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路遙作品集
      分享到:

      第二部 第4章

      所屬目錄:平凡的世界 第二部    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遙

      黃原地委書記苗凱同志到省城后,沒有能立即進醫院。省人民醫院的高干病房一時騰不出床位來,需要他等候幾天。他于是就住在省城的黃原辦事處。

      全省各個地區在省城都有自己的辦事處,而且都是縣一級建制,規模相當可觀——既是個辦事機構,又象個中型旅館。只要是本地區來省城的干部,不論是哪個縣的,都可以在這里吃??;并且每天還有向自己地區發放的長途公共汽車。各地來省城辦事的人,一般都愿意住在自己地區的辦事處——這是很自然的。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里,有這么個地方完全是家鄉氣氛,到處是鄉音土話,那親切的感受如同在外國走進了自己國家的大使館。

      黃原地區駐省會的辦事處五十年代就建立了,因此在市中心選了一塊好地皮,一出大門,就是繁華鬧市,“辦事”很方便。

      苗凱這次下來,仍然住在辦事處二樓他常住的那間套房里,房間比不上高級賓館,倒也還舒適。除過服務員,辦事處幾乎所有的領導也都參與了服務。各地區辦事處都有那么幾套特殊房間,以備自己的領導來省城時居住。

      因為他剛到,省里的許多熟人還不知道他來,因此沒人來拜訪,這幾天一個人呆著倒很清靜。這正是苗凱所希望的。他極需要清靜幾天,以便對眼前的某些事態做深入的考慮和明了的判斷。

      苗凱同志自己知道,他的病實際上并不是非要到省里來看不可,他的血壓是有點高,但這是十幾年來的老毛病,現在也并沒有什么發展。他還從來沒有因為血壓問題就長期脫離工作,專住在醫院里治療。這種病住在醫院里也沒什么好辦法。更何況,他的血壓從沒高到過危險的程度。

      現在,他可是準備長時間在省醫院住院羅。這在很大程度上倒不是為了看他的病……在黃原地區前專員調到省二輕局當局長后,苗凱自己想讓地區管宣傳的副書記高鳳閣當專員。鳳閣多年和他一塊共事,兩個人很合得來。如果這樣安排,黃原的工作他搞起來就順當得多。他為此曾專門來過一次省里,分別找省委管組織的副書記石鐘和省委常務副書記吳斌談過他的意見;并且還和省委組織部長也談過。他當時自信省委會尊重他的意見,讓高鳳閣出任黃原行署專員。

      他萬萬沒想到,給他派回來個田福軍!

      這不是要專門拆他的臺嗎?

      他反感田福軍這類干部——自以為是,什么事上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再說,誰都知道他苗凱不重用這個人,現在省委卻這么重用他,這不是等于故意給他難堪嗎?自去年田福軍被省上借調走后,他本以為這個干部不會再回來了,因此他才去看過他一回,并且態度盡量客氣——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他知道了這個人和石鐘的關系不很一般……現在,苗凱不得不進一步想,是不是省委對他有了看法,不準備讓他在黃原繼續干了?這是完全可能的!新來的省委書記喬伯年處處講要解放思想,克服領導干部中僵化和半僵化狀態,大量提拔開拓型的干部,大概他就是喬書記說的那種僵化型干部吧?

      其實,在得知田福軍被任命為專員后,吃驚之中的苗凱就考慮起了他自己的命運。想來想去,他覺得省委的意圖是想讓田福軍來接替他的工作——目前讓他任專員只是一個過渡。

      既然是這樣,他苗凱還再有什么心思在黃原工作呢?但是,他總不能一時三刻就平白無故把工作甩下不管吧?于是,他就想到了自己的高血壓。

      請假看病,住進醫院里,這是個好辦法。一方面可以觀察一下省委下一步怎樣對待他;另一方面也可以一下子把工作甩給田福軍——他剛上任,恐怕沒有那么大能耐收拾住一個地區的局面吧?田福軍連一個縣的一把手都沒當過,猛一下獨立搞一個地區,不出洋相才怪哩!哼!黃原可不是一個部門,面積和人口等于一個阿爾巴尼亞!讓他撲騰一段時間吧,讓他自己用事實向省委證明他不是當地區一把手的材料!

