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10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時間大踏步地邁進了一九八○年。

      八十年代的第一個春天,中國社會生活開始大面積地解凍了。廣大的國土之上,到處都能聽見冰層的斷裂聲。冬天總不會是永遠的。嚴寒一旦開始消退,萬物就會破土而出。

      好啊,春天來了!大地將再一次煥發出活力和生機。但是前行的人們還需留心;要知道,春天的道路依然充滿了泥濘……

      陽歷二月下旬到三月初,莊稼人出牛動農之前生產責任制的浪潮大規模地席卷了整個黃土高原。面對這種形勢,社會上盡管仍然有“國將不國”的嘆息聲,但沒有人再能阻擋這個大趨勢的發展了。

      毫無疑問,這是繼土改和合作化以后,中國近代歷史上農村所經歷的又一次巨大的變革,它的深遠意義目前還不能全部估價。

      富有戲劇性的是,二十多年前,中國農村的合作化運動是將分散的個體勞動聚合成了大集體的生產方式,而眼下所做的工作卻正好相反。生活往往就是這樣。大合大分,這都是一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說不定若干年后,中國農村將會又一次重新聚合成大集體——不過,那時的形勢不會也不應該等同于以往了。人類正是這樣不斷地在否定之否定中發展的。當然,短短幾十年中,如此規模的社會大集散,也許只有中國才具備這種宏大氣魄。

      在黃原地區,盡管地委書記苗凱和人稱“蘇斯洛夫”的副書記高鳳閣,對生產責任制采取了“頂門杠”式的做法,但門還是沒能頂住。被高鳳閣說成是田福軍的“路線”看來明顯占了上風。在去年夏收后的工作基礎上,眼下生產責任制已在全區各縣所有的農村展開。當然,今年已經比去年走得更遠——幾乎絕大部分農村都包產到戶了。田福軍知道,這不是他個人有多少能耐,而是中央的方針和農民的迫切愿望直接交流才造成了這種勢不可擋的局面……過罷春節不久,小小的雙水村就亂成了一窩蜂。對生產責任制抱反感情緒的田福堂,一反常態,干脆來了個“徹底革命”,宣布全村實行“單干”,誰愿怎干就怎干!這態度實際上也是一種不滿情緒的發泄——由此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一時的混亂。

      “去他媽的,亂吧!”田福堂在心里說。他甚至有一種快感。

      混亂首先從金家灣二隊那里開始了。

      二隊的人成份復雜,加之去年夏收后沒實行生產責任組,現在看見一隊的人已經見了好處他們心癢癢;如今既然田福堂讓大家“單干”,這下可不能再落到了一隊后面了。于是說分就分,把承包責任制弄得象土改時分地主的財物一樣,完全失去了章法。

      在分土地的時候,盡管是憑運氣抓紙蛋,但由于等次分得不細,紙蛋抓完后還沒到地里丈量,許多人就在二隊的公窯里吵開了架;其中有幾個竟然大打出手。在飼養院分牲口和生產資料的時候,情況就更混亂了。人們按照抓紙蛋的結果紛紛擠在棚圈里拉牲口。運氣好的在笑,運氣不好的在叫、在咒罵;有的人甚至蹲在地上不顧體面地放開聲嚎了起來。至于另外的公物,都按“土政策”分,分不清楚的就搶,就奪,接著就吵,就罵,就打架;哪怕是一根牛韁繩也要剁成幾段麻繩頭,一人拿走一段。一旦失去了原則和正確的引導,農民的自私性就強烈地表現了出來。他們不惜將一件完好的東西變成廢物,也要砸爛,一人均等地分上那一塊或一片——不能用就不能用!反正我用不成,也不能叫你用得成!連集體的手扶拖拉機都大卸八大塊,象分豬肉一樣一人一塊扛走了——據說拖拉機上的鋼好,罷了拿到石圪節或米家鎮打造成镢頭……

      二隊東西分眼紅的人,眼看沒個分上的了,竟然跑到公路上去分路邊他們隊地段上的樹木。

      大隊黨支部副書記金俊山經常扮演“救火隊”的角色。他看此情,急得去找二隊長金俊武,對他說:“咱們金家灣的人是不是都不想活了?公路邊上的樹怎敢分嘛!那是國家的財產!你是個精明人,今兒個怎么這么糊涂?不信你看吧,樹一旦分開,社員幾天就連根刨了!金家灣半村人恐怕都得讓公安局用法繩捆了去!”

      金俊武眼角里糊著眼屎,無可奈何地對金俊山說:“我現在也沒辦法了。一聽要單干,隊里的人誰還再把我放在眼里呢?社員一哇聲要做的事,一個人怎能擋???再說,就是我不同意這樣做,大家說田福堂都同意,你金俊武小子算老幾?你管了我們十幾年,現在爬遠吧!”

      俊武說的也是實情。金俊山看沒辦法了,就到學校去找兒子金成,讓他騎自行車去石圪節公社找個領導來——雙水村的局勢一旦失去控制,金俊山的辦法就是找公社領導來解決——這倒也不失為良策。

      但小學教師金成囁嚅著對父親說:“我是教師,這是村里的事,我怎能把公社領導請動哩?”

