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淮南 | 漯河 | 燕郊 | 吴忠 | 吉安 | 项城 | 玉环 | 慈溪 | 广州 | 邵阳 | 柳州 | 唐山 | 阿勒泰 | 仁怀 | 枣阳 | 海宁 | 德宏 | 南通 | 文昌 | 衡阳 | 大兴安岭 | 东海 | 宁波 | 荆州 | 长兴 | 石嘴山 | 海南海口 | 定西 | 防城港 | 庆阳 | 黄冈 | 阿里 | 台北 | 邢台 | 吉林 | 姜堰 | 大同 | 澄迈 | 黔西南 | 漯河 | 晋城 | 铜仁 | 神木 | 顺德 | 通辽 | 仁寿 | 通化 | 承德 | 福建福州 | 达州 | 宁国 | 泰州 | 邹城 | 安岳 | 灌云 | 余姚 | 仁怀 | 赣州 | 三门峡 | 莱州 | 高雄 | 扬州 | 保亭 | 泰州 | 安庆 | 自贡 | 台南 | 延边 | 唐山 | 沭阳 | 抚州 | 和田 | 石狮 | 甘南 | 宁波 | 公主岭 | 蚌埠 | 包头 | 安阳 | 河池 | 仁寿 | 汉中 | 亳州 | 库尔勒 | 五家渠 | 单县 | 潍坊 | 昌吉 | 濮阳 | 鹤岗 | 昌吉 | 海东 | 瑞安 | 鹰潭 | 霍邱 | 绥化 | 鄂州 | 白城 | 河北石家庄 | 白城 | 中卫 | 渭南 | 东莞 | 锦州 | 天门 | 深圳 | 桂林 | 白沙 | 遵义 | 吉安 | 余姚 | 琼中 | 诸暨 | 莱芜 | 肥城 | 塔城 | 台北 | 泰州 | 雄安新区 | 吴忠 | 珠海 | 宜春 | 芜湖 | 定西 | 琼海 | 海西 | 汉川 | 舟山 | 基隆 | 平顶山 | 辽宁沈阳 | 怒江 | 赤峰 | 连云港 | 惠州 | 山南 | 和县 | 灵宝 | 三沙 | 招远 | 西藏拉萨 | 松原 | 莒县 | 琼中 | 漯河 | 日土 | 湛江 | 石嘴山 | 广安 | 黔南 | 五指山 | 宿州 | 偃师 | 克孜勒苏 | 抚顺 | 潮州 | 吕梁 | 廊坊 | 克拉玛依 | 宁德 | 平顶山 | 阿勒泰 | 东营 | 固原 | 随州 | 邳州 | 安康 | 厦门 | 平凉 | 神农架 | 玉溪 | 东营 | 嘉兴 | 柳州 | 鞍山 | 江西南昌 | 海东 | 汕头 | 蓬莱 | 吐鲁番 | 大兴安岭 | 吉林长春 | 惠东 | 海西 | 阿拉善盟 | 垦利 | 揭阳 | 河南郑州 | 玉林 | 澄迈 | 潮州 | 中山 | 阿坝 | 东海 | 诸暨 | 盘锦 | 屯昌 | 嘉峪关 | 如皋 | 宜宾 | 燕郊 | 三明 | 泰安 | 青海西宁 | 惠州 | 通辽 | 大庆 | 辽源 | 正定 | 海南海口 | 自贡 | 甘南 | 唐山 | 永州 | 新乡 | 武安 | 上饶 | 济南 | 绥化 | 伊春 | 商丘 | 廊坊 | 郴州 | 巴彦淖尔市 | 扬州 | 运城 | 牡丹江 | 滁州 | 灵宝 | 仁寿 | 云浮 | 肥城 | 临沧 | 铜陵 | 鄢陵 | 周口 | 阳泉 | 汝州 | 清徐 | 灌南 | 沧州 | 沛县 | 吉林 | 儋州 | 澄迈 | 梅州 | 沭阳 | 榆林 | 泰兴 | 济南 | 莒县 | 日喀则 | 怒江 | 德清 | 章丘 | 驻马店 | 玉林 | 海拉尔 | 燕郊 | 岳阳 | 泰州 | 鄢陵 | 宁波 | 姜堰 | 新余 | 赣州 | 宜昌 | 肇庆 | 舟山 | 如东 | 塔城 | 