      在田福軍回來的前三天,他就抓緊時間住進了地區醫院——如果田福軍到職后他再去住院,個人意氣恐怕就太有點明顯了。與此同時,他也給省委寫了信,要求請假到省上去看??;當然,他內心深處還有一種隱隱的希望——希望省委不批準他請假去看病。如果不批準,那就說明省委還是信任他的,黃原地區離開他還是不行的!但省委同意了他來省城看病。并且明確指示他治病的這段時間內由田福軍主持黃原的工作。

      看來一切都明朗了。這更證實了他對省委意圖的猜測是正確的。他內心頓時產生了一種沉沉的悲涼感。是呀,他五十四歲了,政治生涯看來要走到了盡頭……但苗凱又感到自己對目前的局面采取的方式還是聰敏的。田福軍一回來,他就激流勇退,也許會給省委造成一種他尊重上級決定,并且已改變對田福軍的看法,支持和信任他放手工作的印象。

      不管怎樣,看來這住院看病,實在是個萬全的應急辦法!再說,他也的確累了,休息幾個月也好……現在,苗凱一個人安安寧寧住在辦事處的套房里,很悠閑,很自在。

      當然,有時候,他又希望有人來和他談點什么話。他一輩子和人談話談成了習慣——似乎成了生活的主要內容:一旦一個人悄無聲息地呆著,就好象脫離了世界或者說世界脫離了他。他心里油然冒出了兩句古詩:眾鳥高飛,孤云獨自閑……

      跟他一塊來的秘書白元,這幾天也很少到他房間來——他譏諷地想,他大概坐著他的小車到處跑“政治”去了。這小伙子三十來歲,大學畢業生,原來在黃原中學教語文,在報刊上曾發表過幾篇小說(哼,如今寫小說的比驢還多),是高鳳閣給他推薦來當秘書的。自當秘書后,這小伙子再不寫小說了,而看來對搞政治倒蠻有興趣。這幾年他也不多寫材料,主要是跟著他跑,幫助照料一下他的生活。白元初來時精精干干的,這兩年跟他吃宴會,喝啤酒,肚子已經明顯地凸起來;身體肥肥壯壯的,走路邁著點八字步,已經把首長架式擺下了。他每次跟他到省里,都利用他的關系,在政界到處結識“有用”人士,撐棚架屋,看來在政治上要大展身手。年輕人!不要急,得慢慢來,一口吃不成個胖子!這天午飯前,白元照例到他房間來,問他出去不出去,有沒有什么事要辦?

      他說他不出去,出去沒什么事要辦。

      小伙子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給他削了一個蘋果。他吃蘋果的時候,白元支支吾吾說:“苗書記,我跟你也幾年了,你能不能把我放到基層去鍛煉一下呢?”

      苗凱敏感地支愣起了耳朵。他知道秘書要求到基層“鍛煉”是什么意思——這是叫他提拔哩!按過去的常規,給地委書記當幾年秘書后,一般都會提個科級處級干部。

      但苗凱敏感的是,為什么白元在這個時候提出要去“鍛煉”呢?

      嗯,他明白了。是的,這小伙大概也感覺到他在黃原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因此想在他滾蛋前謀個一官半職——要是他走了,小伙子擔心把他撂在空攤上!

      苗凱也能理解秘書的心情。小伙歪好侍候他幾年了,總得提拔一下。再說,又是個大學生——現在當官不就是講究有文憑嗎?

      但他有點氣惱的是,秘書這時候提出這問題。幾乎等于公然地把他看成個已經大勢已去的老漢了。他由此進而推想,大概黃原地區的所有干部現在都這樣看他苗凱。

      盡管他對白元此時提出要去“鍛煉”不愉快,但還是忍著沒有表示出來。他盤腿坐在沙發里,和氣地問秘書:“那你想到什么地方去呢?”

      白元突然變得象個十八歲的害羞姑娘,兩只手互相搓著,先咧開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我想下到縣里去?!薄跋肴ツ膫€縣?”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到原南縣去?!?/p>

      哼,倒會挑地方!原南是黃原最好的縣,不光產煤,還有一片森林,糧食和錢都不缺。工作很容易搞出成績。地區有幾個領導都是在原南縣提拔上來的。黃原的干部說那是個出專員書記的地方。哼,一口倒想吃個白菜心!那你下去想干什么工作有考慮嗎?”苗凱問一臉羞澀的秘書。

      “如果縣委副書記不好安排,那我就當個縣革委會副主任,但最好能掛個縣委常委……”白元毫不害羞地說。

      苗凱瞪大眼半天說不出話來了。他的秘書竟然不要臉地向他直截了當要這么重要的職務!

      這倒使苗凱一時產生了一種憤慨的情緒。他想他如果還回黃原工作,他就不要專職秘書了;自己要走哪里,辦公室隨便叫個人跟上就行了。白元他不要了,原南縣的官他也當不成!叫這小子到哪個部門當個副科長就滿行了!這種野心家還敢提拔!

