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5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對于孫玉亭來說,眼前的生活仍然象夢一般不可思議。

      實行責任制盡管半年多了,他還沒有從這個變化中反應過來——農村的改革如同一次大爆炸,把我們的玉亭同志震成了嚴重的腦震蕩……失去了親愛的集體以后,孫玉亭感到就象沒娘的孩子一樣灰溜溜的。唉,他不得不象眾人一樣單家獨戶過日子了。他當然也不再是雙水村舉足輕重的人物。人們現在在村巷里碰見他。甚至連個招呼也不打,就象他不存在似的。哼!想當初,雙水村什么事上能離開他孫玉亭?想不到轉眼間,他就活得這么不值錢?他眷戀往日的歲月,那時雖然他少吃缺穿,可心情兒暢快呀!而今,就象魂靈一下子被什么人勾銷了……

      起初,玉亭根本沒心思一個人出山去種地,他要么悶頭睡在爛席片土炕上,接二連三地嘆氣:要么就跑到村前的公路上,意想天開地希望聽到外面傳來“好消息”,說集體又要恢復呀!如果村里來了個下鄉干部,他就拖拉著那雙爛鞋,飛快地跑去,打聽看政策是不是又要變回去了?

      在人們幾乎忘記一切而發瘋似地謀光景的時候,雙水村恐怕只有玉亭一個人仍然在關心著“國家大事”。每天,他都要跑到金家灣那面的學校把報紙拿回家里,一張一張往過看,指望在字里行間尋找到某些恢復到過去的跡象,但他一天比一天失望。社會看來不僅不可能恢復到原來的狀態,而且離過去越來越遠了。

      既然世事看來沒希望再變回去,他就無法和現實再賭氣。一個明擺的事實是,他一家五口人總得吃飯。他難以在土炕上繼續睡下去了,首先賀鳳英就不能讓他安寧,開始咒罵起了他:

      “你這樣裝死狗,今年下來叫老娘和三個你的娃吃風屙屁呀?你看現在到什么時候了?人家把地都快種完了,咱的還干放在那里!等著叫誰給你種呀?”

      鳳英雖然過去和他一樣熱心革命,但看來她終究是婦道人家,一旦世事變了,就把光景日月看得高于一切!沒有辦法,孫玉亭只好蔫頭耷腦地扛起镢頭,出山去了,老婆盡管罵得難聽,但罵得也有道理。

      他已經過慣了紅火熱鬧的集體生括,一個人孤零零地在山里勞動,一整天把他寂寞得心慌意亂。四山里靜悄悄的,幾乎看不見人的蹤影;只有很遠的地方才偶爾傳來一兩聲什么人的吆牛聲。孫玉亭心灰意懶地做一陣活,就圪蹴在地里抽半天煙。他甚至羨慕地里覓食的烏鴉,瞧它們熱熱鬧鬧擠在一塊,真好!

      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地刨挖開后,玉亭苦惱起來了。他過去一直領導著大隊農田基建隊,山里的農話相當生疏。旁的不說,連籽種都下不到地里。點種還可以,一撒種就把握不住——一個小土圪嶗,他就幾乎把一大升小麻籽種拋撒得一干二凈!他只好厚著臉去找他哥,求他把一些技術性的農活幫助做一下。

      在山里孤單地勞動一天,回家吃完晚飯后,玉亭無法立刻躺到爛席片土炕上去睡覺;他總覺得晚上還應該有些什么事。

      他把碗一丟,便拖拉起那雙爛鞋,喪魂失魄地出了大門。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就走到了大隊部。

      噢,他是開會來了!以前幾乎每晚上他都要在這里開半晚上會,現在他竟然又不由自主地來到了這里!

      可是,會議室門上那把冰冷的鐵鎖提醒他:這里不再開會了!

      夜晚出奇的平靜。疲勞的莊稼人飯碗一丟就進入了夢鄉。唯有東拉河在溝道里發出寂寞的喧嘩聲。月亮在黑白相間的云彩里游移,大地上昏昏暗暗。孫玉亭一個人惆悵地立在黑糊糊的大隊部院子里,心中油然生出無限悲涼。他索性蹲在會議室門臺上,一邊抽煙,一邊在黑暗中緬懷往日那些轟轟烈烈的日子……

      通常很久以后,玉亭才悵悵然從大隊部院子里轉出來,象個患夜游癥的人一樣,蹣跚著走過昏暗的村道。這時候他往往還沒有一點睡意。他喉嚨里堵塞著一團什么,很想找個什么人說說話,但他知道村里沒什么人有興致和他談這論那了。這樣的時候,他便自然地想起了田福堂。