      不愛發火的金俊山對兒子吼叫說:“你給徐治功和劉根民說,雙水村分東西打死了幾個人,看他們來不來!”金成只好騎著車子去石圪節……當天晚上,公社副主任劉根民來到了雙水村。

      劉主任看了金家灣這個局面,當然生氣極了。這位年輕的上級領導把田福堂找來,很不客氣地把他批評了一通。

      田福堂大為震驚:這么個娃娃竟然跑來數落起了他?自他當大隊領導以來,歷屆公社領導還沒敢這樣批評過他呢!即是他做錯了事,過去的領導也只是婉轉地好言相勸——想不到世事一變,這么個毛頭小子倒把他象毛頭小子一樣指教了一番!

      不過,人家年齡雖小,但官比他大,田福堂只好檢討說他沒把工作做好。但又強調說,他也是為了“執行黨的路線”,想把這場運動搞得“轟轟烈烈”……劉根民立刻讓金家灣的“生產責任制”停止進行,并讓村民們把分走的東西先交回來,破壞了生產的工具,根據情況,由破壞者照價賠償。

      劉根民接著給徐治功打了招呼,索性在雙水村住了下來。開始幫助這個村的兩個生產隊有條不紊地落實生產責任制。他和大小隊兩級干部組織成立了領導小組,沒明沒黑進行這件復雜的工作。

      根據外面一些地方的成熟經驗,根民和干部社員反復協商后,把土地按川、山、地、壩地和陽、背、遠、近分類分級;牛、羊、驢、馬,以次等次作價;耙、犁、鞍、锨、鍘刀、木锨、木杈、連枷、簸箕以至架子車、鋼磨、柴油機等,也統統按好壞折成了錢。土地按人口分。牲畜作價后按人勞比例拉平分,差價互相找補。生產工具純粹按價出賣給個人。公窯繼續作為集體財產保留。樹木凡是集體栽種的都作價賣給個人。公路邊的樹作為集體和國家財產不許動,至于在一九七一年“一打三反”運動中作價歸公的私人樹木,根據原西縣宜粗不宜細的有關政策,活著的歸原主,損傷的酌情補錢。另外,大隊幾個主要領導都給多分了六到十畝土地,以后開會和其它公務誤工就一律不再給付報酬了……幾乎經過近半個月的忙亂,趕劉根民回公社的時候,雙水村的責任制才終于全部搞完。

      現在,這個一慣熱鬧和嘈雜的村莊,安靜下來了。

      但是各家各戶的生活節奏卻異常地緊張起來。春耕已經開始,所有的家庭都忙成了一團。哈呀,多年來大家都是在一塊勞動,現在一家一戶出山,人們感到又陌生又新奇,同時也很激動。從今往后,自己的命運就要靠自己掌握羅,哪個人再敢耍奸溜滑不好好勞動?誰也沒心思再管旁人的閑事,而一頭扎在自己的土地上拼起了命;村中所有的“閑話中心”都自動關閉了……雙水村開始了新的生活。同時,新的問題也立刻出現了:幾乎一半的學生不再上學,回家來帶父母親種地。一家一戶勞動,即要忙農活,還要經管牲口和放牧羊只,誰家都感到人手緊缺呀!

      村中的初中班垮了。這個班大部分學生都回了家,剩下一兩個愿意繼續上學的,也都轉到了石圪節中學。當初因辦這個班而增加的教師孫少平和田潤生,自然也被解除了教師職務。

      潤生不幾天就跟他姐夫李向前去學開車,興致勃勃地離開了雙水村;而愁眉苦臉的孫少平只好象他的學生一樣回家去種地。

      這樣,孫玉厚一家倒有了三個強壯勞力。在現時的農村,這是一個很大的資本,讓雙水村的人羨慕不已。村民們更羨慕的是,孫少安去年秋冬間在原西城里包工拉磚,賺了一筆大錢——據傳說有好幾千元哩!啊呀,時勢一轉變,曾經是村里最爛包的人家,眼看就要發達起來了!

      情況的確如此。孫玉厚父子們眼下的腰桿確實硬了許多。只要這政策不變。他們有信心在幾年中把光景日月變個樣子。尤其是孫少安,他現在手里破天荒有了一大筆積蓄,去年拉磚除過運輸費、房租和牲口草料錢,凈贈了兩千元。

      另外,鐵青騾子賣了一千六百元。還了貸款、貸款利息和常有林的三百元借款,這頭牲畜干賺了五百元。兩千五百塊錢哪!對于一個常常手無分文的莊稼漢來說,這一大筆錢揣在懷里,不免叫人有點驚恐!