      他把吃剩的半個蘋果擱在碟子里,仍然和氣地對秘書說:“你的想法我知道了,罷了再說吧……”

      這時候,辦事處主任武宏全進來請他們去吃午飯。苗凱就和白元起身去小餐廳。

      午飯是刀削面。辦事處主任武宏全知道苗書記是山西人,還給他準備了一瓶清徐出的山西特別老陳醋。武宏全是地區勞動人事局副局長武得全的哥哥,是個門路廣,會辦事的人,多年來一直擔任駐省辦事處主任。

      當天下午,省委常務副秘書長張生民帶著省委兩位副書記吳斌和石鐘來辦事處看他。

      省委領導在他的套間里坐下后,張生民先對苗凱說:“本來省委喬書記也要來看你,但今天下午要坐飛機到中央去開會,走前專門吩咐我盡快給你在省醫院安排床位,讓你安心養病……我已經把床位聯系好了,你明天就可以搬進省醫院?!?/p>

      吳斌和石鐘也關切地詢問他的病情。苗凱只好說他血壓最近情況不好,整天頭昏腦漲的。

      兩位省委書記看來主要是禮節性探望他的病情,因此不談工作方面的事。

      說閑話的時候,張生民對苗凱說:“黃原辦事處還空著一大塊地,你們為什么不搞個貿易中心,專門經營黃原特產呢?比如你們那里的紅棗、木耳、黃花都很有名……我家都說咱山西人會做生意,你老兄怎忘了咱們的拿手好戲呢?”生民也是山西人,他和苗凱是老鄉,也是多年的老熟人。苗凱轉而對吳斌和石鐘說:“你們兩個知道我有多少錢!只要省上給錢,我們就可以蓋座貿易大樓,可是我兩手空空,拿什么蓋樓?”

      吳斌開玩笑說:“你山西人都是九毛九!我不信你連這點錢也拿不出來!”

      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了。

      省委領導臨走的時候,石鐘才對苗凱說:“關于黃原行署的領導班子,我們考察后,高鳳閣同志在干部中意見很大,根據民意測驗看,大部分干部都擁護讓田福軍當專員。省委也認真考慮了你提出的意見。但根據考察的情況,還是決定提拔田福軍同志。省委希望你們能很好地配合,使黃原的工作盡快出現好的局面……”

      “我完全擁護省委的決定!福軍同志是個有能力、有魄力的干部!黃原的工作現在我想讓他多管一些。我年紀大了,再說,身體也不太好……”

      省委領導們臨走時,再一次囑咐讓他好好安心治病。

      第二天,苗凱就住進了省人民醫院的高干病房……一個月以后,黃原地委副書記高鳳閣借到省里來辦事的機會,趕到醫院來看望了他。高鳳閣不是來匯報的,而是描繪了苗書記離開后這段時間里黃原地區風云變幻的形勢。

      高鳳閣告訴苗凱,他剛一走,田福軍就大刀闊斧地干開了。目前,全區農村正在搞生產責任制,上上下下一片混亂。有的地方已經包產到戶,走了資本主義道路,但田福軍指示不準拒擋。據他看,大部分縣的領導還是不完全按田福軍的那一套來。他對苗書記說,不論怎樣,黃原整個社會輿論都認為田福軍就要當一把手呀,而且都傳說苗書記已經免了職,要調回省里……

      “那地區其他領導的態度呢?”苗凱盡量沉住氣問高鳳閣?!俺^我,大部分人都跟上田福軍跑了。連馮世寬也積極為田福軍賣勁使力,前不久已帶著人馬到四川為田福軍的做法找根據去了!”

      苗凱聽完高鳳閣的匯報,沉思了半天沒有說話。他根本想不到,田福軍這么快就在黃原造成了如此大的聲勢;而且這么膽大,竟然刮起了單干風!

      高鳳閣激動地對苗凱說:“你應該很快返回黃原去!省委又沒免你的職,你還是黃原的一把手??!你怎么能把權力拱手讓給田福軍,讓他隨心所欲地瞎折騰呢?你要是回去,局面肯定會另有變化!田福軍的這一套做法盡管農民擁護——農民嘛,都是小生產者思想,當然愿意搞單干!可是縣、社和一些大隊領導人都頂得很兇!只要你回去,田福軍的那一套推行起來就不那么順當了……我已經給《黃原報》寫好了幾篇評論員文章,是抨擊這種危險傾向的,等你回去后,我就準備連續發表!”

      苗凱考慮了一下,說:“你先回去,讓我自己想想再說……”

      高鳳閣走后,苗凱想,鳳閣說得對!他現在仍然是黃原的一把手嘛!而且從吳斌和石鐘上次來辦事處,也看不出省委就要把他調出黃原。既然這樣,他作為地委書記,怎么能裝病放棄自己的領導責任呢?

      不能住院了!應該立即返回黃原去!

