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7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少平的突然出現,顯然使金波大吃一驚。

      金波仍然沒變模樣,細皮嫩肉,濃眉大眼,穿一身干凈的黃軍裝,一看就是個退伍軍人。他好象剛洗過澡,頭發梳得整整齊齊,臉上泛出光滑的紅潤。

      他興奮地問少平:“剛從家里來?”

      “我到黃原已經兩個月了!”

      “???你在什么地方哩?”金波驚訝了。

      “我在陽溝給人家做活……剛結工?!?/p>

      “那你為什么不來找我?”

      “抽不開身……”

      “你先坐著,叫我給你弄飯去!”

      金波給他沖了一杯茶,也不再說什么,就匆忙地出了門。

      少平也不阻擋金波為他張羅,他到了這里,就象回到家里一樣,不必作假說他吃過飯了;實際上,他現在肚子里空空如也。

      不到半個鐘頭,金波就端回大半臉盆手提白面片,里面還泡五六個荷包蛋。他從桌斗里拿出碗筷,一邊給他盛面,一邊說:“你來我太高興了!我早聽說你已經不教書……我也想過,你不會死守在雙水村!”

      “你也吃!”少平端起一大碗面片,先把一顆雞蛋扒拉在嘴邊。

      “我吃過了?!苯鸩ㄗ谝贿呴_始抽煙,滿意地看著少平吃得狼吞虎咽。

      “我大概吃不了這么多……”

      “我知道你的飯量哩!”

      少平噙一嘴飯,笑了。是的,他一個人完全可以消滅這半臉盆面片。

      這時候,少平才注意到,金波已經換了一身破爛工裝,整齊的頭發抖弄得亂蓬蓬地耷拉在額頭。他心里立刻明白,敏感的金波猜出他目前的真實處境是什么樣,因此,為不刺激他,才故意換上這身破衣服,顯得和他處在一種同等的地位。他們相互太了解了,任何細微的心理反應都瞞哄不了對方?!澳悻F在的情況怎樣?”少平端起第二碗面片,問他的朋友。

      “我實際上也是個攬工小子。參加工作不可能,只好臨時給人家扛郵包;因此,也上不了車,只能偷偷摸摸跟我爸跑出去學兩天。話說回來,沒有正式工作,學會開車又能怎樣?”“那你爸再沒辦法了?”

      “有什么辦法?他是個普通工人,唯一的辦法就是他提前退休,讓我頂替他招工??晌矣植蝗绦?。他才四十九歲,沒工作閑呆著,也難受啊……”

      少平不再言語了。他現在明白,他的朋友的處境的確也不比他強多少。只是他父親在這城里有工作,他不至于象他一樣動不動就得流落街頭罷了。少平看見,這房子里擱兩張床,顯然是金波父子倆一塊住著;房子里另外也沒什么擺設。在雙水村人的想象中,金俊海不知在黃原享什么福。但出門人很快就能知道,在這個城市里,金俊海就是個“窮人”?!澳悻F在出了門,你就知道,外面并不是天堂。但一個男子漢,老守在咱雙水村那個土圪嶗里,又有什么意思?人就得闖世事!安安穩穩活一輩子,還不如痛痛快快甩打幾下就死了!即是受點磨難,只要能多經一些世事,死了也不后悔!”金波一邊說,一邊狠狠地吸著煙。

      少平聽了金波的話后,大為震驚。他沒想到,他的朋友的思想竟然和他如此相似!他發現金波不只是那個又聰敏又調皮的金波了——他已經變得成熟而深沉起來了。

      這樣,他把半臉盆面片吃光以后,就坦率地向他的朋友敘說了他為什么要離家出走;而跑出來后的這兩個月,他又經歷了什么樣的生活……金波靜靜地聽完他的敘說,并沒有表現出驚訝,他說:“我能想得來,我贊成你的做法!雖然咱們出身低層人家,但不能小看自己。我們這樣生活,精神上并不見得就比那些上大學和當干部的人差!你看的書比我多,你更能明白這些道理……”

      “不過,對我來說,這種生活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我和你不一樣。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這么大了,按說應該守在老人身邊盡孝心?,F在,我把一切都扔給我爸和我哥了……”

      少平點著金波遞過來的紙煙,情緒滿含著憂傷。金波用安慰的口吻說:“象我們這種人,實際上最重情義了。我們任何時候都不會逃避自己對家庭和父母應盡的責任。但我們又有自己的生活理想呀!比如說你吧,根本不可能變成少安哥!”

