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4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短短一個多月時間里,孫少安的燒磚窯就出了四窯磚。每窯七千塊,四七兩萬八千塊磚。除過運費、煤費和毛收入百分之十的稅納過以后,每塊磚凈得到二分五厘。算一算,一家伙就賺下七百來塊錢!

      目光遠大的孫少安,政策一變,眼疾手快,立馬見機行事,搶先開始發家致富了;黑煙大冒的燒磚窯多么讓人眼紅??!

      少安已經漸漸上升為雙水村第一號矚目人物,田福堂、金俊山等過去的“明星”在人們眼里多少有點遜色了。

      現在,孫玉厚家盡管還是過去那院爛地方,但上門的人卻顯然增多了。村里有些借十來八塊緊用錢的莊稼人,孫少安都慷慨地滿足了他們的愿望。對于孫家來說,這不僅僅是給別人借錢,而是在修改他們自己的歷史。是啊,幾輩子都是他們向人家借錢,現在他們第一次給別人借錢了!但是,外人并不知曉,孫少安的事業在大繁榮的后面,充滿了重重的困難??梢院敛豢鋸埖卣f,每一分錢幾乎都是用血汗換來的。要維持一個燒磚窯,起碼得三四個好勞力。他們一家人既要種莊稼,又要侍候這個龐然大物,已經把力氣出到了極限。少平在家的時候,三個男勞力加上秀蓮,還能勉強兩頭應付,少平一走,父親一個人忙山里的活已經力不從心。因此少安夫婦辦這個燒磚窯也到了納命的光景。挖土、擔水、和泥、打坯、裝窯、燒火、出磚……每一樣都是重苦活。兩口子天不明忙到黑燈瞎火,常常累得飯也吃不下去;晚上睡在被窩里,連親熱一會的精力都沒有——熬苦得夢中都在呻吟……

      眼下,時今已經到了夏至,麥子面臨大收割,山上所有的秋田都需要鋤草;同時還得種回茬蕎麥。這些活孫玉厚老漢一個人是再也忙不過來了!

      燒磚窯只好停工。

      對于賺錢賺得心正發熱的少安夫婦來說,停止燒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可是沒辦法!少安要幫父親去干山里的活。秀蓮開始動氣了。

      自結婚以來,秀蓮從不和少安吵架。即是有些事她心里不痛快,一般都忍讓著少安,丈夫說怎辦就怎辦。那些年,親愛的男人受死受活支撐著這個又大又窮的家,她心疼他,決不給他增添煩忙??墒乾F在,隨著家庭生活的好轉,又加上他們的事業開始紅火起來,秀蓮漸漸對家庭事務有了一種參與意識。她在這個家庭再也不愿一味被動地接受別人的領導,而不時地想發出她自己的聲音。是呀,她給這個家庭生育了后代;她用自己的勞動為這個家庭創造了財富;她為什么不應該是這個家庭的一名主人?她不能永遠是個附庸人物!她首先對少平的出走大為不滿。她對丈夫說:“我們要把這一家人背到什么年代呀?少平屁股一拍走了黃原,逛花花世界去了。家里這么多活,把咱兩個都快累死了!別人看不見咱的死活。咱為什么給別人掙命呢?當初少平年齡小,咱受死受活沒話說?,F在二十大幾的后生,丟下老小不管,圖自己出去暢快!我們憑什么還要給這些人掙命?”

      秀蓮這樣數落的時候,少安一句話也不說。當然,他心里對少平出走黃原也不滿意——但他怎能和自己的老婆一塊攻擊自己的弟弟?

      秀蓮見丈夫不言語,便有點得寸進尺了。她進一步發揮說:“咱們雖說賺了一點錢,可這是一筆糊涂帳!這錢是咱兩個苦熬來的,但家里人人有份!這家是個無底洞,把咱們兩個的骨頭填進去,也填不了個底子!”

      “山里的活不是爸爸做著哩嘛!”少安反駁說?!叭绻鸭曳珠_,咱就是燒磚也能捎帶種了自己的地!就是顧不上種地,把地荒了又怎樣?咱拿錢買糧吃!三口人一年能吃多少?”

      其實,這話才是秀蓮要表達的最本質的意思。小兩口單家獨戶過日子,這是秀蓮幾年來一直夢想的。過去她雖然這樣想,但一眼看見不可能。當時她明白,要是她和少安另過日子,丟下那一群老小,光景連一天也維持不下去??涩F在這新政策一實行,起碼吃飯再不用發愁,這使她分家的念頭強烈地復發了。她想:對于老人來說,最主要的不是一口吃食嗎?而他們自己還年輕,活著不僅為了填飽肚子,還想過兩天排排場場輕輕快快的日子??!

      “我已經受夠了!”她淚流滿面地對丈夫說:“再這樣不明不白攪混在一起,我連一點心勁也沒了!”