      苗凱說走就走。他在第三天辦了出院手續,同時給省委打了招呼,然后就坐車迅速地返回了黃原地區……

      下一章:
      上一章:

      56 條評論 發表在“第二部 第4章”上

      1. 唯一說道:

        權力失去監督的社會

      2. Kingna說道:

        有病看病,心病難看

      3. 瘋狼說道:

        專員和一把手哪個官銜大?應該是專員,專員是省里指導地區工作的,像是欽差大臣來到地區,地區要配合欽差大臣工作,那苗凱這只老頑固,一天不干好事的人,飽食終日不為老百姓著想,大壞蛋終有一天得到應有的報應。

      4. 愛的世界說道:

        瘋狼說的貌似有點道理。

        • 山鄉說道:

          瘋狼說的當然不對,地委書記是地區政策制定者,行署專員是地區政策執行者,地委書記領導行署專員,當然是地委書記官職大。

      5. chwonderh說道:

        都沒多長時間呢就能看出他是想單干的了嗎?~~

      6. JUNE說道:

        九毛九什么意思

      7. 丶江流兒說道:

        苗凱真的是那種部位百姓著想的昏官,自己沒才能還不讓人田福軍施展,太壞了,打心里討厭他

      8. slata說道:

        不干脆,讓你放權到最后總會掙扎一下。理智少于感性啊。

      9. 西嶺說道:

        奸邪佞臣,好人好官不好當,樹欲靜而風不止

      10. 紅楓說道:

        同意上樓,樹欲靜而風不止,,,

      11. 西風說道:

        好人總需壞人來襯 ,苗凱的遭遇與他的心態都反應了人性的一面,如果你是當事人,你也不想將權利拱手讓人,這也是他愚昧的地方,將自己的利益擺在人民群眾前,缺乏思考,其實,讀者也該反思一下,如果以后當官或當領導這也是反面教材,而且也要在平常的生活中也要做到人盡其才。

      12. 地是主和說道:

        樹欲靜而風不止

      13. 中藥有毒說道:

        根據以后的形式發展,田的做法是正確的。田有遠見。真愛民

      14. 螞蟻雖小說道:

        高干病房,真腐敗。

      15. 真真說道:

        像這個苗凱一樣的官員太多了,現在抓腐敗,這個制度真的很好

      16. 雪花飄落說道:

        怎么越來越像官場小說

      17. DFG說道:

        一切皆空

      18. 匿名說道:

        改革就是要大膽的向前邁步,新興事物的出現,總是伴隨阻礙,但他們阻擋不了時代的潮流。

      19. 匿名說道:

        9毛9是面館呢!

      20. 三草先生說道:

        苗凱不回到黃原去,也許還可以到省里找個好位置坐坐。

      21. 酸酸甜甜,美美噠~說道:

        討厭苗凱這個昏官,還有他的秘書?。?!
        永遠支持田福軍?。?!

      22. 蘭蘭說道:

        中國的這些慵官不干好事不說就一門心思地想著怎么抓住權力壓制和為難有能力并且比自己強的人,真是誤國誤民呀!

      23. 偉偉說道:

        官場的角斗,從這個時候都開始了。。。

      24. 笑著呢說道:

        現實的官場現形記

      25. 匿名說道:

        好人,壞人?制度不好都是壞人,制度好即使是壞人也無處藏身。

      26. 好勇說道:

        中國式官場,權利爭斗,鮮明刻畫。

      27. 匿名說道:

        新東方衛視是的通過回家你美女機會規范但是不會廣告費

      28. 匿名說道:

        暗戀一個人怎么?求教

      29. 小軍說道:

        以前在讀書師范時,讀過路遙的《平凡的世界》,那是就感覺不錯,現在又一次讀起,結合現在的社會現狀、自己的人生經歷,對這部小說又了更進一步的體會!

      30. 夢想說道:

        總是想著怎么謀取個人私欲的官,讓人感到恥辱。

      31. 霖殿下說道:

        呵呵,這本書的主角到底是誰呀????抓狂

      32. 吃麻花D3貓M1說道:

        苗凱到底是放不下自己的權利?。?!

      33. 小小的世界說道:

        改革,就是有些人反對,有些人支持,這是歷史的規律。只有時間才能證明事情的對與錯。改革也需要敢想敢干的人,做的對于不對和個人有關系,但不是全部,需要批判的去判斷事情的發展情況。目前來我,我們國家當初的農村改革是成功的,經濟建設的改革還需等待歷史來判斷。

      34. 人性根本說道:

        支持田福軍,有才華的人總會有出頭之日,風水輪流轉。反對苗凱他個人私心太重,不能看別人比自己好。

      35. Lorena說道:

        Ah, i see. Well th’ats not too tricky at all!”