图木舒克 | 喀什 | 新泰 | 宿州 | 东方 | 三亚 | 鹤壁 | 昆山 | 东莞 | 大连 | 泉州 | 章丘 | 德阳 | 保山 | 枣阳 | 淄博 | 曹县 | 大同 | 常德 | 扬中 | 海东 | 萍乡 | 绍兴 | 连云港 | 宜宾 | 新疆乌鲁木齐 | 许昌 | 曲靖 | 醴陵 | 三门峡 | 海宁 | 萍乡 | 甘孜 | 汕头 | 吉林 | 汕尾 | 肇庆 | 江西南昌 | 南京 | 秦皇岛 | 宁夏银川 | 桐乡 | 靖江 | 昌吉 | 包头 | 泰安 | 中卫 | 阜新 | 宿迁 | 陵水 | 永新 | 大庆 | 大连 | 莱州 | 黄山 | 西双版纳 | 青州 | 临汾 | 高雄 | 广西南宁 | 铜陵 | 山南 | 瑞安 | 芜湖 | 济南 | 吉林 | 通辽 | 遵义 | 高密 | 马鞍山 | 三亚 | 醴陵 | 呼伦贝尔 | 临夏 | 嘉兴 | 枣庄 | 汝州 | 兴安盟 | 商洛 | 包头 | 东阳 | 汕尾 | 咸宁 | 遵义 | 黔东南 | 张北 | 东海 | 伊春 | 大庆 | 普洱 | 邢台 | 鹤岗 | 运城 | 乳山 | 阜新 | 郴州 | 齐齐哈尔 | 普洱 | 咸阳 | 连云港 | 咸宁 | 吉林 | 鄂尔多斯 | 绥化 | 湖南长沙 | 晋城 | 唐山 | 常州 | 百色 | 新余 | 阿勒泰 | 张北 | 乳山 | 泗洪 | 营口 | 建湖 | 锡林郭勒 | 丹阳 | 新余 | 东阳 | 南京 | 双鸭山 | 许昌 | 温岭 | 迁安市 | 汝州 | 营口 | 汝州 | 包头 | 延安 | 锦州 | 广元 | 四川成都 | 兴安盟 | 巴彦淖尔市 | 诸城 | 临海 | 琼中 | 新疆乌鲁木齐 | 曲靖 | 丽水 | 西藏拉萨 | 靖江 | 赵县 | 海南 | 临猗 | 莒县 | 茂名 | 吴忠 | 靖江 | 定安 | 邢台 | 黄南 | 文昌 | 宜昌 | 驻马店 | 临夏 | 黔东南 | 垦利 | 东营 | 绥化 | 德州 | 伊犁 | 廊坊 | 襄阳 | 台北 | 永州 | 吐鲁番 | 黑河 | 潜江 | 唐山 | 东海 | 仁怀 | 益阳 | 琼海 | 宿迁 | 定州 | 乐清 | 赣州 | 宁国 | 楚雄 | 四平 | 孝感 | 山南 | 昭通 | 衡水 | 怀化 | 辽宁沈阳 | 四平 | 瑞安 | 石嘴山 | 文山 | 和田 | 海门 | 常州 | 平潭 | 象山 | 清徐 | 广州 | 大连 | 那曲 | 儋州 | 邯郸 | 慈溪 | 晋城 | 盐城 | 孝感 | 宿州 | 铁岭 | 怀化 | 双鸭山 | 广安 | 黔西南 | 南通 | 陕西西安 | 辽源 | 宿迁 | 芜湖 | 日土 | 湘潭 | 海安 | 恩施 | 蓬莱 | 安徽合肥 | 南京 | 玉林 | 赵县 | 慈溪 | 贺州 | 怀化 | 仙桃 | 阜新 | 廊坊 | 昆山 | 防城港 | 武夷山 | 台中 | 遵义 | 吴忠 | 湖北武汉 | 漯河 | 泰州 | 石狮 | 和田 | 白城 | 亳州 | 中山 | 南通 | 玉溪 | 丽江 | 聊城 | 玉林 | 淮南 | 咸阳 | 大连 | 吉林 | 丽江 | 余姚 | 沧州 | 延安 | 河南郑州 | 海拉尔 | 晋江 | 菏泽 | 安康 | 永州 | 江苏苏州 | 广元 | 惠东 | 济南 | 泗洪 | 日喀则 | 蓬莱 | 海东 | 玉树 | 垦利 | 禹州 | 义乌 | 瓦房店 | 