      “是呀,最叫人痛苦的是,你出身于一個農民家庭,但又想掙脫這樣的家庭;掙脫不了,又想掙脫……”

      話到此時,兩位朋友便不再言語,長久地陷入到一種沉思之中。桌子上那只舊馬蹄表有聲有響地走著,屋子里彌漫著煙霧。外面不遠處的電影院大概剛散場,嘈雜的人聲從敞開的窗戶里傳進來,仍然沒有打破這間小屋的沉靜。他們各自抽各自的煙,也不知道都想了些什么。

      晚上睡下后,他們還是合不住眼,從小時候的雙水村說到上初中時的石圪節;又從石圪節說到原西縣上高中的那些日子。他們說自己的事,也說其他同學的事。自高中畢業分手后,許多同學的情況他們都不知道了。記得那時間,大家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們全班同學有一天還會重新相聚?,F在看來,那純粹是一種少年之夢。一旦獨立地投入嚴峻的生活,中學生的浪漫情調很快就煙消云散了。

      兩個好朋友一直把話拉到天明。盡管一晚上沒睡覺,但他們仍然十分興奮。

      吃完早飯后,金波對他說:“你干脆也來郵局和我一起扛郵包!等我爸跑車回來,我讓他給領導求個情,或許可以。這里一天一塊一毛五分錢工資,沒在社會上攬工賺錢多,可是工作比較穩定?!?/p>

      少平謝絕了金波的好意,他說:“咱們最好各干各的。好朋友自闖江山,不要擠在一塊一個看一個的難過!”金波馬上又同意了他的看法,只是問他:“那你如今在什么地方干活?”

      少平撒謊說:“還在陽溝,另找了個主家……”

      少平不愿再給金波添麻煩,就立刻和他的朋友告辭了。

      金波把他送到郵政局大門口。他們也沒握手——對他來說,握手反而很別扭。

      少平離開郵政局,本來應該到東面的汽車站去取他的行李,然后到大橋頭等待“招工”,但他已經給金波說他有活可干,就只好在金波的目送下一直向橋西走去——走向那個虛構的“工作地點”。

      當他走到麻雀山根下的丁字路口時,估計金波早已經回了郵政局,這才又折轉身從原路返回東關。他來到汽車站,取出了自己那卷破爛行李,然后又走進廁所,把身上的新衣服脫下來,重新換上了那身攬工漢的行裝。

      現在,他又復原成另外那副樣子,向大橋頭他那個“王國”走去。

      因為還是早晨,聚在大橋頭攬活的工匠還不很多。旁邊大街上,上班的人群倒非常擁擠;自行車和行人組成的洪流,不斷頭地從黃原橋上涌涌而過。

      少平想,眼下要是他立在這里,萬一金波過來,很容易看見他。他于是把行李放在磚墻上,然后自己退到一個不起眼的墻角里,一邊瞧著鋪蓋卷,一邊等待大批的工匠到來,好把他淹沒在人群里……今天很不走運,幾乎沒有幾個包工頭來大橋頭。

      眼看天又快要黑了,孫少平仍然懷著渺茫的企盼呆立在橋頭。唉,要是找不下活干可怎么辦?那他就得圪蹴下吃這六十塊錢了!

      臨近黃昏的時候,突然有一位嘴叼黑棒煙的包工頭來到了大橋頭。對于仍然懷著僥幸心里留在橋頭的工匠們來說,等于大救星從天而降!

      人們立刻就把這位包工頭包圍了。

      少平不甘落后,也很快擠到了人圈里。

      “要四個小工!”包工頭把右手的拇指屈在手心里,向空中豎起了四個指頭。

      但是,那些幾天來找不下活干的匠人,也屈尊愿去干小工活。這使得競爭激烈起來。

      包工頭立刻在匠人中間挑了兩個身體最好的,叼黑卷煙的嘴角浮起了一絲笑意——今天占了個便宜,用小工錢招了兩個大工!但其他幾個匠人年紀有些大,他似乎不愿意要,接著便再瞅年輕一些的人,他手在少平肩膀上拍了拍,說:“你算上一個!”少平激動得心怦怦直跳,立刻返身回去拿自己的行李。

      他和另外三個人跟著包工頭過了大橋頭,然后走過燈火通明的南北大街,一直向南關走去。一路上,他們這幾個人連同包工頭自己,很引人注目,在行人的眼里大概象剛釋放回來的勞改犯一樣。

      他們幾個被包工頭引到南關一個半山坡上的主家,一人吃了兩碗沒菜的干米飯。吃完飯后,另外的三個人就在旁邊的一個敞口子窯里住下了。包工頭指著坡下另外一個敞口子窯對少平說:“那里還能擠一個人。你下去??!”少平于是背起行李,到坡下那個敞口子窯里去安身。