      36. 婉璐說道:

        苗凱在官場上是個老狐貍,到黃原去不是去抓生產,而是去整田福軍。因為田福軍的做法違背背了他的意愿。

      37. 123說道:

        支持田福軍

      38. 麻辣小龍蝦說道:

        為官者的自私與自利!

      39. dly說道:

        心態的扭曲?忘記自己的初衷了。期待下文,苗凱和田福軍的故事。

      40. 說道:

        所謂改革,就是新思想新勢力與舊思想舊勢力的不斷斗爭。老田,千萬頂住了!

      41. 匿名說道:

        苗凱一個地委書記 還能勞兩位省委副書記去看望 不大可能 省委領導誰會尿球他一個地級領導

      42. 匿名說道:

        其實農民不需要你來管理,不需要你來教怎么種地,只要你不要打擾他們,然他們順順利利的種地,不束縛他們,不要打擊阻止他們,他們聰明著呢。會過好日子?。。。?!

      43. 李云龍說道:

        改革難呀

      發表評論

      最近更新
      隨機推薦
      湖北快三app
      <tr id="e748r"><track id="e748r"><sup id="e748r"></sup></track></tr>
      <span id="e748r"></span>
      <th id="e748r"><pre id="e748r"></pre></th>

      <dd id="e748r"><center id="e748r"></center></dd>

        <button id="e748r"><acronym id="e748r"></acronym></button>

          <dd id="e748r"></dd>

        1. <ol id="e748r"></ol>
          甘肃兰州 | 河源 | 珠海 | 石狮 | 乐山 | 铁岭 | 高密 | 台北 | 定州 | 临汾 | 南平 | 固原 | 建湖 | 孝感 | 东台 | 醴陵 | 本溪 | 吉林长春 | 三门峡 | 襄阳 | 本溪 | 江苏苏州 | 漳州 | 芜湖 | 基隆 | 安吉 | 陇南 | 日喀则 | 吴忠 | 莱芜 | 抚顺 | 启东 | 西藏拉萨 | 商洛 | 庄河 | 包头 | 渭南 | 永州 | 达州 | 普洱 | 咸阳 | 枣庄 | 石嘴山 | 甘肃兰州 | 清远 | 渭南 | 镇江 | 保亭 | 新疆乌鲁木齐 | 潮州 | 赣州 | 十堰 | 日喀则 | 阿里 | 湛江 | 大连 | 玉林 | 梅州 | 呼伦贝尔 | 葫芦岛 | 台南 | 石河子 | 湘潭 | 金华 | 潍坊 | 荣成 | 六盘水 | 贵州贵阳 | 阿拉尔 | 宝应县 | 溧阳 | 铁岭 | 阿勒泰 | 湖南长沙 | 运城 | 琼海 | 昭通 | 涿州 | 宜昌 | 湘潭 | 马鞍山 | 黄南 | 黔南 | 厦门 | 石河子 | 义乌 | 泰州 | 西藏拉萨 | 淮南 | 昌吉 | 广州 | 西双版纳 | 泗洪 | 东阳 | 和县 | 江门 | 枣庄 | 琼海 | 吉林 | 辽宁沈阳 | 荆州 | 永州 | 巴彦淖尔市 | 新沂 | 济南 | 澄迈 | 吉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单县 | 泸州 | 广饶 | 潮州 | 娄底 | 晋中 | 益阳 | 曹县 | 招远 | 五指山 | 泗洪 | 山西太原 | 晋江 | 鄂州 | 眉山 | 六安 | 上饶 | 黄南 | 赤峰 | 宜宾 | 邹城 | 吉林长春 | 晋中 | 陇南 | 沧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红河 | 