      是呀,這筆錢如何使用,現在倒成了個問題。

      孫玉厚老漢早已表明了態度,他對兒子說:“這錢是你賺的,怎個花法,你看著辦吧!爸爸不管你……”秀蓮一門心思要拿這錢箍幾孔新窯洞。

      她央求丈夫說:“咱結婚幾年了,又有了娃娃,一直和牲畜住在一起……自己沒個家怎行呢?我已經受夠了,我再也不愿鉆在這爛窯里!現在趁手頭有幾個錢,咱排排場場箍幾孔石窯洞。箍成窯,這就是一輩子的家當,要不,這一大家子人,幾年就把這錢零拉完了……你總不能讓虎子長大娶媳婦也像你一樣……”秀蓮說著便委屈地哭了。其實,少安原來也打算拿這錢箍窯,只是包產到戶以后,他心里才有了另外的主意。

      他想拿這錢作資金,開辦一個燒磚窯。

      孫少安在城里拉磚的時候,就看見現在到處搞建筑,磚瓦一直是緊缺材料,有多少能賣多少。他當時就想過,要是能開個燒磚窯,一年下來肯定能賺不少錢。

      他當時打算回來給大隊領導建議開辦個磚瓦廠……現在既然集體分成了一家一戶,人就更自由了。為什么自己不能辦呢?沒力量辦大點的磚廠,開一個燒磚窯看來還是可以的——象他們家,男女好幾個勞動力,侍候一個燒磚窯也誤不了種莊稼!

      主意拿定后,他先征求了父親的意見。父親仍是老話:你賺的錢你看著辦!

      接著,孫少安又用了三個晚上,在被窩里摟著秀蓮,七七八八給她說好話,講道理,打比方,好不容易才把箍窯入迷的妻子說通。不過,秀蓮讓步的附加條件是,燒磚只要一賺下錢,首先就要修建窯洞。

      少安答應了她。

      清明前后,地已經全部融通,孫少安就在村后公路邊屬于他們家承包的一塊地盤上,開始修建燒磚窯了。

      他,他父親,少平,秀蓮和他媽一齊上手,用了近半個月的時間,終于修建起了一個燒磚窯。少安在城里拉磚時,已經把燒磚的整個過程和基本技術都學會了。燒磚窯建好后,他率領一家人開始打土坯——在這之前,他已經去了趟原西城,買回一些必需的工具。

      第一窯磚坯很快裝就序。燒磚的炭也用縣運輸公司的包車拉來了。

      這天晚上一直弄到大半夜,才把最后的一切細節都安排好——明天早晨就要點火呀!

      雞叫頭遍的時候,少安和秀蓮才回到一隊的飼養院?,F在,牲口都分給了個人,飼養員田萬江老漢也搬回家住了,這院子一片寂靜。

      秀蓮累得頭一挨枕頭就睡著了。

      但孫少安怎么也合不住眼——明天一早,燒磚窯就要點火,年輕的莊稼人興奮得睡不著覺???

      在這靜悄悄的夜晚,他的思緒象泛濫的春水一般。過去的,現在的,未來的,無數流逝的經歷和漫無邊際的想象在腦子里雜亂地攪混在一起,皎潔如雪的月光灑在窗戶上,把秀蓮春節時剪的窗畫都清晰地映照了出來:一只卷尾巴的小狗,兩只頂架的山羊,一雙踏在梅花枝上的喜鵲……少安猛然聽見外面什么地方有人說話的聲音。

      他的心一驚:這時候外面怎么可能有人呢?

      他在被窩里輕輕抬起頭,支梭起耳朵,可又沒聽見什么,是不是他產生了錯覺?

      他正準備把頭放到枕頭上,卻又聽見了外面的說話聲——這下確切地聽見了,似乎就在外面院子里,而且聲音很低,就象傳說中的神鬼那般絮絮叨叨……少安盡管不迷信,頭皮也忍不住一陣發麻。他本來想叫醒妻子,但又怕驚嚇了她。他就一個人悄悄爬起來溜下炕,站在門背后聽了一陣——仍然能聽見那聲音!

      他于是順手在門圪嶗里拿了一把鐵锨,然后悄悄開了門,躡手躡腳來到院子里。

      院子被月光照得如同白晝。

      他仔細聽了一下,發現那奇怪的說話聲來自過去拴牲口的窯洞中。

      少安緊張地操著家伙,放輕腳步溜到這個敞口子窯洞前。??!原來這竟然是田萬江老漢!

      老漢沒有發現他,立在當初安放石槽的土臺子前,仍然喃喃地說道:“……大概都不應時吃夜草了……誰能在半夜里幾回價起來添草添料呢……唉,牲靈不懂人言呀,只能活活受罪……”

      孫少安忍不住鼻子一酸。他眼窩熱辣辣地走到了田萬江老漢面前。

      萬江老漢嚇了一跳,接著便嘴一咧,蹲在地上淌起了眼淚。

      原來他是在對那些已經被分走的牲口說話!

      人啊……

      少安也蹲下來,說:“大叔,我知道你心里難過。隊里的牲靈你喂養了好多年,有了感情,舍不得離開它們。石頭在懷里揣三年都熱哩,更不要說牲靈了。你不要擔心,莊稼人誰不看重牲靈?分到個人手里,都會精心喂養的。再說,這些牲靈都在村里,你要是想它們,隨時都能去看望哩……”

      萬江老漢這才兩把揩掉皺紋臉上的淚水,不好意思地笑了,對隊長說:“唉,我起夜起慣了,睡不踏實,就跑到這里來了……這不由人嘛!”