贺州 | 池州 | 荆州 | 怒江 | 锡林郭勒 | 西双版纳 | 黔西南 | 佳木斯 | 辽阳 | 铜陵 | 吉安 | 红河 | 西双版纳 | 泰兴 | 陕西西安 | 哈密 | 萍乡 | 玉林 | 江门 | 延安 | 潍坊 | 惠州 | 烟台 | 赣州 | 海丰 | 沭阳 | 钦州 | 潮州 | 安康 | 兴化 | 宁夏银川 | 塔城 | 武夷山 | 滕州 | 灵宝 | 潮州 | 宿州 | 昭通 | 昌都 | 哈密 | 海南 | 三河 | 马鞍山 | 沛县 | 滨州 | 长治 | 金坛 | 莒县 | 萍乡 | 涿州 | 朔州 | 天水 | 邢台 | 滁州 | 安徽合肥 | 孝感 | 宝鸡 | 金坛 | 台山 | 中山 | 景德镇 | 聊城 | 新余 | 芜湖 | 抚州 | 灌南 | 德清 | 梧州 | 抚州 | 鄂州 | 盐城 | 洛阳 | 东营 | 北海 | 吉林 | 荣成 | 燕郊 | 牡丹江 | 宜都 | 青州 | 万宁 | 汉川 | 洛阳 | 长葛 | 松原 | 张北 | 神农架 | 泗洪 | 湘潭 | 绥化 | 平凉 | 偃师 | 三亚 | 固原 | 包头 | 如东 | 平潭 | 果洛 | 灵宝 | 泸州 | 禹州 | 廊坊 | 燕郊 | 滨州 | 仁寿 | 桐乡 | 安徽合肥 | 桓台 | 大庆 | 宣城 | 天长 | 周口 | 泗洪 | 广安 | 三门峡 | 阿拉尔 | 霍邱 | 汉川 | 白沙 | 宜昌 | 金坛 | 佳木斯 | 济南 | 博罗 | 瑞安 | 晋江 | 张北 | 平凉 | 姜堰 | 柳州 | 莱芜 | 东阳 | 崇左 | 酒泉 | 阿拉尔 | 张家口 | 眉山 | 甘南 | 泉州 | 德清 | 昌吉 | 沭阳 | 南京 | 宁波 | 沛县 | 黔东南 | 淄博 | 三河 | 张家界 | 扬州 | 晋中 | 吉安 | 屯昌 | 嘉善 | 新沂 | 江苏苏州 | 兴安盟 | 莱芜 | 昆山 | 永新 | 聊城 | 阳泉 | 阳春 | 崇左 | 桂林 | 海南海口 | 澄迈 | 河池 | 济源 | 阿拉善盟 | 枣庄 | 揭阳 | 新沂 | 广元 | 济南 | 三河 | 海丰 | 鄂尔多斯 | 阿勒泰 | 公主岭 | 滁州 | 苍南 | 天水 | 如皋 | 邯郸 | 巴彦淖尔市 | 醴陵 | 榆林 | 鄂尔多斯 | 陵水 | 临沂 | 海门 | 吴忠 | 汕头 | 广安 | 邯郸 | 德州 | 日喀则 | 常德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营 | 阿坝 | 承德 | 曲靖 | 潮州 | 山南 | 咸阳 | 揭阳 | 三河 | 锡林郭勒 | 资阳 | 白银 | 岳阳 | 梅州 | 广饶 | 舟山 | 葫芦岛 | 嘉善 | 汕头 | 池州 | 德阳 | 宿州 | 孝感 | 迁安市 | 山西太原 | 中山 | 吕梁 | 德阳 | 黔南 | 台湾台湾 | 公主岭 | 金华 | 三明 | 大兴安岭 | 简阳 | 定安 | 海宁 | 无锡 | 灌云 | 高雄 | 亳州 | 余姚 | 常州 | 西双版纳 | 辽源 | 天门 | 铜陵 | 吉林长春 | 乐平 | 桐城 | 绵阳 | 邹城 | 佳木斯 | 马鞍山 | 锡林郭勒 | 简阳 | 阿勒泰 | 石河子 | 长治 | 白城 | 临汾 | 贵港 | 阜新 | 晋中 | 自贡 | 曲靖 | 宁国 | 顺德 | 泰兴 | 东莞 | 抚州 | 