涿州 | 荆门 | 黄南 | 万宁 | 阿克苏 | 保定 | 铜川 | 定安 | 迪庆 | 昌都 | 南阳 | 渭南 | 咸宁 | 温岭 | 宁国 | 泸州 | 陕西西安 | 赵县 | 吕梁 | 曹县 | 台中 | 乌兰察布 | 大庆 | 黄山 | 昌吉 | 晋中 | 恩施 | 包头 | 淄博 | 普洱 | 池州 | 湘潭 | 滨州 | 梧州 | 莆田 | 郴州 | 绍兴 | 包头 | 海丰 | 三河 | 天水 | 呼伦贝尔 | 佳木斯 | 邹城 | 呼伦贝尔 | 娄底 | 长垣 | 孝感 | 本溪 | 东台 | 蓬莱 | 烟台 | 阳江 | 咸宁 | 乌兰察布 | 巴中 | 怀化 | 天水 | 东台 | 攀枝花 | 包头 | 连云港 | 公主岭 | 安阳 | 襄阳 | 中卫 | 滨州 | 新泰 | 肥城 | 汉川 | 亳州 | 克孜勒苏 | 双鸭山 | 山南 | 徐州 | 林芝 | 庄河 | 宿迁 | 东方 | 桐乡 | 滕州 | 宜都 | 酒泉 | 陇南 | 漳州 | 山南 | 三沙 | 乌兰察布 | 贺州 | 巴中 | 保亭 | 汉川 | 铜仁 | 阿拉善盟 | 湘潭 | 石狮 | 江门 | 慈溪 | 邳州 | 朝阳 | 喀什 | 延安 | 余姚 | 喀什 | 博罗 | 怒江 | 朝阳 | 赣州 | 清远 | 庄河 | 池州 | 贵州贵阳 | 安顺 | 荣成 | 抚顺 | 攀枝花 | 昌都 | 南京 | 齐齐哈尔 | 南通 | 邢台 | 秦皇岛 | 遵义 | 白城 | 丹东 | 广西南宁 | 大连 | 恩施 | 宿迁 | 河北石家庄 | 雄安新区 | 大同 | 南通 | 株洲 | 赤峰 | 吉安 | 龙岩 | 邯郸 | 四平 | 江苏苏州 | 宜宾 | 湘潭 | 莒县 | 玉树 | 舟山 | 灵宝 | 大丰 | 七台河 | 陇南 | 荆州 | 宜宾 | 营口 | 白山 | 阿拉尔 | 甘南 | 如皋 | 灵宝 | 张掖 | 象山 | 东台 | 新沂 | 甘南 | 绥化 | 乐清 | 雄安新区 | 黄石 | 石嘴山 | 宁波 | 盐城 | 晋中 | 崇左 | 德州 | 固原 | 阳泉 | 天水 | 伊犁 | 屯昌 | 徐州 | 镇江 | 柳州 | 平潭 | 博罗 | 滁州 | 中卫 | 毕节 | 沧州 | 娄底 | 鹤壁 | 宜都 | 朝阳 | 克孜勒苏 | 乐山 | 洛阳 | 甘南 | 海西 | 保定 | 浙江杭州 | 定州 | 三门峡 | 吉安 | 昌都 | 博尔塔拉 | 丽江 | 洛阳 | 榆林 | 那曲 | 霍邱 | 寿光 | 伊春 | 大连 | 保亭 | 桐城 | 韶关 | 芜湖 | 毕节 | 鸡西 | 宜昌 | 宁国 | 甘南 | 莆田 | 大兴安岭 | 十堰 | 滕州 | 巴音郭楞 | 鄢陵 | 黑龙江哈尔滨 | 台北 | 海宁 | 海安 | 林芝 | 肇庆 | 仁怀 | 本溪 | 亳州 | 宁波 | 台南 | 阜新 | 迪庆 | 如东 | 瓦房店 | 诸暨 | 玉树 | 洛阳 | 阿拉善盟 | 普洱 | 厦门 | 赵县 | 梅州 | 鞍山 | 盘锦 | 万宁 | 云浮 | 溧阳 | 玉环 | 深圳 | 天门 | 迁安市 | 贵州贵阳 | 邳州 | 绵阳 | 鸡西 | 临猗 | 海南 | 毕节 | 扬中 | 马鞍山 | 商洛 | 昌都 | 吉林 | 瓦房店 | 安顺 | 莆田 | 改则 | 乐平 | 平顶山 | 大连 | 营口 | 屯昌 | 玉溪 | 上饶 | 广饶 | 海西 | 仁寿 | 福建福州 | 玉树 | 新泰 | 新余 | 萍乡 | 牡丹江 | 玉树 | 沧州 | 儋州 | 乐清 | 武夷山 | 安阳 | 淄博 | 滁州 | 阳泉 | 安顺 | 汕尾 | 德宏 | 德阳 | 澄迈 | 伊犁 | 昌都 | 定州 | 吉林 | 莱芜 | 桓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宜昌 | 宿迁 | 玉树 | 晋中 | 石河子 | 巴音郭楞 | 迪庆 | 中山 | 安岳 | 天水 | 凉山 | 朔州 | 厦门 | 肥城 | 钦州 | 莆田 | 南京 | 巴彦淖尔市 | 莱芜 | 吉林长春 | 桓台 | 黄冈 | 永州 | 和田 | 明港 | 南充 | 黑龙江哈尔滨 | 柳州 | 屯昌 | 台南 | 焦作 | 黔南 | 邵阳 | 济南 | 阿克苏 | 保定 | 南京 | 南京 | 河北石家庄 | 张北 | 绵阳 | 邹平 | 新余 | 庆阳 | 漯河 | 黔东南 | 莒县 | 沛县 | 永康 | 德宏 | 无锡 | 桂林 | 阿坝 | 松原 | 巴中 | 吐鲁番 | 桐城 | 天门 | 肥城 | 广西南宁 | 眉山 | 诸暨 | 烟台 | 抚顺 | 辽源 | 丽水 | 商丘 | 滁州 | 楚雄 | 沧州 | 巢湖 | 灌云 | 唐山 | 咸阳 | 建湖 | 改则 | 庄河 | 达州 | 宁波 | 莒县 | 绍兴 | 通辽 | 青州 | 云南昆明 | 巴彦淖尔市 | 金华 | 济源 | 荆门 | 济源 | 吉林 | 阜新 | 昭通 | 抚顺 | 靖江 | 吴忠 | 厦门 | 赵县 | 聊城 | 南安 | 盘锦 | 燕郊 | 五家渠 | 张家口 | 呼伦贝尔 | 新乡 | 恩施 | 三明 | 天长 | 莱州 | 单县 | 丽水 | 文昌 | 山西太原 | 景德镇 | 滕州 | 龙口 | 和田 | 长葛 | 菏泽 | 宿迁 | 垦利 | 滕州 | 沛县 | 襄阳 | 随州 | 信阳 | 保山 | 石狮 | 宜都 | 吉安 | 霍邱 | 日喀则 | 衡阳 | 张家界 | 河南郑州 | 吕梁 | 白山 | 韶关 | 和田 | 兴化 | 石狮 | 揭阳 | 伊犁 | 海西 | 昌吉 | 徐州 | 如东 | 三亚 | 鹤岗 | 甘肃兰州 | 宜都 | 山西太原 | 塔城 | 聊城 | 白银 | 德阳 | 宿州 | 景德镇 | 高密 | 漳州 | 日照 | 安顺 | 七台河 | 信阳 | 福建福州 | 西藏拉萨 | 克孜勒苏 | 湖州 | 大庆 | 楚雄 | 广州 | 桓台 | 庆阳 | 娄底 | 齐齐哈尔 | 大庆 | 东台 | 芜湖 | 北海 | 惠州 | 曹县 | 潜江 | 东阳 | 常州 | 达州 | 玉环 | 娄底 | 石狮 | 扬州 | 宜宾 | 无锡 | 宁波 | 大庆 | 安吉 | 香港香港 | 商丘 | 楚雄 | 鹤岗 | 宜宾 | 天门 | 阿勒泰 | 大兴安岭 | 克孜勒苏 | 益阳 | 大庆 | 甘肃兰州 | 沧州 | 广汉 | 庆阳 | 雅安 | 海拉尔 | 中山 | 玉溪 | 图木舒克 | 海安 | 琼海 | 偃师 | 佳木斯 | 天水 | 石河子 | 五指山 | 伊犁 | 河池 | 怒江 | 汉川 | 长垣 | 靖江 | 佛山 | 贵港 | 塔城 | 黑河 | 三沙 | 郴州 | 昭通 | 临汾 | 通辽 | 锡林郭勒 | 延安 | 海东 | 三明 | 聊城 | 浙江杭州 | 咸宁 | 吐鲁番 | 贵州贵阳 | 五家渠 | 遵义 | 丽水 | 巴彦淖尔市 | 潮州 | 咸宁 | 果洛 | 嘉善 | 阜新 | 恩施 | 醴陵 | 沛县 | 正定 | 驻马店 | 忻州 | 慈溪 | 金华 | 曹县 | 桐城 | 琼中 | 灌云 | 博尔塔拉 | 靖江 | 宣城 | 鄂尔多斯 | 株洲 | 青州 | 大兴安岭 | 荆门 | 三沙 | 绍兴 | 德州 | 德州 | 雄安新区 | 东营 | 如东 | 辽阳 | 万宁 | 黄冈 | 湛江 | 山东青岛 | 六安 | 益阳 | 自贡 | 仁寿 | 塔城 | 松原 | 安康 | 莱芜 | 锦州 | 海安 | 揭阳 | 诸城 | 霍邱 | 遵义 | 鸡西 | 吐鲁番 | 白银 | 泉州 | 潜江 | 博罗 | 宣城 | 襄阳 | 绵阳 | 燕郊 | 邳州 | 儋州 | 吴忠 | 三门峡 | 长兴 | 德宏 | 长葛 | 金坛 | 桐乡 | 白沙 | 图木舒克 | 芜湖 | 