      這住處和他在陽溝攬工時的一樣,是個沒有門窗的閑窯;里面的地上鋪一層麥秸,十幾個人的鋪蓋卷緊挨在一起。

      少平進去的時候,所有的工匠都光身子穿個褲衩,圍在一起張大嘴巴興致勃勃地聽一個人有聲有色的講什么。誰也沒注意他的到來。

      他把被褥展開,鋪在窯口邊上,疲倦地躺下了。躺下以后,他才注意到,窯里所有赤膊裸體的攬工漢,原來是圍著一個四十來歲的匠人,聽他說自己和一個女人的故事——這是攬工漢們永遠的話題。

      現在,說故事的人正說得起勁,聽故事的人聽得如癡似醉。一支蠟燭就在那群人中間的磚塊上栽著,人們輪流把旱煙鍋伸過去點煙。燈火一明一滅,照出一張張入迷忘情的面孔。只見說話的人手在自己粗壯的黑腿上拍了一巴掌,叫道:“啊呀,我的天!從南京到北京,哪個女人能比上這靈香???哼哼,咱們那山鄉圪嶗里自古養的是好女人!瞧,這靈香頭發黑格油油,臉白格生生,眼花格彎彎,身材苗格條條,走起路來,就象那水漂蓮花,風擺楊柳!”

      “咝……”所有的攬工漢都象牙疼似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少平忍不住笑了,也不由把耳朵豎起來。

      “嗬呀,你們還沒見她那雙手哩!嫩得呀,綿得呀,就象那涼粉一般……”

      “你捏過沒?”有人插嘴問。

      “唉,怎能輪上我捏?我家里窮得叮當響,一個老媽媽守著我這個老光棍,吃了上頓沒下頓,那些年嘛……可是,我把靈香愛得呀,說都沒法說!我心里劃算,叫我和靈香睡上一覺,第二天起來就死了也不后悔??墒?,你把人家愛死也球不頂……人家就要結婚了!女婿就尋到我們本村,是學校的教師……

      “靈香結婚那天,我的心象碎刀子扎一樣,天下誰能知道我的苦哇!我圪蹴在一個土圪嶗里,眼看著人家對面院子里紅火熱鬧,吹鼓手吹得天花亂墜。我心里象貓爪子抓一樣。心想,不管怎樣,我非要把靈香……”

      “你準備怎樣?”眾人性急地問。

      講故事的人卻故意轉開彎了,說:“那天晚上,村里人都跑去鬧洞房,我也就磨蹭著去了。洞房里,村里的年輕后生一個擠一個,大家推推搡搡,把靈香和女婿往一塊弄。我的眼淚直往肚子里淌。我看見,靈香俊得象天上的七仙女下了凡!她梳了兩根麻花辮子,穿著紅綢子衫,那紅綢子呀,紅格艷艷,水格靈靈,把人眼都照花了,就是咱們黃原毛紡廠的那種綢子……”

      “是絲綢廠出的?!鄙倨讲挥擅摽诩m正說。

      “對!絲綢廠出的……你是才來的?”講故事的人扭過頭問了一句,眾人卻嚷道:“快說!你接下來干什么來著?”“叫我出去尿一泡!”講故事的人說著便站起來,走到窯口前撒起了尿,在他返回來時,少平看見他右眼里有塊“蘿卜花”。

      “蘿卜花”立刻又坐在人圈當中。他先點了一根旱煙棒,狠狠吸了一口,又“撲”一聲把煙霧噴向窯頂。坐立不安的眾人都伸長脖子焦急地等他開口。

      “……就這樣,眾人鬧騰了大半夜。我哩?渾身象篩糠一樣發抖,就是不敢往靈香身邊擠,眼看就要散場了。我再不下手,一輩子就沒機會了。我心一橫,在混亂中擠上去,手在靈香的屁股上美美價捏了一把……”

      “啊??!”眾人都興奮地叫起來。

      “后來呢?”有人趕快問。

      “后來,人家回過頭把我美美價瞪了一眼。我嚇得趕緊跑了……”

      “這么說,你還是沒和人家睡過覺?”有人遺撼地巴咂著嘴。

      “睡屁哩!”“蘿卜花”喪氣地又把一口煙吹向窯頂,“從此我就離開了村子,出來攬工了。賺下兩個錢,到東關找個相好的婆姨睡上幾個晚上。錢花光了,再去干活……”眾人漸漸失去了聽故事的興趣,有人打起了長長的哈欠?!八?!”“蘿卜花”說。