      “家不能分!”少安生硬地說。

      “你不分你和他們一塊過!我和虎娃單另過光景!”秀蓮頂嘴說。

      孫少安大吃一驚,他沒想到,他的妻子一下變得這么厲害,竟然敢和他頂嘴!

      他已經習慣于妻子對他百依百順,現在看見秀蓮竟然這樣對他不尊重,一時惱怒萬分!大男子漢的自尊心驅使他沖動地跳起來,撲到妻子面前,舉起了他的老拳頭?!澳愦虬?!你打吧!”秀蓮一動也不動,哭著對丈夫說。

      少安猛一下看見妻子那張流淚的臉被勞動操磨得又黑又粗糙,便忍不住鼻子一酸,渾身象抽了筋似的軟了下來;他不由展開捏緊的拳頭,竟然用手掌為妻子揩了臉上的淚水。秀蓮一下子撲在他懷里,哭著用頭使勁地蹭著他的胸口,久久地抱著他不放開。

      少安用手撫摸著妻子沾滿灰土的黑頭發,閉住雙眼只是個嘆氣……

      他心疼秀蓮。自從她跟了他以后,實在沒享過幾天的福。穿綴補釘的衣服;喝稀湯飯;沒明沒黑地在山里勞動……她給他溫暖,給他深切的關懷,愛撫,并且給他生養下一個活潑可愛的兒子。幾年來,她一直心甘情愿和他一塊撐扶這個窮家而毫無怨言。對于現時代一個年輕的農村媳婦來說,這一切已經難能可貴了。瞧瞧前后村莊,結婚幾年還和老人一塊過日子的媳婦有多少,除過他們,沒有一家不是和老人分開過的!眼下,盡管他對妻子的行為生氣,但說實話,他也能理會到她的心情……孫少安陷入到深深的矛盾中去了。這矛盾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新的生活帶來的。過去的年月,一家人連飯也吃不上,他的秀蓮根本不會提念分家的事??!

      但是,不管從理智還是從感情方面講,他無法接受分家的事實。他從一開始擔負的就是全家人的責任,現在讓他放棄這種責任是不可能的。這不僅是一個生活哲學問題,更主要的是,他和一家老小的骨肉感情無法割舍。他們這個家也許和任何一個家庭不同。他們真正的是風雨同舟從最困苦的歲月里一起熬過來的。眼下的生活盡管沒有了什么大風險,但他仍然不愿也不能離開這條“諾亞方舟”!

      他懷抱著妻子,撫摸著她的頭發,聲音盡量溫柔地勸她:“秀蓮,你是個明白人,你不要叫我作難。我求求你,你心里不管怎樣想都可以,但千萬不要在臉上帶出來。爸爸媽媽一輩子很苦,我不愿意叫他們難過……”

      他捧起妻子淚跡斑斑的臉,吻了又吻。

      丈夫的態度顯然使秀蓮的情緒緩和下來,但她的意志并沒有被溫柔的愛撫所瓦解。她現在先不提分家的事了,轉而又提出把手頭的幾百塊錢拿出來,給他們建設一院新地方!少安說:“新地方遲早總要建的,可現在咱們的燒磚窯才剛開始出磚嘛!等明年多賺下一點錢,咱一定箍幾孔象樣的新窯!”

      “少安,你聽我說!明年誰知道又是什么社會?趁咱現在手頭有了一點錢,這地方是無論如何要建的。這可不是我專意耍糊涂,少安!這點錢不咬著牙做點事,三拋撒兩破費就不見影了。你還是聽我一次話,咱們箍孔窯吧;錢要是不夠,再從我娘家借一點……你就答應我吧!咱在牛驢窩里鉆了幾年,總不能老是沒自己的一個家……”

      妻子的這番話倒使少安的心動了。他感到秀蓮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只不過,他原來打算要建就建個象樣的家,而現在靠手頭的這點錢能弄出個啥名堂來?

      他于是勸秀蓮先耐一下心,讓他思量思量花費再說……孫少安思量過來又思量過去,建三孔純粹的磚窯或石窯,眼下這點錢根本不夠用。就說箍三孔磚窯吧,除過自己的磚不算,每孔窯最少得六個大工;每個大工又得四個小工侍候。三六十八個大工,四六二十四個小工;每個大工五元工錢,每個小工二元工錢,光這項就得一百三十八元。每架門窗從買木料到手工得一百五十元;三架門窗四百五十元。白灰五千斤,每斤二分錢,得用一百元。人均一天三斤糧,總共得六袋面粉;每袋議價十六元,也得用一百來元。還有煙、酒和其它費用……我的天!這把他手頭的錢花干也不夠。再說,下一步怎開辦事業呀?再去問人家借錢嗎?他已經借怕了……后來,少安突然想,干脆打三孔土窯洞,然后在土窯洞上接磚口,這樣也闊氣著哩!土窯打好了,不比硬箍石窯和磚窯差。另外接個磚口,再戴個“磚帽”,既漂亮,也省錢省磚。

      對,這是個好辦法。

      他和秀蓮一商量,秀蓮也蠻高興的。

      孫少安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向父親吐露了他的心事。他怕父親對他有看法——剛賺下幾個錢,就忙著為他們小兩口建新窯!