      少安也笑了,說:“今晚上我也睡不著,干脆讓我把旱煙拿來,咱兩個拉話吧。我還有點好旱煙哩,頭茬,我爸噴上燒酒蒸的!”

      少安于是又轉回家里,盡量不驚動睡熟的妻子,拿了煙布袋和卷煙的紙條,悄悄溜出了門。

      他來到隔壁飼養室,和田萬江老漢面對面蹲在一塊,一邊抽煙,一邊拉話。這兩個被生活的變化弄得睡不著覺的莊稼人,竟然一直呆到廟坪山那邊亮起了白色……天大明以后,仍然精神抖擻的孫少安,就吆喝起一家人,來到了他的燒磚窯前。

      在親人們的注視下,他用微微發抖的手劃著一根火柴,莊嚴地點燃了那團希望的火焰。

      清晨,在雙水村上空,升起了一片濃重的煙霧……

      下一章:
      上一章:

      56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10章”上

      1. 總有一天說道:

        希望他能成功

      2. 子秋說道:

        可是失敗了

      3. 唯一說道:

        不成功便成仁。

      4. Kingna說道:

        怎么會失敗呢?我覺得應該日子越過越好的

      5. 瘋狼說道:

        一個磚窯場看起來很容易就要辦成了,可能是因為政策允許,加上辦這樣窯廠的人少吧。成功的機會很大。

      6. 仲夏的星星說道:

        有志者事竟成,無論從事任何行業,志向與恒心并存就已經為成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我要做孫少安。

      7. 甜園風光說道:

        孫少安的人生第一桶金!辛苦錢呀…

      8. chwonderh說道:

        農民的自私性顯露無疑。少安莊嚴地點起了希望的火焰。要大干一場了??!

      9. 耕讀歲月說道:

        在改革開放剛開始的年代,到處·充滿機會,只要大膽,勤快,肯吃苦,成功不難??墒乾F在想發家致富的農民,就得絞盡腦汁,承受巨大競爭,見縫插針·

      10. 匿名說道:

        人生奮斗目標的實現需要的是頭腦和機遇,當然更需要百折不撓的毅力,這些少安都具備,要向你學習。

      11. 感恩的心說道:

        少安,有頭腦,真能干。成不成功沒關系,關鍵有這股干勁。少平怎么啦?沒多大出息呀。不像讀書時那樣有出息,有能力哦

      12. 旺旺說道:

        有魄力

      13. 丶江流兒說道:

        勵志要做一個像孫少安一樣的人,愛父母愛妻子愛晚輩愛人民

      14. 西嶺說道:

        田福堂真卑鄙,螳螂擋車?小樣??蓱z可悲

      15. 匿名說道:

        看到田二對那些牲口的感情,想到爸爸對他的貓和狗,這書很多場景都會讓人情不自禁的哭

      16. 伊茗菁荏說道:

        奮斗一定會有回報,但有時不會那么直接。生活有時也不可能這么一帆風順,事物總是前進變化的,有起就會有落,至少從目前來說:永遠無法突破能量守恒定律的規則!

      17. 風韻男人說道:

        春天來了!大地將再一次煥發出活力和生機。但是前行的人們還需留心;要知道,春天的道路依然充滿了泥濘……

      18. 風韻男人說道:

        在親人們的注視下,他用微微發抖的手劃著一根火柴,莊嚴地點燃了那團希望的火焰。

      19. 藍色憂郁說道: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正因為孫少安在拉磚的過程中留意并學會了制磚的流程和技術,所以孫少安的成功也就不難理解了!

      20. Xaut說道:

        生活總不會一帆風順的,但貧窮也不是永遠的,我相信少安他們一家生活會越來越好。

      21. 勒布朗詹姆斯說道:

        好文?。?!

      22. 云溪燕雨說道:

        生活就是這樣,冷靜而真實地面對自己,為了自己的夢想,勇敢地向前走,孫少平
        ,我支持你。

      23. 雪凝說道:

        逆境出人才,正是因為他們家窮,經歷過了大風大雨所以才能見到彩虹!

      24. 匿名說道:

        八十年代的第一個春天,中國社會生活開始大面積地解凍了。廣大的國土之上,到處都能聽見冰層的斷裂聲。冬天總不會是永遠的。嚴寒一旦開始消退,萬物就會破土而出。

      25. 黑豆說道:

        環境污染就是從這里過來的

      26. 平凡人說道:

        很怕他失敗??!