      于是,這一群光身子攬工漢就都摸索著回到自己的鋪位上,躺下了,不到一分鐘,窯里就響起了雷鳴般的鼾聲。

      但孫少平卻翻過身調過身怎么也睡不著。他感到渾身燥熱,腦子里嗡嗡直響。城市已經一片寂靜,遠處黃原河的濤聲聽起來象受傷的野獸,發出壓抑而低沉的呼號……

      下一章:
      上一章:

      39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17章”上

      1. 晴天說道:

        他怎么能睡著呢

      2. 瘋狼說道:

        他想起來他的相好,田曉霞了。

      3. chwonderh說道:

        賺到幾個小錢就去找相好睡幾個晚上。。這也太。。了吧???~~

      4. 耕讀歲月說道:

        雖然咱們出身低層人家,但不能小看自己。我們這樣生活,精神上并不見得就比那些上大學和當干部的人差!

      5. monkey說道:

        。。。

      6. 木西早說道:

        在外打工,遇到不同的人,最好能出于污泥而不染.

      7. 墨跡說道:

        這就是在成長

      8. 雪兒說道:

        生活就是這樣,為了我們的理想,不管多困難,堅持了,別后悔!

      9. 楓葉飄飄說道:

        那是父親的年代!

      10. 文橋說道:

        安安穩穩活一輩子,還不如痛痛快快甩打幾下就死了!

      11. 愛·自由說道:

        人生有一知己足已,少平真幸運,有小霞又有金波。讀這幾章的少平,就好像讀曾經的自己。我們都有過不平凡的夢想在這平凡的生活里,想掙脫卻無法掙脫,又不能說服自己安于平凡,于是渴求一種苦行僧的修行,好像能給不安分的心靈一些慰藉。

      12. 匿名說道:

        世事弄人,活在當下。

      13. 過路人說道:

        說的太現實了,即使是現在我們身邊沒有目標的打工仔是這樣生活的。

      14. 79481206說道:

        一次才1.5

      15. Antonio說道:

        That’s cleared my thoughts. Thanks for conbgitutinr.

      16. 龍一說道:

        瞧,這靈香頭發黑格油油,臉白格生生,眼花格彎彎,身材苗格條條,走起路來,就象那水漂蓮花,風擺楊柳!”
        俊得象天上的七仙女下了凡!她梳了兩根麻花辮子,穿著紅綢子衫,那紅綢子呀,紅格艷艷,水格靈靈,把人眼都照花了

        寫得真好!

      17. 機智帥氣的小獅子說道:

        三草先生你好

      18. 三草先生說道:

        上樓先生,你好!

      19. 三草先生說道:

        我雖然大學一畢業就參加了工作,從來沒有到外面攬過工,但應該體會到他們的艱辛。

      20. 農民孩子說道:

        我也是農民的孩子,也是一個打工仔,也是攬活做,唯一不同的就是現在的工資會高點??戳寺愤b寫的這些很有感觸,是啊年輕就該有那股沖勁,哪怕再苦再累,也不放棄對夢想的執著。

      21. 匿名說道:

        雖然咱們出身低層人家,但不能小看自己。我們這樣生活,精神上并不見得就比那些上大學和當干部的人差!

      22. 路過說道:

        人生本就是自然界的一個奇跡,賦予他什么樣的含義他就有什么樣的含義,好樣的,少平,加油

      23. 潛水說道:

        看的我鼻子一把淚一把

      24. 蘭蘭說道:

        還是同學之間能相互理解。

      25. 這不只是友情說道:

        不能小看自己,你也不比走錯一步,就再也不能挽回,選擇正確的道路,寫得好有生活,能吃苦但是沒有平臺,有更好的路

      26. 星空說道:

        好朋友自闖江山,不要擠在一塊一個看一個的難過!

      27. 匿名說道:

        可憐?。。。?!

      28. 匿名說道:

        可憐?。。。?!最后她死了!

      29. 雙中16.7 一學生說道:

        快畢業了,舍不得舒老師?。。。。。。。。。。。。。。。。。。。。。。。。。。。。。。。。。。。。。。。。。。。。。。。。。。。。。。。。。。。。。。。。。。。。。。。。。。。。。。。。。。。。。。。。。。。。。。。。。。。。。。。。。。。。。。。。。。。。。。。。。。。。。。。。。。。。。。。。。。。。。。。。。。。。。。。。。。。。。。。。。。。。。。。。。。。。。。。。。。。。。。。?!