      但是開通的老人反而為這事很高興。他對兒子說:“爸爸也有這個想法哩!現在趁手頭有幾個錢,赴快給你營造個地方!爸爸為這事已經不知熬煎了多少年,心里老是揣著一顆疙瘩,覺得對不起你們。本來,這是老人的責任!爸爸沒本事,給你們建不起個家來,現在你們自己刨挖著賺了兩個錢修建地方,爸爸還有不支持你們的?要弄就盡快弄!”少安被父親的一番話說得激動不已。為自己建個新家,何嘗不是他多年的夢想??!可過去那僅僅是夢想罷了。想不到現在,這就要成為真的了?應該感謝這新的生活……他充滿激情地對父親說:“先不忙,等我幫你把莊稼鋤過再說!”

      孫少安幫助父親把山里的秋田鋤過以后,也沒有能立刻開展他的建窯計劃——他還要和父親到罐子村之幫助姐姐家鋤地。

      他姐夫過完春節就又到外面流竄去了。半年來沒見蹤影。據上次他們村金富回來說,他曾在鄭州火車站見過王滿銀,說那個逛鬼吃不上飯,已經把身上的衣服都扒下來賣了。盜竊巨匠金富的話也許不足為信,但少安一家人心里清楚,王滿銀在外地的光景比這位小偷兼吹牛專家所描繪的也好不了多少。罐子村家里的地一直由蘭花耕種??蓱z的女人既要拉扯兩個孩子,又得象男人一樣在山里干活——那熬苦是世人所難以想象的。幸虧她離娘家不遠,她父親,她弟弟,在農活最緊張的時候,就跑來替她做了……少安和父親懷著沉重而痛苦的心情,把蘭花家的地都鋤過了。他們把這里的活干得比雙水村都要細致;邊邊畔畔,一絲不茍。為了減輕女兒的負擔,孫玉厚返回雙水村時,把小外孫狗蛋也帶了回來。外孫女貓蛋已經上了罐子村小學,不能跟著來外爺家。

      兩家的秋田鋤過以后,少安這才開始動手修建他的新地方。一切都開始忙亂起來;但由于這是為自己謀幸福,少安和秀蓮都有說不出的興奮!

      他們把新居的地址選在離燒磚窯不遠的山崖根下。這里不僅土脈堅硬,據米家鎮已故米陰陽當年稱,這地方風水也好得不能再好:前面有玉帶兩條——公路和東拉河;西山五個土臺子一字排開,形似五朵蓮花……以前沒人在此建宅,主要是這地方已到村外?,F在他們樂意占這塊風水寶地:一是清靜,二是離他們的燒磚窯近。

      開挖土窯洞是一件技術性很強的工作,最少得聘請一位行家領料另外的雇工,雙水村打土窯最出色的專家是金俊文??墒乾F在,別說一天出五塊工錢,就是出十塊錢也把金俊文請不來了??∥囊驗榇髢鹤佑辛恕俺鱿ⅰ?,家業急驟發達起來,已不把百二八十的錢放在眼里了。他整天穿戴一新,在山里做點輕活(重活有二小子金強哩),然后逢集到石圪節的土街上去悠哉悠哉;在胡得福的飯館里喝二兩燒酒,吃一盤豬頭肉,日子過得象神仙一般快活!

      少安知道請不動金俊文,于是就到山背后的王家莊請了一名高手;然后又在村中雇了幾個關系要好的莊稼人,便開始大張旗鼓地為自己建造新屋。多少年來,雙水村第一次有人如此大動土木。人們羨慕不已,但并不感到過分驚訝。在大家看來,孫少安已經躍居本村“發財戶”的前列,如今當然輪上這小子張揚一番了!

      下一章:
      上一章:

      51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14章”上

      1. 唯一說道:

        算是苦盡甘來

      2. freeRealism說道:

        媳婦最終還是有點變了,不過還是合乎情理

      3. voyage說道:

        孫少安做得就不好,人家秀蓮大老遠的跑來,就算什么都不圖,少安也應該為她想一想吧。。

      4. 低調是另一種高調說道:

        付出的一切也終有回報!