      27. 說道:

        好喜歡,作者用景物的描寫來抒發人物的感情,那流淌的河流,也流淌在我的記憶里。失敗不怕,尤其是男人,只有經歷挫折才能成熟,成長。

      28. 匿名說道:

        現在的作家只能叫做坐家,根本就談不上學者

      29. 末路英雄說道:

        現在的作家根本就不會寫作,沒有幾個深入生活的,只配叫做坐家

      30. 末路英雄說道:

        當今的電視劇都是肥皂劇,憑空編造,我真佩服那些導演和坐家,居然能把一個很簡單的故事編上80多集甚至上百集,簡直是在浪費人的時間和精力,導演們賺足了錢,看電視的人犧牲了自己的時間,甚至犧牲了自己的健康

      31. 三草先生說道:

        有時候,花錢比找錢還難,有了原始的資本積累過程,就會發家的可能。

      32. 匿名說道:

        田萬江對牲口的感情讓人感慨萬千,人和人之間何嘗不是這樣,人是一種有思維有語言表達能力的高級動物,更會維護彼此的感情,

      33. 青年說道:

        田二,這就是質樸的農民。

      34. 說道:

        “好啊,春天來了!大地將再一次煥發出活力和生機。但是前行的人們還需留心;要知道,春天的道路依然充滿了泥濘”這段值得注意,這是路遙先生的高明之處,仿佛這就預示著少安一家的前途命運,也折射著改革開放時期的實業者的坎坷道路。

      35. 匿名說道:

        機遇,頭腦,少安具備了,加油啊

      36. 蘭蘭說道:

        “好啊,春天來了!大地將再一次煥發出活力和生機。但是前行的人們還需留心;要知道,春天的道路依然充滿了泥濘……”作者預示著在生活中事事都不是一帆風順的。

      37. 匿名說道:

        污染從此開始

      38. 好勇說道:

        開篇文章寫得很到位,承前啟后,清晰刻畫當時的中國社會。

      39. 笑笑媽說道:

        人對牲靈質樸的感情讓我感動,記得我小時候因為自己從老鼠手里救回來的一只小雞因為春節被媽放進雞窩最終被老鼠咬死了,因此哭了大半夜,幾天都不愿搭理媽媽。

      40. 龍爪凌光說道:

        路遙的遠見超越半個世紀—-中國農業發展道路就如他寫的—-新中國成立集體農業合作社,從分到合;二十年后的改革開放包產到戶,從合到分;現在搞現代農業,城鎮化—-又從分到合

      41. 小蛟龍001說道:

        我曾記得小時候,生產隊的一頭牛因為老了要宰殺,飼養員是生產隊的1個女兒,當時就流眼淚了,現在想起,情景歷歷在目,我想田萬江老漢也是這個心情。

      42. 婉璐說道:

        有了見識,才有想法,有頭腦,再實干??疾?,調研市場,上新項目。少安做到了。

      43. 格格巫說道:

        不明白一點,田潤生當時說要辭去教師職務回家務農,咋學校一解散后就去和姐夫學開車去了??

      44. 天青色等煙雨說道:

        少平,多少人現在的心理狀態,代表了一類人,不想死守在家在農田里,總想趁著年輕氣盛出去看一看

      45. 匿名說道:

        孫少安真是個好后生仔這才是長子的樣子啊 絕不向命運低頭 哪怕碰壁也要搏他一回

      46. 匿名說道:

        平凡的世界,這本書很難能反映出當時社會的情景,也可以從中學到一些人文知識。很喜歡這本書!

      47. 喜歡喝老茶葉的說道:

        燒磚的活我也干過。借大隊的窯。
        自己做泥磚、泥瓦,自己上山砍柴,然后請老舅幫忙燒窯,最后把房子蓋起來了。

      48. 陳傳貴說道:

        感情是人類最大軟肋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泰州 | 钦州 | 襄阳 | 安吉 | 柳州 | 黄石 | 泰安 | 益阳 | 锦州 | 哈密 | 西藏拉萨 | 平顶山 | 德阳 | 黄山 | 遵义 | 包头 | 临汾 | 楚雄 | 顺德 | 延安 | 萍乡 | 嘉峪关 | 佛山 | 和县 | 岳阳 | 鄂尔多斯 | 果洛 | 临海 | 玉溪 | 仁怀 | 文昌 | 博罗 | 嘉兴 | 渭南 | 黄冈 | 巴音郭楞 | 湖南长沙 | 如东 | 天长 | 鄢陵 | 海东 | 偃师 | 阿克苏 | 包头 | 鹤岗 | 天水 | 南京 | 那曲 | 无锡 | 盐城 | 大理 | 衡阳 | 五指山 | 韶关 | 东台 | 辽宁沈阳 | 江西南昌 | 宿迁 | 博尔塔拉 | 明港 | 平潭 | 白沙 | 海宁 | 琼海 | 鸡西 | 张北 | 昌吉 | 长垣 | 新疆乌鲁木齐 | 山西太原 | 广州 | 昭通 | 丹阳 | 包头 | 甘孜 | 河池 | 抚州 | 灌南 | 榆林 | 丹东 | 定州 | 莱州 | 柳州 | 曹县 | 邹城 | 滁州 | 海拉尔 | 临沂 | 吉安 | 枣庄 | 黔南 | 海宁 | 宁德 | 淄博 | 鄂尔多斯 | 湘潭 | 吉安 | 昭通 | 包头 | 临沂 | 东阳 | 日喀则 | 阿克苏 | 宁国 | 阿克苏 | 慈溪 | 甘肃兰州 | 无锡 | 遵义 | 五指山 | 巴音郭楞 | 宝应县 | 钦州 | 甘南 | 咸阳 | 舟山 | 伊犁 | 河池 | 海门 | 瑞安 | 景德镇 | 兴安盟 | 南通 | 醴陵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霍邱 | 恩施 | 绍兴 | 海安 | 凉山 | 丹阳 | 芜湖 | 商丘 | 那曲 | 阳春 | 宝鸡 | 天水 | 博罗 | 白银 | 焦作 | 定西 | 项城 | 义乌 | 咸宁 | 运城 | 澳门澳门 | 遵义 | 南充 | 大庆 | 临猗 | 中卫 | 海南 | 大理 | 宁国 | 湖州 | 鹤壁 | 瑞安 | 吐鲁番 | 西藏拉萨 | 汕尾 | 大庆 | 韶关 | 四川成都 | 克孜勒苏 | 文昌 | 义乌 | 池州 | 西双版纳 | 萍乡 | 灌云 | 云南昆明 | 大庆 | 汕尾 | 长治 | 黔西南 | 昌都 | 巴彦淖尔市 | 德清 | 安庆 | 鄂州 | 秦皇岛 | 衡阳 | 灌云 | 庆阳 | 贵港 | 昭通 | 黄南 | 神农架 | 海门 | 诸暨 | 宜昌 | 兴安盟 | 阿拉尔 | 阜阳 | 澄迈 | 深圳 | 江门 | 临汾 | 新泰 | 台州 | 无锡 | 韶关 | 鄢陵 | 舟山 | 武安 | 泰安 | 广饶 | 阜阳 | 乐平 | 铜陵 | 达州 | 神木 | 惠州 | 西双版纳 | 寿光 | 荆门 | 辽宁沈阳 | 大庆 | 贺州 | 泰州 | 内江 | 新余 | 濮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泰兴 | 自贡 | 三沙 | 章丘 | 萍乡 | 桂林 | 惠东 | 荣成 | 阿坝 | 枣阳 | 乌海 | 五家渠 | 如皋 | 姜堰 | 遵义 | 朔州 | 桂林 | 阿克苏 | 宜春 | 兴安盟 | 如皋 | 海丰 | 天门 | 晋中 | 双鸭山 | 寿光 | 丹东 | 肥城 | 石狮 | 寿光 | 克拉玛依 | 灌南 | 迪庆 | 新泰 | 忻州 | 宿州 | 甘南 | 赤峰 | 乐山 | 阜新 | 简阳 | 中卫 | 安岳 | 临夏 | 钦州 | 山西太原 | 贺州 | 滨州 | 临汾 | 东莞 | 儋州 | 北海 | 酒泉 | 汕尾 | 金华 | 焦作 | 烟台 | 任丘 | 济宁 | 宜春 | 蚌埠 | 简阳 | 广汉 | 慈溪 | 任丘 | 固原 | 简阳 | 伊春 | 扬中 | 石狮 | 潮州 | 唐山 | 保山 | 临汾 | 白山 | 江西南昌 | 巴彦淖尔市 | 靖江 | 长垣 | 新沂 | 邹城 | 金华 | 上饶 | 陇南 | 信阳 | 承德 | 辽宁沈阳 | 本溪 | 佳木斯 | 贵港 | 阳江 | 禹州 | 佛山 | 阿克苏 | 新乡 | 朝阳 | 澳门澳门 | 承德 | 日土 | 阜新 | 信阳 | 天水 | 济宁 | 黑龙江哈尔滨 | 濮阳 | 攀枝花 | 衡阳 | 四川成都 | 清远 | 张北 | 兴安盟 | 河池 | 忻州 | 日喀则 | 海南 | 宁夏银川 | 临沧 | 靖江 | 乐平 | 佳木斯 | 大同 | 醴陵 | 