乌兰察布 | 河源 | 厦门 | 瓦房店 | 大理 | 吉林 | 福建福州 | 瓦房店 | 燕郊 | 亳州 | 松原 | 慈溪 | 玉林 | 乐清 | 黄南 | 鄂州 | 保定 | 宜昌 | 泸州 | 衡阳 | 深圳 | 百色 | 如东 | 保定 | 邯郸 | 铜陵 | 泰州 | 承德 | 泰州 | 宜昌 | 滕州 | 普洱 | 榆林 | 鹤壁 | 余姚 | 清徐 | 茂名 | 鹤岗 | 龙口 | 山南 | 宜昌 | 基隆 | 宝应县 | 铁岭 | 鹰潭 | 安阳 | 泗洪 | 白山 | 吉安 | 三亚 | 汉川 | 衡水 | 博尔塔拉 | 郴州 | 安吉 | 许昌 | 六盘水 | 普洱 | 嘉峪关 | 仙桃 | 辽阳 | 章丘 | 衡阳 | 宝鸡 | 桓台 | 禹州 | 邢台 | 庆阳 | 吴忠 | 台湾台湾 | 喀什 | 仁寿 | 南通 | 曲靖 | 林芝 | 铁岭 | 丹东 | 三明 | 慈溪 | 资阳 | 宁德 | 陕西西安 | 威海 | 广州 | 鞍山 | 诸暨 | 阳江 | 邯郸 | 邹城 | 琼中 | 金坛 | 柳州 | 嘉兴 | 江苏苏州 | 济南 | 临汾 | 朔州 | 宜都 | 岳阳 | 无锡 | 永州 | 山东青岛 | 商洛 | 临夏 | 盐城 | 甘孜 | 大庆 | 内江 | 忻州 | 吉林长春 | 新泰 | 酒泉 | 唐山 | 琼中 | 清远 | 保山 | 黔东南 | 阳泉 | 萍乡 | 内江 | 庄河 | 丹阳 | 山西太原 | 安岳 | 玉溪 | 义乌 | 永州 | 仁怀 | 南安 | 大庆 | 泉州 | 燕郊 | 齐齐哈尔 | 喀什 | 南平 | 晋江 | 滨州 | 惠东 | 淮安 | 鹰潭 | 日喀则 | 南安 | 阳泉 | 金华 | 延边 | 广西南宁 | 克拉玛依 | 嘉峪关 | 南阳 | 简阳 | 徐州 | 三沙 | 赵县 | 铜仁 | 阿拉尔 | 赣州 | 涿州 | 宿迁 | 黔东南 | 菏泽 | 偃师 | 丹阳 | 张北 | 常德 | 连云港 | 嘉兴 | 江西南昌 | 泰安 | 百色 | 曹县 | 慈溪 | 孝感 | 文昌 | 天门 | 锡林郭勒 | 曹县 | 天水 | 宿州 | 宿州 | 宿州 | 安顺 | 建湖 | 神农架 | 梧州 | 吉林 | 简阳 | 淮北 | 天门 | 济宁 | 滕州 | 曹县 | 阿拉尔 | 济宁 | 宿州 | 呼伦贝尔 | 简阳 | 焦作 | 惠州 | 贵州贵阳 | 乐平 | 琼中 | 禹州 | 三河 | 诸暨 | 大丰 | 那曲 | 宿迁 | 河源 | 贺州 | 宜春 | 仁寿 | 海南 | 通辽 | 乐山 | 靖江 | 汉川 | 台湾台湾 | 玉树 | 桐城 | 襄阳 | 昌吉 | 昌吉 | 赣州 | 海丰 | 公主岭 | 潮州 | 镇江 | 东莞 | 清徐 | 包头 | 宣城 | 湖南长沙 | 大同 | 丹阳 | 茂名 | 阿勒泰 | 焦作 | 东莞 | 涿州 | 宜春 | 吉林长春 | 东方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湾台湾 | 嘉兴 | 汉川 | 佳木斯 | 昌都 | 金坛 | 揭阳 | 溧阳 | 滨州 | 澳门澳门 | 广西南宁 | 包头 | 赵县 | 临汾 | 包头 | 黄南 | 扬州 | 邯郸 | 雅安 | 建湖 | 阿拉尔 | 和田 | 德清 | 海拉尔 | 绍兴 | 新泰 | 灌云 | 阳江 | 佛山 | 宜都 | 镇江 | 垦利 | 泉州 | 湖南长沙 | 安康 | 河南郑州 | 文山 | 神木 | 达州 | 天水 | 泰州 | 白城 | 台湾台湾 | 锦州 | 新沂 | 株洲 | 丹阳 | 吴忠 | 泗洪 | 醴陵 | 延安 | 张家口 | 连云港 | 仁怀 | 铜仁 | 阜新 | 天门 | 吉林 | 青州 | 南京 | 湖州 | 正定 | 石嘴山 | 阜阳 | 河南郑州 | 铜川 | 开封 | 普洱 | 吐鲁番 | 象山 |