      5. 小馬說道:

        與其他弟弟妹妹相比,生活對孫少安似乎是不公平的,但這又在情理之中,相比之下老大的家庭責任感總是會強烈一些,那個年代“造就”了多少個孫少安啊

      6. 瘋狼說道:

        秀蓮分家確實不像一個明白人做的事情,自私的表現讓少安很痛苦。少安也只能勸慰秀蓮。希望生活越來越紅火,讓秀蓮不再提分家的事情,怪也只能怪貧窮。

      7. chwonderh說道:

        才熬出一點點頭就這么大張旗鼓的會不會太快了???~~

      8. 耕讀歲月說道:

        他從一開始擔負的就是全家人的責任,現在讓他放棄這種責任是不可能的。長兄如父啊

      9. 木西早說道:

        風雨同舟,榮辱與共。

      10. 感恩的心說道:

        我尊敬的老父親,他的經歷比少安還苦,他比少安還善良,因為我爺爺奶奶過世得早,他先一個人,后來和我媽媽拉扯大兩個弟弟

      11. 狄哥說道:

        風雨同舟,榮辱與共。

      12. cctv說道:

        我還是覺得他們這一個家比那時候大多數人都要好很多

      13. 奮斗123說道:

        少安弟弟真不懂事,年青人腦子轉不過來

      14. 奮斗123說道:

        秀蓮真是個懂事好媳婦,少安爹也明事理,混賬的弟弟不為著想

      15. 風韻男人說道:

        起步

      16. 微塵說道:

        想想那時候的父母,不就是少安夫婦嗎

      17. 貼心小棉襖說道:

        我們要學學人家少安,在遇到困難時要設身處地的為對方想想。

      18. 百姓人家說道:

        贊一個?。?!

      19. 遇見說道:

        看大家的評論和小說一樣精彩。

      20. 匿名說道:

        秀蓮這樣的老婆現在哪兒還有啊

      21. 匿名說道:

        現在就算你不分家,父母也把你敢走各自過各自的

      22. 我就是我說道:

        在這個世界里,沒人幫的尼,只有自己救贖自己!

      23. 黑心網友說道:

        路遙老先生要是活著,看到這里某些人的傻逼評論,估計也氣活了

      24. 薰衣草說道:

        不錯,值得一看

      25. 錚嶸歲月說道:

        看到這里我想起了我的父親。我爺爺八個孩。爸爸是老大我感覺爸爸比少安做的還好可是我五個叔叔還是不悜情我媽也像秀蓮一樣。只是我媽她娘家沒錢。沒辦法借

      26. 三草先生說道:

        女人總先想到家。

      27. 匿名說道:

        我父親是老二,可是老大出去謀生,我父親也就擔起了老大的責任。父親您辛苦了!

      28. 。。說道:

        我沒有感覺到這家人平凡。兩個個孩子學習都他媽的全縣第三名。。我認為這樣的家庭在當時會被人嫉妒死的

      29. 酸酸甜甜,美美噠~說道:

        我爺爺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我家是老二?。?!

      30. 娜寫年華說道:

        先苦后甜么,祝福他們

      31.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說道:

        路遙先生的作品太感人了,,我是七一年出生的。那個時代的苦日子也親身體驗過,稀得照見人影的紅苕術湯。是我至令不愿浪費粒糧食,我感謝路瑤老師道出哪個時代中國農村最刺心的痛,和最偉大的改革

      32. 黃土地的男兒說道:

        打卡,繼續…

      33. 就是就是說道:

        希望有一個人贊同我對平凡的評語,得一知己足矣。
        生活向我們展示了他不同的紛繁和曲折,相對于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是平凡且渺小的。作為這個有生命的星球,人類,是靈長。盡管,我們在生命艱險處吶喊,在得意后失落的迷惑,這些起伏的情感,并不能主導生命的走向。平凡,告訴我們,理性,寬容,愛和欣賞,這些人類以往用生命換回的最最平平凡凡的品性,才是越過平庸,跨過狹隘,抹掉放縱的希望。人類的進步,不是一個人的進步,人類的進步,是一個集體的覺醒。

      34. 小小的世界說道:

        這則蓋房子的事情,讓我想起了我的爸爸,他一輩子也沒有多大的愿望,就是完成兩個任務,講孩子供出來,再蓋一座新房。最終他的愿望實現了,房子蓋起來了,這輩子也就松了一口氣了。

      35. 人性根本說道:

        我爺爺有十個孩子,六個男孩子四個女孩子,我父親是老大可他是聾啞人,不能像少安一樣聰明能干,經常受到爺爺大罵。 我現在是父親第一個孩子是 老大,我要好好努力成為他的驕傲,少安是我的榜樣

      36. 垂釣說道:

        老父親通情達理,心地善良,時時刻刻為兒女著想,盡管貧窮,但心靈純凈;少安顧全大局,有擔當,重親情愛情,是一好男人;秀蓮識大體,講原則,為家庭甘愿付出,令人敬佩。真是和諧的一家子。

      37. 邯鄲王帥說道:

        每個年輕的人心中都有一個夢想,如果在年輕的時候沒有啦這點沖動,等年紀大點就沒有啦走出去的勇氣。

      38. 婉璐說道:

        王滿銀不論什么政策,都是游手好閑不出力,老婆孩子也不管,白托生成一回男人。悲哀!再看看少平 少安為了生計動腦思考,拼搏努力,再苦再累也不怕,于王滿銀形成鮮明對比。

      39. 過客說道:

        秀蓮給少安做工作,打算分家,人之常情。在我國農村兒子分家是常理,女兒是嫁出門去的女,旱已從祖祖輩輩沿襲下來,形成一種傳統文化。再說家庭經濟環境好些了,具備分家的物質基礎,有句常言:人大分家,樹大分枝。少安只得折衷處理家事。不過像少安這樣顧大家的農村青年不是很多的。少安孝順長輩,照顧兄妹的心田至今仍有很大的教育作用。

      40. 山鄉說道:

        在我的家鄉,在那個年代,男人娶媳婦不久就要分家的,而且基本都是經歷一場與父母大吵大鬧后分家的,連和平分家的都極少。與孫少安相比,是人生觀不同,以及人的魄力差別所致。孫少安處理家庭問題的方式在當時的農村是比較少的。

      41. 谷園書屋說道:

        突然想起了少平。
        他的出走的理由十分勉強。
        少安則很有擔當,很有責任感,很愛他的家人。
        相比之下,少平顯得有些自私。
        雖然,他去扛小工也很辛苦,令人同情;但是,他出去的目的,不可能是為了吃苦,而是不想呆在家里吃苦。

      42. 匿名說道:

        人也會隨著時間改變,所以人們總會去找尋初心

      43. 倚天屠龍說道:

        少安是受過教育的知識青年,有自己的理想和人生,可以理解,他可以在幫哥哥少安把磚廠的生意做大賺些錢之后在外出打工,更合時宜些,一可緩解少安的壓力,二則可多帶點錢外出闖世界,沒那么拮踞而寄人籬下。

      44. 天涯無名說道:

        秀蓮太可憐,是個悲劇~~~

      45. 匿名說道:

        秀蓮最可憐、最悲劇,少平為夢想出走有點自私,少安有擔當但不應以犧牲秀蓮的感受為代價,父母其實應該主動提出分家+少安幫扶些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乌海 | 宁德 | 阳江 | 普洱 | 神农架 | 单县 | 梅州 | 甘孜 | 宁波 | 惠东 | 姜堰 | 南安 | 南安 | 滨州 | 汕头 | 建湖 | 象山 | 许昌 | 章丘 | 阿拉善盟 | 海拉尔 | 泰安 | 琼海 | 六盘水 | 慈溪 | 和县 | 长垣 | 周口 | 垦利 | 仁怀 | 资阳 | 赣州 | 诸暨 | 黔南 | 铜川 | 永新 | 防城港 | 昌吉 | 诸暨 | 姜堰 | 邯郸 | 金昌 | 霍邱 | 茂名 | 金华 | 肥城 | 巴音郭楞 | 赣州 | 凉山 | 烟台 | 六盘水 | 广西南宁 | 揭阳 | 宜昌 | 海东 | 通辽 | 高雄 | 如东 | 大理 | 汉中 | 周口 | 海丰 | 绍兴 | 新沂 | 武安 | 和田 | 茂名 | 聊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瓦房店 | 澳门澳门 | 蓬莱 | 鄂尔多斯 | 莱芜 | 衡阳 | 五指山 | 迁安市 | 汝州 | 白山 | 达州 | 大连 | 海南 | 湖南长沙 | 河南郑州 | 信阳 | 阿拉尔 | 丹东 | 大连 | 和田 | 漯河 | 日土 | 博尔塔拉 | 贵港 | 南京 | 南京 | 上饶 | 海南 | 吴忠 | 铜陵 | 三亚 | 库尔勒 | 台北 | 芜湖 | 黔南 | 柳州 | 义乌 | 张家界 | 清徐 | 商洛 | 铜川 | 林芝 | 定西 | 燕郊 | 乐平 | 赤峰 | 大连 | 威海 | 抚顺 | 迁安市 | 山西太原 | 甘南 | 安吉 | 武安 | 嘉峪关 | 涿州 | 巢湖 | 南京 | 台北 | 阜新 | 伊犁 | 百色 | 昭通 | 武威 | 北海 | 乌兰察布 | 漯河 | 贵港 | 宁夏银川 | 垦利 | 徐州 | 定安 | 河源 | 姜堰 | 黑龙江哈尔滨 | 图木舒克 | 龙岩 | 韶关 | 株洲 | 南京 | 广安 | 陇南 | 吐鲁番 | 高密 | 简阳 | 聊城 | 四平 | 秦皇岛 | 桂林 | 商洛 | 垦利 | 丹东 | 塔城 | 溧阳 | 昌吉 | 黄南 | 金华 | 金坛 | 广饶 | 桂林 | 桂林 | 甘孜 | 十堰 | 枣阳 | 海宁 | 沛县 | 松原 | 醴陵 | 黄南 | 那曲 | 常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甘孜 | 陵水 | 安庆 | 资阳 | 义乌 | 龙口 | 泰安 | 亳州 | 瓦房店 | 山南 | 海门 | 乐山 | 和田 | 北海 | 仙桃 | 南充 | 澳门澳门 | 浙江杭州 | 湘潭 | 宁国 | 赤峰 | 香港香港 | 许昌 | 本溪 | 巴音郭楞 | 莱芜 | 佛山 | 绵阳 | 潜江 | 台北 | 通辽 | 临沂 | 抚州 | 榆林 | 绥化 | 扬中 | 海丰 | 大庆 | 五家渠 | 衢州 | 江西南昌 | 溧阳 | 娄底 | 河北石家庄 | 金昌 | 迪庆 | 莱芜 | 万宁 | 黄石 | 娄底 | 安徽合肥 | 垦利 | 崇左 | 阜新 | 南安 | 玉树 | 海北 | 东营 | 连云港 | 楚雄 | 大兴安岭 | 娄底 | 单县 | 东莞 | 昆山 | 茂名 | 鸡西 | 任丘 | 乌海 | 惠州 | 汝州 | 如皋 | 阜阳 | 莆田 | 定西 | 图木舒克 | 甘孜 | 洛阳 | 遵义 | 武安 | 新余 | 晋城 | 台北 | 安岳 | 武安 | 鹤壁 | 珠海 | 宿州 | 海拉尔 | 盐城 | 固原 | 临海 | 图木舒克 | 滁州 | 营口 | 博罗 | 章丘 | 澳门澳门 | 儋州 | 吕梁 | 博尔塔拉 | 葫芦岛 | 吉林 | 香港香港 | 宝应县 | 临猗 | 海南 | 项城 | 商洛 | 五家渠 | 牡丹江 | 萍乡 | 黑龙江哈尔滨 | 遵义 | 天水 | 河源 | 韶关 | 黄冈 | 梧州 | 启东 | 瓦房店 | 灌南 | 张家界 | 清徐 | 桓台 | 烟台 | 图木舒克 | 济南 | 枣阳 | 甘肃兰州 | 瑞安 | 万宁 | 泰州 | 中山 | 咸阳 | 宜都 | 台山 | 慈溪 | 商丘 | 嘉善 | 台中 | 枣阳 | 眉山 | 海丰 | 曹县 | 迁安市 | 牡丹江 | 琼中 | 荆门 | 衢州 | 铁岭 | 滕州 | 达州 | 台湾台湾 | 黑河 | 醴陵 | 朔州 | 滨州 | 巴中 | 鸡西 | 阿坝 | 吉安 | 兴安盟 | 平凉 | 永新 | 嘉善 | 阿里 | 如东 | 大连 | 来宾 | 泸州 | 呼伦贝尔 | 商丘 | 南阳 | 长垣 | 泰州 | 来宾 | 苍南 | 涿州 | 凉山 | 南京 | 云南昆明 | 绵阳 | 白山 | 汉川 | 百色 | 建湖 | 威海 | 海丰 | 玉溪 | 芜湖 | 泗洪 | 湘潭 | 南京 | 庆阳 | 阳江 | 池州 | 大兴安岭 | 保定 | 保定 | 广州 | 中卫 | 瑞安 | 保山 | 邹城 | 塔城 | 遂宁 | 大庆 | 徐州 | 承德 | 庆阳 | 阳春 | 常德 | 桐城 | 丹阳 | 泰安 | 贵港 | 平凉 | 永康 | 南平 | 五指山 | 吕梁 | 自贡 | 常德 | 蓬莱 | 启东 | 宜昌 | 灌南 | 舟山 | 普洱 | 安康 | 黑河 | 临猗 | 石嘴山 | 铜仁 | 怀化 | 三门峡 | 宝鸡 | 昌都 | 荣成 | 三亚 | 湛江 | 沛县 | 灵宝 | 如皋 | 兴安盟 | 常德 | 齐齐哈尔 | 阳春 | 铁岭 | 绍兴 | 曲靖 | 广西南宁 | 威海 | 顺德 | 乐山 | 陵水 | 包头 | 贺州 | 江西南昌 | 江西南昌 | 白山 | 漳州 | 楚雄 | 和县 | 泗阳 | 湘潭 | 温岭 | 白银 | 单县 | 佛山 | 香港香港 | 海东 | 宁夏银川 | 单县 | 神木 | 陕西西安 | 定西 | 三沙 | 咸阳 | 文山 | 姜堰 | 沧州 | 姜堰 | 湛江 | 池州 | 梅州 | 安顺 | 贵港 | 海拉尔 | 滕州 | 姜堰 | 铜仁 | 喀什 | 晋中 | 河南郑州 | 黔南 | 惠东 | 临海 | 延边 | 慈溪 | 日喀则 | 锡林郭勒 | 莒县 | 鄂尔多斯 | 承德 | 清徐 | 定州 | 澳门澳门 | 阿勒泰 | 博罗 | 双鸭山 | 湘西 | 丹东 | 山东青岛 | 东营 | 吉林 | 金华 | 改则 | 甘南 | 通辽 | 延边 | 醴陵 | 公主岭 | 文昌 | 运城 | 南充 | 邳州 | 红河 | 信阳 | 台山 | 云浮 | 禹州 | 肥城 | 广元 | 大兴安岭 | 莒县 | 鹤壁 | 河南郑州 | 南充 | 朝阳 | 蓬莱 | 武夷山 | 果洛 | 单县 | 龙岩 | 信阳 | 泰兴 | 株洲 | 义乌 | 曹县 | 荣成 | 定西 | 揭阳 | 浙江杭州 | 无锡 | 山南 | 馆陶 | 汉中 | 洛阳 | 阳春 | 中山 | 白城 | 德宏 | 三亚 | 钦州 | 襄阳 | 吴忠 | 泰安 | 丽水 | 十堰 | 瑞安 | 咸阳 | 阳泉 | 瓦房店 | 蓬莱 | 眉山 | 酒泉 | 台湾台湾 | 三河 | 淄博 | 雅安 | 吉林 | 南通 | 惠州 | 沭阳 | 荆州 | 九江 | 唐山 | 滨州 | 楚雄 | 德州 | 南通 | 宿州 | 赣州 | 南安 | 赵县 | 如东 | 安康 | 公主岭 | 桐城 | 万宁 | 海东 | 葫芦岛 | 万宁 | 惠州 | 蚌埠 | 延边 | 澄迈 | 乳山 | 天门 | 江门 | 高密 | 哈密 | 珠海 | 醴陵 | 舟山 | 肥城 | 苍南 | 宁夏银川 | 阿拉善盟 | 吴忠 | 茂名 | 聊城 | 湖北武汉 | 白山 | 桐乡 | 中卫 | 襄阳 | 景德镇 | 鹤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桐城 | 邢台 | 普洱 | 吐鲁番 | 乳山 | 神木 | 厦门 | 青海西宁 | 武夷山 | 南通 | 定西 | 邹城 | 绥化 | 济南 | 渭南 | 大连 | 肥城 | 桐乡 | 德清 | 通辽 | 临汾 | 池州 | 贺州 | 宜春 | 驻马店 | 定安 | 喀什 | 马鞍山 | 江西南昌 | 营口 | 博罗 | 台中 | 池州 | 库尔勒 | 台山 | 内江 | 贵港 | 昆山 | 衡水 | 呼伦贝尔 | 嘉峪关 | 遵义 | 肇庆 | 滨州 | 鹤岗 | 佳木斯 | 鄂州 | 宁德 | 贺州 | 十堰 | 临汾 | 江西南昌 | 湘西 | 湖北武汉 | 绵阳 | 偃师 | 厦门 | 文山 | 佳木斯 | 仙桃 | 玉林 | 宝应县 | 张北 | 肥城 | 库尔勒 | 阳江 | 崇左 | 图木舒克 | 禹州 | 十堰 | 贵州贵阳 | 澳门澳门 | 宜都 | 馆陶 | 石狮 | 营口 | 海南 | 昌都 | 丹东 | 庄河 | 马鞍山 | 曲靖 | 宜都 | 张家界 | 定安 | 日土 | 赣州 | 吉林 | 中山 | 哈密 | 南充 | 吕梁 | 赵县 | 高密 | 日土 | 张北 | 抚顺 | 廊坊 | 许昌 | 遵义 | 安吉 | 长治 | 周口 | 阿勒泰 | 大兴安岭 | 莱芜 | 凉山 | 临沧 | 遵义 | 泰兴 | 五家渠 | 吴忠 | 大连 | 菏泽 | 贵港 | 湘潭 | 黔南 | 舟山 | 湖北武汉 | 鸡西 | 五指山 | 绵阳 | 新乡 | 台北 | 宁夏银川 | 吉安 | 汉川 | 鸡西 | 白沙 | 如东 | 怀化 | 中卫 | 防城港 | 惠州 | 灌云 | 神木 | 鄂尔多斯 | 宜昌 | 清徐 | 塔城 | 龙口 | 漯河 | 简阳 | 海北 | 毕节 | 包头 | 秦皇岛 | 咸宁 | 湘潭 | 灵宝 | 宁国 | 自贡 | 铜陵 | 日土 | 玉树 | 酒泉 | 普洱 | 衡阳 | 达州 | 瑞安 | 平顶山 | 甘南 | 海安 | 儋州 | 湖北武汉 | 安岳 | 绵阳 | 巴音郭楞 | 邹平 | 金昌 | 日喀则 | 章丘 | 咸阳 | 鹰潭 | 淮北 | 日照 | 连云港 | 鹤壁 | 汉中 | 南平 | 固原 | 库尔勒 | 湖北武汉 | 诸城 | 南京 | 萍乡 | 寿光 | 潍坊 | 荆门 | 南阳 | 桂林 | 长兴 | 博尔塔拉 | 沧州 | 平潭 | 株洲 | 东方 | 舟山 | 丽水 | 江门 | 淮安 | 黄石 | 清徐 | 开封 | 西藏拉萨 | 漯河 | 吉安 | 鹤壁 | 昭通 | 博罗 | 寿光 | 龙岩 | 资阳 | 黄石 | 厦门 | 凉山 | 酒泉 | 昆山 | 永州 | 灌云 | 宿州 | 济南 | 包头 | 鄂州 | 六安 | 绥化 | 咸阳 | 滁州 | 塔城 | 大庆 | 河南郑州 | 桂林 | 阿里 | 怀化 | 阿勒泰 | 金坛 | 绥化 | 红河 | 临夏 | 肥城 | 克孜勒苏 | 大庆 | 达州 | 防城港 | 滨州 | 清远 | 昌吉 | 芜湖 | 河南郑州 | 泗洪 | 禹州 | 益阳 | 盐城 | 东方 | 兴化 | 扬州 | 常德 | 昆山 | 海宁 | 池州 | 燕郊 | 灌南 | 大连 | 内江 | 伊犁 | 牡丹江 | 铁岭 | 武夷山 | 肥城 | 东阳 | 东阳 | 达州 | 玉树 | 四川成都 | 定西 | 乌兰察布 | 香港香港 | 南京 | 本溪 | 安吉 | 通辽 | 巴音郭楞 | 安吉 | 枣阳 | 武威 | 山西太原 | 玉树 | 阿拉尔 | 眉山 | 通辽 | 枣庄 | 德阳 | 庆阳 | 襄阳 | 余姚 | 阜阳 | 十堰 | 溧阳 | 贵港 | 清远 | 无锡 | 鹰潭 | 黄山 | 红河 | 喀什 | 乌兰察布 | 宣城 | 玉林 | 永州 | 广饶 | 大理 | 和田 | 湖北武汉 | 白银 | 凉山 | 牡丹江 | 义乌 | 乐清 | 朔州 | 和田 | 厦门 | 包头 | 新余 | 如皋 | 日喀则 | 驻马店 | 普洱 | 邹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晋城 | 长兴 | 普洱 | 甘南 | 慈溪 | 赵县 | 昭通 | 聊城 | 莆田 | 海安 | 三河 | 崇左 | 武夷山 | 襄阳 | 琼中 | 绥化 | 庄河 | 葫芦岛 | 商丘 | 喀什 | 博罗 | 新泰 | 玉树 | 泰州 | 黄南 | 湘西 | 巴音郭楞 | 沧州 | 庆阳 | 宁夏银川 | 镇江 | 那曲 | 陵水 | 揭阳 | 阿里 | 佳木斯 | 泗洪 | 阳春 | 锡林郭勒 | 贺州 | 通化 | 平潭 | 大丰 | 嘉峪关 | 三沙 | 七台河 | 金昌 | 昆山 | 芜湖 | 通辽 | 商洛 | 醴陵 | 遂宁 | 垦利 | 呼伦贝尔 | 博尔塔拉 | 东阳 | 新余 | 项城 | 永康 | 陵水 | 日喀则 | 佛山 | 阿拉善盟 | 项城 | 安顺 | 平潭 | 姜堰 | 蓬莱 | 周口 | 神农架 | 鄂州 | 温岭 | 六盘水 | 朝阳 | 浙江杭州 | 广州 | 台南 | 聊城 | 三沙 | 和田 | 梧州 | 汝州 | 桐乡 | 黔西南 | 大庆 | 湘潭 | 甘南 | 文昌 | 玉环 | 伊春 | 章丘 | 五家渠 | 梧州 | 包头 | 舟山 | 吉林 | 济源 | 锦州 | 内江 | 临猗 | 娄底 | 绥化 | 新余 | 宁国 | 吉安 | 莆田 | 陇南 | 灌云 | 金华 | 宜宾 | 运城 | 河池 | 章丘 | 辽源 | 毕节 | 新疆乌鲁木齐 | 西双版纳 | 塔城 | 丹东 | 赵县 | 姜堰 | 阿勒泰 | 海西 | 青海西宁 | 濮阳 | 四平 | 南京 | 济宁 | 武威 | 湘潭 | 海南 | 潮州 | 霍邱 | 靖江 | 大兴安岭 | 台北 | 乌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