常州 | 南阳 | 玉环 | 忻州 | 陵水 | 泰安 | 德清 | 海拉尔 | 大丰 | 灵宝 | 湘西 | 馆陶 | 余姚 | 张掖 | 定州 | 广饶 | 阜阳 | 黄南 | 迪庆 | 阿拉善盟 | 广汉 | 淮安 | 河池 | 濮阳 | 湖州 | 临夏 | 临海 | 燕郊 | 江苏苏州 | 顺德 | 大兴安岭 | 吐鲁番 | 简阳 | 台湾台湾 | 咸阳 | 长治 | 象山 | 广饶 | 慈溪 | 阜新 | 顺德 | 自贡 | 甘孜 | 永州 | 迁安市 | 张北 | 泉州 | 黔西南 | 新余 | 临汾 | 库尔勒 | 文山 | 咸宁 | 乐平 | 醴陵 | 嘉兴 | 济南 | 贺州 | 兴化 | 那曲 | 郴州 | 兴化 | 三明 | 馆陶 | 昆山 | 醴陵 | 如东 | 宁夏银川 | 南京 | 湘潭 | 铁岭 | 河池 | 莆田 | 湖南长沙 | 平潭 | 嘉善 | 巴彦淖尔市 | 林芝 | 桐城 | 如东 | 梧州 | 海拉尔 | 长治 | 茂名 | 杞县 | 宁波 | 宜昌 | 眉山 | 衡阳 | 南充 | 广安 | 莆田 | 三门峡 | 锡林郭勒 | 张家口 | 淮安 | 松原 | 阿克苏 | 万宁 | 南阳 | 广州 | 宜昌 | 山西太原 | 日照 | 南充 | 常州 | 湛江 | 诸城 | 肥城 | 新沂 | 衡阳 | 淮北 | 张家口 | 东营 | 溧阳 | 天水 | 台南 | 保定 | 金坛 | 阿勒泰 | 泰兴 | 昌都 | 海门 | 曹县 | 秦皇岛 | 百色 | 柳州 | 南平 | 东台 | 枣庄 | 改则 | 吐鲁番 | 包头 | 清远 | 阿拉尔 | 莱芜 | 东营 | 宿州 | 辽阳 | 江西南昌 | 大同 | 防城港 | 大同 | 淮北 | 镇江 | 玉林 | 南京 | 定州 | 金坛 | 七台河 | 潮州 | 十堰 | 日土 | 吉安 | 台北 | 大庆 | 玉林 | 白山 | 临沂 | 黄冈 | 保定 | 鹰潭 | 五家渠 | 如皋 | 芜湖 | 天门 | 安康 | 宣城 | 恩施 | 武安 | 灌云 | 温岭 | 诸暨 | 石河子 | 克拉玛依 | 扬州 | 沭阳 | 西藏拉萨 | 嘉善 | 蚌埠 | 台中 | 新疆乌鲁木齐 | 丹东 | 南充 | 安吉 | 仁怀 | 宝应县 | 攀枝花 | 新疆乌鲁木齐 | 项城 | 安岳 | 达州 | 邯郸 | 嘉善 | 吐鲁番 | 南安 | 达州 | 滨州 | 运城 | 河北石家庄 | 新余 | 库尔勒 | 包头 | 资阳 | 湖北武汉 | 天水 | 台湾台湾 | 西藏拉萨 | 阳江 | 文山 | 宁夏银川 | 喀什 | 无锡 | 眉山 | 吴忠 | 四川成都 | 常州 | 双鸭山 | 仁寿 | 金昌 | 迪庆 | 靖江 | 和县 | 河池 | 桐乡 | 绍兴 | 济宁 | 明港 | 怀化 | 株洲 | 驻马店 | 泰兴 | 信阳 | 信阳 | 海西 | 安阳 | 怒江 | 长垣 | 湖北武汉 | 双鸭山 | 甘南 | 咸阳 | 清徐 | 文昌 | 玉树 | 海南 | 大丰 | 海宁 | 晋江 | 松原 | 沧州 | 商丘 | 新余 | 云浮 | 海北 | 和田 | 通辽 | 余姚 | 如东 | 舟山 | 怒江 | 龙岩 | 喀什 | 巴中 | 恩施 | 保定 | 平潭 | 扬州 | 海丰 | 信阳 | 如皋 | 佛山 | 曲靖 | 台南 | 朔州 | 铜川 | 丹阳 | 肥城 | 任丘 | 青海西宁 | 陕西西安 | 宁德 | 汕头 | 广安 | 禹州 | 河池 | 葫芦岛 | 常州 | 石河子 | 阿坝 | 保定 | 厦门 | 山西太原 | 娄底 | 高密 | 滨州 | 朔州 | 衡阳 | 齐齐哈尔 | 章丘 | 巴彦淖尔市 | 玉环 | 白沙 | 咸阳 | 浙江杭州 | 仁寿 | 湘潭 | 义乌 | 曹县 | 渭南 | 襄阳 | 六安 | 湘潭 | 沧州 | 宁波 | 襄阳 | 青海西宁 | 遂宁 | 信阳 | 阿拉尔 | 漳州 | 文昌 | 永州 | 宁波 | 仙桃 | 天水 | 山西太原 | 迁安市 | 淄博 | 乌海 | 通辽 | 台山 | 石狮 | 龙口 | 石狮 | 肥城 | 仁怀 | 泗阳 | 九江 | 瓦房店 | 日喀则 | 建湖 | 七台河 | 昆山 | 宝应县 | 韶关 | 德宏 | 鹤壁 | 榆林 | 朔州 | 天门 | 改则 | 诸城 | 莱州 | 驻马店 | 锦州 | 六盘水 | 通辽 | 邯郸 | 临夏 | 池州 | 龙岩 | 汕尾 | 信阳 | 上饶 | 铁岭 | 信阳 | 河池 | 济源 | 浙江杭州 | 荆门 | 许昌 | 六盘水 | 阿克苏 | 绥化 | 珠海 | 