      可是,當他滿懷激情地找了幾次田福堂后,發現田福堂也變了!連福堂也再沒興致和他討論“國家大事”,甚至還對他的夜訪表示出一種厭煩的情緒。

      田福堂的態度對玉亭的打擊是極為沉重的。

      當這位“革命家”失去了最后一個精神依托后,只好黯然傷神地生活在他自己的孤獨之中……孫玉亭的感覺是正確的,田福堂就是沒心思和他的前助手談論“革命”了。比較起來,不論怎樣。孫玉亭可以說對“革命”一片赤誠——為了“革命”,玉亭可以置自己的吃穿而不顧,把頭碰破都樂而為之,但田福堂沒有這么幼稚,這是一個飽經世故的人。他雖然是個農村的支部書記,但穿越過不同時代的各種社會風暴,因此有了人們常說的那種叫做”經驗”的東西。盡管在感情上和孫玉亭一樣,他對目前社會的大變革接受不了,但他的理智告訴他,這一切已經很難再逆轉——不管你情愿不情愿,社會就是這個樣子了!

      既然社會的變化已經成為鐵的事實,那么聰敏人就不應該再抱著一本老皇歷念到頭。孫玉亭夢想復辟是徒勞的!何必一口咬住這個屎片子連油餅子都換不轉呢?他田福堂才不是這號瓷腦!

      一個時期來,田福堂甚至變得有點清心寡欲,大有看破紅塵的味道,那種爭強好勝,動不動就劍拔弩張的激情漸漸失去了勢頭。他就象一個長時間游泳的人,疲倦地回到了岸上了。他現在已經很少出門。雖說還當著書記,但對公眾事務不再熱心。公社下來個什么任務,他就推給副書記金俊山去處理。農村已經“單干”了,有什么事值得他熱心呢?再說,現在的工作能給自己帶來什么甜頭?

      田福堂也決不會象孫玉亭一樣,和自己的光景日月賭氣。土地分開以后,他苦惱歸苦惱,但不誤農時,及時開始耕種。兒子潤生已經跟上向前學開汽車去了——這是他主動找女婿安排的。家里的這點地他一個人能應付。雖說他多少年沒參加勞動,開始出山有點吃消不了,但他年輕時在雙水村里也是一把勞動好手——舊社會和孫玉厚這一茬人,都在有錢人家的門上經受過嚴格的鍛煉,因此基本功在哩!現在,他已經慢慢又適應了山里的莊稼活。

      在山里一人勞動的時候,他也象玉亭一樣,有種孤單和被拋棄的感覺。想起當年在村里村外叱咤風云的盛況,心里也不免涌上一絲悲涼。世事不饒人??!一時三刻,他就被趕上了山,不得不象眾人一樣握起了老镢把,滿頭臭汗為自己的生計而拚命!他記得小時候上冬學時,金先生傳授過孔夫子的一句話:民以食為天,因此這也不算什么恥辱!

      家里現在只剩下他老兩口。女兒的工作調到了黃原;兒子跟上女婿學了開車。從早到晚,他院子里靜得象一座古廟。他現在特別希望身邊有個小孫子——這種心境已經說明他進入了老年階段。他感到痛苦的是,他現在知道女兒和女婿的婚姻不合。人家兩口子都設法往一塊調工作哩,可他女兒卻和女婿把工作調到了兩地!

      看來,這主要是怪潤葉!他原來還擔心結婚以后向前嫌棄潤葉,沒想到自己的女兒卻冷落人家李主任的兒子!這使他怎樣有臉再上親家的門呢?他真想不通潤葉為什么這樣對待向前。

      在田福堂看來,向前實在是個好娃娃,盡管自己的兒女對人家不好,但這娃娃對他們家好得不能再好了。小伙子對他老兩口尊尊敬敬,過一段時間就來看望他們,次次登門總不空手,吃的用的拿一大堆。正月里,就把一年燒的石炭送到家里,碼得整整齊齊。如今,又親自把潤生帶上,教他學開車……死女子??!這么好的女婿打上燈籠都找不下,你為什么要冷落人家呢?你娃娃作孽哩!你是個什么值錢人!