      30. 雙中16.7 一學生說道:

        快畢業了,舍不得舒老師?。。。。。。。。。。。。。。。。。。。。。。。。。。。。。。。。。。。。。。。。。。。。。。。。。。。。。。。。。。。。。。。。。。。。。。。。。。。。。。。。。。。。。。。。。。。。。。。。。。。。。。。。。。。。。。。。。。。。。。。。。。。。。?!

      31. 婉璐說道:

        ‘蘿卜花,是那個層次人物的代表,他們有血有肉有情感,但是他們不自強,安于現狀,這一點而少平與他們恰恰與他們相反。

      32. 匿名 的人說道:

        ”唉“那里怎么沒有下引號 找了半天

      33. 無形情劫說道:

        看的時候就像是一個老大爺在和藹的和你說話一樣

      34. 谷園書屋說道:

        令人心酸!

      35. 孫少平說道:

        你們干嘛老是說我,哼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海宁 | 临汾 | 曲靖 | 高雄 | 潮州 | 邹平 | 金坛 | 白山 | 泉州 | 台北 | 深圳 | 蓬莱 | 赵县 | 义乌 | 项城 | 朝阳 | 信阳 | 无锡 | 保山 | 长治 | 朝阳 | 博罗 | 塔城 | 高雄 | 德宏 | 梧州 | 石河子 | 金坛 | 丽江 | 黔西南 | 滁州 | 白银 | 楚雄 | 达州 | 那曲 | 衢州 | 兴化 | 泰安 | 商洛 | 姜堰 | 安阳 | 宜昌 | 吴忠 | 平顶山 | 恩施 | 吉安 | 营口 | 宁夏银川 | 漯河 | 包头 | 宿州 | 杞县 | 临沂 | 河南郑州 | 绍兴 | 海丰 | 深圳 | 随州 | 陵水 | 嘉兴 | 迁安市 | 茂名 | 柳州 | 钦州 | 如东 | 绵阳 | 海北 | 青海西宁 | 安顺 | 诸城 | 绵阳 | 临沧 | 兴安盟 | 五指山 | 神木 | 周口 | 馆陶 | 内江 | 黄南 | 海安 | 三明 | 台北 | 瑞安 | 鸡西 | 鞍山 | 衢州 | 南京 | 迪庆 | 梅州 | 山南 | 贺州 | 清徐 | 玉溪 | 澄迈 | 牡丹江 | 衡水 | 铜陵 | 建湖 | 图木舒克 | 盘锦 | 荆州 | 海北 | 廊坊 | 大理 | 东海 | 醴陵 | 朔州 | 神木 | 香港香港 | 淮北 | 潍坊 | 阿勒泰 | 安徽合肥 | 哈密 | 鹤壁 | 枣庄 | 遂宁 | 陕西西安 | 醴陵 | 招远 | 那曲 | 吐鲁番 | 遵义 | 曹县 | 赣州 | 香港香港 | 新疆乌鲁木齐 | 绵阳 | 伊犁 | 武威 | 项城 | 承德 | 昌吉 | 漯河 | 那曲 | 淮南 | 荆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镇江 | 诸暨 | 克孜勒苏 | 抚州 | 眉山 | 鹤岗 | 玉溪 | 果洛 | 顺德 | 甘孜 | 云浮 | 海拉尔 | 上饶 | 阿克苏 | 钦州 | 大庆 | 滁州 | 广州 | 伊犁 | 南平 | 金华 | 万宁 | 汉川 | 芜湖 | 东海 | 河源 | 大连 | 仁寿 | 基隆 | 十堰 | 保定 | 泸州 | 馆陶 | 塔城 | 任丘 | 宜春 | 吐鲁番 | 南通 | 定安 | 莆田 | 巴彦淖尔市 | 瓦房店 | 长兴 | 果洛 | 韶关 | 唐山 | 淮安 | 镇江 | 龙岩 | 嘉兴 | 香港香港 | 泉州 | 通化 | 诸城 | 忻州 | 临猗 | 阿里 | 舟山 | 宜宾 | 洛阳 | 溧阳 | 大丰 | 孝感 | 永康 | 温岭 | 南平 | 徐州 | 丽水 | 吐鲁番 | 澳门澳门 | 淮南 | 毕节 | 聊城 | 阳春 | 慈溪 | 新泰 | 三沙 | 阜阳 | 高密 | 长垣 | 随州 | 铁岭 | 保定 | 诸暨 | 广州 | 桐乡 | 保山 | 鄢陵 | 温岭 | 阜新 | 葫芦岛 | 启东 | 偃师 | 曹县 | 汉川 | 天长 | 桐城 | 漯河 | 吉林长春 | 鸡西 | 云南昆明 | 和田 | 上饶 | 克孜勒苏 | 海北 | 忻州 | 昭通 | 巴彦淖尔市 | 郴州 | 惠州 | 黄石 | 安徽合肥 | 铜陵 | 昌吉 | 滕州 | 肇庆 | 陇南 | 阿克苏 | 张掖 | 南通 | 白银 | 赣州 | 惠东 | 丽水 | 莱芜 | 平潭 | 茂名 | 衡水 | 河北石家庄 | 玉林 | 定西 | 濮阳 | 七台河 | 达州 | 桂林 | 呼伦贝尔 | 儋州 | 醴陵 | 三门峡 | 灌南 | 锡林郭勒 | 潮州 | 乳山 | 澄迈 | 象山 | 临沂 | 黑河 | 昭通 | 商丘 | 潍坊 | 固原 | 台湾台湾 | 泗洪 | 东阳 | 博罗 | 海安 | 陵水 | 桂林 | 十堰 | 青州 | 河南郑州 | 肥城 | 澳门澳门 | 毕节 | 佳木斯 | 曹县 | 嘉兴 | 衡阳 | 鹰潭 | 无锡 | 茂名 | 海门 | 黄山 | 甘南 | 改则 | 绥化 | 巴中 | 明港 | 黄石 | 黄山 | 克孜勒苏 | 迁安市 | 姜堰 | 景德镇 | 淮北 | 如东 | 白山 | 白沙 | 张家口 | 玉树 | 仁寿 | 恩施 | 绥化 | 钦州 | 象山 | 招远 | 大连 | 白沙 | 楚雄 | 丽水 | 定安 | 天门 | 武威 | 偃师 | 毕节 | 玉树 | 南阳 | 河池 | 甘肃兰州 | 招远 | 仙桃 | 昌都 | 长治 | 海西 | 绵阳 | 宿州 | 章丘 | 日喀则 | 赤峰 | 伊犁 | 阳泉 | 黔南 | 通辽 | 伊犁 | 襄阳 | 舟山 | 昌吉 | 巴音郭楞 | 福建福州 | 宝应县 | 滁州 | 日土 | 茂名 | 龙口 | 邢台 | 双鸭山 | 三门峡 | 高密 | 襄阳 | 湖州 | 慈溪 | 唐山 | 安庆 | 辽阳 | 正定 | 湖南长沙 | 荆州 | 绵阳 | 商洛 | 宜春 | 遵义 | 陇南 | 黄石 | 陕西西安 | 丹阳 | 萍乡 | 聊城 | 张家口 | 灵宝 | 广安 | 威海 | 玉环 | 大理 | 大兴安岭 | 宁德 | 汝州 | 和田 | 瓦房店 | 台北 | 海安 | 西藏拉萨 | 许昌 | 玉林 | 文昌 | 丹阳 | 灌南 | 哈密 | 武威 | 德阳 | 五指山 | 陕西西安 | 象山 | 吐鲁番 | 温岭 | 西双版纳 | 茂名 | 鞍山 | 广元 | 金华 | 海丰 | 公主岭 | 襄阳 | 和县 | 青州 | 芜湖 | 福建福州 | 启东 | 广西南宁 | 临猗 | 鹤岗 | 衢州 | 白沙 | 阿坝 | 晋城 | 高雄 | 大同 | 吴忠 | 蓬莱 | 昌都 | 黑河 | 宁波 | 玉溪 | 朔州 | 新乡 | 朔州 | 达州 | 天门 | 清徐 | 铜陵 | 贺州 | 阿拉尔 | 黄南 | 文山 | 宿州 | 龙口 | 三河 | 哈密 | 珠海 | 天水 | 海南 | 白沙 | 平顶山 | 焦作 | 枣阳 | 黄冈 | 河源 | 连云港 | 楚雄 | 象山 | 咸宁 | 运城 | 博尔塔拉 | 梅州 | 涿州 | 达州 | 龙岩 | 塔城 | 武安 | 九江 | 揭阳 | 大丰 | 遂宁 | 上饶 | 武威 | 铁岭 | 宝应县 | 日土 | 潍坊 | 塔城 | 锡林郭勒 | 延安 | 晋江 | 毕节 | 永新 | 锦州 | 昭通 | 禹州 | 寿光 | 呼伦贝尔 | 来宾 | 阿拉尔 | 徐州 | 曲靖 | 绵阳 | 吉安 | 常州 | 嘉善 | 荣成 | 三沙 | 自贡 | 辽源 | 山东青岛 | 大同 | 荆门 | 庄河 | 达州 | 惠州 | 西藏拉萨 | 伊春 | 桂林 | 秦皇岛 | 阿里 | 柳州 | 绵阳 | 泰安 | 襄阳 | 和县 | 昌都 | 达州 | 温州 | 洛阳 | 漳州 | 宁德 | 本溪 | 燕郊 | 芜湖 | 肥城 | 承德 | 巴彦淖尔市 | 沭阳 | 泰州 | 绵阳 | 徐州 | 贵港 | 固原 | 马鞍山 | 河北石家庄 | 日照 | 本溪 | 临海 | 锡林郭勒 | 辽源 | 南充 | 上饶 | 伊犁 | 黄山 | 朔州 | 包头 | 六安 | 文山 | 泰安 | 安康 | 韶关 | 黄石 | 潍坊 | 马鞍山 | 商洛 | 邳州 | 石狮 | 灌南 | 新余 | 海南海口 | 台北 | 湖南长沙 | 德州 | 广西南宁 | 大庆 | 海东 | 哈密 | 邯郸 | 新泰 | 济源 | 蓬莱 | 五家渠 | 铁岭 | 河池 | 诸城 | 白山 | 泗阳 | 启东 | 黄石 | 白山 | 山南 | 宿州 | 娄底 | 阿坝 | 松原 | 西双版纳 | 赤峰 | 绵阳 | 锦州 | 沧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澳门澳门 | 玉林 | 三明 | 许昌 | 白银 | 石狮 | 西藏拉萨 | 连云港 | 基隆 | 张北 | 琼海 | 淮安 | 兴化 | 杞县 | 喀什 | 迪庆 | 临沧 | 新泰 | 喀什 | 廊坊 | 恩施 | 黔东南 | 延安 | 芜湖 | 东营 | 巢湖 | 海南海口 | 黔南 | 舟山 | 宁国 | 巴彦淖尔市 | 兴化 | 桓台 | 南阳 | 济南 | 乌兰察布 | 珠海 | 改则 | 娄底 | 抚顺 | 黄山 | 宜宾 | 云浮 | 伊春 | 中山 | 深圳 | 玉树 | 临猗 | 吐鲁番 | 营口 | 汉川 | 阜阳 | 资阳 | 湛江 | 固原 | 博尔塔拉 | 扬中 | 扬中 | 寿光 | 石河子 | 黄冈 | 大连 | 新余 | 铜仁 | 金华 | 屯昌 | 黔南 | 浙江杭州 | 龙口 | 吉林 | 鄂州 | 大同 | 云南昆明 | 枣庄 | 汉川 | 哈密 | 烟台 | 咸宁 | 宝鸡 | 邹平 | 鸡西 | 大连 | 大庆 | 盐城 | 安岳 | 溧阳 | 海门 | 汕尾 | 嘉善 | 抚州 | 营口 | 河北石家庄 | 高密 | 广饶 | 通辽 | 玉林 | 忻州 | 黄冈 | 广安 | 宿州 | 章丘 | 吕梁 | 顺德 | 永康 | 濮阳 | 抚顺 | 山南 | 衡阳 | 海宁 | 广州 | 东海 | 咸阳 | 吉林长春 | 驻马店 | 钦州 | 遵义 | 兴安盟 | 固原 | 郴州 | 鞍山 | 青州 | 汉中 | 内江 | 江西南昌 | 无锡 | 灌南 | 铜陵 | 朔州 | 永新 | 溧阳 | 阳江 | 南京 | 承德 | 榆林 | 库尔勒 | 昌都 | 吉林长春 | 湘西 | 牡丹江 | 永新 | 广汉 | 垦利 | 包头 | 灌南 | 泰安 | 陇南 | 海宁 | 黄冈 | 普洱 | 濮阳 | 天水 | 抚州 | 吉林长春 | 昭通 | 林芝 | 灵宝 | 包头 | 巢湖 | 曲靖 | 安阳 | 金昌 | 阿克苏 | 巴中 | 巴彦淖尔市 | 新乡 | 莒县 | 雄安新区 | 泰州 | 西双版纳 | 仙桃 | 海门 | 晋城 | 张掖 | 开封 | 白沙 | 北海 | 陇南 | 五家渠 | 锦州 | 余姚 | 三明 | 台南 | 晋城 | 鹤壁 | 娄底 | 三沙 | 黄石 | 鹤壁 | 厦门 | 嘉峪关 | 潍坊 | 阿拉善盟 | 乌兰察布 | 白沙 | 