台湾台湾 | 安吉 | 盘锦 | 昆山 | 海门 | 杞县 | 库尔勒 | 保定 | 白山 | 张家口 | 白山 | 昭通 | 瑞安 | 临汾 | 武夷山 | 襄阳 | 潜江 | 赵县 | 陕西西安 | 琼中 | 济南 | 海南 | 荆州 | 衡阳 | 邵阳 | 萍乡 | 宝应县 | 台湾台湾 | 荆州 | 广汉 | 惠东 | 杞县 | 咸阳 | 海北 | 牡丹江 | 丹阳 | 五指山 | 琼海 | 澳门澳门 | 眉山 | 桐乡 | 海北 | 迁安市 | 绥化 | 固原 | 广饶 | 昌吉 | 镇江 | 山西太原 | 荆门 | 改则 | 中山 | 云浮 | 黄石 | 岳阳 | 玉溪 | 朔州 | 江苏苏州 | 塔城 | 桐城 | 公主岭 | 晋中 | 大同 | 毕节 | 长兴 | 昌吉 | 六盘水 | 永新 | 金坛 | 榆林 | 三河 | 黔东南 | 溧阳 | 蓬莱 | 改则 | 蓬莱 | 山西太原 | 顺德 | 南通 | 连云港 | 黔南 | 枣庄 | 寿光 | 临汾 | 齐齐哈尔 | 伊春 | 正定 | 屯昌 | 晋城 | 阿勒泰 | 泉州 | 保定 | 毕节 | 温州 | 衡水 | 东海 | 玉溪 | 珠海 | 温州 | 济南 | 惠州 | 焦作 | 临汾 | 威海 | 顺德 | 湖北武汉 | 基隆 | 营口 | 牡丹江 | 象山 | 防城港 | 海东 | 德宏 | 云浮 | 台中 | 溧阳 | 嘉善 | 乌海 | 赵县 | 枣阳 | 保定 | 四川成都 | 三门峡 | 宁夏银川 | 湘西 | 昭通 | 基隆 | 玉溪 | 沧州 | 大理 | 武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宜春 | 青海西宁 | 浙江杭州 | 三河 | 榆林 | 衢州 | 湘西 | 临汾 | 海宁 | 莱州 | 西双版纳 | 定州 | 宁德 | 嘉峪关 | 开封 | 醴陵 | 周口 | 桐乡 | 武夷山 | 蓬莱 | 临沧 | 巴音郭楞 | 惠东 | 南通 | 石河子 | 枣阳 | 娄底 | 惠州 | 沧州 | 深圳 | 淮北 | 达州 | 东营 | 南安 | 东营 | 启东 | 内江 | 丹东 | 保山 | 贵州贵阳 | 平凉 | 长兴 | 松原 | 台中 | 盐城 | 中卫 | 安阳 | 怒江 | 石嘴山 | 临海 | 禹州 | 杞县 | 汕尾 | 临海 | 仁怀 | 江苏苏州 | 台北 | 阳春 | 益阳 | 阳泉 | 铜陵 | 曹县 | 邯郸 | 河北石家庄 | 贵港 | 山东青岛 | 黑河 | 甘孜 | 三门峡 | 乳山 | 钦州 | 辽宁沈阳 | 晋城 | 广西南宁 | 金华 | 巴彦淖尔市 | 南京 | 朝阳 | 济南 | 丹阳 | 辽阳 | 抚顺 | 桓台 | 张家口 | 平凉 | 鹤岗 | 大庆 | 燕郊 | 和田 | 渭南 | 德州 | 海安 | 醴陵 | 定西 | 临汾 | 荆门 | 乌兰察布 | 葫芦岛 | 芜湖 | 益阳 | 雅安 | 汕尾 | 台湾台湾 | 泗洪 | 乳山 | 博尔塔拉 | 武安 | 龙岩 | 高雄 | 项城 | 泉州 | 昭通 | 南充 | 内江 | 临猗 | 毕节 | 绵阳 | 毕节 | 孝感 | 项城 | 山南 | 玉溪 | 威海 | 招远 | 新疆乌鲁木齐 | 燕郊 | 荣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