      田福堂心里對女兒充滿了怨氣。自調到黃原后,她也沒回家來。他也不想去看她。唉,按說,他現在應該抱上外孫了??墒恰?/p>

      盡管家里有吃有穿有錢花,但田福堂感到日子過得越來越不順心。

      雙水村這位郁郁寡歡的強人,在山里勞動已經快半年了。在這短短的半年里,他眼看著村里發生了許多前所未有的變化,最矚目的是,一些過去窮家薄業的人,很快就露出了發達起來的勢頭,當然,現在田福堂也不懷疑,今年下來,雙水村大部分人家將不會再缺糧吃了!事實向他證明:雙水村沒有他的“指揮”,人們不僅照樣生活,而且生活得比原來還好!

      田福堂從雙水村眼前社會生活的大鏡子中,看見了自己的渺小。他一個人在山里突然想,這世界離開誰都可以!天照樣刮風下雨,女人照樣生娃娃!別說他田福堂來了,就是毛主席不在了,中國還不照樣是中國嗎?

      這樣一想,田福堂陰郁的心情就會松寬許多,他已經屈服于現實,也承認了命運對他做出的這種新安排。他甚至想,“單干”以后,他田福堂還要把光景謀到眾人前面去!過幾年再看吧,他田福堂還是雙水村首屈一指的人物!這個強人啊……

      但是,強人往往心強命不強。天暖以后,田福堂的氣管炎突然嚴重起來。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氣管炎一般天氣轉暖就會緩和一些??伤炫蠓炊謪柡ζ饋?,說明病情是加重了。

      早上起床后,他常常得半天直不起腰。山里勞動的時候。力氣越來越不濟,干一會活,就要在地里蹲半天,至于煙,不僅不能聞,甚至連看也不能再看;一看見煙,他就忍不住要咳嗽——已經到了一種條件反射的程度。

      每當田福堂蹲在地里沒命的咳嗽的時候,一種力不從心的悲哀就使他忍不住想哭一鼻子!有時候,他不由雙膝跪在土地上,徒然地向蒼天禱告讓他舒舒服服出上兩口氣!命運啊,真是冷酷無情,竟把這樣一位強悍的人折磨到了如此地步!

      但強人終究是強人。田福堂并不因為自己身體的垮掉,就想連累她的兒女,不,他就是掙死在山里,也不能把潤生叫回來種莊稼。娃娃正學開車,他不能耽誤兒子的前程。另外,他也從不把他的病情告訴女兒。女兒有女兒的難腸事,不要再給她增加煩惱,每次給潤葉回信的時候,他都說他一切都好著哩。他永遠熱愛和心疼自己的兒女,愿意他們一輩子活得暢快。他就是死,也要悄悄到一邊去死,而不要讓娃娃們為他牽腸掛肚……

      如果目睹田福堂在土地上的掙扎,那真是夠悲壯的了。干一會活,他就得停下來咳嗽半天,喘息半天。對他來說,這已經不是勞動,而是服苦役??!

      麥子剛收割完,莊稼人立刻搶農時開始耕種回茬蕎麥了。

      盡管田福堂又割麥又鋤地,已經精疲力竭,但他還是掙扎著想種幾畝蕎麥。蕎麥是好東西,清涼敗火,伏天能做涼粉泄火氣,還能剁面條,捻圪凸——信天游都唱“蕎畫圪凸羊腥湯,死死活活相跟上”哩!尤其是城里人,把蕎麥面當作一種稀罕東西看待。田福堂想,他家門外工作人多,其它莊稼少種一點可以,但蕎麥不種不行——這是他每年給城里的親戚回敬的主要禮品。

      但他單槍匹馬,耕種這點蕎麥實在是不容易??!別人家都是一個人犁地,一個人在后面納拌了籽種的肥料。他自己只好吆著牛犁到地頭,再返回來端起糞斗,把籽種下進犁溝。

      一個人干兩個人的活,吃力不算,心里還急躁得不行!今天,眼看就要亮紅晌午了,他仍然有兩耙地沒有種完。心一急,咳嗽就來了。這一次來得太猛烈,使他連吊在胸前的糞斗子都來不及解下,就一個馬趴跌倒在犁溝里,沒命地咳嗽起來。

      咳嗽喘息長時間停歇不了。他幾乎耗盡了身上的力氣,伏在犁溝里怎么也爬不起來。連那只老黃牛在旁邊看著他,眼睛里都充滿了憐憫。

      大半天功夫,田福堂才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把一臉淚水鼻涕揩掉。失神地望著剩下的那兩耙地。他實在沒有力量再種完這點地——可是這點地也確實再占不著他另來一趟了。該死的身體??!