保山 | 诸暨 | 玉树 | 三亚 | 滁州 | 和田 | 海东 | 曹县 | 吐鲁番 | 惠州 | 东莞 | 漳州 | 临猗 | 昭通 | 常德 | 酒泉 | 乌海 | 徐州 | 日土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门 | 黔西南 | 顺德 | 荣成 | 东营 | 黑龙江哈尔滨 | 驻马店 | 石狮 | 铜陵 | 杞县 | 崇左 | 江苏苏州 | 漯河 | 汉中 | 澄迈 | 鹤壁 | 连云港 | 德州 | 安徽合肥 | 鄂州 | 南阳 | 黄石 | 江苏苏州 | 吴忠 | 双鸭山 | 万宁 | 陵水 | 霍邱 | 大兴安岭 | 遂宁 | 泰州 | 永新 | 上饶 | 宜都 | 锡林郭勒 | 莱芜 | 三亚 | 桓台 | 赤峰 | 昌吉 | 汕头 | 屯昌 | 永州 | 姜堰 | 天水 | 宝应县 | 鞍山 | 邵阳 | 巴中 | 石河子 | 白沙 | 遵义 | 偃师 | 阿里 | 金华 | 永新 | 遵义 | 丽江 | 晋城 | 宜昌 | 巴彦淖尔市 | 遵义 | 阿拉尔 | 本溪 | 柳州 | 巴彦淖尔市 | 淄博 | 澄迈 | 唐山 | 湘西 | 灌南 | 咸宁 | 昌都 | 石河子 | 吉安 | 临沧 | 宁波 | 忻州 | 澄迈 | 大同 | 孝感 | 吴忠 | 朔州 | 济宁 | 博尔塔拉 | 定安 | 湘西 | 柳州 | 忻州 | 保定 | 温岭 | 阜阳 | 昭通 | 博尔塔拉 | 德州 | 驻马店 | 大连 | 佛山 | 白山 | 无锡 | 辽阳 | 廊坊 | 屯昌 | 昭通 | 辽宁沈阳 | 库尔勒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江西南昌 | 灌云 | 周口 | 广西南宁 | 保定 | 固原 | 珠海 | 克孜勒苏 | 珠海 | 资阳 | 台山 | 和田 | 河北石家庄 | 邹平 | 中山 | 明港 | 灌南 | 海门 | 南通 | 海丰 | 九江 | 北海 | 毕节 | 牡丹江 | 黑河 | 保山 | 泰州 | 宣城 | 中山 | 如东 | 威海 | 鹤岗 | 南平 | 萍乡 | 五家渠 | 恩施 | 襄阳 | 崇左 | 遵义 | 日喀则 | 滁州 | 铜川 | 嘉峪关 | 基隆 | 广元 | 毕节 | 温州 | 克拉玛依 | 亳州 | 海东 | 昌都 | 六盘水 | 台湾台湾 | 盘锦 | 钦州 | 泰安 | 沧州 | 佳木斯 | 孝感 | 商洛 | 宣城 | 扬中 | 南平 | 大同 | 山西太原 | 济南 | 商丘 | 聊城 | 鹤岗 | 日土 | 阿克苏 | 曲靖 | 德宏 | 安康 | 宝鸡 | 安阳 | 玉环 | 咸阳 | 阿拉尔 | 昆山 | 安吉 | 醴陵 | 澳门澳门 | 公主岭 | 达州 | 琼中 | 云浮 | 长葛 | 平顶山 | 凉山 | 双鸭山 | 白城 | 通化 | 琼海 | 博尔塔拉 | 赣州 | 四川成都 | 榆林 | 临沂 | 和田 | 平凉 | 萍乡 | 昌吉 | 株洲 | 洛阳 | 双鸭山 | 石河子 | 白山 | 临汾 | 昌吉 | 龙岩 | 乐山 | 松原 | 池州 | 荆州 | 安岳 | 通辽 | 德清 | 漯河 | 保亭 | 新疆乌鲁木齐 | 佳木斯 | 陵水 | 迪庆 | 台中 | 毕节 | 启东 | 武威 | 南通 | 白沙 | 枣庄 | 台州 | 吉安 | 茂名 | 辽阳 | 西藏拉萨 | 慈溪 | 赣州 | 安康 | 常德 | 铜川 | 吉林长春 | 阿拉尔 | 贵港 | 怀化 | 玉林 | 阿坝 | 温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