包头 | 文昌 | 恩施 | 基隆 | 晋江 | 昆山 | 余姚 | 阜新 | 南京 | 佛山 | 昌吉 | 无锡 | 聊城 | 呼伦贝尔 | 张家口 | 西双版纳 | 温岭 | 临汾 | 伊犁 | 黄冈 | 赵县 | 包头 | 鹰潭 | 南阳 | 瓦房店 | 宜宾 | 东海 | 五指山 | 垦利 | 怀化 | 克拉玛依 | 廊坊 | 石嘴山 | 桓台 | 海拉尔 | 和田 | 湖北武汉 | 韶关 | 怀化 | 通辽 | 霍邱 | 张家口 | 宜昌 | 大连 | 汉中 | 海北 | 洛阳 | 邯郸 | 新疆乌鲁木齐 | 莱州 | 阿拉尔 | 雄安新区 | 单县 | 萍乡 | 赣州 | 广饶 | 海宁 | 仁怀 | 枣阳 | 顺德 | 淮安 | 崇左 | 溧阳 | 淮北 | 福建福州 | 西双版纳 | 邹城 | 茂名 | 牡丹江 | 临海 | 亳州 | 天水 | 丽水 | 甘孜 | 任丘 | 邳州 | 万宁 | 温岭 | 项城 | 清远 | 遂宁 | 江门 | 荆州 | 安吉 | 三门峡 | 鄂州 | 本溪 | 大连 | 凉山 | 塔城 | 河源 | 燕郊 | 简阳 | 泰兴 | 台北 | 吴忠 | 安岳 | 甘南 | 内江 | 常德 | 台湾台湾 | 广西南宁 | 枣庄 | 遂宁 | 镇江 | 淮南 | 赣州 | 呼伦贝尔 | 攀枝花 | 德清 | 厦门 | 台北 | 来宾 | 大兴安岭 | 章丘 | 金华 | 阳江 | 海南海口 | 威海 | 益阳 | 抚顺 | 铜川 | 宝应县 | 宁波 | 德宏 | 平潭 | 通辽 | 青州 | 乳山 | 巴彦淖尔市 | 诸暨 | 黔南 | 锡林郭勒 | 建湖 | 南京 | 汉中 | 黔南 | 广安 | 聊城 | 莒县 | 顺德 | 滁州 | 临猗 | 招远 | 克拉玛依 | 平潭 | 嘉峪关 | 东莞 | 汉川 | 海丰 | 梅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武安 | 吐鲁番 | 景德镇 | 海安 | 娄底 | 宜都 | 乐清 | 灌云 | 怀化 | 塔城 | 齐齐哈尔 | 张北 | 喀什 | 兴安盟 | 常德 | 阳春 | 灵宝 | 廊坊 | 张掖 | 舟山 | 克孜勒苏 | 黔南 | 五家渠 | 雅安 | 邳州 | 固原 | 三门峡 | 包头 | 松原 | 南充 | 邯郸 | 张北 | 金坛 | 建湖 | 铜川 | 青海西宁 | 图木舒克 | 广西南宁 | 黄南 | 滕州 | 曲靖 | 灌南 | 保定 | 宜都 | 汉中 | 湖州 | 驻马店 | 大庆 | 咸宁 | 云南昆明 | 基隆 | 琼海 | 大连 | 山南 | 漯河 | 玉溪 | 漯河 | 库尔勒 | 临沂 | 陵水 | 鹤岗 | 长葛 | 忻州 | 楚雄 | 潜江 | 荆州 | 辽宁沈阳 | 涿州 | 垦利 | 山东青岛 | 新余 | 肥城 | 芜湖 | 荆门 | 明港 | 绵阳 | 商洛 | 自贡 | 潍坊 | 遵义 | 黄南 | 山西太原 | 三门峡 | 阜新 | 枣庄 | 扬中 | 昭通 | 绵阳 | 和田 | 本溪 | 德清 | 台北 | 吉安 | 莆田 | 云南昆明 | 克孜勒苏 | 海拉尔 | 邯郸 | 金昌 | 牡丹江 | 阿拉尔 | 遵义 | 香港香港 | 随州 | 浙江杭州 | 玉林 | 绵阳 | 陵水 | 惠州 | 上饶 | 伊犁 | 齐齐哈尔 | 长兴 | 黔南 | 汕尾 | 临沂 | 防城港 | 潮州 | 汕头 | 枣阳 | 内江 | 安阳 | 平潭 | 梅州 | 白山 | 灌南 | 张家口 | 昭通 | 铜川 | 锦州 | 武安 | 果洛 | 崇左 | 江西南昌 | 铜陵 | 萍乡 | 沭阳 | 泸州 | 绥化 | 邹城 | 台州 | 云南昆明 | 海南海口 | 厦门 | 绥化 | 项城 | 眉山 | 东方 | 嘉兴 | 乳山 | 四平 | 桐城 | 灌南 | 包头 | 绍兴 | 鸡西 | 黄山 | 南充 | 梅州 | 乐山 | 呼伦贝尔 | 普洱 | 天门 | 伊犁 | 盘锦 | 杞县 | 丽江 | 南通 | 和县 | 六安 | 简阳 | 邢台 | 章丘 | 广州 | 湖州 | 保定 | 固原 | 厦门 | 汕头 | 山南 | 安顺 | 简阳 | 岳阳 | 德州 | 宝鸡 | 宜都 | 平潭 | 无锡 | 潮州 | 吉林 | 西藏拉萨 | 锡林郭勒 | 荆州 | 株洲 | 威海 | 红河 | 十堰 | 萍乡 | 徐州 | 柳州 | 乳山 | 鄂州 | 海安 | 邢台 | 德州 | 沧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