      現在,田福堂愁眉苦臉地看見,別的莊稼人都已經卸了牛具,開始回家吃飯了。在他上面耕麥地的孫玉厚也扛起犁,吆著牛起身回家。孫玉厚下山時要從他這塊地里經過,將要親眼目睹他田福堂的狼狽相了!

      田福堂掙扎著端直糞斗子,把剛才剩下的半犁溝播完。然后他放下糞斗,回轉牛,繼續向另一頭犁去。他想避開過路的孫玉厚,以免讓他看他的笑話!

      快犁到地頭的時候,田福堂聽見自己的喘息聲比牛的喘息聲都厲害。

      當他強撐著又把?;剞D的時候,驚訝地看見孫玉厚端著他的糞斗子,順著他剛耕過的犁溝,一步一把撒著糞籽,走過來了。

      一團熱乎乎的東西一下子堵在了田福堂的嗓子眼上。他沒有想到孫玉厚會來給他幫忙,一時竟愣住了。孫玉厚走到他地頭,說:“丟下這一點了,占不著再來一回……一個人種莊稼難啊……”

      田福堂真不知說什么是好。他結果什么也沒說,只長嘆了一口氣,然后吆著牛向前犁去。

      兩個人不到幾鍋煙功夫,就把這點地種完了。田福堂心里泛上各種味道,咧開嘴難為情地對孫玉厚笑了笑,說:“玉厚哥,你快回去吃飯!”

      孫玉厚吆著牛走了以后,田福堂壓制著咳嗽,一邊用柴草擦犁,一邊怔怔地看著下了山的孫玉厚,不禁無限感慨地想了許多事。他記起了他們年輕的時候一同給有錢人家攬工的情景,那時他們曾經象兄弟一樣,伙吃一罐子飯,伙蓋一床爛棉絮……解放以后多少年,盡管他們同住一村,但再也沒有在一塊親熱地相處過。想不到今天,他們又一塊種了一會地!

      在一剎那間,田福堂的心頭涌上了一種怪酸楚的滋味——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滋味了……

      下一章:
      上一章:

      84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15章”上

      1. 燦爛如青石巷的陽光說道:

        好精彩,是一個我完全不知道的世界

      2. 一個農民說道:

        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

      3. 清酒說道:

        正如當年那個村里的‘二憨’田二所說的那樣:世事真的變了。

      4. 說道:

        寫的真實

      5. 匿名說道:

        希望在現實世界中多一些這種美好樸素的人情

      6. 婉璐說道:

        適者生存,田福堂都能適應,你孫玉亭咋了?光唱高調,不務實。識時務者為俊杰。

      7. 伶家妹子說道:

        看到孫玉厚過來幫田福堂那里 我想哭了

      8. 。。。說道:

        那時他們曾經象兄弟一樣,伙吃一罐子飯,伙蓋一床爛棉絮……

        感覺他們有故事,但不會說了

      9. 小七說道:

        人生兜兜轉轉,唯有樸實流傳于世,點贊孫玉厚

      10. 老路說道:

        樸素的莊稼人??!

      11. 過客說道:

        孫玉亭革命失去了各種場所,深感空空蕩蕩,無所事事。革命精神支柱垮了。人生再也找不到歡欣,再也不是一個有頭有面的人物了,這種折磨與傷害作弄著他的心靈。玉亭天天盼有政策變化和時局的轉機??涩F實生活逼迫他回歸生產勞動,久久沒有在田地干活,他那狼狽的樣子真叫人哭笑皆非。田福堂雖然也有同感,但他認清了形勢,畢竟是村支書,再沒有什么幻想了,他還是帶著疲憊患病的身體拚命地勞動。他倆是政治運動的產物。

      12. 珊瑚嘎嘎說道:

        孫玉亭就是好面子,活受罪,大勢所趨,生活是不可能往后倒退的,還是認清當前的局勢吧!自己一個大男人總要養活一家子!老孫還是善良,幫田福堂的一幕真的很暖!

      13. 匿名說道:

        什么時候都不缺活在夢里的人,只是有些很快就清醒過來了,有些真的活在夢里。

      14. 素生活的素人說道:

        世事都看不穿。

      15. 山鄉說道:

        孫玉厚是個地地道道、本分實誠的莊稼漢,責任制的土地上需要這樣的莊稼人。

      16. 匿名說道:

        單干可治懶人,但對老弱病殘者亦是無情???今天的廣大農村,年輕人大多進城了,光靠單干我國農業如何發展?

      17. 谷園書屋說道:

        路遙先生曾經要求自己:寫出一個真實的世界,一個個真實的人。而不是臉譜化的人,不是一個塑造的人。
        看來,他真的做到了。
        孫玉亭,田福堂,孫玉厚,多么真實。我們很難用“好人”或者“壞人”來評定他們。
        這一點,許多小說作家沒能做到。
        路遙先生應該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可惜??!

      18. 倚天屠龍說道:

        被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了的,當英靈早逝,真遺憾。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遵义 | 大庆 | 石狮 | 辽源 | 揭阳 | 普洱 | 昌吉 | 广州 | 台南 | 莱州 | 偃师 | 丹阳 | 枣庄 | 海南 | 中山 | 西藏拉萨 | 梅州 | 吐鲁番 | 邳州 | 张北 | 新疆乌鲁木齐 | 三门峡 | 岳阳 | 洛阳 | 德宏 | 阿拉尔 | 漳州 | 南京 | 中山 | 本溪 | 怀化 | 桂林 | 南京 | 喀什 | 海门 | 德宏 | 新乡 | 曲靖 | 衡水 | 甘南 | 嘉峪关 | 乌兰察布 | 沧州 | 慈溪 | 中卫 | 六盘水 | 马鞍山 | 六盘水 | 内江 | 河南郑州 | 宜宾 | 松原 | 嘉峪关 | 赣州 | 白城 | 大丰 | 眉山 | 湘西 | 嘉兴 | 海宁 | 乐山 | 邢台 | 松原 | 永州 | 项城 | 偃师 | 海门 | 河北石家庄 | 鄂尔多斯 | 常德 | 榆林 | 承德 | 沭阳 | 燕郊 | 黄冈 | 乌兰察布 | 芜湖 | 周口 | 湖南长沙 | 桓台 | 庄河 | 丽水 | 和田 | 喀什 | 湖北武汉 | 保定 | 新乡 | 海拉尔 | 绍兴 | 景德镇 | 涿州 | 张家口 | 乐平 | 泰兴 | 酒泉 | 荆州 | 宿州 | 姜堰 | 偃师 | 吐鲁番 | 辽阳 | 河北石家庄 | 滕州 | 湘西 | 潍坊 | 日喀则 | 大连 | 东方 | 阜新 | 建湖 | 株洲 | 锡林郭勒 | 阿里 | 广安 | 巴中 | 兴安盟 | 苍南 | 宝应县 | 怒江 | 莱芜 | 黄冈 | 莱州 | 乐清 | 镇江 | 株洲 | 唐山 | 巴彦淖尔市 | 吉林长春 | 平顶山 | 咸阳 | 景德镇 | 茂名 | 广安 | 三门峡 | 肇庆 | 海东 | 延边 | 江西南昌 | 鹤壁 | 鹤壁 | 保定 | 建湖 | 漯河 | 澳门澳门 | 安吉 | 淮安 | 桓台 | 威海 | 阿里 | 嘉峪关 | 延安 | 台湾台湾 | 五家渠 | 鸡西 | 安徽合肥 | 眉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澄迈 | 阳江 | 莱州 | 湖南长沙 | 临夏 | 株洲 | 枣阳 | 曹县 | 神木 | 泰兴 | 惠东 | 大兴安岭 | 来宾 | 乌海 | 咸阳 | 宝鸡 | 九江 | 黄南 | 仁怀 | 瓦房店 | 芜湖 | 辽阳 | 日喀则 | 沧州 | 牡丹江 | 晋城 | 西藏拉萨 | 馆陶 | 龙口 | 任丘 | 清徐 | 海西 | 金华 | 仁寿 | 吕梁 | 延安 | 晋江 | 澳门澳门 | 河源 | 丽江 | 上饶 | 大同 | 日照 | 五家渠 | 宜都 | 澳门澳门 | 东莞 | 昌吉 | 张家界 | 渭南 | 咸阳 | 亳州 | 天门 | 营口 | 正定 | 张家口 | 崇左 | 肇庆 | 遵义 | 潍坊 | 涿州 | 东阳 | 宝应县 | 新余 | 仙桃 | 玉环 | 天水 | 泉州 | 湖南长沙 | 伊春 | 辽源 | 楚雄 | 昌吉 | 宜宾 | 邵阳 | 甘孜 | 怒江 | 琼海 | 阳春 | 贺州 | 图木舒克 | 文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宜昌 | 德清 | 醴陵 | 台湾台湾 | 中山 | 靖江 | 赵县 | 榆林 | 香港香港 | 澄迈 | 安吉 | 大庆 | 晋城 | 淮安 | 日土 | 抚顺 | 湖北武汉 | 甘孜 | 晋江 | 澳门澳门 | 梧州 | 慈溪 | 伊犁 | 日照 | 株洲 | 眉山 | 图木舒克 | 保定 | 宜春 | 江苏苏州 | 建湖 | 乐清 | 凉山 | 晋中 | 醴陵 | 玉溪 | 玉林 | 江门 | 保定 | 温州 | 乳山 | 达州 | 南通 | 邹城 | 屯昌 | 娄底 | 抚州 | 松原 | 阿拉尔 | 临猗 | 石嘴山 | 江西南昌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清徐 | 曲靖 | 广元 | 秦皇岛 | 建湖 | 库尔勒 | 巴彦淖尔市 | 嘉善 | 鸡西 | 巴中 | 乐清 | 金华 | 湛江 | 湛江 | 保定 | 邳州 | 招远 | 菏泽 | 桐城 | 台湾台湾 | 沛县 | 肇庆 | 宜都 | 偃师 | 平潭 | 九江 | 承德 | 铁岭 | 德宏 | 保山 | 兴化 | 潮州 | 肥城 | 台中 | 日照 | 澳门澳门 | 张掖 | 明港 | 和县 | 泗阳 | 南通 | 宜都 | 梅州 | 黑河 | 保定 | 陵水 | 浙江杭州 | 大丰 | 姜堰 | 溧阳 | 台南 | 上饶 | 改则 | 兴安盟 | 广汉 | 巴彦淖尔市 | 定安 | 和县 | 扬中 | 黔东南 | 大连 | 潮州 | 嘉兴 | 安阳 | 随州 | 金华 | 西藏拉萨 | 梅州 | 孝感 | 邹平 | 镇江 | 延安 | 天水 | 六安 | 山南 | 海东 | 安庆 | 烟台 | 南京 | 辽宁沈阳 | 滁州 | 锦州 | 海丰 | 招远 | 岳阳 | 长葛 | 雄安新区 | 阜新 | 石嘴山 | 曹县 | 景德镇 | 毕节 | 南通 | 临沧 | 鸡西 | 长葛 | 昭通 | 扬州 | 深圳 | 惠东 | 临猗 | 南充 | 新余 | 鹤壁 | 宁夏银川 | 日照 | 福建福州 | 怀化 | 恩施 | 白沙 | 永康 | 枣阳 | 乳山 | 图木舒克 | 长垣 | 滨州 | 安岳 | 玉树 | 武夷山 | 偃师 | 克孜勒苏 | 淮南 | 毕节 | 永州 | 莱州 | 巢湖 | 佛山 | 延安 | 平凉 | 广州 | 怀化 | 定安 | 大理 | 汉川 | 阿里 | 凉山 | 石河子 | 河北石家庄 | 乳山 | 顺德 | 包头 | 庄河 | 吐鲁番 | 霍邱 | 鄂州 | 抚州 | 博尔塔拉 | 海安 | 德宏 | 大兴安岭 | 贵港 | 云南昆明 | 衡水 | 张家口 | 开封 | 芜湖 | 来宾 | 曲靖 | 垦利 | 泰兴 | 百色 | 黄冈 | 山东青岛 | 深圳 | 海西 | 甘肃兰州 | 崇左 | 孝感 | 嘉峪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琼中 | 淮安 | 万宁 | 德清 | 定安 | 大兴安岭 | 大理 | 商洛 | 阳江 | 塔城 | 果洛 | 扬中 | 潮州 | 惠东 | 咸阳 | 赣州 | 德宏 | 张家界 | 燕郊 | 松原 | 晋中 | 荆州 | 禹州 | 余姚 | 株洲 | 三明 | 高密 | 巴彦淖尔市 | 海丰 | 浙江杭州 | 池州 | 台北 | 琼中 | 喀什 | 大庆 | 三明 | 丽江 | 南平 | 海安 | 神木 | 陵水 | 秦皇岛 | 贺州 | 牡丹江 | 山南 | 泰兴 | 台南 | 新沂 | 云南昆明 | 崇左 | 定安 | 常德 | 黑龙江哈尔滨 | 慈溪 | 深圳 | 南通 | 江西南昌 | 岳阳 | 株洲 | 吉林 | 迪庆 | 雅安 | 内江 | 正定 | 安岳 | 定安 | 浙江杭州 | 安岳 | 随州 | 黔西南 | 惠东 | 双鸭山 | 阿拉善盟 | 怒江 | 丹东 | 儋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朔州 | 株洲 | 沛县 | 瑞安 | 单县 | 三门峡 | 晋中 | 泰安 | 喀什 | 海东 | 徐州 | 单县 | 台山 | 林芝 | 保亭 | 平潭 | 安吉 | 济源 | 盘锦 | 大丰 | 保定 | 大同 | 九江 | 延边 | 玉溪 | 晋中 | 寿光 | 肇庆 | 乌海 | 铜陵 | 东海 | 垦利 | 单县 | 定州 | 阳江 | 仙桃 | 贺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北 | 张北 | 襄阳 | 黄南 | 甘南 | 陇南 | 迪庆 | 鄢陵 | 宝应县 | 佳木斯 | 金坛 | 江西南昌 | 来宾 | 温州 | 安岳 | 龙口 | 河南郑州 | 霍邱 | 宿州 | 博尔塔拉 | 嘉善 | 益阳 | 张家口 | 文山 | 青州 | 雄安新区 | 姜堰 | 乐平 | 神农架 | 嘉峪关 | 宜都 | 灌南 | 宁国 | 海南 | 延边 | 陵水 | 驻马店 | 景德镇 | 鄂州 | 南安 | 松原 | 自贡 | 偃师 | 沭阳 | 宜昌 | 广州 | 海安 | 通化 | 梅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淮安 | 建湖 | 桂林 | 济源 | 德州 | 明港 | 泰兴 | 青州 | 东营 | 宝应县 | 陵水 | 郴州 | 汝州 | 忻州 | 瑞安 | 吉安 | 珠海 | 永康 | 吐鲁番 | 澳门澳门 | 邹平 | 聊城 | 宜宾 | 随州 | 锡林郭勒 | 攀枝花 | 马鞍山 | 嘉善 | 吴忠 | 丹阳 | 清徐 | 淄博 | 陇南 | 江西南昌 | 涿州 | 乐平 | 姜堰 | 滨州 | 抚州 | 澳门澳门 | 舟山 | 三明 | 安庆 | 邹城 | 遵义 | 巴音郭楞 | 开封 | 福建福州 | 吕梁 | 黔东南 | 赤峰 | 随州 | 定安 | 澄迈 | 三门峡 | 潍坊 | 三亚 | 玉环 | 吉林 | 南阳 | 新乡 | 如皋 | 海东 | 广饶 | 台湾台湾 | 宜春 | 驻马店 | 建湖 | 运城 | 邯郸 | 黔东南 | 河池 | 海南 | 咸阳 | 金华 | 亳州 | 遂宁 | 海西 | 滨州 | 怒江 | 菏泽 | 明港 | 鄂尔多斯 | 龙口 | 七台河 | 本溪 | 巴中 | 衡水 | 肇庆 | 安阳 | 眉山 | 江西南昌 | 渭南 | 秦皇岛 | 长垣 | 大同 | 大丰 | 临沂 | 永新 | 惠州 | 绥化 | 保定 | 锡林郭勒 | 涿州 | 天长 | 秦皇岛 | 诸暨 | 林芝 | 朝阳 | 黑河 | 遵义 | 新泰 | 宜都 | 天长 | 汉川 | 厦门 | 商丘 | 灌云 | 邹城 | 兴安盟 | 海东 | 台山 | 马鞍山 | 临汾 | 嘉兴 | 丹东 | 舟山 | 大庆 | 铜陵 | 漯河 | 海拉尔 | 固原 | 沧州 | 宁夏银川 | 毕节 | 常德 | 钦州 | 南平 | 潍坊 | 桓台 | 单县 | 图木舒克 | 鄂州 | 七台河 | 东莞 | 湖州 | 苍南 | 河池 | 蓬莱 | 清徐 | 东莞 | 东海 | 海安 | 徐州 | 鹰潭 | 泰兴 | 台北 | 自贡 | 枣阳 | 灌南 | 广饶 | 抚州 | 漳州 | 馆陶 | 镇江 | 吉林长春 | 苍南 | 邹城 | 鹤岗 | 上饶 | 余姚 | 钦州 | 四川成都 | 大丰 | 普洱 | 阿拉善盟 | 营口 | 馆陶 | 中卫 | 神农架 | 四平 | 青海西宁 | 丽水 | 仁怀 | 阳江 | 南通 | 温州 | 赣州 | 启东 | 信阳 | 滕州 | 和田 | 崇左 | 鸡西 | 晋中 | 锡林郭勒 | 高雄 | 阳泉 | 贵港 | 日土 | 淮安 | 济南 | 安吉 | 襄阳 | 安吉 | 长垣 | 铜川 | 杞县 | 苍南 | 厦门 | 亳州 | 湘潭 | 乌海 | 泰安 | 简阳 | 红河 | 鄂尔多斯 | 荣成 | 大庆 | 鄂州 | 邯郸 | 许昌 | 昌吉 | 汕尾 | 衡水 | 石狮 | 赣州 | 淄博 | 汉川 | 景德镇 | 仙桃 | 淮北 | 山西太原 | 阳泉 | 宜都 | 博罗 | 楚雄 | 楚雄 | 九江 | 甘孜 | 巴中 | 吴忠 | 兴安盟 | 台湾台湾 | 佳木斯 | 盐城 | 赣州 | 顺德 | 武夷山 | 馆陶 | 昭通 | 五家渠 | 鞍山 | 沧州 | 沛县 | 大兴安岭 | 瑞安 | 龙岩 | 江苏苏州 | 白山 | 济源 | 洛阳 | 漯河 | 珠海 | 枣庄 | 天水 | 醴陵 | 武安 | 商丘 | 广元 | 盐城 | 湛江 | 邹平 | 雄安新区 | 百色 | 阳春 | 阳春 | 建湖 | 黔南 | 五家渠 | 陵水 | 阜阳 | 通化 | 琼海 | 德阳 | 滕州 | 黄山 | 阿拉善盟 | 兴安盟 | 盘锦 | 肇庆 | 玉溪 | 万宁 | 南通 | 遵义 | 山东青岛 | 淮南 | 克拉玛依 | 白沙 | 汝州 | 商丘 | 酒泉 | 梧州 | 台湾台湾 | 台山 | 金坛 | 潍坊 | 巴彦淖尔市 | 邵阳 | 昌吉 | 甘南 | 三河 | 阳江 | 燕郊 | 嘉兴 | 开封 | 五家渠 | 攀枝花 | 塔城 | 阜阳 | 和田 | 三明 | 承德 | 灌云 | 汉川 | 安阳 | 馆陶 | 楚雄 | 衢州 | 包头 | 咸阳 | 宜宾 | 山东青岛 | 建湖 | 通辽 | 姜堰 | 枣庄 | 西双版纳 | 东营 | 邢台 | 阳泉 | 株洲 | 扬州 | 吉林 | 钦州 | 红河 | 庆阳 | 临夏 | 山南 | 台山 | 台湾台湾 | 广西南宁 | 咸宁 | 巴彦淖尔市 | 余姚 | 南京 | 红河 | 黔南 | 章丘 | 燕郊 | 长治 | 承德 | 嘉善 | 高密 | 阿勒泰 | 五家渠 | 南平 | 盐城 | 曲靖 | 海南海口 | 高密 | 朝阳 | 固原 | 南平 | 广元 | 克拉玛依 | 红河 | 荣成 | 鄂州 | 安庆 | 昆山 | 日照 | 安庆 | 庆阳 | 迪庆 | 邹城 | 和田 | 云南昆明 | 龙口 | 白银 | 西双版纳 | 伊犁 | 昌吉 | 萍乡 | 邯郸 | 石嘴山 | 唐山 | 阿拉善盟 | 保定 | 库尔勒 | 东方 | 长治 | 承德 | 保定 | 忻州 | 江门 | 大庆 | 兴化 | 泗洪 | 安阳 | 昭通 | 鄂州 | 淮安 | 平潭 | 甘肃兰州 | 通辽 | 资阳 | 普洱 | 洛阳 | 安阳 | 马鞍山 | 泰安 | 泰兴 | 灌南 | 池州 | 山西太原 | 鄂州 | 湖南长沙 | 高雄 | 肇庆 | 日照 | 通化 | 克孜勒苏 | 盘锦 | 香港香港 | 邵阳 | 毕节 | 靖江 | 商丘 | 呼伦贝尔 | 宁德 | 厦门 | 铜陵 | 益阳 | 大同 | 昌吉 | 泸州 | 山西太原 | 河北石家庄 | 黄冈 | 辽阳 | 甘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